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

(重定向自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
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
地理分布东南亚太平洋
谱系学分类南岛语系
  • 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
分支
ISO 639-5poz
Glottologmala1545[1]
Malayo-Polynesian.svg
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西圈(最底部的三个分支为 中-东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
  菲律宾语群 (地图未呈现:台湾兰屿达悟语)
  婆罗洲语群
  哈马黑拉–西部新几内亚语族 (非大洋洲语之东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
  大洋洲语族极西部分
Oceanic languages.svg
大洋洲语族分支 (最底部的四个分支可合并为 中-东部大洋洲语群
  东南所罗门群岛语
  南部大洋洲语
图中西北密克罗尼西亚的黑色圆圈部分为非大洋洲语言,包含其他马玻语言帕劳语查莫罗语。黑色圆圈中的绿色圆圈为滨外巴布亚诸语言

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Malayo-Polynesian languages)是南岛语系以下的一个分支,使用人口约有3亿8550万。在过去马来-波利尼西亚语系有时候也被当作是南岛语系的同义词。

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的语言人口分布很广,散布于印度洋、南太平洋及北太平洋南部地区,西至非洲东南的马达加斯加岛,东至智利复活节岛,北至夏威夷台湾兰屿,南至新西兰

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语言的构词特色为以词缀及重叠的方式来创造新词。此语族的语言的音位系统通常并不庞大,大部分语言没有辅音丛(如英语的[str]),元音系统也较小,以五元音系统为大宗。

主要语言

马来-波利尼西亚核心语言使用人口约有2亿3000万,其中包含马来语印尼语马来西亚语)、巽他语爪哇语布吉语巴厘语亚齐语;同时也有大洋洲语,包含库阿努阿语基里巴斯语斐济语和各种波利尼西亚语,如夏威夷语毛利语萨摩亚语大溪地语东加语。其中,马来语也是新加坡和文莱的本土语言。

菲律宾语言也属于马来-波利尼西亚族语言,总人口超过一亿人,横跨台湾兰屿菲律宾群岛和北部苏拉威西。一些主要的菲律宾语言,如他加禄语菲律宾语的发展基础)、宿雾语伊洛卡诺语希利盖农语中比科尔语瓦瑞语邦板牙语,各有至少三百万的使用人口。

分类系谱

说明:根据《民族语》现时的记载,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共有1248种语言,占南岛语系的绝大部分。而这1248种语言,占了多数的708种语言,归入“中-东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2]

传统上,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以“西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Hesperonesian)和“中-东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分类;但因“西部”只有地理上的关连,到最近这种分类已不再使用。

与台湾南岛语的关系

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语言与东台湾南岛语族有许多共同的音韵及词汇创新,如 *t, *C 合并为 /t/、*n, *N 合并为 /n/、*S 转为 /h/,以及 *lima "五"。[3] 然而,没有任何一支台湾南岛语能与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有直接的连系。

内部分类

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内含许多语言群,彼此相互交错。唯一较明确的一个大支系是大洋洲语族,就语言结构层面而言(音韵、词汇、形态及句法),仍可重建一个完整的共同祖语。其他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的大分支都仍具争议。

Blust (1993)

其中较具影响力的提案,当属白乐思于多篇论文中提议的两大分支:西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中-东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4]

中-东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分为一群的看法,虽仍有少数反对意见,但基本上广为各学者接受。[5][6]相对地,西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现多被当概括性术语(包含白乐思自己在内也这样认为),内部语言不能归于一个系谱分支之下。在接受中-东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的假设下,可对马来-波利尼西亚语言做出进一步的分群,如下:[7]

  • 菲律宾语群(有争议)
    • 巴丹语群
    • 北吕宋语群
    • 中吕宋语群
    • 北民都洛语群
    • 大中部菲律宾语群
    • 卡拉米语群
    • 南民答那峨语群
    • 桑吉尔语群
    • 米纳哈沙语群
    • 乌米莱-杜马结语
    • 马尼德-伊纳格塔语
    • 阿提语
  • 萨玛-巴召语群
  • 北婆罗洲语群
    • 北沙巴语群
    • 南沙巴语群
    • 北砂劳越语群
  • 加央-穆里克语群
  • 陆地达雅克语群
  • 巴利多语群(包含马拉加斯语
  • 莫肯-莫克伦语群
  • 马来-占语群
  • 西北苏门答腊语群(包括恩加诺语)
  • 拉让语
  • 楠榜语群
  • 巽他语群
  • 爪哇语群
  • 马都拉语群
  • 巴厘-萨萨克-松巴哇语群
  • 西里伯斯语群
  • 南苏拉威西语群(亦称比利克语支)
  • 帕劳语
  • 查莫罗语
  • 中-东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
    • 中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
      • 松巴-佛洛勒斯语群
      • 佛洛勒斯-伦巴塔语群
      • 塞拉鲁语群
      • 卡伊-塔宁巴尔语群
      • 阿鲁语群
      • 中部馬魯古语群
      • 帝汶语群(亦称帝汶-巴巴语群)
      • 科韦埃语
      • 泰奥尔-库尔语群
    • 东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
      • 南部哈马黑拉-西部新几内亚语族
      • 大洋洲语族(约450种语言)

而最近“重新发现”的纳萨尔语(Nasal language)地位仍未明,但此语言在词汇、音韵发展上与拉让语及楠榜语有密切关系。[8]

马来-松巴哇语群 (Adelaar 2005)

阿德拉 (Adelaar 2005) 提出“马来-松巴哇语群”,依据词汇及音韵证据,统合了马来语群亚齐语-占语群巴厘语、萨萨克语、松巴哇语、马都拉语以及巽他语群[9]

大北婆罗洲语群 (Blust 2010; Smith 2017, 2017a)

大北婆罗洲语群假说,统合了除了巴利多语群以外的所有婆罗洲语言以及马来-占语群、拉让语和巽他语群,最初由 Blust (2010) 提出,Smith (2017, 2017a) 延续此一提案,并做出更详尽的研究。[10][11][12]

  • 大北婆罗洲语群
    • 北婆罗洲语群
      • 北沙巴语群
      • 南沙巴语群
      • 北砂劳越语群
    • 加央-穆里克语群
    • 陆地达雅克语群
    • 马来-占语群
    • 莫肯-莫克伦语群 (Smith (2017) 未包含此语群)
    • 拉让语
    • 巽他语群

由于包含马来-占语群和巽他语群,大北婆罗洲语群假说与阿德拉 (Adelaar 2005) 提出的马来-松巴哇语群无法兼容。据此,白乐思决然否定了马来-松巴哇语群做为一个语言分群的可能。而大北婆罗洲语群此一分类依据的仅有词汇性证据。

西印尼语群 (Smith 2017)

承袭白乐思 (Blust 2010) 的大北婆罗洲语群假说并加以延伸,[10]史密斯 (Smith 2017) 以“西印尼语群”统合了数个马玻语言的分群,大幅减少马玻语系第一分支 (primary branches) 的数量:[11]

  • 西印尼语群
    • 大北婆罗洲语群
      • 北婆罗洲语群
        • 北沙巴语群
        • 南沙巴语群
        • 北砂劳越语群
      • 中砂劳越语群
      • 加央-穆里克语群
      • 陆地达雅克语群
      • 马来语群
      • 占语群
      • 巽他语群
      • 拉让语让
    • 大巴利多语群 (语链 linkage)
    • 楠榜语群
    • 爪哇语群
    • 马都拉语群
    • 巴厘-萨萨克-松巴哇语群
  • 苏门答腊语群
    (西北苏门答腊语群的延伸版本,包含纳萨尔语(Nasal language);史密斯认为内部分群仍有待后续讨论。)
  • 西里伯斯语群
  • 南苏拉威西语群
  • 帕劳语
  • 查莫罗语
  • 莫克伦语群
  • 中-东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
  • 菲律宾语群 (语链 linkage)

(根据史密斯的说法,认为“菲律宾语言并非一个分群,而是一个可能包含多个第一分支 (primary branches) 而互有松散关联的语言群 (a loosly related gourp)。”) 爱德华 (Edwards 2015)[14] 认为恩加诺语是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的第一分支。然而,史密斯 (Smith 2017)否决了这个看法,他认为恩加诺语本身经过剧烈的内部变化,但原先应与其他苏门答腊语言相去不远。

此外,里德 (Reid 2013)[15] 认为阿提语也是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的第一分支。

核心马来-波利尼西亚语群

Zobel (2002) 提出“核心马来-波利尼西亚语群”此一分群,根据的是其研究中对印尼多数南岛语(除多数婆罗洲语言及北苏拉威西语言以外)在南岛型配列句法上共同创新的推定。此一分群包含了大巽他群岛语言(马来-占语群、西北苏门答腊语群、楠榜语、巽他语群爪哇语群马都拉语群、巴厘-萨萨克-松巴哇语群)、苏拉威西多数语言(西里伯斯语群、南部苏拉威西语群)、帕劳语查莫罗语以及中-东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16]这是少数尝试以中间分支将部分西部马-玻语族语言与中-东部马-玻语族连结的假说,但在学术界并未获得太多关注。

脚注

  1.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Malayo-Polynesian.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2. ^ Gordon, Raymond G., Jr. (编). 南島語系 (Austronesian). 《民族語》(Ethnologue: Languages of the World) 第15版. 美国德萨斯州达拉斯: SIL国际. 2005年 [2007年7月2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9月25日).
  3. ^ 不过应注意的是,*lima "五" 一词的反映也见于不属于东台湾南岛语族泰雅语群,参见 Li, Paul Jen-kuei. (1981). "a Reconstruction of proto-Atayalic phonology". BIHP 52.2:235-301.
  4. ^ Blust, R. (1993).Central and Central-Eastern Malayo-Polynesian. Oceanic Linguistics, 32(2), 241–293.
  5. ^ Ross, Malcolm (2005), "Some current issues in Austronesian linguistics", in D.T. Tryon, ed., Comparative Austronesian Dictionary, 1, 45–120. Berlin: Mouton de Gruyter.
  6. ^ Donohue, M., & Grimes, C. (2008). Yet More on the Position of the Languages of Eastern Indonesia and East Timor. Oceanic Linguistics, 47(1), 114–158.
  7. ^ Adelaar, K. Alexander, and Himmelmann, Nikolaus. 2005. The Austronesian languages of Asia and Madagascar. London: Routledge.
  8. ^ Anderbeck, Karl; Aprilani, Herdian (2013). The Improbable Language: Survey Report on the Nasal Language of Bengkulu, Sumatra. SIL Electronic Survey Report. SIL International.
  9. ^ Adelaar, A. (2005). Malayo-Sumbawan. Oceanic Linguistics, 44(2), 357–388.
  10. ^ 10.0 10.1 Blust, Robert. The Greater North Borneo Hypothesis. Oceanic Linguistics. 2010, 49 (1): 44–118. JSTOR 40783586. doi:10.1353/ol.0.0060.
  11. ^ 11.0 11.1 Smith, Alexander D. The Western Malayo-Polynesian Problem. Oceanic Linguistics. 2017, 56 (2): 435–490. doi:10.1353/ol.2017.0021.
  12. ^ Smith, Alexander (2017a). The Languages of Borneo: A Comprehensive Classification. PhD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Hawai‘i at Mānoa.
  13. ^ Smith, Alexander D. 2018. The Barito Linkage Hypothesis, with a Note on the Position of Basap. JSEALS Volume 11.1 (2018).
  14. ^ Edwards, Owen (2015). "The Position of Enggano within Austronesian." Oceanic Linguistics 54 (1): 54-109.
  15. ^ Reid, Lawrence A. (2013) "Who Are the Philippine Negritos? Evidence from Languag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Human Biology: Vol. 85: Iss. 1, Article 15.
  16. ^ Zobel, Erik, "The position of Chamorro and Palauan in the Austronesian family tree: evidence from verb morphosyntax". In: Fay Wouk and Malcolm Ross (ed.), 2002. The history and typology of western Austronesian voice systems.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参考文献

参见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08 18:41,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