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香港热带气旋警告信号

</noinclude>

各种悬挂信号的图样,现展示于1881。右方的为不属于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的强烈季候风信号

热带气旋可能或已经影响香港时,香港天文台便会发出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系统独立于其他气象警告,例如暴雨警告信号雷暴警告山泥倾泻警告新界北部水浸特别报告火灾危险警告酷热天气警告,这些警告可同时生效,但由于热带气旋影响香港时不会出现结霜,因此此警告不会与霜冻警告同时生效。另外,热带气旋警告信号亦不会与强烈季候风信号同时生效,因为热带气旋警告信号是在本港风力受热带气旋主导时发出,而强烈季候风信号则是在本港风力受季候风及其他因素主导时发出;如两者同时影响本港,天文台会衡量哪一个系统主导香港风力,例如参考热带气旋位置、香港普遍风向及露点,而决定发出相关信号。热带气旋警告信号将透过香港各电台及电视台广播,其中各电视台会在节目播出期间显示热带气旋警告信号标志。发出热带气旋警告的目的是以简单容易理解的信号,警告市民热带气旋为香港普遍地区带来的风力威胁。由于2002年前天文台以悬挂信号形式发布热带气旋警告信号,因此一般市民多会以“风球”称呼。

历史

悬挂风球数字系统及晚间灯号

重置于1881时间球塔旁的台风信号杆,当年提供港口船只及市民发布风球信息的功能。

1884年起,香港天文台总部警署等部分政府建筑物前,设有“信号站”,方便向海港内船只提供热带气旋的警告,初时是在尖沙咀水警总部(即现时的1881)采用一套以圆柱形、球形和圆锥形为信号的系统,向港内船只发布关于热带气旋之情况及大约位置的消息。当时的信号系统大约如下:

  • 黑色朝上锥体,代表烈风从北方吹袭;
  • 黑色朝下锥体,代表烈风从南方吹袭;
  • 黑色圆柱,代表烈风从东方吹袭;
  • 黑鼓,代表烈风从西方吹袭;
  • 鸣风枪,当风力达飓风程度时鸣枪警告。[1]

当天文台发出热带气旋警告信号时,会在各信号站悬挂俗称“风球”或“波”的热带气旋警告信号实物标志,结束时“除下”,晚上则使用白灯、绿灯及红灯的“晚间灯号标志”显示警告信号,以让市民(特别是渔民)得悉,故称“悬挂/除下风球”,或称“挂波/扯波/落波”等。1960年代,全港曾多达42个信号站。

1907年5月27日起[2]改用燃放风炮(引爆3个炮弹,每次间隔10秒)的巨响[3],并悬挂“十”字型信号,取代鸣枪[4],1937年最后使用。

1917年7月1日[5]起,开始采用数字及标志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系统。当时的信号为一至七号:

  • 一号为红色朝上锥体 ,代表有一个热带气旋可能令香港于24小时内吹烈风;
  • 二号为黑色朝上锥体 ,代表烈风从北方吹袭;
  • 三号为黑色朝下锥体 ,代表烈风从南方吹袭;
  • 四号为黑色圆柱 ,代表烈风从东方吹袭;
  • 五号为黑色球体 ,代表烈风从西方吹袭;
  • 六号为黑色两个上下相对的锥体 ,代表烈风增强;
  • 七号为黑色十字 ,后改为 ,伴有三下引爆声,代表飓风吹袭。[6]

1927年出现改动,一号信号由红色朝上锥体改为红色T字 [7]

当水警总部悬挂以上警告信号时,蚊尾洲横澜岛赤柱香港仔筲箕湾西贡沙头角大埔的信号站会悬挂“辅助信号”(),以通知本地及远洋船只警告生效,直到1931年废止。[8]

1930年4月28日至5月2日,香港天文台邀请来自越南、中国、徐家汇、中国洋关、韩国、日本、俄罗斯远东、关东大连、青岛、菲律宾、马来亚和台湾等地区的气象台台长或海事侦测机构代表于香港召开会议。[9]香港天文台台长卡勒士顿在会议上指出,根据远东亚热带地区的情况,香港本地的台风警告信号较源自欧洲大陆的国际通行信号及印度的信号标准来得适用。[9]菲律宾方面则指,香港的信号标准并未能完全适用于菲律宾,因香港的一号风球代表热带气旋将在24小时内吹袭,对缺乏腹地和电报线容易吹断的菲律宾而言,未能及时通知全国关于热带气旋吹袭的消息。[9]卡勒士顿回复指,菲律宾提出之“四号风球代表‘台风危险但未会即时来临’”并不适用于香港,因热带气旋离香港200至300英里时,香港一般已能够估算热带气旋路径;但热带气旋吹袭菲律宾时,一般要离马尼拉较近的距离才能较准确预知路径。[9]因此,为了菲律宾的安全,卡勒士顿认为香港亦需加入四号风球。[9]1931年3月1日起,香港使用的热带气旋警告系统,改为一至十号:

  • 一号为T字形 ,是戒备信号,表示有热带气旋可能影响香港;
  • 二号为横条形 ,代表强风从西南吹袭;
  • 三号为倒T字形 ,代表强风从东南吹袭;
  • 四号为菱形 ,代表有受热带气旋吹袭危险,唯香港未即时受威胁(此信号用于菲律宾,但不用于香港。台风信息以非本地信号传达);
  • 五号为朝上锥体 ,代表烈风从西北吹袭;
  • 六号为朝下锥体 ,代表烈风从西南吹袭;
  • 七号为圆柱 ,代表烈风从东北吹袭;
  • 八号为圆球 ,代表烈风从东南吹袭;
  • 九号为两个上下相对的锥体 ,代表烈风增强;
  • 十号为十字形 ,并有三下引爆声,代表飓风吹袭[10]

经1934年香港及菲律宾双方协议,1935年1月1日起,废除二号至四号风球,保留一号及五号至十号,而七号及八号的标志,分别改为两个朝上锥体 和两个朝下锥体 [11][9]。其间,鸣风炮的警告方式仍有同时使用,直至1937年最后使用,之后才全面采用数字系统。

一至十号信号系统成立初期,当水警总部悬挂一号风球时,香港仔长洲蚊尾洲屏山赤柱筲箕湾西贡沙头角荃湾大澳横澜岛的信号站会悬挂“辅助信号”: (当水警总部悬挂一号风球)及 (当水警总部悬挂五号至十号风球)。[10]

1943年10月20日至1945年8月底,当时的日占政府因战争时期使气象预报物资短缺[12],遂暂时以上述的“辅助信号”为蓝本,把一号及五号至十号风球精简,改为只有一号及二号风球。其中 一号风球[12]代表戒备或强风吹袭,意义与以往的一号风球、现在的一号及三号信号相同; 二号风球[12]代表烈风或以上风力吹袭,意义与以往的五号至十号风球、现在的八号至十号信号相同。

英国恢复管治香港后,恢复一号及五号至十号信号[13]。其后天文台在1950年1月1日至1956年4月14日期间设立“本地强风信号”(英语:Local Strong Wind Signal[14],警报包括季候风及强度较低的热带气旋所引致的强风。随后于1956年4月15日新增三号强风信号,形状为倒T字形 ,以及推出强烈季候风信号,以区分由季候风和热带气旋所引致的强风警报[15]。此时信号系统为一号、三号、五号至十号。

其中五号至八号信号,均为代表烈风吹袭,所代表的风力相同,只是方向不同,但民间经常误会是代表不同强度的风力,故1973年1月1日起,五号至八号信号,分别改称为八号西北、八号西南、八号东北、八号东南,一直沿用至今。

1987年起,在悬挂/发出八号信号前2小时,天文台会发出预警信息,即现今天文台网页的“热带气旋之特别报告”。[16]

信号由悬挂改为发出

随着电子传媒和通信科技的急速发展和普及,“悬挂实物标志”的做法已显得过时,1970年代起渐渐淘汰,信号站陆续结束运作,至2001年12月31日,最后一个信号站——长洲信号站结束运作,同时“晚间灯号标志”系统亦废除。“悬挂/除下风球”在香港正式成为历史,从此“悬挂风球”、“仍然悬挂”、“除下风球”分别改称“发出信号”、“仍然生效/维持”、“取消信号”[17]。虽然“悬挂/除下风球”、“挂波/扯波/落波”的等已成历史词汇,但由于已深入民心多年,故民间至今仍保留作为俗称。香港的媒体新闻报道亦常见“悬挂”、“除下”这些旧字眼与“发出”、“取消”这些新字眼共同使用。[18]

至于澳门,当地气象部门至今仍保留悬挂热带气旋信号实物标志及晚间灯号标志的做法[19],而当地媒体亦使用“悬挂”、“除下”这些字眼[20][21]。但气象局在2018年开始亦改为使用“发出”、“生效”、“取消”字眼。

2017年,适逢数字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系统设立100周年,天文台特意开设专页介绍其历史。

各类热带气旋警告信号定义

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的定义如下:

信号名称 信号标志[22] 信号之意义 应变措施
一号戒备信号 No. 01 Standby Signal.png
  • 有一热带气旋集结于香港约800公里的范围内,可能影响香港。
  • 境内离岸海域可能吹强风。
如需外出,应紧记有一热带气旋正在接近香港,稍后可能影响外出计划。留意最新的热带气旋报告。
三号强风信号 No. 03 Strong Wind Signal.png
  • 香港近海平面处现正或预料会普遍吹强风,持续风力每小时41至62公里,阵风可能超过每小时110公里,且风势可能持续。
  • 信号发出后12小时内香港风力会普遍加强,离岸海域及高地风势更可能达烈风程度。
  • 应把易被吹倒物件缚紧。
  • 把易被吹走物件搬回室内。
  • 检查及保持去水道畅通。
  • 留意进一步的风暴消息。
八号西北烈风或暴风信号 No. 8 Northwest Gale or Storm Signal.png 香港近海平面处现正或预料会普遍吹烈风暴风,并从信号(西北、西南、东北、东南)所示方向吹袭,持续风力每小时63至117公里,阵风可能超过每小时180公里,且风势可能持续。
  • 应在烈风出现前完成防风措施。
  • 锁紧门窗,上牢窗板及大闸。
  • 在当风的大玻璃后贴上胶纸。
  • 远离当风窗户,选择一个房间在窗户破裂时用作躲避。
  • 停止一切水上活动。
八号西南烈风或暴风信号 No. 8 Southwest Gale or Storm Signal.png
八号东北烈风或暴风信号 No. 8 Northeast Gale or Storm Signal.png
八号东南烈风或暴风信号 No. 8 Southeast Gale or Storm Signal.png
九号烈风或暴风风力增强信号 No. 09 Increasing Gale or Storm Signal.png 烈风或暴风风力现正或预料将显著加强。
  • 切勿外出,保持在户内安全地方,远离当风的门窗,以免被碎片击中而受伤。
  • 如门窗有损毁,应待安全情况下才修补。
  • 如果身在户外,应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避,直至热带气旋吹袭过后为止。
十号飓风信号 No. 10 Hurricane Signal.png 风力现正或预料将达到飓风程度,持续风力每小时118公里以上,阵风可能达每小时220公里。
  • 台风或以上强度的热带气旋将正面吹袭香港(在距离香港100公里范围或以内掠过)。
  • 当风眼经过时,风势可能会突然平静,维持数分钟至数小时;然后具破坏性的风力会突然从另一方向吹袭,本来被屏蔽的地区会变成当风。
  • 停留在安全地点,切勿外出。

一号信号新增定义

2006年风季开始,一号戒备信号定义中新增“香港境内海域吹强风”的意义。因此当香港普遍地区不再受持续的强风影响,但离岸海域仍有强风时,天文台会以一号信号取代三号强风信号,提醒市民保持警觉。这与以往在港内不再受强风持续影响时即除下/取消所有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的安排不同[23]

三号及八号信号参考范围扩大

2007年风季开始,发出三号及八号信号的标准,由以往只参考启德自动气象站的维多利亚港内风力,扩展至参考启德、青衣长洲沙田打鼓岭赤鱲角机场西贡湿地公园2013年起,以流浮山取代)这8个涵盖全港的近海平面自动气象站,如其中半数(即4个)或以上录得或预料录得的风力达强风或烈风程度,且风势可能持续,便会发出相应之三号或八号信号[24]。这项改变是由于2006年风季的派比安事件,下文“没有按香港实际情况而发出适当信号”详述。

事实上,随着1980年代1990年代,政府在新界大量发展新市镇及迁入大量人口,市民的活动范围早已远超维港两岸,“唯维港”的测量标准已经过时,天文台继而装设了多个测风站,采集它们的数据作为发出信号标准。基于湿地公园站測得的风力数据有持续下降的趋势,自2013年风季开始,由流浮山站接替[25]

相关法例

根据香港法例第62章《司法程序(烈风警告期间聆讯延期)条例》第5(1)(a)(i)条,八号或以上信号在香港法律中会统称为“烈风警告”;而天文台在取消八号或以上信号后,天文台台长需根据该条例第5(2)条,尽快在宪报公告宣布该次“烈风警告”的开始与终止日期与时间。

热带气旋警告信号之最(由1946年至今)

下表为二次大战以后香港天文台悬挂或发出各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的频率。留意同一热带气旋袭港期间,天文台可能多次悬挂或发出同一级别的信号;不同方向的八号信号亦作多次计算。

最早发出全年首个热带气旋警告信号

  • 1967年超强台风维奥莉,由4月9日12:00至4月10日09:00,共维持21小时。

最晚发出全年首个热带气旋警告信号

  • 2005年强烈热带风暴珊瑚,由8月12日10:40至8月13日18:45,共维持32小时5分钟(1日8小时5分钟)。

最早发出全年最后一个热带气旋警告信号

  • 1992年热带风暴马克,由8月16日10:15至8月17日11:30,共维持25小时15分钟(1日1小时15分钟)。

最晚发出全年最后一个热带气旋警告信号

  • 1974年超强台风厄玛,由12月1日12:45至12月2日16:00,共维持27小时15分钟(1日3小时15分钟),亦是唯一一次需于12月发出热带气旋警告信号。

总生效时间最长的热带气旋警告信号

  • 1977年台风戴娜,由9月16日16:30至9月22日11:40,共维持139小时10分钟(5日19小时10分钟)

总生效时间最短的热带气旋警告信号

  • 2000年热带低气压618,由6月18日21:15至6月19日01:45,只维持4小时半,(由发出信号至取消所有信号视为一次,改发较高或较低信号不分开计算)。

发出最多不同信号的年份

  • 1964年1971年2017年,全部不同信号(包括所有方向的八号信号)均需发出,当中1964年亦为热带气旋警告信号历时最长的一年,全年共维持570小时15分钟(23日18小时15分钟)

发出最少不同信号的年份

  • 1955年,亦是唯一一年没有发出一号戒备信号,全年3个热带气旋均直接发出相当于现今三号信号的本地强风信号。

发出最多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的年份

  • 1974年,共发出11次(由发出信号至取消所有信号视为一次,改发较高或较低信号不分开计算)。

发出最少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的年份

  • 1959年1997年,只发出2次(由发出信号至取消所有信号视为一次,改发较高或较低信号不分开计算)。当中1959年亦为热带气旋警告信号历时最短的一年,全年只维持36小时35分钟(1日12小时35分钟)

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生效日数最多的年份

  • 1964年1974年,各有34日生效。

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生效日数最少的年份

  • 1959年,只有4日生效。

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生效时的措施

一号戒备信号

  • 没有特别措施

三号强风信号

  • 教育局将宣布幼稚园特殊学校停课
    • 三号信号若在上午6:15仍然生效或在此前(预计)发出,教育局将宣布幼稚园及特殊学校上午停课或全日停课
    • 三号信号若在上午11:15仍然生效或在此前(预计)发出,教育局将宣布幼稚园及特殊学校下午停课
    • 教育局可视乎情况决定是否宣布中小学停课
  • 主题公园的所有户外游乐设施、空中缆车等可能暂停开放
  • 昂坪360暂停开放

八号烈风或暴风信号

  • 教育局将宣布所有学校停课
    • 八号信号若在上午6:15仍然生效或在此前(预计)发出,教育局将宣布所有上午校及全日制学校停课
    • 八号信号若在上午11:15仍然生效或在此前(预计)发出,教育局将宣布所有下午校学校停课
    • 八号信号若在下午4:45仍然生效或在此前(预计)发出,教育局将宣布所有夜校停课
    • 教育局可视乎情况决定是否全日停课
  • 庇护工场暂停开放
  • 大多数行业暂时停工,如主题公园暂停开放、银行暂停营业、办公室暂停办公、股市暂停交易、货柜码头暂停货柜交收等
  • 昂坪360暂停开放
  • 机场照常开放,但航班有可能会受影响(请留意航空公司通知)
  • 港铁提供有限度服务(请留意港铁公司通知)
    • 如由三号信号改发八号信号:维持正常服务,但港铁巴士只维持三小时服务,有需要时加派人手、加密铁路、轻铁港铁巴士班次以应付增加的客量;随着热带气旋逼近香港,班次会逐渐减少
    • 如由九号或十号信号改发八号信号:在安全情况下,铁路(九号或十号信号时暂停服务的路段除外)维持有限度服务,列车班次约15分钟一班;九号或十号信号时暂停服务的铁路路段、轻铁及港铁巴士,会在安全情况下逐渐恢复服务,惟班次仍可能较疏
    • 天文台宣布即将由八号信号改发较低信号:加派人手,预备在需要时加密铁路、轻铁及港铁巴士班次,以应付增加的客量
  • 电车缆车巴士及绿色小巴绝大部分路线暂停(请留意各交通工具营办商通知)
    • 如由一号或三号信号改发八号信号:视乎需要及时间,可能暂停服务,亦可能维持正常服务,甚至加密班次以应付增加的客量,但会于短时间(通常为两小时内)内暂停服务
    • 如由九号或十号信号改发八号信号/天文台宣布即将由八号信号改发较低信号:视乎需要及时间,可能继续暂停服务,亦可能够逐渐恢复服务
  • 部分的士及红色小巴维持有限度服务,但可能会加价及拣客(的士进行此等行为属违法)
  • 渡轮服务(包括港内线、港外线、街渡、澳门广东省航线)全部暂停
  • 直升机暂停服务
  • 青屿干线只开放下层,青屿干线上层、深圳湾大桥全线、汀九桥全线、昂船洲大桥全线暂停开放
  • 电影院卡拉OK店等娱乐场所、部分食肆照常营业,但可能会提高收费

九号烈风或暴风风力增强信号十号飓风信号

争议

晚发一号信号

李本滢在2009年5月11日正式接任天文台台长,其后在台长网志指出热带气旋警告的生效时数下降能减少对市民生活的干扰及提升社会效率[30]。在他担任台长的两年间,天文台明显较以往延迟发出一号戒备信号的时间。2009年强烈热带风暴莲花热带风暴浪卡吹袭香港期间,天文台在热带气旋移至香港约400公里范围时才发出一号戒备信号,一改以往作风。翌年超强台风鲇鱼袭港,天文台发出一号信号时,鲇鱼已移至香港之东南偏南约570公里,引起社会广泛讨论及批评。时任天文台台长李本滢博士在2010年10月29日在天文台“台长网志”发表《何时才会发出一号戒备信号》,解释天文台在鲇鱼袭港时没有早些发出一号信号的原因[31]。亦有网民去信天文台询问为何鲇鱼距离香港不足700公里仍不发出热带气旋警告信号,天文台回复指,一号戒备信号的意义是表示有一热带气旋集结于香港约800公里的范围内,及可能影响香港,但并不是机械式地指每当有热带气旋进入香港800公里的范围内时,便要立即发出一号信号。天文台会就热带气旋的情况而评估发出热带气旋警告信号,譬如当一个热带气旋移动速度快及有很大机会为香港带来强风时,天文台甚至可以在热带气旋还没有进入距离香港800公里范围时,便发出一号戒备信号;然而,当一个热带气旋移动速度较慢及没有显著移向香港的趋势时,一号信号便可能会较后发出[32]。晚发一号信号的行为直至岑智明在2011年4月14日接替台长一职后才有改善。

热带风暴及强烈热带风暴正面袭港争议

热带风暴之中心最高持续风力只达63至87公里。因此当一热带风暴袭港,可能因烈风范围太小未能令香港吹烈风,要到近距离横过香港才有机会为香港带来烈风。一热带风暴能否为香港带来烈风,除了烈风范围大小,地形亦是一重要因素,所以热带风暴路径上细微的改变足以令香港的风势有很大的变化。天文台在多次应对热带风暴正面袭港之处理手法均引起争议。

香港在1992年7月18日受热带气旋菲尔吹袭。天文台低估菲尔强度,菲尔在接近珠江口时迅速增强,横澜岛录得最高10分钟平均风速每小时108公里,换算为海平面风速仍达暴风程度,显示菲尔为强烈热带风暴。菲尔在当日上午9时最接近香港,在香港天文台之西北偏西约50公里掠过。在一个的暴风程度的但被天文台低估的“热带风暴”菲尔吹袭期间,香港普遍吹烈风,而天文台因预测失误,预计香港不会受烈风影响而只是悬挂三号强风信号。[33][34][35]但自此之后,每逢热带风暴横过香港或非常接近香港,天文台也发出八号信号,因此出现了台风利奥[36]热带风暴圆规[37][38]强烈热带风暴帕布[39] [40]台风莲花[41]热带风暴洛克等风力偏弱的八号烈风或暴风信号。利奥显然是预测错误及受干燥东北季候风影响减弱,圆规则因地形因素,帕布及洛克是烈风覆盖范围太小及风力结构松散,而莲花则是登陆后出乎意料地急剧减弱,才令八号信号生效时风力严重不达标。

天文台在此情况下发出八号烈风或暴风信号,令市民误以为通常八号烈风或暴风信号生效时风势微弱,市民纷纷外出,甚至在岸边追风。因此部分市民质疑,逢热带风暴横过香港或非常接近香港,天文台也发出八号信号,此手法是否恰当,但是绝大部分热带风暴正面袭港的案例,现今科技而言是极难预测路径上的细微改变,为安全起见天文台也倾向发出八号信号以避免预测失误,令香港普遍受烈风影响时成为代罪羔羊。例如在2015年台风莲花的案例中,由于预测莲花以台风强度正面袭港甚或横过境内,构成严重威胁,而莲花之急剧减弱实属难料,结果在香港地下天文台的Facebook专页上,不少网民均支持天文台发出八号信号之决定。[42][43][44]

自1992年的菲尔过后,在正面袭港的热带风暴中,只有1999年强烈热带风暴锦雯减弱为热带风暴横过香港时[45]2012年热带风暴杜苏芮[46][47][48]正面吹袭香港时,才为香港海平面带来短暂烈风。2007年强烈热带风暴帕布第二度袭港(当时以热带风暴强度横过香港)期间,长洲一度录得暴风,但烈风未有扩展至市面;同样1999年台风利奥以热带风暴强度正面吹袭时,利奥改变移动方向及受干燥东北季候风影响减弱,香港海平面没有吹烈风,以及热带风暴圆规由西北偏西转为西北偏北登陆香港东面时,受地形屏蔽,烈风亦只局限于离岸及高地。而2017年热带风暴洛克横过香港时,连强风也未能录得。

强烈热带风暴之中心最高持续风力达88至117公里。天文台在多次应对强烈热带风暴正面袭港之处理手法均引起有关九号信号的讨论。1997年台风维克托正面袭港,在维克托减弱为强烈热带风暴的情况下仍然维持九号信号,直至风暴远离香港才改挂八号信号。自此之后,每逢有台风登陆前减弱为强烈热带风暴并横过香港,天文台多会维持九号信号。因此,不少市民会误以为当强烈热带风暴正面袭港时,天文台便会发出九号烈风或暴风风力增强信号。2012年9月22日,在天文台及地下天文台进行联席会议时,天文台台长岑智明回应地下天文台查询时明确表示,强烈热带风暴虽可为香港带来暴风,但八号信号含义已包括暴风在内,因此只有当台风以上级数的热带气旋正面袭港,并且有可能令香港吹飓风时,才有机会发出九号信号。

没有按香港实际情况而发出适当信号

1993年9月强烈热带风暴贝姬

贝姬吹袭港澳两地时,港澳两地气象部门均低估其强度。1993年9月17日上午,贝姬在香港之西南偏南约110公里及澳门西南偏南约45公里处掠过,香港天文台及澳门地球物理暨气象台仅悬挂八号烈风或暴风信号和九号风球,不过两地实测风力已达飓风程度,加上其高速移动,令港澳两地处于“危险半圆”内,加上吹东南风,在没有屏障下,风力最大。由于港澳两地均测得飓风,已符合香港天文台及澳门地球物理暨气象台的十号飓风信号和十号风球标准,显示贝姬实为一台风。可反映当时港澳两地气象部门对临岸急速增强和突然急速加快移动的热带气旋预报能力和准确度不佳,以及对突发情况的应变能力较低。

1999年4月台风利奥

利奥袭港期间,只有流浮山最高风速在八号信号悬挂期间录得,天星码头的最高风速是在天文台即将除下第二次的三号信号前录得,中环、青洲、石岗、屯门是在一号信号期间录得,其余气象站则在首次三号信号时录得。利奥影响香港期间,除了横澜岛录得暴风外,没有一个非高地气象站录得一小时平均风力达烈风程度,维多利亚港内更连清劲(5级)水平也没有,这是因为利奥吹袭香港时减弱得很快,最接近香港时已减弱为热带低气压,可以说是风力第三弱的八号信号(仅强于2015年台风莲花和2017年热带风暴洛克)。

很多市民对是次天文台的做法不满,原因是天文台悬挂八号热带气旋警告信号后,利奥随即转向,八号信号仅悬挂4小时,引起市民混乱,加上香港的风势太弱,引致部分市民对天文台是否需要悬挂八号信号的做法质疑。天文台事后解释在决定是否更改信号时,会考虑所有相关因素,但公众安全是首要顾及的,当时天文台预测李欧会以热带风暴强度进入香港100公里范围,故认为有需要悬挂八号信号。

1999年8月台风森姆

虽然天文台于8月22日凌晨已明确指出森姆有机会为本港带来烈风[49],但是天文台一直主观地认为森姆会在香港以东登陆,香港不会受烈风影响,所以推迟在森姆集结于天文台总部东南偏东约80公里才挂起八号信号[50]。由于森姆的风眼较大,天文台挂起八号信号时,香港已受到台风森姆的眼壁影响,市面天气非常恶劣,街上行人狼狈不堪。后来到下午2-3时,除西部外,香港各区风势和雨势明显减弱,森姆的风眼已覆盖香港东部。

另外,由于森姆在登陆香港前一小时已减弱为强烈热带风暴,天文台预期香港风力不会显著增强至飓风,因此并没有挂起具更高警告意味的九号信号,同样引起争议。部分人在事后向申诉专员公署投诉天文台失职,但投诉不成立。[51][52]天文台的回复表示,由于森姆在8月22日下午已开始减弱,天文台预测香港近海平面不会持续吹飓风,因此不需要改挂九号风球,而风力记录亦反映这个情况。

天文台在对事件的回应中已指出现有热带气旋警告信号制度在1973年制定,由于时代改变,部分内容(如提早12小时悬挂三号信号和八号信号)已不合时宜[52],而且天文台辩称“维多利亚港从来没有烈风纪录这回事,悬挂八号信号只属预警性质。”来掩饰天文台预测失误。并没有向公众说明台风登陆香港造成正面威胁,亦没有交代风眼经过时应注意的事项(如风向的改变,风眼经过时短暂的暴风雨消失等),兼且以森姆风力分布不平均为借口掩饰风眼经过香港境内的事实以瞒骗市民(直至台风森姆的报告公布后才承认其风眼掠过香港境内)。事后天文台并没有对热带气旋警告信号制度作出修定,间接引致2006年派比安事件

2001年7月台风玉兔

天文台在7月25日(星期三)悬挂八号信号,为时长达19小时10分,且与主流上班时间及商业股市运作时间完全重叠,由于是正常上班日(星期一至星期六),大部分市民获得了一天假期,但因玉兔环流细小(烈风圈半径只有160公里),加上路径比预期偏西(预测在香港西南约150公里左右掠过,最终在香港西南偏南约180公里掠过),最后玉兔仅能为香港南部海域及高地带来烈风,对香港市面的影响,与传统印象中的八号信号风力有较大差距,例如天星码头、机场及流浮山只测得最高每小时平均风速为41公里、44公里及30公里。而且澳门比香港更接近玉兔,当地亦没有录得烈风,所以只悬挂三号风球。香港其他邻近城市 (如深圳及珠海等)的有关当局并没有向公众发出同样严重的警告。

结果以自由党时任主席田北俊香港总商会时任总裁翁以登为首的商界指责天文台在天气不算恶劣的情况下误挂八号信号,使当日大多数行业和股市在“不必要”的情况下停工停市,使商界利润减少,造成巨额经济损失(损失额则有30亿及40亿港元两种说法)[53];连时任政务司司长曾荫权(后来成为行政长官)也加入批评,指日后挂风球要谨慎。

此事过后,天文台为免再被商界指责,对悬挂/发出信号的态度渐趋保守,慢慢地只根据维多利亚港内的风力作为悬挂/发出信号的唯一标准,但是天文台同时忽视了该处风力已受建筑物屏蔽,会比市区其他当风的测风站录得较低风力读数。以2002年的强烈热带风暴黄蜂为例,天文台在8月19日曾一度明确表示会在两小时内发出三号强风信号,但后来又以风力不达标为由而没有改发。8月19日晚上7时,启德自动气象站录得一小时平均风速达41公里的强风程度,九龙尖沙咀天星码头则在8月20日凌晨1时录得一小时平均风速达40公里,只差1公里便达强风程度。然而港内录得强风后,天文台在热带气旋警报中只字不提,只提及香港西南部离岸及高地吹强风[54]。)天文台对悬挂/发出信号渐趋保守的态度,间接引致2006年的派比安事件


2002年8月强烈热带风暴黄蜂

自2001年7月玉兔事件后,香港天文台为避免商界再次指责错发更高热带气旋警告信号做成经济损失。天文台在2002年8月对发出三号或以上信号的态度极度保守及严苛,维多利亚港内的风力未达强风程度便拒绝发出三号强风信号,当时天文台于8月19日下午4时认为黄蜂已差不多到达最接近香港的位置,在香港西南约400公里掠过,因港内风力未达强风程度而拒绝发出三号强风信号。但是港内的启德站“意外地”在晚上7时录得一小时平均风速达41公里达强风程度,当时黄蜂集结在香港西南偏西约390公里。

2002年8月19日凌晨时分,香港天文台首次提及早上有可能需要发出三号强风信号,当时南部离岸海域已吹强风,阵风间中达烈风程度。随着副热带高压脊逐渐增强,黄蜂开始加快移动速度,同时华南及南海北部一带的气压梯度变得更大,当时香港各区风势开始明显增强。直到当日下午1时48分的热带气旋警报中,天文台明确地表示“今日后期及明早港内有机会吹强风,天文台将会在未来一两小时发出三号强风信号”。

一小时后,黄蜂被香港天文台升格为强烈热带风暴(同时,邻近的澳门气象局悬挂三号风球),但再过一小时,天文台仍然没有发出三号强风信号,并指“黄蜂下午移动速度加快,现已差不多到达最接近香港的位置,并且保持在三百公里以外。目前,港内风力未达强风程度。按照黄蜂的预测途径,未来数小时风力显著加强的机会不大。因此,现时无需发出三号强风信号。不过,黄蜂的威胁仍未完全解除,市民切勿松懈”。跟一小时前明确表示将发出三号强风信号的说法截然不同。

然而,黄蜂虽然显著加速至时速25公里,但其移动方向整天都保持相当稳定,实在令人难以明白为何两小时间黄蜂对香港的威胁会大减。当日下午过后黄蜂和香港的距离大致维持在400公里左右,黄蜂加速的原因主要是副热带高压脊的增强,这也意味着副高和黄蜂之间的气压梯度不断加大,香港正好位于两者之间,因此虽然黄蜂和香港的距离大致不变,但香港风势则不断增强,大部分地区的最高风速均在8月19日晚上至8月20日清晨间录得的。

当晚约8时,黄蜂到达最接近香港的位置,当时位于香港西南偏西约390公里,并在湛江附近登陆。启德在晚上7时录得一小时平均风速达41公里达强风程度,九龙天星码头则在8月20日凌晨1时录得一小时平均风速达每小时40公里,只差些便达强风程度。然而港内录得强风后,天文台在热带气旋警报中只字不提,只提及香港西南部离岸及高地吹强风。显示天文台没有根据当日的风势发出三号强风信号,即使港内录得强风,亦选择隐瞒事实欺骗市民,并拒绝承认出错,只在翌年出版的热带气旋报告指出8月18日晚上7时启德录得一小时平均风速达41公里。

2005年7月热带风暴天鹰

2005年7月29日,位于南海的热带风暴天鹰引致长洲强风,但香港天文台以风暴正逐渐远离为由未有跟随澳门气象局发出任何信号,而只以新闻发布形式提醒市民提防离岸会有风浪,事件再次引起警告系统未能照顾全港市民的争议。次年,时任台长林超英宣布由该年起,“影响香港”一词将包含“香港境内海域吹强风”的意义,他解释:“在将来的运作中,主要的分别是热带气旋袭港后期三号强风信号取消之后将大多数继之以一号戒备信号,用以提醒大家要提防周边海域的强风。”

由2006年起,天文台在热带气旋在香港远处掠过或长远并非继续接近香港,但离岸吹强风的情况下会考虑发出一号信号,以及在取消三号强风信号时,如离岸仍受强风影响,则改发一号信号而非直接取消所有热带气旋警告信号。(主要看热带气旋是不是仍有威胁及离岸是否仍然持续吹强风),在这之前其实亦有例子(台风林茵及台风丹尼分别急剧减弱和急转弯远离,令天文台由三号信号改发一号信号);不过天文台在某些情况仍然不会改发一号信号,而直接取消所有热带气旋警告信号。主要原因是热带气旋减弱为低压区,但亦有高速远离等其他原因。

2006年8月台风派比安

2006年8月3日,台风派比安在香港之西南约260公里掠过,期间香港广泛地区受烈风暴风吹袭,风势比过去10年的所有八号信号、甚至部分九号信号时更猛烈。风暴吹袭期间,全港塌树约700宗,超过300班航班取消。一段摄于尖沙咀天星码头的新闻片段,可见码头的资源回收箱被烈风吹至倒在地上滑行,一女途人被其撞击至倒下,然后要抱着旗杆以免自己被吹走,情况惊险[55]。但天文台只发出三号信号,与邻近澳门地球物理暨气象局果断悬挂八号风球形成强烈对比。以致大批市民在烈风或暴风吹袭下,仍不能停工,情况混乱狼狈且惊险。

天文台解释,因维多利亚港内(即启德自动气象站测风范围)没有录得持续烈风,不达发出八号信号的标准(事实上当时启德自动气象站一度录得烈风程度10分钟平均风速),所以只发出三号信号。事件引起社会强烈反响,公众猛烈批评及严厉谴责天文台只发出三号信号,使大批市民在烈风或暴风吹袭下仍不能停工,是无按香港实际情况而发出适当信号,罔顾市民安全。大量市民向申诉专员公署投诉香港天文台和时任台长林超英行政失当,公署更估计是两天内收到最多投诉的记录[56]香港地下天文台创办人及网主方志刚发表网志“你知道天文台欺骗了你吗?”[57],质疑天文台只发三号信号的决定。

事后天文台就三号及八号信号的参考测风站作出修订,由只参考启德自动气象站的风速,改为参考8个自动气象站,当其中半数或以上测风站录得或预料录得的风速达强风及烈风程度,而且风势可能持续,便会发出相应之热带气旋警告信号。新措施于2007年生效[24]

天文台同时亦表示如套用经修订的指标于1998至2006年所有令天文台悬挂/发出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的热带气旋,则悬挂/发出三号及八号信号的日数将稍为增加。

1998至2006年间天文台没有悬挂/发出三号信号,但新标准下可能需要悬挂/发出的热带气旋:

1998至2006年间天文台没有悬挂/发出八号信号,但新标准下可能需要悬挂/发出的热带气旋:

  • (2000年9月)强烈热带风暴玛丽亚(长洲、流浮山录得烈风)
  • (2006年8月)台风派比安(长洲录得暴风;机场、西贡、启德录得烈风)

2006年9月热带低气压15W

2006年9月13日凌晨,热带低气压最接近香港(位于香港西南偏南约180公里),当时香港天文台表示早上无须改发三号强风信号。但在热带低气压远离香港时,天文台以风力增强和风向转变为由,改发三号强风信号,并指“过去数小时,该热带低气压采取较为西北的方向移动。预料香港境内将转吹东至东南风,风势加强。”[58]。事实上,维港内从未录得强风,唯独离岸海域及高地吹强风烈风[59]。而三号强风信号发出后,各区风势反而逐渐缓和[60][61],大部分地区的最高风力都在第一次一号戒备信号时录得的。事后亦被批评发布消息混乱。另外,9月13日早上,受到热带低气压的雨带影响,香港雨势颇大,香港天文台曾三度发出黄色暴雨警告信号,更一度发出红色暴雨警告信号。天文台在下了数小时暴雨[62],香港在接近9时已达红色暴雨警告信号[63][64][65][66]发出的指标。而红色暴雨警告信号发出的指标为表示香港广泛地区已录得(或预料)[67]会有每小时雨量超过50毫米的大雨后才改发红色暴雨警告信号,令人质疑是否刻意延迟到学生上学后才发出。

2007年9月热带风暴范斯高

9月23日范斯高袭港期间,中环码头于上午4时录得达强风的一小时平均风速,为每小时41公里[68],表示市区吹强风,而长洲、机场及西贡间中录得强风。然而天文台并无发出三号强风信号。可见天文台在热带气旋警告系统新措施生效初期对发出信号的态度仍较为保守。

2007年10月台风利奇马

10月2日,当时强度达强烈热带风暴级别的利奇马在香港西南面600多公里的南海掠过。受利奇马和当时影响华南的东北季风之共同影响,香港多处地区由1日晚上至3日日间录得持续的强风,而昂坪持续风速更间中达飓风程度[69],香港亦不时受到利奇马外围的狂风骤雨影响。虽然普遍风势与一般三号强风信号的情况相若(如当时天文台发出三号信号,便可达标),但香港天文台以香港主要受季候风影响为由,并未发出热带气旋警告信号。虽然三号强风信号和强烈季候风信号均表示香港近海平面的地方会受强风吹袭,但前者生效时幼稚园、幼儿园、身体弱能儿童学校、弱智儿童学校及弱能人士技能训练中心均会停课,但强烈季候风信号下并无任何停课安排,而且市民一般不重视强烈季候风信号,引起部分人质疑天文台未能向市民提醒利奇马所带来的威胁,以及海面及离岸的大浪和暗涌,更可能危及幼童及残疾儿童的安全。而在10月1日下午已经发出的强烈季候风信号则一直维持至3日下午,期间并在天气预报中特别指出“海面有大浪”警告。

2009年8月强烈热带风暴天鹅

天文台在8月3日下午3时15分发出一号戒备信号[70]。中环码头在晚上11时录得每小时平均风速达强风程度,为每小时43公里[71]。不过天文台于晚上10时45分发出的热带气旋警告仍表示日出前发出三号信号的机会不大[72]。这是天文台自从2007年热带气旋警告的新措施实施并继2007年热带风暴范斯高后第二次在维港录得强风时,没有即时发出三号信号。最终天文台于8月4日上午11时15分发出三号强风信号[73],当时天鹅集结在香港以南约170公里[74],并在9时40分发出八号东南烈风或暴风信号

是次八号信号不达标,只有长洲录得烈风,还要是在八号信号生效之前测得烈风[75]。八号信号发出后,香港只是普遍吹清劲至强风程度东南风,离岸海域及高地亦只是间中受烈风影响[76]。有网民指出,天鹅风力不强,没有需要发出八号信号。天文台则承认,天鹅实际风力较预期弱,但考虑天鹅会非常接近本港(实际上天鹅在香港之西南约110公里掠过,几乎正面吹袭),加上最接近前数小时突然增强为强烈热带风暴,及在香港以西掠过,足以构成威胁,遂决定发出八号信号作为警告。[77]

发出八号信号时间太晚

近年几乎所有吹袭香港的热带气旋,天文台为避免路径出现偏差导致预测错误,而造成错发八号信号引起不必要的经济损失,所以现在很多时天文台发出八号烈风或暴风信号后不久香港风势已普遍达烈风程度,离岸及高地更普遍吹暴风。虽然有热带气旋之特别报告让市民作准备,但是当八号信号刚生效后不久香港已开始吹烈风,这失去八号信号的原意——预测,当天文台发出八号信号时香港已吹烈风,将杀市民一个措手不及。海面有大浪令渡轮停航,离岛市民无法回家。而如果任何吹袭香港的热带气旋吹袭时移速加快或路径有变,八号烈风或暴风信号发出时间将变太迟。这情况对市民十分危险,天文台亦会成为被骂的对象。以下是一些迟发八号信号的例子。

2008年9月台风黑格比

香港部分地区在发出八号信号前已经录得烈风(长洲及西贡),天文台一直拖延至9月23日晚上6时才发出八号热带气旋警告信号,当时黑格比已移至在香港东南偏南约210公里。

2009年7月台风莫拉菲

由于莫拉菲环流紧密,令风势急升的时间较晚,天文台一直拖延至7月18日晚上11时半才发出八号热带气旋警告信号,当时莫拉菲已移至在香港天文台总部以东约100公里,开始正面吹袭香港。之后香港各区风力飙升,短短个多小时便由清劲急增至烈风或暴风程度,结果八号信号只生效2小时,天文台便需发出九号信号。

2012年6月热带风暴杜苏芮

香港部分地区在发出八号信号前已经录得烈风程度的一小时平均风速,其中港内的中环码头在晚上11时录得的一小时平均风速为每小时63公里的烈风[78],被部分市民认为发出八号信号的时间较迟。根据天文台公布的资料,香港风势在6月29日晚上9时至10时已开始进一步增强,证明天文台应该提早1至2小时左右发出八号信号,以提醒市民香港风势开始增强至烈风程度,让市民及早做足防风措施。近年所有热带风暴级数的热带气旋吹袭香港,天文台皆会在热带气旋进入距离香港100公里范围,开始正面吹袭香港后,才发出八号信号。当遇到杜苏芮这类移动快速的热带风暴,便有机会出现较迟发出八号信号的情况。

因应上述情况,天文台近期开始作出改善措施。如以2016年超强台风海马为例,天文台在10月21日上午6时10分(即主流上班时间前)发出八号信号。而当时与海马相关的雨带尚未抵达香港,大部分地区的风势偏弱。直至早上9时过后,各区风势才开始明显增强。

2017年8月强烈热带风暴柏加

由于柏加移动快速及天文台定位失误,天文台未及时发出八号热带气旋警告信号预警,事后报告中提及到发出八号信号时柏加已位于香港以南100公里,与实时报告中的140公里相差40公里。此外天文台于27日凌晨5时10分才发出八号信号,香港部分地区在发出八号信号前已经录得烈风(长洲、西贡、中环码头及北角),香港已受柏加中心附近最猛烈的雨带影响,有意见指责发出八号信号时间太晚。另外,天文台没有在柏加的报告显示北角的十分钟平均风速,但是在天鸽的报告显示了北角的十分钟平均风速,令部分市民指天文台处理手法有双重标准。

过早改发较低信号

自从2001年7月台风尤特袭港后,天文台在风力未减弱时便改发较低信号或取消信号的行为时有发生,情况持续至今,为市民诟病,以下是一些受广泛争议的例子。

2001年7月台风尤特

天文台在7月6日13时40分改挂三号信号取代八号信号,风力曾一度减退,入夜后受强雨带影响风力重新回升,入夜后部分地区风力比八号信号悬挂时还高。显示天文台过早改挂较低信号。

2003年7月台风伊布都

天文台在7月23日晚上10时40分才发出八号信号,比邻近的澳门迟4小时,当时部分地区已吹烈风,显示天文台迟发八号信号。

天文台在改发三号信号取代八号信号,以及取消所有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的时间均被批评过早。7月24日清晨,伊布都最接近香港(西南约280公里),长洲持续吹暴风。香港天文台在改发八号东南烈风或暴风信号后表示“预料伊布都将于短期内开始移离本港,届时对香港威胁将有所降低”,但当时伊布都正处于最接近香港的位置,长洲[79]、机场[80]及西贡等多处地区仍然吹烈风或暴风。天文台在早上8时15分突然改发三号强风信号,比澳门早逾4小时。当时长洲风速仍接近暴风程度,而机场仍间中吹烈风,且正值上班繁忙时间,上班一族要在2小时内回到办公地点,对公共交通工具需求构成庞大压力。[81][82]有市民指天文台改发信号的时间引致市民不便[83][84]而到中午12时40分取消热带气旋警告时,当时澳门才刚改挂三号风球,香港广泛地区,包括长洲、机场、西贡、流浮山的风势仍达强风程度,强风持续到晚上才减弱[85]

2003年9月台风杜鹃

2003年9月2日晚上,台风杜鹃正面吹袭香港,天文台一度发出九号信号。当杜鹃逐渐远离后,天文台在9月3日上午3时20分取消所有热带气旋警告。然而,天文台取消三号信号后,长洲的风力却随即回升至烈风程度,直至中午过后才稳定回落至强风以下,期间天文台并没有重新发出热带气旋警告或发出强烈季候风信号,只在天气预报中指“初时离岸海域及高地风势间中达烈风程度,稍后风势逐渐缓和”。[86]

2013年8月超强台风尤特

8月14日,超强台风尤特袭港。天文台改发三号信号,取代八号信号之时间为8月14日下午1时40分,比澳门早近两小时。改发的时间惹来市民及气象爱好者回响[87][88],尤以香港地下天文台Facebook专页中,市民反响较强烈。有气象爱好者根据当时的气象数据指出,尤特在下午1时最接近香港,集结在香港之西南偏西约240公里;加上长洲启德风力明显上升,西贡亦在下午3时至4时才录得该站风暴期间的最高风速,下午1时40分改发三号信号过早。另外有市民以工作时间角度指出,根据劳工处雇员工作守则,八号信号取消时,若距离下班时间仍有3小时或以上,取消后2小时内必须回到工作岗位[89],下午2时左右改发三号信号,即下午4时要回到工作岗位;但不少市民的下班时间为下午5时至6时,回到工作地点后很短时间便下班,上班没意义,却碍于守则而必须上班,浪费时间。但亦有报章发现,工商界对下午取消八号信号的复工准则不一,多家银行及金融界指出,公司守则称下午1时仍发出八号信号便全日停工,令不少白领偷得浮生“全日闲”;可是劳工处指引仅要求正常放工3小时前(约下午2时至3时)仍发出八号信号才全日休假,普罗打工仔和蓝领当日下午须齐齐迫车赶上班,回公司工作一会才下班[90]。而澳门地球物理暨气象局在下午3时30分才改挂三号风球,因此澳门大部分打工仔都获得全日假期。

而天文台在8月15日凌晨1时40分改发一号戒备信号后,流浮山及青衣分别在8月15日凌晨2时20分至2时50分及凌晨3时40分至3时46分测得每小时44及43公里最高10分钟平均风速,为该两站风暴期间首次测得强风,亦为该两站风暴期间最高风速;同时香港西南面(大屿山及附近一带,例如长洲、机场等)风势居高不下,继续受到强风影响接近一整日,结果8月15日凌晨2时45分至3时45分期间,再度出现8个指定自动气象站有4个录得强风的情况,符合三号信号要求,令部分市民认为天文台改发一号信号的时间同样过早,更比澳门气象局除下三号风球的时间早近18小时。[91]

风暴过后,天文台助理台长郑楚明在“天文台网志”发表文章《如何决定转波》[92],进一步解释在8月14日下午2时前改发三号信号的决定。根据天文台256公里雷达图像,以及网志附上一张由天文台雷达及中国国家气象中心的广东雷达数据合成的雷达拼图,均显示尤特的雨带没有覆盖香港,而香港南面水域,甚至整个珠江口以南海域亦没有强烈雨带发展,香港已经失去风力飙升的诱因,加上烈风影响地区没有扩大(按照8个指定自动气象站而言,除当日早上6时正,机场刚好及极短暂受烈风吹袭之外,只局限于长洲),故在尤特最接近时间刚过去,天文台便立即改发三号信号。网上亦有评论认为,无论天文台怎样处理也不能满足所有人的想法[93],甚至如果天文台以所谓“人性化”作为考虑,不但影响天文台的公信力,更可能会影响合约(如保险安排)的有效性,并不可取[94]

最终在同年9月超强台风天兔吹袭期间,天文台没有因天兔迅速减弱而急急改发较低信号,反变静观其变,确定烈风的威胁完全解除时才以三号信号取代八号信号。然而到2014年9月台风海鸥时,天文台却重蹈覆辙。当中海鸥在2014年9月16日上午10时40分改发三号强风信号取代八号信号,当时香港普遍地区风速根本没有稳定下降的趋势;随后一小时内,多处地区风力回升,长洲风速再度逼近暴风水平。

判断发出因素

每当是一个台风有机会数小时内正面吹袭香港时,天文台的预报中心便开始忙碌,天气预报员、新闻发布员与台长各自分工,不断用科学方法分析、对外发布和讨论台风形势[95]。根据规定,发出任何热带气旋警告信号均须获天文台台长批准。因此台长负责审视台风移动路径及速度、本地风力、气压等变化、卫星数据、雷达数据、风暴潮的预计幅度、大范围大气条件对台风的影响等等的因素[95],与及透过分析雷达同事的汇报,从而决定发出与否。另外,天文台亦不断引入现代化高科技协助预报天气,包括1999年落成的多普勒雷达[96],它较传统雷达更能准确测出台风中心风力及路径,对气象人员何时发出信号起了关键作用,尤其是对1999年台风约克发出十号飓风信号的过程中功不可没[96],亦因此随后被天文台内部列入预报课程教材。

此外,天文台更和政府飞行服务队合作,利用装在飞机的仪器收集台风资讯,由三维结构,风力,风向,温度,湿度等,配合总部的电脑分析,令台风预测路径准确度提升了10-20%。从2016年起,天文台便在内部试验热带气旋路径概率预报,从而显示未来九天热带气旋经过某地方的概率。此功能在2017年8月正式推出。

相关条目

注释

参考资料

  1. ^ 城市現代化 (PDF). 香港天文台. 香港天文台. [2018-10-17].
  2. ^ METEOROLOGICAL SIGNALS.. 士蔑报第16页. 1907年7月26日.(英文)
  3. ^ 香港天文台. 預警信號的演變 - 颱風信號 (PDF).
  4. ^ 香港政府宪报第492号(1907年7月26日)
  5. ^ NEW TYPHOON SIGNALS.. 德臣西报第8页. 1917年7月16日.(英文)
  6. ^ 香港政府宪报第283号(1917年6月15日)香港政府宪报第291号(1917年6月22日)(七号信号夜灯由红红红改为红绿红)
  7. ^ 香港政府宪报第579号 (1926年10月22日)(一号信号由红色朝上锥体改为红色正T字)
  8. ^ 香港政府憲報第283號(1917年6月15日) (PDF). 香港大学图书馆.
  9. ^ 9.0 9.1 9.2 9.3 9.4 9.5 蔡思行; 梁荣武. 香港颱風故事. 香港: 中华书局. 2014年7月. ISBN 978-988-8290-96-3.
  10. ^ 10.0 10.1 香港政府憲報第765號(1930年12月19日) (PDF). 香港大学图书馆.
  11. ^ 香港政府宪报第933号(1934年12月7日)
  12. ^ 12.0 12.1 12.2 風季來臨香港 港務局指導防範颱風 寶貴之船舶及各種物資毋令損失. 华侨日报第肆页. 1944年7月18日.(繁体中文)
  13. ^ 當局發表本港颶風訊號. 工商日报第肆页. 1946年6月22日.(繁体中文)
  14. ^ 热带气旋警告信号数据库香港天文台
  15. ^ 热带气旋警告信号数据库香港天文台
  16. ^ 香港天文台. 香港的熱帶氣旋警告信號歷史沿革.
  17. ^ “发出”热带气旋警告信号,还是“悬挂”风球?
  18. ^ 以下是2017年7月台风苗柏吹袭香港时的新闻报道,可以见到“悬挂”、“除下”这些旧字眼出现。
  19. ^ 熱帶氣旋信號之意義及安全措施提示. 澳门地球物理暨气象局. [2017-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16).
  20. ^ 「苗柏」升級 澳門掛三號波 海上航班昨夜停航. 力报. 2017-06-13 [2017-07-10].
  21. ^ No. 3 typhoon signal set to stay (三號風球將會維持). 澳门邮报. 2017-06-13 [2017-07-10] (英语). The Meteorological and Geophysical Bureau (SMG) hoisted the No. 3 typhoon signal at 4:30 p.m. yesterday.
  22. ^ 香港的热带气旋警告信号
  23. ^ http://www.weather.gov.hk/dhkovoice/speech0317c.htm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香港天文台在2006年世界气象日记者招待会演讲稿
  24. ^ 24.0 24.1 香港天文台2006年熱帶氣旋警告系統檢討及2007年新措施 (PDF). [2015-08-0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09-03-20).
  25. ^ 香港天文台. 天文台台長匯報最新發展. 2013-03-18 [2013-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1).
  26.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81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8年6月5日.(繁体中文)
  27. ^ [熱帶氣旋警告] 9:25AM: 發出一號戒備信號. 香港天文台Twitter. 2018年6月5日.(繁体中文)
  28. ^ 【忙中有錯】官網提早半小時掛一號波? 天文台道歉屬手民之誤. 香港《苹果日报》. 2018年6月5日.(繁体中文)
  29. ^ 今早提早發放一號戒備信號 天文台為「手民之誤」致歉. 香港电台. 2018年6月5日.(繁体中文)
  30. ^ 天气灾害,李本滢,2009年5月15日
  31. ^ 李本滢. 何時才會發出一號戒備信號. 2010年10月29日 [2015年8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12月5日).
  32. ^ 香港天文台就鲇鱼已进入香港700公里内时也不发一号戒备信号的书面回履
  33. ^ 香港热带气旋预警中心-“热带风暴”菲尔(1992)回望记
  34. ^ 香港天文台-熱帶氣旋年刊1992 (PDF). [2015-07-1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3-09-30).
  35. ^ http://www.hko.gov.hk/cgi-bin/hko/warndb_c1.pl?opt=1&sgnl=91&start_ym=199207&end_ym=199207&submit=%B7j%B4M
  36. ^ 香港天文台-热带气旋年刊1999
  37. ^ http://www.hko.gov.hk/publica/tc/tc2004/chinese/section5_0409.htm
  38. ^ http://www.hko.gov.hk/publica/tc/tc2004/chinese/table321.htm
  39. ^ http://www.hko.gov.hk/publica/tc/tc2007/chinese/section5_0706.htm
  40. ^ http://www.hko.gov.hk/publica/tc/tc2007/chinese/table311b.htm
  41. ^ 存档副本. [2015-07-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30).
  42. ^ 香港地下天文台. 生活時報相片:八號西北烈風或暴風信號生效. 9-7-2015.
  43. ^ 香港地下天文台. 生活時報相片:天文台改發三號強風信號. 9-7-2015.
  44. ^ 香港地下天文台. 動態更新:天文台發新聞稿. 10-7-2015.
  45. ^ (英文)Probability of Occurrence of Gales in the Harbour Area of Hong Kong during the Passage of Tropical Cyclones (PDF). 香港天文台. 2004.
  46. ^ http://www.info.gov.hk/gia/wr/201206/29/P201206290960.htm
  47. ^ http://www.info.gov.hk/gia/wr/201206/30/P201206300032.htm
  48. ^ http://www.hko.gov.hk/informtc/doksuri/tabwind_uc.htm
  49. ^ 天 气 稿 第 019 号 - 热带气旋警报
  50. ^ 天气稿第110号 - 热带气旋警报, 1999年8月22日
  51. ^ 天文台处理森姆袭港之手法意见
  52. ^ 52.0 52.1 天文台对森姆(1999)事件作出之回应
  53. ^ 商界质疑天文台挂错波,《***》,2001年7月26日
  54. ^ 天文台网页 在黄蜂影响下,本港各站在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生效时所录得的最高阵风、最高每小时平均风速及风向
  55. ^ 三号风球下被垃圾筒K.O.的女人,2006年台风派比安袭港期间的新闻片段
  56. ^ 台长拒认错﹕挂波无酌情,《***》,2006年8月5日
  57. ^ 你知道天文台欺骗了你吗?,《气象‧人‧语》,2006年8月3日
  58. ^ http://www.info.gov.hk/gia/wr/200609/13/P200609130180.htm 天 气 稿 第 122 号 - 热带气旋警报(三号强风信号发出)
  59. ^ http://www.hko.gov.hk/publica/tc/tc2006/chinese/table361.htm 在热带低气压影响下,香港各站在热带气旋警告信号生效时所录得的最高阵风、最高每小时平均风速及风向
  60. ^ http://my.webuddy.net/hkmw/oldtc/2006_15W/wglspd_200609140730.png[失效链接] 横澜岛于9月14日上午8时至晚上7时的风力变化图
  61. ^ http://my.webuddy.net/hkmw/oldtc/2006_15W/sespd_200609140730.png[失效链接] 启德于9月14日上午8时至晚上7时的风力变化图
  62. ^ http://my.webuddy.net/hkmw/oldtc/2006_15W/rfmap0700c.png[失效链接] 9月14日上午7时的等雨量线图
  63. ^ http://www.info.gov.hk/gia/wr/200609/13/P200609130126.htm
  64. ^ http://www.info.gov.hk/gia/wr/200609/13/P200609130172.htm
  65. ^ http://my.webuddy.net/hkmw/oldtc/2006_15W/rfmap0800c.png[永久失效链接] 9月14日上午8时的等雨量线图
  66. ^ http://my.webuddy.net/hkmw/oldtc/2006_15W/rfmap0900c.png[失效链接] 9月14日上午9时的等雨量线图
  67. ^ http://www.weather.gov.hk/wservice/warning/rainstoc.htm#red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暴雨警告系统‧红色暴雨警告信号
  68. ^ 存档副本. [2016-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10).
  69. ^ 怪風襲港勁如掛3號風球 昂坪更似10號波 議員促設季候風三級制. 苹果日报. 2007-10-03 [2009-10-01] (中文(繁体)).
  70. ^ 天文台剛發出一號戒備訊號. Yahoo! 新闻. 2009-08-03 [2009-08-03] (中文(台湾)).
  71. ^ 存档副本. [2016-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2).
  72. ^ http://www.info.gov.hk/gia/wr/200908/03/P200908030335.htm
  73. ^ 三號強風信號. Yahoo! 新闻. 2009-08-04 [2009-08-04] (中文(台湾)).
  74. ^ http://www.info.gov.hk/gia/wr/200908/04/P200908040136.htm
  75. ^ http://www.hko.gov.hk/publica/tc/tc2009/chinese/table352_uc.htm
  76. ^ http://www.info.gov.hk/gia/wr/200908/04/P200908040365.htm
  77. ^ 存档副本. [2016-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2-29).
  78. ^ 香港天文台. 在杜蘇芮影響下,本港各站在熱帶氣旋警告信號生效時所錄得的最高陣風、最高每小時平均風速及風向.
  79. ^ http://www.hk-mcc.net/hkmw/oldtc/imbudo/cchspd.png
  80. ^ http://www.hk-mcc.net/hkmw/oldtc/imbudo/r2cspd.png
  81.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oLGRNuO9CE
  82.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zkYrI_CrMU
  83. ^ 529 台风伊布都 (0307)袭港时引起的强烈湍流
  84. ^ 存档副本. [2016-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1).
  85. ^ http://www.info.gov.hk/gia/wr/200307/24/0724199.htm
  86. ^ [1]
  87. ^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815/18379222
  88. ^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815/18379220
  89. ^ 颱風及暴雨警告下的工作守則 (PDF). 劳工处: 16–17. [2013-08-15] (中文(香港)).
  90. ^ 存档副本. [2013-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05).
  91. ^ 香港天文台. 天文台超強颱風尤特報告:在尤特影響下,在熱帶氣旋警告系統的八個參考測風站所錄到持續風力達到強風及烈風程度的時段. 2013-09-17.
  92. ^ 郑楚明. 天文台網誌《如何決定轉波》. 2013-08-16.
  93. ^ 存档副本. [2013-09-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27).
  94. ^ http://www.chinadailyasia.com/opinion/2013-08/22/content_15084116.html
  95. ^ 95.0 95.1 《风雨人间》页206,香港天文台出版(梁荣武、戴世材著),2008年12月,ISBN 978-988-18042-1-1
  96. ^ 96.0 96.1 《风雨人间》页207,香港天文台出版(梁荣武、戴世材著),2008年12月,ISBN 978-988-18042-1-1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08 12:42,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