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符号学

符号学英语Semiotics在当前最惯见的译名,曾经被译为“记号学”,但两者都不是此一学问最恰切的译名)广义上是研究征象(sign)、意义发生(signification)、符号(symbol)、传播(communication)的人文科学,当中涵盖所有涉及征象、兆头、徽号、文字符、讯号符、密码、古文明记号、手语的科学。由于含盖的范围过于广阔,在西方世界的人文科学中并未得到重视,直至结构主义在二十世纪下半期兴起,以《Tel Quel》杂志为号召的哲学家,为了反对让-保罗·萨特存在主义,则大量引用俄罗斯在共产革命前的一系列,有关符号在文化上的再现过程的研究,故此,正式出现当今所指的符号学,要算到1960年代(李维史陀)。符号学即是一门分析征象(Sign)系统如何运作的科学,探索意义如何透过符码记号,在人类的沟通过程中被生产与传递;符号学者们认为沟通的基础是在传播者间对于这记号符码系统背后的规则与结构有共同的理解。现代符号学另一个强大源头是上世纪初瑞士语言学泰斗索绪尔的教学讲稿普通语言学教程》(1916年),索绪尔将符号分成能指(Signifier)和所指(Signified)两个互为表里的联结之后,真正确立了符号学的基本理论,影响了后来李维史陀罗兰·巴特等法国结构主义的学者,被誉为现代符号学之父。但在此之外,美国哲学家查尔斯·桑德斯·皮尔士对于种种征象、符号(总称Signs)的研究已发展出最广义的征象之学,在当代的意义科学[1]研究中的重要性已跃居索绪尔、李维史陀、罗兰・巴特之上,是国际学界共奉的头号始祖。

主张和构成

符号学中,将征象(sign),即是可能发生意义的事态呈现,后经过觉知而转化为单一符号或符号系统,根据其传播模式而分类。所传播之意味以使用的编码而确定,并且将符号分成能指(Signifier)和所指(Signified)两部分。广义上,这种能指可以是一段声音、一个手势、一个字符、或是一切所见所闻之事物。但是一个能指和所指的对应关系,只有在一个集体共同认可才可以形成,而通常来说,这不仅与语言中的词汇相关,且联系到语法。这对应关系所代表的事或物,也可能会因为社会和文化关系而带有隐意。

在《于讯息与意味之中》(In Messages and Meanings: An Introduction to Semiotics, 1994)一书中,马歇尔・达耐西(Marcel Danes)提出符号学家的职责应以研究指示关系为优先,其次才是沟通交流。

以文化为研究范围的是现代符号学的特质,当中包括民间故事分析(Folklore Analysis)、人类学(Anthropology)、叙事学(Narratology)、言说分析(Disclosure Analysis)、神话符号学(Semiotics of Myth)、艺术符号学(Semiotics of Art)等领域。

符号学(征象学)包括三个分支:语用学(pragmatics)、语义学(semantics)、语法学(syntactics)。

征象有三个意义化的层次:这三层意义由外在到深层隐晦依序为明示义(denotation)、隐含义(connotation)以及意识形态(ideology)。

第一层明示义:征象具外观之具体、外显且可见的明显意义,容易转化为符号。

第二层包含隐含义与迷思(myth):一个征象的意义并不是因为他与世界中的某样事物有绝对的对应关系,而是以彼此之间的关系来产生意义的,所以将第一层的符号化体系嵌进文化价值体系之内,而有使征象有其符号的意义。

第三层意识形态:反映出文化用来组织和解释现实的广泛规则。

符号(征象)三个意义化的层次
第一层 明示义 实际出现的内容
第二层 隐含义 说明文本的权力效果
迷思
第三层 意识形态

主要学派

瑞士结构主义符号学(1907年)

弗迪南·德·索绪尔是瑞士开创现代语言学先河的语言学家,他本身并没有作品传世(于1907年毕业后开始授课并编讲稿),目前有名的《普通语言学教程》(1916)是索绪尔的教学讲稿,由两位学生组合编辑而成。现代符号学(Semiology or Semiotics)的词语语源,也是索绪尔按希腊语的“符号”衍生出来的用语。索绪尔建立的符号学是作为一种对人类社会使用符号的法则进行研究的科学,有别于传统语文学对语言的历史演变进行历时性(diachronic)研究,现代语言学集中处理在当下时空之中,语言内部的指涉法则,这种共时性的研究是索绪尔开创先河的提法,往后影响了法国的结构主义语言学、奥地利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美国衍生语言学家诺姆·乔姆斯基等。

由于索绪尔把语言符号分成两部分来处理,为研究文化符号或者意识型态的学者,提供了有系统的分析方法学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间,在欧美文化批评界,符号学盛极一时。到目前为止,全球学院训练的文化批评者仍有不少使用符号学方法进行文化现象的结构分析。

自19世纪末起,符号学兴起之初是为研究语言的一门学科,但目前普遍谈语言的符号学已多用语言学指称,现今符号学意义指称的是结构主义符号学(structuralist semiotics)。

索绪尔符号学的特点是:

  • 单一符号(Sign)分成能指(Signifier)和所指(Signified)两部分。能指是符号的语音形象;所指是符号的意义概念部分。由两部分组成的一个整体,称为符号。
  • 能指和所指两者之间的关系存在恣意性(arbitrariness),没有必然关连。例如英文中的“tree”的发声及串字组合,因约定俗成的习惯被指涉为“一种以木质枝杆为主体的叶本植物”的概念。

俄国符号学(1917年之前)

苏联符号学(1960年)

  • 尤里·米哈伊洛维奇·洛特曼

法国结构主义符号学(1960年)

美国符号学

  • 查尔斯·桑德斯·皮尔士他的全集中有大量著作涉及所有意义发生过程的深入讨论。经过Thomas Sebeok以及Tartu学派的宣扬,已经在二十世纪末至今取得Semiotics龙头的地位。

意大利符号学

艺术上的应用

艺术作品研究的一门学科分支,包括研究符号的定义和该定义的成因源头。很多时候符号学者会研究其他不同的生物作参考估计自然世界中的符号的形成。符号学学者相信以艺术作品中不起眼的个别符号作为参考对象,可以看出作者所希望传递的讯息。符号在艺术上的象征性,是用来解释画面的一种视觉语言。较常见的如电影符号学,探讨导演透过诸如场景摆设和入场音乐所反映的心态。在畅销小说《达芬奇密码》中,主角透过符号学分析达芬奇的画作,揭露了耶稣拥有世俗血脉的议论性讯息。

书目

  • F. Jameson, The Prison-House of Language: a critical account of structuralism and Russian Formalism (Princeton 1972)

T. Sebeok & J. Umiker-Sebeok (eds.), Recent Development in Theory and History: The Semiotic Web 1990 (Mouton de Gruyter, 1991) T. Sebeok and M. Danesi, The Forms of Meaning: Modeling Systems Theory and Semiotic Analysis(Mouton de Gruyter, 2000)

扩展阅读

Applied Semiotics

  1. ^ The Science of Meaning: Essays on the Metatheory of Natural Language Semantic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14 01:18,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