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准噶尔之役本文重定向自 阿睦爾撒納之亂

(重定向自平定准噶尔)
准噶尔之役
清朝统一战争的一部分
Storming of the Camp at Gadan-Ola.jpg
清兵在昭苏格登山追击准噶尔汗达瓦齐
日期大清康熙二十七年-乾隆二十三年(1688年-1758年)
地点
结果 清军胜利,准噶尔汗国灭亡
领土变更 清朝获得外蒙古西藏新疆等地
参战方
准噶尔汗国
哈萨克
大清帝国
哈萨克
指挥官与领导者
噶尔丹
策妄阿拉布坦
大策零敦多布
噶尔丹策零
小策零敦多布
达瓦齐
阿睦尔撒纳
噶勒藏多尔济
班珠尔
达什策凌
阿布赉
康熙皇帝
裕亲王福全
费扬古
雍正皇帝
恂郡王允禵
傅尔丹
策凌
年羹尧
岳锺琪
乾隆皇帝
班第
阿睦尔撒纳
萨喇尔
策楞
达尔党阿
哈达哈
成衮扎布
兆惠
富德
阿布赉
兵力
20,000- 30,000[1] 100,000[1]
伤亡与损失
不明 不明

准噶尔之役[2]或称准噶尔役[3][4],是17世纪至18世纪时厄鲁特蒙古准噶尔部清朝之间的战争。清代文献又称之为平定准噶尔满语ᠵᡠᠨ ᡤᠠᡵ
ᠪᡝ
ᠨᡝᠴᡳᡥᡳᠶᡝᠮᡝ
ᡨᠣᡴᡨᠣᠪᡠᠮᠪᡳ
穆麟德jun gar be necihiyeme toktobumbi)或平定准部

战争始于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准噶尔首领噶尔丹入侵喀尔喀蒙古,并乘胜进兵至内蒙古;至乾隆二十年(1755年)清军进兵伊犁(今新疆伊犁州霍城县),俘获准噶尔首领达瓦齐,以“准噶尔汗国”灭亡而告终。达瓦齐被俘后,时任定边左副将军辉特部台吉阿睦尔撒纳(非准噶尔人)起兵反叛,天山北路再次陷入动乱。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初,逃亡的阿睦尔撒纳病死于俄罗斯,俄国请清使验看尸首,“准噶尔之事,于是大定”[5]。次年,清军剿灭叛军残部并平定回部大小和卓之乱西域全境底定,西北边患暂告终结。平定阿睦尔撒纳之后,清代蒙古未再发生大的变乱,直至1911年辛亥革命后的。

准噶尔之役历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前后长达七十年。乾隆皇帝平定准噶尔后,“拓地二万余里”[6],西域天山南北尽入版图。原准噶尔领地被称作准部,与天山以南的回部合称西域新疆,后简称新疆满语ᡳᠴᡝ
ᠵᡝᠴᡝᠨ
穆麟德ice jecen)。准噶尔之役是乾隆皇帝“十全武功”之首。

背景

准噶尔部的兴起

准噶尔部是蒙古厄鲁特部的分支,明清之际兴起于巴尔喀什湖以东伊犁河一带。清代初年,准噶尔汗国首领巴图尔珲台吉及其子僧格向皇帝称臣入贡。僧格弟噶尔丹继位后,依旧向清廷称臣。康熙十八年(1679年),噶尔丹得到授予的“博硕克图汗”称号,于是上疏要求清廷确认其号,并颁给敕印[7]。然而噶尔丹出自绰罗斯姓,并非成吉思汗黄金家族后裔,按照蒙古传统,没有资格使用“汗”的称号。理藩院以厄鲁特部称汗者不得入贡的先例为辞,指斥噶尔丹“擅称汗号”,但又准许其纳贡。此后数年间,噶尔丹出兵降服了天山南路的叶尔羌汗国,征服了吉利吉思布鲁特)、塔什干等地,击破哈萨克部落,势力远及阿富汗等地,开始称霸中亚

喀尔喀部的内乱

清初,游牧于漠北喀尔喀蒙古分为三大部落:札萨克图汗部土谢图汗部车臣汗部,被称为“外喀尔喀”,即后来之外蒙古。三部实际上是清朝属国,首领为“汗”,臣属于皇帝,但不受内地官员的管理。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札萨克图汗部发生内乱,部分属民逃往土谢图汗部。新继位的札萨克图汗成衮土谢图汗察珲多尔济索要逃逸人口,察珲多尔济不与,二人反目成仇。不久成衮卒,其子沙喇继位。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噶尔丹与沙喇结盟,共同对抗土谢图汗部。察珲多尔济侦知沙喇动向,于是联络阿拉善的罗卜藏衮布拉布坦,决定先发制人。同年秋,土谢图汗察珲多尔济领兵一万出击札萨克图汗沙喇,将其杀害,喀尔喀陷入内战。噶尔丹之弟多尔济扎布也被察珲多尔济、罗卜藏衮布拉布坦联军所杀。噶尔丹乘机挥师东进,意欲将喀尔喀三部置于准噶尔的统治之下。

经过

清朝和准噶尔的战争地图

平定朔漠

噶尔丹入侵喀尔喀

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五月,噶尔丹领兵三万出科布多,东征喀尔喀三部。喀尔喀举族震动,军民纷纷溃逃。准噶尔军轻松击溃了喀尔喀右翼的札萨克图汗部、和托辉特部,又战胜了前来迎击的察珲多尔济长子噶勒丹多尔济。察珲多尔济之弟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先向东逃往车臣汗部,又南下逃至清朝所属的阿巴哈纳尔部(今内蒙古锡林浩特市一带)。沙喇之弟策旺扎布率札萨克图汗部、已故车臣汗之弟纳木扎尔率车臣汗部举族南迁,逃入清朝边界。八月,察珲多尔济与噶尔丹激战于土拉河,察珲多尔济大败,也率部逃往内蒙古苏尼特地界。

汹涌而来的喀尔喀诸汗、台吉及数十万民众突破清兵哨卡,逃入内蒙古苏尼特乌珠穆沁、阿巴哈纳尔等部。噶尔丹致书清廷,声言“倘折卜尊丹巴(哲卜尊丹巴)往投皇上,或拒而不纳,或擒之畀我。”被康熙皇帝拒绝。九月,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与喀尔喀三部众首领盟会,正式归附清朝。康熙皇帝准其内附,并派人为之安插牧地、发粮赈济。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噶尔丹之侄策妄阿拉布坦趁噶尔丹远征,率部反叛。噶尔丹回师追击不克,被阻于阿尔泰山以东的科布多。策妄阿拉布坦占据准噶尔本土后,切断了噶尔丹军队的兵源及粮饷。于是噶尔丹再次出征漠北,与俄国殖民者争夺残存的喀尔喀部落,并拒绝了清廷提出的与喀尔喀和解的建议。清廷也放弃了调停的努力,准备发兵征讨噶尔丹。

乌兰布通之战

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六月,噶尔丹以追击土谢图汗为由,领兵南下,直抵内蒙古乌珠穆沁边界。噶尔丹在乌尔会河击败了一支轻举妄动的清军,乘胜进至克什克腾旗,近逼京师。七月,康熙皇帝御驾亲征,以裕亲王福全古北口、恭亲王常宁喜峰口。八月一日,清兵与准噶尔军在乌兰布通(今内蒙古克什克腾旗乌兰布统乡)交战,噶尔丹大败。但福全误信西藏喇嘛济咙呼图克图之言,使噶尔丹得以从容撤退。

康熙皇帝亲征漠北

出征克鲁伦河畔的清军营帐(《北征督运图册》)

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五月,在科布多恢复元气的噶尔丹领兵三万,再次出征漠北,抵达克鲁伦河流域。次年(1696年)初,清兵分三路北上,出击噶尔丹。二月二十日前后,抚远大将军费扬古归化城(今内蒙古呼和浩特)进发,扬威将军舒恕、安西将军傅霁、振武将军孙思克由昆都伦(在今内蒙古包头市)启程,是为西路军。三月,康熙皇帝亲率中路大军,出独石口。东路军由黑龙江将军萨布素,率盛京宁古塔黑龙江科尔沁兵,沿克鲁伦河西进。

五月,康熙皇帝进抵克鲁伦河。噶尔丹闻讯后,放火烧掉草原,尽弃庐帐器械,率主力军避走。康熙皇帝以领侍卫内大臣马思哈为平北大将军,率军追击。噶尔丹逃至特勒尔口济,迎面遭遇费扬古所率西路清军。两军在昭莫多(今蒙古国乌兰巴托南)激战,准兵大败,噶尔丹仅率数骑逃走。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三月,康熙皇帝驻跸宁夏,命费扬古、马哈思出击噶尔丹残部,清兵进抵狼居胥山,擒获噶尔丹之子。噶尔丹势穷力蹙,潜至哈密劫掠粮草不成,不久服毒自尽(此说法目前尚有争议)。康熙帝三征噶尔丹,不仅完全控制了喀尔喀蒙古,而且彻底粉碎了噶尔丹的威胁。

平定西藏

策妄阿拉布坦继位后,起初与清军合力夹攻噶尔丹。噶尔丹死后,策妄阿拉布坦与清廷维持表面的和平,同时出兵南下回部,将吐鲁番喀喇沙尔叶尔羌喀什噶尔等城置于直接统治之下,与清军控制下的哈密对峙。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策妄阿拉布坦派大策零敦多布领兵六千,昼伏夜行,秘密潜入西藏。次年(1717年)十一月,大策零敦多布偷袭拉萨,杀死和硕特部首领拉藏汗,控制了藏内局势。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十月,康熙帝发兵入藏。两年后(1720年),清军将准噶尔军逐出西藏,大策零敦多布逃回伊犁。清朝从此在西藏驻军,并于数年后设立驻藏大臣管理西藏。康熙皇帝撰写平定西藏记,立御制平定西藏碑布达拉宫前。

康熙六十年(1721年)三月,允禵提议分三路大军进兵伊犁,剿灭策妄阿喇布坦,称:“各路马驼粮饷俱甚充足,器械俱已齐备,官兵各思奋力。值策妄阿喇布坦人心惶惑之时,可以直捣巢穴,扫荡无迹。”[8]清廷随之制定了行军计划:阿喇衲、路振声由乌兰乌苏进兵吐鲁番,富宁安之兵调往乌兰乌苏驻扎;傅尔丹、祁里德在本处预备;祁里德再派兵二千,前往收取策妄阿拉布坦及乌梁海逃众。康熙皇帝应允。但此时俄罗斯帝国政府派出以温阔夫斯基为首的使团来到准噶尔,诱使策妄阿喇布坦归顺俄国。五月,康熙帝得到允禵的密奏,于是谕令大军暂停进剿伊犁。次年,清廷遣使持诏书安抚策妄阿喇布坦,正式停止对伊犁用兵。雍正三年(1725年),策妄阿喇布坦遣使入朝,清廷认为其态度“甚属恭顺”,双方关系缓和,于是清廷撤回巴里坤的驻军。

准军反攻及双方议和

雍正五年(1727年),策妄阿拉布坦病死,其子噶尔丹策零即位。八年(1730年),噶尔丹策零偷袭清军的阿尔泰山大营。九年(1731年)六月,噶尔丹策零在和通泊之战中大败傅尔丹所部清军。十年(1732年),噶尔丹策零、小策零敦多布东征喀尔喀,进兵至克鲁伦河。六月,清额驸策凌光显寺之战中大败准噶尔军。噶尔丹策零、小策零敦多布率残部突围遁去。雍正十二年(1734年),噶尔丹策零遣使与朝廷议和。双方大致以阿尔泰山为界划定边界,同时皇帝准许准噶尔入藏煎茶。此后二十五年间,准噶尔与清朝相安无事。

平定伊犁

格登鄂拉斫营图

乾隆十年(1745年),准噶尔爆发瘟疫,噶尔丹策零病死,其长子喇嘛达尔扎与次子策妄多尔济那木扎尔争位,准噶尔陷入内乱。乾隆十七年(1752年),大策零敦多布之孙达瓦齐辉特部台吉阿睦尔撒纳的支持下继承汗位。不久达瓦齐与阿睦尔撒纳反目相攻。因准噶尔内乱不已,原本附属于准噶尔的各部落纷纷投向清朝。乾隆十五年(1750年)九月,原属达什达瓦部下的宰桑萨喇尔首先率部投奔清朝。乾隆十八年(1753年),车凌车凌乌巴什车凌孟克率领杜尔伯特部内附。次年,辉特部台吉阿睦尔撒纳降清,被封为亲王。同时,清军招抚了唐努乌梁海阿尔泰乌梁海

阿睦尔撒纳入朝后,将准噶尔虚实悉数禀告清廷。乾隆皇帝认为攻灭准噶尔时机已到,谓之“天与人归,机不可失”[6],故力排众议,于乾隆二十年(1755年)春发兵出征准噶尔。北路军以班第为定北将军,阿睦尔撒纳为定边左副将军;西路军以永常为定西将军,鄂容安为参赞大臣,萨喇尔为定边右副将军。两路大军约于博尔塔拉会师。五月,清军进占伊犁。达瓦齐众叛亲离,率残部退至昭苏之格登山。准噶尔降臣阿玉锡带领清军二十五人夜袭达瓦齐大营,准军惊溃,数千人不战自降。达瓦齐仅带少数人仓皇南逃。六月,乌什伯克霍集斯将达瓦齐诱擒后缚送清军,准噶尔汗国灭亡。达瓦齐被送往热河朝觐乾隆皇帝,被封为“绰罗斯和硕亲王”,居于京师。

阿玉锡持矛荡寇图

平定阿睦尔撒纳

兆惠在鄂垒扎拉图突围

清军平定伊犁后,西征大军陆续撤回内地,仅留少量兵力驻防伊犁、乌鲁木齐等地。阿睦尔撒纳野心逐渐显露,被班第等大臣察觉。班第密奏乾隆皇帝,称阿睦尔撒纳暗中将投降清军的准噶尔部落收为己有;且不用副将军印章,而钤盖噶尔丹策零所用的菊形小印,隐然以厄鲁特四部总汗自居。乾隆皇帝却认为阿睦尔撒纳“不过希图肥己,不必过于苛求”[9]。不久,阿睦尔撒纳叛迹显著,乾隆皇帝命班第送其赴热河朝觐,令喀尔喀亲王额琳沁多尔济沿途护送。

八月,阿睦尔撒纳以暂归治装为借口,以副将军印信交予额琳沁多尔济,潜逃至塔尔巴哈台,与其旧部相约反叛。伊犁的准噶尔宰桑锡克锡尔格等起兵响应。班第率五百人东撤,被叛军围困。清兵突围不成,班第、鄂容安自刭。萨喇尔丢弃官服,换上旧时准噶尔衣冠逃出,被叛军擒获。乾隆皇帝闻讯大怒,将额琳沁多尔济赐死,以策楞为定西将军,发两路大军征讨阿睦尔撒纳。

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三月,策楞再次攻占伊犁。阿睦尔撒纳逃往哈萨克,受到右部哈萨克汗阿布赉庇护。不久,西征清军主力撤回内地。清军将领指挥失当,多次追击阿睦尔撒纳不得,使准噶尔各部落产生轻视之心。十二月,受乾隆皇帝册封的噶勒藏多尔济、巴雅尔举兵反叛,攻陷乌鲁木齐。驻扎伊犁的定边右副将军兆惠率少量清兵东撤,在库尔喀喇乌苏的鄂垒扎拉图被叛军达什策凌围困。兆惠夜间率军突围,苦战后退至乌鲁木齐,得知乌鲁木齐已经失陷,继续向东撤退。途中遇雅尔哈善派出的援军,于次年二月退回巴里坤

库陇癸之战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阿布赉与阿睦尔撒纳反目相攻,阿布赉归降清廷,称臣纳贡。六月,阿睦尔撒纳逃入俄国,年底染天花而死。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正月,俄国遣使告知阿睦尔撒纳已死。清廷派人前往边界验看尸首。乾隆皇帝以平定阿睦尔撒纳,宣谕中外。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清军剿除了叛军残部及逃亡的玛哈沁,天山北路底定。不久后又平定天山南路,将整个新疆纳入版图。自晚唐安西都护府沦陷后,西域时隔千年再次被纳入中国中央政府的管辖。

影响

清兵占领西域后,准噶尔下属部落头领时叛时降,反复无常,使清军损兵折将。乾隆皇帝因此认为其“豺狼成性”[10],下令将叛乱部落尽行剿灭,“永绝根株”。实际上被清军剿灭的只是参与叛乱的一部分部落,如噶勒藏多尔济、巴雅尔、阿巴噶斯、哈丹、沙喇斯等部,以及沦为小股强盗山贼的“玛哈沁”(在纪昀阅微草堂笔记》中有描述)。但清军在清剿过程中,有误杀、滥杀的现象。由于清军中多喀尔喀蒙古人,对入侵喀尔喀的准噶尔人恨之入骨,剿杀不遗余力。还有已经归附清朝的部落,如沙克都尔曼济,因被大臣雅尔哈善怀疑叛乱,被清军误杀。没有反叛的部落被编旗,有的还被派到回部作战。今伊犁州昭苏县、塔城地区和蒙古国西部都有准噶尔部落的后裔。

以俄国历史学家兹拉特金《准噶尔汗国史》、台湾作家柏杨中国人史纲[11]为代表的一些著作及文章认为,乾隆皇帝在消灭阿睦尔撒纳后,命令兆惠对准噶尔部落进行了大屠杀,造成准噶尔部落的种族灭绝。兹拉特金的记述更为夸张:“所有史料一致指出,大批卫拉特居民被屠杀,这是清军司令部有计划进行的。……切列潘诺夫编年史肯定:在准噶尔‘人、畜全部被杀绝无遗,连俘虏也不放过,只有那些能够逃入俄罗斯边境的人才得了救。’”[12]但都没有举出文献中记载的具体事例。这种说法可以上溯至清代魏源的《圣武记》[13]

“王师初入,兵不血刃,矢不再发,而天不许也。王师再入,师则屡次,垒则再因,而天又不许也。几大幸,又几大不幸,一激再激,以致我朝之赫怒,帝怒于上,将帅怒于下,合围掩群,顿天网而大狝之,穷奇浑沌梼杌饕餮之群,天无所诉,地无所容,自作自受,必使无遗育逸种于故地而后已。计数十万户中,先痘死者十之四,继窜入俄罗斯、哈萨克者十之二,卒歼于大兵者十之三,除妇孺充赏外,至今惟来降受屯之厄鲁特若干户,编设佐领昂吉,此外数千里间无瓦剌一毡帐。”

准噶尔部人口因清军的而灭绝的印象。准噶尔部落并没有被种族灭绝,有大量准噶尔部民被编入八旗(或迁徙到漠北等地),成为清军的作战力量,如八旗察哈尔之例。另外,造成准噶尔部人口锐减的主要原因是瘟疫流行和内战。18世纪中期,准噶尔部落天花流行,导致人口大量死亡,这一点魏源、柏杨均在其著作中明确指出[14],但经常被忽视。噶尔丹策零死后,1745年至1754年间,策妄多尔济那木扎勒、喇嘛达尔扎、达瓦齐、阿睦尔撒纳之间的多年混战,以及哈萨克部落的乘乱袭击、各部落相机出走,也使准噶尔部人口大减。

记录准噶尔部众向清军投降的《平定准噶尔图》

投降清军的准噶尔、辉特部落大多被编入八旗。早年率众来降者被安置于热河漠北。乾隆二十年(1755年)以后归降者,改准噶尔之名为整个漠西蒙古的部落名额鲁特,就地安置,驻扎在新疆伊犁塔尔巴哈台以及科布多

参考文献

引用

  1. ^ 1.0 1.1 History of the Civilizations of Central Asia,Vadiam Mikhailovich Masson, pg. 148
  2. ^ 庄吉发. 清高宗十全武功硏究. 中华书局. 1982: 11.
  3. ^ 吕振羽. 大师讲史: 读史知天下. 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2007: 232.
  4. ^ 《清史稿·卷十》
  5. ^ 《平定准噶尔方略》卷之首
  6. ^ 6.0 6.1 《啸亭杂录》卷一平西域
  7. ^ 《平定朔漠方略》卷一
  8. ^ 《藩部要略》卷十
  9. ^ 《高宗实录》卷四百九十一乾隆二十年六月甲子
  10. ^ 《平定准噶尔方略》正编卷四十九
  11. ^ 《中国人史纲》第三十一章:“准噶尔人从此在他们的故土上消失,只剩下一个地理名词准噶尔盆地和横亘在中、俄两国边界上的准噶尔门要塞,供后人垂泪凭吊。”
  12. ^ 《准噶尔汗国史》434页
  13. ^ 《圣武记》卷四
  14. ^ 《中国人史纲》同上章:“恰恰这时候可怕的恶运抓了准噶尔,天花忽然流行,准噶尔战士相继死亡,军队自行瓦解。”

来源

书籍
  • 《亲征平定朔漠方略》,中国藏学出版社影印殿本.
  • 《平定准噶尔方略》,西藏社会科学院影印乾隆武英殿刻本.
  • 嘉庆重修《大清一统志》,商务印书馆《四部丛刊》影印殿本.
  • 昭梿,《啸亭杂录》. 北京:中华书局,《清代史料笔记丛刊》,1980年.
  • 魏源,《圣武记》. 北京:中华书局,1984年.
  • 清史稿》,中华书局点校本.
  • 谭其骧 等,1974年,《中国历史地图集》,北京:中国地图出版社
  • 伊·亚·兹拉特金 著,马曼丽 译,1980年,《准噶尔汗国史》. 北京:商务印书馆.
  • 罗致平 等,1985年,《准噶尔史略》. 北京:人民出版社.
  • 祁韵士 著,张穆 改定,包文汉 整理,1987,《清朝藩部要略稿本》. 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

参见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01-13 14:12,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