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超强台风天鸽对港澳地区的影响本文重定向自 颱風天鴿對港澳地區之影響

(重定向自強颱風天鴿對港澳地區之影響)
超强台风天鸽
Typhoon Hato(英文)
Tufão Hato(葡萄牙文)
8月23日天鸽以巅峰强度正面吹袭珠江口一带,其风眼清晰可见。
8月23日天鸽以巅峰强度正面吹袭珠江口一带,其风眼清晰可见。
路径图
超强台风天鸽的路径图
超强台风天鸽的路径图
十分钟平均风速
超强台风 (HKO185 km/h
超强台风 (SMG185 km/h
概况
形成日期2017年8月19日
消散日期2017年8月25日
最低气压香港天文台:930 hPa
澳门气象局:945 hPa
影响
财产损失澳门:125.45亿澳门元
香港:40亿港元
死伤人数澳门:10死244伤[1]
香港:129人受伤[2]
超强台风天鸽的一部分

超强台风天鸽(英语:Typhoon Hato,葡萄牙语:Tufão Hato)是2017年太平洋台风季中吹袭香港和澳门的最强风暴。天鸽于8月23日以巅峰强度正面吹袭珠江三角洲地区并大肆破坏,导致香港天文台和澳门气象局需要分别发出5年来和悬挂18年以来首次十号热带气旋警告信号,成为自1999年强热带风暴約克之后,首次港澳两地之最高热带气旋警告信号同时生效的案例;天鸽亦是自1964年超强台风露比以来,生成位置最北而令港澳两地发出最高热带气旋警告信号之热带气旋。

天鸽不但带来极具破坏性的风力,导致澳门境内测得破纪录的持续风速,而且其风暴潮叠加天文大潮更引致港澳两地多处严重洪涝,澳门的灾情尤其严峻,成为当地半世纪以来最惨重的风灾。澳门气象局更被猛烈批评预报严重失误,局长冯瑞权于风灾翌日下台[3],连同副局长梁嘉静澳门廉政公署和澳门行政长官成立之风灾专案委员会调查并证实违纪[4],两人至翌年4月终遭受澳门政府分别以撤职和停职130日作纪律处分[5],然而冯瑞权请辞后却申请退休并获批准,导致他所受之惩罚由革职按机制大幅减轻至停收退休金4年,再次惹起公愤[5]。由于珠江三角洲一带在此次风暴中遭受重创,“天鸽”此名仅使用一次,即被中国大陆在隔年第50届台风委员会年会申请除名,并在次年第51届台风委员会会议中通过由“山猫”替代。

香港

超强台风天鸽对港澳地区之影响在香港的位置
长洲 133 km/h
长洲
133 km/h
赤鱲角 103 km/h
赤鱲角
103 km/h
青衣 55 km/h
青衣
55 km/h
启德 81 km/h
启德
81 km/h
西贡 80 km/h
西贡
80 km/h
沙田 45 km/h
沙田
45 km/h
流浮山 78 km/h
流浮山
78 km/h
打鼓岭 49 km/h
打鼓岭
49 km/h
天文台测风网络8个参考自动气象站测得之最高10分钟平均风速。图例:
Yellow pog.svg代表测得强风(共3个气象站)
Red pog.svg代表测得烈风(共3个气象站)
Purple pog.svg代表测得暴风(共1个气象站)
Black pog.svg代表测得飓风(共1个气象站)
超强台风天鸽对港澳地区之影响在香港的位置
长洲 124 km/h
长洲
124 km/h
赤鱲角 90 km/h
赤鱲角
90 km/h
青衣 43 km/h
青衣
43 km/h
启德 67 km/h
启德
67 km/h
西贡 70 km/h
西贡
70 km/h
沙田 38 km/h
沙田
38 km/h
流浮山 65 km/h
流浮山
65 km/h
打鼓岭 41 km/h
打鼓岭
41 km/h
天文台测风网络8个参考自动气象站测得之最高每小时平均风速。图例:
Green pog.svg代表测得强风以下风速(共1个气象站)
Yellow pog.svg代表测得强风(共2个气象站)
Red pog.svg代表测得烈风(共3个气象站)
Purple pog.svg代表测得暴风(共1个气象站)
Black pog.svg代表测得飓风(共1个气象站)
  • 当地发出之最高热带气旋警告信号: 十号飓风信号
  • 最接近当地时间:2017年8月23日上午10时[6][7]
  • 最接近当地位置:香港天文台总部之南偏西约60千米(正面吹袭)[6][7][注 1]

破纪录酷热

在天鸽形成前,香港天文台已在“九天天气预报”预测8月23日有热带气旋吹袭,天气恶劣,有狂风大雨[9];但天文台没有在天鸽移入南海前发出“特别天气提示”作更高调警示。8月22日凌晨天鸽移入距离香港800千米范围,天文台在早上8时40分发出一号戒备信号[10],当时天鸽集结在香港之东偏南约660千米[6]。天文台表示会在黄昏考虑发出三号信号,天鸽在翌晨最接近香港,并可能在距离香港100千米范围内掠过,低洼地区可能出现洪涝,市民应尽快完成所有抗台、防洪涝措施[11]。受天鸽外围下沉气流影响,本已持续影响香港多日的热浪进一步加剧,中午后香港气温飙升,天文台总部在下午2时测得摄氏36.6度高温,打破仅在2年前超强台风苏迪罗外围下沉气流引发的摄氏36.3度纪录,成为香港天文台总部自1883年成立以来的最高气温[6]天水围湿地公园最高气温更达摄氏39度,成为全港所有自动气象站的历史最高纪录[12]。除了高温外,天鸽也令香港的空气质量转差,环保署一般和路边监测站的空气质量健康指数测得8或以上,属甚高水平,东涌更测得10+严重水平[13]。不过随后酷热天气引发的强烈对流叠加天鸽的外围雨带开始影响香港,狂风骤雨下各区气温于短短半小时内急降约摄氏10度,打鼓岭及湿地公园更急挫摄氏12度[14][15]。多区创有纪录以来最大温度跌幅,打破1987年强烈寒潮影响香港时的纪录,同时天文台测风网络8个参考自动气象站中,机场率先测得强风。

遭受天鸽吹袭后的中环恒生银行总行,有多个玻璃窗被吹脱。

因应天鸽急剧增强为台风,天文台在下午4时45分表示短期内发出三号热带气旋警告信号,更罕有在未发出三号信号时,已表示除非天鸽采取较远离香港的路径或转趋减弱,否则会在午夜前后考虑发出八号信号[16]。天文台在下午6时20分发出三号强风信号[17],当时天鸽移至香港之东偏南约410千米[6]。天文台再次警告,天鸽翌晨可能在香港以南100千米内掠过,构成相当大的威胁,且翌日中午前正值涨潮,低洼地区可能严重洪涝[18]。然而当晚天鸽减速移动,加上其环流较为紧密,香港风势普遍未即时上扬,天文台两度延后发出八号信号时间,先在晚上8时45分改为表示翌日凌晨考虑发出八号信号[19],2小时后再押后至早上6时前考虑发出[20]

5年首发十号信号

遭受天鸽吹袭后的屯门码头住宅区,有多棵大树被吹断。

8月23日凌晨,天鸽恢复原有移速同时改向西偏北移动,来势汹汹并直指珠江口一带,风势在稍后时间迅速增强。天文台在凌晨3时20分发出“热带气旋之特别报告”,宣布预计在凌晨5时半或之前发出八号热带气旋警告信号[21]。天文台再次警告,天鸽结构完整而紧密,预料在中午前最接近香港,在香港以南100千米内掠过,届时正值涨潮,低洼地区将严重洪涝;而由于香港吹偏北风,受地形屏蔽,风势暂时不大,但稍后会转吹偏东风,大部分地区当风,届时风势将会迅速增强[22]。天文台在凌晨5时20分发出八号东北烈风或暴风信号[23],当时天鸽移至香港之东南约160千米[6]。天文台表示,天鸽会在香港以南100千米内掠过,八号信号会在日间大部分时间维持;倘若天鸽更为靠近或增强,对香港威胁会相当显著,不排除发出更高热带气旋警告信号[24]

半圆效应下,香港处于天鸽的危险半圆,再加上其环流紧密,发出八号信号后不久多处地区风势旋即急速增强,刮起东北烈风并有狂风大雨和翻起巨浪,尤其南部地区和离岸。在天鸽开始正面吹袭香港时,其中心附近的一道强烈雨带爆发和横扫之下,风力短短两三小时内飙升到暴风程度,横澜岛更首当其冲地受飓风影响。天文台在早上8时正发出黄色暴雨警告信号[25];由于南部地区风力急升,10分钟之后、八号信号生效不足3小时,天文台在早上8时10分发出九号烈风或暴风风力增强信号[26],当时天鸽集结在天文台总部之南偏东约100千米[6],急剧增强为强台风。天文台再次警告,天鸽数小时内会在香港南面约50千米掠过,风力如再进一步加强,将考虑发出最高热带气旋警告信号;预料鲗鱼涌和吐露港的海水高度将分别升至海图基准面以上超过3米和5米,低洼地区会严重洪涝,市民必须远离岸边、停止所有户外活动,并切勿外出[27]。此后横澜岛持续风速继续急升至超过每小时130千米,而长洲泳滩也受到偏东飓风影响,另外天文台8个参考自动气象站当中,长洲、机场、西贡、流浮山和启德亦先后出现烈风或暴风,三号及八号信号达标,其余3站亦先后吹强风。九号信号维持只有1小时,天文台在上午9时10分发出十号飓风信号[28],当时天鸽移至天文台总部以南约70千米[6]。是次为继2012年强台风韦森特后,天文台5年以来首次发出九号和十号信号。天文台指,飓风程度的东至东北风正影响香港东南部,随着天鸽朝向珠江口西面,香港会转吹东南风,届时飓风会扩展至其余地区,十号信号会维持数小时,市民应留意破坏性的风力,和可能发生的山泥倾泻、洪涝,切勿离开家中或有屏蔽地方[29]。但最终香港处于天鸽的对流空隙[30],大部分地区雨势较弱,只有南部地区受飓风影响。香港广泛地区刮起偏东暴风,南部地区持续吹东至东南飓风,横澜岛和长洲分别测得最高10分钟平均风速达每小时141及132千米[31];多个潮汐站的海水高度亦升至4米左右,沿岸出现海水倒灌,严重洪涝。天鸽于上午10时最接近香港,在天文台总部之南偏西约60千米掠过[6]

多处严重洪涝

遭受天鸽吹袭后的杏花邨海旁,图中可见多棵大树吹断,路边石壆损坏,街灯也被吹毁。
红磡昇御门大厦外墙和窗户被洗窗用吊船撞毁。

天鸽带来的风暴潮威力是数十年来最严重。其正面袭港时值潮涨和天文大潮,叠加风暴潮导致尖鼻咀、大埔滘、大澳和鲗鱼涌海水高度分别达海图基准面以上4.56、4.09、3.87和3.57米[32],当中鲗鱼涌水位是自1962年强台风温黛以来最高,尖鼻咀大澳之水位更是破纪录新高。沿岸地区包括大澳、梅窝、鯉魚門杏花邨小西湾沙田城门河附近出现严重海水倒灌。幸城门河的洪涝范围仅局限于岸边的自行车道,未有扩展至其他区域。离岛民政事务处宣布启动特别为大澳居民而设的洪涝预警系统,棚屋居民需要疏散[33];鯉魚門马背村亦有大量海水涌入,不少居民同样要疏散。杏花邨不断有巨浪拍岸,盛泰道和杏花邨巴士总站被浸,海水更涌入地库停车场,约20辆汽车遭淹没[34]小西湾运动场亦有海水涌入,出入口和跑道被浸;海怡半岛则在海水倒灌下有大量街砖松脱,海水有如间竭泉般喷出[35]。来往小榄黄金海岸龙珠岛的桥亦被水淹[36]红磡昇御门有洗窗用吊船疑未有降回地面妥善放置,在恶劣天气下被吹至撞毁大厦外墙和窗户并从中断裂,连同玻璃窗碎片一并堕街[37];中环恒生银行总行湾仔中环广场亦有玻璃窗被吹脱堕街[38]将军澳日出康城第5期MALIBU有天秤倒塌,但无人受伤;而第4期晋海地盘则有天秤被吹至旋转。在香港海域内和西南面外海亦有不少船只搁浅,其中一艘轮船于愉景湾失事,有船员跳海逃生;梅窝码头因设施损毁关闭,引致中环来往梅窝渡轮服务一度停航,经抢修后于晚上8时半逐步恢复[39]。另在香港西南面约30千米,一艘载有14名船员的中国内地货船触礁搁浅,政府飞行服务队需派出直升机前往救援[40]

随着天鸽登陆天文台总部之西偏南约80千米的珠海,香港全面转吹南至东南风,风力开始明显下降,天文台在下午12时45分表示当飓风不再影响香港时,会改发较低热带气旋警告信号[41]。境内风力中午后普遍回落至烈风程度,十号信号生效5小时,天文台在下午2时10分改发八号东南烈风或暴风信号[42],当时天鸽集结在天文台总部以西约120千米。天文台指,西南部地区仍受烈风影响,风势进一步减弱时会考虑改发三号信号[43]。因应广泛地区风势迅速缓和至强风水平,天文台在下午3时45分表示考虑在6时前改发三号信号[44]。天文台在下午5时10分改发三号强风信号[45],当时天鸽集结在香港之西偏北约210千米。天文台表示,香港仍有狂风骤雨,海面仍有大浪,西南部仍吹强风,会视乎风力变化考虑改发一号信号[46]。天鸽环流紧密令各区风力急降,市面不再受强风影响,改发三号信号仅一个多小时,天文台在下午6时20分改发一号戒备信号[47],当时天鸽移至香港之西偏北约240千米。天文台再次提醒离岸仍间中吹强风,视乎风力变化考虑取消所有热带气旋警告信号[48]。傍晚天鸽进一步远离香港,离岸地区再没有测得强风,天文台在晚上8时40分取消所有热带气旋警告信号[49],当时天鸽移至香港之西偏北约340千米。

风速5年来最高

风暴造成最少129伤[2],当局收到5300宗塌树、1宗山泥倾泻及10宗洪涝报告[6]。天鸽影响之大,使其成为“Google 2017年度搜寻排行榜:香港热爆本地头条组别”第一位[50]。天鸽除了带来2012年韦森特以来首次九号及十号信号之外,亦是该年以来首次连续3个热带气旋带来八号信号、1948年以来首次全年首3个热带气旋均需发出八号或以上信号,以及1999年以来首次年内有3个热带气旋正面袭港。天鸽的强度虽较韦森特强,亦更为接近香港,但由于天鸽北面眼壁的对流较弱,加上掠过香港南面时其中心环流东北面的空隙旋卷至香港上空[30](此情况与韦森特吹袭澳门时相若),令各区风势除横澜岛、北角和机场外均只是与韦森特相若,并没有明显地较强。

风暴期间,天文台测风网络8个参考自动气象站全部测得强风或以上风力,当中长洲吹飓风,机场亦受暴风吹袭,连同启德、西贡及流浮山合共5站测得烈风,三号及八号信号均达标[51]。长洲、机场、启德、西贡、流浮山、青衣、打鼓岭和沙田测得之最高10分钟平均风速分别为每小时133、103、81、80、79、55、49及45千米[52],其中机场创下该站自香港国际机场迁往赤鱲角后的新纪录。是次为采用此测风网络后首次有两站测得超过每小时100千米的风速、第3次有两站测得暴风;亦为自韦森特以来8个参考站首次、兼采用此测风网络以来第5次测得全面强风,和自2014年强台风海鸥后首个、及采用此测风网络后第6次达标八号信号。横澜岛10分钟平均风速达每小时141千米[31],为1999年强热带风暴約克以来最高;长洲泳滩测得略低于主站的每小时132千米[53],打破该站于韦森特时创下的纪录(但主站风力则反比韦森特稍逊)。大尾笃持续风速达每小时107千米[53],略高于韦森特;长洲、启德、西贡和其余大部分地区之风力均是韦森特以来最高。惟独尖沙咀天星码头只测得烈风程度的每小时68千米之持续风速[54],相较韦森特的每小时88千米明显逊色;但另一港内站北角则于报告中获天文台公开实测数据,显示在十号信号期间测得每小时99千米的10分钟平均风速[52],每小时平均风速亦达到每小时85千米[55],超越由1999年约克保持的每小时77千米旧纪录。此外亦有气象爱好者在红磡码头“追风”,其风速计测得每小时71千米的烈风程度每小时平均风速,更测量到每小时142千米的飓风程度阵风[56]。由于吹偏东风时红磡码头非常当风,该处为一个气象爱好者测风的热门地点。

虽然政府飞行服务队要出动搜救而未能派出喷射机,投掷下投式探空仪协助天文台探测天鸽中心风力,但是天文台在天鸽吹袭过后仍表示考虑把天鸽补升为超强台风[57]。由于香港南面的黄茅洲遭受天鸽的风眼横扫,自动气象站受到破坏,而天文台在该地的自动气象站中所读取的资讯中核实在天鸽眼壁掠过期间测得最高10分钟平均风速达每秒70.9米(每小时255千米)[58]。但该气象站的风速计位于海拔67米,不符合海拔10米或以内的要求,需要经过折算处理;然而经折算为海平面风速后仍高于每小时185千米。因此香港天文台于事隔2个月后,在10月25日正式公布的天鸽报告中,把天鸽补升为超强台风,接近中心最高持续风速由每小时175千米上调为每小时185千米[6]。这次事后上调强度标志着天鸽是继2014年超强台风威马逊后,第2个于南海上空增强至超强台风的热带气旋,同时也是继1979年超强台风荷贝以来首个以超强台风强度正面袭港及带来八号或以上信号的风暴。



澳门

超强台风天鸽对港澳地区之影响在澳门的位置
纪念孙中山市政公园 45
纪念孙中山市政公园
45
污水处理厂 -
污水处理厂
大炮台山 47.9
大炮台山
47.9
外港码头 113.8
外港码头
113.8
海事博物馆 54.1
海事博物馆
54.1
友谊大桥 北峰 121.3
友谊大桥
北峰

121.3
友谊大桥 南峰 132
友谊大桥
南峰

132
嘉乐庇 总督大桥 107.7
嘉乐庇
总督大桥

107.7
西湾大桥 108.4
西湾大桥
108.4
大潭山 95.1
大潭山
95.1
九澳 111.1
九澳
111.1
路环分站 47.5
路环分站
47.5
澳门大学 100.8
澳门大学
100.8
澳门气象局气象站测得最高每小时平均风速,单位为千米每小时(km/h)。图例:
White pog.svg代表没有数据
Yellow pog.svg代表测得清劲至强劲风力
Purple pog.svg代表测得暴风至飓风风力
Black pog.svg代表测得台风风力
备注:外港码头、九澳两站因仪器故障或电力中断导致数据不完整。
超强台风天鸽对港澳地区之影响在澳门的位置
纪念孙中山市政公园 73.8
纪念孙中山市政公园
73.8
污水处理厂 -
污水处理厂
大炮台山 74.9
大炮台山
74.9
外港码头 152.3
外港码头
152.3
海事博物馆 97.6
海事博物馆
97.6
友谊大桥 北峰 180.7
友谊大桥
北峰

180.7
友谊大桥 南峰 162.0
友谊大桥
南峰

162.0
嘉乐庇 总督大桥 144.0
嘉乐庇
总督大桥

144.0
西湾大桥 140.0
西湾大桥
140.0
大潭山 163.1
大潭山
163.1
九澳 153.4
九澳
153.4
路环分站 79.6
路环分站
79.6
澳门大学 151.9
澳门大学
151.9
澳门气象局气象站测得最高1分钟平均风速,单位为千米每小时(km/h)。图例:
White pog.svg代表没有数据
Red pog.svg代表测得疾劲至烈风风力
Purple pog.svg代表测得暴风至飓风风力
Black pog.svg代表测得台风风力
备注:该数据可能因电力中断而未能检测最高值
超强台风天鸽对港澳地区之影响在澳门的位置
纪念孙中山市政公园 133.2
纪念孙中山市政公园
133.2
污水处理厂 -
污水处理厂
大炮台山 147.2
大炮台山
147.2
外港码头 197.3
外港码头
197.3
海事博物馆 182.9
海事博物馆
182.9
友谊大桥 北峰 215.3
友谊大桥
北峰

215.3
友谊大桥 南峰 205.9
友谊大桥
南峰

205.9
嘉乐庇 总督大桥 191.5
嘉乐庇
总督大桥

191.5
西湾大桥 191.9
西湾大桥
191.9
大潭山 217.4
大潭山
217.4
九澳 207.4
九澳
207.4
路环分站 139.0
路环分站
139.0
澳门大学 201.2
澳门大学
201.2
澳门气象局气象站测得最高阵风风速,单位为千米每小时(km/h)。图例:
White pog.svg代表没有数据
Black pog.svg代表测得台风风力
超强台风天鸽对港澳地区之影响在澳门的位置
内港 1.56
内港
1.56
内港北 1.54
内港北
1.54
永乐戏院 0.73
永乐戏院
0.73
光复街 -
光复街
青洲区 0.18
青洲区
0.18
林茂塘 1.55
林茂塘
1.55
司打口 1.54
司打口
1.54
黑桥街 0
黑桥街
0
圣方济各 0.9
圣方济各
0.9
下环街 1.52
下环街
1.52
康公庙 1.62
康公庙
1.62
花地玛 1.15
花地玛
1.15
柯维纳 0.22
柯维纳
0.22
沙维斯街 0.15
沙维斯街
0.15
益隆 0
益隆
0
松树尾 0
松树尾
0
石排湾 0
石排湾
0
妈阁 4.51
妈阁
4.51
青洲塘 5.04
青洲塘
5.04
友谊桥 -
友谊桥
澳门气象局路面水位监测站测得最高水位,单位为米(m)。图例:
White pog.svg代表没有数据
Cyan pog.svg代表测得水位高于路面0.5米以下
Yellow pog.svg代表测得水位高于路面0.5至1米
Orange pog.svg代表测得水位高于路面1至1.5米
Red pog.svg代表测得水位高于路面1.5至2.5米
Black pog.svg代表测得水位高于路面2.5米以上
备注:妈阁、青洲塘、友谊桥为潮汐站,所测得为最高潮汐水位。
内港、永乐戏院、青洲区、司打口、康公庙、花地玛、柯维纳、沙维斯街、妈阁、青洲塘共十站资料停止时间与最高水位时间相同,即可能因故障或电力供应中断而未能检测到最高值
  • 当地悬挂之最高热带气旋信号: 十号风球
  • 最接近当地时间:2017年8月23日中午12时[7]
  • 最接近当地位置:澳门气象局总部之南偏西约20千米[7][注 2]

破纪录数值︰

  • 最高一分钟平均风速:每小时180.7千米 (友谊大桥南峰,08-23 12:15)
  • 最高十分钟平均风速:每小时155千米 (友谊大桥南峰,08-23 12:15)[60]
  • 最高一小时平均风速:每小时132.0千米 (友谊大桥南峰,08-23 11-12时)
  • 最高60分钟平均风速:每小时超过143千米 (友谊大桥南峰,08-23 11:15-12:15,由一分钟平均风力换算得出)
  • 最高阵风:每小时217.4千米 (大潭山气象站)
  • 最低瞬时站压:945.4百帕斯卡
  • 最低海平面气压 (自1952年起计):957.8百帕斯卡
  • 最高潮水高度:5.58米 (妈阁站) [61]
  • 最高洪涝高度:2.38米 (内港站,因风暴潮期间停电而导致没有测得最高洪涝高度,故该洪涝高度由估算所得,以海图基准面以上3.2米处之差值计算) [62]

风暴前酷热

2017年8月21日,由于受天鸽的外围下沉气流影响,地球物理暨气象局提醒澳门市民,澳门天气会较为酷热,呼吁居民慎防中暑并避免长时间曝晒及适时补充水分[63]。气象局在21日下午5时发出“特别报告”,表示天鸽将在22日进入南海北部,随后23日进一步朝向广东沿岸,并为珠江口一带带来不稳定天气[64]。气象局在22日上午11时悬挂一号风球,当时天鸽集结在澳门之东偏南约680千米。气象局表示,一号风球将会在日间维持[65],受到天鸽的下沉气流影响,路环九澳气象站测得最高气温摄氏39.0度,创下澳门有纪录以来,境内站点最高气温之纪录。而港澳码头则测得摄氏38.9度,大潭山气象站亦测得摄氏38度,是自1930年以来的最高纪录,广泛地区亦测得摄氏37度以上的高温[66]。虽然天鸽直指澳门而行,但是气象局在下午3时50分仍表示一号风球会在晚间维持。

气象局在晚上7时40分发出“特别报告”,表示当晚稍后会发出红色风暴潮警告,并于翌日早上8时生效,预料届时水位将开始高于内港路面。随后在晚上9时表示红色风暴潮警告约于翌日早上8时生效。由于天鸽进一步增强为台风,对澳门威胁倍增,气象局在晚上10时表示,翌日凌晨1时至3时约考虑改挂三号风球;随后于23日凌晨2时确定在凌晨3时悬挂三号风球。气象局于凌晨3时正悬挂三号风球,当时天鸽已移至澳门之东偏南约240千米。气象局表示早上视乎情况考虑改挂八号风球。

18年首挂十号风球

风暴吹袭期间,花地玛堂区情况
风暴吹袭期间,提督马路情况

天鸽加速逼近珠江口一带,对澳门构成重大威胁,加上气象局悬挂三号风球的时间大幅滞后,导致需在短短2小时半内接连悬挂八号、九号及十号风球。气象局在早上6时15分表示考虑在上午9时或之前改挂八号风球,后于早上7时宣布预计在上午9时正式悬挂八号风球。气象局在上午9时正悬挂八号东北风球[67],当时天鸽已经移至气象局总部之东南约90千米[7],此时距离香港天文台发出十号飓风信号只有10分钟,澳门普遍地区风力在此前已达烈风程度。气象局一度表示八号风球在上午维持,但天鸽继续逼近,其西北眼壁导致澳门多处风力飙升至暴风或飓风程度,气象局于上午10时05分改指预计澳门风力将会增强,短时间内需要改挂更高热带气旋信号。八号风球维持不足2小时,气象局在上午10时45分悬挂九号风球,当时天鸽移至气象局总部之南偏东约60千米[7]。是次为继2012年强台风韦森特后,气象局5年以来首次悬挂九号风球。广泛地区刮起偏北台风,气象局于上午11时05分表示预计澳门风力将会继续增强,会在短时间内悬挂最高热带气旋信号。气象局终在上午11时半紧急悬挂十号风球,当时气象局指天鸽集结在气象局总部之南偏东约50千米,但香港天文台事后报告则显示天鸽此时在澳门气象局总部以南只有约30千米[7]。这是继1999年强热带风暴約克后18年和澳门回归以来,气象局首次悬挂最高热带气旋信号;同时八号和九号风球皆创下自澳门采用数字热带气旋信号以来的最短纪录——八号风球仅持续1小时45分钟(但翌年即被强热带风暴贝碧嘉打破单一八号风球最短纪录),后续的九号风球更只悬挂45分钟便旋即改挂十号风球。

气象局同时发出黑色风暴潮警告,为2009年台风巨爵后,接近8年以来首次。多处严重洪涝,包括赌场[68];有途人遭吹倒,亦有货车被吹至翻侧[69]。东望洋信号杆亦被吹断,3人需要疏散。来往澳氹的3条大桥中午测得平均风力已超过每小时110千米,桥上阵风超过每小时200千米[70]西湾大桥的下层车道首次也全面封闭。[71] 在天鸽西北眼壁横扫下,澳门近乎全面吹北至东北台风[注 3],友谊大桥南站所测得的一小时平均风速达每小时132千米,成为澳门境内有纪录以来最高每小时平均风速,打破由1993年台风贝姬保持之旧纪录(一小时平均风速为每小时124千米,于嘉乐庇总督大桥测得);不久后天鸽的风眼开始笼罩澳门,境内风势突然静止。大潭山站瞬时最低气压为945.4百帕斯卡(折算海平面气压为957.8百帕斯卡),于中午12时02分测得。由于风势强劲,12时45分关闭拱北边境检查站;15分钟后再关闭关闸边检站,是自回归以来首次封关。直至下午3时改挂八号风球后,风力稍微减弱后,于下午3时30分才恢复关闸通关。[74]

就天鸽最接近澳门之时间及位置,港澳两地气象部门各持***——澳门气象局于9月5日公布天鸽报告初稿时,指天鸽于下午1时最接近澳门,在气象局总部之西偏南约40千米掠过[59];但香港天文台的事后报告显示,天鸽于中午12时在澳门气象局总部之南偏西只有20千米处掠过[7],推翻澳门气象局之报告内容。此外,有多个民间气象组织在按雷达数据和自行定位制作之路径图亦得出同样结论[75],证实澳门气象局报告内容错误,但气象局到10月17日公布天鸽报告定稿时仍未作更正。事实上即使气象局之报告内容亦自相矛盾,报告内的路径图确认天鸽的最接近方向为南偏西[59],而非西偏南,但气象局盲目只采用每小时定位而不考虑每半小时位置,且未有修正中午12时之定位导致出错。

断水断电多人溺毙

测得上百宗事故报告

天鸽肆虐后的台山区满目疮痍,洪涝还没退却。

随着天鸽登陆珠海,澳门在下午初段改受天鸽的东面眼壁影响,吹南至东南台风,友谊大桥北站所测得的最高1分钟平均风速达每小时163.8千米,同时亦测得每小时215.3千米的该站最高阵风记录。不过其后风势明显回落,气象局在下午3时正改挂八号东南风球。半小时后,气象局在下午3时半直接取消所有风暴潮警告。天鸽之后逐步远离澳门,气象局在下午5时表示将于6时半改挂较低热带气旋信号。气象局在下午6时半改挂三号风球,当时天鸽集结在澳门之西偏北约180千米。随着澳门风势完全缓和,气象局在晚上9时半除下所有风球[76],截至8月24日早上7时,民防行动中心分别在澳门和离岛测得365宗事故报告,当中包括25宗建筑物损毁、混凝土脱落及堕下物;72宗招牌广告、檐篷、铁枝、玻璃窗坠落及摇摇欲坠;9宗棚架倒塌、71宗天线及树木倒塌;75宗被困升降机事故,当中42宗需由消防员救出。

风灾造成多人死伤

风灾死亡名单

编号 死亡日期 发现日期 发现地点 死亡原因 国籍/居民 年龄 性别 简介
#1 8月23日 8月23日 澳门黑沙环翡翠广场 高处堕下  澳门 60 在黑沙环翡翠广场一座从11楼家中堕至4楼平台。送院抢救后不治。[83]
#2 8月23日 澳门南湾大马路 交通意外  澳门 49 在南湾大马路近新葡京附近遭旅游巴辗过,头部受伤,抢救后不治。肇事司机涉不顾而去。[84]
#3 8月23日 氹仔湖畔大厦 强风吹倒  中国湖北黄石 30 持蓝卡的外雇男子(外地雇员身份认别证),黄石籍驻澳部队除名军人阮班贵。在8月23日下班后,在等待回珠海期间,强风突然加大,阮的公司因人手不足以应对突发重大灾害,遂派阮往增援日昇楼及房屋局离岛办事处,当得知房屋局离岛办事处两侧大门因台风损坏,随时会吹倒,阮班贵于是紧急调用沙包进行安全防护,往返途中被强风刮倒,在氹仔湖畔大厦五至六座停车场收费处头部重创,有路人表示伤者滑倒跌伤后头部撞墙,经抢救后不治。[85]
#4 8月23日 澳门十月初五街 溺毙  澳门 约50岁 (与#5为兄妹关系) 姓袁,因店铺洪涝,到地库将货物移高时,大水淹至,两人仓皇逃往铺面时,妹疑滑倒,兄折返救人,讵料双双遇难。消防局于8月23日中午接报,十月初五街57号雄记行粮食店因海水倒灌,有一名男子及一名女子被冲进店铺地库内,于是由海关的蛙人前往上址进行搜救,及后于店铺地库搜获一名男子及一名女子,立即将两人送院抢救,及后证实死亡。
#5 8月23日  澳门 约40多岁 (与#4为兄妹关系) 姓袁,因店铺洪涝,到地库将货物移高时,大水淹至,两人仓皇逃往铺面时,妹疑滑倒,兄折返救人,讵料双双遇难。消防局于8月23日中午接报,十月初五街雄记行粮食店因海水倒灌,有一名男子及一名女子被冲进店铺地库内,于是由海关的蛙人前往上址进行搜救,及后于店铺地库搜获一名男子及一名女子,立即将两人送院抢救,及后证实死亡。
#6 8月23日 澳门冯家围  澳门 约70多岁 消防局于8月23日中午接报,一名姓冯的女子倒卧在炉石塘冯家围1-B 号地铺店铺内,怀疑因海水倒灌,被困在店铺内,经消防局到场检查后,发现该名女子已死亡。经初步对尸体调查,死者身上没有发现其他可疑或可能由刑事引致之伤痕。
#7 8月24日 澳门典雅湾地下停车场  澳门 58 姓关。8月23日10时许,据悉4名典雅湾业主为防洪涝,维修大厦停车场的闸门,期间潮水突然涌至,其中2名男子走避不及,被冲入停车场内。生还者立即报警,因潮水不退并不断水涨,消防等人员无法展开救援,直至下午6时许潮退后才开始搜救,消防员先进行排水,海关蛙人多次潜入停车场内搜索,其中一名死者于8月24日凌晨3时45分被发现在B1层地库。死者的家属见状十分激动,死者的儿子抱父痛哭,为父亲作心外压;失踪约16小时才被寻获,已经无生命迹象,送院后证实死亡。

经司警调查,在8月23日早上,两名死者协助停车场安放水闸时,水流急涌致使水闸被冲毁,两名死者亦被水流冲进停车场内而被溺毙,经初步对两具尸体检查,身上没有发现其他可疑或可能由刑事引致之伤痕。

#8 8月24日  澳门 58 姓黄,任职建筑工程。8月23日10时许,据悉4名典雅湾业主为防洪涝,维修大厦停车场的闸门,期间潮水突然涌至,其中2名男子走避不及,被冲入停车场内。生还者立即报警,因潮水不退并不断水涨,消防等人员无法展开救援,直至下午6时许潮退后才开始搜救,消防员先进行排水,海关蛙人多次潜入停车场内搜索,其中一名死者于4时16分被发现在B1层地库。。死者的家属见状十分激动,死者被寻获后,多名亲人上前痛哭,有亲人抱着死者上救护车。失踪约16小时才被寻获,已经无生命迹象,送院后证实死亡。经司警调查,在二十三日早上,两名死者协助停车场安放水闸时,水流急涌致使水闸被冲毁,两名死者亦被水流冲进停车场内而被溺毙,经初步对两具尸体检查,身上没有发现其他可疑或可能由刑事引致之伤痕。

经司警调查,在8月23日早上,两名死者协助停车场安放水闸时,水流急涌致使水闸被冲毁,两名死者亦被水流冲进停车场内而被溺毙,经初步对两具尸体检查,身上没有发现其他可疑或可能由刑事引致之伤痕。[86]

#9 8月25日 澳门筷子基快达楼地下停车场  澳门 约30多岁 8月25日早上6时24分,民防行动中心接获消防局通知,海关潜水员在筷子基快达楼负一至负二层停车场之间发现一名男性遇难者的尸体,死者姓黄。
#10 8月25日 澳门恒德大厦地下停车场  澳门 约30岁 8月25日傍晚7时37分,民防行动中心接获消防局通知,海关潜水员在大兴街恒德大厦负三层停车场近楼梯防烟门发现一名男性遇难者的尸体。身穿深蓝色衣服的男死者,死者当时已无呼吸及心跳,在水中时间长,身体已有发胀情况,但已通知相信是遇害人士的家人。

气象局局长下台

风暴过后, 筷子基快达楼地下车库水仍高至负一层天花
风暴过后,东京工业大学研究人员在十月初五街向商户量度洪涝高度
风暴过后,多棵大树压倒在高士德大马路行车线上
风暴过后第二日,妈阁情况
风暴过后第二日,妈阁总站情况
风暴过后第二日,河边新街情况
风暴过后第二日,下环情况
风暴过后第二日,美副将马路多棵大树压倒在人行道,行人只能于车道上通行
风暴过后第二日,超级市场内饮用水稀缺

是次风灾于澳门激发强烈民愤,大量市民不满气象局太迟悬挂八号风球,令市民低估天鸽的威力,亦令市民完全没有时间作出应对措施;同时政府抗台、防洪涝措施和基建亦非常缺乏,无力应付风暴潮,终导致10人死亡,当中7人更是被风暴潮冲入店铺或地库停车场溺毙。天鸽袭澳当日,气象局在不足3小时内两次提升风球级别,最终在上午11时半悬挂最高等级的十号风球,而根据澳门气象局网站于上午10时半左右开始部分地方间中测得12级台风,在悬挂九号风球期间,大潭山、九澳、友谊大桥南站、友谊大桥北站、嘉乐庇总督大桥分别测得的最高1分钟平均风速为每小时153.4、141.1、157、134.6、122.8千米,显示当时境内已普遍吹台风,大潭山更于上午11时06分测得每小时217.4千米之最高阵风记录,当局亦从风暴消息报导中表示此风力已经是有纪录最强,显示气象局太迟悬挂九号及十号风球。此外继2012年强台风韦森特正面袭澳期间,气象局拒发黑色风暴潮警告后,天鸽掠澳时气象局亦过分延误发出最高风暴潮警告。气象局的预测和天气报告早于上午10时已经预料内港有高出路面1米的洪涝,但一直只是维持较低级别的红色风暴潮警告;至悬挂最高风球之际,才同步发出黑色风暴潮警告,此时澳门广泛地区已经出现严重洪涝,内港、筷子基一带沿海路段,洪涝更加足以淹没整部私家车。

政府首场记者会解释 舆论压力引致局长下台

8月23日晚上,澳门特区政府召开跨部门记者会。气象局局长冯瑞权在这次记者会中表示此次天鸽是“一个特别的台风”,一切“按照正常和一般程序进行”[87]。而社会大众都归责于气象局通报机制落后,冯瑞权表示“若市民需要”可作道歉,记者追问有关问题时,他再就发放信息不足作郑重道歉,但会否引咎辞职则未有回应[88]。网民一面倒指气象局局长冯瑞权草菅人命,为了令各大娱乐场于早上8时顺利换班,才把八号风球推迟至上午9时悬挂,使近8500人联署要求他下台[89]。冯瑞权解释,天鸽吹袭前一日下午绝大多数预报中心的预测路径均在香港以东登陆,又指当日早上到香港以南或东南时突然转向北面并迅速增强,才导致讯息延迟。不过22日下午2时主流官方气象部门皆已改为预计天鸽会在珠江口以西登陆,且翻查澳广视网站纪录,气象局在风暴抵达前一日下午已经预测天鸽将正面吹袭澳门,气象局理应有充足时间改挂更高风球。

政府次场记者会解释 舆论压力引致政府追究局长

最终气象局局长冯瑞权下台,澳门政府在24日下午6时半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会前台上多名政府官员先向风暴期间的死难者默哀1分钟[90];记者会一开始,行政长官崔世安就马上公布,冯瑞权已向他提出以私人理由请辞,并获接纳[91];而政府各机关、边境口岸、对外海空港口及驻外办事处的区旗于25日下半旗致哀[92]。起初曾有舆论认定冯瑞权是遭到问责下台[93],但旋即有网民指出,由于冯瑞权没有触犯刑事罪行,且实际上无异于申请提早退休,按照制度可“咬长粮”(享有长俸)。记者会上有记者就此问题连番追问特首,并未得到正面回应证实或否定该言论,但崔世安指不排除向冯瑞权展开纪律程序。冯瑞权随即于风灾过后不足1星期,在8月29日申请退休、至9月13日获批[5];随后终由政府证实冯瑞权退休后,即使遭受最严重的撤职处罚,也只能按机制以停发退休金4年代替[94]。此项公职法被揭有问题后,更多的舆论认为是冯瑞权预料自己将会遭到纪律程序追究,为避免自己在职时被革职以致终身丧失退休金,从而申请提早退休。

成立检讨重大灾害应变机制暨跟进改善委员会

行政长官崔世安在政府公报刊登批示,设立检讨重大灾害应变机制暨跟进改善委员会,以提出未来应对危机处理的整体规划,加强处理危机的协同效应,提高应对能力,该委员会由行政长官担任主席,成员包括5名司长,警察总局局长及海关关长,并且可设立多个专责工作小组并邀请专业人士、专家学者,以及社会人士参加工作。批示指出,委员会检视现行危机处理机制,尤其会包括气象预报、民防工作的统筹、信息发布的协调,以及相关基础设施的状况[95]。澳门廉政公署亦在8月28日作出批示,对气象局有关台风预报程序及内部管理展开专案调查。尤其是气象局前局长冯瑞权在完善预报程序、改善内部管理方面所应承担的责任,并将有关调查结果依法呈交行政长官。同时会将报告向社会公布。廉署指2016年台风妮妲吹袭澳门时,廉署已收到不少投诉,质疑气象局不悬挂八号风球的决定。经过当局调查,气象局在台风预报程序、所采取的标准及内部管理方面存在一定问题,当时已向气象局领导层提出改善建议。廉署表示,这一次天鸽袭澳再收到大量投诉,质疑气象局的预报。早于《2016澳门廉政公署工作报告》中,廉政公署披露冯瑞权于2014年将部分权限转授予该局副局长梁嘉静,包括“批准假期”、“超时或轮班工作”等“转授予”梁嘉静,但是转授权的批示并未依法得到上级确认及在《特区公报》上对外公布,有行政违法之嫌。冯瑞权承认曾签署有关批示,解释旨在厘清副局长权限,而非授权。廉政公署对冯瑞权上述讲法表示感到诧异,表示“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该内部批示皆为典型的转授权批示,普通人从字里行间也能得出局长透过该批示将权限转授予副局长的结论”。又指冯瑞权亦曾于2000年和2012年作出过类似的转授权批示,同样未依法得到上级确认及在《特区公报》上公布,认为冯瑞权发批示本身已构成行政违法,而副局长依据有关批示所作出的决定亦属违法[96]。廉署指出,公共部门面对监察机关的调查或公众、传媒的质疑,应该抱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该解释的解释、该澄清的澄清,但当事实清晰、证据确凿时,若继续坚持己见、拒不认错,甚至砌词狡辩,不仅无法及时纠正错误,而且会耗费行政资源。因气象局一直否认事实,导致廉署前后索取了超过800页的文件,花费8个月才完成调查[97]

廉政公署在10月19日完成《关于气象局台风预报程序及内部管理的调查报告》并呈交行政长官崔世安和对外公开,指没有证据显示证实气象局对妮妲及天鸽的预报工作违反相关领域的法例或法定程序,亦无证据显示气象局悬挂热带气旋信号的决定受到任何外来因素影响;但直斥热带气旋预报的内部流程和指引急需完善,人力资源及设施管理有待改进,气象局领导对此责无旁贷。廉署更揭发应对风暴袭澳时的决策根本并非如冯瑞权先前所指,所有决定均经气象局领导、相关主管和气象技术人员进行会商,共同详细讨论热带气旋的最新形势和对澳门影响后才作出,而是依赖冯瑞权的个人判断和决策;冯瑞权在非办公时间更只会在家中透过网络监察风暴数据、资讯,由副局长电联冯瑞权单对单汇报,冯瑞权作出悬挂风球决定后再电话联络当值预报员发布相关消息。即使在8月23日天鸽直袭的早上,冯瑞权赶回气象局总部后,亦只直接进入局长办公室,未有到气象监察中心向前线预报员了解情况,因为他认为预报员的经验比领导主管少,分析不一定到位。廉署狠批冯瑞权没有驻守气象局总部严阵以待的做法,与市民期望相去甚远,“居家决策、遥控指挥”的方式与其他气象部门有极大落差,一旦有任何意外发生,随时会造成晚挂风球甚至漏报,严重威胁澳门市民生命安全[98][99]。事实上冯瑞权未有通宵留守气象局的做法,与对岸香港天文台台长岑智明及其团队的处理方式亦形成强烈对比,引来气象爱好者对冯瑞权的猛烈和严厉谴责。岑智明于风暴过后在Facebook透露“连续40小时通宵与天鸽搏斗”,长驻天文台总部预报中心与团队并肩作战[100][101][102]

成立风灾专案调查委员会 改革风球悬挂标准

继廉政公署后,由行政长官崔世安宣布成立之风灾专案调查委员会紧接于11月公布调查结果,直斥气象局时任局长冯瑞权与副局长梁嘉静失职及违规,应承担纪律责任,已呈交行政长官崔世安并展开纪律程序[4],但基于纪律程序之保密原则,不能把具体失职及违纪事项即时公布,而建议惩处亦未透露[4]。风灾事隔大半年后,特首崔世安终在2018年4月11日宣布对冯瑞权及梁嘉静两人之纪律处分,冯瑞权遭到革职,而梁嘉静则被停职130日[5]。然而冯瑞权在2017年9月13日获批准退休虽因程序出错作废,但随后他仍在11月27日成功声明退休,使他的惩罚一如所料,按机制大大减低至仅被罚停收退休金4年,未能平息风灾引发之公愤[5]。在澳门政府公布对冯、梁二人的处罚后,气象局亦宣布多项改革措施,包括根据由2018年4月16日起生效之《第61/2018号行政命令》,改以较宽松的10分钟平均风速取代过严的每小时平均风速为悬挂热带气旋信号标准、修改九号风球定义为与香港之九号烈风或暴风风力增强信号一致、放宽十号风球定义至不再要求台风中心必须穿越澳门、增设“强台风”和“超强台风”等级[103],与香港天文台和中国国家气象中心看齐,以及由该年6月12日起,把风暴潮警告系统由三级制增至五级制[104]

出动解放军救灾

驻澳解放军正在把垃圾搬运至货车上
驻澳解放军在下环一带休息
大量驻澳解放军军车在街头上行驶
警察协助处理搬运垃圾
官民共同处理搬运垃圾

在天鸽吹袭后,澳门市面一片狼藉,到处有树木倒下横卧人行道和马路,垃圾堆积,居民和商户至24日仍未全面恢复水电供应[105],部分酒店、公寓和餐饮服务受影响,也面临物资短缺,道路未完全恢复通车。不少居民和社区组织发起义工行动,共有6万名澳门市民自发到街头清理杂物、断树等[106]澳门基金会决定向死者家属、伤者及因台风家居受损毁、被停水停电影响的家庭发放四种紧急慰问金和补助金,并筹集10万支樽装水应付缺水危机,预算金额13.5亿澳门币[90]

8月24日傍晚大约近六时有市民于《澳门道路情报》发帖提出讨论 由于警察人手不足, "解放军为人民服务" 希望解放军协助澳门救援,同时亦担心将再受强热带风暴帕卡吹袭,令灾情雪上加霜。有见及此,澳门特区政府宣布为加快恢复社会秩序,减少风灾带来的各种危害和影响,行政长官崔世安根据《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澳门特别行政区驻军法》的规定,提请驻澳解放军协助救援,获中央政府批准[107],于8月25日早上09:00时,驻澳解放军于稍早接获通知,从军营开车驶进澳门灾后重灾区协助澳门政府展开救灾工作,这属港澳回归以来首次有解放军参与特区的救援工作[108][109]。驻澳解放军随即按中央军委命令投入救灾,共出动1千人到澳门市内各处大街小巷进行清理杂物和垃圾等工作,有居民表示欢迎,相信能够加快清理进度[110][111]澳门立法会议员郑安庭指解放军的救援能使“昨日的十分一成果,增加到十分十”,但他担心“垃圾山”堆积将引发卫生问题,他批评政府在事件上反应非常慢,于台风预警及灾后处理上问题重重,反映背后政策及机制不足,而且多年忽视澳门市区重建问题[112]。本身是澳门人的香港大学理学院讲师陈志宏亦指责澳门政府当局延误救援,风灾造成各处缺水缺电,在自称经济繁荣的澳门却无建立到一个高质量及现代化的救援机制让市民感到愤怒,并指当局“派钱文化”以纾缓市民不满,未能有效解决问题,令人遗憾[113]

救灾期间,驻澳解放军多人出现中暑情况需要送院,更有人抽搐气喘[114]。军医亦不时穿梭澳门街道,将解放军伤员抬走治理[115]。驻澳解放军随后承认轻视灾情,由于杂物经海洪涝泡后发出恶臭,而清理大量垃圾消耗体力大再加上空间狭小,引致多宗解放军不适送院事故[115]。网上亦有恶意造谣驻澳解放军打死澳门市民,澳门政府严厉谴责[116][117]。8月27日早上强热带风暴帕卡吹袭前,驻澳解放军完结救灾任务返回驻地[118][119]。驻澳解放军向澳门市民表示衷心感谢和崇高敬意,并认为澳门政府和市民能够战胜自然灾害[118][119]。然而,由于澳门市民持续将新垃圾弃置街上,澳门街头在驻澳解放军撤离后仍有不少大型垃圾要由警员清理[120][121]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早上致电澳门特首崔世安致以慰问,并向对方表示待风灾善后处理完成后,港澳两地专家能在城市管理,特别是防止洪涝方面加强交流[122]。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就表示,关注澳门受天鸽影响,指港澳情同兄弟,如澳门有需要,香港乐意提供协助[123]。有香港和澳门两地市民自发到前往澳门渡轮的上环信德中心设置救援物资收集站收集物资、干粮、樽装水和急救用品[124][125],至晚上已收集得600箱捐赠物资,分别以水路和陆路送到澳门[126]

海事及水务局称,为保障相关地区市民供水安全,同时减少居民取用消防用水,特区政府已向广东省人民政府借用20辆临时供水车,在8月26日下午起陆续到澳门各区为市民提供服务。连同澳门的3辆临时供水车,届时将共有23辆临时供水车服务,预计可于下午起陆续到澳门各区为市民提供服务。临时供水车的服务地点包括石排湾公屋群、金峰南岸、氹仔黑桥、白马行海洋花园-七潭、氹仔创福豪庭、下环街、鹅眉街[127]

后续影响

海陆空交通严重影响

公共巴士
风暴后,多处地方塌树,道路受阻

8月23日上午9时,澳门气象局改挂八号风球后,巴士服务于上午10时开出末班车。直至下午6时半,澳门气象局改挂三号风球后,因全澳约212辆巴士受风暴潮洪涝或被强风严重损毁,占全澳巴士总数 24%[128]。其中23%为受洪涝损毁。其中,新福利受损最为严重,有159部巴士损毁,15部巴士需除名,其次为澳巴及新时代,分别有55及40部损毁。加上因应台风过后道路状况及关闸广场巴士总站洪涝,巴士路线未能即时投入运作。

恢复服务
巴士路线恢复服务及停驶安排
时间 路线 具体内容
8月23日晚上7时起 3X、55及71 恢复行驶。
8月23日晚上8时起 22、39、52、56、73及MT3 陆续回复服务。
8月23日约晚上9时起 28A、32、33及MT2 恢复服务。
8月23日约晚上1时起 1、2、3、26、26A及39。 恢复服务。
8月24日0时起 N4 恢复服务
8月24日头班车 除2、2A、7、8A、10X、12、18、18A、19、22、27、35、56、H1及H2外 其余日间路线已恢复有限度服务。澳巴初时只有MT3、52、73、56、6A和6B路线投入服务,但可能需要绕路,其余路线暂时停驶。
8月24日7时半起 22 恢复服务。
8月24日11时半起 2A、18A、19 恢复服务。
8月24日下午 各巴士路线 恢复正常服务。
12 恢复服务,但实行单向往港澳码头,后单头往永宁广场,直至8月26日才回复原线行驶。
暂停服务

(只列出8月24日后全日暂停服务的路线)

时间 路线 具体内容
8月24日 N1A、N1B、N2、N3、N5及N6 因澳门多处道路有障碍物,澳巴所有夜间巴士暂停服务。原定N3路线可重新投入服务,又因受塌树影响,N3路线无法行驶。[129]
10X 全日暂停服务。
临时调整

(只列出部分总站调整或路线大幅度调整)

时间 路线 具体内容
8月23日7时起 3X 以特别线形式营运,改由亚马喇前地开出,经新马路、沙梨头、提督马路、莲峰球场后折返提督马路及按原线行驶,服务时间至晚上11时。
55 澳门段一度改为只停亚马喇前地。
8月24日头班车至8月25日9点 15、21A及26A 截短至路环市区,不行经竹湾、黑沙、九澳村。[130]
8月24日 22 往氹仔方向,原线行至二龙喉后改行松山隧道、罗理基、亚马喇再行回原线;回程则改由高士德直落,在提督马路上天桥,到三角花园回站。
8月24/25日起 3A、10X、30X、AP1及AP1X 由关闸总站迁往上层关闸广场。3A路线改以循环线。
8月24-31日 MT4 由关闸总站截短至筷子基北湾,9月1日起改以孙中山公园为总站。
8月24日起 1、3及3X、 由关闸总站截短至第二警司处,并以循环线形式运行,后续分别改以巴波沙大马路或关闸马路为折返点。
8月24日起 5、25、25X、9及9A 由关闸总站截短至台山街市。
8月24日起 10 由关闸总站截短至祐汉第一街,后续改以循环线,并以巴波沙大马路为折返点。
8月24日起 10B及18 由关闸总站截短至祐汉第二街,后续分别改以马场大马路及永定街为总站。
8月25日起 5、25、25X、9及9A 由关闸总站截短至巴波沙大马路。
8月26日起 5、25、9、9A、16、17及28C 由关闸总站截短至关闸马路。[131] 后续逐渐分流至台山中街、华大新村、看台街/骑士马路或菜园涌边街站。
的士

在风暴中,约有300部的士在风灾中损坏,其中200多部的士因洪涝要换新车,超过500名的士司机及车主收到影响。另外,仅服务1年的电召的士,则有9辆的士受洪涝影响而直接除名。[132]因此,行政长官批示,在“天鸽”风灾中受损而导致停业的的士,可以申请延长的士营运牌照6个月。[133]

公共停车场

43 个公共停车场中,有 11 个停车场出 现不同程度的洪涝情况,部分私家楼宇的停车场也出现洪涝,洪涝情况 最高为 3-3.5m。公共停车场受浸摩托车约 120 辆、私家车约 700 多辆。

由于氹仔客运码头外港客运码头的设施均受到不同程度受损毁,即使两地已在8月23日下午6时半除下八号风球,但仍未能随即提供服务。

喷射飞航来往港澳航班在8月24日七时起才恢复有限度服务,首班船共有261人搭乘。澳门往屯门码头则于下午一时十分复航。而澳门往来香港机场、深圳机场及蛇口、氹仔客运码头往来香港、屯门往来珠海的航班则继续暂停服务,后于8月25日上午起恢复营运。[134]

金光飞航香港上环开往氹仔客运码头的航班8月24日上午九时陆续复航,但氹仔客运码头往来香港中港城航班取消,澳门往来香港机场、深圳机场及蛇口、氹仔客运码头往来香港、屯门往来珠海的航班则继续暂停服务,后于8月25日上午起恢复营运。[135]

航空运输

天鸽袭澳期间,约 80 个航班取消,30 个航 班延误,440 名旅客滞留机场。

旅游业严重影响

8月24日共有 329 个旅行团来澳,酒店因受水 浸和停电停水影响,导致 3 个旅行团无法入住酒店,[136]

因应澳门灾情严重,澳门旅游局在8月25日早上与旅行社团体代表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即日起暂停接待访澳旅行团至8月30日,有2000 个旅行团受到影响,以腾出资源优先应付灾后工作[137]

博企损赠物资

银河娱乐集团动用6000万元成立救灾基金,协助社会因超强台风天鸽吹袭后的重建工作。不过银河娱乐员工联盟会理事长批评公司处理欠佳,指出迟到上班需扣钱。其后公司要求员工组织清洁队清理酒店泳池垃圾,以重开泳池供住客使用。结果引起网民谴责银娱集团的做法,批评公司只求尽快赚钱,未有想过要救灾,认为做法可耻,埋没企业良心。[138]金沙城中心向每位在台风天上班的员工发放1200元澳门币。风灾后,金沙城将储备的1万瓶樽装水分派给员工,旗下物业设置淋浴室,酌情增加员工小休时间,提供1000张床或安排免费酒店住宿予家居严重损毁的员工休息,同时动员100名义工协助清洁街道等。新濠博亚博彩主席何猷龙私人捐出3,000万元澳门币成立救灾基金,又公布暂停沐梵酒店兴建工程,调派2000名建筑工人联同500名员工组成义工队清理垃圾、派水等。[139]太阳城集团捐赠500万元澳门币抚恤金协助死者家属及受灾家庭,并组织200人义工队救灾。

建筑物及树木损毁严重

天鸽过后,澳门历史城区22个建筑物基本完好,而当中较严重的,包括属世界遗产东望洋炮台部分围墙因树木倒塌而受损,台风信号杆亦倒塌及压中邻近房屋;岗顶剧院门廊假天花倒塌;圣若瑟修院的维修棚架局部变形;亚婆井前地树木倒塌[140]

澳门民政总署管理委员会委员梁冠峰表示,天鸽导致的中度损毁的树木有9500棵,古树损失约逾20棵,三分之二集中在澳门半岛[141]。议员黄洁贞指出,青洲山在灾后满布受灾痕迹,枯枝遍山,满目疮痍,数棵古树折断,树基根部因泥土流失而外露,全澳唯一的血桐古树亦受重创。另外她担忧青洲山整体保育方向迟迟未决,加上天鸽破坏文物与古树,若不加快制订完整的保育规划,山上文物古树恐不复存在[142]

澳门赛马会氹仔马场受到严重破坏,多处出现破坏[143]。澳门赛马会宣布消2017年8月26日及27日赛事,澳门2016-17年马季提前结束。

微信转发谣言被捕

网上和微信流传有人在台风中失踪、遇溺,以及有人趁机入屋打劫,再停电和停水等谣言[144]。社交媒体宣称当局把下环街和司打口划为疫区的谣传。另外亦有社交平台流传珠海在超强台风天鸽来袭期间排洪。政府发言人办公室称,台风期间会出现风暴潮,使海水潮位突然飚升,过去台风期间亦会出现有关情况,属自然的天文和水文现象。天鸽袭澳期间,预测潮高与实测潮高相差约2.5米;帕卡袭澳期间,预测潮高与实测潮高相差约1.3米。 [145]。8月28日警方以涉嫌违反“侵犯行使公共当局权力之法人罪”拘捕一对分别为73岁和68岁的兄妹,他们涉嫌在网上散布不实消息。警方称,有关的不实消息内容包括“政府全面封锁消息”,“在筷子基停车场发现5具遗体”等[146]

到8月30日,两名分别49及63岁女子涉在WeChat转载对澳门特区政府不实的言论,以“侵犯行使公共当局权力之法人”罪,早上被司警带走,移送检察院处理。司警呼吁居民,有关行为亦会触犯刑事罪行,不应转发未经证实的消息及言论。[147]新澳门学社副理事长苏嘉豪认为,澳门政府资讯发布不透明、甚至封闭。做得最多是澄清谣言,估计政府为管治威信而作出拘捕。[148]

香港记者遭拒入澳

8月26日,澳门海关人员以“威胁澳门安全,对内部保安的稳定构成威胁”为由,拒绝《苹果日报》、《香港01》及《南华早报》等最少5名香港记者入境并遣返。澳门传媒工作协会同日发表声明,对治安警察局禁止最少5名香港记者入境表示极度愤慨,强烈谴责澳门政府公然践踏新闻自由、严重损害公众知情权。[149]

保安司司长黄少泽回应称,当时是按照澳门内部保安纲要法,拒绝会影响社会治安秩序的人入境,没有针对他们的职业[150],被传媒问到他们在哪方面对澳门构成威胁,他称澳门政府需要保密、不能公开[151]。此外有媒体报道指,澳门5间媒体收到维稳指令,被要求“要唱好(歌颂)澳门,要做多些好人好事”报道[152],澳门新闻局局长陈致平则称“不知道这情况,无任何消息”[150]

民防纲要法

2018年6月,当局承认在处理风灾问题上有各种不足,需要革新民防制度,因而就制定《民防纲要法》展开公开咨询。咨询文本中建议赋予行政长官专属权限,例如可于突发状态下关闭出入境口岸、中止公众娱乐及博彩活动等。然而咨询文本中并无针对民防架构的决策者制定问责条文,且文本被建议引入“虚构社会预警罪”以针对在紧急状态期间造谣或散布谣言者,引起争议。质疑声音指当局对“虚构社会预警罪”的定义不清晰且空泛,是意图打压新闻和言论自由,又指政府没有反思已过,反而在作为规范政府在民防期间的协调及责任的《民防纲要法》中大比重地加入针对市民的内容,是将《民防法》变成“防民法”[153][154][155]


热带气旋警告使用纪录

香港

香港天文台 热带气旋警告信号
上一热带气旋 一号戒备信号
    2017-08-22 08:40-18:20
    2017-08-23 18:20-20:40
下一热带气旋
热带风暴洛克 强热带风暴帕卡
热带风暴洛克 三号强风信号
    2017-08-22 18:20-2017-08-23 05:20
    2017-08-23 17:10-18:20
强热带风暴帕卡
强热带风暴苗柏 八号东北烈风或暴风信号
    2017-08-23 05:20-08:10
强台风卡努
台风海鸥 八号东南烈风或暴风信号
    2017-08-23 14:10-17:10
强热带风暴帕卡
热带风暴洛克 八号烈风或暴风信号 强热带风暴帕卡
强台风韦森特 九号烈风或暴风风力增强信号
    2017-08-23 08:10-09:10
超强台风山竹
强台风韦森特 十号飓风信号
    2017-08-23 09:10-14:10
超强台风山竹

澳门

地球物理暨气象局 热带气旋信号
上一热带气旋 一号风球
    2017-08-22 11:00-2017-08-23 03:00
下一热带气旋
热带风暴洛克 强热带风暴帕卡
强热带风暴苗柏 三号风球
    2017-08-23 03:00-09:00
    2017-08-23 18:30-21:30
强热带风暴帕卡
台风尤特 八号东北风球
    2017-08-23 09:00-10:45
强热带风暴帕卡
台风海鸥 八号东南风球
    2017-08-23 15:00-18:30
强热带风暴帕卡
台风海马 八号风球 强热带风暴帕卡
台风韦森特 九号风球
    2017-08-23 10:45-11:30
超强台风山竹
台风约克 十号风球
    2017-08-23 11:30-15:00
超强台风山竹

注释

  1. ^ 按照香港天文台的定义,热带气旋于距离香港100千米范围或以内掠过,即属“正面吹袭”。[8]其他地区的定义或有不同,但一般而言仍是指风暴以极近距离掠过。
  2. ^ 虽然澳门气象局事后报告指天鸽于23日下午1时才最接近澳门,并在气象局总部之西偏南约40千米掠过,但是香港天文台事后报告和雷达动画,以至澳门气象局报告内的路径图[59],都证实此说法错误,最接近时的方向实为南偏西而非西偏南,实际最接近距离只有20千米。
  3. ^ 按照澳门气象局当时的定义,蒲福氏风级的11级风在澳门称为“飓风”,12级风则称为“台风”[72]。这与邻近地区的采用的术语不同,例如香港天文台把10至11级风一并称为“暴风”,12级风才称为“飓风”。自2018年风季起,澳门气象局不再使用“台风”代表12级风,改为把“暴风”及“飓风”上调至分别代表11级和12级风,原先“暴风”所指的10级风则由“狂风”取代[73]

参考资料

  1. ^ 1.0 1.1 1.2 四人魂斷水浸停車場 社會質疑隱瞞失蹤人數 馬耀權:非常重視每條人命. 澳门日报. 2017-08-27: A3版 [2017-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17).(繁体中文)
  2. ^ 2.0 2.1 天鴿橫掃 港五年來首掛10號波 吊船流星鎚撼爆豪宅. 香港《苹果日报》. 2017-08-24.(繁体中文)
  3. ^ 氣象局長馮瑞權辭職. 澳门日报. 2017-08-25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4. ^ 4.0 4.1 4.2 8•23 報告狠批氣象局 正副局長下場 等候特首發落. 澳门力报. 2017-11-22 [2018-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2).
  5. ^ 5.0 5.1 5.2 5.3 5.4 (天鴿之災)一如所料 馮瑞權被罰停收退休金4年 梁嘉靜停職130日. 爱瞒传媒. 2018-04-11 [2018-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30).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香港天文台. 超強颱風天鴿報告正文. 2017-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5).(繁体中文)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香港天文台. 超強颱風天鴿報告:天鴿接近香港時路徑圖. 2017-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5).(繁体中文)
  8. ^ 香港天文台. 引致天文台需要發出十號颶風信號的颱風. [2013-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7). ⋯⋯在香港近距离(大约100千米)内掠过,也就是一般所谓“正面吹袭”香港。
  9.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73號-本港九天天氣預報. 2017-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1).
  10.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65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2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11.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69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2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12. ^ 颱風襲港現36.6度高溫 創132年以來新高. 《明报》. 2017-08-22.(繁体中文)
  13. ^ 36.6℃迎颱風 港132年最熱. 香港《东方日报》. 2017-08-23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14. ^ 香港天文台. 2017年8月打鼓嶺每日數據摘錄. 2017-08-31 [2017-1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1).(繁体中文)
  15. ^ 香港天文台. 2017年8月濕地公園每日數據摘錄. 2017-08-31 [2017-1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1).(繁体中文)
  16.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61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2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17.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81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2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18.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85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2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19.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13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2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20.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31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2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21.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9號-熱帶氣旋之特別報告. 2017-08-23 [2017-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1).(繁体中文)
  22.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7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23.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59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24.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66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25.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09號-暴雨警告信號.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26.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15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27.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21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28.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39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29.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49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30. ^ 30.0 30.1 香港天文台. 2017年8月23日上午10時天鴿最接近天文台總部時的雷達回波圖像. 2017-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9).(繁体中文)
  31. ^ 31.0 31.1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51號-熱帶氣旋情況下本港風速資料.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3).(繁体中文)
  32. ^ 香港天文台. 超強颱風天鴿報告:潮汐站最高潮位. 2017-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7).(繁体中文)
  33. ^ 大澳水浸預警系統及緊急事故協調中心已啟動.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1).(繁体中文)
  34. ^ 杏花邨街道嚴重水浸. 有线新闻. 2017-08-23.(繁体中文)
  35. ^ 風勢雨勢增強臨海屋苑最受影響. 有线新闻. 2017-08-23.(繁体中文)
  36. ^ 水浸橋龍珠島變孤島 居民玩命揸車「渡海」. 东网.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27).(繁体中文)
  37. ^ 【天鴿襲港】恐怖!工作台亂飛撞爆窗. 香港《苹果日报》.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38. ^ 【天鴿襲港】玻璃幕牆破裂 中環廣場 恒生銀行總行同受災. 头条日报.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39. ^ 新渡輪.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4).
  40. ^ 多艘船擱淺船員墮海 2人失蹤1死1命危. 东网.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繁体中文)
  41.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03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42.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17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43.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22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44.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37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45.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59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46.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65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47.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81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48.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285號-熱帶氣旋警告.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49.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313號-發出/取消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50. ^ Google. Google 2017年度搜尋排行榜:香港. [2018年12月2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12月29日).(繁体中文)
  51. ^ 香港天文台. 超強颱風天鴿報告:8個參考測風站錄得強風及烈風的時段. 2017-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6).(繁体中文)
  52. ^ 52.0 52.1 香港天文台. 超強颱風天鴿報告:2017年8月23日在長洲、香港國際機場及北角錄得的10分鐘平均風速. 2017-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6).(繁体中文)
  53. ^ 53.0 53.1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63號-熱帶氣旋情況下本港風速資料.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3).(繁体中文)
  54. ^ 香港天文台. 天氣稿第182號-熱帶氣旋情況下本港風速資料.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3).(繁体中文)
  55. ^ 香港天文台. 超強颱風天鴿報告:最高陣風、最高每小時平均風速及風向. 2017-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7).(繁体中文)
  56. ^ 紅磡碼頭追風—颱風天鴿. 香港红磡码头: hkstormchaser. 2017-08-23.
  57. ^ 天鴿強度媲美溫黛 天文台研升格超強颱風. 2017-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9).(繁体中文)
  58. ^ 強颱風天鴿實測數據分析. 台风论坛. 2017-10-24 [2017-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5).(简体中文)
  59. ^ 59.0 59.1 59.2 地球物理暨气象局. 熱帶氣旋年報:颱風天鴿 (PDF). 2017-10-17 [2017-09-0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09-03).
  60. ^ 警察總局 SERVIÇOS DE POLÍCIA UNITÁRIOS. www.spu.gov.mo. [2020-08-21].
  61. ^ 香港天文台. 每月天氣摘要二零一七年八月 (PDF).
  62. ^ SMG - 地球物理暨氣象局. www.smg.gov.mo. [2020-08-21].
  63. ^ 天鴿影響氣溫酷熱. 澳门日报. 2017-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2).
  64. ^ 颱風「天鴿」明日閩粵交界沿海登陸. 澳门力报. 2017-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2).
  65. ^ 力报. 天鴿殺到 氣象局掛一號波. 2017-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2).
  66. ^ 澳門消息:一號風球生效 路環外港逾38℃. on.cc东网. 2017-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2).
  67. ^ 颱風天鴿八號風球懸掛. 澳门力报.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68. ^ 澳門消息:掛10號風球 黑色風暴潮生效. on.cc东网.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69. ^ 【天鴿風球】澳門大停電!途人被吹起、街上游蝶式、大貨車翻轉. 香港01. 2017-08-23.
  70. ^ 橋上陣風時速超過200公里. 澳广视新闻. 2017-08-23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
  71. ^ 民防行动中心. 西灣大橋下層行車道即時採取封閉措施. 2017-08-23 [2017-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6).
  72. ^ 地球物理暨气象局. 蒲福氏風級. [2017-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繁体中文)
  73. ^ 地球物理暨气象局. 蒲福風級表. [2018-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繁体中文)
  74. ^ 力报. 強颱風「天鴿」襲來 關閘首次封關. 力报. [2020-08-22].
  75. ^ 澳门气象・天文Facebook专页. 生活時報相片:天鴿接近本澳時的路徑圖. 2017-09-08.(繁体中文)
  76. ^ 氣象局將於晚上9時30分除下所有風球. 澳门电台.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77. ^ 【天鴿風球】澳門大停電 多區大水浸變澤國 樓宇搖晃. 香港01. 2017-08-23.
  78. ^ 受台风“天鸽”影响 澳门大停电内外交通几乎瘫痪. 中国新闻网.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4).
  79. ^ ***. ***. 2017-08-23. (原始内容***于2017-08-23).
  80. ^ 3個停車場據報有人被困 消防聯同海關蛙人搜救. 澳门电台. 2017-08-23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3).(繁体中文)
  81. ^ 【天鴿襲澳門】水淹快達樓兩日 蛙人發現男屍 風災至今9人送命. 香港01. 2017-08-25.(繁体中文)
  82. ^ 【天鴿襲澳門】再添亡魂 恆德停車場抬出一名男死者. 香港01. 2017-08-25.(繁体中文)
  83. ^ 天鴿肆虐 滿目瘡痍 6人身亡2人墮海失蹤. 濠江日报. [2020-07-02].
  84. ^ editor. 天鴿蹂躪全城奪八命. 生活快讯- 开心澳门 - HappyMacao.com. [2020-07-02] (中文(台湾)).
  85. ^ 黄石籍驻澳部队退役军人,“天鸽”时抗灾不幸牺牲! 东楚网. www.hsdcw.com. [2020-07-02].
  86. ^ 海關潛水員在兩停車場再發現兩遇難者 天鴿令死亡人數增至十人. sengpou.com. [2020-07-02].
  87. ^ 被批網站死機遲掛波 澳門氣象局長解釋:今次颱風較別. ***. 2017-08-23.(繁体中文)
  88. ^ 馮瑞權:市民需要的話可道歉. 澳门力报. 201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4).(繁体中文)
  89. ^ 要求氣象局局長問責下台. 传新澳门. 2017-08-23.(繁体中文)
  90. ^ 90.0 90.1 澳基會13.5億賑災. 澳门日报. 2017-08-25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91. ^ 馮瑞權以私人理由請辭. 澳广视新闻. 2017-08-24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4).
  92. ^ 特區政府明下半旗為颱風遇難者誌哀. 澳广视新闻. 2017-08-24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4).
  93. ^ 馮瑞權辭職獲准成首位問責官員. 澳门力报. 2017-08-25.
  94. ^ 馮瑞權袋退休金惹公憤 政府:不妨礙紀律及刑事責任追究 最嚴重撤職處分都只能中止退休金4年. 爱瞒日报. 2017-09-28.
  95. ^ 澳門政府設委員會檢視危機處理機制. 《信报》. 2017-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9).(繁体中文)
  96. ^ 涉違法授權 馮瑞權矢口否認  廉署:託辭狡辯 耗費行政資源. 论尽媒体. 2017-04-05 [2017-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6).
  97. ^ 廉署批氣象局狡辯耗資源. 澳门日报. 2017-04-06 [2017-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7).
  98. ^ 澳门廉政公署. 關於氣象局颱風預報程序及內部管理的調查報告 (PDF). 2017-10-19.(繁体中文)
  99. ^ 天鴿算帳!澳門廉署批馮瑞權家中自決掛波 靠個人判斷準則不清. 香港《苹果日报》. 2017-1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6).(繁体中文)
  100. ^ 李钰廷. 天文台台長40小時守總部掛波 與同事共商抗天鴿. 香港《苹果日报》. 2017-1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6).(繁体中文)
  101. ^ 岑智明上任內兩度10號波 坐鎮總部不眠不休40小時. 《明报》. 2017-1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6).(繁体中文)
  102. ^ 郑美姿. 台長的眼睛. 评台. 2017-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6).(繁体中文)
  103. ^ 地球物理暨气象局. 《第61/2018號行政命令》生效 (PDF). 2018-04-16 [2018-07-3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8-07-30).(繁体中文)
  104. ^ 澳门气象学会Facebook专页. 澳門今日起將實施新的風暴潮警告系統. 2018-06-12.(繁体中文)
  105. ^ 澳門多區水電供應仍未恢復 市民批評政府應變不足. 香港电台.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106. ^ 全民齊心抗災人間有愛. 澳门日报. 2017-08-25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107. ^ 【天鴿襲澳】政府提請駐澳解放軍協助救援, 獲中央政府批准. 苹果日报. 2017-08-25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繁体中文)
  108. ^ 解放軍出動協助澳門救災 回歸以來首次. 2017-08-25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109. ^ 駐澳解放軍風災善後 澳門回歸後首次. 香港电台.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110. ^ 一千名解放軍協助澳門清理街道 有澳門市民歡迎. 无线新闻.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粤语)
  111. ^ 澳門消息:千名駐澳部隊 協助清理災區. 东网.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粤语)
  112. ^ 【澳門風災】議員憂垃圾山引衛生問題 稱解放軍來援令成果變十分十. 明报.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113. ^ 澳門消息:議員轟只識派錢 揭救援機制不足. 东网.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114. ^ 【天鴿襲澳門.有片】至少4解放軍救災不適 抽搐氣喘需軍醫治理. 香港01. 2017-08-25.
  115. ^ 115.0 115.1 【澳門直擊】至少4軍人疑中暑不適 指揮官:聞臭味加悶熱所致. 苹果日报.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7).
  116. ^ 澳門消息:傳駐軍打死人 政府譴責造謠. 东方日报. 2017-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7).
  117. ^ 【天鴿襲澳門】網傳駐澳解放軍打死人 澳警發稿闢謠 嚴厲譴責. 香港01. 2017-08-26.
  118. ^ 118.0 118.1 駐澳部隊今早八時完成救災任務 發聲明感謝市民支持. ***. 2017-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1).
  119. ^ 119.0 119.1 駐澳解放軍完成救災返回駐地. 信报. 2017-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6).
  120. ^ 澳門消防同解放軍繼續清理垃圾 街上仍不時見垃圾堆積. 香港电台. 2017-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1).
  121. ^ 【澳門直擊】點解垃圾扔極都有?居民勁讚解放軍 鬧政府不力. 苹果日报. 2017-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1).
  122. ^ 林鄭月娥:澳門受到颱風吹襲後的損害相當嚴重 今早已經致電澳門特首崔世安致以慰問. 香港电台.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123. ^ 天鴿損澳 港樂施援手. 香港政府新闻网.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124. ^ 澳門人在港自發收集物資 百人響應助救災. 东网.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125. ^ 天鴿襲澳門 在港澳門人集物資救災 收過百箱食水乾糧. 香港01. 2017-08-25.
  126. ^ 天鴿襲澳門 在港澳門人籌得600箱物資救災 分水陸兩路運送. 香港01. 2017-08-25.
  127. ^ 特區政府向廣東政府借臨時供水車料下午起提供服務. TDM. 2017-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7).
  128. ^ Wayback Machine (PDF). web.archive.org. 2018-07-12 [2020-06-14].
  129. ^ 電台新聞>澳巴所有夜間巴士服務暫停運作(2017.08.24 01:03). www.tdm.com.mo. [2020-08-22].
  130. ^ 電台新聞>三巴恢復正常營運部分路線改道(2017.08.25 07:14). www.tdm.com.mo. [2020-08-22].
  131. ^ 電台新聞>關閘地下總站未開 新福利改多條巴士線停站(2017.08.26 07:35). www.tdm.com.mo. [2020-08-22].
  132. ^ 特首特批風災受損的士延牌半年業界歡迎 政府新推100的士牌. 澳门时报.
  133. ^ 澳门增发100个的士牌照 因台风受损停运的士可延期-新华网. www.xinhuanet.com. [2020-06-14].
  134. ^ 電台新聞>噴射飛航多條航線明起恢復正常服務(2017.08.24 23:15). www.tdm.com.mo. [2020-08-22].
  135. ^ 濠江日报. 外港碼頭及機場陸續復航 旅客有序離境.
  136. ^ 《澳門“天鴿”颱風災害評估總結及優化 澳門應急管理體制建議》報告 (PDF).
  137. ^ 澳門即日起至下周三暫停安排旅行團赴澳 應付災後工作. 无线新闻.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粤语)
  138. ^ 蔡朗清. 【澳門直擊】員工爆銀娛只顧洗泳池懶理災情. 《苹果日报》. 2017-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30).(繁体中文)
  139. ^ 【完勝銀娛】賭王二房何猷龍宣佈:新濠派2,000員工幫手清理街道. 《苹果日报》. 2017-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30).(繁体中文)
  140. ^ 澳門消息:世遺文物建築受損 多個景點關閉. 东网. 2017-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7).
  141. ^ 澳門消息:風災9500棵樹中度損毀 失20古樹. 东网. 2017-08-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7).
  142. ^ “天鴿”摧毀青洲山文物古樹. 澳门日报. 2017-10-27 [2017-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7).
  143. ^ Macau copped more from Super Typhoon Hato than Hong Kong. Taipa racecourse looking worse for wear!
  144. ^ 司警籲勿聽信謠言 造謠者或涉犯罪. TDM. 2017-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7).
  145. ^ 特區政府澄清珠海排洪屬謠言. TDM. 2017-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7).
  146. ^ 涉謠傳澳門政府隱瞞停車場5死 司警拘兩兄妹. 《***》. 2017-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9).(繁体中文)
  147. ^ 兩婦涉轉發謠傳惹官非. 澳门日报2017年8月31日. [2017年8月3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8月31日).
  148. ^ 【天鴿襲澳】謠言滿天政府頻澄清 蘇嘉豪:因資訊發佈不透明. 苹果日报. 2017-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31).
  149. ^ 早報:澳門拒五香港記者入境採訪災情,稱威脅穩定、非針對職業. 端传媒. 2017-08-28.
  150. ^ 150.0 150.1 政府否認指示媒體「唱好」拒香港記者入境說法不成立. 巴士的报. 2017-08-29.
  151. ^ 【澳門直擊】被拒入境港媒有何威脅?保安司:要保密不能公開. 苹果日报. 2017-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30).
  152. ^ 【澳門風災】新聞局長:香港記者被拒入境唔成立 完全唔知媒體收到維穩令. 《明报》. 2017-08-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30).
  153. ^ 澳門消息:倡8號風球下關閉娛樂場 學者贊同. 东网. 2018-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2).
  154. ^ 天鴿襲澳 政府應變挨批 學社促公眾向特首問責. 论尽媒体. 2017-08-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14).
  155. ^ 民防法強調傳媒傳播民防資訊責任 黃東:當局做法形同「1984」. 论尽媒体. 2018-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2).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5-22 20:22,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