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台湾光复

1945年10月25日,依照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发布的《一般命令第一号[a],(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将领代表同盟国接受在台日军投降。台北公会堂受降典礼台上挂有同盟国英、中、美、苏四国同等大小的国旗,以及联合国旗(四国国旗的前面上端,未呈现于画面)[1]

台湾光复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1945年10月25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国民政府对其从大日本帝国接手统治台湾澎湖群岛的历史事件的称呼[2][3][4][5],标志着台湾日治时期的结束、以及战后时期的开始。

1945年8月15日,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而宣告投降。9月2日,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发布《一般命令第一号》指示各地日本军同盟国投降,命令中规定在中国满洲除外)、台湾、越南北部的日军向代表同盟国的蒋中正将军投降,蒋中正随后委派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将军为其负责受降事宜的全权代表,何应钦则委派陈仪将军为其在台湾受降的代表。担任降方代表的台湾总督日本陆军第10方面军司令官安藤利吉将军,依照《一般命令第一号》之规定于10月25日在台北公会堂(今台北中山堂)向受降主官陈仪投降并签署受领文件[6][7]。翌年8月,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颁布命令,明订10月25日为“台湾光复节”以为纪念,“台湾光复”一词自此就被各界大量运用。其词亦有另一说法,表示是缘自1946年8月由台湾仕绅筹组的“台湾光复致敬团”。

“光复”从字面上解释,就是“把失去的收回”[8],(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视此次事件为台湾自清朝割让予日本后复归中国统治,因而以此称之[3];非光复论者则认为当时的(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只是代表同盟国军事占领台湾[9][10]。由于戒严时代结束以来台湾的本土思想渐盛,加上二战后台湾主权归属的争议,以及从台湾主体性出发的历史观点,现今对于“台湾光复”的说法有不同的见解

背景

二次大战期间,在1943年举行的开罗会议中,中国希望同盟国同意战后日本放弃台湾并移转主权回归,此内容列入共同宣言,后于波茨坦公告内重申应履行。1944年4月,位于重庆的(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国民政府,委由中国国民党中央设计局设立“台湾调查委员会”,并任命曾参加始政四十周年记念台湾博览会陈仪为主任委员。

战后,中国政府对于如何接管台湾有两派意见,一派建议完全与进驻其他“沦陷区”相同,设立“台湾省”。另一派则主张在台设立拥有军警等特别公权力的“特别行政区”。当时的国民政府主席蒋中正采纳陈仪《台湾接管计划纲要》中的意见,设立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负责接管台湾,全部公署行政人员初定为2000名。但最后接管计划中的规划并未完全实施,长官公署制度集军政大权于一身,为台湾人所诟病,称之为“新总督府[13]

接收前置作业

1945年8月14日,日本昭和天皇发表《终战诏书》接受波茨坦公告,大日本帝国无条件投降,日本由同盟国军事占领,而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元帅发布《一般命令第一号》,命令在台日军向***将军投降。同年8月29日,蒋中正任命陈仪为“台湾省行政长官”,于9月1日于重庆宣布成立“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与“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同时命陈仪兼任“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的总司令。10月5日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前进指挥所于台北成立,接收人员前进指挥所副主任范诵尧等分别在10月5日至24日分别由上海或重庆飞抵台湾。

受降典礼

台北公会堂前的国民政府军官兵参加依据盟军最高统帅发布之军事命令《一般命令第一号》所举行的受降典礼。图中除了(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国旗之外,还可见到牌楼左上方所悬挂的同盟国美国国旗
事实上,台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是隶属于“太平洋战区[14]

1945年10月25日台湾地区的受降典礼于上午十时在台北公会堂举行。降方为大日本帝国所属第十方面军,代表为日本台湾总督兼第十方面军司令官安藤利吉将军,陈仪将军则代表盟邦将领***将军受降。典礼开始时,由陈仪宣布“台湾日军业于(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三十四年九月九日在南京投降,本官奉中国陆军总司令何转奉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之命令,为台湾受降主官,兹以第一号命令交与日本台湾总督兼第十方面军司令官安藤利吉将军受领希即遵照办理”,语毕即以是项命令及受领证交参谋长谏山春树将军转交第十方面军司令官安藤利吉将军,安藤利吉于受领证签字毕,由日军代表将受领证呈交受降主官陈仪,陈仪审阅受领证无误后,即刻命令日军代表退去,仍由引导官引导日军代表离场。

主要参加人员有

受降仪式结束后,陈仪发表广播演说,称台湾及澎湖列岛已重入中国版图,台湾光复[3],葛超智受邀校对陈仪中文广播演说词的英文翻译,但发现里面完全没有提到美国在此事上面所扮演的角色[17]。同日,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正式运作,机关处所设于原台北市役所(即现在行政院院址)。

即景

10月15日,国民政府军基隆港登陆,台湾人诵著陆游“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的诗句,唱着欢迎歌,歌词是“台湾今日庆升平,仰首***清,六百万民同快乐,壶浆箪食表欢迎,哈哈!到处欢迎,哈哈!到处欢迎,六百万民同快乐,壶酱箪食表欢迎。”,热烈欢迎国军进入台湾。[18]

当时的台湾日日新报等媒体上,均有大量商家行号刊登欢庆台湾光复的广告。街上锣鼓喧天,鞭炮声不断,户户张灯结彩,虽然地方上有若干民众报复日本人的小骚动,但整个局势都处于平静而稳定,并等待国民政府的到来[19]

后续

然而不久后,国民政府频传贪污行为,军政人员纪律败坏、实施统制经济限制民间经济活动,国民政府将在台湾所接收的物资无偿运往中国大陆,投入国共战争[20]。资源委员会规定,供应三千至四千万吨台煤、及五十万吨稻米,做为国共内战之军需[21],供米指示因台湾本身粮食不足,遭到长官公署拒绝[22]:111;15万吨糖被国府列为敌产拨为中央运送上海销售,其中1/8归台湾糖业公司收入[23]:69。外媒报导中国剥削台湾更甚于日本[24]、中国腐败地榨取富裕的台湾[25]。此类问题影响台湾经济甚深,引发民怨[23],物价上涨十倍以上,及滥印台币应付财政支出,导致通货膨胀严重,战后第一年的生产指数,竟达不到大战结束前一年的一半[26][27][13]、失业问题严重,报纸报导民众饿死街头[28],治安比日治时期更差,例如1945年台湾的刑事案件比日治时期的1944年增加了28倍[29],四处盗贼横行,台湾人饱受来台军政人员歧视,并处以种种不公平的对待[30],普遍引发台湾人对于国民政府的不满,导致后来民怨总爆发,发生台湾全岛反抗政府的二二八事件[31],许多期待国府统治及反抗日本的知识分子,在二二八事件中惨遭国民政府杀害,例如当时协助国民政府接管的台湾人民代表林献堂陈炘林茂生等人亦罹难或被迫害而客死异乡[32]。国民政府被批以“征服者”之姿入主台湾、怀抱着优越感专横滥权[33],并实施长达四十年的白色恐怖统治,长期打压台湾人,压制民主、人权与自由,许建荣、卢世祥、张炎宪、郑邦镇、周明峰认为此日并非国民党政府所称的台湾“光复”,而是台湾“再沦陷”。[34][35][36][37][38]

光复论点的争论

光复论述

  • 前中国台湾省“总统”马英九认为,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日本降书等内容,强调日本窃自中国的领土,如台湾、澎湖,必须归还(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条约在国际法的位阶上具有拘束力,强调“中日和约”中虽有提到日本放弃台湾、澎湖等地,但没有提到要归还给谁,但该和约中也强调,中日间1941年12月9日前所有条约、协定都无效,因此马关条约也无效,当然回归(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条约也明确标注,澎湖、台湾人都有(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国籍,因此台湾、澎湖回归(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没有问题。[39]
  • 亲民党主席***认为,被日本统治五十年的台湾,按照开罗宣言、波茨坦宣言的决议,正式归还给(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结束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对日抗战终告结束。(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为纪念台湾重回版图,明定每年十月二十五日为“台湾光复节”。台湾归属于(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的法理根据,不容扭曲。某些人想曲解旧金山和约、波茨坦宣言以及各种历史文件,来捏造台湾地位未定的法理依据,故意否认或忽略台湾交还给(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的事实,都是用政治观点扭曲历史事实的行为。[40][需要更好来源]
  • 国民党主席吴敦义认为,蒋公完成北伐、统一中国、带领八年抗战胜利,维护(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的尊严与国土,并收复台湾及部署岛屿。[41]

非光复论述

1949年1月12日,***于南京发给陈诚的手令,提及“台湾法律地位与主权在对日和会未成以前,不过为我国一托管地之性质”(意即暂时性代表同盟国接管台湾,只有治权而没有主权),文件来源:国史馆蒋中正总统档案。
  • 1949年1月5日,陈诚正式就任台湾省主席,在就职记者会上强调要使台湾成为一个复兴中华民族的堡垒[42],然而***在1月12日致电告诫陈诚:“须知此时何时,台湾何地,尚能任吾人如往日放肆无忌,大言不惭乎。台湾法律地位与主权在对日和会未成以前,不过为我国一托管地之性质,何能明言作剿共最后之堡垒与民族复兴之根据地,岂不令中外稍有常识者之轻笑其太狂呓乎。”[43][44][45][46]
  •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外交部对日和约案卷第54册(1952年5月13日)载明:“查金山和约仅规定日本放弃台湾澎湖,而未明定其谁属,此点自非中日和约所能补救。”因此,当年受同盟国委托到台澎接受日军投降代管台澎至今的(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从未取得台澎主权。而没有取回台澎当然也不会有“光复”。[47][48][49]
  • 1964年,日本外务省条约局(负责日本与其他国家之间条约的缔结与国际法规的解释)局长中川融日本众议院会议中,答复议员冈田春夫就《中日和约》第四条(中日间1941年12月9日以前所缔结之一切条约、专约及协定,均因战争结果而归无效)之台湾归属问题质询时,表示:“诸如台湾割让等条约,便是完成割让台湾一事即达成目的,之后仅具备形式上的效力。由于这是已经执行完毕的条约,就算事后废弃,亦仅是形式上的废弃,已经执行完毕的事项无法因此而回到未执行前的状态。此类条约废弃的效果,在国际法上为非常重要的问题,国际法学者的一致见解亦如上所示,若非如此,则国际间将无法安定。割让领土后因战败而使其全部恢复原状,之前的割让条约无效,这是不可能的。”[50]
  • 1952年,赴台北交涉中日和约缔结的日本外务省亚洲局长倭岛英二表示:“(中日和约)第十条,这主要是为了台湾以及澎湖岛的住民或曾是那里的住民,要来日本或前往其他国家时的方便而设置的......一旦旧金山条约生效,台湾,以及澎湖岛就会脱离我国,一脱离我国,则向来被称为台湾籍人民的人们,就会失去日本的国籍,而后处于国籍不明的状态之下是很不方便的,旅行时就会产生到底持哪种护照来我国,才会被承认的问题。在此第十条中将台湾,以及澎湖岛的住民,或是以前曾是当地的住民或其子孙,都视为(Deem,即视某物为其实际上不是的事物)其具有(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的国籍”[51]、“与(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的和约(即中日和约),‘并非以决定’何处是(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的领土、谁是(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的国民为目的而做谈判的,在这里面并没有写着关于其领土问题,以及领土的归属”[52][53]
  • 前(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国史馆馆长、台湾史学者张炎宪表示,1951年9月,旧金山和约签订,日本放弃台湾与澎湖,却未明确规定放弃给谁。1952年4月,依据旧金山和约的精神,(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与日本签订和约,日本在条约中放弃台湾与澎湖,也未明确让给(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双方签订和约之前,(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只是军事占领台湾;签订和约之后,(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也未取得领有台湾的合法地位。因此,在1945年10月25日,国民党政府接收台湾时,并不是“光复”,这只是国民党政府的说辞,蒙骗台湾人,以利其统治。[54]
  • 台湾在二次大战期间是日本领土,因此属于轴心国阵营,反对“光复”论点的人士认为“光复”一词是“站在统治权力的立场”,而不是台湾人自己掌握的,因而不要再使用“光复”一词。[55]
  • 认为基于开罗宣言波茨坦宣言的“光复”论点有史实争议的人士指出,这两项宣言只是意见表示而已,没有丝毫法律效果,不能提供战后台湾地位归属的国际法效力。[56][57]
  • 台湾史学家李筱峰指出,二次大战结束时,(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将领代表同盟国前往台湾接受日军投降。虽然当时号称“台湾光复”,但实际上是一次过渡时期的暂时军事接管,并非就此确定战后台湾与澎湖的领土归属。领土的转承归属,须待当事双方签订国际条约才算数。但后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还来不及和日本完成签订和约手续,就被中共推翻,逃离原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领土,才埋下后来所谓“台湾地位未定”的争议,也才会有现在对于“台湾光复”的争议。[58]
  • 美属台湾群岛方案推广者林志昇何瑞元表示,(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占领台湾的军队向台湾人宣布此日为“台湾光复节”是违法的,并且由于同盟国当时尚未与日本签订和平条约决定台湾的主权归属,因此英国美国当时都反对(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更改台湾人的国籍。[59]
  • 台湾部分学者和民间团体认为,马英九政府针对高中课程进行课纲微调,将“光复”的用词编入高中课纲,是用大中国史观***学生,为外来政权统治台湾做准备,也是去台湾化、矮化台湾。[60][61]
  • 由于(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方面接受日本投降的受降主官皆是以“同盟国之代表”或其进一步指派之代表的身份受降,因此有观点指出日本实际上是向同盟国全体投降,而不是只向(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投降,所以所谓的“台湾光复日”只不过是“日军向盟军投降日”,标志的是军事占领的开始,台澎主权并未在当天回归(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台湾光复”是误导人的术语。[62][63][64][65]

另见

注释

  1. ^ 第一条第甲、己项。

参考文献

  1. ^ 《李筱峰专栏》从一张照片谈终战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10-29., ***, 2005年8月15日
  2. ^ 国籍与公民权:人民与国家“身份连结”的法制溯源与法理分析,第34-36页,李建良,台北:中研院政治所、中研院社会所,2006-05-26
  3. ^ 3.0 3.1 3.2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外交史料特展 台湾光复. 国立故宫博物院. [2014-1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1).
  4. ^ 苏瑶崇,“终战”到“光复”期间台湾政治与社会变化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5-05-18.,国史馆集刊第十三期,2007年9月
  5. ^ 台湾省咨议会. 台湾省参议会、临时省议会暨省议会时期史料汇编计画-蔡鸿文先生史料汇编(下) (PDF). 台湾省咨议会. 2005年12月. ISBN 986-00-4270-5.
  6. ^ 中山堂受降档案分析 (PDF). 国史馆. 2010-12-15 [2017-11-01] (中文(台湾)‎).
  7. ^ 台湾省咨议会- 战后台湾如何“光复”?,台湾议政史料展,台湾省咨议会网站
  8. ^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教育部,《重编国语辞典修订本》“光复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5-05-01.”词条
  9. ^ 论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军事占领体制”与其问题,苏瑶崇,《台湾文献》第60卷第2期,2009-09
  10. ^ 终战后台湾军事占领接收的筹备准备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2-02.,杨护源,高雄师大学报第三十七期,2014
  11. ^ 13.0 13.1 二二八事件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李筱峰,1997年2月25日
  12. ^ Status of Allied Forces and Theater Boundaries, 2 July 1942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网页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美国西点军校. [2014年12月5日查阅] (英文).
  13. ^ 林炳炎. 从“翻异”看“1945年10月25日台北市公会堂の降伏式”. 2014 年 05 月 09 日 (中文(台湾)‎).
  14. ^ 庆祝抗战胜利五十周年两岸学术硏讨会论文集,第1卷,第553页,中国近代史学会,联合报系文化基金会,1996
  15. ^ 美国驻台北副领事葛超智与“二二八事件”,第128页,王呈祥,海峡学术出版社,2009
  16. ^ 悲剧的历史拼图 金山乡二二八事件之探析,页5,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汇刊第36期,2001-12
  17. ^ 台湾的历史源流(下册)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7-09-28.
  18. ^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近六十年发展史,第1卷,第14-15页,吕芳上,国史馆,2012
  19. ^ 派系斗争与权谋政治:二二八悲剧的另一面相,第84页,陈翠莲,时报文化出版企业有限公司,1995
  20. ^ 苏瑶崇. 战后台湾米荒问题新探(1945-1946) (PDF).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2014年12月, (86): 95-134. ISSN 1029-4740.
  21. ^ 23.0 23.1 光复初期台糖的销售问题—十五万吨敌糖的来龙去脉(1945-1947)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3-06.,《国史馆馆刊》第21期,p47-94,2009年9月
  22. ^ William D. Newton. Chinese Exploit Formosa Worse Than Japs Did. 华盛顿每日新闻英语Washington Daily News (华盛顿 (北卡罗来纳州)英语Washington, North Carolina). March 21, 1946: p. 3.
  23. ^ William D. Newton. Corrupt Chinese Rule Bleeding Rich Isle. 华盛顿每日新闻英语Washington Daily News (华盛顿 (北卡罗来纳州)英语Washington, North Carolina). March 1946.
  24. ^ 国立中央大学台湾历史教学资料网
  25. ^ “由终战五十年谈台湾前途座谈会”纪实,台湾教授协会通讯第四期,1995-09
  26. ^ 甘蔗悲歌-二林事件,第306页,历史教学理论与实务,吴翎君,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04-01-10
  27. ^ 从台海两岸文化差异看台湾前途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李筱峰,2013-01-29
  28. ^ 为这个时代留下永远的历史见证与纪录,第179页,李筱峰,Third Nature Publishing Co.,2004
  29. ^ 本会简介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5-07-03.,财团法人二二八事件纪念基金会
  30. ^ 狂飙的年代:近代台湾社会菁英群像,第4页,林柏维,秀威出版,2007-09-01
  31. ^ 二二八事件资料集,第29页,邓孔昭,稻乡出版社,1991
  32. ^ 台湾光复节?台湾再沦陷日?,许建荣,民报,2016-10-25
  33. ^ ***,卢世祥,***,2015-10-11
  34. ^ “光复”?还是沦入另一个外来政权统治?,张炎宪,鲸鱼网站,2009-10-20
  35. ^ ***,记者蔡文居/台南报导,***,2013-10-28
  36. ^ 何日再光复?─台湾光复节八月十五日 台湾沦陷日十月廿五,周明峰,台湾e新闻,1991-04-15
  37. ^ 台湾没对日抗战? 马:胡说八道不要再吵了,记者连珮宇,联合报,2016-10-25
  38. ^ 光复台湾的历史,光复台湾的社会正义,udn网络城邦
  39. ^ 如果没有蒋公光复台湾 吴敦义:哪有姓蔡的总统?,陈煜,风传媒,2017-04-05
  40. ^ 林桶法. *** (PDF). 国史馆学术集刊 (国史馆). 2007年9月, (13): 11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9-23).
  41. ^ 〈蒋中正致陈诚电〉,民国38年1月12日,《总统手令录底》—(民国38年1月1日至8月16日),台北,“国史馆”藏
  42. ^ 〈交拟稿件—民国三十七年一月至民国三十八年十二月〉,国史馆藏,《蒋中正总统文物》,典藏号:002-070200-00024-058
  43. ^ 林朝亿. ***. 新头壳. 2017年1月3日 [2017年1月3日].
  44. ^ 叶克飞. 哪位国民党高官人称“小委员长”. 中国网. 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 2016年1月15日 [2016年8月15日].
  45. ^ 《议定(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与日本国间和平条约总报告书》(民国41年5月13日),第11面左页,外交部“对日和约”案卷第54册,台北:国家档案局
  46. ^ 持续“抗日”合理“中华殖民主义”,Orange Nick,极光电子报,2015-08-28
  47. ^ 错不在漏提盟国,而在鬼扯光复台湾,黄圣峰,苹果日报,2015-9-4
  48. ^ 衆議院会議録情報 第046回国会 予算委員会 第17号. 昭和39年2月29日. pp. 21–22. (日文). "台湾割譲条約などは、その台湾を割譲したことによってその目的を果たしたというのでございまして、あと形式的にはその効力が残っておるわけでございますが、それはすでに処分済みの条約でございまして、その後これを廃棄いたしましても、それはその形骸だけが廃棄されるわけでございまして、もと処分したことがもとへ戻るということはないのでございます。これは条約の廃棄の効果ということで、国際法上非常に重要な問題でございますが、国際法学者の一致した見解がかようなことでございます。さようなことでありまして、そうでなければ国際間の安定というものはあり得ないわけでございまして、領土を割譲して、戦争に負けたらすっかりもとへ戻ってそれが無効になるというようなことはとうていあり得ない。"
  49. ^ 参議院会議録情報 第013回国会 外務委員会 第33号. 昭和27年5月27日. p. 2. (日文). "第十條は、これは台湾並びに澎湖島の住民或いはそこに前住民であつた人が日本に来たり或いはほかの国に行つている場合もございますが、その人たちの主として便宜のために設けられた條文でございまして、便宜と申しますと、例えば現在の法律上の建前では台湾並びに澎湖島というものの最終的な領土帰属がはつきりしておらないわけでありまして、而も台湾並びに澎湖島はサン・フランシスコ條約が発効いたしますと、我が国から離れてしまう、離れてしまうについて、而も従来台湾籍民と言われておつた人たちが日本の国籍を失う、而も失つたあとその国籍がはつきりしないままであつては甚だ不便でありまして、旅行するとき等にどこの旅券を持つて来れば我が国に入るときに認めるというような問題を生じますので、この十條においては台湾並びに澎湖島の住民或いは以前にそこの住民であつた者或いはその子孫というものは中華民国の国籍を有するものとみなす。中華民国の国民に含まれているものとみなす、みなすという規定であります。"
  50. ^ 参議院会議録情報 第013回国会 外務委員会 第40号. 昭和27年6月13日. p. 10. (日文). "(倭島英二君)今御審議を願つております中華民国との平和条約においては、中華民国の領土はどこであるとか、中華民国の国民はどれであるとかということをきめる目的で、これは交渉がせられたのではございませんで、その領土の問題並びに領土の帰属だとか、或いは中華民国の国民ばこういうものであるというような合意は、この中には書いてございません。先ほどから申上げますように、十条の規定は、中華民国の国民はどういうものだとということを規定することが趣旨ではな"
  51. ^ 台湾在国际法上的地位,第172-175页,彭明敏,黄昭堂合著,蔡秋雄译,台北市:玉山社,1995
  52. ^ 张炎宪. “光复”?还是沦入另一个外来政权统治?. 台湾国际法学会. [2015年2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12月16日) (中文).
  53. ^ 蔡佩君. 诗的信使—李敏勇. 台北市: 典藏艺术家庭. 2010年12月20日: 页148. ISBN 9789866833823 (中文).
  54. ^ 金菊. ***. *** (台北市). 2005年10月26日 [2015年8月22日] (中文).
  55. ^ 沈育如; 林秀姿. 新课纲 台湾史吵最凶. 联合报 (新北市). 2015年7月25日 [2016年5月11日] (中文).
  56. ^ 邱燕玲. ***. *** (台北市). 2005年10月26日 [2015年8月22日] (中文).
  57. ^ 林志昇; 何瑞元. 台湾没有“光复节”. 台湾日报 (台中市). 2005年10月21日 [2014年11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11月28日) (中文).
  58. ^ 蔡佩桦; 张振翔. ***. 民视新闻台 (台北市). 2014年1月21日 [2015年8月22日] (中文).
  59. ^ 林雨佑. ***. 新头壳 (台北市). 2015年2月16日 [2015年8月22日] (中文).
  60. ^ 陈逸南. ***. *** (台北市). 2011年7月28日 [2015年9月10日] (中文).
  61. ^ 黄圣峰. 台湾光复从未发生. 苹果日报 (台北市). 2015年9月9日 [2015年9月10日] (中文).
  62. ^ ***. *** (台北市). 2011年10月26日 [2015年8月22日] (中文).
  63. ^ 王伯仁. “台湾光复节”从张灯结彩到废除争议. 民报 (台北市). 2015年10月26日 [2016年5月13日] (中文).

外部链接

延伸阅读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19-11-01 21:15,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