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茜草湾战役本文重定向自 茜草灣戰役

(重定向自茜草灣之役)
茜草湾之战
日期1523年[1]
地点
结果 明朝水师战胜葡萄牙武装商船
参战方
明朝 Flag Portugal (1495).svg 葡萄牙王国
指挥官与领导者
柯荣
王应恩
马尔丁·阿丰索葡萄牙语Martim Afonso de Melo Coutinho·美路·高(丁/甸/定)玉(Martim Afonso de Melo Coutinho)[1]
兵力
加装佛朗机炮蜈蚣船舰队 6艘中国帆船
300余名船员
伤亡与损失
轻微
王应恩阵亡[2][3]
1艘战船被击沉
1艘战船被缴获
35人阵亡,42人被俘[2][3]
后全部被处决、枭示[2]
77人战伤

茜草湾之战或称西草湾之战,是发生在明世宗嘉靖二年(1523年[1])在广东大奚山茜草湾(今香港大屿山茜草湾)[1]明朝军队水师与佛朗机武装商船的一场海战。1511年,葡萄牙已经有海员越过非洲到达满剌加,并对当时的大明广东布政使司屯门军镇(今香港屯门一带)虎视眈眈,渴求占领该地,并向大明宣战。汪𬭎使用新式的蜈蚣船佛朗机炮大败葡萄牙舰队,最终以明朝水师胜利告终,俘虏别都卢[来源请求]等42人,斩杀35人,缴获大小火炮20多门跟数把鸟铳和战船2艘。

事件经过

嘉靖二年(1523年)的茜草湾之战,寇犯茜草湾的是葡萄牙人Martim Afonso de Melo Coutinho^ 率领下援助屯门的武装船队,中国人称其为别都卢,隶属于葡萄牙驻印度总督。船队有很强的战斗力,在寇犯中国前已经“恃其巨铳利兵,劫掠满剌加诸国,横行海外,至率其属疏世利等千余人,驾舟五艘,破巴西国,遂寇新会县西草湾”。[3]在他到达满剌加的时候,获悉屯门船队与中国关系恶化,但仍打算冒险前行。哥丁霍的性格不像西芒那样暴躁,他劝告"部下力避冲突行为,于入港投锚后,急上岸求见广东地方长官,请求许其和平贸易。广东地方长官置之不理,不得已,由屯门港退出,然已遭中国舰队之追击"。[2]

这是因为广东当局在经历了屯门海战后,已经下令“不准中国人与葡萄牙人接触,并命中国战船一旦遇上悬挂葡萄牙旗帜的船只,就将其击毁”。由于明朝水师求战的坚定与急切,同时哥丁霍在是否开战上犹豫不决,茜草湾之战一开始明军就占了上风,经过反复较量,最终以明朝水师胜利告终,俘虏别都卢[来源请求]等42人,斩杀35人,缴获大小火炮20多门和战船2艘。[3][3]

后续发展

茜草湾之战沉重打击了葡萄牙殖民者,从此直到嘉靖二十年(1541年),在中国的文献中没有发现葡萄牙在广东沿海的冒险经历。这当然不是说葡萄牙从此放弃,而是转移到条件较为宽松的福建浙江等继续走私。“自是,佛郎机诸番夷舶,不市粤而潜之漳州”。另一方面它也转变了进入的方式,在随后的三十年内,佛郎机继续游弋于中国沿海,他们有时在地方官员的默许下进行贸易,有时则完全不把地方官员放在眼里。由于最初是广东相当严厉地执行那道明朝禁止其贸易的诏令,葡萄牙人便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较北面的沿海省份闽浙,他们在那里荫蔽、无名的诸岛屿及港湾内越冬。与此同时伴随着始于嘉靖二年愈演愈烈的“倭患”,中国与葡萄牙的海上交往就同“倭寇”事件相联系,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直到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葡萄牙人才最终获得在澳门的居留权。

注释

  1. ^ :Martim Afonso de Melo Coutinho有多款译名:澳门政府基金会提供的人名对照马尔丁·阿丰索(Martim Affonso de Mello Coutinho)。澳门百科全书—附件:3.3 历任澳门总督美路高甸玉高定玉高丁玉金国平、吴志良.东西望洋[M]. 澳门:澳门成人教育学会,2002年12月:25,56,131,230-231,246,273-274.364. 25页有马尔丁·阿丰索(Martim Affonso de Mello Coutinho)、56和131页有末儿丁·甫思·多·减儿(Martim Affonso de Mello Coutinho)、230-231页有马尔廷·阿丰索(Martim Afonso de Souza)、246页有阿丰索(Martim Afonso)、273-274和364页有马尔·格得斯(Martim Guedes)Martim Afonso de Sousa的译名为苏沙马添麦罗·哥丁霍(Melo Coutinho)。另外,有Mello Coutinho(别都卢)。出身巴西的足球员Philippe Coutinho Correia的译名有菲腊比·古天奴一说。马匹的译名为阿方索
  2. ^葡萄牙语维基百科的Martim Afonso de Melo Coutinho中放上需要专家关注模板的内容说明Martim率领他的一位兄弟Diogo de Melo一位弟弟Vasco Fernandes Coutinho及另一位Pedro Homen船长在1522年7月10日自满剌加出发,船队于8月到达屯门。马添意图在屯门筑城,但中国(明朝)士兵进攻。Diogo de Melo阵亡。马添率领余部于10月回到满剌加。被俘的42人全数被处决。华士古于1561年才离世。Vasco的澳门繁体译名是华士古Fernandes的澳门繁体译名是费南迪斯。别都卢为固有译名。
  3. ^澳门文化局的资料,Pedro Homen译为别都卢·奥门、比特洛荷孟。
  4. ^澳门文化局的资料,疏世利为一实在人名。

参考文献

  1. ^ 1.0 1.1 1.2 歷史家記載言之鑿鑿 葡萄牙人早在十六世紀已踏足大嶼山. 工商晚报. 1980-12-01: 第10页. 最近有一页英文的报导说,大屿山是古时的香港一个战场,中国与葡萄牙在这个海面发生冲突,打仗的地点是在大屿山的茜草湾,也是在大屿山以西的地方,是一五二三年,中国明朝的事件了。(繁体中文)
  2. ^ 2.0 2.1 2.2 《明世宗实录·卷二四》嘉靖三年四月壬寅:佛朗机国人别都卢寇广东,守臣擒之。初,都卢恃其巨铳利兵,劫掠满剌加诸国,横行海外。至率其属疏世利等千余人驾舟五艘破巴西国。遂寇新会县西草湾。备倭指挥柯荣、百户王应恩率师截海御之。转战至稍州,向化人潘丁苟先登,众人齐进,生擒别都卢^ 、疏世利^ 等四十二人,斩首三十五级,俘被掠男女十人,获其二舟,余贼末儿丁·甫思·多·灭儿等,复率三舟接战,火焚先所获舟,百户王应恩死之,余贼亦遁。巡抚都御史张岭、巡按御史涂敬以闻,都察院覆奏。上命就彼诛戮枭示。
  3. ^ 3.0 3.1 3.2 3.3 明史》:“十五年,御史丘道隆言:“满剌加乃敕封之国,而佛郎机敢并之,且啖我以利,邀求封贡,决不可许。宜却其使臣,明示顺逆,令还满剌加疆土,方许朝贡。倘执迷不悛,必檄告诸蕃,声罪致讨。”御史何鳌言:“佛郎机最凶狡,兵械较诸蕃独精。前岁驾大舶突入广东会城,炮声殷地。留驿者违制交通,入都者桀骜争长。今听其往来贸易,势必争鬬杀伤,南方之祸殆无纪极。祖宗朝贡有定期,防有常制,故来者不多。近因布政吴廷举谓缺上供香物,不问何年,来即取货。致番舶不绝于海澨,蛮人杂遝于州城。禁防既疏,水道益熟。此佛郎机所以乘机突至也。乞悉驱在澳番舶及番人潜居者,禁私通,严守备,庶一方获安。”疏下礼部,言:“道隆先宰顺德,鳌即顺德人,故深晰利害。宜俟满剌加使臣至,廷诘佛郎机侵夺邻邦、扰乱内地之罪,奏请处置。其他悉如御史言。”报可。亚三侍帝骄甚。从驾入都,居会同馆。见提督主事梁焯,不屈膝。焯怒,挞之。彬大诟曰:“彼尝与天子嬉戏,肯跪汝小官邪?”明年,武宗崩,亚三下吏。自言本华人,为番人所使,乃伏法。绝其朝贡。其年七月,又以接济朝使为词,携土物求市。守臣请抽分如故事,诏复拒之。其将别都卢既以巨炮利兵肆掠满剌加诸国,横行海上,复率其属疏世利等驾五舟,击破巴西国。嘉靖二年遂寇新会之西草湾,指挥柯荣、百户王应恩御之。转战至稍州,向化人潘丁苟先登,众齐进,生擒别都卢、疏世利等四十二人,斩首三十五级,获其二舟。余贼复率三舟接战。应恩阵亡,贼亦败遁。官军得其炮,即名为佛郎机,副使汪𬭎进之朝。”

参见

延伸阅读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5-16 21:04,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