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台湾神宫

台湾神宫
台湾神社正面
台湾神社正面
日文
原名 台湾神宮
平假名 たいわんじんぐう
罗马拼音 Taiwan Jingū
基本信息
所在地 台湾台北州台北市大宫町
主祭神 北白川宫能久亲王
大国魂命
大己贵命
少彦名命
天照大神
社格 官币大社
本殿构造 神明造
创建年份 明治34年(1901年)
例祭 10月28日

台湾神宫是原位于台湾台北市剑潭附近的剑潭山山麓的神社,1901年完工时名为“台湾神社”,之后再历经1943至1944年的迁座与扩建,以及二战末期(1944年)升格为神宫。主祀死于台湾北白川宫能久亲王,1944年升格为神宫后增祀天照大神。是台湾日治时期所建的神社中最为重要的一座,称作“台湾总镇守”。1945年(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统治台湾后被拆除,将1901年完工的台湾神社原址改建为圆山大饭店,以及1943到1944年兴建的第二代台湾神社(宫)新境地原址改建为圆山联谊会[1][2][3][4][5]

历史

创建初期

台湾神社是为了纪念征台之战中死于台湾的北白川宫能久亲王,内务省于1900年9月18日通过台湾神社的创立,并由当时的第4任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主导下开始兴建。当时所选定的位置即是今日圆山大饭店所在,传言风水极佳的剑潭山,然而此时却碰上土地纠纷的问题。剑潭山所在地有许多大稻埕士绅的私有土地以及法国领事馆的租界地,同时神社的预定兴建位置附近也有剑潭寺,土地所有权属问题极为复杂。经过台湾总督府强烈施压下,拆除大稻埕士绅的私有土地、迁建法国领事馆,始才顺利开始动工。[6]

1923年4月日本摄政皇太子裕仁抵台第二天,从总督府(今总统府)出发,经过敕使街道(今中山北路)和第一代明治桥(今中山桥)赴台湾神社

神社结构

神社建筑师伊东忠太

1901年(明治34年)2月,台湾神社开始兴建,于同年9月26日完工,并在10月24日举行落成大典,10月27日举行镇座祭,是台湾第三座神社(第一座为台南的开山神社,现今的延平郡王祠;第二座为瑞芳的黄金神社)。神社总面积约5公顷(15000坪)左右,包含了狛犬鸟居、石灯笼、社务所、手水舍、拜殿、本殿等,由下而上分成三阶梯的形式,本殿位在最高处的位置。

总督府对于这座神社非常重视,因此在设计建造上也聘请专业的人士来处理。神社建筑群由日本请来伊东忠太以及武田五一日语武田五一两人来规划、设计,再由日本专门负责社寺建筑及皇家建筑的传统工匠“宫大工”木子清敬日语木子清敬来负责建造。除此之外,也包含周边环境的规划,除了在神社西边,靠近剑潭附近的官营铁道淡水线设立车站(宮ノ下乘降場,战后更名剑潭站)。另兴建明治桥连接基隆河两岸,并拓宽、整建现今称为中山北路的道路,并命名之敕使街道,连接明治桥至台湾神社。

台湾神社的供水原本取用位于士林园艺试验支所附近的涌泉,再由人力运回台湾神社,由于其旷力费时,于1911年规划了士林水道,在同年5月完工,提供士林市街与台湾神社境内用水[7]

迁座与扩建新境地

台湾神社神苑计划平面图

台湾神社在进入台湾日治时期末期的时候,开始有了新的规划。这是因为配合当时总督府在台实行的皇民化政策以及一街庄一神社政策,借由参拜神社、改姓等因素,使台湾人成为信仰神道、效忠天皇、热爱帝国的皇民,所以扩建、改建神社也是重要的一环。

神社改筑计划自1935年7月确定,并请来了营造课长角南隆技师、本乡高德、伊东忠太、宫内省掌典星野辉兴做相关调查,并在1937年4月设立“台湾神社造营事务局”。原先的社殿空间狭隘,且具有相对的高低差,考量当时激增参拜者,于是决定将神社迁座至东侧两百米的新境地[8],并将台北大直地区纳入外苑范围,计划兴建各种修练道场、式典场和运动场。新的社殿采用流造式样式,本殿具有千木和胜男木的构造,材料全部使用台湾桧木[9]

新境地的工程由神社局技师角南隆、总督府营缮课长井手薰设计、兴建。整地工程自1937年开始,因此剑潭寺迁建至今日的位置。建筑工程则是自1940年2月开始,工程费约213万9千圆,最初将阿里山的桧木运至宫下站,并在附近设置专用工作场制材。建筑工程分三期,第一和第二期为社殿各建筑,第三期为附属建筑。地镇祭于同年7月在本殿预定地举行,上栋祭于1942年7月举行,第一期工程于1943年秋天大致完成,同时第二期工程已进行一半,而第三期才刚开始。[9]

这些建筑群中,最重要的便是台湾神社新境地、其次为位于神社外苑的台湾护国神社国民精神研修所。国民精神研修所于1938年完工,护国神社则在1942年完工。然而第二代台湾神社(新境地)兴建完工不久还没来得及公开曝光及宣传,即惨遭烧毁破坏,故至今所见存世的“新境地”御本殿照片极为稀少罕见[10]

第二次大战的1942年至1945年间,日军于台湾设立用以关押同盟国成员国军人的台湾战俘营,其中台北第六战俘营Taihoku#6 Camp(今(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国防部部本部)位于台湾护国神社的东方约1000米处,紧邻著神社外苑边缘,该处的俘虏从事台湾神社外苑的土木工事与铁道工事[11][12][13]

神桥

从第二代明治桥望向神社鸟居。

1901年于基隆河上修建通往神社的第一代“明治桥”,由总督府的土木技师十川嘉太郎设计,为铁制派克式桁架桥(Parker truss)[15]

第二代明治桥于1932年10月开通,日本当局随即于该年11月17日下午2时起利用基隆河涨潮时拆移第一代旧桥。旧桥桁梁长200尺、重达100吨,采用桥下工作船与陆地上牵引机拆桥,当晚成功将旧铁桥拖曳至陆上。因为本工法为台湾首见,所以台湾总督府交通局总长堀田鼎、交通局道路港湾课课长松本虎太、台北州内务部土木课课长前田兼雄、台北市役所土木课课长永野幸之丞与相关工程师均到场观察[16]

参道

与今日的台北市区中山北路行政院明治桥的路段相同,即为昔日的敕使街道。与以前相同的一点是,中山北路仍然为台北市最重要的南北向道路。

升格神宫

圆山公园望向台湾神社。

1944年(昭和19年)6月17日增祀天照大神后,正式升格成为台湾神宫。同年10月19日,台湾神宫新境地社殿完工,并预计在10月25日进行迁座祭,庆祝台湾神宫迁移至新境地;然而在10月23日,一架要降落至台北飞行场的日本军机失事坠毁在新境地附近,引发的大火烧毁了神社内众多的建筑,包含鸟居、石灯、台湾总督府警察招魂碑等,直到战争结束后都没有再复原。遂于10月25日举行祭神增祀祭,26日举行迁座祭[17]

奉祀及祭日

台湾神社的社格为官币大社,主要奉祀当年甲午战争后领兵接收台湾却于过程中病殁、其后被神格化为“平台之神”的北白川宫能久亲王以及开拓三神——大国魂命大己贵命少彦名命。1923年4月12日,皇太子裕仁亲王(后来的昭和天皇造访台湾时,亦专程前来此神社参拜,敕使街道因此再度整建。在1944年增祀天照大神后而升格为台湾神宫,为全岛最重要也是最崇高的神社。

此外,台湾总督府把每年的10月28日的“台湾神社祭”定为官定祝祭日之一,全岛放假一天。从此可见当时台湾总督府对该神社的重视以及借此神社教化的目的。除了这一天以外,每年的10月27日也是台湾神社的镇座日。在战争末期的时候,参拜神社成为当时重要的活动,藉以同化台湾人。1942年10月28日、10月29日,台湾神社举行大祭,参拜者高达15万人,由此可知相关政策的影响。

宝物

台湾神宫内的御宝物包含了明治天皇提供的御太刀、大正皇后提供的明治天皇御服和御太刀、伊势神宫神宫司厅的金铜造御太刀、和北白川宫能久的衣物及军用行李等物品。[7]

社会文化

公元1933年起,株式会社台湾银行陆续发行新版台湾银行券,此券被称为昭和甲券壹圆,正面印有株式会社台湾银行与头取(董事长或总裁)之印的篆文,图案为台湾神社,背面图案为鹅銮鼻灯塔,此券为日本内阁印刷局印制。[18]

参拜人数

1937台湾原住民泰雅族领袖乐信·瓦旦之子摄于神社前
台湾神社参拜人数统计[7]
年度 内地人 本岛人 蕃人 外国人 总计
1901 27,381 4,026 - 54 31,461
1906 55,242 14,551 51 36 69,887
1911 51,771 18,263 213 33 70,247
1916 66,637 57,594 306 217 124,754
1921 101,860 52,057 31 142 154,090
1926 121,206 74,452 282 405 195,345
1931 182,079 78,577 657 147 261,460
1935 234,850 195,867 8,111 332 439,160
1936 153,283 148,944 696 380 403,303

战后情形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接收台湾,全台湾的神社被视为日本殖民的象征而遭到废除,神社所在地全部收归为国有,台湾神宫也不例外。

在剑潭山的旧址在战后拆除改建成台湾大饭店,1952年改由以宋美龄为首的政要所组成的“台湾省敦睦联谊会”来接手经营,并改称为圆山大饭店,1973年后改建成14层饭店大楼至今。[19]

在新境地的新址在1946年短暂成为市民教育所,至今成为中央广播电台圆山联谊会等建筑。

台湾护国神社则改建为忠烈祠

神社遗物散落处

图中铜牛原置于台湾神社,今迁至国立台湾博物馆

台湾神社在战争刚结束改建为台湾大饭店时,鸟居、社务所、手水舍都还在,但至今除了板桥林家奉献的一对石狮[20],没有任何建筑留在原地。

  • 神社的鸟居的一部分卖给了三峡祖师庙,凿雕成清水祖师庙的龙柱。
  • 一座宫灯被移置儿童育乐中心内,位于其中山北路之出口处。
  • 本放置于神社入山口的两尊铜牛后移至国立台湾博物馆门口。
  • 在剑潭公园(剑潭海外青年活动中心的对面)放置本属于台湾神社的两只狛犬
  • 圆山联谊会停车场放置原台湾神社新境地春日灯下半部,而其上半部原为木造。
  • 圆山联谊会游泳池旁放置原台湾神社新境地石垣部分。
  • 神苑一隅的喷水池铜龙,二战后圆山饭店将铜龙置于今日金龙厅。[21]
  • 献纳炮,目前置于国军历史文物馆贵阳街1段243号前。[22] [23][24]

参考文献

书目
引用
  1. ^ 台北市政府古迹历史建筑纪念建筑聚落建筑群-考古遗址史迹及文化景观审议会第123次会议-审议案六 第五页 2020/02/24
  2. ^ 浅谈台湾今昔地图与历史航照在中学地理资讯教育的意义 - (1)台湾神社、台湾神宫、与护国神社历史航照位置 (2)1944年台湾神宫与现况(圆山俱乐部)的比对,中研院GIS中心美国国家档案馆典藏台湾旧航空照片-国立台湾大学地理环境资源学系
  3. ^ 海外神社 - 台湾神宫
  4. ^ 《台湾神社志》国史馆台湾文献馆
  5. ^ 《台湾神社志》国史馆台湾文献馆
  6. ^ Medium 我成长的地方-大直 by Nisa Yeh
  7. ^ 7.0 7.1 7.2 台湾神社社务所. 臺灣神社誌 第八版. Tai wan shen she she wu suo. 1934-05-15.
  8. ^ 台北市政府古迹历史建筑纪念建筑聚落建筑群-考古遗址史迹及文化景观审议会第123次会议-审议案六 第五页 2020/02/24
  9. ^ 9.0 9.1 大仓, 三郎. 臺灣神官御造營. 臺灣地方行政. 台湾地方自治协会. 1944-10-28.
  10. ^ 台湾神社残迹 (二)-台北圆山饭店金龙厅“三爪金龙”之前世今生 痞客邦 作者-阿隆
  11. ^ Taiwan POW Camps Memorial Society
  12. ^ Taihoku POW Camp#6(大直战俘营)
  13. ^ Medium 我成长的地方-大直 by Nisa Yeh
  14. ^ 林于昉专栏:鸟居变横梁 墓碑当沟盖
  15. ^ 照片〈明治橋(圓山)〉,《台湾日日新报》第2203号,1905年9月3日1版。
  16. ^ 〈旧明治桥 重量百吨 曳至陆上成功〉,《台湾日日新报》第11693号,1932年11月19日汉文8版。
  17. ^ 森田, 俊介. 臺灣神宮臨時大祭. 臺灣地方行政. 台湾地方自治协会. 1944-10-28.
  18. ^ 台湾银行券壹圆
  19. ^ 从台湾神社到圆山饭店
  20. ^ 有文史工作者考据认为该石狮为台湾总督石冢英藏于昭和5年(1930)年12月28日奉献给台湾神社
  21. ^ 台湾今昔 圆山饭店 台湾神社的百年金龙,随意窝日志 2011/06/06
  22. ^ The remains of Taiwan Grand Shrine, GEOCACHING
  23. ^ 台湾残存的日本神社系列-2台北市, 痞客邦 2016/12/01
  24. ^ ***

参见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23 00:26,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