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雪风号驱逐舰本文重定向自 雪風號驅逐艦

雪風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ユキカゼ
丹阳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阳炎型驱逐舰“雪风”。于昭和14年(1939年)12月摄影
概观
舰种一等驱逐舰
舰名出处天象地象名
拥有国 大日本帝国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
舰级阳炎型驱逐舰(8号舰)
制造厂佐世保海军工厂
动工1938年8月2日
下水1939年3月24日
服役1940年1月20日(大日本帝国海军)
1947年7月6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海军)
退役1945年10月5日(大日本帝国海军)
1966年((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海军)
结局1971年11月拆解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将舵轮和锚归还送给日本
车叶留于高雄左营
除籍1947年7月6日(大日本帝国海军)
1970年((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海军)
技术数据
标准排水量2,033吨
满载排水量2,400吨
全长118.5米
全宽10.8米
吃水3.8米
锅炉吕号舰本式重油锅炉3座
动力舰本式蒸汽涡轮主机2座2轴
功率52000匹
最高速度35.5节
续航距离5000浬(18节)
乘员239人
武器装备3座12.7厘米联装舰炮
2座25毫米联装机枪
2座61厘米4联装鱼雷发射管
深水炸弹18-36枚
其他

雪风ゆきかぜ)是大日本帝国海军驱逐舰阳炎型8号舰。战后被当作赔偿舰交给(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海军并命名为丹阳号

概要

该舰是在众多投入到太平洋战争的大日本帝国海军(包括朝潮型驱逐舰、阳炎型驱逐舰及其改良型的夕云型驱逐舰,以及岛风共50艘新锐的舰队型驱逐舰)之中,唯一1艘从战前即已成军并残存至终战的甲型驱逐舰(乙型驱逐舰则有响、潮2艘)。由于日本海军的驱逐舰经常投入激战区,损耗率极高,而“雪风”不但参与过16次以上的作战并取得战果,且近乎丝毫无损的状态存留至战争结束,拥有着“不死鸟”“奇迹的驱逐舰”(奇跡の駆逐艦)等美称。

战历

“雪风”于1939年(昭和14年)3月24日下水,并在1940年(昭和15年)1月20日于佐世保海军工厂竣工[1]。开战前与“时津风”、“初风”及“天津风”组成第十六驱逐队,“雪风”为驱逐队司令舰。开战时,驱逐舰长为飞田健二郎中佐。“雪风”所属的第十六驱逐队与第二十四驱逐队共同组成第四急袭队,并以轻巡洋舰“长良”为旗舰[2]

开战

于1941年12月12日初次参战,并在菲律宾黎牙实备进行登陆支援。其后于12月24日参与拉莫湾的登陆支援,但被P-40的机枪扫射而令油缸受损,并且有6名人员受轻伤[3]。12月27日,于棉兰老岛达沃接受工作舰“明石”的维修[4]。工程进行期间,重巡洋舰妙高”因B-17轰炸机空袭而受损,而“雪风”在飞田舰长的指挥下成功躲避该次轰炸[5]。1942年1月9日,下辖于高木武雄少将指挥的东方攻略部队,并作为第二护卫队(第二水雷战队)的一员从达沃湾出击[6]。1月11日参与万鸦老攻略作战,于基麻作为登陆作战进行支援[7],24日于肯达里、31日于安汶、2月20日于帝汶岛各地从事登陆作战支援。2月27日在泗水参与爪哇海战役,此次海战亦为“雪风”初次参与的海战,期间曾救助约40名盟军士兵[8]。3月3日,于泗水北方海域取得击沉美军潜艇“白桦”号的记录[9]。3月29日,参与新畿内亚西部方面攻略的扫荡战“N作战”,4月23日于安汶出港,4月30日回到日本本土吴港[10]

于6月参与中途岛海战,当时为近藤信竹中将所指挥的第二舰队攻略部队的一员。原本作为输送船团(运输船队)的护卫并预备从事防空战,但由于南云机动部队在海战中损失了全部4艘主力航空母舰(赤城加贺苍龙飞龙)而被逼撤退。在返回后,舰长改为菅间良吉中佐[11]。7月14日,“雪风”再次被编入大规模的舰队中,并所属于第十战队[12]。在完成航空母舰日语飛鷹型航空母艦飞鹰”训练期间的伴随任务后,与僚舰“时津风”共同为输送船“南海丸”作护卫,并在7月26日进入拉包尔[13]。输送任务完成后航向特鲁克岛锚地,并参加因美军登陆瓜达尔卡纳尔岛而爆发的第一次所罗门海战[14]。返回特鲁克岛后,从事重巡洋舰最上”(于中途岛海战严重受损)回航佐世保的护卫任务[15]。9月4日,护卫由横须贺出港的航空母舰“云鹰[16]前往特鲁克岛[17]。10月26日,所属于第三舰队(南云机动部队)并参与南太平洋海战,当初为旗舰航空母舰翔鹤”的直卫,在“翔鹤”中弹后改为航空母舰“瑞鹤”的护卫舰并与美军军机交战[18]。在海战后,由于守卫“瑞鹤”在功而被山本五十六联合舰队长官授予感状[19]

11月,瓜达尔卡纳尔岛的战局对日军愈趋不利。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部决定以两艘金刚型战舰比叡雾岛)向瓜达尔卡纳尔的亨德森飞行场进行炮击。“雪风”被编入向飞行场进行炮击挺身舰队,并进入瓜达尔卡纳尔岛。美军为迎击日军,两军因而爆发第三次所罗门海战。11月12日深夜至11月13日黎明前发生第三次所罗门海战中第一次夜战,并为预计以外的夜间舰队战,过程相当混乱。根据齐藤通信士(舰桥勤务)所指出,激烈的攻击在一瞬间已完结,连鱼雷也没有发射过[20]。该战斗中,第十六驱逐队令僚舰“天津风”严重受损。“雪风”也被友军舰艇误射而发生若干水浸[21]。第一次夜战完结后,“雪风”与驱逐舰“照月”、“白露”、“夕暮”共同护卫不能操舵的旗舰及战舰“比叡”。早上,于“比叡”乘舰的第十一战队司令官阿部弘毅中将已移乘到“雪风”[22]。这时,“比叡”桅杆上因仍悬挂着战舰用且很大面的中将旗而成为敌机的目标[23],并被近弹击中。而“雪风”因锅炉发生龟裂而发挥不到极速﹐于11月14日没有参与第二夜战,并往特鲁克岛锚地撤退[24]。尚且,有见解指出战舰“比叡”是被“雪风”的鱼雷作击沉处分。在戦闘详报日语戦闘詳報中指出美军战斗机曾作出机枪扫射及投弃数枚鱼雷的记录。

受损的“雪风”在特鲁克岛锚地接受工作舰“明石”的修理后,于12月9日回到呉港日语呉港[25]。1943年1月19日﹐为航向南方的大和型战舰武藏”及轻巡洋舰“大淀”进行护卫,并于1月23日到达目的地[26]。“雪风”与第十驱逐队共同被编入南东方面部队、后来被编入外洋部队(第八舰队),并前往拉包尔[27]

第十六驱逐队

1943年2月1日期间参与达3次的瓜达尔卡纳尔岛撤退作战(ケ号作战日语ケ號作戰),并取得大成功[28]。第一次作战中驱逐舰“巻云”沉没、“巻风”严重损毁。第二次作战中驱逐舰“舞风”严重损毁、“江风”及“黒潮”亦有所损伤[29]。第三次作战中驱逐舰“矶风”严重损毁[30]。在毎次的艰巨的任务中均有驱逐舰受到损伤,只有“雪风”仍然丝毫无损[31]。其后从事对莱城输送部队护卫任务,3月3日发生俾斯麦海海战,合共7只的输送船团在美军及澳军的弹跳轰炸空袭下被全灭,并有3,000人战死。包含“雪风”在进行护卫的8艘驱逐舰,有4艘(白雪、荒潮、朝潮、时津风)被击沉[32]。由开战开始到第十六驱逐队时期共同行动的僚舰及姊妹舰“时津风号驱逐舰”也在该战斗中被击沉[33]。其后,约2个月间从事所罗门海域的输送任务。

1943年5月,美军于阿留申群岛阿图岛登陆令阿留申方面之战渐转不利,因此,“雪风”护卫航空母舰“瑞鹤”等的第一航空战队返回日本[34]。5月7日到达东京湾,6月1日因需进行改装而进入吴港[35]。在吴增设了25毫米枪机,以及当时最新的兵器雷达

6月16日,“雪风”编入第二舰队﹐并为第三舰队(战舰金刚榛名)、第七战队(重巡洋舰熊野铃谷)作护卫航向特鲁克岛[35]。在6月22日到达后,航向瑙鲁岛参与输送作战,亦为前往拉包尔的重巡洋舰鸟海”从事护卫任务[36]。6月30日,“雪风”隶属于外南洋部队,并与“谷风”、“江风”、“凉风”、“滨风”前往拉包尔[37]。其后,来往于布因岛与拉包尔之间,7月6日至9日,在这3日内作为第八舰队旗舰[38]。以驱逐舰作为舰队旗舰为极罕有的记录。7月12日(伊藤俊二司令官)指挥第二水雷战队,并参加补给科隆班加拉岛守备队的物资输送[39]。7月12日夜间,美国舰队因阻止日本舰队而爆发科隆班加拉岛海海战。“雪风”的逆探在夜间战斗有效发挥效果[40]。该战斗由旗舰“神通”严重受损(后沈没)开始,其后“雪风”与“滨风”、“清波”、“夕暮”同共发射鱼雷,令美军联合国方面有3艘轻巡严重损毁、1艘驱逐舰被击沉、2艘严重损毁,而科隆班加拉岛的登陆作战亦获得成功[41]。有说法认为“雪风”击沉了3艘巡洋舰[42]

7月20日,与重巡洋舰“鸟海”、“铃谷”、“熊野”共同从事向科隆班加拉岛的输送作战,在满月的夜间受到美军军机的轰炸,驱逐舰“夕暮”、“清波”被击沉,重巡洋舰“熊野”损毁严重。雪风乘组员内,有 流言认为“夕暮”成了“雪风”的替身[43]。7月25日,“雪风”在拉包尔出发并于4日后到达特鲁克岛。8月28日﹐为上月20日夜间空袭期间受损的重巡洋舰熊野”作返回吴时的护卫,9月2日回到日本内地[44]。在吴时增设25毫米机枪,10月6日为航空母舰“瑞凤”作护卫,并在19日到达新加坡[45]。11月15日至12月17日,为给粮舰“伊良湖”往来日本至特鲁克岛锚地期间的护卫[46]。其间,第十六驱逐队的僚舰“初风”在布干维尔岛海海战中与重巡洋舰妙高”相撞,并在其后沈没[47]

归回吴港后,舰长由菅间良吉少佐转为寺内正道少佐[48]。另外,第十六驱逐队司令,也从岛居大佐转为吉川文二大佐,而驱逐队司令舰亦改为“天津风”。在这期间,“雪风”第三度进行改装。拆除2号主炮(舰尾部分)并改成2座3联装九六式二十五毫米高角机枪,亦像刺猬般在舰上其他地方增设了九六式二十五毫米高角机枪(3联装、单装)﹐以图强化对空装备[49]。在电探(雷达)方面,在前桅杆装备了对水面用的22号,而后桅杆则装上对空用13号[50]

1944年1月10日至11日,“雪风”与“天津风”护卫包含轻型航空母舰“千岁”及4艘输送船的七三一船团,由北九州门司出发航向新加坡[51]。1月16日﹐“雪风”发现上浮的美军潜艇,接着“天津风”对美军潜竹艇进行攻击,而“雪风”则返回作船团护卫[52]。最后, “天津风”被美军潜艇“红鳍”号的鱼雷击中,包含舰桥的前部舰身被炸断﹐残骸飘流在海上,而吉川驱逐队司令亦战死[53]。输送船团虽然蒙受以上损失﹐但任务尚算成功,“雪风”在2月4日返回日本[54]。之后,“雪风”护卫著航空母舰“千岁”、驱逐舰“初霜”及第一航空舰队前往塞班(2月5日~3月20日横须贺、3月29日~4月8日呉),之后亦与战舰“大和”与重巡洋舰摩耶”同行前林加锚地,与第一机动部队合流。

第十七驱逐队

第十六驱逐队在开战时共有4艘驱逐舰,但在1944年2月时“时津风”与“初风”陆续沈没,“天津风”亦因严重损毁而正在修理当中,因此在事实上只剩下“雪风”1艘。在同队解队后,于3月20日,“雪风”被编入第十战队(旗舰轻巡洋舰矢矧”)辖下的第十七驱逐队,并作为5号舰[55]。第十七战队中有“雪风”同为阳炎型驱逐舰的“浦风”、“矶风”、“滨风”、“谷风”所构成,而由珍珠港攻击中途岛海战开始,为经常在最前线活动并经历多次战事的驱逐舰战队[56]。在“谷风”乘组员之间开始流传“雪风将十六驱的僚舰全部吃光(雪風が十六駆で僚艦を全部食い尽くした)”的流言﹐因此周遭的气氛并不欢迎“雪风”的加入[57]

1944年5月,联合舰队主力进入塔威塔威锚地。第十七驱逐队于同地开始进行对潜哨戒任务。5月14日,前年由寺内舰长担任舰长职位的驱逐舰“”被美军潜艇以鱼雷击中并下沈,虽然“雪风”前往作出救援,但这时“电”已经完全沈没[58]。5月18日,“雪风”因触礁而令螺旋桨损毁[59]。需要横靠着战舰“大和”,并由“大和”舰上的工作班之手进行应急修理[60]。但因不能达到全速前进的状态[61],在翌月的马里亚纳海战中与驱逐舰“卯月”、“响”共同参加第二补给部队并作为护卫[62]。其后,美军潜艇于塔威塔威锚地的行动中陆续将日本的驱逐舰击沈,隶属第十七驱逐队的“谷风”就是被美军潜艇“鲻鱼”号(SS-257)的鱼雷击沈。亦为第四艘与“雪风”同队后沉没的舰只。6月19至20日发生的马里亚纳海战以日军大败告终,由“雪风”所护卫的补给船团亦受到空袭。“雪风”这时使用探照灯的强光照向美军军机机组人员,在使其目眩的奇招下击落3架敌机[63],但仍不能完全击退美军军机﹐6月20日,“雪风”将受到损伤的油槽船“玄洋丸”(与清洋丸)以鱼雷作击沈处分[64]。6月26日,前往佩比达礁支援因座礁的驱逐舰“”,助其成功逃脱后,于7月3日,回到日本[65]

于7月在因岛船坞更换螺旋桨及再之强化对空兵装,新增了25毫米单装机枪10挺及13毫米单装机枪4挺[66]。西村祥治少将辖下的第二战队(战舰扶桑山城)被编入栗田健男中将的第二舰队,由“雪风”“浦风”“矶风”“滨风”作护卫并于9月22至23日从日本出发[67],在10月4日到达林加锚地。[68]。10月20日以后在莱特湾海战隶属于第二舰队第一游击部队(通称栗田舰队)第2部队﹐并参加对第三战队(战舰金刚榛名)的直卫任务[69]。但由于“雪风”的涡轮发电机内的齿轮出现损伤,所以使用出力较小的柴油发电机参加海战[70]

10月22日,栗田舰队从文莱出击。在突入莱特湾后,不但被美军潜艇袭击,更在美军航空队猛攻下,旗舰“爱宕”及战舰“武藏”被击沈而蒙受重大损失。姊妹舰“滨风”亦由中弹而速度下降,因而脱离为“武藏”作护卫的第十七驱逐队[71]。并且,“雪风”在7月时曾护卫过的战舰“山城”及“扶桑”与以下的西村舰队被全灭,而小泽机动部队的航空母舰“瑞鹤”亦被撃沈。10月25日,上午7时45分,栗田舰队与美军护卫航空母舰部队相遇[72]。在这海战中的栗田舰队的全部将士,包括指挥官、参谋、军官,更不用说“雪风”,所有人都将美军的护卫航空母舰误认为大型的正规航空母舰[73]。在“大和”进行舰炮攻击期间,包含了“雪风”的第十战队向10公里外的美军舰队发射了20枚以上(矢矧7枚、雪风与浦风4枚、野分不明、矶风等8枚)鱼雷作远距离攻击,当中有1枚命中目标[74]。可是,“雪风”却报告“1艘美军正规航空母舰被击沈、1艘新型航空母舰发生大火、击伤2艘驱逐舰、主炮发射了462枚炮弹(剩余98枚)、机枪子弹1万发、鱼雷4枚(剩余12枚)”[75]。其后,“雪风”航向因美军军机攻击而不能航行的重巡洋舰筑摩”作救援,但后来“大和”发出‘雪风得复归原队,筑摩的救助由野分进行(雪風は原隊に復帰し、野分は筑摩の救助に当たれ)’的命令[76]。姊妹舰“野分”在救助已沈没的“筑摩”乘组员后作出退避行动,但被包括战舰“新泽西”号的美军舰队捕捉而被击沈。“野分”并没有生还者,而“筑摩”的生还者为水上侦察机搭乘员与炮塔员各1名。另一方面,“雪风”前往因鱼雷诱爆而不能航行的重巡洋舰铃谷”作救援,但在救援开始前“铃谷”发生大爆炸,而令“雪风”幸免逃于难[77]

莱特湾海战后,日本军舰从东南亚向日本撤退。这时舰队的编成有所变更,第十战队解散,第十七驱逐队改为下辖于第二水雷战队[78]。这时的十七驱逐队司令驱逐舰,因须为空袭的战死者举行水葬而令出港时间有所延迟,所以司令舰改回“浦风”。11月16日,战舰“大和”“长门”及“金刚”从文莱锚地出港并由“雪风”等舰只作护卫[79]。11月21日,“金刚”与“浦风”在台湾近海被美军潜艇“海狮英语USS Sealion (SS-315)”号(USS Sealion,SS-315)攻击而沉没。于“浦风”的谷井保驱逐队司令官及以下全员战死[80]。因此第十七驱逐队变成3艘。11月24日返回吴,“雪风”其后为战舰“长门”作护卫并航向横须贺港,11月25日,进入横须贺港口[81]。但之后并没有闲着,第十七驱逐队立刻折返吴并为航空母舰“信浓”进行护卫任务。“信浓”本为大和型战舰第3号舰,后来因更改设计成为航空母舰,并为达七万吨级的大型航空母舰空母。

在横须贺出港后,“信浓”立即被美军“射水鱼”号(USS Archerfish, SS-311)跟踪。“雪风”开始搜索在“信浓”的雷达中发现的不明目标,并报告‘没有对友军识别作回应,干舷高,应该是渔船(味方識別に応ぜざるも、乾舷高く、漁船と思われる)’作回复[82]。这渔船正是上浮后跟踪“信浓”的“射水鱼”号[83]。11月29日,“信浓”在潮岬近海受到“射水鱼”号的鱼雷攻击后沈没。1945年1月,第十七驱逐队协助训练特攻兵器回天[84]。于3月19日的吴军港空袭期间,身经百战的战舰日向”与轻巡洋舰“大淀”等多数舰船开始受到损伤时,在系留到川原石海岸附近浮标后以对空炮火还击,有2架(或3架)美军军机被击落[85]

联合舰队的毁灭

4月6日,“雪风”所属于第二水雷战队(旗舰矢矧),参加了以战舰“大和”为主轴的冲绳水上特攻作战,从日本出击。4月7日正午过后,受到约400架美军飞机的猛烈攻击,下午2时23分“大和”沉没。“朝霜”、“霞”、第十七驱逐队的“滨风”亦被击沉,而“冬月”中度损毁、“凉月”严重损毁。当时“雪风”上的寺内舰长,先把将椅子放在舰桥并站在上边后,再将头部从天井的窗口中伸出,并以脚踢航海长右肩指示面舵(转右),左肩则为取舵(转左)作为操舵方法,全力回避美军军机的攻击。[86]。虽然有1枚鱼雷命中,但幸运地在舰底通过[87]。另外,食品储藏库被火箭弹直接击中,但信管没有发动而没有爆炸[88]。由于被机枪扫射及近弹爆炸,舰上有3人战死,另有15人受伤,但对舰上的战斗力不受影响[89]。这海战中,近乎没有受损只有“初霜”,受伤者亦只有2人。寺内舰长在作战期间﹐收到上级司令部的命令,进行对沉没舰的救援作业[90]。“雪风”收容了“大和”及不能航行的僚舰“矶风”的生还者,在晚上10时后,对“矶风”以舰炮及鱼雷进行处分[91]。这样,第十七驱逐队只剩下“雪风”1艘[92]

期后,“初霜”被编入第十七驱逐队,并构成第三十一战队[93]。5月15日,从佐世保出港后回航舞鹤港,在6月时因舞鹤亦受到空袭,所以在6月15日移动往宫津湾[94]。但这避难港亦因B-29轰炸机投下的水雷而被封锁[95]。“初霜”在这里等不到终战,并于7月30日的空袭中,在回避攻击的期间触雷座礁并沈没[96]。而“雪风”被1枚火箭弹命中但没爆炸,而被机枪扫射下有1人战死、20人受伤,也击落1架美军军机[97]。这次战斗也是“雪风”最后一次战斗,并等待8月15日的来临。最后,第十七驱逐队以剩下“雪风”1艘作结局。“雪风”在终战期间,同时被编入第四十一驱逐队,与潜水母舰“长鲸”共同回航舞鹤,这时的“雪风”在通过水雷后,该水雷在之后爆炸[98]。8月26日改为第一预备舰,9月15日转为特别输送舰并引渡给美军[99]。10月15日,于帝国海军舰籍中除名[100]

“雪风”的武名在日本海军内相当有名,与另一幸运舰“时雨”合称为吴的雪风 佐世保的时雨呉の雪風 佐世保の時雨[101],算是幸运的还有航空母舰“瑞鹤”、轻巡洋舰“大淀”,可是在差不多终战时沉没。依照战舰大和冲绳特攻时的寺内正道“雪风”舰长所说,“雪风”能生还的理由,除乘员优秀外,同时的原因“还是运气吧(やはり運だろう)”[102]

战后

败战后的“雪风”与其他日本军舰一样,在解除武装后,改为担任复员输送舰的任务。到1946年12月28日为止完成了第15次复员运输任务,共将1万3千人以上人员运送回国[103]。其中包括日后成为漫画家的水木茂,其曾画过一部名为‘驱逐舰魂’的作品,作品内的驱逐舰“旋风”即为影射寺内舰长时代的“雪风”。

“雪风”的战绩在战后受到高度评价,战后日本国产的护卫舰“春风型护卫舰(はるかぜ型護衛艦)”的2号舰被命名为“雪风(ゆきかぜ)”,并由海上自卫队所传承。但最近有人在北海道根室市花咲港发现海上保安厅所配备的凉风级巡视艇成员之一——舷号CL-81的第三代雪风号巡视艇驻扎在此。

“丹阳”

1946年12月30日,“雪风”被指定为特别保管舰,并以战时赔偿舰引渡到联合国[104]。“雪风”的乘组员们不但没有自暴自弃,反而到最后仍细心地整备,而联合国方面则感叹“战败国的军舰仍不理后事,细心地整备及保养舰只,真是令人惊叹”[105]

1947年7月3日“雪风”到达上海高昌庙码头,于7月6日移交至(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翌年5月1日改名为“丹阳舰”(DD-12)[106]。成为(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舰队的旗舰[107]

雪风号在移交时是无武装状态,长时间停泊在上海无法出海,仅在港内担任训练舰,无正式编制。直到1948年,因为国共内战中华国民政府不断战败,并在美援断绝的情况下,丹阳号及命运相同的日偿舰开始自上海拖曳到台湾基隆以免遭中国人民解放军掳获。

丹阳号在基隆牛稠港船坞实施舰体修整,再拖到左营军港执行再武装计划,直到1952年完工担任战备,同样担任(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海军的旗舰;再武装的丹阳号主要武器分别是舰艏A炮塔的双连装八九式127毫米高射炮、舰艉X、Y炮塔的九八式100毫米高射炮,搭配海军自行以钢板焊接而成的四角型炮塔,射控装置则以技工人力调校整合。[108][109],中口径武器同样运用日制的九六式25毫米高射机炮,因台湾岛上无鱼雷发射管库存,因此丹阳舰取而代之的配置了比原先更多的25毫米机炮强化对中小型舰艇的压制火力。

1953年8月,由(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海军总司令马纪壮中将率队,编入丹阳舰、太昭号巡防舰、太湖号巡防舰等3舰组成首支敦睦舰队菲律宾访问。除了外交任务外,1953年至1954年期间,丹阳舰在作战任务的重大成绩为截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波兰合营的中波轮船股份公司油轮“工作号”(“布拉卡”号) 、“哥特瓦尔特”号及苏联油轮“图阿普谢”号("Tuapse",当时译作陶普斯号)。其后因日本制造的武装、弹药及零件逐渐用尽等补给问题,丹阳号于1956年进行岸轰任务回航后在左营进行武装改造,此次改造将所有日制武装与射控系统通通拆除并全面更换美制装备。

丹阳号更换的武器包括主炮统一为MK37 mod0型38倍径5吋舰炮,该炮为开敞式设计,无搭配雷达与射控系统,只能对海射击;该型炮原本主要配备在美军后勤舰艇上,在1950年代中期国府采购一批供太字号巡防舰及尚服役战备的阳字号驱逐舰换装。副炮则加装当时在永字号、江字号等巡逻舰上普遍运用的3吋舰炮英语3″/50 caliber gun及8门波佛斯40毫米高射炮、SC-2搜索雷达、MK6型深水炸弹施放轨等。和前几型的差别最大者尤以40快炮为甚,由于丹阳舰始终没有可以信赖的火控系统与雷达为主炮获得完整的火力优势,1950年代初首次再武装时甚至造了个假雷达欺敌,在面对以快速炮艇、鱼雷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时需要倚靠大量中近距离驳火武器取得火力优势,因此到服役后期甚至搭载了10门40快炮。

战绩

拦截苏联油轮

1954年6月23日,根据来自海外的情报,海军总司令马纪壮上将亲自指挥海空搜索,苏联油轮“陶普斯”号(俄语:Туапсе、以黑海度假城市图阿普谢命名[110])在运送油料从中东前往天津港途中,被(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海军“丹阳”舰在台湾海峡(东经120度39分,北纬19度35分) 拦截,随后捕获押返高雄,所载的大批航空汽油亦成为战利品,卸载后交由(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空军使用。[111][112]船上海员共49人,均为苏联籍。其中有39人经法国政府代苏联出面斡旋后,于1955年7月遣返苏联;另有10名则以政治庇护名义留台在宜兰与桃园等地集中居住长达卅多年,其中有一人上吊自杀,这批人直到1988年解严后才离台回国。1955年10月20日陶普斯号被改名为“会稽”"306"号运油舰,编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海军。船上的中外籍船员则遭到扣留。 “陶普斯”号油轮船身长489.25呎、宽62.9呎、吃水27.4呎、满载排水量18,000吨、轻排水量4,900吨、油料载运量13,000吨。 一部柴油主机5,520匹马力,最高航速14.5节,巡航速率7节。编为“会稽”号后定员军官22人、士官兵88人,主要任务为每个月基隆与高雄给空军机场运送喷射飞机油一趟, 但在台湾南北输油管接通后连这项任务也都没有了,只好早早除役以节省人力经费。1960年前后台湾航业股份有限公司曾希望海军将该船交给该公司营运,海军本已答应后因种种顾虑而又做罢,本舰于1965年10月1日除役。

拦截中波公司轮船

1951年6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波兰政府合资成立中波轮船股份公司。1953年7月中波轮船股份公司“布拉卡”(中译“工作”)号油轮,经过比利时安特卫普船厂大修出厂,经停罗马尼亚康斯坦察港装载煤油和杂货9019吨,1953年8月30日离开装货港驶向上海。1953年10月4日下午,该船航行在台湾以东海面离台湾岛125海里处(北纬21°27'、东经122°43')遭“丹阳”驱逐舰拦截,军舰人员于18时登上“布拉卡”轮,将船押送高雄港。该船有波兰船员29人,中华人民共和国船员17人,羁押于高雄左营军法处。

1954年3月18日,中波轮船股份公司“哥德瓦尔特”号远洋货轮由波兰革但斯克港开出,装载五金杂货7066吨。1954年5月9日上午离黄埔港。5月12日14时20分船航行在台湾东南海区北纬20°30'、东经128°07'处,遭“丹阳”舰炮击,15时20分又遭炮击,在北纬23°24'、东经128°07'处被迫停车,押往台湾基隆港。船上33名波兰船员,中华人民共和国船员12人,先后被关押在高雄左营军法处、海军陆战队台湾警务处。两船波兰船员经波兰政府向美国交涉获释;29名大陆船员被转入火烧岛集中营,其中11人经国际红十字会营救于1956年返回大陆,其余18人在火烧岛羁押7年,“布拉卡”轮政委刘学勇、“哥德瓦尔特”轮三副周士栋、二副姚淼周,被判处“叛乱罪”枪决,其余人,1人死于狱中,5人于1988年解严后回大陆定居,5人在台病故或车祸亡,4人在台湾定居。

九二海战

丹阳号在1958年8月23日爆发的第二次台湾海峡危机时并无直接参与战役,只有在9月为救援九二海战遭重创的沱江号巡逻舰时曾短暂开赴金门前线救援。当时的丹阳号极速仅剩29节[113]

1959年8月3日,丹阳舰宣称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2艘巡洋舰(实为近海巡逻舰[114],但中共方无资料)交战,取得击沉1艘、重创1艘的战果[115]。在1964年5月1日支援四礵列岛的特战渗透任务。

除役

丹阳舰在1964年12月举办的观舰式仍编列于战列之中[116],但是机件老化及后勤料件取得不易等问题仍让海军决定在1965年12月16日将她降旗停役,1966年11月16日正式除役。随后丹阳舰靠泊在左营港作为训练舰,1969年夏天因暴风雨导致舰底破损,在舰龄29年时开始解体处分,并在1971年12月31日完成拆解。

丹阳舰除役起,曾在雪风号服役的日本人组成了“雪风永久保存期成会”(会长:野村直邦),该团体致力于促成“最后之日本海军舰艇”能归还日本(正式的手续上不是从(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海军舰艇中“归还”,而是“赠送”),但1969年暴雨造成的破损让雪风号拖曳回日本从技术上来说已不可行,在1970年该舰开始解体时曾再次进行联络(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117]。再者,也出现了因老化而解体的异说。1971年12月8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将舵轮及锚赠予日本[118],舵轮于江田岛的旧海军兵学校内的教育参考馆内,而锚则在庭园中展示[119]。另外,一只车叶及舰钟于台湾左营海军官校展示[120]

历代舰长

“雪风”,于昭和15年(1940年)1月摄影。

舣装员长

  1. 田口正一 少佐:1939年8月1日 -

舰长

  1. 田口正一 中佐:1939年12月5日 -
  2. 胁田喜一郎 中佐:1940年11月15日 -
  3. 飞田健二郎 中佐:1941年7月25日 -
  4. 菅间良吉 中佐:1942年6月23日 -
  5. 寺内正道 少佐:1943年12月10日 -
  6. 古要桂次 中佐:1945年5月10日 -
  7. 桥本以行 中佐:1945年11月20日 -[121]
  8. 佐藤精七 少佐:1945年11月27日 -
  9. 高田敏夫 少佐:1946年10月26日 -
  10. 东日出夫 中佐:1947年4月 - 8月

丹阳舰长

  1. 褚廉方 上校:1949年1月1日 -
  2. 俞柏生 上校:1952年10月16日 -
  3. 邱仲明 上校:1954年2月1日
  4. 王庭萀 上校:1957年4月23日 -
  5. 王椿庭 上校:1957年9月30日 -
  6. 郑本基 上校:1959年3月1日 -
  7. 雷泰元 上校:1961年12月16日 -
  8. 彭运生 上校:1963年2月16日 -
  9. 赖成杰 上校:1965年12月16日 -

雪风的塑胶模型

  • 1/350 有名舰船系列“日本海军 甲型驱逐舰 雪风”(长谷川)
为长谷川65周年企划,以全新规格的金属模具制作,已于2006年开始发售。有2种版本。
“昭和十五年竣工时”(No.40063)
“天一号作战”(No.Z22)
  • 1/350 舰船系列 No.20 “日本驱逐舰 雪风”(田宫
2008年发售。重现“天一号作战”时期的形态。
  • 1/700 水线船系列(WATER LINE SERIES) No.421 “雪风”(青岛文化教材社)
1972年发售。旧版。
  • 1/700 水线船系列 No.444 “雪风1945”(青岛文化教材社)
2004年发售。以全新金属模具制作的更新版,与旧版完全不同。
  • 1/700 全舰体模型“(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海军旗舰 丹阳”(青岛文化教材社)
2008年发售。使用水线船系列“雪风1945”的一部分组件,为包含水线以下舰体,并重现(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海军驱逐舰时代“雪风”=“丹阳”的形态。其武装为第2次改装后的状态。亦为“丹阳”最初商品化的模型。
  • 1/700 世界作战舰艇系列(World Warship series) №W25。“日本海军 驱逐舰 雪风”(PIT-ROAD)

描写雪风为主角的电影

《驱逐舰雪风》(松竹 1964年)
以一位主计兵的角度,描述“雪风”的战历、建造相关内容的作品。电影中使用继承“雪风”舰名的护卫舰“雪风(ゆきかぜ)”来“饰演”“雪风”。
高校舰队剧场版》(预计2019~上映)
《高校舰队》叙述一群女高中生为加入"蓝色人鱼"组织而受训于二战日本海军军舰上的故事,主角所在的船舰"晴风号"就是雪风同级(阳炎级)驱逐舰。

注脚

  1. ^ #不沈舰生涯(新版)16页、“特保艇现状调书(1月分)”p.5
  2. ^ #不沈舰生涯(新版)20页、#雪风ハ沈マズ新装9页
  3. ^ #不沈舰生涯(新版)23页、#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0页
  4.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1页
  5.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3页
  6.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5页
  7.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6-37页
  8. ^ #不沈舰生涯(新版)37-38页
  9. ^ #不沈舰生涯(新版)39页
  10. ^ #不沈舰生涯(新版)41页
  11. ^ #不沈舰生涯(新版)48页
  12.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133-134页
  13. ^ #不沈舰生涯(新版)48页、#一海军士官74-75页
  14. ^ #一海军士官77页
  15.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135页、#一海军士官78页
  16. ^ #不沈舰生涯(新版)50页
  17.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137页、#一海军士官79页
  18.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139页、#一海军士官80页
  19.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153页
  20. ^ #海军舰队勤务195页、#一海军士官84页
  21. ^ #雪风手记342页。该炮弹的底部在佐世保镇守府的刻印。
  22. ^ #一海军士官85页
  23.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172-173页、#一海军士官86页
  24.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182页、#雪风手记342页
  25. ^ #海军舰队勤务196页、#一海军士官88页
  26. ^ #海军舰队勤务196页、#一海军士官89页
  27. ^ #一海军士官90页
  28. ^ #海军舰队勤务197页
  29.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198页
  30.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01页
  31.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06页
  32.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13-216页
  33. ^ #不沈舰生涯(新版)77页
  34. ^ #不沈舰生涯(新版)81页
  35. ^ 35.0 35.1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30页
  36.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31页
  37.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32页
  38. ^ #雪风手记49页
  39.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46页
  40. ^ #不沈舰生涯(新版)87页、#雪风手记366页
  41.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58页、#一海军士官140-141页
  42. ^ #海军舰队勤务199页、#一海军士官142页
  43.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64-265页
  44.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69页、#一海军士官145页
  45. ^ #一海军士官148页
  46. ^ #不沈舰生涯(新版)91页、#一海军士官148页
  47.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75页
  48.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77页
  49. ^ #不沈舰生涯(新版)93页
  50.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76页
  51.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82页、#一海军士官149页
  52. ^ #一海军士官149页
  53.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83页、#一海军士官150页
  54.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83页、#一海军士官151页
  55. ^ #不沈舰生涯(新版)99页、#证言田口77页
  56.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87页
  57. ^ #雪风手记495页。山田安治(看护兵曹)谈。谷风→浜风→雪风。
  58. ^ #不沈舰生涯(新版)103页
  59.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93-294页、#证言田口81页
  60.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96页、#证言田口82页
  61. ^ “あ号作戦第10戦队戦闘详报第12号”p.3
  62. ^ #不沈舰生涯(新版)105页、#雪风ハ沈マズ新装299页
  63. ^ #不沈舰生涯(新版)107-108页、#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06-307页
  64.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08页、#证言田口p.86、“昭和19年6月1日~昭和19年6月30日 第10戦队戦时日志”p.11
  65. ^ “昭和19年6月1日~昭和19年6月30日 第10戦队戦时日志”p.11
  66.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13页、“昭和19年7月1日~昭和19年11月15日 第10戦队戦时日志(2)”p.6
  67. ^ #证言田口87页、“昭和19年7月1日~昭和19年11月15日 第10戦队戦时日志(3)”pp.4-5
  68. ^ #不沈舰生涯(新版)111页、#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16页
  69.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21页
  70.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22页、#雪风手记418-419页
  71.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37页
  72.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46页
  73.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68页
  74.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60页、#证言田口p.93“会心の鱼雷発射”
  75. ^ #证言田口94页、“捷号作戦戦闘详报(比岛方面决戦)(1)”p.12、“捷号作戦戦时日志(4)第10戦队”p.48
  76. ^ #证言田口96页
  77. ^ #雪风手记511,522页
  78. ^ #不沈舰生涯(新版)126页
  79. ^ #不沈舰生涯(新版)126页
  80. ^ #不沈舰生涯(新版)127页、#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84页
  81.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84页、#证言田口102页
  82.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89页
  83. ^ 豊田穣 ‘空母“信浓”の生涯’(光人社NF文库、2000年)225页
  84. ^ #不沈舰生涯(新版)134-135页、#雪风ハ沈マズ新装402-403页
  85.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406-407页
  86. ^ #不沈舰生涯(新版)145页、#雪风ハ沈マズ新装419页
  87.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430页、#证言田口119页
  88. ^ #不沈舰生涯(新版)152页、#雪风手记443-444页
  89. ^ “昭和20年2月1日~昭和20年4月10日 第2水雷戦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3)”p.31
  90. ^ #不沈舰生涯(新版)151页、#雪风手记472页
  91.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435-437页、#证言田口122页
  92. ^ #证言田口123页
  93. ^ #不沈舰生涯(新版)156页
  94. ^ #不沈舰生涯(新版)157页
  95.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439-440页
  96. ^ #不沈舰生涯(新版)158页、#雪风ハ沈マズ新装442页、#证言田口127页
  97. ^ #雪风手记391页
  98. ^ #雪风手记395页
  99. ^ #不沈舰生涯(新版)161页、#雪风ハ沈マズ新装444页
  100. ^ #不沈舰生涯(新版)161页
  101.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322-323页、原为一‘帝国海军の最后’124、137页
  102. ^ #雪风手记434页
  103.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445页
  104. ^ #不沈舰生涯(新版)169页、#雪风ハ沈マズ新装446页
  105. ^ #不沈舰生涯(新版)169-170页
  106.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447页。赤い夕阳、もしくは朝阳という意味。
  107. ^ #不沈舰生涯(新版)176页
  108. ^ 由于当时中国并未有自行制造火炮的技术,因此无武装的雪风号使用的武装从何而来一直有存在争议。曾有研究者认为,应该是从同时移交的宵月号驱逐舰换装过去的;但宵月号时亦为无武装状态移交,该论点不攻自破。因此目前研究者普遍认为,丹阳舰的主炮是从高雄寿山要塞中拆出,同时移出的还有一批该炮的弹药。
  109. ^ 除了武装来源外,当时(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缺乏船只相关设计图来进行维修及武装整合的经验,“雪风”为何能在短时间内修复完成也是军史界的一个谜团,曾有杂志提出当年(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海军中,有旧日本海军技工所组成的青团来协助进行日本制军舰维修,但这传言在目前并未获得任何官方文献或是当事者证实。
  110. ^ 美蒋合谋海上劫持苏联油轮
  111. ^ "Russian-Taiwanese Relations: Current State, Problems, and Prospects of Development" by P. M. Ivanov
  112. ^ Beatrice Daily Sun 1954年6月25日
  113. ^ #雪风手记634页
  114. ^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海军 >>军武展示 >>老军舰的故事
  115. ^ #雪风手记57页
  116.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449页
  117. ^ #不沈舰生涯(新版)195页
  118. ^ #不沈舰生涯(新版)203-204页
  119. ^ #雪风ハ沈マズ新装450页、#雪风手记12页
  120. ^ #雪风手记356页
  121. ^ 在发令翌日,由于需前往华盛顿作为“印第安纳波里”号被击沈的证人,因此实际上并没有履任

参考书籍

  • アジア历史资料センター(公式)(防卫省防卫研究所)
    • Ref.A10110010100. 第八輯 観兵式及観艦式 第二編 紀元二千六百年特別観艦式 第二章 実施.
    • Ref.A10110010200. 第八輯 観兵式及観艦式 第二編 紀元二千六百年特別観艦式 第三章 実施.
    • Ref.C08051772000. 昭和16年~昭和20年 戦隊 水戦輸送戦隊 行動調書.
    • Ref.C13071991800. 巻1 追録/第2類 編制(昭和15年12月25日現在 10版 内令提要追録第8号原稿).
    • Ref.C13072000700. 巻1 追録/第2類 編制(昭和16年12月31日現在 10版 内令提要追録第10号原稿巻1).
    • Ref.C12070105000. 1月(昭和14年達完).
    • Ref.C08011233600. 艦艇特務艦艇籍一覧表.
    • Ref.C08011232600. 特保艇現状調書(1月分).
    • Ref.C08011264600. 昭和22年6月 艦艇引渡綴 呉地方復員局総務部(15).
  • ミッドウェー海戦前后
    • Ref.C08030094900. 昭和17年5月1日~昭和17年8月7日 第2水雷戦隊戦時日誌戦闘詳報(1).
    • Ref.C08030095000. 昭和17年5月1日~昭和17年8月7日 第2水雷戦隊戦時日誌戦闘詳報(2).
    • Ref.C08030040100. 昭和17年6月1日~昭和19年6月30日 あ号作戦戦時日誌戦闘詳報(4). ○昭和17年6月第二水雷戦队戦时日志
    • Ref.C08030767200. 昭和17年7月1日~昭和17年10月5日 第7戦隊戦時日誌(1).
    • Ref.C08030767400. 昭和17年7月1日~昭和17年10月5日 第7戦隊戦時日誌(3).
  • ソロモン诸岛の戦い
    • Ref.C08030051700. 昭和17年7月14日~昭和17年11月30日 第11戦隊戦時日誌戦闘詳報(4).
    • Ref.C08030051800. 昭和17年7月14日~昭和17年11月30日 第11戦隊戦時日誌戦闘詳報(5).
    • Ref.C08030051900. 昭和17年7月14日~昭和17年11月30日 第11戦隊戦時日誌戦闘詳報(6).
    • Ref.C13120188800. 第50航空戦隊戦時日誌 自昭和18年1月15日至昭和18年1月31日/3.令達報告等.
    • Ref.C13120198000. 50航空戦隊戦時日誌 自昭和18年12月1日至昭和19年1月1日/3.令達報告等.
    • Ref.C08030117000. 昭和18年5月1日~昭和18年7月19日 第4水雷戦隊戦時日誌戦闘詳報(2).
    • Ref.C08030145500. 昭和18年12月5日~昭和19年7月31日 第4駆逐隊戦時日誌戦闘詳報(3).
    • Ref.C08030145600. 昭和18年12月5日~昭和19年7月31日 第4駆逐隊戦時日誌戦闘詳報(4).
  • マリアナ冲海戦
    • Ref.C08030146400“昭和18年2月1日~昭和19年10月31日 第17駆逐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2)”
    • Ref.C08030146500“昭和18年2月1日~昭和19年10月31日 第17駆逐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3)”
    • Ref.C08030146600“昭和18年2月1日~昭和19年10月31日 第17駆逐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4)”
    • Ref.C08030146700“昭和18年2月1日~昭和19年10月31日 第17駆逐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5)”
    • Ref.C08030150700. 昭和19年6月20日~昭和19年7月10日 第61駆逐隊戦闘詳報(1). ○昭和19年6月20日対空戦闘“玄洋丸戦闘详报”“あづさ丸戦闘详报”
    • Ref.C08030036200. 昭和19年3月1日~昭和19年11月15日 第1機動艦隊戦時日誌.
    • Ref.C08030713900. 昭和19年5月20日~昭和19年6月22日 あ号作戦 第10戦隊戦闘詳報 第12号.
    • Ref.C08030724100. 昭和19年6月1日~昭和19年6月30日 第10戦隊戦時日誌.
  • レイテ冲海戦
    • Ref.C08030050800“昭和19年7月1日~昭和19年11月15日 第10戦队戦时日志(1)”
    • Ref.C08030050900“昭和19年7月1日~昭和19年11月15日 第10戦队戦时日志(2)”
    • Ref.C08030051000“昭和19年7月1日~昭和19年11月15日 第10戦队戦时日志(3)”
    • Ref.C08030039400“昭和19年10月1日~昭和19年10月31日 捷号作戦戦时日志(4)第10戦队”
    • Ref.C08030037400“昭和19年10月17日~昭和19年10月31日 捷号作戦戦闘详报(比岛方面决戦)(1)”(第十戦队)
    • Ref.C08030037500“昭和19年10月17日~昭和19年10月31日 捷号作戦戦闘详报(比岛方面决戦)(2)”(第十戦队)
    • Ref.C08030037600“昭和19年10月17日~昭和19年10月31日 捷号作戦戦闘详报(比岛方面决戦)(3)”(第十戦队)
    • Ref.C08030589300“昭和19年10月22日~昭和19年10月28日 第17駆逐队戦闘详报”
  • 信浓沈没・坊ノ岬冲海戦以降
    • Ref.C08030147000“昭和19年11月1日~昭和20年5月31日 第17駆逐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1)”
    • Ref.C08030147100“昭和19年11月1日~昭和20年5月31日 第17駆逐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2)”
    • Ref.C08030147200“昭和19年11月1日~昭和20年5月31日 第17駆逐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3)”
    • Ref.C08030147300“昭和19年11月1日~昭和20年5月31日 第17駆逐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4)”
    • Ref.C08030147400“昭和19年11月1日~昭和20年5月31日 第17駆逐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5)”
    • Ref.C08030147500“昭和19年11月1日~昭和20年5月31日 第17駆逐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6)”
    • Ref.C08030147600“昭和19年11月1日~昭和20年5月31日 第17駆逐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7)”
    • Ref.C08030147700“昭和19年11月1日~昭和20年5月31日 第17駆逐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8)”
    • Ref.C08030147800“昭和19年11月1日~昭和20年5月31日 第17駆逐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9)”
    • Ref.C08030147900“昭和19年11月1日~昭和20年5月31日 第17駆逐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10)”
    • Ref.C08030103000“昭和20年2月1日~昭和20年4月10日 第2水雷戦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1)”
    • Ref.C08030103100“昭和20年2月1日~昭和20年4月10日 第2水雷戦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2)”
    • Ref.C08030103200“昭和20年2月1日~昭和20年4月10日 第2水雷戦队戦时日志戦闘详报(3)”
  • 永富映次郎‘駆逐舰雪风 夸り高き不沈舰の生涯’出版协同社、初版1972年
    • 永富映次郎. 駆逐艦雪風 誇り高き不沈艦の生涯. 共版协同社(新版). 1980-04. ASIN B000J88AZ0.
  • 豊田穣‘雪风ハ沈マズ 强运駆逐舰栄光の生涯’光人社〈NF文库〉、1993年。 ISBN 978-4-7698-2027-7
    • 豊田穣. 雪風ハ沈マズ 強運駆逐艦栄光の生涯. 光人社NF文库新装版. 2004. ISBN 978-4-7698-2027-7.
  • 宫川正ほか. 証言昭和の戦記*リバイバル戦記コレクション憤怒をこめて絶望の海を渡れ. 光人社. 1990. ISBN 4-7698-0497-0.
    • 田口***(雪风航海长/炮术长)‘爱しの“雪风”わが忘れざる駆逐舰海の真剣胜负に胜ちぬいた曳航の武勲舰の记录
  • 駆逐舰雪风手记编集委员会. 激動の昭和・世界奇跡の駆逐艦 雪風. 駆逐舰雪风手记刊行会. 1999-09.
  • 斉藤一好. 一海軍士官の太平洋戦争 等身大で語る戦争の真実. 高文研. 2001. ISBN 4-87498-272-7.
    1942年6月、雪风航海士着任、后に水雷长。1944年2月転出。
  • 池田清・野村実ほか; 近现代史编纂会・编. 海軍艦隊勤務. 新人物往来社. 2001. ISBN 4-404-02914-4.
    • 斉藤一好(雪风通信士→水雷长)“駆逐舰‘雪风’で闘った日々 脳里から消えぬ残酷な戦场
      别册历史読本‘日本海军军舰総覧 戦记シリーズ37’(新人物往来社、1997)を再录
  • 立石优‘奇迹の駆逐舰“雪风” 太平洋戦争を戦い抜いた不沈の航迹’PHP文库、2009年。 ISBN 978-4-569-67323-3
  •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海军阳字级军舰志 (臧持新著 老战友工作室 2008/2) ISBN 978-957-29415-9-1

关联项目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5-22 20:43,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