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阿伊努语

阿伊努语
アイヌ イタㇰ, Aynu itak
发音[ˈainu iˈtak]
母语国家和地区日本俄罗斯
区域北海道;以前曾经使用于库页岛千岛群岛堪察加半岛、以及日本本州东北地方
母语使用人数10人[1](2007年)
语系
语言代码
ISO 639-3ain
Historical expanse of Ainu.png
过去可能曾经使用阿伊努语的地区
濒危程度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濒危语言[2]
极度危险UNESCO
UNESCO AWLD CE CHS.png

阿伊努语阿伊努语假名アイヌ・イタㇰ,阿伊努语拉丁转写:Aynu itak,日语:アイヌ語),或译成爱努语爱奴语阿衣奴语阿依努语,是日本原住民(主要分布在北海道本州东北地区)少数民族阿伊努人的民族语。阿伊努语一直没有文字,近年由于Unicode的普及,日本政府开始用日语假名为他们创制文字。阿伊努语一度至少有过19种方言阿伊努这个字在阿伊努语的意思就是“人”。现时大多数能使用该语言的都是老年阿伊努人,他们散居在本州北部、北海道千岛群岛库页岛南部一带。近年来阿伊努语的社会地位大有改善,越来越多人愿意学习阿伊努语。

分类

虽然从类型学的角度来看,阿伊努语和日语有相似之处;而从语言学及辅音变化又与韩语类似[3];但是一般认为,阿伊努语仍然是一种独立的语言,没有已知的证据显示它和其他语言有任何关联性。有时它会和古西伯利亚语言归类在一起(有人[谁?]说接近印尼语),不过那并不算是一个正式的语言系属分类。大部分的语言学家相信阿伊努语和尼夫赫语所共用的词汇事实上是一种外来词的应用;阿伊努语和日语之间也有类似的共用词汇。另外还有学者发表阿伊努语和日语及阿尔泰语系关系的论述[4],但并没有获得其它专家的支持。近年来,以日语学家村山七郎为首的学者们,试图借由字汇和文化的比较来建立起阿伊努语和南岛语系的关系。Alexander Vovin也曾发表证据证明阿伊努语和南岛语系的关系,但之后他承认那是一个不成熟的假设。也有人说他们语言与因纽特语有关。

现状

北海道库页岛(桦太)和千岛列岛等地区中,阿伊努语在库页岛、千岛列岛已完全消失,在北海道地区也处于极危(critically endangered極めて深刻)状态中,是日本处于危险状况的8种语言中唯一归为此类者。 虽然现在仍然使用阿伊努语的人口已变得非常少,但由于不少人担心阿伊努语会消亡,所以开始重新学习。根据1996年的统计数据推定,阿伊努语现时有语言人口约一万五千人,其中能操流利阿伊努语的人只余下15人[5][6]。现时在千岛群岛及库页岛已不再有以阿伊努语为母语的人口;而在北海道,以阿伊努语为母语的人不足十人,他们的平均年龄都已超过80岁。由于担心在没有人继承的情况下,阿伊努语会从人类历史中消失,学者在1970年代开始为阿伊努语作录音及词汇记录,尽可能为该语言保存记录。

不过,从1990年代,学习阿伊努语的日本人开始增加。各大城市除了有学习会之外,亦促使了各种阿伊努语的辞典出版。

复兴

阿伊努语在过去的几十年来一直面临失传的威胁,是一个即将消逝的语言。在日本,十五万个自称阿伊努族的人(还有许多的阿伊努族人则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出身或者因为担心遭受歧视而隐藏身份)只能说日语。1980年代末期,居住在北海道平取町的二风谷镇里100个能说阿伊努语的人当中,只有15个人每日都讲阿伊努语。目前无法用一个确切的数字来表示还有多少人能说阿伊努语。根据估计,北海道可能还有一千个以阿伊努语为母语的人,而且大部分都已超过30岁。将阿伊努语当作是第二语言的学习者则已经超过了当作母语使用的人。

虽然如此,阿伊努语的使用人数正在成长当中。目前有一个语言复兴运动正在热烈地进行着,主要在北海道但其他地区也有,希望能扭转长久以来使用人数下降的趋势。这样的运动确实增加第二语言的学习者,尤其是在北海道地区。而这个运动的发起人便是一个著名的阿伊努族民俗学者,同时也曾经担任国会议员的萱野茂,他本身便是个道地的阿伊努族人。

方言

  • 北海道阿伊努语
    • 北海道南西部方言
      • 八云方言
      • 长万部方言
      • 余市方言
      • 幌别方言
      • 白老方言
      • 千歳方言
      • 鹉川方言
      • 沙流方言
      • 新冠方言
    • 北海道北东部方言
      • 静内方言
      • 浦河方言
      • 样似方言
      • 十胜方言
      • 钏路方言
      • 阿寒方言
      • 根室方言
      • 北见方言
      • 石狩方言
      • 天盐方言
      • 宗谷方言
  • 萨哈林阿伊努语(灭绝)
    • 西海岸方言
    • 东海岸方言
    • 多来加方言
  • 库里尔阿伊努语(灭绝)

音韵

阿伊努语的音节结构都是CV(C)形式,偶尔会有多辅音,但不常见。

母音

阿伊努语有 /a/、/e/、/i/、/o/、/u/ 五个母音

  前舌音 中舌音 后舌音
i u
半开 e o
a

子音

子音如下:

  双唇音 唇软颚音 齿龈音 颚音 软颚音 喉音
塞音 p   t   k ʔ
塞擦音     ts      
鼻音 m   n      
擦音     s     h
近音   w   j(y)    
闪音     ɾ      
  1. 喉塞音通常不作记录。
  2. 齿龈塞擦音可以有 /ʧ//ʦ//ʤ//ʣ/ 的变化。

其他

跟日语一样,/i/音在/t/和/s/之后都会产生颚音化现象,使/ti/变成为[ʧi]、/si/和结尾的/-s/变成为[ʃ]。不同地方的方言可能会有所差异,例如,在萨哈林地区的方言,音节结尾的/p/、/t/、/k/、/r/都同化了变成/h/。

阿伊努语有音高。通常一个由词根词缀组成的词语,词根的音高会较高。若词语只有一个音节,或有双元音的话,高音会落在开首的音节。否则的话,高音都在第二音节。

语言类型及语法

词汇

文字书写可以用片假名,或用拉丁字母均可。

  • I yay rayke re. — 谢谢
  • Hioy'oy — 谢谢(男人用)
  • I ram karap te. — 你好
  • E iwankeya? — 你好
  • Apunno paye yan. /Apunno oka yan. — 再见
  • mici, ona — 父亲、爸爸
  • hapo, unu, totto — 母亲、妈妈
  • ekas — 祖父
  • sut, huci — 祖母
  • irwak (yup, yupo/aku) — 兄弟
  • sa, sapo/macirpe, matapa — 姐妹
  • po — 儿子
  • aynu -
  • ape -
  • iomante - 祭 - 阿伊努最大的祭祀
  • ekasi - 长老
  • esaman - 水獭
  • nuy - 火焰
  • kamuy -
  • kapatcir kamuy - 虎头海雕(鹫神)
  • kanto - 天空
  • kimun kamuy - 棕熊(山神)
  • kutron kamuy - 鼠兔(岩场之神)
  • kunnecup - 月亮
  • kotan - 村庄
  • kotankor kamuy - 渔鸮(村庄之神)
  • kotankorkur - 村长
  • korpokkur - 克鲁波克鲁(蕗叶下的小人)
  • konru -
  • sarorun kamuy - 丹顶鹤(湿原之神)
  • sumari - 狐狸
  • sita/seta -
  • tonoto -
  • nonno -
  • horkew -
  • hoyau -
  • yukar - 叙事诗
  • yuk - 日本鹿
  • repun kamuy - 虎鲸(海神)
  • rera - 风
  • pirka - 美丽、可爱
  • pone - 骨
  • ray - 死
  • wakka -
  • cise - 家
  • mina - 笑
  • to - 湖・沼
  • seseki/yu - 温泉

语法

阿伊努语的语序如下:

阿伊努语的名词可以群聚在一起互相修饰,主要的名词通常放在最后面。动词则有及物或非及物的区别,而且可加上多种的字尾组合成许多衍生字;另除了一般的被动语态外,阿伊努语尚有所谓的应动语态,以将多种补语论元所扮演的角色的含意给“抬入”核心论元中。

Yukar中的阿伊努语,也就是所谓的古典阿伊努语,是多式综合语,并有插入(incorporation)的现象存在,但现今口语的阿伊努语已大幅简化。

阿伊努语有众数动词这个封闭词类存在,其中一些呈现异干互补的现象。

文字

阿伊努语的官方文字是采用一种改良的阿伊努片假名来书写,但亦有人采用拉丁字母。阿伊努语有自己的报章《阿伊努时报》,而这份报纸是同时采用两种文字印刷。

Unicode为阿伊努语拨出了片假名拼音延伸区段(31F0-31FF)出来。([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这些延伸片假名主要用于标示阿伊努语的尾音。现时已定义的16个字码如下:

Unicode 文字 标音
U+31F0 -k
U+31F1 -sh
U+31F2 -s
U+31F3 -t
U+31F4 -n
U+31F5 -p
U+31F6 -p
U+31F7 -p
U+31F8 -p
U+31F9 -p
U+31FA -m
U+31FB -r
U+31FC -r
U+31FD -r
U+31FE -r
U+31FF -r

此外,/tu/不作“トゥ”,而是在“”之后加上半浊点“゜”变成“ト゚”。

口头文学

阿伊努语有一个很丰富的口头传统文学,是一种称为Yukar的英雄传记,它保存了不少阿伊努语的古文法和辞汇。 爱努民族培养而发展的文艺不是以文字为基础的、是欣赏谈话本身的口承文艺。这种文艺是口头文学之一。里面包括故事、向神祈祷的语言、问候的言词等。 至今其中尤其故事性较高的东西研究得先进一点、现在被认为可以区分三种。这三种各各都有下述的特点。

英雄叙事诗

在短短反复的旋律上讲故事。讲故事的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旋律。 讲故事的人用木棒打炉边打拍子。大多故事特别长、用几个小时才讲完。 故事的内容有各种各样的、超人少年英雄的冒险故事比较多、想像性与娱乐性是一个特点。

神谣

短短反复的旋律上讲故事。每个故事都有不一样的旋律、插入叫做“sakehe”的言词。 大多是几分钟到十几分钟就结束、也有要一个小时以上的。 动植物、自然现象等的神们讲自己的经验、用这样形式来讲故事。

散文说话

不用带旋律、用散文的形式讲。大多都是像日常会话般的语调讲、也有带抑扬的语调讲的。 有十分钟左右的、也有几个小时的。 内容涉及多方面。也有和神谣内容差不多的。大多都是带劝善惩恶的结果、也有教伦理观、社会规范的作用。

近期历史

随着日本殖民地化的到来,许多说阿伊努语的人丧失了自己的语言。在日本各地粮食生产方式不断变化的时期,主要依靠捕鱼和在土地上觅食的阿伊努人得到的贸易机会就少了。日本正在变得更加工业化,全球化对日本的土地造成了威胁。日本政府为了统一国家以抵御侵略,制定了同化阿伊努人多样性、文化和生存的政策。[7][8][9]同化包括开发土地、文化商品化以及将阿伊努人的孩子安置在只学日语的学校。[7][8][9]

近年来,日本政府承认阿伊努人是土著居民。自1997年起,根据《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利宣言》(UNDRIP),他们获得了土著人民对其文化、遗产和语言的权利。[7][8][10]

1997年的《阿伊努文化促进法》指定成立了阿伊努文化研究与推广基金会(FRPAC)。[10]这个基金会负责语言教育,他们通过培训讲师、设立高级语言班和开发语言材料等方式,来促进阿伊努语言学习。[10]

辞典

以下均为阿伊努语-日语辞典

  • 萱野茂萱野茂のアイヌ語辞典三省堂 ISBN 4385170509 1996年(初版)・ISBN 4385170525 2002年(增补版)
  • 萱野茂のアイヌ語辞典 CD-ROM》三省堂 ISBN 4385613060 1999年
    上述辞典(初版)的CD-ROM版,全例文附带了著者自己的发音。
  • 田村すず子 《アイヌ語沙流方言辞典》 草风馆 ISBN 4883230937 1996年
  • 中川裕 《アイヌ語千歳方言辞典》 草风馆 ISBN 4883230783 (普及版)・ ISBN 4883230775 1995年(桌上版)
  • 知里高央・横山孝雄 《アイヌ語イラスト辞典
  • 知里高央・横山孝雄 《アイヌ語絵入り辞典
  • 知里真志保日语知里真志保分類アイヌ語辞典
  • 服部四郎日语服部四郎アイヌ語方言辞典

萱野辞典・田村辞典可以看在爱努民族博物馆的主页上 http://ainugo.ainu-museum.or.jp/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参见

参考文献

  1. ^ UNESCO Atla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in Danger. [2019-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3).
  2. ^ UNESCO Atla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in danger, UNESCO
  3. ^ Piłsudski, B. Materials for the Study of the Ainu Language and Folklore. Cracow日语クラクフ大公国. 1912: 5 [2018-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0) (英语).
  4. ^ Patrie 1982
  5. ^ 存档副本. [2005-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2-06).
  6. ^ UNESCO RED BOOK ON ENDANGERED LANGUAGES: NORTHEAST ASIA. [2005-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0-02).
  7. ^ 7.0 7.1 7.2 Cheung, S.C.H. Ainu Culture in Transition. Futures. 2003, 35 (9): 951–959. doi:10.1016/s0016-3287(03)00051-x.
  8. ^ 8.0 8.1 8.2 Maruyama, Hiroshi. Japan's Policies Towards the Ainu Language and Culture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North Fennoscandian Sami Policies. Acta Borealia. 2014-07-03, 31 (2): 152–175. S2CID 145497777. doi:10.1080/08003831.2014.967980.
  9. ^ 9.0 9.1 HLJ. www.heritagelanguages.org. [2017-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8).
  10. ^ 10.0 10.1 10.2 Savage, Theresa; Longo, Michael. Legal Framework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inu Language and Culture in Japan: International and European Perspectives. Japanese Studies. 2013, 33 (1): 101–120. S2CID 145788025. doi:10.1080/10371397.2013.782098. hdl:1959.3/313493可免费使用.
  • Patrie, James (1982年). The Genetic Relationship of the Ainu Language. Honolulu: The University Press of Hawaii. ISBN 0-8248-0724-3.
  • Tamura, Suzuko (2000年). The Ainu Language. Tokyo: Sanseido. ISBN 0-8248-0724-3.
  • Vovin, Alexander (1993年). A Reconstruction of Proto-Ainu. Leiden: E. J. Brill. ISBN 4-385-35976-8.
  • 彭哲卿, "爱奴语的一个特点:形态符合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清华大学学报/第9卷第1期:271-288,1971-09.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02 14:47,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