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阿索斯山本文重定向自 阿索斯山

阿索斯山/圣山
Άθως / Ἅγιον Ὄρος
map of Greece with Mount Athos outlined
阿索斯山在希腊的位置
map of Greece with Mount Athos outlined
阿索斯山在欧洲的位置
首都卡里埃1
政府
• 总督
科斯特斯·德姆察斯
• 首席
史特凡诺斯·奇尔兰德诺斯长老(Elder Stefanos Chilandrinos
自治
• 希腊宪法
宪法再确认
1927年[1]
1975年
面积
• 总计
335.63平方公里
人口
• 2011年普查
1,811
• 密度
5.40/平方公里
货币欧元 (€)
  1. 从911年开始即定位为阿索斯山行政中枢之主教会[2]所在地,也是首席修士办公室英语Protos (monastic office)之所在地。
阿索斯山
Mt. Athos (3939757657).jpg
最高点
海拔2,033[3]米(6,670英尺)
地形突起度2,012米(6,601英尺)
列表极端突出类山峰
坐标40°09′26″N 24°19′35″E / 40.15722°N 24.32639°E / 40.15722; 24.32639坐标40°09′26″N 24°19′35″E / 40.15722°N 24.32639°E / 40.15722; 24.32639
地理
位置希腊
类型Mixed
标准i, ii, iv, v, vi, vii
指定1988 (12th session)
参考编码454
State PartyGreece
RegionEurope and North America

阿索斯山希腊语Άθως[ˈa.θos])为希腊东北部的一座半岛山与东正教会修行制度的重要中心,在希腊国内是一个自治政体。阿索斯山共有20处修道院,直接由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区管辖。

阿索斯山在希腊语中被称为“圣山”(Άγιον Όρος),其政治实体被称为“阿索斯政体”(Αθωνική Πολιτεία)。传统上东正教的其他语言也将该名称翻译为“圣山”(如保加利亚语塞尔维亚语Света гора俄语Святая Гора格鲁吉亚语მთაწმინდა)。在古典时期,阿索斯山所在的半岛被称作Ακτή

阿索斯山自古以来就有人居住,以近1,800年的基督教传统和悠久的修道历史传统而闻名,其历史可回溯到至少800年前与拜占庭时期。今日,来自希腊与包括罗马尼亚摩尔多瓦格鲁吉亚保加利亚塞尔维亚俄罗斯等东正教国家在内的多个国家共2,000多名僧侣,在阿索斯山过着苦行生活,与世界其他地区处于隔离状态。阿索斯山的修道院收藏了丰富且保存完好的文物,包含珍贵书籍、古老文献与具有重大历史价值的艺术品;自从1988年以来,阿索斯山就被列为世界遗产

虽然阿索斯山技术上与希腊其他地区共同属于欧洲联盟的一部分,但其圣山修道院的地位以及阿索斯山机构的司法管辖权,受到希腊的明确描述与批准,并受到欧洲共同体(欧洲联盟前身)的认可。在阿索斯山,人员与货物出入境自由受到限制,必须由修道院政体当局许可,并只限于男性入境。

地理

阿索斯山所在的半岛,位于马其顿中部的大型半岛哈尔基季基州最东边的一条延伸部分,向爱琴海突出50千米(31英里)[4],宽度介于7和12千米(4.3和7.5英里)之间,面积为335.6平方千米(129.58平方英里)。阿索斯山本体山坡陡峭,拥有茂密的森林,高度为2,033米(6,670英尺)。

半岛周围的海域较为危险,尤其是在半岛尾部。在古希腊历史中,曾经发生过两起船难:前492年,波斯国王大流士一世在该海域失去了300艘由马铎尼斯指挥的船只(希罗多德著作《历史》第5册Erato,埃斯库罗斯著作《半岛》)。前411年,斯巴达人也在该海域失去了50艘船(西西里的狄奥多罗斯著作Bibliotheca historica XIII 41, 1–3)。

虽然阿索斯山与内陆相连,但实际上只能经由渡船才能抵达。Agios PanteleimonAxion Estin共两艘渡轮每日(视天候状况)于乌拉诺波利斯英语Ouranoupolis达夫尼之间航行,并短暂停靠于西海岸的部分修道院。还有一艘小型船只Agia Anna,也是以同样路径航行,但不会中途停靠。旅客也可以从伊里索斯英语Ierissos的渡口搭船,直接抵达位于东海岸的修道院。

入境

1978年参访阿索斯山的入境证

阿索斯山限制每日开放游客参观的人数,必须取得限定时期的特殊入境许可。目前只允许男性入境阿索斯山,而僧侣们则称呼这块领土为“童贞马利亚的花园”[5],东正教教徒则有优先许可入境权。半岛的居民资格必须为年满18岁的东正教教徒,可以是僧侣或工人。

历史

上古时期

在希腊神话中,阿索斯是在巨人与天神的战争时巨人族的一员。阿索斯将一块巨大的石头丢向海神波塞顿,使他跌入爱琴海,变成了阿索斯山半岛。根据另一个版本,波塞顿用此山埋葬战败的巨人。

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记述从利姆诺斯岛上来的皮拉斯基族人移民至此半岛,当时称作Acte或Akte(Herodotus, VII:22)。斯特拉波纪录半岛上的五个城市:Dion (Dium), Cleonae (Kleonai), Thyssos (Thyssus), Olophyxos (Olophyxis), Acrothoï (Akrothoön), of which the last is near the crest. (《地理学》, VII:33:1 ,斯特拉波) Eretria 亦于 Acte 建立了殖民地。另外两个城市则建立于古典时期 : Acanthus (Akanthos) 及 Sane. 部分城市自己铸币。

公元前483年,半岛在波斯王泽克西斯一世入侵的路线上,他在地峡开通了一条运河,使得入侵舰队得以通过。亚历山大大帝逝世后,建筑家 Dinocrates (Deinokrates)提议将整座山雕成亚历山大的雕像。

在近世纪的半岛历史缺乏纪录。考古学家无法确定斯特拉波纪录中城市的确切位置。据信,这些城市应被阿索斯山的新居民,于七世纪左右开始迁入的僧侣们所废弃。

基督教前期

根据传说,圣母玛利亚使徒约翰在乘船从塞浦路斯拉撒路(Lazarus)的途中,因天候不好,漂流到阿索斯半岛上,于是圣母玛利亚将此地定为神圣区域,宣告女性和小孩永远不得踏入这里,于是就有“圣山”之名的由来。

历史上对古代阿索斯山的记载很少,只知道公元4世纪修士们已经来到这里,很可能是更早的3世纪。在君士坦丁大帝的统治时期(324年─337年),基督教徒与异教徒均居住于此。在背教者尤利安Ιουλιανός o Παραβάτης,361年─363年)统治时期,阿索斯山的教堂被摧毁,基督徒藏身于树林中或难以接近的地方。后来,于狄奥多西一世的统治时期(Θεοδοσιος ο Μεγας,383年─395年)摧毁异教徒的神殿。辞典编纂者Esychios the Alexandrian(Ησύχιος ο Αλεξανδρεύς)记载:在5世纪时,仍有异教徒的神殿以及“宙斯 Athonite”的雕像。在穆斯林征服埃及(7世纪)后,许多修士从埃及沙漠前往寻找另外的乐土,一部分的人到了此地,并于阿索斯半岛生根。一份古籍记载了修士们“...用窄木板建造茅舍,以稻草为顶,从野地采集水果做为额外的食物...”。

拜占庭时期

忏悔者圣狄奥法内斯(Theophanes the Confessor,Θεοφάνης ο Ομολογητής,8世纪末)及乔治·克迪诺斯(George Kedrinos,Γεώργιος Κεδρηνός,11世纪) 于726年写下了从阿索斯山看见席拉火山喷发,提供当时已有居民居住于此的资料。史学家真尼西柯(Genesios,Γενεσιος)纪录了来自阿索斯山的僧侣参加了第七次的Ecumenical Synod of Nicaea (843年) (疑为 第二次尼西亚公会议)。860年左右,著名的僧侣 Efthymios the Young (Ευθυμιος ο Νεος)来到阿索斯山,在他的住处周围建起了一些僧侣庵社("skiti of Saint Basil"),可能靠近于 Krya Nera。在被称作"马其顿人" (acedonian, Βασίλειος Α' ο Μακεδόνας)的皇帝巴西尔一世 统治下,前克里特大主教 (后来是塞萨洛尼基大主教) Basil the Confessor (Βασίλειος ο Ομολογητής)在现今位于希利安达里乌修道院的港口建起了一个小修道院。此后不久,一份883年的文件记载了 约翰·科洛沃斯(Ioannis Kolovos ,Ιωαννης Κολοβος) 于 Megali Vigla 建起了修道院。在一枚885年的巴西尔一世金币上, 声明阿索斯山是属于僧侣的地方,俗人、农夫或牧人不得定居于此。次年,在皇帝利奥六世的王室布告中,我们可以读到:"...so called ancient seat of the council of gerondas (council of elders)...", 指出在那已有某种行之有年的僧侣管理制度。887年,一些僧侣向皇帝——智慧者利奥六世提出了劝告:Kolovos 修道院发展得愈来愈大以至于失去(各修道院之间)的和平。908年,"第一位"僧侣的存在被文件纪录下来,这位僧侣是修道院社群的领导者。943年,修道院的边界被精确绘制成地图,当时卡里埃已是主要城镇,拥有行政的一席,并有了“中心大教堂”( "Megali Mesi Lavra",Big Central Assembly)的名字。956年,一份公告出示 Xiropotamou 修道院约1/4英亩的土地(2 500 m²),这意味着这座修道院已经很大了。

958年,修士圣亚他那修的安东尼 (Άγιος Αθανάσιος ο Αθωνίτης)到达阿索斯山。962年,在Karies建造"Protaton"中心大教堂。次年,得到朋友——皇帝尼基弗鲁斯二世的支持,大拉伏拉修道院开始建造,到今天他仍是20个修道院中最大、最著名的一个。享受着拜占庭帝国皇帝保护,此修道院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中,财富与财产显著的增长。13世纪的第四次十字军东征产生了天主教的新霸主,直到加泰罗尼亚 佣兵于14世纪的奇袭使拜占庭帝国复兴前,僧侣向教宗诺森三世抱怨并要求仲裁。14世纪中的于静修(hesychasm)的神学冲突:实践于阿索斯山并由Gregory Palamas所保御的。

奥斯曼土耳其时期

拜占庭帝国崩毁于15世纪,1430年,新兴的伊斯兰教向此地扩张,穆斯林建立的奥斯曼帝国接管了阿索斯山。他们向修道院征收重税,并长期地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在16世纪,修士的人数和财富衰减,但在19世纪左右,又因捐献以及来自其他东正教国家(诸如俄罗斯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塞尔维亚)的新血注入而渐渐回复旧貌,每个国家在个别修道院渗入他们的影响力。在1912年,第一次巴尔干战争期间,土耳其人被希腊海军逐出,在希腊和俄国在短暂的主权冲突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此半岛才正式地归属于希腊。

近代

根据由神圣共同体(The Holy Community)于1913年10月3日通过的法令以及国际条约 : 伦敦条约(1913年)、布加勒斯特条约(1913年)、纳伊条约(1919年)、色佛尔条约(1920年)和洛桑条约(1923年),阿索斯山自治区域被认定为希腊的一部分。之后希腊内阁批准了由卡里埃的圣域共同体之特别双重议会("Special Double Assembly" of the Holy Community in Karyes)通过的阿索斯山宪政路线图(Constitutional Map)。这个政体源自于“修道院自治州”(self-ruled monastic state),载于一张由拜占庭皇帝约翰一世于972年签署并密封的金玺诏书上。这份文件被保存于卡里埃的圣域行政委员会(House of the Holy Administration in Karyes)。阿索斯山的独立之后由皇帝阿历克塞一世 于1095年重新承认。根据希腊的宪法,阿索斯山(the "Monastic State of Aghion Oros")政治上自治,并由20所主要的修道院所组成(组成神圣共同体来管理此区域),首府兼行政中心的卡里埃作为希腊一省代表——省长的驻地。在希腊许可下,阿索斯山的状态被特意的标明,并交由欧盟批准(当时是欧洲共同体)。

阿索斯山的修道院一直反对普世教会合一运动,尤其针对君士坦丁堡正教会频频向罗马天主教示好的举动,附带一提君士坦丁堡的举动,也在俄罗斯东正教会塞尔维亚东正教会等其余东正教牧首的教会内众多神职人员与信众的反对。对于此观点,埃斯菲格迈诺斯修道院特别敢言,于1972年竖起黑旗抗议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阿忒纳哥拉一世保禄六世会晤。埃斯菲格迈诺斯修道院随后被逐出了 Athonite Community 的代表团。2002年,冲突扩大,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一世宣布埃斯菲格迈诺斯修道院僧侣是不合法的修士会,并下令驱逐他们;修士们拒绝此驱逐命令,并封锁抵抗前来取代他们的修士会。

近来,阿索斯山修道院多次的被野火侵袭。如1990年8月,以及于2004年3月,烧毁了塞尔维亚修道院Hilandar的一大块区域。由于修道院通常都位于丘陵顶部,地点幽僻,难以取得适合的灭火装备,使得这些野火通常造成颇大的损伤。

2004年9月12日,亚历山大牧首彼得七世,在前往阿索斯山的途中,与其余16人在半岛外的爱琴海上,于一场直升机坠机意外中去世。

邮票

1915年至1916年冬季,盟军打算占领阿索斯山。他们预先准备了一组邮票,预计于1916年1月25日发行,作为 Monastic Republic 的统治政体所使用。

这些邮票以12枚为一张(4行x3列),由航空母舰HMS Ark Royal运送,共六种面额,最高面额高达1先令,均以黑白印制,但有各种不同的纸张类型。

这些邮票的设计均有方边,以三种语言印上“MOUNT ATHOS”,底下为英文,左侧为俄文,右侧则是希腊文。顶部书写着“THEOCRACY”(神权政体)。这个称呼在四个角落均有出现,底下两个以英文书写,左上是希腊文,俄文则位于右上方。中间的图案是一只双头的拜占廷之鹰,在他的胸膛上的椭圆框中,有着圣母与子的肖像。

这些邮票不具有正式的身份,被列为尚未正式发行。

这些邮票有2点引起人们的兴趣:

  • 是唯一发行有3种不同语言的文字及货币。
  • 仅在战时于一艘军舰上生产。

管理与组织

阿索斯山由20个修道院的代表组成的神圣共同体(“Holy Community”,Iera Kinotita)治理, 拥有类似管理委员会的四人的组织圣域行政委员会(“Holy Administration”,Iera Epistassia),以首席(“First”,Protos)为首。人民的权力由经希腊外交部长指定的总督(Civil Governor)代理,外交部长的主要责任是监督这些机构以及公共秩序。精神上,阿索斯山由君士坦丁堡牧首直接管辖。

20个修道院到今天仍遵守寺院集体生活制(coenobitic system),管理权掌握在修道院长(“Abbot”,Igoumenos)手中,修道院长由修士会选举产生,是修道院的统治者以及精神上的父亲,修士会则是立法团体。其余的编制(loisters、cells、huts、retreats、hermitages)都依靠这这20个修道院,以“homologo”为依据,指定修士。

在修道院之外,另有12个“sketae”,即较小的僧侣团,如同分布在半岛上的许多(单独的)隐居处。所有以修道院方式生活的人,被视为见习僧或修道士,不需任何手续即取得希腊公民权。一般信徒经核准后可前往参访半岛。

位于阿索斯山的20座修道院中,17座属于希腊正教,其他3座属于其他东正教国家:希利安达里乌修道院属于塞尔维亚佐格拉夫修道院属于保加利亚圣潘代莱蒙修道院属于俄罗斯

严禁女性进入

传说中圣母玛利亚使徒约翰乘船途中漂流到阿索斯半岛上,于是圣母玛利亚将此地定为神圣区域,宣告女性和小孩永远不得踏足半岛。

为了减少性诱惑,妇女在半岛上是彻底禁止的,某个挺有名气的事实是这里甚至禁止雌性家畜(据称猫和蛋鸡除外,因为猫能捕鼠,蛋鸡能提供圣像画使用的新鲜蛋黄)。惩罚是监禁一到两年。欧洲议会曾两度催促希腊改变此项规定,但被回绝。

然而在希腊内战期间,阿索斯山确实收容了包括妇女和女孩的难民[6]。在1930年代,甚至更发生了一件意外事件:第一位赢得欧洲小姐希腊选美选手阿利基·蒂波拉拉可英语Aliki Diplarakou,以男性装束混进阿索斯山,震惊了世界。她违反禁忌的行为在1953年7月13日《时代杂志》获得专题报道[7],标题是:“罪的顶点”(The Climax of Sin),文章内容是透过历史谈论“女人角色”的转换。

阿索斯山的文化及生活

建筑

西蒙岩修道院

这些修道院的建筑结构和修道士的住所(cloisters)由一群建筑包围着中庭的连续高大建筑组成。这些建筑也具有保护盾的功用,使得阿索斯山半岛的修道院有着独特形似城堡的外观。建筑中亦有开着枪眼的高塔。基于防御的理由,入口通常为隧道状,被厚重的覆铁木门紧闭。在靠近主要入口的外侧, 通常有个视野良好的宽敞小亭(kiosk)。修道院最重要的部分是靠近中央的内部中庭,中间的教堂称作“katholikon”,相对的西侧餐厅则称作“trapeza”。其他修道院的基础部分是会堂(Assembly room)和办公室(administration offices)、宾馆、修士的住处、图书馆、圣器收藏室。在大教堂西侧的入口有着“Fiali”, 盛着圣水的装饰华丽的大理石盥洗台。在中庭内有着清水的喷泉。小礼拜堂散布在修道院的各个地方。

每个修道院或寺院都有个小港接收来自海上的补给,称作“arsanas”(来自拉丁文“arsenal”),常常筑于坚固的高塔。

教堂内,修道院及寺庙的圣像架,圣器收藏室及图书馆内,基于信仰、艺术、历史或国家的重视,保存着圣髑及无价之宝。一般游客因安全的理由是难以接近的。

艺术宝藏

阿索斯山修道院拥有大量无价中世纪艺术宝藏,包含圣像、礼拜衣和物件(十字架、圣餐杯),古抄本以及其他基督教文本、帝国的金币(chrysobulls)、圣物等。但至今尚未有组织性的研究及保存,但近来欧盟正在挹注资金于编目,保护以及修复这些资产。

语言

所有希腊修道院通用希腊语,但有些修道院使用其他语言,圣潘代莱蒙修道院俄语(35名僧侣),伊维龙修道院使用格鲁吉亚语(53名僧侣),希利安达里乌修道院使用塞尔维亚语(46名僧侣),佐格拉夫修道院使用保加利亚语(15名僧侣),以及“the Sketae of Prodromos and Lacu”使用罗马尼亚语(64名僧侣)。今天,许多希腊修士能说英语。

历法

阿索斯山保留了罗马时期的儒略历,不论官方文书还是日常生活,都使用儒略历,比公历晚了13天。

待客之道

近年来游客数目的增长,使得传统的待客之道是修士们最令人感动但也许是现今最困难的任务。招待客人的需求往往超出修士们实际的意向及修道院的负荷。拜访阿索斯山最好的季节是游客较少的冬天。在前往特定的修道院前, 最好先打个电话确认他们是否能留宿你。居留于宾馆(archondariki)的访客必须尊重而且跟随修道院的行程:祈祷(在教堂中礼拜或单独礼拜)、共同用餐、工作(依不同修士的职责)及休息。如果你在进行特殊的食物疗法、禁食、或想要领受圣餐(仅提供给东正教信徒)请及时让咨客(archondaris)知道。宗教庆典期间,通常有长时间的守夜,白天的行程会整个重新调整。到达阿索斯山时务必询问日夜的行程。日落时修道院的大门关闭,日出时才会重新开启。

隐士团

隐士团的修道院生活皆不同。有些像是整洁的农舍,有些像是粗劣的茅舍,有些则有上一世纪的优美的拜占庭传统或俄罗斯结构。单人室的修士需要处理每天生活的琐事,订定每日的计划。对访客来说,体验这方面的修道院生活也是很值得的,但大部分的房室都很狭小,并没有足够的空间招待客人。

两种隐士团::第一种在建筑和生活方式都跟随传统的修道院典型。相反的,第二种更像是小型的村庄,日常生活则像是在单人室中,但同样也有公共生活的职责。靠近社区的中心是中心教堂,称作"kyriako"(可被翻译成"周日用"),修士会周日集会的地方及宗教庆典举行处。通常还有管理室、图书馆、仓库及宾馆。

圣潘代莱蒙修道院.

文献

  • The 6,000 Beards of 阿索斯山 ISBN 0-85955-251-9 by Ralph H. Brewster.半岛指南, 第一版于1935年发行,对于地形、修道院、skites、以及居民有诸多细节描述,包含风俗习惯以及不常讨论的内容。
  • 阿索斯山 ISBN 960-213-075-X by Sotiris Kadas. 修道院及历史的导览,附插画(Athens 1998)。 有许多阿索斯山上拜占庭艺术宝藏的插画
  • Athos 阿索斯山 by Sydney Loch. 1957 & 1971 发行 (Librairie Molho, Thessaloniki). Loch 在 花了大半生于 Athos 附近 乌拉诺波利 的拜占廷塔, 并记述了他多次拜访阿索斯山的纪录. 非常迷人的游记。塞萨洛尼基的知名书店 - Molho 可能留有一些副本。
  • Dare to be Free ISBN 0-330-10629-5 by Walter Babington Thomas. 从二次世界大战中逃跑的战俘观点,因躲避追捕而在半岛上的一年,提供深入阿索斯山僧侣于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生活的观察。
  • Blue Guide:希腊 (ISBN 0-393-30372-1), pp. 600–03. 提供历史及游客资讯。

当地景观

参考文献

  1. ^ Σύνταγμα της Ελληνικής Δημοκρατίας (PDF). www.hellenicparliament.gr. 1927 [23 April 201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05-28).
  2. ^ The Protaton church at Karyes. Macedonian-heritage.gr. [2011-06-01].
  3. ^ Mount Athos Home. [2016-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01).
  4. ^ Robert Draper, "Mount Atho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National Geographic magazine, December 2009
  5. ^ Athonite monasticism at the dawn of the third millennium, Pravmir Portal, September 2007
  6. ^ Is there a monastery in Greece that won’t even allow female animals? – The Straight Dope
  7. ^ GREECE: The Climax of Sin. Time. 1953-07-13. ISSN 0040-781X (美国英语).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5-30 10:10,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