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长篠之战

长篠之战
Battle of Nagashino.jpg
长篠之战古绘图
日期1575年6月28日(天正三年五月二十一日)
地点
结果 织田·德川联军获胜
参战方
Oda emblem.svg 织田氏
Aizu Aoi (No background and black color drawing).svg 德川氏
Takeda mon.svg 武田氏
指挥官与领导者
Oda emblem.svg 织田信长
Aizu Aoi (No background and black color drawing).svg 德川家康
Takeda mon.svg 武田胜赖
兵力
38,000人
7万2千《德川实纪》、
10万余《三河物语》
15,000人
伤亡与损失
伤亡数不明 7,000~12,000人失踪或死亡,含溺死、逃进山中饿死及被追击而死《信长公记》
多名重要大将阵亡
日语写法
日语原文長篠の戦い
假名ながしののたたかい
平文式罗马字Nagashino no Tatakai

长篠之战(又称为长篠之合战长篠合战)是日本战国时期的一场著名战役。对战双方为织田信长德川家康联军与武田胜赖军,时间为天正3年5月21日(1575年6月28日)。主要战事地点在三河国长篠城(现在的爱知县新城市长篠),决战地点在设乐原。

参战武将

织田・德川联军

设乐原决战本队
织田军
织田信长织田信忠柴田胜家丹羽长秀泷川一益佐久间信盛羽柴秀吉佐佐成政前田利家水野信元野野村正成安藤守就(有指明智光秀亦有参战)
德川军
德川家康松平信康石川数正本多忠胜榊原康政鸟居元忠大久保忠世大久保忠佐大久保忠教高木清秀、成濑正一、日下部定好
鸢巢山攻撃队
织田军
金森长近
德川军
酒井忠次松平康忠松平伊忠、松平家忠、松平清宗、本多广孝、奥平贞能、菅沼定盈、西乡家员、近藤秀用、设乐贞通(在樋田待命)
长篠城围城军
奥平信昌、松平景忠
其他
塙直政佐藤秀方、福富秀胜、贺藤市左卫门

武田军

设乐原决战本队
武田胜赖武田信廉武田信丰马场信春内藤昌丰山县昌景原昌胤真田信纲真田昌辉横田康景小幡信贞甘利信康土屋昌次、土屋直规、迹部胜资、望月信永、小山田信茂穴山信君
长篠城监视部队
鸢巢山和其他砦的守备队(长篠城南方的对岸)
三枝守友、河洼信实、名和宗安、饭尾助人、五味高重
有海村驻留部队(长篠城西方的对岸)
高坂昌澄山本勘藏、小山田昌成
岩村城笼城队
秋山信友、大岛某、座光寺为清

战争经过

开始

1573年8月,长篠城主奥平贞昌(后称奥平信昌)趁武田信玄死后再次向德川家康投诚,德川把位于前线的长篠城交给奥平。1575年4月武田胜赖率领15,000人包围长篠城

鸟居强右卫门告诉盟友援军即将赶来(杨洲周延作)
当地复原的防马栅

长篠城攻城战

长篠城当时只有守兵500人,但有200挺铁炮和大筒,以及周围有谷川河流围绕,可以暂时抵抗强大的武田军。但如果在兵粮库用光前援军未能及时赶到,长篠城可能会被攻陷,奥平的家臣鸟居强右卫门便于5月14日趁夜秘密离开长篠城,只身到德川家康身处的冈崎城请求援军。德川事先向盟友织田信长请求授军,织田信长在5月17日率领30,000人与德川家康会合[1]

织田军到达

织田军的30,000人联同德川军的8,000人在长篠城前的设乐原设阵。设乐原是丘陵,与敌军之间有一条河流,因地形对防御有优势,信长选了设乐原为阵地。信长随即命人在河流两岸建起人工斜面,并筑起三重土垒放置防马栅,是当时日本少见的野外战争筑城策略。换句话说,信长没有在阵地旁边设军,只靠远距离作战的铁炮队作为主力防守,迎击武田军的骑马队[2]

但根据《长篠日记》泷川一益等人与德川军的大久保氏众将,还是依然有在防马栅前面机动部属作为护卫铁炮队的前锋。信长并在设乐原北方的高地设立丸山砦,防御武田军利用高地威胁迂回联军的左翼。由擅长机动灵活调动部队防御的佐久间信盛,带六千人负责驻守警戒。

以《信长公记》与《长篠日记》的记载 铁炮队主力是以织田中央军的明智光秀为首的佐佐成政前田利家塙直政野野村正成、福富秀胜等人,另外其余丹羽长秀羽柴秀吉等织田军亦配备相当铁炮;德川军的酒井忠次石川数正本多忠胜榊原康政与大久保氏众将等队亦有自行携带配属的铁炮弓矢队。

另一方面,武田军得知织田信长援军便立即召开军事会议。武田信玄时代的重臣,包括有武田四天王之称的山县昌景、马场信春及内藤昌丰,因织田信长亲自上阵而提出撤军,但武田胜赖却决定出战。因此武田胜赖在长篠城设军3,000以牵制战事,剩余的12,000人便前往设乐原迎战。自信玄时代的重臣有感此战是背城一战,他们都在出战前聚集痛饮一番和作好战死的觉悟。

武田胜赖向清井田原前进,意图是让敌人跟着他移动,这样他才可以发挥出他骑兵的长处。

鸢巢山砦遗址的战殁将士之墓

鸢巢山砦攻防战

5月20日晚,酒井忠次率领东三河众等人秘密渡过丰川,包括500人铁炮部队共3,000人的联军部队(《信长公记》中提到约有4,000人)。由于武田军的支队在长篠城附近,所以必须夺取鸢巢山,鸢巢山包围着长篠城,有数个作监视用途的砦,包括中山砦、久间山砦、姥ヶ懐砦及君卧床砦,如果突袭成功的话可以确保长篠城的安全。除此之外,武田胜赖的退路也会被截断,退无可退的情况下武田军会往设乐原方向前进,试图冲破织田信长的阵势。

在鸢巢山攻防战中,武田军的主将包括三枝守友、河洼信实、五味负成、和田业繁、名和宗安、饭尾助友等都战死。当战败军队与本队合流准备渡过丰川退队时,受到酒井忠次部队的猛烈突袭,长篠城西岸的有海村的高坂昌澄也被讨取。酒井忠次展开部队,但松平伊忠因过于深入对方的阵地,被小山田昌成反击而战死。

这个战略是5月20日晚出战前在联军会议中由酒井忠次提出,但被织田信长驳回,在会议结束后织田信长偷偷召回酒井命他出兵,这是因为织田信长慎防会议上有敌军间谍。

设楽原的卫星图像(1983年)基于日本国土交通省国土画像情报(彩色航拍)制作

设乐原决战

5月21日早,鸢巢山攻防战截断了武田军的退路,被逼与联军交战,此时织田·德川联军兵力为38,000人,武田军为12,000人。

综合《信长公记》及《长篠日记》的记载,武田军总共有五波攻势,第一波为山县昌景、内藤昌丰,第二波为武田信廉、小山田信茂,第三波为小幡信贞、土屋昌次,第4波为武田信丰、穴山信君、武田胜赖本人,第5波为马场信房。

而武田军又分成三翼指挥;左翼指挥由先锋山县昌景兼任,面对联军右翼胜乐寺的德川军;中央由武田胜赖亲领本阵,副将与本阵先手为内藤昌丰,面对联军中央织田信长本阵织田军主力;右翼指挥由殿军马场信房兼任,面对联军左翼驻守丸山砦的佐久间信盛、泷川一益、羽柴秀吉队。

武田军第一波攻势

武田军第一波攻势由山县昌景攻击德川军前锋大久保队,中锋攻打泷川一益,右翼马场信房的先锋夹击佐久间队。

大久保队与山县激战后被击退进入防马栏,内藤队与马场队对织田军的攻势相当顺利,佐久间队舍弃丸山砦成功保全军力转入防马栏,武田军开始全面追击。第一波攻势山县昌景与大久保队在防马栏陷入白刃战僵持,其余武田各队都非常顺利,此时在防马栅后的明智光秀、佐佐成政、前田利家、野野村正成、福富秀胜、塙直政铁炮队开始一起射击,武田军被防马栏栏阻下来后就遭受到铁炮的强烈洗礼,损伤相当多,织田德川联军第二列第三列铁炮也开始齐射,武田军攻势受阻。

山县队在与德川军防马栏的白刃战僵持不下,退兵改从连子川下游断崖迂回突袭德川军右翼,杀入德川军先锋大久保忠世与大久保忠佐阵中。成濑正一的德川铁炮队紧急抽调出来,和大久保队在防马栏右后方组成联军最右翼的防线,德川军与山县队激战攻防九次以上。山县队在损失过多之后败退到竹广・柳田重整,内藤队与马场队继续攻击对织田军施压,第一波攻击结束。

然而随时间流逝,铁炮攻击火力不再,因此防马栏间成为白刃战。此时鸢巢山砦被酒井军攻陷,长篠城得到友军胜利的消息后,在奥平贞昌的带领下把包围武田军杀退。长篠城解围。鸢巢山-长篠的败军与本队合流时,受到酒井-奥平军的猛烈追击死伤惨重。在苦战中的联军,看到长篠德川军放出的胜利狼烟与军号,而士气高涨发出欢呼;背腹受敌的武田军士气受到严重的打击,担心长篠酒井军从背后进行夹击,全军陷入不安动摇扩大。

武田胜赖命第二波的小山田信茂、武田信廉的武田亲族赤备队出击,紧接加入支援内藤队与马场队的攻势。

武田军第二波攻势

第二波攻势没有像第一波那么的积极,填补武田军左翼的小山田信茂赤备队,用骑马队对防马栏进行勇猛的突袭,但小山田赤备骑马队与德川军缠斗时,在德川铁炮队齐射炮火下击溃败退。武田军中央的内藤昌丰奋战之下击溃织田军各队,突破织田军第一道防马栅,织田军各队退至第2道防马栏重整。

联军左翼在马场信房击退佐久间队攻占丸山砦后,成功保全战力的佐久间信盛在马场队压迫下,仍维持完整阵线与马场队对峙而牵制武田军右翼战力。但一路败退的佐久间队,无力阻挡马场队深入严重威胁联军的左翼。

武田军在织田军的阵线中央撕开缺口后,武田信廉等赤备队加入追击落败的织田军,德川家康下令德川军石川数正、本多忠胜、大须贺康高、榊原康政、平岩亲吉、鸟居元忠等军去救援联军中央阵线,德川家康也亲自把本阵设立在联军阵线中枢的八剑山阵所来协防。内藤昌丰突破第2道防马栏后,被本多忠胜、大须贺康高、榊原康政等阻挡。

德川军的石川数正、本多忠胜、榊原康政、内藤正成、樱井胜次、河合又五郎等人带两千人跳出防马栏。对武田军展开白刃战企图讨取内藤昌丰,但猛攻不断被武田军的反击击退,联军数度主动跳出防马栏与武田军作战,但皆被击退。内藤昌丰亦企图突破第二道防马栏,跟联军展开六度以上激烈攻防僵持不下。而武田信廉追击至第2道防马栏,被明智光秀等带领的织田铁炮队猛烈轮番射击击退。

武田军第三波攻势

武田军攻势逐渐猛烈,在武田军对织田军的情势良好之下,马场信房回到武田胜赖本阵。对胜赖提出现在武田军还有优势,已经摸清敌人的底细本事是如何,应该在趁部队损失过大前,先找机会脱离战场回师,他日再找方法与时机来打败织田军就好。

但胜赖不顾马场信房建议先自认失败带军脱离战场的劝告。背负维持武田家威信的胜赖认为联军已经动摇,正是一举击败织田、德川难得机会的决胜时刻,下令武田军发动全面总攻击继续投入赤备队战斗。

西上野众的小幡信贞带领二千多名赤备队发动第三波攻击,《信长公记》写到小幡信贞是被乱枪打死,由织田、德川铁炮队三百挺铁炮齐射落马。小幡队大败一样溃退到竹广・柳田,但德川军也死伤惨重,河合又五郎在死斗中被武田军讨取战死。

马场信房抱着败战的必死觉悟下,带真田信纲真田昌辉兄弟跟土屋昌次,由织田军左翼突袭佐佐成政、前田利家、野野村正成、福富秀胜、塙直政等铁炮主力部队。与武田军的内藤昌丰、武田信廉一起击溃野野村正成、福富秀胜、塙直政等铁炮队,突破织田军第二道防马栏。土屋昌次与真田兄弟在踩着前面中弹倒下的己方士兵突袭,泷川一益带织田军骑马队拦截土屋昌次的武田军骑马队。

在泥泞与明智光秀等铁炮轮番射击下,土屋昌次还是突破泷川队的拦截,但到达第3道防马栅前的仅有三四百人。土屋昌次在突破第3道防马栏时被佐佐成政、前田利家、明智光秀等铁炮队集中火力射杀。真田兄弟带两百余骑冲破第3道防马栏,突入第3道防马栏柴田胜家羽柴秀吉阵中。真田信纲在迂回柴田队、羽柴队欲突入信长本阵时,被织田军铁炮队集中火力射击,连斩织田军数人后战死,真田昌辉负伤暂时退兵。

据《长篠日记》记载,武田军第三波攻击此时冲破第3道防马栏,已直逼信长本阵。

《长篠合战图屏风》的一部分现藏于徳川美术馆

决战

然而,随后武田军派出第四波的武田信丰、穴山信君、一条信龙等亲族众朝第三波的缺口进行突破。而在八剑山阵所的德川军还在跟武田中央队内藤昌丰、武田信廉等人激战时,武田军左翼的武田信丰,趁势攻击右翼在胜乐寺部阵的德川军。压迫胜乐寺右翼空虚的德川军回防联军右翼,再也无暇去阻挡联军中央武田军本队的突进。

在中央与织田军激战武田军全队出动进行总攻,内藤昌丰、原昌胤、武田信廉、穴山信君、一条信龙在枪林弹雨之下突击,武田军本队一路突破前几道铁炮队的防马栏,在猛烈铁炮集中火力射击下长驱直入到第3道防马栏的柴田、羽柴等队,压逼信长本阵与织田军展开死斗。武田信丰与回防联军右翼的德川军石川数正榊原康政本多忠胜激战,苦战代价之下德川军击溃了武田信丰队,信丰队败退后,德川军的阵地前堆满了山县、小幡、信丰等败退的武田赤备队的尸体。

德川军的成濑正一开始进行掳获的武田军旗帜、差物的识别。在铁炮火力的援护下柴田队、丹羽队、羽柴队与武田军拼命缠斗。

在第五波攻击时,马场信房部队早在第三波攻击时就迂回绕到联军的左翼去了,而后进入栏内突击佐久间队,马场信房冲破佐久间队斩杀四十余众。内藤昌丰、原昌胤、武田信廉、真田昌辉一起合攻联军左翼,佐久间队给予信廉队、真田队强烈打击,真田昌辉战死,但佐久间信盛仍被武田军逼退。内藤昌丰趁势攻击泷川队,泷川一益被内藤队击破,联军左翼已崩溃退败,门户大开。

信长调动中央的柴田队、丹羽队、羽柴队马上向马场信房队攻击救援左翼。给内藤队极大的压力,但武田先锋山县昌景在竹广・柳田收容小幡信贞、甘利信康等残军重整。回师直击织田军中央,势如破竹一连击破丹羽长秀柴田胜家羽柴秀吉,在武田军的攻势下丹羽队、柴田队、羽柴队、佐久间队、泷川队纷纷败逃,此时织田军势陷入混乱全面总崩溃,将兵士气瓦解四散逃亡。

此时山县昌景长驱直入进攻信长本阵无人可挡,但在胜乐寺负担联军右翼的德川军情势顺利,德川家康率领德川军回援联军中央的织田军,回防八剑山阵所的德川本阵,与武田军在中央交战拦截山县队、内藤队。

混战之中,山县昌景被织田、德川联军击杀,武田军攻势受创开始混乱,德川军趁势跳出阵地攻击山县队,联军情势转为回稳重整。

大将被击杀让武田胜赖受到严重打击,武田胜赖决定亲率本阵加入战局,企图重振开始瓦解的武田军挽回局面,德川军跳出防马栅迎击武田军。德川军的石川数正、榊原康政、本多忠胜、大须贺康高平岩亲吉鸟居元忠等将,突入武田胜赖本队,与前锋望月信雅和后卫武田信光进行白刃战。激列死斗中,德川家家臣死伤多人,家康近侍本多重次单骑突入武田军中,右眼被刺瞎,负伤七处,也斩杀数名武田军,但德川军各队在武田军本阵白刃战场活跃奋战,斩杀武田军多人,望月信永的首级即被鸟居元忠队所讨取。织田军在重整以后也开始反击。

武田军由本阵开始崩溃后,信长见机不可失,派出母衣众诸队,下令全军总攻击,织田军也开始冲出防马栏。鸢巢山-长篠德川军的酒井忠次亦发兵合击武田军。中央战线混战中的武田信廉、武田信丰、一条信龙队见形势不利,在压迫下开始主动脱离战线。穴山信君与武田信光更是不顾武田胜赖直驱后方,武田军阵线全面瓦解。

见亲族抛弃战局崩解,绝望的武田胜赖原本一度欲亲自前往信长本阵作绝死突袭。在马场信房与内藤昌丰劝阻下,胜赖才决定自己断后让其余亲族离开战场,发布全军撤退命令,撤出武田军全部战力,呈现劣势的武田军终于往凤来寺-宫胁四散败退,织田·德川联军开始渡过连吾川追击武田军。小山田昌晟与横田康景为确保武田军退路,跟从长篠展开追击的酒井忠次交战战死。

内藤昌丰为了阻挡联军追击在柳田与联军激战,在被追击拦截的德川军,与正面赶来的织田军夹击下,内藤队对德川家康本阵发动总突袭。激战后本多忠胜将其击退,原昌胤战死,甘利信康自尽,内藤队被榊原康政与大须贺康高全灭,内藤昌丰首级为当时隶属德川军的朝比奈泰胜讨取。马场信房担任殿军为了确保武田胜赖撤退,在猿ケ桥送走胜赖后,带二、三十余骑返回战场突入追击的织田德川联军中。用长枪手刃四、五骑后,被织田军的塙直政队击毙。

胜赖在离开战场时身边仅剩初鹿野昌次与土屋昌恒等十余骑。为了逃避德川军的追击,抛弃了军旗、金印等贵重物品,都被本多忠胜队给掳获。胜赖经过小松之濑回到甲斐时身边,只剩初鹿野昌次、土屋昌恒、小山田兄弟等六骑。扣除伤亡、失踪、逃亡,平安回到甲斐的武田军仅有三千人。

尾声

在通说中织田·德川联军的阵亡人数并不多,且最后取得胜利,武田军失去武田四天王的山县昌景、马场信春和内藤昌丰,和其他将领原昌胤、原盛胤、真田信纲、真田昌辉、小幡信贞、土屋昌次、土屋直规、甘利信康、安中景繁、望月信永、望月信赖、米仓重继,武田军的损害极大。

据《信长公记》记载:合战当日晚上信长泊宿于长篠城内,与家康召见为立功的众将论功行赏。赐薙刀给酒井忠次,信长赐奥平贞昌其“信”字改名信昌,受赏杯。家康赐与名刀大般若长光,奥平一族也得到赏赐。次日之后,信长班师回归岐阜城。

长篠合战后,家康完全掌握三河,并开始对武田家展开一连串的反攻。6月2日,开始夺回远江诹访原城及二俣城。之后家康并亲率本多忠胜、榊原康政等向武田家的光明城发动对武田大攻势的序幕。

武田胜赖带着剩余部队约数百人后退至高远城,着手改善与上杉谦信之关系,并与关东诸将包括佐竹氏里见氏展开外交同盟。原本在海津城防备上杉,武田四天王最后一位的高坂昌信,带10,000人的部队去隆重迎接主公武田胜赖,高坂昌信与武田胜赖合流后便护送他退回甲斐。

有说联军的3000人铁炮部队曾用三段射击战法击落堪称最强的武田骑马队,但3,000人及三段射击战法有不少人争论,而且长篠之战半数以上的武田军,是被以白刃战为主的德川军所斩杀的,大多都是否定这种说法。不过当时信长用了最大规模的铁炮队及利用防马栅削弱骑马队的猛攻却是事实。

争议与讨论

火縄铳

两军人数与伤亡数量

按照《信长公记》的说法,是织田德川联军共三万人,武田军包含甲信之兵及西上野小幡党、骏河众、远江众、三河作手众、田峯众、武节众达一万五千人。伤亡方面未提织田德川军的伤亡数量,武田军的伤亡数包含落水、逃入山中者达一万。

当代记》中并无记载两军人数,仅写武田军被追击损失数千。

《织田军记》则写说织田德川军数万,武田军一万余,武田军阵亡一万三千人。

甲阳军鉴·品五十二》,则说织田德川军达十万,武田军一万五千,未提及两军死伤人数。

《武田三代记》则说织田德川军达十三万,武田军一万两千,武田军阵亡一万。

《长篠军记》中,织田德川军达五万八千,武田军两万,织田德川军阵亡数在六千以下,武田军阵亡一万多

《德川实记》则写说织田德川联军达七万二千人,武田军两万人,武田军阵亡一万三千人,其中七千人为德川军所杀,织田德川军阵亡六千人。

《三河物语》也说织田德川军达十万,武田军两万人,未写死伤人数。

《续日本史》称织田德川军达五万,武田军一万五千,武田军阵亡一万三千。

《皇朝编年史》里面,织田德川军五万人,武田军一万五千,武田军阵亡一万多。

《续本朝通鉴》也是记录织田德川军五万人,武田军一万五千。

《四战记闻》里,武田军是两万七千人,织田德川军五万人,武田军阵亡一万三千,其中七千人为德川军所杀,织田德川军阵亡六千人。

此外,《兼见卿记》则记载武田军数千骑阵亡、《多闻院日记》则记载甲斐国众千余战死。

长篠之战的再现

三段射击说

长篠之战中,可信度偏低的甫庵信长记声称织田军的三千人铁炮队(稍具可信度之太田牛一的‘信长公记’写决战时千挺,其中大名细川藤孝出100挺、大名筒井顺庆出50挺)运用名为三段击的战术,将三千人分为三组,每组一千人,战役开始时先用第一队射击,入替子弹时则回到后方,轮到第二组攻击。

三段射击说是江户时代的学者所提出. 但武田军明知前面是联军布下的枪林弹雨阵却仍冲上前去送死的真实性遭人质疑。信长公记亦仅记载千挺洋枪,并非通说的三千挺;且德川军本身携带配属的铁炮算不算在内也是个争议性的问题(无记载德川军有使用铁炮,反而以‘甲阳军鉴’载河洼信实的军役定书,骑马3、铁炮5、持鑓5、长刀5、长柄10、弓2、旗3,可以证明武田军其实也是有使用铁炮而比例还不低,若比照对织田军的等同推算方式,照此比例15000人武田军该有2000挺以上的铁炮,而骑马者不满1400人,相反的信长宠妾吉乃的父亲生驹家宗为知名的马界业者,综合所有资料很难得出织田铁炮队大胜武田骑兵队的结果,或铁炮声仅吓武田军马而织田军马相安无事的结论)。

此外武田军甚早知晓铁炮的威力,武田军将领甘利信康就是负责率领铁炮队的主将,只是武田军中铁炮队所配属的铁炮数量在当时并不算多;甘利信康所部麾下的米仓重继便设计制造用于防护铁炮的枪弹与弓矢射击的竹束盾(以多个竹管编系成厚实的盾型护具),竹束盾虽然对铁炮有一定防护效果,但通常配置于步行士兵携带使用,设计上不适于以骑马武士为主力的骑兵队冲锋突击作战用,且面临被包夹围攻等危急情况时防护效果有限或者妨碍迅速机动性地撤退或转进。

另一观点认为武田军是知道铁炮威力,但不知道的部分应是没有料想到织田德川联军会在武田军中军是以山县昌景所率赤备队为主力、见到联军溃败认为胜券在握而弃下防护器具进行追击时遭遇联军铁炮队的打击,使得武田军中军前锋部队攻势受到挫击。

另一种说法是三段射击指,一个射击手配备两位负责装填的“后勤人员”。考虑到当时日本的综合国力以及铁炮的普及程度,聚集数千名枪法准确的火枪手是很不现实的。而这些枪手还需要承担装填弹药等劳务性工作就说不过去了。如果这样就能够解释上面提到的问题了,武田军知道铁炮的威力,但这是信长第一次展示三段射击,所以不知道第一轮射击后居然还能够持续。其次信长公记提到的千挺洋枪也就有了合理解释。[来源请求]

依照《信长公记》与《长篠日记》、《甲阳军鉴》、《大日本战史》中铁炮运用的情形,联军也有可能集中铁炮火力射杀武田军部队将领[3]

武田骑兵队真相

武田骑兵队的人数及规模  

受到许多电影或是日本漫画的影响,许多人一定都对武田军的编制有很多先入为主的刻版印象,比如说“清一色以骑乘武士为首的作战主力”、“兵精马壮的庞大骑兵军团”、“战无不胜的甲斐劲旅”。

事实上以上的资讯多是经过后人包装与美化的结果,根据许多的实体平面或是网络资料(如:甲阳军鉴、源平战记、镰仓战神、武田战史……等等)记载,元龟三年(1571年)底信玄起兵西上时,有“三千余骑”的说法,而据当时西侵武田军的总数二万七千人(一说是三万人)来估计,武田家步兵和骑兵的比例大约在10:1左右,远低于当时的北条家,因此“武田骑兵多,北条步兵多”的概念是完全错误的,事实上,北条骑兵比重还高于武田骑兵。

基本上,经过多方的查证(甲阳军鉴)不论是甲斐或是信浓都不是产马的主要地区,日本的产马中心是在于东北奥羽一带,当时的武田家仍以庄园经济为主,甲信的地形以梯田种植为最大宗,需要大量的兽力,所以所谓的骑兵队的组成应该是以富农所拥有的马匹来建构,(就像早期水田开发需要水牛一样)而日本马匹早期的作用主要还是搬运货物。

倘若要符合骑马冲锋作战或者其他需求的马种,势必需要借由日本海商从国外进口,而从地理推测可能合适进口供应的马匹来源国家是当时中国明朝的亚洲大陆地区,但是要掌握稳定供应需求必须拥有临海商港的城镇领地,这或许是武田信玄要破弃与今川家政略婚姻盟约夺取其拥有骏河国商港的今川领国远因之一,但是仍然不及尔后拥有能够进行明朝、琉球、南蛮等国际商贸交流的重要商港-堺港的织田家,且许多战国大名都有发展商港贸易,要从国外引进优质的马匹的供应数量相当有限。

武田赤备骑兵团真正的作战方式

许多研究《武田战史》、《甲阳军鉴》的学者曾经指出,武田信玄的的战术意义在于开创利用马匹迅速调动或传令步兵军团,达到难以想像的机动性。

甲州骑马队可能不是以密集队形的阵式直接杀入敌阵中用长枪刺杀敌方步兵。而据史料记载和一些史家的猜测,1571年11月三方原合战时,山县昌景率领的赤备骑马队与德川军交战时,是骑马快速地驰至敌阵侧面,马上武士纷纷下马,再列阵以步战方式攻击德川军侧翼,又或者抵挡另一队却从侧攻击友军的敌方支队。

除此之外,以一个战史为例,镰仓幕府的无敌战神,源义经曾经在一之谷充分发挥了日本马小巧及骑兵轻装的特性,利用超乎想像的“策马落崖”战术,获得了史无前例的大胜。

阵城说

土木工程及湿地是此场战争的胜利关键,特别是防马栏的建构及挖壕沟堆土墙的土木工程阻碍了武田军的大攻势,‘甲阳军鉴’记录此战就好像攻城般的困难,由遗迹不难得知。联军于5月18日驻进阵地后的施工因连续几天大雨的掩盖,使武田军以为只是做防马栏,然而联军其实是在修筑城寨,也许是织田军在大阪湾之战对决本愿寺杂贺众联军时吃尽铁炮的苦头才想用这招对付武田军。甲斐武田军自武田信玄秉照孙子兵法等军事思想训练与领国经营方针多年教导之下,在野地战场上运用奇兵正兵交互分进合击的作战方略,切断敌阵队伍之间联系使之各队产生畏战队伍因恐惧混乱而溃败,留下抗战的队伍兵力不足而遭歼灭。

织田信长鉴于信玄一手训练的武田军作战方略高明与骁勇,在三方原之战致信给德川家康要求坚守城池不要出城与武田军交战,德川家康鉴于家臣武士要求而出城迎战终招到武田军猛攻狼狈败逃。

织田信长为了因应武田军作战方略,采取“以众击寡”的优势兵力作战方略,以领有近畿富裕经济为基础召募专责长期作战的足轻队与母衣众整备训练多年,赠送优渥黄金给德川家使之有足资金筹备整编旗本众为主力精锐作战部队,织田德川联军在设乐原构筑防御工事后,善用兵力优势严阵坚守在各大小作战防线与武田军长时间交战,武田军作战虽勇猛战但缺乏足够预备兵力因应长时间的交战,到后期不敌仍有充裕兵力的织田德川联军,被迫在撤退战时牺牲了多位精锐战将与士兵而仅以保全残余兵力退回武田领国。

影响

此战之后众大名开始重视铁炮。相传奥州伊达家知名的铁炮骑兵是伊达政宗的军师片仓景纲从此战中获得灵感而建立的。

武田家在此战中损失了如山县昌景马场信春内藤昌丰原昌胤真田信纲真田昌辉三枝守友土屋昌次等信玄时代以来身经百战的宿将,人才层面上受到极大的打击,从此势力衰退最终灭亡。

由于死守城池的功绩,德川家康将长女龟姬嫁给奥平贞昌,奥平家从三河山区的小型豪族一跃成为德川家重臣,日后奥平的分家更以姻亲身份成为德川家御连枝(允许使用德川的旧姓松平),因此奥平家将长篠之战称为让家运兴盛的“开运战”。由于鸟居强右卫门(胜商)的壮烈牺牲,其子孙全部继承“强右卫门”之名,受到奥平家的厚待。

大众文化

小说

  • 伊东润 《天地雷动》(2014年)
  • 铃木辉一郎 《长篠の四人 信长の难题》(2015年)

电影

参考资料

  1. ^ ‘甫庵信长记’・‘三河物语
  2. ^ 名和弓雄. 長篠・設楽原合戦の真実 甲斐武田軍団はなぜ壊滅したか. 雄山阁出版. 1998: 253. 已忽略文本“和书” (帮助)
  3. ^ 丸岛和洋“武田氏の领域支配と取次-奉书式朱印状の奉者をめぐって-”平山优・丸岛编‘戦国大名武田氏の権力と支配’岩田书院、2008年
  1. ^ この作品のラストシーンに长篠の戦いの场面が登场する。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13 12:32,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