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郑旺妖言案本文重定向自 郑旺妖言案

郑旺妖言案是发生在明朝弘治正德年间,有关明武宗身世的案子。《明史》载明武宗生母为孝成敬皇后张氏,后来却传出其生母为明孝宗妾室郑金莲,自称为其父的郑旺(又作郑玉)被指造谣获罪。

《明史》、《明书》、《明实录》等正史皆指明武宗生母非张皇后的说法为谣言,《胜朝彤史拾遗记》、《万历野获编》亦采此说,但《治世余闻》等野史皆认为此案别有内情,《罪惟录》更直指明武宗为郑氏所出。

案情

弘治年间,武成中卫一名郑姓军余(《明实录》、《治世余闻》、《万历野获编》、 《胜朝彤史拾遗记》称他名旺,《罪惟录》称他名玉,下称郑旺)。郑姓军余有一女郑氏在宫为宫人,后为明孝宗妾,改名郑金莲(《明实录》称她原名王女儿,《罪惟录》称她小名黄儿,下称郑金莲)。而宫中又有名黄女儿或王女儿的宫人,却非郑金莲,《明实录》称她姓周(下称周王女儿)。后来刘姓宦官(《明实录》、《万历野获编》、 《胜朝彤史拾遗记》、《罪惟录》称他名刘山,《治世余闻》称他名刘林,下称刘山)声称找到郑旺女儿,郑旺托刘山送财物给女儿,刘山私自藏物品,部分送给侍奉太后的周王女儿,周王女儿又有回礼给郑旺。刘山又对郑旺并宣称郑金莲是太子(后来的明武宗)生母,郑旺自此就经常向人夸耀自己是皇亲,以此身份得到财势。最后郑旺、刘山皆获罪。周王女儿、郑金莲的下落则有不同说法。

认为妖言案属实

《明实录》的记载

郑旺是武成中卫的一名军余,有一女儿名王女儿,右肋有痘疮疤痕、背脊上有热水烫伤的疤痕。十二岁时被卖到东宁伯焦家,未几转卖为沈通政家婢。后郑旺传闻驼子庄郑安家有女在皇宫内,将成为皇亲,郑旺怀疑那是其女儿。至京师寻找相熟的锦衣卫舍余妥刚、妥洪兄弟,叫他们去找他女儿。妥洪教郑旺写帖子表明来历,并带他入皇城玄武门之外,见乾清宫内使刘山。但妥洪恳求、郑旺送米面给刘山一个多月后,仍找不到女儿。刘山后来找到宫人郑金莲,知道宫中确有名王女儿者。刘山就去问王女儿的姓氏,王女儿却说其父姓周,并非姓郑。刘山知道郑旺女儿曾经三次易主,就骗他说,他的女儿说曾被卖,再三追问下她才承认。郑旺信以为真,就常常拿果果食缯帛托刘山带给女儿,刘山就把物品自己收藏起来,并把衣靴布绢等物经郑旺,说是他女儿的回礼。[1]

有一天,刘山对妥洪说,王女儿已进乾清宫为皇妾,郑旺等人皆是皇亲,又叫他们不要外泄。妥洪传报郑旺,郑旺以此夸耀,其乡里族众六百多人争相以货物贿赂、馈赠郑旺。郑旺因此置聚宝历一册籍其姓名,最后郑旺拿酒脯给刘山递入宫中庆祝女儿诞辰,刘山又收藏起来,随即以床褥、鞋子、绢帕、菜物回报给郑旺。郑旺又到仁和公主驸马齐世美家,驸马儿子见到他也相信他是皇亲,送给郑旺及其妻赵氏一张豹皮、一副马鞍马辔、纱罗衣襦。郑旺家的人就肆作声势,为缉事官校所发现,逮捕了他们,并要刘山、王女儿上前亲自盘问。刘山为了脱罪,就说这是王女儿所说的,事未决,下锦衣卫狱受杖刑,又查出王女儿父母姓氏、出生日期、入宫来历皆与郑旺所称不合,令郑旺妻赵氏辩视王女儿胁背,也没有疤痕,于是都说是刘山为了财货利益,谎称姓周的王女儿是郑旺女。于是拟定刘山造妖言,判郑旺、妥刚、妥洪传用惑众罪,皆斩首;其余则判徒刑、杖刑等。后来明孝宗下旨,刘山交通内外、妄自捏造谣言,欺诈、诱骗、煽动、迷惑,犯罪情节深重,凌迟处死,不用覆奏,并命令诸内侍去监视行刑,其余人等照所拟定执行[1]

太子朱厚照在1505年继位,是为明武宗大赦天下。主办“妖言案”的刑部尚书闵珪将郑旺释放,有人提出此等大案主犯之赦免与否当请示今上,闵珪表示凡大赦令没有明确列出不准释放者,可以不请示(“诏书不载者,即宜释放”)。之后郑旺再次散布自己女儿郑王女儿进宫,改名郑金莲、为皇上生母的说法,还在正德二年(1507年)十月和邻居王玺一起冲向紫禁城,要面奏皇上“国母郑氏幽居多年之状”。再次被捕,并比照刘山之例,凌迟处死[2]

《万历野获编》的记载

《万历野获编》记载,弘治末年,明孝宗独宠孝康皇后张氏,没有妃嫔进御,且明武宗出生后不久即立为太子,后来出生的蔚悼王朱厚炜死后就没再生儿子,京师就有谣言指太子并非皇后亲生。武城尉军余郑旺有女儿,入高通政家为婢,后进宫为宫人。他与内侍刘山勾结,宣称其女改名郑金莲,当时为侍奉周太后,是太子生母。明孝宗闻之大怒,即时判刘山处刑、郑旺论斩,后获赦免。至正德二年十月,郑旺又称其女为明武宗生母,其邻居王玺擅入东安门,欲上奏“国母”被幽禁之事。武宗命刑部审判,刑部定罪,但王玺不服,过了很久才下狱。[3]

《胜朝彤史拾遗记》的记载

《胜朝彤史拾遗记》记载,郑金莲为明孝宗选侍,早年被卖到高通政家为婢,后被采选入宫,被明孝宗临幸。后来迁至周太后宫中侍奉太后,并改名郑金莲。宫中有谣言指皇太子是郑金莲所生,而郑金莲父亲郑旺勾结内使刘山,求他帮他找女儿,刘山就说其女郑金莲为皇太子生母,并建议他散播开去,以求获得尊享。郑旺闻之大喜,散播自己女儿为皇太子生母的消息。明孝宗愤怒,判刘山磔刑,判郑旺死刑,后来又赦免。至明武宗继位,郑旺又再宣称其女为皇太子生母,而王玺又相借此和郑旺同获厚利,就在正德二年十月二十八日,两人潜入东安门,喧言“国母郑娘娘”幽居太后宫若干年,要求面见明武宗上奏。东厂得知事件,交由刑部审理,判定为非事实,就判他们妖言,两人不认罪。大理寺又再定他们罪,照刘山的例子,处以极刑,郑金莲则无罪[4]

认为妖言案别有内情

《治世余闻》、《罪惟录》记载与《明实录》有一定出入,两部野史皆认为妖言案有别有内情。《罪惟录》更直指郑氏为武宗生母,其父是被冤枉而死。

《治世余闻》的记载

《治世余闻》记载,有一天,编修王瓒在左顺门见一用红毡衫包裹全身、不露面只露脚的妇人被两名内使押送到浣衣局,浣衣局内的人皆起立迎入,对她的态度并不寻常。几天后王瓒闻参,就送了郑旺等数人至西曹问罪。郑旺招供称自己是坝上人,有一女儿早年进宫,近日听说生子皇子,住在太后宫中。每年郑旺皆到西华门找宦官刘林探问消息,并托他送新鲜合时面麦瓜果给女儿,对太后使女黄女儿说有递进,黄女儿以衣服针线等物托刘林给郑旺作回礼。郑旺回家夸耀,乡人称他为“郑皇亲”,京城内外的人皆争相巴吉他,已经有两三年。近日被缉事衙门指他散播妖言而逮捕他。后来批示,刘林依律处决,黄女儿送浣衣局,郑氏已被发落承,郑旺则被监禁。当时人们认为郑旺身为罪魁祸首,却不即时处决,郑氏又只说“已发落了”,没有详细记载如何惩处,似乎别有内情[5]

《罪惟录》的记载

《罪惟录》记载,郑氏小字黄儿,与张皇后为总角之交。周太后因明孝宗无子,置郑黄儿和赵氏两美人于宫中侍奉明孝宗,但明孝宗冷待她们。周太后就明言要求明孝宗临幸她们,明孝宗在不得已之下临幸郑黄儿,郑氏怀孕,生下皇子,但明孝宗并不知情。周太后致贺明孝宗,明孝宗却为自己未能令皇后怀孕感到羞愧。周太后就叫皇后收养郑黄儿之子为己子,即后来的明武宗。后来周太后患病,把郑、赵二人托付给王太后,居于仁寿宫,王太后就秘叫密太子与生母相认。后来郑黄儿父郑玉得以进宫,却因丢失银茶壸而被流放。武宗时,有一校尉见郑玉上猎所,说出他是武宗外祖父,而郑玉此时又想自白,被太监刘瑾指他妖言,处死[6][7]

关于各涉事人物下落的不同说法

参考文献

  1. ^ 1.0 1.1 《大明孝宗敬皇帝实录》卷之二百十九:“初,武成中卫中所军余郑旺生女名王女儿,右肋有痘疮瘢,脊上有汤溃痕,年十二鬻之东宁伯家,未几转为沈通政家婢。后旺传闻驼子庄郑安家有女在内,将为皇亲,旺疑其女也,至京师谋诸所亲锦衣卫舍余妥刚及其弟洪,令访之。洪教旺具帖子疏来历,导之入皇城玄武门外,遇乾清宫内使刘山,洪以情恳之。后月余,旺持米面馈,山尚未得女处。山后访之宫人郑金莲,果得王女儿者于高墙里。山告之故,女曰“吾父周姓,非郑也。”山知旺女尝三易主,出即诡云“汝女自谓曾被鬻者,再方将认而疑之。”旺信以为其女也,自是累持果食缯帛之类付山,令遗女,山皆匿之,每出衣靴布绢诸物与旺,谓为女所答者。山一日言于妥洪曰“王女儿为上人,进乾清宫矣,尔辈皆皇亲也,戒令勿泄。”洪传报郑旺,旺以夸其里,族众相率以货贿馈旺者凡六百余人,旺因置聚宝历一册籍其姓名。最后旺以酒脯付山递入,庆女诞辰,山又匿之,随以褥鞋绢帕菜物报旺。旺将诣齐驸马家,驸马子见之,亦信其为皇亲也,出豹皮一并马鞍辔、纱罗衣襦赠旺及其妻赵氏。旺家人辈遂肆作声势,为缉事官校所发,逮捕旺等并执刘山、王女儿于上前,亲鞫之。山谬援王女儿以脱罪,事未决,下锦衣卫狱杖讯,则王女儿父母姓氏及其年齿生时、入宫来历悉与郑旺所称不合。令旺妻赵氏辩视王女儿胁背,亦无瘢痕可验,于是皆词伏,王女儿实周姓,非郑旺女,而虚喝以规货利,皆出刘山之奸。拟刘山造妖言律,郑旺、妥刚、妥洪传用惑众罪皆斩,其余徒杖有差。狱上,得旨:刘山交通内外,妄掜妖言,诳诱扇惑,情犯深重,其即凌迟处死不必覆奏,仍令诸内侍往视行刑,余从所拟。
  2. ^ 《明武宗实录》:“正德二年冬十月初,武成中卫军余郑旺有女名王女儿者,幼鬻之高通政家,因以进内。弘治末,旺阴结内使刘山求自通,山为言今名郑金莲者即若女也,在周太后宫,为东驾所自出。语寖上闻,孝庙怒磔山于市,旺亦论死,寻赦免。至是又为浮言如前所云,居人王玺觊与旺共厚利,因潜入东安门宣言国母郑居幽若干年,欲面奏上。东厂执以闻,下刑部鞫治拟妖言律,两人不承服大理寺驳谳者再,乃具狱以请。诏如山例,皆置之极刑云。”
  3. ^ 《万历野获编》【郑旺妖言】当弘治末年孝康皇后张氏擅宠,六宫俱不得进御。且自武宗生后正位东宫,再举蔚悼王,薨后,更无支子。京师遂有浮言太子非真中宫出者。时有武城尉军余郑旺,有女入高通政家,进内。因结内侍刘山宣言其女今名郑金莲,现在圣慈仁寿太皇太后周氏宫中,实东宫生母也。孝宗闻之大怒,即殛刘山,幷郑旺论斩,后遇赦得免。至正德二年十月又布前言。同居人王玺擅入东安门,且云欲奏国母见幽之状。武宗下之刑部,再谳,再不服。久之,始成狱正法。此案倡议甚怪,往年郭江夏行勘楚府,时冯开之先生为予言楚事,因及武宗,亦曾被谤如楚宗所言。以此世宗尤追恨张太后,并及鹤龄、延龄兄弟,决欲族之。余谓不然,此谤实始于郑旺,一时皆信之,传入各藩。正德十四年宁王宸濠反逆,移檄远近,中有“上以莒灭郑。太祖皇帝不血食”之语。盖又因郑旺之言而傅会之,以实昭圣太后之罪耳。
  4. ^ 《胜朝彤史拾遗记》:“郑金莲者,初名王女儿,武城中卫军卒郑旺女也。幼鬻之高通政家,因采入内。备选侍,得侍上寝。其后迁周太后宫,侍太后,名郑金莲,宫中有讹言皇太子为郑金莲生者。时皇太子己册立,会金莲父旺,阴结内使刘山,求自通。山遂与言若女郑金莲,即皇太子母也,在周太后宫,汝何不潜发其事,而受尊享焉。旺闻之大喜,遂稍稍播其语。语闻孝宗,孝宗怒,磔山于市,并论旺死罪,寻赦免。至武宗嗣位,旺悻悻,以为及今不即发,则何待矣。乃仍为浮言如初,而市侩王玺觊与旺共厚利,因于正德二年十月二十八日,玺密携旺潜入东安门。喧言国母郑娘娘幽居太后宫若干年矣,欲面见皇上,有所奏。东厂执以闻,下刑部讯,无实。拟妖言律,两人不肯伏。大理寺驳谳者再,乃具狱诬罔议如山例,置极刑,郑金莲不罪。”
  5. ^ 《治世余闻》:“王编修瓒一日自司礼监教书出,谓一二同年曰:“今早在左顺门,见红毡衫裹一妇人,不见其面,只见二小足。有人随去,见二内使押送赴浣衣局。守者俱起立迎入,待之异常,不知其由。”后数日,乃闻参送数人至西曹问罪。内郑旺招系坝上人,有女名某,先年选入掖庭。近闻生有皇子,见在太后宫内依住。旺每岁来西华门内臣刘林探问,但有新时面麦瓜果,即托林送入,与本宫使女黄女儿说知递进,悉回有衣服针线等物。旺回家夸耀,乡人称为郑皇亲,京城内外,人争趋赴,已二三年矣。近被缉事衙门以妖言访获,说者以为有所受也。后内批:“刘林使依律决了,黄女儿送浣衣局,郑某已发落了,郑旺且监着。”时论以为旨意发落,意自可见。若果妖言,旺乃罪魁,不即加刑,又郑氏止云“已发落了”,尤为可疑。其卷案在刑部福建司,人多录出,以为或有所待。后乙丑五月大赦,闵司冠即将旺放出,该司执言事大须请,闵以为诏书不载者,即宜释放。盖亦意有在云。”
  6. ^ 《罪惟录·张皇后》:“初,周太皇太后以上无子,置二美人郑氏、赵氏于宫,俟上朝供事,上不顾。继乃明言之,上不得已,幸郑,有娠雄,上不知也。太皇致贺上,上愧之,以不闻后故。太皇曰:‘后诚以为子,诏天下势嫡良善。’,后从之,是为武宗。后太皇疾革,以二美托王太后,居仁寿宫。郑小字黄儿。久之,父玉坐事。有一校尉,见玉上猎所,言黄儿父为上外祖亲。太监刘瑾论玉妖言,弃市。”
  7. ^ 《罪惟录·妃嫔逸》:“郑黄儿少与昭圣同戏,上无子,取之入,生武庙。张后以为子,秘不闻内外。后黄儿父玉坐内失银茶壶事,罪流。武宗时,玉欲自白,为刘瑾所诬死。初,黄儿与伴赵氏泣请太皇太后终老,太皇乃召王太后嘱之,太后呼东宫,密示所生母,并赵伴。后郑美人者语泄,张后怫,上命送黄儿刑部,仍以大卓阐襕密掩归,竟老死太后宫中。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06 14:45,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