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隆恩埔战役

隆恩埔战役,为1895年乙未战争中发生于今新北市三峡区隆恩埔的一场战役,日军近卫师团特务曹长樱井茂夫率领的水路运送队共39员遭遇三角涌抗日义勇军伏击,几乎全军覆没,共35人战死,仅有4名兵卒幸免脱逃。

背景

1895年4月,廷因甲午战争战败,签下了马关条约,将台湾澎湖割让给日本。为图自救,台湾官员与士绅推动成立台湾民主国。同年5月29日,日军近卫师团登陆澳底,爆发乙未战争。6月11日,日军进驻台北。6月下旬,日军在推进至桃园新竹的过程中,遭遇以胡嘉猷、吴汤兴姜绍祖徐骧为首的客籍民勇伏击,势力稍挫。

7月10日,近卫师团北白川宫能久亲王命令山根信成少将率领一部分台北地区的部队于12日出发,从大嵙崁溪两岸及兵站线,分三路前进,扫荡潜伏在新竹以东、大嵙崁三角涌一带的反抗军。预定三日后在龙潭坡会合,再前进到达新竹支援[1]

过程

7月12日,日军近卫师团步兵第三联队第二大队第六中队特务曹长樱井茂夫率领之“水路运送队”共35名,自台北沿大嵙崁溪水路运送粮食,当夜停泊于三角涌隆恩埔。7月13日清晨五时,船队解缆往大嵙崁航行,才前进数百米,便遭遇遭到苏力苏俊林久远、陈小埤等人为首的二百余名三角涌抗日义勇军奇袭[2][3]

经数小时的激烈战斗后,日军水路运送队几乎全队覆灭,仅有4名兵卒幸免脱逃。其中3名伤者于当日中午前后投靠沿大嵙崁溪左岸前进,亦遭受另一批抗日军袭击的第七中队;另一人则于第二天早晨抵达海山口[2]

不同版本

二战后耆老版本

二战后,三峡许多老者的说法为:三角涌客家义勇军接获抗日义勇军通知,得知日军以水运方式运输后勤弹药与食物会经过今三峡与莺歌交接触的流域时,客家义勇军结合部分隆恩埔原住民配以长刀、自制竹刀与弓箭在南靖庄埋伏,7月12日清晨4点多,发现日军水路运送队40名士兵,客家义勇军躲在暗处先以弓箭射击,部分日军见状持枪反击,但天色昏暗无法得知埋伏义勇军,加上部分日本士兵中箭而纷纷弃船逃离,而逃亡的日本士兵登岸后往一片树丛(位在今国立台北大学校园 约在人文学院至球场一带)移走,将近百余人的义勇军纷纷持大刀等武器开始杀红了眼追击日本士兵,并发生近身短兵厮杀,日方兵力单薄不敌百余人义勇军,一一被乱刀砍死并弃之于此,惟义勇军商议后将日本士兵埋葬与此,藉以湮灭证物以防日军报复,然而因为树丛掩蔽仍有数名日本兵幸免脱逃。日军在得知此事后以屠杀百姓作报复[4]

另一版本

另一当地曾姓人士表示:三角涌曾厝来台一代祖曾甲农于1776年自福建南安九都只身来台于鸢山脚临大嵙崁溪畔拓垦与妻板桥杨氏共拓河川地十甲(现今恩主公医院一带),第二代曾顺镒再拓河川地十甲。1895年传第四代曾妈得任清朝有司义渡于三峡莺歌间熟知该水域。是年九份初传三碗土一碗金,吸引了当年盛夏因干旱荒芜田作的曾氏族人到九份寻金。及至九份即知日人来犯而淘金梦碎,曾妈得遂率众族人回三角涌路过台北府城,时闻大清荷兰佣兵已携细软贵重出城南逃避日本军,曾妈得领众族人入府城地下库房,见满地库银卷纸淹及脚目,另见一军械库房内有洋枪弹药数箱,遂令族人搬出于艋舺乘二艘帆船急速赶回三角涌。 当年五月清廷巡抚唐景嵩以台湾国总统下檄文号召台民凡砍来犯日人首级一颗赏龙银一两,以是故曾妈得及族人据故里隆恩埔以洋枪杀日本军补给船领队樱井少佐等二十九名,斩其首列曝于晒谷场上以待大清奖赏,是时唯独一名日军逃亡求救而后日军大举整编来犯,族人惊慌将头颅弃埋于现今三莺交流道北端溪埔并由曾妈得先焚村内引火资材并率族中青壮避难于竹仑紫微山区,留族中老弱持白布条书以 "帝国良民"四字立迎日本军于村口,旋即日军马骑军首直入村内见无异状,令兵丁焚一矮墙后即挥军入三角涌市区报复屠杀焚城,曾姓家族以不分大清大日本帝国之良民得躲过日本军之屠害。 又,当时民间洋枪于夜间击发时枪口可见火光,而日本军已持用改良无火光之步枪及野炮,台民终即溃不成军,全台短期被日本军征服。 另记,隆恩埔之名,得于清乾隆三十五年清廷开放来台拓垦之三角涌与莺歌南靖庄之间之浮露地,清廷以免收租纳粮以鼓励拓荒, 人民因之感恩乾隆皇帝之故,以隆恩埔名之以志不忘。[来源请求]

影响与评价

乙未战争中,“隆恩埔战役”是日军入主台北城后单次牺牲最惨重的战役。而同日稍后发生,且延续数日的“分水仑战役”则规模更大,战斗更为惨烈。此两役可谓让日本人知道台湾人民抗日决心的决定性战役。[3]

纪念碑

表忠碑

三峡表忠碑

在战役过后,在乡军人会台北支部海山分会决定集资设立表忠碑以纪念,表忠碑设置在鸢山中腹,并在1923年11月25日举行除幕式落成,表忠碑为高11呎的士林产花岗岩,碑名及碑文由时任台湾军司令官福田雅太郎题字及撰写,由台北的石匠藤原光藏雕刻,之后每年7月13日在碑前举行纪念祭典。于1927年,表忠碑附近一带被整地开辟为三峡公园[5]。此表忠碑的残迹于2013年在三峡中山公园被发现[6]。表忠碑之碑文如下:

呜呼!鬼神泣壮烈者,三角涌血战之事迹也。台湾镇抚之时,坊城支队徇大嵙坎溪诸邑,特务曹长樱井茂夫等三十九名,蹴舟运饷,敌欲绝粮道,两岸夹击我舟,应战悉殪,生存者仅四名,孰无不创痍矣?时明治二十八年七月十三日也。台湾军司令官陆军大将福田雅太郎勒石以表其忠勇云。[5]

战役纪念碑

1936年,隆恩埔战役战场的隆恩埔旧河道设立了战迹纪念碑,此碑原址位于国立台北大学三峡校区内,北大校门口右侧。(原为镇民王淑美女士所有之农田)。[6]

隆恩埔战役纪念碑

日方人员

隆恩埔战役日方39名人员一览[5]
姓名 兵等 籍贯 生死状况
樱井茂夫 特务军曹 茨城 1895年7月13日战死
江桥勇次郎 一等军曹 茨城 1895年7月13日战死
寺崎伊之助 上等兵 滋贺 1895年7月13日战死
武田弥太郎 一等卒 鹿儿岛 1895年7月13日战死
饭冢善太郎 一等卒 静冈 1895年7月13日战死
赤尾松次郎 一等卒 滋贺 1895年7月13日战死
芳仓末吉 上等兵 奈良 1895年7月13日战死
吉村善市 一等卒 长崎 1895年7月13日战死
白井松三郎 一等卒 爱媛 1895年7月13日战死
小野寺德次郎 一等卒 岩手 1895年7月13日战死
堀内胜太郎 一等卒 奈良 1895年7月13日战死
漥田由太 一等卒 长野 1895年7月13日战死
大沟安之助 一等卒 岐阜 1895年7月13日战死
岩泽太九郎 一等卒 神奈川 1895年7月13日战死
岩田镇 一等卒 爱知 1895年7月13日战死
松野增吉 一等卒 德岛 1895年7月13日战死
岩崎方次郎 一等卒 滋贺 1895年7月13日战死
冈田舍吉 一等卒 滋贺 1895年7月13日战死
高山九八郎 二等卒 石川 1895年7月13日战死
铃木福太郎 一等卒 新泻 1895年7月13日战死
平野信次郎 一等卒 爱知 1895年7月13日战死
神谷菊次郎 一等卒 京都 1895年7月13日战死
岩渊末吉 一等卒 千叶 1895年7月13日战死
安部菊松 一等卒 福岛 1895年7月13日战死
中村清右卫门 一等卒 富山 1895年7月13日战死
冈田佐吉 一等卒 京都 1895年7月13日战死
神田清八 一等卒 新泻 1895年7月13日战死
丰几新太郎 二等卒 广岛 1895年7月13日战死
今关久吉郎 二等卒 岛根 1895年7月13日战死
松尾美之吉 二等卒 大阪 1895年7月13日战死
田中石松 二等卒 大阪 生存
中村定次郎 二等卒 福岛 1895年7月13日战死
山崎运平 一等卒 新泻 生存
水岛清左卫门 一等卒 福岛 负伤,台北病院1895年8月18日去世
奥田觉太郎 二等卒 大阪 负伤,东京予备病院1895年8月18日去世
大隅松次郎 二等卒 冈山 战死
大江长三郎 一等军曹 新泻 1895年7月13日战死
渡边吉太郎 上等兵 爱知 1895年7月13日战死
渡边丑藏 一等卒 千叶 1895年7月13日战死

相关作品

  • 小说《日出三角涌》,王湘琦著,台湾,联合文学出版社,2018年1月

参考资料

  1. ^ 许佩贤译,《攻台战纪》,远流出版,1995年,第165页
  2. ^ 2.0 2.1 许佩贤译,《攻台战纪》,远流出版,1995年,第166-167页
  3. ^ 3.0 3.1 刘文章、陈钊浩,《三峡抗日血泪史》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9-09-20.
  4. ^ 许佩贤(译). 攻台戰紀. 远流出版. 1995: 166-167.
  5. ^ 5.0 5.1 5.2 三峡庄役场. 三峽庄誌. 1934-02.
  6. ^ 6.0 6.1 ***. ***. 2013-07-17.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09 21:15,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