万维百科

巴里·戈德华特本文重定向自 高華德

跳到搜索
巴里·戈德华特
Barry Goldwater.jpg
亚利桑那州参议员
任期
1969年1月3日-1987年1月3日
前任 卡尔·海登
继任 约翰·麦凯恩
任期
1953年1月3日-1965年1月3日
前任 欧内斯特·麦克法兰
继任 保罗·范甯
个人资料
出生 1909年1月2日
亚利桑那州凤凰城
逝世 1998年5月29日(89岁)
亚利桑那州天堂谷
政党 共和党
配偶 马格利特·詹森(1934–1985)
苏珊·谢弗·韦克斯勒(1992–1998)
专业 企业家
宗教信仰 美国圣公会
军事背景
军衔 US-O8 insignia.svg少将

巴里·莫里斯·戈德华特Barry Morris Goldwater,1909年1月1日-1998年5月29日)是美国政治家共和党人,于1953年-1965年、1969年-1987年代表亚利桑那州任参议员,1964年美国总统选举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戈德华特曾任美国空军预备部队的少将,后从政。身为政治家,戈德华特被视为是1960年代开始美国保守主义运动复苏茁壮的主要精神人物,常被誉为是美国的“保守派先生”。

戈德华特反对新政留下的制度和理念,领导保守派联盟对抗新政联盟。他在1964年共和党初选中击败东海岸的纽约州州长纳尔逊·洛克菲勒,但在总统选举中以大幅度票数差距败给民主党林登·詹森。詹森及其阵营将戈德华特描绘成一个反动份子,但戈德华特的支持者则赞扬他对于联邦政府权力、工会、以及福利国家制度的反抗。他的败选使美国自由派有机会展开他们的大社会计划,但1964年大量共和党老政治人物的同时败选也使得年轻一代的美国保守派得以在党内崛起,共和党抛弃了东海岸的自由派共和党人,拥抱中部和南部的保守派,这成为最近一次美国政治版图大变革。戈德华特的支持者在十数年后重新聚集于其精神继承者隆纳·雷根的旗下,促使雷根赢得了1980年总统大选

在1980年代,共和党内逐渐窜起的基督教右派势力与戈德华特的自由意志主义理念开始产生冲突,他成为共和党内的自由派,在许多议题如堕胎同性恋权利上都对基督教右派及保守派提出强烈批评。

个人生涯

戈德华特在1909年生于凤凰城,当时那里尚未建州,仍只隶属于亚利桑那地区。他的祖父麦可·戈德华特是一名来自波兰科宁的犹太移民,在凤凰城经营一间百货公司,名为“戈德华特百货”。他的祖母莎拉·南森则是来自英国伦敦,并且在英国的犹太大教堂与其祖父结婚[1]。戈德华特的父亲巴农·戈德华特则在与他母亲海缇·约瑟芬·威廉结婚时从犹太教改宗圣公会,戈德华特家的姓氏早在1860年加州旧金山的人口调查中便已从原本的“Goldwasser”换成了“Goldwater”。戈德华特的这些个人背景使得后来一名犹太作家哈利·戈尔登(Harry Golden)著名的评论道:“我总觉得如果一个犹太人有机会当上总统,他必然会是圣公会的信徒。”[2]

戈德华特家经营成功的百货公司使得家里的经济状况一直相当富裕。戈德华特首先从史丹顿军事学院英语Staunton Military Academy毕业,接着在一年后开始就读亚利桑那大学,在那里他还加入了Sigma Chi兄弟会。

戈德华特在父亲于1930年过世后接掌家里的百货生意,在支持当时“进步派”商业管理的同时也抱持反工会的立场。经营百货生意的紧张压力还使他在1937年和1939年接近精神崩溃。

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后,戈德华特从美国陆军航空军收到了参与预备部队的征召令,他被训练为担任飞行员并且被分派至飞机运送司令部,一个以递送飞机和补给至全世界战斗区域为任务的新部队。戈德华特在战争年间频繁飞行往返美国与印度之间,航线历经亚速群岛、北非、南美洲、尼日利亚、以及中非。他同时也曾飞过喜马拉雅山脉的顶峰以运送物资至(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在战后戈德华特依然留在预备部队里,最后以少将的军衔退伍,到退伍为止戈德华特已经驾驶过了超过165种不同的飞机。在二战之后,戈德华特成为美国空军官校成立的重要推手之ㄧ,之后曾任空军官校的董事会成员,多年后空军官校新建的游客中心还以他命名。

戈德华特在1934年9月22日与第一任妻子马格利特·詹森结婚,一直到她于1985年12月11日去世为止。两人生下了四名小孩:琼安(1936年1月1日-)、巴里(1938年7月15日-)、麦可(1940年3月15日-)、以及佩琪(1944年7月27日-)。后来在1992年2月9日戈德华特又以83岁高龄与比他年轻32岁的护士苏珊·谢弗·韦克斯勒结婚。

与戈德华特同名的儿子巴里在1969至1983年间曾担任加利福尼亚州众议员

政治生涯

戈德华特在1949年当选为凤凰市的市议员,从此开始其政坛生涯。他首先在1952年当选为参议员,击败现任的民主党参议员、也是民主党团多数派领袖的欧内斯特·麦克法兰(Ernest McFarland),他在1958年再度当选连任,但在1964年由于投入总统大选而放弃竞选第三任。在1958年民主党赢下了13个参议院席位的情况下,戈德华特首次角逐连任就可以成功,可说是相当杰出。

戈德华特很快变成为政坛上强调工会改革以及反共立场的知名人物,他积极参与国会里的保守派联盟。不过戈德华特也远离一些反共主义运动里的极端份子,在1956年他协助通过了极具争议的《阿拉斯加精神健康促进法案》,尽管许多人指控该法案是一个企图于阿拉斯加建立集中营的共产主义阴谋。在劳工法案上他推动通过了1957年国会的一项主要反工会腐败法案,导致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在1958年的选战中倾全力阻止他连任,但最后戈德华特仍成功当选。戈德华特在1954年表决反对了由国会谴责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的动议,但他自己则比麦卡锡在这方面还要谨慎,同时也从没有像麦卡锡一样指控某些人为共产主义者或苏联的间谍。戈德华特在1960年出版了《一个保守派的良心》(The Conscience of a Conservative)一书以阐述他对于共产主义散布的反抗,这本书后来成为发展美国保守派的重要著作。

戈德华特支持了亚利桑纳州的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并且也协助废止了亚利桑那州国民警卫队的种族隔离政策。在全国层级上他支持了1957年的民权法案,并且也支持1960年一项禁止征收投票税的宪法修正案。但是他反对了1964年推出的更为复杂的民权法案,他主张那项法案是违宪延伸了联邦政府的权力,使联邦政府有权以“法定伦理”为由管制私人间的事务和雇主的权利。由于1964年当时反对民权法案的主要是来自南部的民主党人,除了戈德华特外只有四个非南部的共和党参议员反对这项法案,这使戈德华特在反对联邦立法的南方获得大量支持。

在1964年,经历了一连串激烈竞争之后,戈德华特终于赢得共和党的总统参选提名。当时戈德华特的主要竞争对手是纽约州长纳尔逊·洛克菲勒,戈德华特在加州的初选上击败了他。戈德华特的参选被共和党里的自由派所反对,认为戈德华特的强硬外交政策只会造成美国与苏联的危险对立。戈德华特在总统大选中被总统林登·詹森以悬殊的票数差距击败,共和党在全国的政治舞台上也因此遭遇严重的挫折,在两院里都失去了大量的席位。总统大选中戈德华特只赢下了他的老家亚利桑那州以及五个南方的州份(在那之前都还一直是民主党的票仓)。许多共和党人在选举中也愤怒地反对戈德华特,认为戈德华特对共和党的未来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除此之外戈德华特出生时亚利桑那州尚未建州的事实也引起了一些争议。

戈德华特在亚利桑那州仍然相当受支持,在1968年的国会选举中他再次当选参议员,取代退休的卡尔·海登(Carl Hayden)。他在1974年与1980年两次连任选举中都成功当选,1974年的选举戈德华特赢得相当容易,尽管当年共和党饱受水门案丑闻的负面影响。

戈德华特在1980年曾考虑退休,但最后决定继续竞选连任。高德华的妻子据称曾希望他在1981年1月便从参议员职位退休,但最后戈德华特决定再竞选一次任期。戈德华特于连任选举中出乎意料之外地面临坚强挑战,他被许多人视为是已经不合选民胃口而且有许多弱点的角色,尤其因为他原本已打算在1981年退休,戈德华特很少访问除了凤凰城和土桑市以外的亚利桑那州区域。戈德华特的主要挑战对手是前共和党转民主党的富有地产开发商比尔·舒尔茨(Bill Schulz),舒尔茨以其大量资金投入选战。同时亚利桑那州的人口结构也在逐渐改变,大量的移民涌入了亚利桑那州,但这些新的选民多是在戈德华特当选连任之后才移入的,对他并没有多少认识。在选战中戈德华特一直采取守势。开票当天的初步结果显示舒尔茨占上风,但隔天最后的开票结果则由戈德华特胜出,主要是因为戈德华特赢得的大量不在场投票票数都是开票最后才被计算的[3]。戈德华特在1980年的苦战出人意料之外,因为当年隆纳·雷根在总统选举中以大幅度差距击败了吉米·卡特,而且共和党也重新赢回了参议院,一举夺回12个席次。雷根在总统选举中于亚利桑那州获得了61%选票。

戈德华特在1987年退休,在最后一届任期中曾担任参议院里的情报和军事委员会主席。尽管戈德华特在1960年代时曾是参议院里的积极分子,在参议院的最后几年里他成为了稳定议事程序的主要角色,并且也是两党众人皆尊重的元老。不过戈德华特依然保持强硬的反共主义以及“鹰派”的外交立场。他在1970年代曾企图抵抗巴拿马运河条约的通过,以阻止巴拿马运河重回巴拿马政府的控制。他在这段期间最重要的法案或许是1986年通过的《戈德华特-尼科尔斯国防部重构法案》,重新整顿了美军上层的指挥架构。

戈德华特一直是威斯康辛州共和党籍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的坚定支持者之一(只有22名参议员表决反对谴责麦卡锡)。他同时也是马萨诸塞州参议员约翰·肯尼迪的好友,事实上戈德华特曾盼望会在1964年的总统选举中与肯尼迪进行一场君子之争,打算和他进行即时的辩论。戈德华特被肯尼迪的遇刺所震惊,并且也相当失望与他角逐总统的将不是肯尼迪,而是当时的副总统林登·詹森。戈德华特相当厌恶詹森(他曾形容詹森为“会使尽一切肮脏伎俩的家伙”)以及理查·尼克森(他称尼克森为“我生平中遇过最不诚实的人”)。据信,水门案爆发时便是戈德华特以参议员身份逼迫尼克森辞职的。后来每当国会里有议员与其总统所属政党唱反调时便经常被戏称为是“戈德华特运动”的成员。

1964年美国总统选举

时代杂志刊登戈德华特于1964年接受共和党提名的封面。

在戈德华特角逐共和党提名总统选举之时,共和党分裂为保守派(来自西部和中西部)与自由派(来自东北部)。戈德华特毫不妥协的财政保守主义以及强硬的反共主义也使一些温和共和党人对他抱持疑虑。他被传统共和党人视为是位于极右派的政治光谱,认为他不能吸引主流的选民以赢得大选。因此自由派共和党人抬出了一系列的候选人以对抗戈德华特,包括了纽约州州长纳尔逊·洛克菲勒等人。戈德华特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初选中成功击败洛克斐勒,接着赢得了共和党提名。他同时也受到南部共和党人的坚定支持。

在1964年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接受总统选举提名的演讲中,戈德华特大胆地宣誓道:“捍卫自由时的极端并不是罪恶,追求正义时的温和并不是美德。”这一段来自西塞罗的演讲词是由Harry V. Jaffa所提议的,演讲稿则是由卡尔·海丝所撰写。由于总统林登·詹森的高昂人气,戈德华特在选战中避免直接地攻击詹森,他在代表大会上甚至没有直接提到过詹森。

选战中戈德华特在过去的失言也都被挖了出来,他曾经称艾森豪总统是“新政的廉价版本”,艾森豪也一直对此耿耿于怀。不过艾森豪还是与戈德华特一起拍了一段电视的竞选广告[4],在11月艾森豪表示他会在大选中投票给共和党,间接地表示了他对于戈德华特的最终肯定。在1961年12月戈德华特曾在记者会上宣称道“有时候我真觉得,如果我们可以把整个东海岸割开让它们漂到海里,这个国家会变得更好。”这段发言后来被詹森阵营挖出,以此猛烈攻击戈德华特。戈德华特主张将社会福利自愿化以及将田纳西河谷管理局(一个大型的新政机构)拍卖掉的发言也都引起类似的争议。

在替戈德华特阵营造势的会场上,隆纳·雷根发表了一段知名全国的电视演讲〈一个选择的时代〉以支持戈德华特。[5]这段演讲的成功促使雷根在1966年投入竞选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并且开启了他之后的政治生涯。后来保守派的积极分子Phyllis Schlafly也是在戈德华特选战中以写下支持戈德华特的书而闻名。属共和党自由派的康乃迪克州参议员普莱史考特·布希(Prescott Bush)也是戈德华特的朋友,并且在大选中支持了戈德华特,而普莱史考特·布希的儿子乔治·赫伯特·沃克·布希(当时正竞选德克萨斯州的参议员)也是戈德华特在初选和大选中的支持者。詹森阵营的文宣将戈德华特描绘为一个危险的极端份子,并且将戈德华特竞选广告里使用的“你打从心里知道他(戈德华特)是对的”一句窜改为“你打从肠子里知道他是个疯子”。詹森在1964年民主党全国大表大会演讲上也没有直接提到戈德华特的名字。

戈德华特主张的强硬反共外交政策被詹森及其竞选阵营用作为攻击他的把柄,宣称戈德华特的好战性格会导致灾难性的结果,甚至是核子战争。在越战议题上戈德华特批评詹森的政策完全缺乏“目标、方向、或决心”并且导致“在丛林中的大量死亡和自由的逐步毁灭”[6]。戈德华特在核子战争议题上的言论则被许多人视为是完全毫不妥协,这种印象又被戈德华特的一些失言所加深,例如他所说的:“我们应该扔一颗(核弹)到克里姆林宫的厕所去。”[7]

戈德华特尽力抵挡詹森阵营的攻击,批评詹森政府在一些道德议题上的缺失,并且在一则竞选广告中宣称:“……我们身为一个国家,已经离那种可以导致国破家亡的道德腐败境界不远了……现在正是将良心重新竖回政府的时候,以此为榜样,使其重现美国生活的每个角落……”

在1964年选举期间,以揭发丑闻为主轴的杂志Fact出版了一期特别刊号,标题为〈一个保守派的无良心:揭露巴里·戈德华特的心理状态〉,杂志里的文章宣称戈德华特的精神状况不适合担任总统,并举出一则对精神病医师进行民调的结果为证据:Fact杂志邮寄测验给12,356位精神病医师,并且公布其中2,417名医师回复的“抽样”结果,其中1,189人认为戈德华特不适合担任总统[8]。在选举过后戈德华特控告杂志的发行者、杂志编辑以及杂志社毁谤罪,虽然陪审团最初只判给戈德华特$1元的名誉赔偿费,后来的上诉则使戈德华特从杂志社获得$75,000元的赔偿[9][10]。这一事件之后也促成美国精神医学学会制定了戈德华特守则,限制精神科医师的类似诊断。

电视的影响

雏菊》电视竞选广告
  • 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来自全国各地的候选人和大量的新闻记者、州代表团、州党部代表、以及各式各样的人物充斥会场,使1964年的全国代表大会弥漫着一股紧张而又充满敌意的气氛。
  • 詹森阵营制作了一则被称为《雏菊》的电视竞选广告,广告开头一名年轻的小女孩正在数雏菊花的花瓣,从一数到十,数完之后紧接着有一阵旁白的声音开始从十倒数:九、八、七……三、二、一。镜头停格在小女孩的脸庞上,接着便出现核子弹爆炸和磨菇云的震撼画面广告结尾。广告结尾则出现选举日投给詹森的字幕,暗示著戈德华特若是当选将会挑起一场核子战争。这则剪短的广告依靠其搭配良好的声光效果,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知名的政治竞选广告之一,许多观察家还将其称为是现代“电视抹黑广告”的始祖。由于引起太大的震撼,这则广告只在全国电视网络上播放了一次便被撤回,虽然之后仍在许多地方的电视台被重播[11]

选举结果

戈德华特只赢得了他的老家亚利桑那州以及其他南部的五个州分,而詹森则获得一面倒的胜利。

选举的结果,戈德华特只获得了38.4%的选票,在选举人团上只赢得六个州:阿拉巴马州乔治亚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南卡罗来纳州、以及他的老家亚利桑那州。戈德华特获得了52张选举人团票,而詹森则一面倒地赢得了486张。戈德华特在选后还曾坦率地说:“这场选举即使是亚伯拉罕·林肯回来替我们竞选我们也是输定了。”

戈德华特的惨败,加上当时大多数选民都有“总统票同国会票”(亦即死忠支持与他们总统选票候选人相同政党的国会候选人)的习惯,使当年的国会选举中共和党也遭受大败,许多在位已久的老牌国会议员都在此年选举中被击败。

晚年时戈德华特曾宣称如果不是因为当年全国都还沉浸在总统约翰·肯尼迪被刺杀后的悲伤气氛里,使选民对于在连续两年间便更换三个总统有所顾虑,他的确有机会赢得选举。许多人也常举出戈德华特在当年选举里赢下了许多的南方州分,美国南部在那之前一向都还是民主党的地盘。

1964年的选举也因此预见了在未来几十年里美国政治光谱的转变,美国南部从那时开始便逐渐向共和党倾斜,从总统选举开始,到最后国会和州的地方选举都成了共和党称霸的局面[12]

戈德华特与美国保守主义的崛起

虽然戈德华特对于美国保守主义的影响还不及1965年以后的罗纳德·里根,从1950年晚期到1964年之间是戈德华特一手定义并且开拓了美国后来几十年的保守主义运动。亚利桑那州的参议员约翰·麦凯恩谈到戈德华特时这样说道:“他将共和党从原本一个由东部菁英组织主导的组织转变为后来可以让罗纳德·里根一路走向总统选举的环境。”政治评论家George Will在谈到1980年美国总统选举时也说“1964年的选举花了整整16年时间才开完票,而戈德华特最后赢了。”

仅仅在2年之后的1966年国会选举里,共和党便从1964年的惨败里振作了起来,赢得了47个众议院议席。其他共和党人的胜选也一一出现,包括戈德华特在1968年重新回到参议院的选举。在1970年代里,共和党里的保守派逐渐增长并控制了主流。戈德华特则专心于他的参议员职务,由其是在军事有关的事物上。在同党的理查·尼克森总统选战上戈德华特没有多少参与,但当后来尼克森于1974年水门案丑闻爆发时则是由戈德华特代表共和党团逼迫他辞职[13]杰拉尔德·福特继任总统后戈德华特则协助阻止让纳尔逊·洛克菲勒提名为副总统人选。不过当雷根于1976年与福特竞争共和党的总统提名时,戈德华特则出于顾虑党内共识的考量而仍支持福特。就如一名历史学家所评论的,这时的戈德华特“已经失去大部分对战斗的热情了。”[14]

在1979年,当总统吉米·卡特决定正常化美国与共产中国的关系时,戈德华特与其他一些参议员将卡特告进了最高法院,主张总统不能在没有国会通过的情况下便中断与台湾的外交关系。这则案子后来被称为戈德华特对卡特案,最后最高法院宣判戈德华特败诉,认定外交关系属于总统的政治考量。

自由意志主义

戈德华特在1983年的一场节日游行会上替人签名。

1980年代,当罗纳德·里根成为美国总统、而保守派政治光谱里的宗教右派势力开始滋长,成为抗衡左派势力的中坚时,戈德华特的自由意志主义思想便开始越来越明显——虽然在戈德华特来看那些始终都是保守主义的基本原则。戈德华特认为堕胎纯粹是个人的选择,政府不应干预,与其他民主党人意念相近。

身为个人自由的坚定支持者,戈德华特认为崛起中的宗教右派对于个人的隐私和自由都构成了威胁。1980年参议院选举戈德华特依旧获得宗教团体的保守派支持成功连任,但他在最后一届任期里一直坚持将堕胎合法化,1981年9月16日国会纪录:“像任何强大的武器一样,为一己之利而挪用上帝的名义应该有所收敛。美国各地不断发展壮大的宗教派别正在不明智地利用宗教的影响力,迫使政府领导人完全追随他们的立场。如果在某个特定的道德问题上,不同意这些宗教团体的主张,他们就会抱怨甚至威胁你将失去资金选票。坦率地说,我厌恶和厌倦这个国家到处都有政治布道者,如果我想作一个有道德的人必须相信A、B、C 和 D。他们以为自己是谁?从哪来的权威居然有权向我口授他们自己的道德信仰?更让我愤怒的是作为一个立法者还必须忍受每个宗教团体的威胁,居然认为他们拥有某种上帝赐予的权力,可以控制参议院每次的点名表决。今天我要警告他们:如果他们试图以保守派的名义将自己的道德信念灌输给所有的美国人的话,那么,我将寸草不让地与他们战斗到底。”[15]

戈德华特也与里根在一些外交政策上的立场有所分歧,例如他反对在尼加拉瓜的港口上布置水雷。尽管早年曾与艾森豪总统格格不入,戈德华特仍在1986年的一次访问上将他列为自己所共事过最好的总统。

在他于1987年自参议院退休后,戈德华特称当时亚利桑那州的保守派州长Evan Mecham是个“顽固份子”并且放话要求他辞职,两年之后他还称共和党已经被“一票怪胎”给挟持了。在1994年接受华盛顿邮报访问时他则说:“当你谈到今天政治上的‘极右派’时,就让我想到那些像是Pat Robertson(知名的电视福音传道演讲人)等骗钱的家伙正企图将共和党改造为一个宗教组织。如果他们真成功了,我们政治就完蛋了。”

戈德华特也对于曾是他长年政治伙伴的雷根下了许多不客气的评语,尤其是在伊朗门事件于1986年曝光以后。不过除了伊朗门事件以外戈德华特还是认为雷根是个好总统[16]。戈德华特在1990年代的一些言论激怒了许多的社会保守主义者,他还曾支持民主党的Karan English竞选亚利桑那州的众议员,以抗议当时共和党团对于克林顿白水门事件上的穷追猛打。戈德华特也一直批评美军对于同性恋从军的禁止道:“每个人都知道自从凯撒的时代以来,同性恋都一直光荣地在军队里服役。”[17]到他去世的前几年他甚至宣称要求美国的右派“不要再将我的名字与你们相连结,你们现在根本都是极端份子,而且你们对于共和党造成的伤害甚至比民主党还要多。”[18]

1996年他告诉当时被共和党提名参选总统、却没有获得保守派共和党人热诚支持的鲍勃·多尔道:“我们现在竟然是共和党里的自由派了,你能想像到有今天吗?”而在同一年,戈德华特也再度违逆社会保守主义者共识,支持一项在亚利桑那州将药用大麻合法化的提案[19]

语录

在保卫自由时极端不是恶,在寻求正义时中庸不是善。(Extremism in the defense of liberty is no vice. Moderation in the pursuit of justice is no virtue.)

我有时会想,如果把(美国)东海岸锯下来让它漂走的话,对这个国家会更好吧。(Sometimes I think this country would be better off if we could just saw off the Eastern Seaboard and let it float out to sea.)

业余兴趣和嗜好

摄影

戈德华特年轻时便已是一个有名的业余摄影师,死后留下了大约15,000张他生平中亲自拍摄的照片,他还很喜欢趁人不注意时进行侧拍。戈德华特的妻子在他们结婚的那年圣诞节给了他一台照相机做为礼物,从此戈德华特便迷上了摄影。戈德华特最常用的是一部4x5的Rolleiflex相机、和一部Nikon35mm相机。

从年轻以来,戈德华特有空时便常走访老家亚利桑那州各地拍摄风景,他所拍摄的亚利桑那州西部风景照和美洲原住民照片特别知名。他所出版过的三本摄影集分别为1967年的People and PlacesBarry Goldwater and the Southwest、以及1940年的Delightful Journey安塞尔·亚当斯还替其1976年的再版写了序言[20]

戈德华特的儿子麦可还在2006年9月成立了戈德华特家基金会(巴里·戈德华特摄影集),将戈德华特所拍摄的大量照片传上互联网以供浏览。

业余无线电

戈德华特是个业余无线电的狂热分子,他的无线电台呼号是K3UIG以及K7UGA[21],其中K7UGA这个代号现在已经被一个亚利桑那州俱乐部所使用以纪念他。在越战期间,戈德华特经常每天操作无线电前好几个小时,连接美军的电台以协助那些在越南服役的军人与他们在美国本土的家人透过无线电台通话。

戈德华特一直是业余无线电界的知名代表人物,从1969年开始到他去世为止他曾频繁出现在许多教育性和广告性的电视节目上替业余无线电宣传。他的第一次演出是在Dave Bell的节目上解说他研究业余无线电的经历,并且即时示范了如何与南极洲连线的方式。最后一次演出则是在1994年,解释当时刚问世的新型业余无线电环绕卫星。

对UFO的兴趣

戈德华特也是知名的美国政治家当中少数对不明飞行物表达高度兴趣的人之一。在1975年3月28日戈德华特在一封信中写道:“长期以来我一直对于有关飞碟的点点滴滴非常感兴趣。大概十、二十年前我还曾企图找出空军到底在Wright-Patterson空军基地里藏了什么样的东西,当然我被他们拒绝了,因为那些情报都被划为比最高机密还要机密。”戈德华特还写道他已听过许多有关的谣言,而且他只是“非常盼望能够看到这些东西,并且希望不会等太久。”[22]

1988年4月25日的《纽约客》杂志刊出一篇对戈德华特的专访,专访中戈德华特称他曾数次询问他在军中担任将军的朋友柯帝斯·爱默森·李梅,空军是否真的有秘密隐藏有关飞碟的证据,还曾请求是否能让他进行参观。依据戈德华特的说法,李梅听了之后愤怒地叫他“下地狱去”并且还说“你不但不能参观,而且你绝对不准再跟我提起这件事。”

在1988年接受拉里·金电台访问时,戈德华特被问到他是否认为美国政府真的有隐藏有关不明飞行物体的证据时,戈德华特回复道“是的,我的确这么认为。”而且还说道“我相信这个太空里真的有外星人存在。他们或许长得跟我们不一样,但我有强烈预感他们会有比我们进步的思想能力……我认为政府正秘密在进行一些有关不明飞行物体的研究计划,除非空军愿意公开他们,否则我们永远无法得知真相。”[23]

去世

戈德华特在1996年后半年遭遇一次中风后便很少公开露面,他的家人后来宣布他已经罹患了阿兹海默症的前期。戈德华特在1998年5月29日以89岁高龄于亚利桑那州的天堂谷老家中风去世[24]

戈德华特奖学金

美国国会在1986年成立了巴里·戈德华特杰出教育奖学金计划(Barry M. Goldwater Scholarship and Excellence in Education Program),以提供奖学金援助给那些符合杰出资格的科学、数学、以及工程系学生为目标。这在美国被广泛视为是最具权威性的奖学金之一,每年会颁发奖学金给大约300名全国各地正在学习科学系所的学生。

纪录片

戈德华特的孙女C·C·戈德华特与她长年合作的友人及制片人Tani L. Cohen一同拍摄了一部记载戈德华特生平的纪录片“保守派先生:戈德华特记载戈德华特”,这部纪录片已在2006年9月18日于HBO首播[25]

选举纪录

1952年亚利桑那州参议员选举

巴里·戈德华特 (共和党) 51.3%
欧内斯特·麦克法兰(民主党) (现任) 48.7%

1958年亚利桑那州参议员选举

巴里·戈德华特 (共和党) (现任) 53.9%
欧内斯特·麦克法兰 (民主党) 46.1%

1964年美国总统选举

林登·詹森 (民主党) (现任) 61.1%
巴里·戈德华特 (共和党) 38.5%

1968年亚利桑那州参议员选举

巴里·戈德华特 (共和党) 57.2%
罗伊·埃尔森 (民主党) 42.8%

1974年亚利桑那州参议员选举

巴里·戈德华特 (共和党) (现任) 58.3%
乔纳森·马歇尔 (民主党) 41.7%

1980年亚利桑那州参议员选举

巴里·戈德华特 (共和党) (现任) 49.5%
比尔·舒尔茨 (民主党) 48.4%

参见

注释

  1. ^ Roots Web, World Connect Project
  2. ^ "The Taboo." Time Magazine. 22 November 1963.
  3. ^ Robert Alan Goldberg, "Barry Goldwater."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5. chapter 12.
  4. ^ 1964 Campaign ads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7-12-14.
  5. ^ Ronald Reagan, A Time for Choosing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4-02-14., Televised Address on Behalf of Barry Goldwater, Delivered October 27, 1964, Los Angeles, CA.
  6. ^ Matthews 2002
  7. ^ Harper's Magazine. Tentacles of Rage.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0-12).
  8. ^ "Fact, Fiction, Doubt & Barry", Time. May 17, 1968. Online at
  9. ^ Ginzburg v. Goldwater, 396 U.S. 1049 (1970)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06-15.
  10. ^ Martin-Joy, John. Goldwater v. Ginzburg.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2015-08, 172 (8): 729–730. doi:10.1176/appi.ajp.2015.14111410.
  11. ^ President Johnson Ad. George Mason University. [2007-01-07].
  12. ^ Rodriguez, Daniel; Weingast, Barry. How the GOP Helped the Democrats Destroy the Solid South (PDF). Stanford University. July 2006 [2007-01-0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1-07-16).
  13. ^ "The Unmaking of the President, Time Aug. 19, 1974 online at Archive.is存档,存档日期2012-09-17
  14. ^ Jonathan Martin Kolkey, The New Right, 1960–1968: With Epilogue, 1969–1980.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1983. quote p. 254; Mary C. Brennan, Turning Right in the Sixties: The Conservative Capture of the GOP. U.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1995. ch. 6; 1976 details in David W. Reinhard, The Republican Right since 1945. U. Press of Kentucky. 1983, p. 230.
  15. ^ Goldwater on personal religious views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10-29. He is also quoted on p. 39 of The God Delusion
  16.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LATQAU-Hw0&feature=related
  17. ^ "Ban On Gays Is Senseless Attempt To Stall The Inevitable", Los Angeles Times, Washington Post. Online at 存档副本. [2007-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21).
  18. ^ The Betrayal of America by Vincent Bugliosi, 2001
  19. ^ Prescription: Drug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ason Magazine
  20. ^ Arizona Republic, May 31, 1998
  21. ^ FCC K7UGA record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4-01-04.
  22. ^ FOIA documents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2-03-07.
  23. ^ UFO Quotations — The United States Congress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04-08.
  24. ^ Biographical Direc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 Congress, GOLDWATER, Barry Morris, (1909–1998). Retrieved 1/1/07.
  25. ^ Deborah Solomon, New York Times, Goldwater Girl (interview with CC Goldwater), Published August 27, 2006. Retrieved January 1, 2007.

一手文献

  • Goldwater, Barry. The Conscience of a Conservative (1963) speeches. ISBN 0-89526-540-0
  • Goldwater, Barry. Why Not Victory? A fresh look at American policy (1963) OCLC 25326755
  • Conscience of a Majority (1971) ISBN 0-671-78096-4
  • Goldwater, Barry. Arizona (1977) ISBN 0-938379-04-6
  • Goldwater, Barry. With No Apologies: The Outspoken Political Memoirs of America's Conservative Conscience (1979) ISBN 0-425-04663-X
  • Goldwater, Barry. Goldwater (1988) ISBN 0-385-23947-5, autobiography
  • George H. Gallup, ed., The Gallup Poll: Public Opinion, 1935–1971, vol. 3. (1972)
  • Karl Hess, In A Cause That Will Triumph: The Goldwater Campaign and the Future of Conservatism (1967), memoir by BG's speechwriter

二手文献

  • Mary C. Brennan, Turning Right in the Sixties: The Conservative Capture of the G.O.P.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1995)
  • Edwards, Lee. Goldwater (1995). biography
  • Goldberg, Robert Alan. Barry Goldwater (1995), the standard scholarly biography
  • Godfrey Hodgson, The World Turned Right Side Up: A History of the Conservative Ascendancy in America (1996).
  • Jeffrey J. Matthews. "To Defeat a Maverick: The Goldwater Candidacy Revisited, 1963–1964." Presidential Studies Quarterly. 27#1 1997. pp 662+.
  • Perlstein, Rick. Before the Storm: Barry Goldwater and the Unmaking of the American Consensus (2001) New York: Hill and Wang. ISBN 0-8090-2859-X. On the 1964 campaign.
  • White, Theodore, The Making of the President: 1964 (1965)
  • The New Yorker, April 25, 1988, p 70

外部链接

前任:
欧内斯特·麦克法兰
美国亚利桑那州(第1梯次)参议员
1953—1965
继任:
保罗·范甯
前任:
卡尔·海登
美国亚利桑那州(第3梯次)参议员
1969—1987
继任:
约翰·麦凯恩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07-05 13:28,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