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索马里内战本文重定向自 索马里内战

索马里内战
非洲之角冲突英语Conflicts in the Horn of Africa的一部分
Somali Civil War (2009-present).svg
2016年2月索马里军事情况
  联邦政府英语Politics of Somalia及其盟友控制区
  中立势力(卡图莫国)控制区
  青年党及其盟友英语Hizbul Islam控制区
  索马里兰政府控制区
日期1991年1月26日至今
(28年8个月3周又2天)
地点
状态 进行中
参战方

1986年-1991年索马里 民主索马里(1991年前)

联军武装:

1986年-1991年反对派武装:

1992年-1993年

联合索马里大会英语United Somali Congress

1992年-1995年
 联合国

2006年-2009年
伊斯兰法院联盟
奥罗莫解放阵线英语Oromo Liberation Front[1]
索马里再解放联盟英语Alliance for the Re-liberation of Somalia
青年党
拉斯坎伯尼纵队英语Ras Kamboni Brigades
索马里伊斯兰阵线英语Jabhatul Islamiya

阿诺里学士英语Muaskar Anole

2006年-2009年
索马里 过渡联邦政府
 埃塞俄比亚
非盟特派团
联军武装:

2009年-至今
基地

境外圣战者
伊斯兰党英语Hizbul Islam

伊斯兰国[2][3]

2009年-至今
索马里 联邦政府
非盟特派团


顾问与联合行动:
 美国[4]

伤亡与损失
伤亡
300,000–500,000+[6][7][8]死亡

索马里内战爆发于索马里武装冲突,自1991年迄今。

总统垮台 双方混战(1986–1992年)

内战第一阶段,源于反对索马里穆罕默德·西亚德·巴雷总统高压政权的叛乱。1991年巴雷总统被推翻后,发生了一场反革命,企图令他能够重新领导国家。[9]

然而越来越多的暴力事件,令混乱的局面演变成为一场人道主义危机,而全国则陷于无政府状态。1991年,索马里兰共和国宣布独立,以设法与产生更多激战的南部地区有所隔绝。索马里兰共和国并未获得国际社会的正式承认。其疆域主要在索马里的西北部地区,介于吉布提共和国和索马里东北邦特兰地区之间的地区。

联合国介入 减轻饥荒(1992-1995年)

一名美国狙击小组士兵在进入摩加迪沙港口处的据点指示狙击手标定狙击目标(1994年1月)
1993年的美军介入部队,第75步兵团

联合国安理会根据第733号决议案联合国安理会第746号决议案英语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746,组织第一期联合国索马里行动英语United Nations Operation in Somalia I,首要任务是向索马里人民提供人道主义救济行动,并帮助已经解散中央政府的索马里恢复社会秩序。

安理会于1992年12月3日,一致通过第794号决议案英语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794,批准成立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索马里维和部队英语Unified Task Force。其任务是确保人道主义援助物品能够实际分发到当地居民的手里,并且在索马里重建和平的社会。联合国索马里维和部队于1993年抵达索马里,并开始一项为期两年的工作,以减轻饥荒问题。

对美国的批评则指出:“在亲美总统穆罕默德·西亚德·巴雷于1991年被推翻之前,索马里全国几乎三分之二土地的石油开采权都落在刚果石油公司英语Conoco Inc.阿莫可石油公司英语Amoco雪佛龙油气公司雪佛龙飞利浦联合化学公司英语Chevron Phillips等美国大石油公司的手里。”

刚果石油公司在美国海军陆战队登陆之前,出借它在摩加迪沙公司的楼房给美国大使馆当临时行馆也有一些日子。而且最初美国布希总统政府团队英语Presidency of George W. Bush的特使团也用这座楼房作为临时总部[10][11][12]。很讽刺地来断言,美国人并不是为人道理由来帮助索马里,而是为了获得石油开采权才一脚踏进索马里来。索马里没有被证实有油藏,不过在脱离中央的邦特兰地区被认为可能有些油藏量,然而至今石油的探查结果仍然存有争议。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TFG)已经警告过投资者,除非国家情况回复到像以前一样的稳定,否则不要进行投资[13]

1993年6月及10月之间,摩加迪沙地方军阀部队与联合国索马里维和部队之间爆发多场枪战,结果造成24名巴基斯坦士兵与19名美国士兵死亡(全部美国士兵阵亡31名)。大多数阵亡的维和部队及美国部队士兵均阵亡于摩加迪沙之战,也有超过1,000名索马里地方军阀士兵死于这场战役。这场战役随后被写成小说黑鹰坠落》及拍成电影黑鹰坠落。联合国索马里维和部队随后于1995年3月3日撤出索马里,不过也已经造成相当人员的伤亡。

四分五裂 争取自治(1998-2006年)

索马里内战、战斗区域分布图,2006年12月25日

1998年至2006年间,索马里境内有不少地区发表独立宣言。不过这些地区不像索马里兰宣告脱离索马里,而只是想要自治。

1998年,邦特兰宣布“临时”独立,并表示它将会参加任何索马里的和解调停,组成新的中央政府。同年,南方的朱巴兰也宣告独立。

第三个宣告独立的组织是1999年成立的拉汉文抵抗军英语Rahanweyn Resistance Army(RRA),此组织活动地区是邦特兰的边界沿线一带。这次RRA“短暂”的分离行动于2002年重申。接着就有索马里西南国的独立出现。1999年,RRA早就已经对索马里中央及南部地区拜州巴科勒州进行行政上的独立自治。而朱巴兰地区显示出被索马里西南国所围绕,也因此她的政治地位到目前为止还不明朗。

第四支宣告独立的组织是2006年由加勒穆杜格地区针对联合伊斯兰法庭的武装力量的增强而宣布。尽管索马里兰脱离索马里走向宣布完全独立的道路,但被许多索马里人视为一个自治政府实体。

而在1998到2006年期间,也出现不同的军事调停行动会议,目的是为针对各方武力消长所推出来的方案。这些调停行动会议有泛部族间的过渡国家政府(TNG)、索马里和解与恢复委员会(SRRC)等,这些调停组织最终也打下了2004年11月建立的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TFG)的基础。然而,这段期间军阀及部族间的暴乱冲突仍然持续著,而这时所谓国家军事力量的控制能力也仅仅稍微及于索马里各地区。

伊斯兰法庭兴衰 埃塞介入 组过渡政府(2006–2009年)


2004年,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TFG)于肯尼亚内罗毕建立。索马里的局势仍然过于混乱,以致各武装派系还是不能意见一致地在摩加迪沙开会商讨统一大计。之后在2006年初,TFG进一步在拜多亚建立临时政府。

同时在2006年初,出现一个名为恢复和平与反恐联盟英语Alliance for the Restoration of Peace and Counter-Terrorism(ARPCT)的组织,是由非宗教性、以摩加迪沙为基地的军阀组成的武装团体。ARPCT组织反对以伊斯兰教法为导向的联合伊斯兰法庭(ICU)的崛起,其时ICU已经在迅速加强武力。ARPCT还得到来自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金援[14]。也因此,整个地区情势更加严峻,进一步地导致首都地区的冲突不断提升。

联合伊斯兰法庭的势力膨胀

至2006年6月,ICU于摩加迪沙战役英语Battle of Mogadishu (2006)后成功夺取首都摩加迪沙,并将ARPCT逐出摩加迪沙,之后成功说服或以武力强迫其他军阀加入他们这一派。在他们打到邦特兰边界地区以及接收朱巴兰南区及中区之后,ICU的势力逐渐扩大。

伊斯兰基本教义派不断增强力量,伊斯兰好战份子不断扩大伊斯兰基本教义派与索马里其它派系间的军事冲突。其它派系包括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TFG),邦特兰以及加勒穆杜格,后者这些派系组成自治政府,其目的着重于抵抗伊斯兰基本教义派组织的武装攻击。如此严峻的情势,也导致埃塞俄比亚的介入。衣国的立场是支持非宗教性的索马里武装组织。ICU也声称获得埃塞俄比亚的对手厄立特里亚及外国圣战者的支持,还针对埃塞俄比亚占领了索马里的盖多州以及在拜多亚周围地区部署军队的行动而发起圣战

联合伊斯兰法庭对埃塞俄比亚介入的战斗及溃败

2006年12月,ICU与TFG开战,此役名为拜多亚战役英语Battle of Baidoa。战斗涉及索马里穆杜格州地区的城镇班迪拉德里英语Bandiiradley希兰州地区的城镇贝兰德文等地。ICU主要作战目的是用武力将埃塞俄比亚武装部队逐出索马里领土。然而,ICU在所有的主要战役均被击败,接着被迫撤出摩加迪沙。12月27日乔哈尔战役英语Battle of Jowhar中经过最后的短暂战斗之后,ICU的领导下台。

紧接着吉利布战役英语Battle of Jilib在2006年12月31日开始,基斯马尤因此在2007年1月1日落到TFG及埃塞俄比亚武装部队的手里。总理阿里·穆罕默德·盖地英语Ali Mohammed Ghedi呼吁全国进行索马里非武装化英语Disarmament in Somalia

美国的介入

2007年1月,自联合国在1990年代开始在索马里军事部署以来,美国官方第一次军事介入调停行动。此次军事调停行动是由美国空军AC-130空中炮艇对伊斯兰基本教义派所盘据的拉斯坎坡里英语Ras Kamboni地区进行空袭行动,其中部分的计划是要擒捉或是击杀这些基地组织的活动分子。这些活动分子大都潜伏在ICU武装组织当中。不确定的报告也指出,美国军事顾问自战争开打以来、就出现在埃塞俄比亚以及索马里过渡联合政府(TFG)的武装部队里。美国海军也部署在近海地区,以防止伊斯兰叛乱分子从海路逃窜,而且与肯尼亚交界地区亦被封锁,非经许可不得进出。

伊斯兰基本教义派的叛乱与部族间的战斗再起

ICU武装组织的部队一从战场上溃败下来,这些残兵败将就转而开始进行游击战,持续对抗埃塞俄比亚以及索马里过渡联合政府(TFG)的武装部队。同时,随着对ICU战事的结束,原有的部族间冲突也继续进行。

为了建立地区安全,一项名为非洲联盟驻索马里特派团(AMISOM)的提案授权向索马里派遣多达8,000人的维安部队。这次行动任务扩大非洲国家间的军事活动领域,也分担早期由政府间发展管理局英语Intergovernmental Authority on Development(IGAD)下非洲之角国家间组织所筹划的军事行动任务。

失去占领区后,ICU内部发生分裂,强硬派坚持武装斗争,进而成立了伊斯兰党(领导为哈山·达伊尔·阿维斯英语Hassan Dahir Aweys),而ICU也分裂出青年侧翼派系伊斯兰青年党(为ICU的侧翼“青年党部”;领导为莫克塔·阿里·祖贝尔英语Moktar Ali Zubeyr)等之组织。而这些与ICU有关联的伊斯兰基本教义派组织也不断的筹划进行各种叛乱、绑架等行动,誓言推翻谢赫·谢里夫·谢赫·艾哈迈德总统及欧马·阿布迪拉夏得·阿里·夏尔马克英语Omar Abdirashid Ali Sharmarke总理所带领的TFG政府,也坚决反对外国军队驻扎在索马里。

索马里战事(2009年)

埃塞俄比亚军队撤出后,以索马里联邦军成为今后战争的主力,并在之后从极端武装手中夺取了80%的土地。自从1989年西亚德政权被推翻后,统治索马里的不是各种混乱的民兵组织,就是残暴的极端分子,而联邦政府给这个国家带来了希望。他们曾经风雨飘摇,被认为很快就会灭亡,但经过9年的战斗,他们成功崛起。由于中央权威的重新确立,除了索马里兰之外的其他省邦都加入了联邦。

2009年1月1日:在摩加迪沙以南18英里的Afgoi地区,一位索马里记者记录了一场发生在极端武装和温和派穆斯林之间的战斗,伤亡不明。
一名联邦政府议员在Baidoa被暗杀。
1月2日:极端武装袭击了Bakara Market,杀死8名平民。
3日:在摩加迪沙以北270英里的Guri'el,拥护联邦的温和派穆斯林民兵与极端武装爆发了战斗,3名联邦民兵与2名极端武装死亡。
4日:40名平民死于Galgaduud地区的战争。
5日:埃塞俄比亚军队将极端武装逐出Qansah Dheere,一名士兵阵亡。
6日:联军与极端武装在Guriel战斗,4名联邦民兵与2名极端武装死亡。
25日:埃塞俄比亚军队完全撤出索马里。

4月2日:一艘外国海军战舰在邦特兰沿海向海盗开火,杀死一名海盗。
5日:联军发现并杀死了一名极端武装。在Lower Jubba镇,一些青年党士兵与他们的指挥官发生冲突,4人死亡,超过10人受伤,。
12日:美国特种部队从亚丁湾解救了一名被海盗绑架的海员,并打死3名海盗。
22日:联邦军收复了中部的一座城镇,一名士兵阵亡,3名极端分子被打死。

5月7日-14日:极端武装在首都大举进攻,经过7天的战斗,联军击退了极端武装,18名联邦民兵和29名极端武装死亡。
13日-15日:极端武装攻击了中部的Mahas镇,2名联邦军和2名极端武装阵亡。随后极端武装夺取了该镇周边的一些村庄,4名联邦军和5名极端武装阵亡。
15日-17日:在贯穿整个中部的战斗中,极端武装遭受大败,47人被打死,联邦军仅损失2人。极端武装夺取了首度北部的Jowhar镇,3名联邦民兵阵亡。
22日-23日:联邦军在首都发起攻势,Bakarra区的极端武装投降,13名极端武装被打死,4名联邦军阵亡。
24日,一名极端分子驾驶SUV试图自杀式袭击联邦军营,但是他在接近军营时被打死。
26日,伊斯兰法院联盟与青年党在Jowher火拼,各有5人死亡。
27日,7名极端武装在首都的战斗中死亡。
28日,极端武装袭击了联军的一只运输队,4名联军和4名极端武装死亡。

6月1日-4日,联邦军在首都摩加迪沙北部发起攻势,攻占了一些街区,至此他们控制了首都18个区中的16个。13名联邦军和10名极端武装死亡。
5日,极端武装攻占了索马里中部的Wabho镇,20名联邦民兵和10名极端武装死亡。
6日,Wabho镇的乡村激战继续,11名联邦民兵和14名极端武装死亡。
17日摩加迪沙爆发战斗,2名联邦军和1名极端武装死亡。

7月12日,极端武装在攻打摩加迪沙北部的Villa区的战斗中遭受大败,40人死亡,联军阵亡6人,其中3人是联邦军。
22日,在首都摩加迪沙北部和南部相继爆发战斗,联邦军阵亡3人,极端武装死亡3人。
22日-23日,Wahbo镇战火再起,6名联邦明兵和10名极端武装死亡。

索马里战事(2010年)

2010年3月12日索马里政府军(TFG)在非洲联盟驻索马里特派团部队的火力支援下和反政府武装组织在首都摩加迪沙持续地进行战斗,自10日以来已造成约60人死亡[15]。200多名重武装的伊斯兰党分子于2010年5月2日清晨未发一枪一弹就长驱直入索马里海盗的主要根据地哈拉代雷英语Harardhere镇,并占领警察局等战略要地。

伊斯兰党领导哈山·达伊尔·阿维斯英语Hassan Dahir Aweys告诉英国广播公司,伊斯兰党要在当地实施严格的伊斯兰教法来结束海盗行为[16]索马里青年党于2010年8月23日下午攻击首都摩加迪沙市区木纳大饭店英语Muna Hotel并开枪扫射造成大量伤亡。

索马里通讯部公布的死亡人数为31人。索马里第二副总理易卜拉欣告诉记者,攻击造成19名平民、6名过渡议会议员、5名安全部队人员、2名酒店工人,和2名伊斯兰青年党攻击者死亡。截至当天下午15点,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33人,议员的死亡人数达到10人。据医生统计,受伤人数超过了100人。英国广播公司报导,伊斯兰青年党发言人瑞吉表示,攻击行动为该党“特战部队”所做。事后,索马里副总理伊比英语Abdirahman Aden Ibbi斥责“伊斯兰青年党”在伊斯兰赖买丹月遂行攻击[17][18][19][20][21]

2010年的索马里情势已造成索马里的地方政府及伊斯兰党、伊斯兰青年党各方势力都盘算要和索马里海盗集团联合阵线,以强固扩张己方的地盘及利益。不过有的海盗集团强调建立自己的武力,据穆杜格州荷比欧英语Hobyo港的海盗头子默罕默德·噶凡吉英语Mohamed Garfanji说他们用掳船赎金建立一小型步兵师可以用来捍卫自己的利益,以抵御伊斯兰党、伊斯兰青年党的进袭[22]

索马里战事(2011年)

摘要:联邦军在首都和南部取得一些进展,南部省邦朱巴兰在在与极端武装的战斗中崛起,后来与联邦中央合并。

2月22-23日:首都地区爆发激战,86名联邦军阵亡,68名极端武装死亡。
26日,联邦军夺取Wardhumadle镇,打死25名极端武装。

3月5日,联军夺取Bulo Hawo镇,此时该镇已被极端武装占据多年。联军和极端武装各有50-60人死亡。
10日,摩加迪沙激战,联邦军和极端武装共计20人死亡。
13日,在Beledweyne的战斗中,几名联邦军和十几名极端武装死亡。
20日,极端武装在Dhobley镇损失惨重,死亡35人,联邦军阵亡3人。
28日,摩加迪沙激战,今年以来首都摩加迪沙已经多次发生激战,极端武装急于挽回他们在首都附近的颓势。58名联邦士兵和51名极端武装死亡。

4月1日,有17名联邦军和21名极端武装在首都的战斗中死亡。
3日,联邦军攻占Dhobley镇和Liboi镇,77名联邦士兵和44名极端武装死亡。
8日,非洲联盟援军在首都的战斗中大败极端武装,以6人的代价杀死45名极端武装。
27日,Gedo地区,联邦军在抵抗极端武装进攻的战斗中获胜,81名联邦军阵亡,165名极端武装被打死。

11月24日,索马里南部的Wamaitho,Kisima和Hawina相继爆发战斗,联军摧毁了两个极端武装的训练营,10名极端武装被打死,8名被打伤。

12月20日,联军攻克了Hosungow镇打死了包括一名指挥官在内的18名极端武装。

索马里战事(2012年)

联邦政府在西部,南部地区逐渐壮大。首都联邦军不断扩大地盘并打通了和西南部地区联邦军的交通线。

索马里战事(2013年)

首都联邦军打通了和中部地区联邦军的交通线,将极端武装分为三块。

相关条目

注释

  1. ^ Kenya: Seven Oromo Liberation Front Fighters Held in Garissa Allafrica.com (Daily Nation), January 6, 2007
  2. ^ ISIL's First East African Affiliate Conducts Attacks in Somalia, Kenya. DefenseNews. December 29, 2015.
  3. ^ Somalia: Pro-ISIL militants, Al Shabaab clash in deadly Puntland infighting. Garowe Online. December 24, 2015.
  4. ^ Al-Shabaab leader's fate unclear after suspected U.S. drone strike. CNN.
  5. ^ U.S. drone strike in Somalia targets al-Shabab leader. The Washington Post.
  6. ^ Twentieth Century Atlas – Death Tolls and Casualty Statistics for Wars, Dictatorships and Genocides. Users.erols.com. [April 20, 2011].
  7. ^ c.f. UCDP datasets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06-28. for SNA, SRRC, USC, SNM, ARS/UIC and Al-Shabaab tolls.
  8. ^ UCDP non-state conflict tolls
  9. ^ 周世瑀,"索马里的内战与帝国军事干涉"[1],;联合报,2012/09/24.
  10. ^ Kretzman, Steve. Oil, Security, War The geopolitics of U.S. energy planning. Multinational Monitor magazine. No. Jan/Feb. 2003.
  11. ^ Fineman, Mark. Column One; The Oil Factor In Somalia;Four American Petroleum Giants Had Agreements With The African Nation Before Its Civil War Began. They Could Reap Big Rewards If Peace Is Restored.. Los Angeles Times. 1993年1月18日: 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2月24日).
  12. ^ George, Dev. Will the majors return to Somalia?. Offshore. 1995: p. 8.
  13. ^ Abdillahi Yusuf’s Transitional Government And Puntland Oil Deals. 索马里兰时报(Somaliland Times). [2007-01-10].
  14. ^ UN trying to clarify problems in Somalia - The Final Call - Jun 29, 2006
  15. ^ 羊城晚报,《索马里首都又激战已造成六十人死亡》,存档副本. [2010-03-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7).,2010年3月13日星期六
  16. ^ 编译朱小明/综合报导,《伊斯兰党攻老巢索国海盗驾车逃》[永久失效链接]联合报 2010.05.03 02:56 pm,星期五.
  17. ^ 记者庄蕙嘉即时报导,《激进组织扫射饭店索国4议员亡》联合报(法新社摩加迪沙24日电),2010.08.24 07:11 pm
  18. ^ 潘勋综合报导,《索民兵开攻议员官民至少30死》[永久失效链接],***,2010-08-25
  19. ^ 新华日报《索马里青年党认领酒店袭击》中国网,2010-08-26 07:34:20
  20. ^ 新京报,《索马里组织袭击酒店致33死现场尸横遍地如地狱》新浪网,2010-08-25
  21. ^ Mohammed Olad Hassan《Somali MPs killed in hotel suicide attack》BBC,2010年8月24日
  22. ^ JEFFREY GETTLEMAN《In Somali Civil War, Both Sides Embrace Pirates》,***,2010年9月1日

外部链接

中有关索马里内战的多媒体资源

索马里内战新闻报导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19-11-01 21:15,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