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经济学人本文重定向自 經濟學人

经济学人
The Economist
The Economist UK Edition – August 10, 2019.jpg
2019年8月10日《经济学人》封面
类型 新闻周报
版式 杂志
拥有者 经济学人集团
创办人 詹姆斯·威尔逊
编辑 詹尼·明顿·贝多斯英语Zanny Minton Beddoes
创刊日 1843年9月 (1843-09)
政治立场 古典自由主义[1]
社会自由主义[2]
经济自由主义
激进中间派英语Radical centrism[3]
总部 英国伦敦威斯敏斯特市圣詹姆斯街英语St James's Street25号
发行量 (2017年上半年)
1,042,851(纸质版)
402,085(数字版)[4]
ISSN 0013-0613
售价 (2019年,全年订阅价)
179英镑 英国
275欧元欧洲联盟 欧元区国家)
189美元 美国
199加元 加拿大
575澳大利亚元  澳大利亚
509新元 新加坡
2760港元  香港
新台币10799元台湾 台湾
人民币2778元中国大陆 中国大陆
网站 www.economist.com

经济学人》(英语:The Economist)是一份英国的英文新闻周报,分八个版本面向全球发行,其编辑部位于伦敦。它在1843年9月由詹姆斯·威尔逊创办[5]。在创办之初,《经济学人》以报纸版式发行;时至今日,尽管它已经采用小开本、亚光纸的杂志版式出版,但它依然沿用旧时的习惯,将自己称为“报纸”[6]。2017年上半年,《经济学人》实体和数字刊物的平均每周发行量合共达到144万份,其中近六成发行量位于北美地区[4]

《经济学人》归经济学人集团所有。后者的股权中有50%由包括报社编辑和职员在内的私人投资者持有,余下50%由英国罗斯柴尔德家族意大利阿涅利家族分别直接或通过控股公司持有[7][8],二者在集团董事会均有代理人[9]。集团曾经的主要股东还包括培生集团[10]。在2016-2017财年,经济学人集团的经营利润达到5600万英镑[11]。《经济学人》主编的任命和解任均由集团下设的理事会负责。报社有大约100名雇员,其中约三分之二在伦敦威斯敏斯特市的总部办公,其余则被派驻在全球近20个国家的编辑部[12][13]

虽然刊名为“经济学人”(英文名The Economist为“经济学家”之义),但《经济学人》并非专门研究经济学,也不是学术期刊,而是一本涉及全球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多方面事务的综合性新闻评论刊物,着重于对这些议题提供深入的分析和评论。它的社论持有古典自由主义经济自由主义的立场,倾向于支持自由贸易全球化人口自由流动英语Free migration社会自由主义(例如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它曾将自己形容为“亚当·斯密大卫·休谟苏格兰式自由主义的产物”[14]。它面向教育程度较高的人群,读者中包括诸多具有影响力的高管和决策者[15]。21世纪以来,尽管《时代》、《福布斯》、《新闻周刊》等诸多同类英文新闻杂志的发行量均陷入停滞或出现下滑,但《经济学人》的发行量和广告业绩却有显著增加[16]。这一读者阅读习惯的变化被经济学人集团的前首席执行官安德鲁·拉什巴斯(Andrew Rashbass)形容为“大众智慧”(Mass Intelligence)时代的来临[17][18]

宗旨

每期纸质版《经济学人》的目录页上都用斜体写着该报的宗旨:

历史

1843年9月2日的《经济学人》创刊号头版

《经济学人》由英国商人、银行家詹姆斯·威尔逊在1843年创办,当时的刊名为《经济学人:政治、商业、农业和自由贸易报》(The Economist: or the Political, Commercial, Agricultural, and Free Trade Journal),创刊的初衷是推动废除被称为“谷物法”的进口关税制度[20][21]。在创刊前夕发出的一份招股书中,《经济学人》编辑部列举了该报希望关注的十三个领域:[22]

  1. 原创社论,严格以自由贸易的原则为指导,审视当下的重要议题。
  2. 探讨热点话题的文章,包括实务、商业、农业或国际话题。
  3. 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则应用于实践经验的文章,侧重点是关于价格、工资、地租、交换、收入和税收的定律。
  4. 英国议会的报道,着重关注商业、农业和自由贸易。
  5. 对支持自由贸易的民众运动的报道。
  6. 关于英国王室伦敦英格兰各郡、苏格兰爱尔兰的一般新闻。
  7. 商业话题,例如财政法规变更、市场现状与展望、进出口、国际新闻、制造业地区现状、重大机械革新的通报、货运新闻、货币市场,以及铁路和上市公司的进展。
  8. 农业话题,包括地理学化学的应用、新型或改良过的农具;具体报道收成状况、市场、价格、国际市场及折算为英镑的价格;偶尔会详细报道比利时瑞士等农业国家的规划。
  9. 殖民区与国际话题,包括贸易、生产、政治和财政变化等;着重揭露经济限制和保护主义的危害,以及自由交流与贸易的优点。
  10. 法律报道,主要限于对商业、制造业和农业有重要意义的领域。
  11. 书评,主要但不完全限于商业、制造业和农业领域的主题,包括所有政治经济学金融和税收方面的专著。
  12. 商业公报,刊登当周的价格和指数。
  13. 读者的来信和询问。

1845年,在英国“铁路狂热”时期,该报一度与《银行公报》(Bankers' Gazette)及《铁路观察》(Railway Monitor)合并,并将刊名改为《经济学人:商业周报、银行公报及铁路观察——政治化和文学化的大众报纸》(The Economist, Weekly Commercial Times, Bankers' Gazette, and Railway Monitor. A Political, Literary and General Newspaper[2]

1861年,威尔逊的女婿、英国银行家、政治分析家沃尔特·白芝浩成为了该报的第三任主编。在其任上,该报开始在报道中更多涵盖政治议题,并加强了对美国事务的报道[2]。白芝浩对编辑理念的这一改革使得《经济学人》在国内外的影响力得到了显著提升,并成为了一些政治决策者的重要参考[2][23]。白芝浩被《经济学人》认为是其史上最伟大的主编[2];该报后来于1986年推出了以白芝浩命名的专栏,以纪念他担任主编时所做出的贡献[24]

从1922年至1956年,在沃尔特·雷顿英语Walter Layton, 1st Baron Layton杰弗里·克劳瑟英语Geoffrey Crowther, Baron Crowther分别担任该报第九、十任主编时,《经济学人》对国际事务和商业话题的报道进一步增加,影响力和权威性也达到了创刊后的新高,发行量由1920年的6170份迅猛增长至1956年的55175份,且国际发行量在二战前曾一度增长到了总发行量的一半[2][24]。其间,该报于1941年珍珠港遇袭后开设了“美国”栏目,成为其首个专门报道某一国家的栏目[2]

1959年,英国排版设计师雷诺兹·斯通英语Reynolds Stone设计了《经济学人》目前使用的报头标志[2]。1964年,报社搬进了位于伦敦威斯敏斯特市圣詹姆斯街英语St James's Street25号的经济学人大厦,这一建筑不但成为了该报的标志之一,也被视为二战后粗犷主义建筑的代表性作品[25]

《经济学人》在二十世纪后期进行了大量的国际化尝试。1967年,该报面向拉丁美洲读者推出了隔周发行的西班牙语版本,但未获成功,于三年后不再出版。1978年,该报大举扩张美国市场,在美发行量和广告收入均得到了巨大提升。此外,在二十世纪七十和八十年代,该报先后增加了科技、亚洲等新栏目,从而进一步扩大了报道范围。[24]

2001年5月,《经济学人》进行了继1934年和1987年后的第三次大幅改版,改为全彩印刷并开始使用重新设计的标题和正文字体,这一版式一直延续至今[24][26]

2012年1月,《经济学人》在每周出版的刊物中开设了“中国”栏目,这是继1941年的“美国”栏目之后的首个国家栏目[27]

2015年8月,经济学人集团从培生集团手中回购了价值2.84亿美元的500万股股份,而培生集团所持有的其余价值4.47亿美元的股份则被出售给意大利投资公司Exor英语Exor (company)[28][29]

历任主编

沃尔特·白芝浩,《经济学人》的早期主编之一

曾担任《经济学人》主编的人士有[30]

观点和立场

伦敦圣詹姆斯街上的《经济学人》编辑部大楼

在《经济学人》创刊之初,其英文名“economist”所对应的“economism”(即“经济主义”)一词的含义相当于今天所说的“经济自由主义”。总体而言,《经济学人》支持自由贸易全球化[33]人口自由流动英语Free migration。活动家、记者乔治·蒙比尔特英语George Monbiot认为它的立场属于新自由主义,但在“合理”时也会偶尔接受凯恩斯主义经济学主张的政府干预[34],例如它支持征收碳排放税以抵御全球变暖[35]。前任总编比尔·艾默特说:“一直以来,《经济学人》的理念都是自由派而非保守派的”[36]

除了经济观点,《经济学人》在社会议题上也支持自由主义立场,例如支持承认同性婚姻[37]、支持毒品合法化[38]、批评美国税收制度英语Tax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39],并支持在公共卫生问题上进行一定程度的政府规管,如公共场所吸烟[40]和儿童体罚[41]。它一直赞同外来工人计划英语Guest worker program以及大赦非法移民[42],也始终支持控枪[43]。它还曾在20世纪出版的最后一期刊物中发布了一篇上帝的“讣告”,喻指宗教将在21世纪内消亡[44]

《经济学人》在英国大选中既曾支持过工党,也曾支持过保守党[45],在美国大选中也分别支持过共和党民主党候选人[46]。它把自己支持候选人的原则总结为“支持最可能采取古典自由主义政策的候选人和政党”[47]。它在官方网站上是这样描述其立场的[2]

除了自由贸易和自由市场,《经济学人》还有哪些信念?“《经济学人》仍然愿意将自己归为激进派。它有史以来始终持有极端中间派的立场。”这句话是《经济学人》前主编杰弗里·克劳瑟在1955年时说的,但它在今天也同样适用。《经济学人》与特权、自负和墨守成规为敌。它支持过里根撒切尔这样的保守派。它在越战时支持过美国。但它也支持过哈罗德·威尔逊比尔·克林顿表达了支持,并且始终拥护一系列的自由派主张:从创刊之初的反对死刑,到支持刑罚制度改革英语Prison reform去殖民化,再到近年来的支持枪支管制同性婚姻

《经济学人》经常在报道和评论中指责政治人物和国家的腐败或不诚实行为。它在近年批评过的人物包括世界银行时任行长沃尔福威茨[48]意大利时任总理贝卢斯科尼[49](贝卢斯科尼本人将《经济学人》蔑称为“The Ecommunist”,即原名“Economist”与“Communist”(共产党员)一词的结合[50])、刚果民主共和国总统约瑟夫·卡比拉[51]津巴布韦领导人穆加贝[52]阿根廷时任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53]。它也曾支持弹劾美国总统克林顿[54],并在美军虐囚事件事发后要求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辞职[55]

美国政治和国际事务上,《经济学人》起初对美国入侵伊拉克表达了强烈的支持[56],但在2007年评论称这次战争行动本身“从一开始就被搞砸”,批评小布什政府在处理战争事务中展现出了“近乎犯罪的不作为”,不过仍同时认为在短期内撤军是不负责任的[57]。它后来承认最初支持伊拉克战争是错误的[58]。从1980年美国总统选举起,它在大选前夕会发表社论表达对某一总统候选人的支持。在1980年到2016年的十场大选中,它有五次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包括2004年以来的所有四次大选)、三次支持共和党候选人,另有两次(19841988年)拒绝支持任一候选人[46][59][60]。即使在支持了某一候选人的情况下,它有时也会在社论中表明其选择是勉强或不得已的,例如在1996年对共和党候选人多尔[61]以及2004年对民主党候选人克里的支持[62]

相比于美国大选,该报对历届英国大选候选人的支持有着更为一致的政党倾向:它从1955年英国大选开始正式表达对政党的支持;在直至2015年的16场大选中,它几乎全部支持了保守党,只有三次支持过工党196420012005年[45][63][64]。在2017年大选前,尽管认为自由民主党毫无胜选可能(该党最终获得了7.4%的选票以及650个议席中的12个),但它依然首次支持了该党,以表达对两大主要政党同时采取封闭主义政策的强烈不满[65]

语调和风格

《经济学人》一直依照自身传统,在所有栏目中都隐去撰稿人的名字,并使整本刊物保持语调一致[66]。全刊文章风格统一,似乎出自同一人之手,其行文风格平实但严谨,对语言有精准运用,并展现出一种克制的风趣感;文章写作风格紧凑,试图在有限篇幅内涵盖尽可能多的信息[67][68]。《大西洋月刊》的出版人大卫·G·布莱德利英语David G. Bradley将《经济学人》的风格评价为“统一地以紧凑而引人入胜的文笔,表达了一种统一的世界观”[69]

《经济学人》在涉及经济学内容时假定其读者对于古典经济学的基本概念有基本的了解。例如,它不会解释“看不见的手”、“宏观经济学”或“需求曲线”之类的术语,并且可能只用六七个词来解释比较优势理论的内容。不过,在讨论经济学的文章中,它不会假设读者在这一学科上有任何专业训练,而是以受过教育的非经济学专业人士作为目标读者。它通常不翻译短小的法文德文短语或引文[70][71]。但在提及哪怕众所周知的机构时,它也会描述其类型和性质——例如在提到高盛时,文章就会补充说明“一家投资银行[72]

《经济学人》的内容常体现出幽默感:很多文章都含有调侃性的语句,标题和图片说明经常是双关语,读者来信栏目也常以一篇奇怪或轻松的来信作结。这样的幽默感有时会带来褒贬不一的评价。例如,2003年9月20日出版的刊物的封面新闻是关于世贸组织坎昆部长级会议,而当期的封面图片用一株竖起中指的仙人掌来喻指会议没有取得有价值的成果[73][74]。在两周后刊登的读者来信中,读者对这一封面给出了两极化的评价[75]

匿名撰稿制

《经济学人》的文章几乎从不署名,全本刊物中没有编辑与工作人员名单,甚至主编(现任为詹尼·明顿·贝多斯)的名字也不会出现。依照该报的传统,历任主编只有在离职时才会发表一篇署名文章[76]。不过,在个别情况下,文章的作者依然会被注明:不定期刊发的特别报道会由编辑署名;知名人士撰写专栏时会署名(例如时任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离任前为该报撰写的文章[77]);在书评中,如果评论者与书籍作者有潜在的利益冲突,评论者也会署名。报社编辑与记者的完整名单刊登在其官网的名录页面[78];只在网络发表的博客文章会署上作者名字的首字母,而印刷版中文章的撰稿人可以在个人网站上注明自己是该文章的作者[79]

《经济学人》坚持匿名撰稿,一方面是沿袭英国报纸创立时的传统[80],但演变至后期更主要的原因是使刊物具备一种“集体语调”[2],尤其,《经济学人》指出,“匿名性的主要原因是基于一种信念,被写作出来的文章内容比谁是作者还要重要。”[80]例如,杂志每期的社论(Leaders)都是在所有编辑参与讨论和辩论之后写成的。[80]在大多数文章中,作者自称为“你们的记者”(your correspondent)或者“本评论者”(this reviewer)。专栏文章的作者则通常以专栏名自称。

这样的匿名撰稿制受到了一些批评。美国作家迈克尔·刘易斯曾称《经济学人》之所以保持匿名撰稿,是为了编辑部不想让读者知道撰稿者其实都是资历浅薄的年轻作者。他在1991年打趣道:“这本杂志的撰稿人都是假装老成的年轻人……如果美国读者们可以看到他们的经济学导师们其实满脸痘痘,一定会争先恐后地取消订阅。”[81]加拿大作家约翰·罗尔斯顿·索尔英语John Ralston Saul也曾经称该报“通过隐藏撰稿记者的姓名来创造一种幻象,仿佛其内容都是公正的真相,而不是个人观点。鉴于该报的刊名所对应的那门社会科学就最爱为胡乱的猜测与想像出的事实披上一层必然性和精确性的伪装,它的销售手段充满了改革前的天主教意味也就并不令人意外了。” [82]

发行

每期《经济学人》的封面日期是从周六到下周五,分为非洲亚太欧洲欧盟拉丁美洲中东北美英国八个版本,其中只有英国版会比其他版本多出一些文章,而其余版本大都只是在栏目的顺序上有差别。纸质版刊物于周四下午同时在六个国家付印,并于周五或周六抵达世界各地的大多数报刊销售点和订户家中[2]。该报官网在英国时间每周四晚六点左右刊出新一期刊物的内容。从2007年7月起,每期报纸的完整内容也会以MP3音频格式在其官网上与电子版刊物同时发布[83]

该报的发行量在1843年创刊之初为1969份,在1920年超过6000份,又在二战后迅速上升,至1970年超过十万份,1992年超过五十万份,2005年超过一百万份[24]。目前,该报的发行量接受英国发行量稽核局英语Audit Bureau of Circulations (UK)的审计。2017年上半年,其实体发行量超过104万份,数字发行量逾40万份,发行量最高的地区是北美洲(占57%)、英国(17%)和欧洲大陆(14%)[4]。它的订阅与零售现覆盖全球二百多个国家[84],其美国读者中有近三分之二的人年收入超过十万美元[85]

《经济学人》一度将其低发行量引以为豪。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它的宣传标语一度是“《经济学人》——没有被数百万人阅读”。二战期间担任主编的杰弗里·克劳瑟曾写道:“在新闻史上,从来没有这么多的内容被这么少的人读了这么久。”[86]

《经济学人》的出版方是经济学人报纸有限公司,该公司是经济学人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该集团的出版物还包括《首席财务官英语CFO (magazine)》系列杂志、年度展望特刊《The World in...》、生活方式双月刊《1843》以及美国政治报纸《Roll Call英语Roll Call》等。

内容和栏目

巨无霸指数的示意图,列出了50美元在世界各国可购买的巨无霸汉堡数目(基于2017年7月数据)

《经济学人》主要关注全球时事、政治和商业新闻,不过也有专门的科技和文艺栏目。大约每隔两周,该报会刊发一篇针对某议题进行深入探讨的“特别报道”(过去叫“调查”),关注的议题分为商业、国家和地区、经济和金融、科学和技术以及其他五个大类[87]。该报每隔三个月还会刊发一篇名为“科技季报”的科技题材专稿,内容都是关于科技界最新的趋势和发展[88]。每年末,该报会编辑出版《The World in...》特刊(省略号指年份,刊名意为“……年的世界”),展望接下来一年的国际形势[89]。从2015年4月起,编辑部会从每期刊物中选出部分文章翻译成中文,通过“经济学人商论”app发表,供使用中文的读者付费订阅[90]

《经济学人》的多个栏目下都设有专栏,各专栏的名字均与其主题相关(专栏名后的括号内为其所属栏目):

每期报纸设有固定的讣告栏目。自2003年起,该报的讣告编辑是安·若(Ann Wroe[108]

此外,报纸每周都在末尾刊登经济数据,就业率等数据被汇总成表每周发布,也有其它特别数据报告不定期发布。《经济学人》是英国周刊和周报中唯一发布权威官方经济数据的刊物,其对世界各国数据质量的评判也在国际上有重要影响[109]。它的知名成就之一是在1986年发明了巨无霸指数,通过比较一个巨无霸汉堡在世界各国麦唐纳德的销售价格来粗略地估算不同货币之间的购买力平价汇率[110][111]

读者来信

《经济学人》收到的读者来信中,经常会有来自资深商人、政治家、外交官,以及政府部门、非政府组织或是游说集团发言人的信件。无论来函者是谁,高质量或有趣的信件都可能被刊登,且被刊登时几乎从不附上来自编辑部的进一步评论。争议性强的议题常会吸引大量的信件,其中可能有很多都对编辑部的立场或评论表示批评。2005年1月,在刊发了关于企业社会责任的特别报道后,该报就收到了来自英国电信总裁、乐施会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荷兰皇家壳牌原董事、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英语United Nations Global Compact以及英国董事学会英语Institute of Directors等组织和个人的信件,其中多数均对该篇报道持批评态度[112]。2007年3月的一篇对国际特赦组织人权议题的批评性报道不但受到了该组织的驳斥,更有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总干事等来信对该组织表示支持[113]。至于新加坡等国政府对报导的反驳则依惯例都会刊发,以在保持编采独立的基础上遵守当地的回复权英语Right of reply[114]

《经济学人》奖项

自2002至2015年,《经济学人》曾举办一年一度的“经济学人创新大奖”(Economist Innovation Awards),奖项分为生物科学、计算与通讯、能源与环境、社会与经济创新、业务流程创新、消费者产品、企业创新奖等类别,另设一个特殊的“无边界”类别[115]。奖项提名在四月份进行,颁奖典礼在十一月份举办。从2016年起,该报创办的年度创新峰会依然照常举行,但不再设创新大奖[116]

1999年,《经济学人》同荷兰皇家壳牌合办了一届名为“2050年的世界”(The World in 2050)的未来主义写作比赛,一等奖获得者可获得两万美元的奖励,且作品将在年刊《The World in 2001》上刊发[117]

年度国家

自2013年起,《经济学人》在每年圣诞节合刊中公布“年度国家(country of the year)”,“年度国家”必须在过去一年里发生了显著变化,并对国际社会有所助益[118]

年份 年度国家 候选名单 理由
2013年 乌拉圭 对毒品的开明立场和对同性婚姻的宽容态度
2014年 突尼斯 印度尼西亚突尼斯 实施了开明的新宪法,同时举行了国会和总统选举
2015年 缅甸 以惊人的速度实现了政治过渡
2016年 哥伦比亚 爱沙尼亚冰岛中国、(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加拿大哥伦比亚 总统桑托斯与反对派达成和平协议并交付公投
2017年 法国 孟加拉国阿根廷韩国法国 马克龙领导下的法国似乎正向全世界的人员、货物和思想开放
2018年 亚美尼亚 马来西亚埃塞俄比亚亚美尼亚 以不流血的方式实现了权力移交

审查

印度,《经济学人》和其他出版物一样,会在刊登克什米尔地图时受到政府审查,印度海关官员会在不符合政府领土主张的地图上盖上写有“不被承认”的印章。刊物有时会因此而延误投递,不过不会被截停或没收[122]

2002年5月,津巴布韦政府拘禁了《经济学人》驻当地的记者安德鲁·梅尔德伦英语Andrew Meldrum,并对其以“发布虚假新闻”罪名起诉。梅尔德伦此前曾援引津巴布韦媒体消息,称当地一名女子被津巴布韦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的支持者斩首,但这一假消息后被首发媒体撤回[123]。梅尔德伦最终被无罪释放,并被驱逐出境[124]

2006年6月14日,伊朗宣布禁售《经济学人》,原因是其刊载的一份地图中将波斯湾的名称标为了“海湾”,从而违背了该国在波斯湾名称争议中的官方立场[125]

2013年8月19日,《经济学人》披露,其6月29日出版的报纸受到了密苏里州惩教局的审查。该局发出的信件中称,服刑人员不得阅读该期刊物,原因是其可能“1. 对狱中的安全和秩序产生威胁;2. 可能促进或鼓励犯罪行为;3. 可能干扰犯人改过自新”。编辑部认为,惩教局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可能是该期报纸所配的一幅三K党成员手持绞索的图片[126]

评价与争议

《经济学人》在很长时间以来都被认为是“西方时事期刊中最精妙和有力者之一”[128]卡尔·马克思在创立社会主义理论时以该报作为获取金融和经济信息的主要来源之一,并曾写道:“伦敦的《经济学人》是金融贵族阶层的欧洲喉舌,也最具代表性地描述了这一阶层的态度。”[129]

2006年,《芝加哥论坛报》将《经济学人》评为最好的英文杂志,称其在国际报道中“从不只在重大灾难时才感到有必要报道遥远的国家”,并且不让保守的编辑理念影响报道的质量[130]。2014年,皮尤研究中心针对美国读者的研究显示,《经济学人》在其调查的英文媒体中是读者信任度最高的一家,并且同时受到自由派和保守派政治立场读者的较高信赖[131]密苏里大学在2017年进行的类似调查同样显示该报是最受美国读者信任的新闻来源[132]。2017年,针对北美洲大型公司首席财务官的调查发现,他们在宏观经济地缘政治和经济政策话题上最喜欢的新闻来源前两名分别是《华尔街日报》和《经济学人》[133]比尔·盖茨在2016年接受访问时说,他会从头到尾阅读每一期《经济学人》[134]

1991年,美国记者詹姆斯·法罗斯英语James Fallows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称,《经济学人》在报道一些新闻事件时使用的社论与事件本身相矛盾[81]。1999年,作家安德鲁·沙利文英语Andrew Sullivan在《新共和》上批评《经济学人》用“天才营销”来弥补分析和报道上的不足,并因而成为了属于美国企业精英的《读者文摘》;他认为,尽管《经济学人》对互联网泡沫破裂的预测在长期看来应当是准确的(泡沫事实上于两年后破裂),该报在1998年劳动节假期道琼斯指数跌至7400点时依然过分夸大了美国经济所面临的危险[135][136][137]。他还认为,由于该报的记者和编辑中很多都毕业于牛津大学莫德林学院,其编辑理念受到了这种同质化思维的限制[136]。英国《卫报》曾指《经济学人》的“撰稿人几乎从不认为有什么政治或经济问题是无法通过私有化放松管制英语Deregulation自由化的三板斧解决的”[138]。自称是《经济学人》忠实读者的《新闻周刊》前总编乔恩·米查姆英语Jon Meacham批评该报过分倚重分析而忽视原创报道[139]

2012年,《经济学人》被指侵入了孟加拉最高法院法官穆罕默德·胡格英语Mohammed Nizamul Huq的电脑并发布其私人邮件,最终导致胡格辞去了孟加拉国际战犯法庭英语International Crimes Tribunal (Bangladesh)首席法官的职务。该报否认了指控[140][141]

2014年,在受到猛烈批评后,《经济学人》撤下了一篇对美国历史学家爱德华·巴提斯特英语Edward E. Baptist著作的书评。该书以奴隶制和美国资本主义为题材。《经济学人》在最初的书评里批评道:“他的书中几乎所有黑人都是受害者,而几乎所有白人都是反派。”[142]巴提斯特认为,这样的负面评价是源于该报对“市场原教旨主义英语Market fundamentalism”的笃信,即认为获利能力是评价一切事物的最佳标准[143]

参考资料

  1. ^ Moore, Stephen. Hauser, Stefan; Luginbühl, Martin, 编. Contrastive Media Analysis. 2012: 51 (英语).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About us. 经济学人. [2011-05-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4) (英语).
  3. ^ Our endorsement: Who should govern Britain?. 经济学人. 2015-05-02 [2015-05-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6) (英语).
  4. ^ 4.0 4.1 4.2 The Economist’s Circulation Revenue Increased by 21% Year on Year as Latest ABC Figures Show Profitable Volume Growth. 经济学人. 2017-08-10 [2017-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2) (英语).
  5. ^ Locations. 经济学人集团. [2009-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12) (英语).
  6. ^ Why does The Economist call itself a newspaper?. 经济学人. 2013-09-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15) (英语).
  7. ^ Brook, Stephen. Let the bad times roll. 卫报 (伦敦). 2008-02-25 [2010-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1-01) (英语).
  8. ^ Exor to get 40 percent of The Economist after Pearson stake sale: source. 路透社. 2015-08-11 [2016-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17) (英语).
  9. ^ Ownership. 经济学人集团. [2016-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3) (英语).
  10. ^ Cartmail, Chris St. Pearson sells Financial Times with Economist next on the block. Business Sale Report. 2015-07-26 [2016-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7) (英语).
  11. ^ Results at a glance. 经济学人集团. [2017-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14) (英语).
  12. ^ Hugh-Jones, Stephen. So what's the secret of 'The Economist'?. 独立报 (伦敦). 2006-02-26 [2008-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7) (英语).
  13. ^ Economist Media Directory. 经济学人. [2016-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4) (英语).
  14. ^ Scottish independence: Don’t leave us this way. 经济学人. 2014-07-12 [2014-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25) (英语). [A] product of the Caledonian liberalism of Adam Smith and David Hume.
  15. ^ How our readers view The Economist. 经济学人. [2016-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5-15) (英语).
  16. ^ Hirschorn, Michael. The Newsweekly’s Last Stand. 大西洋月刊 (2009年07/08期). [2017-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英语).
  17. ^ Oberholzer-Gee, Felix; Bharat, N. Anand; Lizzie, Gomez. The Economist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Case 710-441, July 2010). 哈佛商学院. Hbs.edu. [2016-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3) (英语).
  18. ^ Oberholzer-Gee, Felix; Bharat, N. Anand; Lizzie, Gomez. The Economist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Case 710-441, July 2010) (PDF). 哈佛商学院. American.edu. [2016-04-2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09-27) (英语).
  19. ^ Our Brands - The Economist. 经济学人集团. [2016-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17) (英语). To take part in "a severe contest between intelligence, which presses forward, and an unworthy, timid ignorance obstructing our progress."
  20. ^ Our first issue. 经济学人. 1843-09-02 [2016-04-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6) (英语).
  21. ^ From the Corn Laws to Your Mailbox. 麻省理工大学出版社博客. 2007-01-30 [2010-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12) (英语).
  22. ^ Prospectus. 经济学人. 1843-08-05 [2006-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2-12) (英语).
  23. ^ Middleton, Roger. Walter Bagehot (1826-77): A Man for All Seasons?. (编) Mata, Tiago. The Economist in history: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liberal journalism. 2017-03-29 [2017-08-14] (英语).
  24. ^ 24.0 24.1 24.2 24.3 24.4 Our History. 经济学人集团. [2017-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12) (英语).
  25. ^ Row erupts over Economist Building revamp. The Architect's Journal. 2017-02-03 [2017-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3) (英语).
  26. ^ Our new design. 经济学人. 2001-05-10 [2017-08-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13) (英语).
  27. ^ Our new China section: A meteoric rise. 经济学人. 2012-01-27 [2016-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1) (英语).
  28. ^ Arana, Gabriel. Pearson Unloads $731 Million Stake In The Economist. 赫芬顿邮报. 2015-08-12 [2015-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16) (英语).
  29. ^ West, Karl. The Economist becomes a family affair. 卫报 (伦敦). 2015-08-15 [2015-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15) (英语).
  30. ^ Daily chart: An inventory of editors. 经济学人. 2015-01-23 [2017-08-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13) (英语).
  31. ^ Edwards, Ruth Dudley. Our first 150 years: The pursuit of reason. 经济学人. ProQurst. 1993-09-04 [2016-07-01] (英语).[永久失效链接]Paid subscription required
  32. ^ Zanny Minton Beddoes appointed new editor of The Economist. 经济学人集团. 2015-01-22 [2016-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英语).
  33. ^ Globalisation: The redistribution of hope. 经济学人. 2010-12-16 [2011-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22) (英语).
  34. ^ Monbiot, George. Punitive – and it works. 卫报 (伦敦). 2005-01-11 [2012-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4-29) (英语).
  35. ^ Buttonwood: Let them heat coke. 经济学人. 2008-06-12 [2012-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21) (英语).
  36. ^ Emmott, Bill. Time for a referendum on the monarchy. 卫报 (伦敦). 2000-12-08 [2006-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3-10) (英语). The Economist's philosophy has always been liberal, not conservative
  37. ^ Gay marriage: Let them wed. 经济学人. 1996-01-04 [2016-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4) (英语).
  38. ^ Failed states and failed policies: How to stop the drug wars. 经济学人. 2009-03-05 [2016-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5) (英语).
  39. ^ Tax reform in America: A simple bare necessity. 经济学人. 2012-02-04 [2012-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25) (英语).
  40. ^ Smoking and public health: Breathe easy. 经济学人. 2010-06-10 [2012-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21) (英语).
  41. ^ Corporal punishment: Spare The Rod, Say Some. 经济学人. 2008-05-31 [2016-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8) (英语).
  42. ^ The United States and Mexico: Sense, not Sensenbrenner. 经济学人. 2006-03-30 [2016-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8) (英语).
  43. ^ Lexington: Reflections on Virginia Tech. 经济学人. 2009-04-08 [2011-04-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11) (英语).
  44. ^ Obituary: God. 经济学人. 1999-12-23 [2016-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英语).
  45. ^ 45.0 45.1 Labour doesn’t deserve it. 经济学人. 1997-04-24 [2017-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3) (英语).
  46. ^ 46.0 46.1 US presidential endorsements. 经济学人. 2008-10-28 [2017-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2) (英语).
  47. ^ The Economist explains itself: Is The Economist left- or right-wing?. 经济学人. 2013-09-03 [2017-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3) (英语). gives its endorsement to the candidate or party most likely to pursue classically liberal policies.
  48. ^ The World Bank: The Wolfowitz affair. 经济学人. 2007-04-12 [2017-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英语).
  49. ^ Silvio Berlusconi's record: The man who screwed an entire country. 经济学人. 2011-06-09 [2017-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18) (英语).
  50. ^ O'Hanlon, Paul. Report of Rome anti-war demo on Saturday 24th with photos. Independent Media Center英语Independent Media Center. 2005-09-30 [2006-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2-11) (英语).
  51. ^ If he stays there will be trouble: Congo’s president refuses to go. 经济学人. 2016-12-24 [2017-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31) (英语).
  52. ^ Zimbabwe: Act before the tyrant dies. 经济学人. 2015-10-03 [2017-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英语).
  53. ^ Argentina: Cristina in the land of make believe. 经济学人. 2008-05-01 [2016-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06) (英语).
  54. ^ Just go. 经济学人. 1998-09-17 [2017-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英语).
  55. ^ Iraq: Resign, Rumsfeld. 经济学人. 2016-07-03 [2006-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7) (英语).
  56. ^ The war in Iraq: The case for war—revisited. 经济学人. 2003-07-17 [2017-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2) (英语).
  57. ^ Iraq: Mugged by reality. 经济学人. 2007-03-22 [2016-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9) (英语).
  58. ^ Free exchange: How to be wrong. 经济学人. 2017-06-10 [2017-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2) (英语).
  59. ^ Our American endorsement: Which one?. 经济学人. 2012-11-03 [2012-1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04) (英语).
  60. ^ The presidential election: America’s best hope. 经济学人. 2016-11-05 [2017-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3) (英语).
  61. ^ Crunch time. 经济学人. 2000-11-02 [2017-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英语).
  62. ^ America's next president: The incompetent or the incoherent?. 经济学人. 2004-10-28 [2016-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3) (英语).
  63. ^ Britain’s election: Vote conservative. 经济学人. 2001-05-31 [2017-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3) (英语).
  64. ^ Our British election endorsement: There is no alternative (alas). 经济学人. 2005-04-28 [2017-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3) (英语).
  65. ^ The British election: The middle has fallen out of British politics. 经济学人. 2017-06-03 [2017-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3) (英语).
  66. ^ Style Guide. 经济学人. [2013-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2-07) (英语).
  67. ^ Style Guide: Tone. 经济学人. [2016-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3-11) (英语).
  68. ^ Johnson. 经济学人. 2004-05-10 [2006-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12-19) (英语).
  69. ^ Graff, Garrett. More on Atlantic Media’s New Superstar. mediabistro.com.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18) (英语). a consistent world view expressed, consistently, in tight and engaging prose
  70. ^ If France’s Reforms Succeeded: The Macron miracle. 经济学人. 2017-07-06 [2017-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25) (英语).
  71. ^ Eine deutsche Atombombe?. 经济学人. 2017-03-04 [2017-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25) (英语).
  72. ^ Nationalising Northern Rock: A bank by any other name. 经济学人. 2008-02-21 [2008-09-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22) (英语).
  73. ^ 2003年9月20日《经济学人》封面. 2003-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2月21日).
  74. ^ World trade talks: Cancún's charming outcome. 经济学人. 2003-09-18 [2017-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2) (英语).
  75. ^ Letters. 经济学人. 2003-10-04 [2016-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6) (英语).
  76. ^ An editor’s farewell: The case for liberal optimism. 经济学人. 2017-08-03 [2015-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01) (英语).
  77. ^ The way ahead. 经济学人. 2016-10-08 [2017-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英语).
  78. ^ Media directory. 经济学人. [2017-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21) (英语).
  79. ^ Kluth, Andreas. Why The Economist has no bylines. Andreaskluth.org. 2008-11-20 [2017-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20) (英语).
  80. ^ 80.0 80.1 80.2 Why are The Economist’s writers anonymous?. The Economist. 2013-09-05 [2018-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6).
  81. ^ 81.0 81.1 Fallows, James. The Economics of the Colonial Cringe: Pseudonomics and the Sneer on the Face of The Economist. 华盛顿邮报. 1991-10-16 [2008-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23) (英语). The magazine is written by young people pretending to be old people...If American readers got a look at the pimply complexions of their economic gurus, they would cancel their subscriptions in droves.
  82. ^ Saul, John Ralston. The Doubter's Companion: A Dictionary of Aggressive Common Sense. Free Press. 2012-01-15. ISBN 978-0743236607 (英语). ... hides the names of the journalists who write its articles in order to create the illusion that they dispense disinterested truth rather than opinion. This sales technique, reminiscent of pre-Reformation Catholicism, is not surprising in a publication named after the social science most given to wild guesses and imaginary facts presented in the guise of inevitability and exactitude.
  83. ^ Allen, Katie. Economist launches audio magazine. 卫报 (伦敦). 2007-07-11 [2007-08-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8-21) (英语).
  84. ^ Daft, Richard L.; Kendrick, Martyn; Vershinina, Natalia. Management. Cengage Learning EMEA. 2010: 788 (英语).
  85. ^ Langfitt, Frank. 'Economist' Magazine Wins American Readers. 全国公共广播电台. 2006-03-08 [2006-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05) (英语).
  86. ^ Moseley, Ray. "Economist" aspires to influence, and many say it does. (付费存档). 芝加哥论坛报. 1993-09-26 [2008-05-14] (英语). Never in the history of journalism has so much been read for so long by so few.
  87. ^ Special reports. 经济学人. [2013-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8-08) (英语).
  88. ^ Technology Quarterly. 经济学人. [2013-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17) (英语).
  89. ^ The World In. 经济学人. [2017-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13) (英语).
  90. ^ 黄翘恩. 《经济学人》中文版面世. 苹果日报. 2015-04-08 [2017-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14) (中文(台湾)‎).
  91. ^ 91.0 91.1 91.2 91.3 91.4 91.5 Where do The Economist’s unusual names come from?. 经济学人. 2013-09-06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9) (英语).
  92. ^ Adrian Wooldridge. 经济学人. [2019-04-18] (英语).
  93. ^ Dominic Ziegler. 经济学人. [2019-04-18] (英语).
  94. ^ Labour of love: Introducing Bartleby, our new column on management and work. 经济学人. 2018-05-26 [2019-04-18] (英语).
  95. ^ Philip Coggan. 经济学人. [2019-04-18] (英语).
  96. ^ The Bello column: Choosing a Name. 经济学人. 2014-01-30 [2014-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10) (英语).
  97. ^ Michael Reid. 经济学人. [2019-04-18] (英语).
  98. ^ John O’Sullivan. 经济学人. [2019-04-18] (英语).
  99. ^ The original tea party: The Economist’s new China column: Chaguan. 经济学人. 2018-09-13 [2019-04-18] (英语).
  100. ^ The surprising face of China’s surveillance state. 1843 Magazine. 2018-11-28 [2019-04-18] (英语).
  101. ^ Jeremy Cliffe. 经济学人. [2019-04-18] (英语).
  102. ^ Ryan Avent. 经济学人. [2019-04-18] (英语).
  103. ^ Welcome (back) to the Johnson column. 经济学人. 2013-07-23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3) (英语).
  104. ^ Lane Greene. 经济学人. [2019-04-18] (英语).
  105. ^ James Astill. 经济学人. [2019-04-18] (英语).
  106. ^ Patrick Foulis. 经济学人. [2019-04-18] (英语).
  107. ^ Henry Tricks. 经济学人. [2019-04-18] (英语).
  108. ^ Ann Wroe. 经济学人. [2019-04-18] (英语).
  109. ^ Great expectations—the social sciences in Great Britain. Commission on the Social Sciences. 2004: 88. ISBN 978-0-7658-0849-3 (英语).
  110. ^ Krugman, Paul R.; Obstfeld, Maurice.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Pearson Education. 2009: 396. ISBN 978-0-321-55398-0 (英语).
  111. ^ On the Hamburger Standard. 经济学人. 1986-09-06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2) (英语).
  112. ^ Letters. 经济学人. 2005-02-03 [2017-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英语).
  113. ^ Letters: On Amnesty International and human rights, Iraq, tax breaks. 经济学人. 2007-04-04 [2017-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英语).
  114. ^ Seow, Francis T. The Media Enthralled: Singapore Revisited. Lynne Rienner Publishers. 1998: 171–175 (英语).
  115. ^ Economist Innovation Awards Categories. 经济学人集团.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1-17) (英语).
  116. ^ Innovation Summit 2016. 经济学人.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英语).
  117. ^ What is your vision of the future?. 新海峡时报. 2000-04-22 [2017-07-23] (英语).
  118. ^ 法膺《经济学人》年度国家_大公资讯_大公网. news.takungpao.com. [2018-12-20].
  119. ^ 撕页、禁杂志…亚洲网路审查大挑战!. 天下杂志. 2011-08-31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中文(台湾)‎).
  120. ^ Censorship: Publish and be damned. 经济学人. 2017-07-26 [2017-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英语).
  121. ^ Crispin, Shawn W. Inconvenient truths in Singapore. 亚洲时报. 2006-12-01 [2007-01-31] (英语).
  122. ^ Censorship in India: Censors’ sensibilities. 经济学人. 2010-12-07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30) (英语).
  123. ^ Guardian and RFI correspondent risks two years in jail. .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2-08-30) (英语).
  124. ^ Acquitted journalist ordered to leave Zimbabwe. 爱尔兰时报英语The Irish Times. 2002-07-16 [2017-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2) (英语).
  125. ^ Iran Bans The Economist Over Map. 耶路撒冷邮报. 2006-06-14 [2017-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英语).
  126. ^ The Economist in prison: About that missing issue. 经济学人. 2013-08-19 [2014-04-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7) (英语). 1. it constitutes a threat to the security or discipline of the institution; 2. may facilitate or encourage criminal activity; or 3. may interfere with the rehabilitation of an offender
  127. ^ Leites, Nathan. The Politburo Through Western Eyes. World Politics英语World Politics. 1952, 4 (2): 159–185. JSTOR 2009044. doi:10.2307/2009044 (英语). one of the most competent and subtle Western periodicals on public affairsPaid subscription required
  128. ^ Marx, Karl. The Eighteenth Brumaire of Louis Bonaparte, VI. 1852 (英语). The London Economist, the European organ of the aristocracy of finance, described most strikingly the attitude of this class.
  129. ^ 50 Best Magazines. 芝加哥论坛报. 2006-06-15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英语). [I]t does not feel moved to cover a faraway land only at a time of unmitigated disaster.
  130. ^ Mitchell, Amy; Gottfried, Jeffrey; Kiley, Jocelyn; Matsa, Katerina Eva. Political Polarization & Media Habits. 皮尤研究中心. 2014-10-21 [2017-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27) (英语).
  131. ^ Kearney, Michael W. Trusting News Project Report 2017. 密苏里大学. 2017-07-25 [2017-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18) (英语).
  132. ^ Guaglione, Sara. CFOs Favor 'WSJ,' 'The Economist' As News Consumers. Publisher Daily. 2017-06-23 [2017-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英语).
  133. ^ Desert Island Discs: Bill Gates (音频). BBC Radio 4. 2016-02-05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0) (英语).
  134. ^ Sullivan, Andrew. London Fog. 新共和. 1999-06-14 [2014-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4) (英语).
  135. ^ 136.0 136.1 Not so groovy. 新共和. 1999-06-14 [2008-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3-06) (英语).
  136. ^ Finkel, Rebecca. Nasty barbs fly between New Republic and Economist. Media Life.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07) (英语).
  137. ^ Economist thrives on female intuition. 卫报 (伦敦). 2005-08-21 [2013-0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12) (英语). its writers rarely see a political or economic problem that cannot be solved by the trusted three-card trick of privatisation, deregulation and liberalisation
  138. ^ Jon Meacham Wants Newsweek to Be More Like Hayes' Esquire. New York Observer.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07) (英语).
  139. ^ Bangladesh: Discrepancy in Dhaka. 经济学人. 2012-12-08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英语).
  140. ^ Trying war crimes in Bangladesh: The trial of the birth of a nation. 经济学人. 2012-12-15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3) (英语).
  141. ^ American slavery: Blood cotton. 经济学人. 2014-09-05 [2014-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6) (英语). Almost all the blacks in his book are victims, almost all the whites villains.
  142. ^ Baptist, Edward. What the Economist Doesn't Get About Slavery—And My Book. Politico. 2014-09-07 [2015-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7) (英语).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01-12 11:48,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