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唐继尧川黔滇联军与广西李宗仁之战本文重定向自 第一次滇桂战争

唐继尧川黔滇联军与广西李宗仁之战
日期1925年
地点
结果 唐继尧率领的七万滇军主力7万人溃退回滇。唐继尧自此一蹶不振,广州国民政府与中国国民党幸免于难。
参战方
广西军队约2万人 川黔滇联军约7万人、旧桂军
指挥官与领导者
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 唐继尧龙云卢汉沈鸿英

唐继尧川黔滇联军与广西李宗仁之战,为中国历史上少数以少胜多的战事之一。此战发生在1925年,孙中山于北京病危,时胡汉民为代大元帅留守广州。滇系军阀唐继尧乘机联络广东军阀陈炯明邓本殷刘震寰等企图东下入粤,消灭新兴之中国国民党。唐继尧向李宗仁开出700万元银洋借道费,被李宗仁拒绝。唐遂派龙云卢汉唐继虞等率领7万滇军,兵分三路入桂。

自1925年2月至7月,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以2万人之军力,终将三路7万滇军击溃。至此由名将蔡锷一手训练、装备精良之滇军,不再成为中国军界主要势力之一。新桂系晋身成为中国地方强权之一,也使广州国民政府新兴之中国国民党幸免于难。

经过

1925年3月12日孙文病逝,唐继尧却在3月19日发出通电,声明已于3月18日在云南就任其先前曾拒绝接受的副元帅职,打算继孙文递补大元帅的缺位,广州军政府立即谴责了唐继尧,并通电讨伐唐继尧,唐继尧打算路过广西直接进兵广东。

此时的广西已经由三雄(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的新桂系、沈鸿英陆荣廷)三雄并立过渡到两雄对峙的局面(“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的新桂系已经灭了陆荣廷)且双方都虎视眈眈。 唐继尧开出了云南烟土400万两的“支票”,并以川黔滇联军总司令名义委任李宗仁为广西陆军第一军军长、黄绍竑为第二军军长,只要他们允许唐继尧取道广西入粤。

先败沈鸿英

此时李宗仁他们正面对​​著身边一个时刻都在打自己主意的劲敌沈鸿英,就算没有他,凭三人眼下这点兵力,想要阻挡唐继尧,实力十分悬殊。

李宗仁当日晚和黄绍竑、白崇禧召集高级干部会议,认真讨论了当时形势和今后的军事部署问题。李宗仁认为,唐继尧要进攻广西,形势固然严重,而更严重的是广西境内的沈鸿英则有可能乘唐军攻打南宁之际、帮助唐进攻李。李宗仁决定利用唐军到达南宁之前的一段时间,全力讨沈,解除后顾之患,以便能全力抵抗唐军。

中午,白崇禧部与沈军在武宣展开了激战,白崇禧几至被俘,仓皇逃进城内,闭门坚守。白崇禧在这危难时刻争取主动,施展小计,在沈军用膳时,组织百余名敢死队,鸣枪呐喊,杀向敌营,竟使敌人后退10余里,正当白崇禧在武宣和敌军周旋时,李宗仁率一独立营乘轮自柳江上驶,是日下午5时到达离定武约30里的拦马村岸,未等上岸,李已见岸上十数人招手呼唤。在人群中,李发现前陆小同学李澜柱,乃询问上游军事情况。根据李澜柱的介绍,李宗仁知道定武城仍在白崇禧的掌握之中。他估计,钟祖培等率领的由江口一带向武宣西进的先头部队,1月3工日中午定可到达离定武不远的东乡,便决心上岸向新圩进发。新圩离武宣城40里地。第二天拂晓,李得报钟祖培率部如期到达,敌人已从武宣退至二塘,构筑防御工事,于是派人和白崇禧取得联系后决定是日下午2时,向敌人发动总进攻。李将主力配备于右翼,企图将沈部压迫至柳江左岸而歼灭。沈军不甘示弱,竟全线跃出战壕反扑。两军展开肉搏,杀声震天:双方屡进屡退,形似拉锯。李宗仁清楚,值此激烈时刻如一旦垮下,将兵败如山倒,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他亲临前线,冒着炮火,指挥作战。正值双方酣战难解难分之际,李宗仁部的李石愚纵队,由贵县赶至二塘,​​威胁沈军右翼。敌人见李的援军赶到,顿时军心虚慌,阵线动摇。李军乘势发动猛攻,沈军全线崩溃,仓皇窜逃,退守柳州。

之后白崇禧以桂林为据点,跟踪追击。自分三路进击,巧设计谋,于4月24日将沈军全歼。沈鸿英最后逃往香港。

决战唐继尧

正当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与沈鸿英激战时,唐继尧率领由滇、黔二省组成的“建国军”6万余人挥戈东下兵分三路:第一路由唐的胞弟唐继虞任总指挥,自贵州东部边境入三江、融县,以柳州为进攻目标,第二路由龙云任总指挥,自滇东广南入百色东犯,以南宁为进攻目标;第三路由胡若愚任总指挥,由滇南的富州侵入镇边、靖西,经养利、同正,会攻南宁。与唐军相比,李宗仁势单力薄,兵力只有万余,枪八千,炮数门,加上增援的范石生部也不过2万余人。唐部的兵力数倍于李宗仁部,来势凶猛,大有吞日月、撼山河之势。

面对严重的形势,刚结束与沈鸿英作战的李宗仁非常冷静。他认为,滇军虽众,但滇、桂、黔3省边区,多属丛山峻岭​​,道路崎岖,数万大军俱发并进,是不可能的。三路军中,第二路军龙云部首先入桂,并在李部有计划地退出南宁时,占领了南宁,但后继之军不到,龙部反成了孤军。这样,李宗仁等可以从容部署作战计划,各个击破来犯的滇军。

5月16日,李宗仁命部队向昆仑关进攻。为了保证昆仑关一战的胜利,一开始李宗仁便亲临前线指挥作战。将帅临阵,士兵精伸百倍,作战时奋不顾身。但昆仑关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有一夫当关万众莫入之势。李宗仁指挥部队,血战一昼夜,损兵折将,不能奏效。这时,李宗仁发现负责左翼进攻的范石生部还未参加战斗,于是,他从阵地调两个纵队向左翼延伸,攻打滇军。全军将士拼力冲杀,使龙部不能支持,死伤2000余人,终于攻下了号称天险的昆仑关。但李宗仁毫不放松,命令部队跟踪追击,龙云军复于八塘凭险顽抗。李宗仁率部队与滇军奋战一昼夜,再度出破八塘的防守。八塘一破,李宗仁以破竹之势,相继攻下七塘、五塘,龙云部躲进南宁

南宁城墙坚实,李宗仁部没有重炮,一时难以攻克,李遂下令先将南宁围个水泄不通,打算以断粮断水来逼迫龙云就范。忽接柳州告急电:唐继尧的滇军第一路由贵州入广西,已兵临柳州城下。柳州是南宁的第一道门户,柳州一失,则立呈唇亡齿寒之势;南宁被困之敌不但可减轻压力,而李部将处于被滇军前后夹击歼灭的危险。这是一个不堪设想的后果。形势的骤变,反使李宗仁头脑冷静,他立即调兵遣将,重新布署,龙云见李宗仁调大队人马撤围,知军情有变,判断唐继尧军已进入广西,认为有机可乘。于是他悬重赏组织敢死队,打算出城突击,创造奇迹。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下子有千余人报名参加。龙云见敢死队士气高昂,当晚便实行突围。围城的范石生军措手不及,被龙部冲得七零八落,晕头转向,仓皇后退几十里。刚出南宁城不远的李宗仁闻讯,速调俞作柏领兵折回救援,给敢死队以重创,吓得滇军蜷缩在城内,不敢轻举妄动。为彻底消灭龙军,李宗仁决定在八塘扎营,一面指挥围困南宁战事,一面策划援柳部署。李宗仁为吸引龙军出城野战,将围城的东北方部队撤去,惑他出瓮,无奈龙云上次吃了亏,学起乖来,干脆闭守不出,一则等待唐继尧的增援,二则蓄力以收内外夹击之效。其实此时柳州的战事已十分激烈,唐继尧军步步逼近,柳州守将李石愚在前线阵亡,形势岌岌可危,幸黄绍竑、白崇禧率部分别从梧州、桂林赶往柳州前线,血战一日,打死打伤滇军2000余人,才使柳州得以解救。柳州一役,唐继尧主力受到致命打击,胆战心寒,率余部退至庆远。

李宗仁接到白崇禧的捷报,命大部追击,唐部溃不成军,于6月退回云南。为使南宁城龙云部早日投降,李宗仁将唐部俘虏数百人送入南宁城,告知滇军在柳州的惨败。龙不信,李又命将俘虏中的两名旅长送入城中,龙才相信。此时,南宁城也已粮绝弹尽,且疫病流行,龙知道继续孤守意味着灭亡,于1925年7月7日夜间,渡河向左江逃窜。李宗仁派俞作柏率部追击。只因俞行动迟缓,耽搁时日,让龙云安然逃回云南。经过讨沈拒唐两次险恶的战役,李宗仁以少击众,全歼沈鸿英部,挫败唐继尧东进之师,终于1925年7月统一了广西。还在7月1日,广州大元帅府正式改组为国民政府时,广西遂纳入国民政府的领导之下。

意义

此战避免了新兴之中国国民党与广州政府之灭亡,改写了中国的历史。 此役确定了新桂系成为未来中国的一方霸权。也因李宗仁统一广西有功,受到政府的赞赏,并在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期间被选为候补中央监察委员。按广东政府的要求,广西的军、政、财、教等诸方面在李宗仁的积极整顿下,走上了轨道,与陆荣廷统治广西时相比,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新气象,为广州国民政府早日北伐提供了有利条件。

参见

参考文献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13 12:14,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