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马江之役本文重定向自 馬江海戰

马江之役
中法战争的一部分
Batlle of Fuzhou map.png
开战时双方军舰位置
日期1884年8月23日至26日
地点
结果 法军决定性胜利
参战方
法国 法国远东舰队英语Far East Squadron  大清福建水师
指挥官与领导者
法国 孤拔 清朝 张佩纶[注 1]
清朝 何如璋[注 2]
清朝穆图善[注 3]
清朝 张成[注 4]
兵力
战舰8艘
重炮77门
1,800人
杆雷英语Spar torpedo艇2艘
后备军舰2艘
11艘战舰
重炮245门
5,100人
戎克船与渔船等船只数十艘
伤亡与损失
10人死亡
48人受伤
4艘战舰受损[3][4]
1,796人死亡
3,000余人受伤
19艘战舰沉没
30余艘战舰受损

马江之役(又称马尾海战)是中法战争中1884年8月在福建闽江发生的一场水上战役。法国宣战后,法国远东舰队英语Far East Squadron司令孤拔(Amédée Courbet)率领舰队攻击位在福州马尾福建水师,福建水师未做准备,仓促应战,主力被歼灭,法军则一舰未失。孤拔并摧毁马尾造船厂、闽江沿岸炮台等河防设施,彻底瘫痪福建沿海的海军,顺利达成法军掌握台湾海峡制海权的战略目标。3日后清廷对法宣战。

起因

1884年,中法因北圻宗主权纠纷爆发战争福建水师被命驻守上海,以防范法军攻来,不久因得知法舰即将前来,遂南下返回福州马尾。7月7日,张佩纶抵福州,会办福建海防。7月16日,孤拔乘窝尔达号无防护巡洋舰闽江。此后法舰陆续驶入闽江,停泊在罗星塔,当时清法并未宣战,法舰进出不受拦阻。清军水师则有扬武号英语Chinese corvette Yangwu伏波号等13艘军舰以及几十艘装满燃料的戎克船与之对峙。主水师的船政大臣何如璋、福建海疆会办张佩纶奏请先发制人,清廷以和议尚有望不准,因此福建水师没有发动任何攻击。[5]

双方战备与战场

开战前夕罗星塔附近中法舰队的形势

1878年,法国为了保护其远东殖民地以及和其他列强争夺远东地区的利益,组建了“交趾支那支队”(法语:division navale de Cochinchine),司令为准将杜白蕾,继任梅依。

1883年6月,法国任命孤拔上校组建“东京湾支队”(法语:division navale des côtes du Tonkin,当时法国另有内河作战的东京区舰队英语Tonkin Flotilla),并为他增派了1艘铁甲舰、1艘二级巡洋舰、4艘炮舰及2艘二级杆雷英语Spar torpedo艇,使支队的舰艇总数达到25艘。1884年4月利士比接任“远东支队”(法语:division navale de l'Extrême-Orient)司令。1884年8月29日,法国将“远东”与“东京湾”支队合并,组成“远东舰队英语Far East Squadron”(法语:Escadre d'Extrême-Orient法语Escadre d'Extrême-Orient (France)),司令孤拔、副司令利士比。舰队共有5艘铁甲舰、15艘巡洋舰以及其他舰船共35艘,官兵4300人。

法国远东舰队有10艘,总吨位约15,000吨,装备火炮77门,其中参加此役的舰艇装备火炮58门,口径分别为19、14、10公分;而福建船政水师有11艘现代化舰艇,配上数十艘木造船舰,总吨位11,550余吨,装备火炮240余门,其中口径25、 20、18、16、15公分的有56门,戎克船装备小口径滑膛炮70门。[6]且福建船政水师的军舰大都采用立式蒸汽机,机器在水线之上,护甲又沉重,极易被击中,装备的火炮又基本都是前膛炮,威力、射速都不如法国军舰装备的后膛炮,法国舰队还装备了当时的新式武器——机关炮英语Hotchkiss machine gun

22日晚上清军已经知道要开战,如果23日早晨涨潮时罗星塔下游的三艘清舰往上游驶,与其他清舰与炮台一起攻击法军的窝尔达号与三艘炮艇,可以重创法军,而更大的法舰因为吃水太深将无法参战。[7]法军并没有绝对优势,如果清军果断行动,有可能打胜仗。[8][9][10][11]

闽江分流成乌龙江与白龙江(又称台江)后在南台岛汇合,江中有巨大礁石似马,马头朝西,退潮时可见,故有“礁西马头江,礁东马尾江”之说,从南台岛到入海口的一段俗称马江。[12][13]马尾港离马江入海口约30公里,是福建水师的基地,清朝当时最大的造船厂海军学校在此,它也是重要的通商口岸,距离省城福州仅百里。当年马尾港水浅,排水量3,000吨以上的船只退潮时不能到马尾,只能到罗星塔以东的下游。因此23日开战时法军巨舰都在罗星塔下游,4,500吨的凯旋号在涨潮后才开往上游,与其他三艘2,000吨以上的巨舰在罗星塔下游共同作战。[14]

张佩纶在闽江口聚集了30艘装满石块的轮船,准备等法舰驶入闽江后沉入江中堵塞河道,令法舰无法出逃,形成关门打狗之势。8月5日,张佩纶与何如璋电请清廷,请求塞河先发制人,军机处不许。[15]

战斗序列

法国[注 5]
舰名 图片 舰种 排水量 舰材[a] 武器装备 其他
罗星塔下游
凯旋号英语French ironclad Triomphante
Triomphante.jpg
拉加利桑尼亚级装甲巡洋舰英语La Galissonnière-class ironclad 4585吨 木壳装甲 由于吃水深,涨潮后才往罗星塔下游加入战斗
迪盖-特鲁安号 (Duguay-Trouin)
Duguay-Trouin (ship, 1879) - NH 34 - cropped.jpg
迪盖-特鲁安级无防护巡洋舰 3479吨 铁胁铁壳 5门1870年式190mm主炮,5门1870年式140mm副炮,10门37mm旋转式机关炮。 专门为保护法国在海外殖民地以及进行通商破坏而建造
德斯丹号(d'Estaing)
French Cruiser D'ESTAING(1879-1901) NH 74982.png
拉彼鲁兹级无防护巡洋舰英语Lapérouse-class cruiser 2363吨 铁胁木壳英语Composite ship 15门1870年式140mm炮,8-10门37mm旋转式机关炮。
费勒斯号(Villars) 费勒斯级无防护巡洋舰 2363吨 铁胁木壳英语Composite ship 15门1870年式140mm炮,6-8门37mm旋转式机关炮。
罗星塔上游
窝尔达号(Volta)
French unprotected cruiser Volta(1867) NH 75911.png
Limier级无防护巡洋舰[17] 1323吨 木胁木壳 5门1870年式140mm炮[18] 法军旗舰,舰长福禄诺
角蝰号(Aspic,音译益士弼) 鳄鱼级炮艇 471吨 铁胁木壳英语Composite ship 9门火炮。 乘员120人
野猫号(Lynx)
French gunboat Lynx.jpg
鳄鱼级炮艇 471吨 铁胁木壳英语Composite ship 9门火炮。 乘员120人
腹蛇号(Vipère) 鳄鱼级炮艇 471吨 铁胁木壳英语Composite ship 9门火炮。 乘员120人
拉都号(45号)
FrenchTorpedoBoat.jpg
27米式二等杆雷英语Spar torpedo 31吨 杆雷 艇长拉都(Latour
都装号(46号)
Torpilleur français n 44 en marche.jpg
27米式二等杆雷英语Spar torpedo 31吨 杆雷 艇长都装(Douzans
8月23日未参战的舰艇
贝亚德号
Bayard (ship, 1882) - NH 32 - cropped.jpg
贝亚德级铁甲舰 5915吨 木壳装甲 4门1870年式239mm炮,2门193mm炮,6门140mm炮,4门3磅炮,12门1磅炮。 在马祖守卫电报站
拉加利桑尼亚号英语French ironclad La Galissonnière
Galissonniere.jpg
拉加利桑尼亚级装甲巡洋舰英语La Galissonnière-class ironclad 4585吨 木壳装甲 6门239mm炮,4门119mm炮,6门99mm炮,4门1磅炮(以后添加到8门) 停泊在闽江口[19]
雷诺堡号英语French cruiser Châteaurenault (1868)
Châteaurenault-PC240042.jpg
雷诺堡级无防护巡洋舰 1820吨 木胁木壳 1门1864年式160mm炮,6门1864年式140mm炮。 馆头防止清军沉石封锁金牌峡[20]
索恩号(Saône) Isère级巡逻运输舰 1571吨 木胁木壳[21] 4门炮 在馆头防止清军沉石封锁金牌峡[20]
清国
舰名 图片 舰种 排水量 马力/航速(节) 舰材 造船厂 武器装备 乘员 其他
罗星塔下游
飞云号
French cruiser Duguay-trouin(1877) NH 75912.png
武装运输舰 1258吨 580匹/10节 木壳 福州厂 6门法华士56磅弹后膛炮,1门9吨前膛炮[22][注 6] 150人 被凯旋号击沉
济安号 武装运输舰 1200吨 580匹/10节 木壳 福州厂 6门法华士56磅弹后膛炮[24] 166人 被凯旋号击沉
振威号 镇海级炮艇 572.5吨 350匹/9节 铁胁木壳 福州厂 2门160mm炮,4门120mm炮。 88人 冲向法舰德斯丹号攻击时,被一旁掩护的费勒斯号击中锅炉爆炸而沉没
罗星塔上游
扬武号英语Chinese corvette Yangwu
Chinese fleet at anchor the night before the battle of Fuzhou 1884.jpg
巡洋舰 1560吨 1130匹/12节 铁胁木壳 福州厂 1门150磅弹炮,8门法华士56磅弹后膛炮,2门28磅弹黄铜榴弹炮[22] 200人 旗舰。
永保号
Sunken Yongbao.jpg
武装运输舰 1353吨 580匹/10节 木壳 福州厂 6门炮。 150人 与琛航号在欲撞击敌舰时同时被击沉,全员阵亡。
伏波号
ChineseFu-po.jpg
武装运输舰 1258吨 580匹/10节 木壳 福州厂 6门法华士56磅弹后膛炮,1门9吨前膛炮[22] 驶至林浦自沉阻塞航道。[b]
琛航号 武装运输舰 1391吨 80匹/9节 木壳 福州厂 2-3门炮。 150人 与永保号在欲撞击敌舰时被击沉,全员阵亡。[c]
福星号英语Chinese gunboat Fuxing
Chinese warship Fuxing.jpg
湄云级炮艇 515吨 320匹/9节 木壳 福州厂 舰艏1门6.3吋之16吨前膛炮,舰尾2门24磅弹炮。 88人 击伤法军45号杆雷艇,后冲向攻击法旗舰窝尔达号时被其击中弹药库爆炸而沉没。[d]
艺新号日语藝新 (砲艦)
Yixin Chinese patrol boat.jpg
炮艇 245吨 200匹/9节 木壳 福州厂 5门炮。 88人 该舰与伏波舰驶至林浦自沉阻塞航道。[e]
建胜号
Chien-sheng gunboat.jpg
建胜级炮艇 256吨 400匹/8节 钢壳 英格兰伯肯希德莱尔德(Laird)兄弟造船厂 舰艏1门阿姆斯特朗10吋35吨前膛炮,舰尾2门12磅弹后膛炮。 47人 冲向法旗舰窝尔达号救援福星舰时曾击伤法国旗舰舰艏,后沉没。[f]
福胜号 建胜级炮艇 256吨 400匹/8节 钢壳 英格兰伯肯希德莱尔德(Laird)兄弟造船厂[25] 舰艏1门阿姆斯特朗10吋35吨前膛炮,舰尾2门12磅弹后膛炮。 47人 沉没。[f]
  • 清军有7艘杆雷艇与12艘大型平底木帆船在场,但没有参战。
  1. ^ 舰材若无注明,就是没有装甲
  2. ^ 1909年5月参加了西沙群岛巡视勘查
  3. ^ 该舰后被打捞起整修再用;1909年四月奉派赴西沙群岛巡视,并将其中一岛命名为琛航岛,这是中国近代海军建立以来第一次的南疆巡弋。
  4. ^ 传闻法舰队提督孤拔之死是本舰发炮命中所致,但法方无孤拔受伤的记载
  5. ^ 福州船政学堂学生吴德章、汪乔年等首次自行设计建造之舰船。
  6. ^ 6.0 6.1 舰身长87英尺,宽26英尺,吃水 8.25英尺

战争前奏

法国驻北京的署理公使谢满禄(Robert de Semallé)于8月19日提出第二次最后通牒,限48小时之内答复,次日清廷拒绝赔款要求,谢满禄遵法政府令于8月21日下旗出京,和议破裂。[26]同日,总理衙门通知各省督抚备战。[15][27]22日,法国海军部长命令远东舰队英语Far East Squadron司令孤拔Amédée Courbet,1827年6月26日-1885年6月11日)攻击清朝水师,摧毁福建沿岸海防设施。闽浙总督何璟以电报通知张佩纶,明日法人将乘潮攻马尾,张以没有收到法国的照会而不信。[28][27][29]23日午刻(11-1时),何璟接到法国领事白藻泰法语Gaston de Bezaure的照会,称本日开战,何璟以电报通知张佩纶与穆图善。[30]但张佩纶接到电报时可能已经过了开战时间。[31][32][注 7]美英两国在收到法国开战通知后,于22日派兵登陆福州,保护本国侨民。[36]孤拔给法国海军部长英语List of Naval Ministers of France的报告说所有人在22日都已经知道次日要开战,23日的通知只是个形式。[37]

孤拔率领旗舰窝尔达号(Volta)等十艘军舰开进湾,法军将在23日开战,之后张佩纶则不向军方通知此事使得清军没有任何准备。[38]清军则有十一艘新式舰艇,和十一艘军用帆船。集中在马尾港,并部署两艘武装商船永保号与琛云号协防武装上面各载有七百名清兵。

在罗星塔下游的中立国船舰有美国军舰企业号英语USS Enterprise (1874)、英国军舰冠军号英语HMS Champion (1878)蓝宝石号英语HMS Sapphire (1874)、警戒号(HMS Vigilant (1871))以及英籍商船。此外,美国蒙诺嘉斯号炮舰英语USS Monocacy与英国梅林号炮舰(HMS Merlin (1871))停泊福州护侨。许多舰上人员成为战役的旁观者。[39][40]

法军计划

8月22日晚上8点,孤拔在窝尔达号上召开作战会议,作战计划如下:23日下午是退潮时间,各舰在两点之前起锚,在孤拔打出第一个旗号后,45、46号杆雷艇分别前冲攻击“伏波”号与“扬武”号(罗星塔上游清军最大的两舰),他打出第二个旗号后,全队开火。窝尔达号用右舷火力支援杆雷艇的攻击,左舷炮轰威胁它的戎克船。同时三艘炮艇(野猫、角蝰、腹蛇号)全速前进,攻击泊在福建船政局下的三艘武装运输舰(永保、伏波、琛航号)与三艘炮艇(艺新、建胜、福胜号)。在罗星塔以东的迪盖-特鲁安、费勒斯和德斯丹号,则用舷侧齐射与它们平行的飞云、济安和振威号,将其击沈,另一舷侧炮轰戎克船。之后德斯丹号随杆雷艇进入马尾海关旁的支流,与窝尔达号号会合。[41][40]

战争过程

8月23日

马江海战。19世纪作品。
法军炮轰马尾造船厂
伏波号与扬武号遭杆雷艇45、46号袭击
45号杆雷艇攻击伏波号,艇长拉都右手握著引爆器

8月23日下午一点四十五分[注 8],离最后期限还有十五分钟时张佩纶派去小艇要求延期,已经在担心清军偷袭中熬了很久的法军误认为是杆雷艇,于是开火。法舰野猫号(Lynx)立刻炮轰罗星塔附近的7艘清军军舰,其中清军战舰振威号随即发炮回击,但不久附近两艘战舰济安号与飞云号中弹着火而沉没。随后,法舰杆雷艇46号(Torpilleur No. 46)发动突袭,击沉清军旗舰扬武号英语Chinese corvette Yangwu,但船身也遭炮击受损。杆雷艇45号用杆雷重创了“伏波”,导致“伏波”舰体严重受损,舵叶失效。但45号因雷杆卡在“伏波”舰体上不能后退,“伏波”舰官兵借机用步枪等武器从甲板上猛烈射击,45号艇长拉都中弹,左眼被打瞎。此后,“伏波”因为舰内进水过于严重,在舰长吕文经指挥下退往上游。[48][23]这时孤拔乘窝尔达号率领四艘战舰驶入江口从后包抄福建水师,击退伏波号艺新号日语藝新 (砲艦),随即攻击马尾船政局。“凯旋”号炮击“振威”号,“振威”虽受重伤清军最先开炮的振威号遭赶到的凯旋号炮击受重伤,振威号试图冲撞德斯坦号(D'Estaing)时被该鉴快炮击中船轮与锅炉沉没。这时清军仅剩福星号炮艇英语Chinese gunboat Fuxing陷入法舰包围,一番血战后被杆雷艇45号(Torpilleur No. 45)摧毁螺旋桨而沉毁。[49]

法军旗舰窝尔达号遭到炮击。

下午两点八分,清军小炮舰福胜号从罗星塔处偷袭法鉴后方但皆未击中目标,随即被法舰迪盖-特鲁安号(Duguay-Trouin)击沉。两点二十五分,被猛烈炮击的马尾船政局船坞因附近埋藏地雷被击中而炸毁,里头停泊的三艘单桅船漂出港外,其中一艘撞到罗星塔附近沙洲上的火药库,引发大爆炸,造成搭乘木船作战的清军死伤惨重,而附近十二艘战舰试图前来支援,却纷纷遭法舰炮击,无法突破。下午五点左右,福建水师几乎全灭,而陆上的各炮台也在法舰强大火力下纷纷失守,于是清军派数艘载满燃料的戎克船冲撞法舰,但全被法军击沉。至此清军水师已无反击之力,而清军主帅张佩纶何如璋则早在开战不久便逃跑。

8月24-26日

闽江战场形势图
8月27日迪盖-特鲁安号率先通过闽安,凯旋号在后
法舰炮轰沿岸炮台示意图

8月24日至26日,法军舰队开始攻击田螺湾与闽安沿岸的清军炮台,由于炮台建造时只考虑外来之敌,固定的炮位无法向上游的法舰开火,群龙无首的守军见法舰后纷纷弃守,不战而逃。8月26日,孤拔率领8艘军舰停泊馆头,炮轰金牌炮台和长门炮台,前者遭法舰击毁,后者曾以哈乞开斯机关炮英语Hotchkiss gun反击,但却遭到法军陆战队袭击,随后遭法舰迪盖-特鲁安号摧毁。

这时清军福州一带的海防设施已全被催毁,剩余的福建水师船舰则逃往舟山群岛躲避法舰。而法军远东舰队则停留至8月29日,与东京湾舰队正式合并为远东舰队后才离开闽江江口,驶往台湾,转攻澎湖。

影响

该战役中福建水师损失惨重,不但主要船舰在该战役中被击毁,剩下的战舰也在日后法军追击下陆续被击沉或被迫自沉,乃至全军覆没,中国东南沿海与台湾海峡海权拱手让给法军。而法方参战的远东舰队英语Far East Squadron在该年8月29日与东京湾舰队合并,东向攻打台湾,并在占领基隆后夺取该地煤矿,作为封锁台湾海峡的动力来源。这使法军得以封锁台湾,占领澎湖,甚至北上威胁北京的清朝政府,迫使其与法国重起谈判。

中法战争后,有鉴于此战教训,清朝更重视沿海海防,自马江海战后,在马尾加强了防御;在闽江口琅岐岛建立金牌炮台,在其对岸建造长门炮台;闽江两岸之间还有天险南北龟岛,在两岛各设立了两门240mm大口径阿姆斯特朗岸防要塞炮,三门80mm格鲁申式速射炮并斥资购买国外战舰。同时筹组当时亚洲最大的舰队北洋水师。另一方面,日本海军将官东乡平八郎于该战后不久参访法舰,并随舰队前往基隆厦门等地考察战况。有人认为,日后甲午战争黄海海战中,受到法军的启发,伊东佑亨率领日本海军大败北洋水师

今天马尾设有马江海战纪念馆,收藏与纪录这场战役的文物与资料。

注解

  1. ^ 福建海疆会办
  2. ^ 船政大臣
  3. ^ 福州驻防将军,驻闽江要隘长门炮台[1]
  4. ^ 闽安镇副将,统福建水师[2]
  5. ^ 表中法舰资料若无另外注明,则来自[16]
  6. ^ 法华士公司是Vavasseur and Co.的中译,又译为瓦瓦苏尔、威亚威亚沙等。法华士公司是约西亚·瓦瓦苏尔英语Josiah Vavasseur创办的兵工厂。[23]
  7. ^ 关于张佩纶在开战前是否收到战书有两种看法。福建籍的潘炳年与万培因分别上奏,指张佩纶派魏瀚要求开战改期,《清史稿》、《海军实纪》、《闽县乡土志》、《中法兵事本末》采此说。[10][33][34][35]左宗棠奉旨查办,则说魏瀚否认此事。[27]
  8. ^ 开火的时间有两说。孤拔的战报说计划1点45分起锚备战,两点开火。[37]法军莫里斯·卢瓦尔与Chabaud-Arnault都采用战报的说法。[42][43]泰晤士报》闽江特派员说1点50分窝尔达号开动,两点整开火。[44][45]观战美军罗蚩与Osterhaus则都说是1点56分开火。[46][47]

引用

  1. ^ 穆圖善. 字典网. [2020-0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7).
  2. ^ 沈岩. 《船政學堂:中國近代第一所高等學院》. 书林出版. 2012-12-01: 237页. ISBN 978-957-445-500-3.
  3. ^ 纪荣松(2002年),第16-17页
  4. ^ 孤拔(1885年),第22页
  5. ^ 清史稿·卷23·光绪十年》:侍讲学士张佩纶会办福建海疆事宜,皆许专奏。寻加佩纶三品卿衔。《清季外交史料选辑》。《清史稿·卷444》:令以三品卿衔会办福建海疆事。
  6. ^ 路易·菲基耶英语Louis Figuier. Les Merveilles de la science, 1867 - 1891, ou Description populaire des inventions modernes, Tome 6, p. 352 (法文)
  7. ^ Chabaud-Arnault(1885年),第297-298页
  8. ^ Rawlinson(1967年),第124-125页
  9. ^ Elleman(2005年),第88页
  10. ^ 10.0 10.1 福建崇安籍吏科给事中万培因. 〈請查辦閩省諸臣諱敗捏奏疏〉. 《道咸同光四朝奏議選輯》. 臣闻洋人之论,谓法兵之闯马江,驶入绝地,有必败之道三。地本内港,祇须以船摧船,法舰必全沈,此上策也。以四号炮船,护以夹岸陆军,法兵尽为炮的,敌不能上岸,此中策也。尽驱兵船以驻上流,祇以本地小船装置火药等物,顺流蔽江而下,加以陆军火礶火箭,夹岸抛射,法当大窘,此下策也。
  11. ^ 〈馬尾,第一次近代海戰之痛〉. 《新民周刊》. 2018-11-30 [2020-0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9).
  12. ^ 马幼垣(2009年),第89页
  13. ^ 陈贞寿(2002年),第234页
  14. ^ 纪荣松(2010年),第13页
  15. ^ 15.0 15.1 《清實錄·光緒朝實錄》.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16. ^ 纪荣松(2010年)
  17. ^ Cruisers of the French Navy. battleships-cruisers.co.uk. [2020-0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2) (英语).
  18. ^ Brassey's Annual; the Armed Forces Year-book. Praeger Publishers. 1888: 339页 (英语).
  19. ^ Chabaud-Arnault(1885年),第303页
  20. ^ 20.0 20.1 Chabaud-Arnault(1885年),第317页
  21. ^ Lloyd's Register of Shipping. Particulars of the War Ships of the World: 8th revised issue. 1890: 17页 (英语).
  22. ^ 22.0 22.1 22.2 马幼垣(2009年),第100页
  23. ^ 23.0 23.1 陈悦(2011年)
  24. ^ Brassey(2010年),第568页
  25. ^ Marine Engineer and Naval Architect. Volume 8. 1887: 110,112页 (英语).
  26. ^ 龙章(1996年),第278页
  27. ^ 27.0 27.1 27.2 左宗棠(2009年),第367页
  28. ^ 链接到维基文库 《清史稿·卷四百五十八·列传二百四十五·何璟》 (中文). "逮战书至,璟告佩纶曰:“明日法人将乘潮攻马尾矣!”佩纶弗听。"
  29. ^ 《清實錄·光緒朝實錄》.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 丁酉. 且该革员于七月初一日接奉电寄谕旨。令其备战。初二日何璟告以所闻。谓明日法人将乘大潮。力攻马尾。
  30. ^ 张佩纶(1910年),第62页
  31. ^ 赵琳. 張佩綸與中法戰爭. 《学术月刊》 (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1997年, (第7期) [2020-02-19]. ISSN 0439-804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9).
  32. ^ Rawlinson(1967年),第125–126页
  33. ^ 清史稿·卷四百四十四·列传二百三十一·张佩纶
  34. ^ 池仲祐(1926年),第20页
  35. ^ 《閩縣鄉土志》. 1903年: 764页.
  36. ^ Morrell,第16页
  37. ^ 37.0 37.1 孤拔(1885年),第18页
  38. ^ 兵器2014年2期
  39. ^ Roche & Cowen(1884年),第8-9页
  40. ^ 40.0 40.1 Loir(1888年),第234页
  41. ^ 孤拔(1885年),第18-19页
  42. ^ Loir(1888年),第233页
  43. ^ Chabaud-Arnault(1885年),第298页
  44. ^ 泰晤士报(1884-08-25年),第5页
  45. ^ 泰晤士报(1884-09-29年),第5页
  46. ^ Roche & Cowen(1884年),第15页
  47. ^ Osterhaus(1885年),第28页
  48. ^ Chabaud-Arnault(1885年),第298-299页
  49. ^ 激战马江2

参考文献

战役报告与回忆录

战役专著

海军史

史料丛刊、文集

中法关系与战争

其他

  • 采樵山人,〈中法马江战役回忆〉,《福建文化》,福建协和大学福建文化研究所,1932年 (采自传闻之作)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20 11:30,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