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美国手语本文重定向自 美国手语

美国手语
Asl sutton.png
母语国家和地区美国加拿大
区域北美洲的英语区
母语使用者美国有50万至200万(日期不详)
语系
文字没有一种被广泛接受的文字
si5s(ASLwrite)、ASL-phabet、Stokoe notation、SignWriting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语言代码
ISO 639-3ase
Glottologasli1244  ASL family[1]
amer1248  ASL proper[2]
ASL map (world).png
美国手语样例

美国手语American Sign Language,简称ASL)是美国加拿大英语地区及墨西哥部分地区里,最常被使用的手语。一如其他手语,美国手语的文法语法都和当地的口语不尽相同。目前还没有可靠的调查,证实美国手语的母语使用人口;一般估计在二十万至二百万人之间。

美国手语在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科特迪瓦布基纳法索加纳多哥贝宁尼日利亚乍得加蓬刚果民主共和国中非共和国毛里塔尼亚肯雅马达加斯加津巴布韦等地也有使用者。

美国手语的历史

如世界大部分国家,美国的健听家庭里的失聪小孩往往会用自发的家庭手势做简单交流;不过今天美国的中学及大学,很多都开办美国手语课程。美国手语是一种有别于英语的语言──它有自己的语法及文法,并有自己独有的文化。现代美国手语的起源取决于各种历史因素和事件,其中包括了聋人教育、北美洲原住民族所用的手势、马萨诸塞州里一个小岛的独特情况、一位尝试教导一名失聪女孩的教士、当然还少不了本身使用手语的聋人的创意与智慧。

意大利于17世纪开始使用标准手语,而法国也于18世纪开始使用;这些标准手语为聋人教育订下了基础。古法国手语是由一位住在巴黎,名叫 Charles-Michel de l'Epée 的修道院院长开发,在他的聋人学校里使用。这些标准手语都是根据当地聋人一直使用的自然手语作为蓝本,再配合当地口语的文法特色发展而成。

美州印地安人使用平地印地安人手语作为族与族之间的沟通语言,这种手语对美国手语的影响暂未可知。

18世纪时,在马萨诸塞州对开海域,玛莎葡萄园岛上,由于创始效应以及该岛离岸之故,聋人人口比例远超于美国本土的水平;许多家庭都有失聪成员,因此玛莎葡萄园手语成为该岛上无人不知的语言。当时的情况,让岛上几乎所有人都能从小轻易习得手语。

公理会教士及聋人教育者汤玛斯·霍金斯·高立德英语Thomas Hopkins Gallaudet被公认为将手语于北美洲发扬光大的第一人。当时在一位失聪少女 Alice Cogswell 的父亲恳求下,高立德开始调查聋人教育法。19世纪初,他造访了 Epée 在巴黎的学校,说服了该校一名老师罗伦·克雷克英语Laurent Clerc跟他回美国。1817年,他们两人在康乃狄克州哈特福开办了美国聋哑人院(现为美国聋人学校),向美国失聪学生教导手语。

各种历史因素在该校融和,美国手语应运而生。该校许多学生都是从玛莎葡萄园而来,并将他们自己的手语,跟克雷克的古法国手语混合使用;其他学生也带来他们原居地的手语或“家庭手势”。毫无疑问,学校里的学生也自创了不少词汇;如果北美原住民手语真的对美国手语带来影响,应该也在当时吸纳入美国手语当中。

由于法国手语对该校早期的影响很大,现代美国手语的辞汇,有六成跟法国手语相同;而美国手语和英国手语则是几乎完全不一样。

这所为聋人而设的公立学校毕业的学生,继续将美国手语发扬光大。许多毕业生陆续在各个州开办聋人学校,把高立德和克雷克的教育法传授给不同的人,并致力伸展该手语,及予以标准化。不过正如其他语言,美国手语也有地域性特色。

美国手语订立后,于19世纪后期,口语主义者与手语主义者展开激烈的争论,其中包括了不少德高望重的名人,如亚历山大·格拉汉姆·贝尔。口语主义者赢得不少争论;有很长一段时间,社会及学校里都压制了手语的使用。很多人甚至不把手语当成一种语言。这种情况在1955年有所改变,当时一名英文教授威廉·史托科在高立德大学受聘后,开始对美国手语着迷,并积极研究。后来,他在语言学期刊里发表了美国手语的详尽语言学分析,成功说服了学术界把美国手语视为自然语言。

美国手语一直在发展;今天美国手语陆续增加各种手势,以赶上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

美国手语的语言特色

美国手语是自然语言,已经由威廉·史托科证实,并受语言学者认同。这种手语利用手势、动作及面部表情表达意思,常用于美国及加拿大的人及弱听人口。

形像性

尽管手势看来能明确表达意思,事实上手势表达的概念也能像口语一样抽象。例如,健听小孩有时会用“你”一字去表示自己,因为他人都是用“你”来称呼他们;习得“你”手势(用食指指著对方)的小孩也会犯同样错误──指着他人来表示自己──这显示了美国手语中,指点般明确的手势,也可以跟口语词汇一样抽象。

不过,Edward Klima 及 Ursula Bellugi 对“手势能自我解释”的一般理论有不同看法,他们把手势分成三组:

  • 透明:非手语使用者通常能正确猜出其涵义
  • 半透明:非手语使用者经解释后能明白其涵义
  • 不透明:非手语使用者无法猜出其涵义

Klima 与 Bellugi 用美国手语作分类;然而非手语使用者根本无法了解流利而连续的手语,大部分手势都是不透明的,“手势能自我解释”的理论也因此被推翻。

(“透明”手势通常表达在美国手语创立后才流通的词语,不过这情形也有例外。)

文法

美国手语利用空间位置、动作、及上下文去表示文法。例如:

  • 如果手语使用者打了一个名词的手势后,指向某一点,他稍后能再指向该点去表示原来的名词,这种方法被称为“设立”。比方说,你在论及住在纽约阿尔巴尼的祖母后,用手指向你右肩膀的一处;当你再次谈论她的时候,无须再打“祖母”的手势,而只需要指向你右肩膀的同一点即可。
  • 如果想加强动词或形容词的语气(例如把“冷静”说为“非常冷静”),手语使用者会调整打手势的方式,先强硬保持手掌的姿态,然后再迅速完成该手势;另一种方式是特意放慢手势的速度,以突显它的重要性或程度。
  • 翘起眉头表示“是非”问题。而皱眉则表示“何事”问题,需要答题者提供更多资讯;用文字表达的话,按情形解作“何人”、“何事”、“何时”、“何地”、“为何”、“如何”等。
  • 像某些口语(如汉语),美国手语交谈时不用“是”(to be)动词。要打“We are going to the store tomorrow.”(我们明天去商店)一句的手势,美国手语可以打成:
    • 我们 去 明天 商店
    • 明天 商店 我们 去
    • 商店 我们 去 明天
  • 个别美国手语使用者不会用“因为”一词,而会把句子分为问题与答案。比方说:“我喜欢吃意大利面,因为我是意大利人”一句,可能会打成“我喜欢吃意大利面,为什么?我是意大利人。”虽然“因为”一词的手势已经比较多人使用,但是分拆式的表达方式到现在依然通用。
  • 有些手势可以根据上下文在不同地方使用;“痛楚”的手势(两根食指互指,先互相推近,然后互相移开)可以打在腿旁,意指腿部的痛楚。
  • 面部表情在美国手语里扮演重要的角色。要打“愤怒”的手势,手语使用者的脸上也要有愤怒的神情。如果打手语时不用表情,就像使用口语的人说话时,只用一个声调一样乏味。

书写方式

美国手语经常以全部字母大写的英语词来表示,不过这种书写方式因为不能表达手语的微妙之处而显得十分粗糙;美国手语与英语之间没有一对一的翻译,手语里的屈折形式在翻译成英语时大有失色。

要真正书写美国手语,有两种方式:威廉·史托科发展出一套音位字母,加上一套区别符号去表示每种手形、动作及位置(不过还不能表达面部表情);另外有一种叫手语书写体英语SignWriting的书写方式,利用抽象图形表示每个手势的各种型态。手语书写体常见于聋人学生报等刊物里。

“婴儿手语”

主条目:婴儿手语

近年研究发现美国手语对健听儿童的智力有正面影响。从婴儿期被教授手语的孩子,在未发展出说话能力时,父母就能提早跟他们沟通,这可能加速了儿童的语言与认知能力的发展。

不过,尚未能说话的小孩,往往也未有充分的手部协调去打美国手语,使用较简单手形和动作的“婴儿手语”应运而生。

灵长目动物与美国手语

据说,美国手语也曾传授给黑猩猩巴诺布猿大猩猩等动物,某些动物更据称能使用超过一百种手势;不过对于灵长目动物能否掌握手语,各界还没有一致认同。当华秀研究队伍邀请动物管理员观察并列出华秀猩猩使用的手语时,健听人员提交了长长的列表,不过管理员中的唯一一位聋人,使用美国手语作母语的管理员所提交的列表却空白一片。她解释说,华秀并没有真正打出手语,它打的只是简单手势。而可可与华秀的研究人员拒绝与科学界分享研究数据,更煽动了不少争议。目前,语言学家并不接纳非人类灵长目动物能习得美国手语或其他语言的理论;尽管如此,猿类动物学习手语的研究仍在继续中,偶而也会被媒体报导。

参见

参考书目

  • Groce, Nora Ellen. Everyone Here Spoke Sign Language: Hereditary Deafness on Martha's Vineyard.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8. ISBN 978-0-674-27041-1.
  • Klima, Edward, and Bellugi, Ursula. The Signs of Language.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79. ISBN 978-0-674-80795-2.
  • Stokoe, William C. Dictionary of American Sign Language on Linguistic Principles. Linstok Press. 1976. ISBN 978-0-932130-01-3.

外部链接

  1.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ASLic.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2.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American Sign Language.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5-14 17:55,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