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党卫队第2师本文重定向自 親衛隊第2師

(重定向自國家師)
党卫队第2师
SS-Panzer-Division symbol.svg
“狼之钩”标志(Wolfsangel)

存在时期1939 - 1945
国家或地区 纳粹德国
部门Flag Schutzstaffel.svg 武装党卫队
种类装甲师
格言“我的荣誉是忠诚”
(Meine Ehre heißt Treue)
参与战役第二次世界大战
指挥官
著名指挥官保罗·豪塞尔武装党卫队一级上将

党卫队第2师“帝国”(德语:2. SS-Division 'Das Reich' ,或又译为“国家师”)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纳粹德国武装党卫队的一个装甲师,帝国师在武装党卫队38个师中被认为属精英单位,其代表符号为“狼之钩”(Wolfsangel)。

帝国师参与了入侵法国的行动,也投入过东线几场主要战斗中,包括在库斯克会战的普罗霍夫卡战役里与苏军的第5近卫坦克集团军战斗。之后,帝国师被送往西线,投入诺曼底的战斗,并参与了突出部战役,最终于匈牙利和奥地利战斗至战争结束。

战争结束后,纽伦堡法庭视党卫队为犯罪组织,而国家师也因其于法国格拉讷河畔奥拉杜尔犯下的屠杀行动被起诉。

历史

战争初期与党卫队特务部队

1939年8月,阿道夫·希特勒组建了“阿道夫·希特勒卫队”和党卫队特务部队(SS-Verfügungstruppe)两支准军事单位,它们皆隶属于国防军陆军总司令部的指挥下。当战争爆发时,德军共有四个团级党卫队部队,分别为:“希特勒卫队”(Leibstandarte)、“德意志”(Deutschland)、“日耳曼尼亚”(Germania)以及自奥地利组建的新团—“元首团”(Der Führer,然而该团并未做好战斗准备)[1]。在波兰战役中,尽管党卫队部队渴望战斗的热诚并未令人怀疑,但几个事件中仍可看出其战斗效率不高。国防军最高统帅部的报告中指出,党卫队特务部队常冒着不必要的风险暴露自己的位置、莽撞行事,招致了比陆军还要高的伤亡率。它们同时也表示,党卫队特务部队训练不扎实,其军官也不适任[1]。对此,党卫队特务部队则表示自己被国防军命令进行零碎的战斗,令它们无法作为一个完整编队来行动,而装备亦不适当,让它们难以完成被交代的任务[1]。党卫队最高领导人海因里希·希姆莱坚持党卫队特务部队应以它们自己的方式来编组,并听从自己部门下的指挥官的命令,而最高统帅部则尝试将党卫队特务部队完全解散[1]。希特勒则不愿同时得罪国防军和希姆莱,他的处置方式是下令党卫队特务部队组编而自己的师,但仍必须听从陆军的指挥[1]

1939年10月,“德意志”、“日耳曼尼亚”和“元首”等团组成了党卫队特务师(SS-Verfügungs Division)[1][2],参与了1940年进攻西线的战斗。党卫队师第一项任务是攻击荷兰中部战线和鹿特丹[3],在夺取鹿特丹后,该师连同其他陆军师展开拦截法军的行动,迫使后者往泽兰安特卫普退却,接着扫荡德军占领地中各个被孤立口袋中的敌军部队。党卫队师接着被转往法国,用于撕裂敌军坚强的运河防线,并参与了攻下巴黎的行动。战役结束时,该师已往西班牙边境进发。

东线:1941年

1941年,东线的国家师。

法国战败后,该师被部署于法国境内,准备投入进攻英国的行动。“日耳曼尼亚”团则从该师中调出,作为新组建的党卫队师—第5师“日耳曼尼亚师”(后改名为“维京师”)的核心,而取代其第3团位置的则是从骷髅总队调来的党卫队第11团。重组的部队采用了摩托化师的装备,并重新命名为党卫队摩托化步兵师“国家师”(SS-Infanterie-Division (mot.) Reich)。1941年3月,国家师被调往罗马尼亚参加入侵南斯拉夫希腊的行动。同年4月,国家师在南斯拉夫战役中夺取了南国首都——贝尔格莱德[4][5]。 1941年4月12日上午,党卫队上尉弗利兹·柯林根堡(Fritz Klingenberg)与他的摩托突击连自潘切沃沿着多瑙河沿岸往贝尔格莱德前进。强渡该河后,柯林根堡带着仅六名部属继续往贝尔格莱德市中心前进。很快地进入该城后,柯林根堡遭遇到20名南军士兵,但不费一枪一弹,后者就投降了。获得些许增援后,“国家师”的分遣部队守住该城、击退南军的反击,之后在该国大使馆上升起了大面的卐字旗,宣告此城已落入德军手中。两小时后,贝尔格莱德市长抵达大使馆,向柯林根堡代表本城已投降。隔天,大规模德军抵达该城。由于夺取贝尔格莱德的功绩,柯林根堡受获骑士铁十字勋章[6]。 夺取贝尔格莱德后,国家师转调到波兰地区,参加即将展开的对苏作战——“巴巴罗萨作战”。东线入侵阶段期间,国家师配属于德国中央集团军群下,并参与了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叶利尼亚战役以及进攻莫斯科的行动。尽管德军在对苏战争初期尚算顺利,但对于武装党卫队来说已经付出了极高昂的代价,国家师已损失了60%的实力,但还是参加了莫斯科会战,在苏军的反攻中受到重创,6月时尚有2,000人实力的“元首”团在现在已减少到35人上下。国家师自看得见苏联首都的位置,因天气、大量的损失和敌军的反攻而被迫后撤[7]

整备:1942年

历经一番血腥战斗的国家师于1942年被送往法国整备,编制为装甲掷弹兵,有些兵力留在东线,组成了“奥斯登多夫”战斗群(Kampfgruppe Ostendorf),该战斗群一直到6月才与师部重新会合。

1942年11月,国家师部分士兵执行了阻止法国海军将其舰队自沉于土伦的任务,但以失败告终。不久,该师再度重新命名,取作党卫队装甲掷弹兵师“国家”。

重返东线:1943年

1943年4月,国家师利用缴获苏军的大量T-34,组成了党卫队第2坦克团。

1943年初,国家师调回东线战场,协助重组哈尔科夫一带的中央防线。第三次哈尔科夫战役后,国家师连同其他数个师被投入于大规模的进攻作战—“堡垒行动”,德军将自两方夹击苏军中央突出部,而国家师隶属于南部的部队。行动展开后,国家师推进了突出部南方约64公里,但攻势行动没多久就结束了。不久,苏军展开了“别尔哥罗德-卡尔科夫攻势”,国家师受命阻滞其行动,与骷髅师一起,国家师对苏军两个突破德军防线的坦克集团军发动反攻。这场战斗中德军党卫队师摧毁了大量的苏军装甲车辆,约超过800辆坦克,但随后苏军获得增援,挡住了德军的反攻。

1943年7月于库斯克,国家师的虎式坦克

经过短暂而激烈的战斗后,国家师再度进行重整工作,这时国家师已被转为装甲师,正式全称为“党卫队装甲师‘国家’”(SS Panzer Division Das Reich)。改编期间,国家师留下其部分单位于东线,名为“国家战斗群”(Kampfgruppe Das Reich),又名为“兰姆丁战斗群”(Kampfgruppe Lammerding)。该师修整期间调往西线,并参加了围剿法国境内游击队的行动,其中还发生了格拉讷河畔奥拉杜尔的屠杀事件(见下)。

1943至1944年期间的冬季,苏军对中央战线发动了大规模的冬季攻势,包围了众多的德军单位,国家战斗群即为其中一支,党卫队第2装甲军发动突击,勉强救出了国家战斗群的几支单位。1944年2月,该战斗群转调法国加入该地的国家师,同样地,国家师留下了一支小单位于东线,并命名为“魏丁格尔战斗群”(Kampfgruppe Weidinger),随后撤退至赫梅利尼茨基捷尔诺波尔。国家师的大部分单位转驻于法国南部城镇图卢兹以北的蒙托邦,取得新装备和在当地训练新兵。

诺曼底与西线之战:1944年

1944年8月12日,于莫尔坦附近的国家师,部分装备了SdKfz 251半履带车

当国家师接获驶往诺曼底战场的命令后,因为受到英军SOE特种部队和法国地下反抗组织的阻扰而延迟了15天才集结完成,这15天对盟军是否能在诺曼底战役获得胜利颇有影响[8]

在盟军入侵法国诺曼底后,国家师受命阻滞盟军的推进,并于圣洛附近与德军精锐的装甲教导师对抗美军。国家师下的坦克车长恩斯特·巴克曼在此役中出名,他在一场小型战斗中摧毁了大量的美军坦克,该战地即被称之“巴克曼之角”。国家师收复了莫尔坦(Mortain),但之后又因为盟军欲将该师连同其他德军单位包围于“法莱斯口袋”的企图逐渐明朗化,国家师被迫撤退。有赖于国家师与党卫队第9师的奋战,许多德军部队才得以逃出口袋、朝东方撤退。

国家师先是跨越塞纳河,接着撤至德国本土的齐格菲防线之后。国家师接着参与了“突出部战役”,将穿越阿登森林,往安特卫普进发,行动自1944年12月16日发起。在通过默兹河37公里后,国家师于12月25日在马奈一带被阻滞,并渐渐被盟军的反攻所击退。

终结:1945年

攻势终止后,国家师转调回德国重整,接着又参与了德军的新攻势—昆拉德行动(Operation Konrad),以突破苏军对布达佩斯城的包围。这攻势同样也被遏止,国家师又被迫西撤,于3月中加入巴拉顿湖的攻势。攻势又遭失败,国家师也继续连续征战数星期,边打边退,从维也纳撤退至林茨以北,最后于当地在1945年5月时向美军投降。

功勋

国家师成员共有69位骑士铁十字勋章、151位金质德意志十字勋章和29位荣誉勋饰获得者。其中,有三位是宝剑级、10位是橡叶级骑士铁十字勋章拥有者。随着时间过去,该单位越来越多的更高级的勋奖获得者,令该师超过其他武装党卫队师。

该师的坦克团(党卫队第2坦克团)在111星期的战斗中诞生了20名骑士铁十字勋章、17名金质德意志十字勋章获得者,以损失500辆坦克的代价,摧毁了敌军1,730辆坦克与突击炮[9]。该单位在其战斗全期共摧毁敌军超过2,000辆坦克,超过其他所有的德军野战师[10]。前元首团团长、亦是第2坦克团最后一任团长奥托·魏丁格尔(Otto Weidinger)也撰写了5册国家师的战史,并加以出版。

战争罪行

国家师于1944年6月10日在法国利穆赞地区屠杀了642位格拉讷河畔奥拉杜尔的村民。指挥该师第4装甲掷弹兵“元首”团第1营的党卫队少校阿道夫·戴克曼在本次屠杀中附有主要责任,他表示这是对蒂勒附近的法国游击队公正的报复,后者还绑架了党卫队少校海尔穆特·坎普菲(Helmut Kämpfe),即便当时德国已因为马基(Maquis,法国于二战组建的反纳粹游击队)造成40名士兵伤亡而在“蒂勒屠杀案”中杀害了99名法国人。德国当局曾有意见要将戴克曼因屠杀案而起诉,但在那之前该人即于战斗中阵亡。1953年1月12日,此案于波尔多召开军事法庭审理,审理当时曾参与的200人中、现今亦存活的65人。仅21人到场,其中7人为德国人,另外14人为阿尔萨斯的法籍德裔人。2月11日,20名被告被宣判有罪。2011年12月,德国警察动身前往该师六位前成员(皆85或86岁)的家中,以确认当时这些人扮演了怎么样的角色[11]

指挥官

  • 党卫队一级上将 保罗·豪塞尔,1939年10月19日–1941年10月14日
  • 党卫队上将 威廉·毕特里希,1941年10月14日–1941年12月31日
  • 党卫队上将 马提亚斯·克林海斯特坎普,1941年12月31日–1942年4月19日
  • 党卫队上将 格奥尔格·开普勒,1942年4月19日–1943年2月10日
  • 党卫队少将 赫柏特-恩斯特·法尔,1943年2月10日–1943年3月18日
  • 党卫队准将 库尔特·布拉斯克,1943年3月18日–1943年3月29日
  • 党卫队上将 瓦尔特·克吕格,1943年3月29日–1943年10月23日
  • 党卫队少将 海因兹·拉梅尔丁,1943年10月23日–1944年7月24日
  • 党卫队中校 克里斯坦·提克森,1944年7月24日–1944年7月28日
  • 党卫队少将 奥托·包姆,1944年7月28日–1944年10月23日
  • 党卫队少将 海因兹·拉梅尔丁,1944年10月23日–1945年1月20日
  • 党卫队上校 卡尔·克虏兹,1945年1月20日–1945年1月29日
  • 党卫队中将 威尔纳·欧斯登多夫,1945年1月20日–1945年3月9日
  • 党卫队上校 鲁道夫·赖赫曼,1945年3月9日–1945年4月13日
  • 党卫队上校 卡尔·克虏兹,1945年4月13日–1945年5月8日[12]

战斗序列

1941–1942

  • “德意志”党卫队步兵团
  • “元首”党卫队步兵团
  • 第11党卫队步兵团
  • 第2党卫队炮兵团
  • 第2党卫队突击炮
  • 第2党卫队摩托化营
  • 第2党卫队侦搜营
  • 第2党卫队坦克猎兵营
  • 第2党卫队工兵营
  • 第2党卫队信号营
  • 第2党卫队火箭炮营
  • 第2党卫队补给营
  • 第2党卫队医护营
  • 第2党卫队后备营

1944–1945

  • 第2党卫队坦克团
  • 第3党卫队装甲掷弹兵团“德意志”
  • 第4党卫队装甲掷弹兵团“元首”
  • 第2党卫队装甲炮兵团
  • 第2党卫队摩托化营
  • 第2党卫队侦搜营
  • 第2党卫队坦克猎兵营
  • 第2党卫队突击炮营
  • 第2党卫队高射炮营
  • 第2党卫队工兵营
  • 第2党卫队信号营
  • 第2党卫队火箭炮营
  • 第2党卫队补给营
  • 第2党卫队整备营
  • 第2党卫队医护营[13]

资料来源

  1. ^ 1.0 1.1 1.2 1.3 1.4 1.5 Flaherty, p 149.
  2. ^ Windrow, pp 7-8.
  3. ^ Flaherty, p 152.
  4. ^ Flaherty, p 163.
  5. ^ Blau (1953), 5–7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Greece, History of. Encyclopaedia "The Helios".
    • Svolopoulos (1997), 288
  6. ^ Heaton, Colin D. Invasion of Yugoslavia: Waffen SS Captain Fritz Klingenberg and the Capture of Belgrade During World War II. World War II Magazine. [17 March 2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4-25).
  7. ^ Flaherty, p. 168.
  8. ^ 参见Vickers的著作
  9. ^ Fey p351.
  10. ^ Weidinger, Otto: Division Das Reich, Munin Verlag.
  11. ^ Ex-SS soldiers face massacre charges. [2012-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5).
  12. ^ dasreich. [2012-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2-08).
  13. ^ feldgrau. [2019-0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5).

参考书目

  • Flaherty, T.H. The Third Reich: The SS. Time-Life Books, Inc. (re-print). 2004. ISBN 1-84447-073-3.
  • Reinbold, Dan. "Das Reich Homepag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trieved 5 April 2005.
  • Pipes, Jason. "2.SS-Panzer-Division Das Reich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trieved 5 April 2005.
  • Weidinger, Otto (2003). Das Reich: The 2. SS-Panzer-Division 'Das Reich': The History of the Original Division of the Waffen-SS. 3 vols. (thus far), Winnipeg, Canada: J.J. Fedorowicz. ISBN 978-0-921991-07-6 (Vol. 3)
  • Wendel, Marcus (2005). "2. SS-Panzer-Division Das Reich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trieved 5 April 2005.
  • SS-Division Verfügungstruppe. German language article at www.lexikon-der-wehrmacht.d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Follow links for the entire unit history.) Retrieved 5 April 2005.
  • Penaud, Guy (2005). La "Das Reich" 2e SS Panzer Division (Parcours de la division en France en 1944 - 560 pages). Périgueux: Lauze. ISBN 978-2-912032-76-8
  • Fey, Will; Henschler, Henri. Armor Battles of the Waffen-SS, 1943-45. Stackpole Books, 2003, ISBN 0-8117-2905-2
  • Vickers, Philip; Das Reich. Drive to Normandy June 1944. Pen and Sword Books, 2000, ISBN 0-85052-699-X
  • Windrow, Martin & Burn, Cristopher. The Waffen-SS, Edition 2. Osprey Publishing. 1992. ISBN 0-85045-425-5.
  • Weidinger, Otto:Division Das Reich" (5 volumes) and "Kameraden bis zum Ende," Munin Verlag
  • Yerger, Mark C.: "German Cross in Gold Holders of the SS and Police," volumes 1 and 2, R. James Bender Publishing, 2003 and 2005, ISBN 0-912138-94-7 / ISBN 0-912138-99-8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10 08:32,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