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福康安

福康安
福康安

《御笔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中的福康安画像


 大清御前大臣领侍卫内大臣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吏部尚书兼兵部尚书一等嘉勇公
爵位 一等嘉勇公→追赠嘉勇郡王
族裔 满洲
旗籍 镶黄旗
字号 瑶林、敬斋
谥号 文襄
出生 乾隆十九年(1754年)
 大清顺天府
逝世 嘉庆元年五月二十八日(1796年7月2日)(42岁) [1]
 大清湖南省乾州厅河溪
配偶 伊尔根觉罗氏
亲属 旺吉努(先祖)、哈什屯(高祖)
米思翰(曾祖)、李荣保(祖父)
傅恒(父)、孝贤纯皇后(姑)
乾隆帝(姑父)、皇长女固伦和敬公主(姑表姐)
端慧皇太子永琏、哲亲王永琮(姑表兄)
福灵安福隆安福长安(兄弟)
德麟(子)、庆敏(孙)
文谦(曾孙)、海凌、海年(玄孙)
著作
  • 《重修昭觉寺志》

福康安满语ᡶᡠᠺᠠᠩᡤᠠᠨ穆麟德Fukʽanggan太清Fukʻanggan[2][3];1754年-1796年7月2日),瑶林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清高宗孝贤皇后侄,大学士傅恒子。

简历

福康安早年为御前侍卫出身,户部侍郎。后参加第二次金川之战,此后历任陕甘闽浙两广四川云贵总督,官至武英殿大学士、大将军,并曾担任军机大臣。他先后率军平定甘肃回民田五起事、台湾林爽文事件廓尔喀之役苗疆起事,累封一等嘉勇忠锐公。此外,他还参加制定《钦定藏内善后章程》和金瓶掣签制度。嘉庆元年(1796年)二月,乾隆帝赐封福康安为贝子,同年五月,他在军中去世,追封嘉勇郡王,谥文襄

生平

早年生涯与金川之战

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福康安承袭云骑尉爵位,授三等侍卫,命在乾清门行走。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提升为二等侍卫,命在御前行走。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再提升为一等侍卫。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授户部右侍郎镶蓝旗蒙古副都统[4][5]。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五月,在军机处“学习行走”[6]。此时正逢第二次金川之战,清政府任命武英殿大学士温福为定边将军,阿桂丰升额为副将军,乾隆帝命福康安前去授印,于是充任领队大臣[7]

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正月,阿桂攻打当噶尔拉山时,福康安持印而至,于是阿桂留下福康安帮助他领兵作战。六月,木果木之战,清军大败,温福战死[8]。清廷于是任命阿桂为定西将军,分道再次进攻[9]。清军攻喇穆喇穆,福康安督兵攻克以西各碉堡,又与领队海兰察合军,乘胜攻下罗博瓦山,并向北进攻得斯东寨。土司军队乘雪夜登山,袭击副将军常禄保营地,福康安听到枪声,立即督兵赴援,击退土司进攻,受到乾隆帝嘉许。土司军驻扎山麓,借雨天掩护筑起两座碉堡,福康安率八百士卒,夜间冒雨攻打碉堡,入碉中袭杀数人后,摧毁了碉堡。乾隆帝下旨褒奖[10]。随后,福康安进军攻克色淜普山,攻破数十座坚固碉堡,歼土司军数百人。又与额森特、海兰察合军,攻下色淜普山南土司军碉堡,于是完全攻破喇穆喇穆诸碉堡关卡,并攻取日则丫口。再进克嘉德古碉,攻击逊克尔宗西北寨。土司军暗中偷袭清军后方,福康安将其击退[11]

阿桂顾虑土司军队把守关隘相持不下,改道自日尔巴当噶路进攻;命令福康安攻下达尔扎克山诸碉堡。攻击格鲁克古时,福康安率兵裹着粮食在夜逾晚越过沟壑攀越悬崖,从山隙进入当噶海寨,攻克陡乌当噶大碉、桑噶斯玛特木城的石卡。随后再进攻,攻克勒吉尔博寨。阿桂令福康安带领一千人跟随海兰察赴宜喜,从甲索进攻得楞山,焚毁萨克萨古大小山寨数百座,福康安渡河攻取斯年木咱尔、斯聂斯罗市二寨,驻军荣噶尔博山。乾隆四十年(1775年)四月,乾隆帝提拔福康安为内大臣。五月,福康安克荣噶尔博山,进至第七峰,又赏嘉勇巴图鲁号[12]。福康安继续进攻,到达章噶。福康安同额森特攻击巴木图,登上直古脑山,拔木城、碉寨五十座,焚毁冷角寺。到八月十五日,清军分兵自西北攻入勒乌围土司营寨,索诺木逃走。到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正月,清军俘获索诺木及其家人,大小金川遂平[13]。平定大小金川之后,清廷论功行赏,封福康安为三等嘉勇男。西征军返京之日,乾隆亲往京城南郊行郊劳礼,赐给福康安御用鞍辔马一匹,御紫光阁饮晏,赐给缎十二端,白银五百两,并于紫光阁绘像,列前五十名功臣中。于是由户部右侍郎转为左侍郎。同年四月,擢为镶白旗蒙古都统,七月,赏戴双眼花翎。九月,再调正白旗满洲都统[14]

乾隆四十二年至四十五年期间(1777年至1780年),福康安先后出任吉林将军盛京将军。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授云贵总督。南掌进贡大象,自称受交趾侵略,请求以剩下的大象换炮。福康安宣称国家法律有规定,退回大象,不交付大炮。乾隆帝深以为然[15]。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八月,福康安又调任四川总督、兼署成都将军,负责镇压“啯匪”。次年,福康安奏蜀中“啯匪”已经完全平定,并陈述善后事宜。于是提升为御前大臣,加太子太保,次年命来京署工部尚书。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三月,再提升为兵部尚书、总管内务府大臣[16]。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甘肃回民田五等人起事,福康安担任参赞大臣,跟从阿桂前往平定。随即出任陕甘总督[17]。军队到达隆德,田五之徒马文熹出降。清军进攻双岘,回民迎战,阿桂令海兰察设伏,福康安前往督战,消灭回民数千人,于是攻破石峰堡,擒拿回民首领。随后进封一等嘉勇侯。乾隆五十年(1785年)七月,福康安转为户部尚书,第二年又转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18][19]

平定林爽文与调任两广

乾隆《平定台湾得胜图》之“大剿诸贼开通诸罗并进攻斗六门”。

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台湾发生林爽文事件天地会领袖林爽文率军起事,杀台湾知府孙景燧、理番同知长庚、北路协副将赫生额等人[20]凤山天地会领袖庄大田亦集众起兵响应,台湾大部分落入其控制[21]。清政府命福康安为将军,而以海兰察参赞大臣,率军讨伐[22]。当时诸罗被长期围困,福建水师提督柴大纪坚守,乾隆帝褒奖柴大纪,改诸罗为嘉义[23]福建陆路提督蔡攀龙率军解围,未果[24]。十一月八日,福康安大军渡鹿仔港(今台湾彰化西南鹿港),登岸后,由新埤进兵,双方交战至仑仔顶[25],清军攻克俾长等十余座村庄。适逢日暮,下起暴雨,福康安命令驻军于土山之巅,林爽文军从山下经过,因天黑无法看清,便向上发射火铳攻击。福康安命令军队不要行动。等到日出,大雨停止,海兰察军前来会师,嘉义围解。福康安被封为一等嘉勇公,赏红宝石帽顶,四团龙补服[26]

曾与福康安一同参加平定台湾和廓尔喀的海兰察

福康安入城时,柴大纪未执“橐鞬之仪”。被福康安上参疏议“听任兵丁开赌寓娼,贩卖私盐”、“令其每月缴钱”,又说林爽文起事完全是柴大纪“平日废弛贪黯,积渐酿成”[27],以及蔡攀龙所言战况不实。乾隆帝以柴大纪长期被围困孤城,蔡攀龙也有功劳,意图保护他们,下诏说“二人或稍涉自满,在福康安前礼节不谨,为所憎,遂直揭其短”,警告福康安应保存大臣应有的得体风范。然而柴大纪最终还是获罪被杀,当时的评论大都认为柴大纪冤枉,也批评福康安妒忌能人,远远比不上傅恒。福康安再次弹劾蔡攀龙,导致他被贬官;而福州将军恒瑞军队畏缩不前,福康安与他有关联,大力庇护他,乾隆帝下诏也斥责他的私心[28]

同年十二月,清军继续对林爽文军进行围剿,福康安命海兰察带兵追捕林爽文,最终生擒并将其送到京师[29];清军又生擒凤山天地会领袖庄大田。台湾于是平定,福康安受赐黄腰带、紫缰、金黄辫珊瑚朝珠。乾隆帝命令台湾府、嘉义县都为福康安建造生祠、塑像,并再次图形紫光阁。福康安上疏请求征募熟番进行屯田,并陈善后诸事宜,主要有注重军事,稳定治安,整顿吏治,整肃邮政等,乾隆帝全部同意。随后授任闽浙总督[30]。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正月,因安南阮惠进攻黎城(今河内市),孙士毅军败退,乾隆帝又将他调任两广总督。诏书未至,福康安上疏请求前往两广掌事。乾隆帝嘉奖福康安的忠诚,说:“大臣把国家看作自己的家庭一样休戚相关,就应当像他这样。”阮惠更名阮光平,乞求投降,福康安为之上疏陈情,请求罢兵,乾隆帝批准。七月,和珅之弟、巡漕御史和琳参奏湖北按察使李天培用湖广粮船私运木材,由此讯得福康安捎信索购一事,乾隆严旨令福康安自劾,罚其三年的总督养廉银,加罚公俸十年,革职留任,但马上即减免[31]

平定廓尔喀

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廓尔喀军队侵入西藏,意图抢掠遍布各地的喇嘛庙内的财富,但因噶厦私下媾和而撤退[32]。然而,他们并未罢休。第二年以更大规模入侵,几乎没有遇到当地藏兵或者驻守清军的抵抗,因而得以大肆抢掠。班禅逃往拉萨,向乾隆求救,请求援助收复失土[33]。乾隆闻讯大为震怒,命福康安偕参赞大臣海兰察率军反击[34]

攻克擦木之图

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三月,清军从青海出征,初春青草未茂,马皆瘠疲,军粮运输还受到和珅阻挠[35],因福康安行走疾速才未至困境。清军行军四十日到达西藏,随后乾隆帝加授福康安大将军,节制诸军[36]。清军从第理浪古到绒辖、聂拉木,福康安查看地势后,大军迅速行进前往宗喀,到达辖布基[37]。五月六日,福康安、海兰察领兵进攻擦木山隘(今吉隆县宗喀镇南)。是日夜,清军乘雨分兵五路,海兰察居中,哲森保等由东西两山夹击廓军营寨,莫尔根保绕到营后偷袭。七日黎明之时,清兵攻克擦木山梁上的两座廓军石碉楼,斩杀二百余人。八日,清军进至玛噶尔辖尔甲,击溃由济咙前来迎战的廓军。十日,清兵攻克济咙,斩杀六百四十余人,俘虏二百余人。至此,西藏全境收复[38]。捷报奏闻,乾隆帝于扇子上写下《志喜诗》,并将御用佩囊赐给福康安[39]

五月十三日,福康安、海兰察率军由济咙启程,沿吉隆河东岸南下,翻越喜马拉雅山。此时清军因水土不服大量病倒,海兰察得病回京,不久逝世;福康安自己也染病,仍然率军前进[40]。十四日,清军过藏廓边界之摆吗奈撒,进入廓尔喀境内热索瓦,与廓军隔热索河对峙。十五日,清兵佯攻河北岸的廓军碉楼;另遣金川藏兵翻越两座高山,绕道至热索河上游六七里处,伐木做筏,渡河后沿南岸疾行,突袭临河碉房。南岸廓兵出卡抵御之际,北岸的清兵主力搭桥渡河,一举夺取三座石碉,是为热索桥之战[41]。历协布噜、东觉山诸战役,清军逼近廓尔喀都城阳布[42]

帕朗古之战,此战由于福康安轻敌,导致清军大败。

七月二日,清军进攻噶勒拉、堆补木。福康安由于节节胜利产生了骄傲自满情绪,督率军队冒雨进攻。在进攻甲尔古拉山时,廓尔喀军队诱清军进入丛林,随后三面放火烧林[43]。清军失利,台斐英阿等人战死。然而由于清朝实力强大,廓尔喀无法与之长期对抗[44]。八月八日,廓尔喀管事头人噶箕第乌达特塔巴来到清军大营,请求归诚。十九日,福康安准其归降。廓尔喀按照福康安提出的条件议和,廓尔喀每五年到北京朝贡一次,归还所掠后藏金瓦宝器[45]。战争结束后,乾隆帝下诏褒奖福康安的功劳,授任福康安为武英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46],加封一等轻骑都尉世职,并让他的儿子德麟承袭,授领侍卫内大臣[47]。乾隆帝还声称,假若福康安把廓尔喀彻底征服,就封他为王。他虽未获此殊封,仍于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加封为嘉勇忠锐公[48]

福康安班师途中,奉命与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办理西藏善后事宜。福康安上疏陈奏西藏善后十八事,乾隆帝下诏批准,这成为了《钦定藏内善后章程》的蓝本[49][50]。福康安还受命改革达赖、班禅转世制度,确立了金瓶掣签制度[51]。安南国王阮光平逝世,乾隆帝顾虑安南将会混乱,命福康安前往广西。福康安母亲在京师病故,可能由于和珅的阻挠[52],乾隆帝命福康安在任守制。福康安途中得病,乾隆帝命御医前往探视。福康安上疏说:“安南没有事情,我请求返回京师,为母亲服丧几天。”乾隆帝批准,调任四川总督。次年,再改任云贵总督[53]

平定苗变及病故

福康安坐像,清人绘。

乾隆六十年(1795年)二三月间,贵州苗民石柳邓,湖南苗民吴半生、石三保等起事[54],清政府调遣云贵总督福康安、四川总督和琳、湖广总督福宁率领七省兵力十余万人,分路镇压。石柳邓围攻正大营、嗅脑营、松桃厅三城,福康安率军经过激战,解三城之围,获赐三眼花翎。福康安率贵州兵攻破老虎岩苗寨,得知石柳邓踪迹。和琳则率领四川兵前来会师,进攻满华寨,焚毁苗寨四十座[55]。石柳邓进入湖北,投奔石三保,石三保正围攻永绥厅,福康安率军增援。大军将要渡河,苗民筑卡拒守。福康安分兵前往上流,缚好木筏,放纵民众牧牛,并设下埋伏;待苗民前往抢夺牛时,遭遇清军伏击,清军夺取所有船只,所缚木筏亦顺流而下,于是大军完全渡河。清军进攻石花寨,翻越得拉山激战,杀伤大量苗民。福康安令总兵花连布从小道增援永绥,大军随后跟进,激战三日,永绥围解[56]

清军围剿石柳邓、石三保

大军抵达竹子山,苗民驻扎兰草坪西北崖,以板为寨,于东南山阙树旗;福康安于是在对面山上设伏,向山阙佯攻。苗民来战,伏兵发炮,苗民溃败,退保琅木陀山;清军继续进攻,攻克。山西与黄瓜山相对,福康安分兵出五道,冒着风雨攻克黄瓜山,焚苗寨五十六座[57];清军攻蒩麻寨,夺取大小喇耳山,焚苗寨四十座[58]。福康安分兵进攻雷公山,阻截苗民援兵,击破西梁上中下三寨。清军再进至大乌草河,由于接连打胜仗,加之河水猛涨,福康安顿兵不进,自己“日置酒高会”。之后,乾隆帝下诏命令福康安设法进兵[57]。随后,清军沿着河道攻克沙兜寨、盘基坳山;先后在板登塞、雷公滩屡败苗民。清军攻取右哨营,渡河,于群山中翻越险阻,攻克马蝗冲等大小苗寨五十座。再攻克狗脑坡、虾蟆峒、乌龙岩。清军进攻茶它,七十余座苗寨投降。乾隆帝移福康安为闽浙总督,进封贝子[59]

八月,聚集在平陇的起义军推吴八月为苗王,石柳邓、石三保为将军。福康安、和琳则采用剿抚并用的措施[60]。清军继续进攻,攻克岩碧山,焚巴沟等二十余座苗寨。再进攻麾手寨山,总兵花连布带广西兵攻克苗寨四十座,随后福康安获赐貂尾褂。清军包围高多寨,吴半生穷蹙出降。乾隆帝任命福康安之子德麟为副都统,在御前侍卫上行走。清军再进攻鸭保寨,鸭保右天星寨,进取木城七座、石卡五座,攻克垂藤、董罗、大小天星寨。嘉庆元年(1796年),清军继续进攻,接连攻克吉吉寨、大陇峒、结石冈、官道溪等地[61]。五月,清军准备夺取乾州,但由于各将领为了争功而相互牵制,清军阻于乾州厅河溪[60]。由于长途跋涉和紧张作战,福康安病倒在军中,但他仍继续督战,最后积劳成疾,病逝于军中,享年四十二岁。赠谥号“文襄”,追赠嘉勇郡王,配享太庙[62]。除清初武勋王扬古利外,福康安为满洲大臣异姓封王的唯一例子[63]

家族

福康安之父傅恒,官至军机大臣保和殿大学士。谥文忠。

福康安出身于满族八大姓之一的富察氏。先祖旺吉努在努尔哈赤起兵时附,高祖父哈什屯清世祖朝议政大臣[64]。曾祖父米思翰受知于清圣祖,并被擢为户部尚书、议政大臣。祖父李荣保官至察哈尔总管,追封一等公[65]。旧传说是乾隆唯一私生子,后来嘉庆皇的同父异母哥,福父傅恒是干爹,养育福亲父给傅当大官

福康安的姑母为乾隆帝孝贤纯皇后[66]。父亲傅恒因为这层关系深受乾隆帝重用,其早年历任侍卫、总管内务府大臣、户部尚书等职,授一等忠勇公、领班军机大臣,加太保保和殿大学士乾隆十三年(1748年),督师指挥大金川之战。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傅恒以经略缅甸,三路出师,清兵因不适应当地瘴疠之疾,死伤惨重。阿里衮病亡,傅恒本人也染上瘴疠之疾病倒。次年三月回京,七月即病逝。乾隆帝亲至其府宅祭奠,赐“文忠”。

关于福康安的妻子,《清实录》谓伊尔根觉罗氏,《啸亭续录》谓阿颜觉罗氏[67]。宗谱记载福康安之妻伊尔根觉罗氏为雍正庚戌进士、陕甘总督明山之女,明山另有一女嫁入简亲王府,为奉国将军积拉悯之嫡妻。[68]

福康安有兄福灵安福隆安,有弟福长安[69]。福灵安为多罗额驸,曾任正白旗满洲副都统,早亡[70]。福隆安于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三月娶乾隆帝第四女和硕和嘉公主,后袭父爵封一等忠勇公,官至兵部尚书,兼军机大臣,加太子太保。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逝世,谥“勤恪”[71]。福长安在乾隆时官至军机大臣户部尚书,因平定台湾廓尔喀战役有功图形紫光阁,封一等侯,嘉庆四年(1799年),被指责与和珅同党,逮下狱,夺爵,籍其家,旋遣往裕陵充供茶拜唐阿,屡坐事谴谪。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授正黄旗满洲副都统,次年逝世[72]

稗官野史中记载着福康安有妾室香儿[73]、叶姬[74]

福康安的儿子德麟,在福康安死后袭贝勒爵。嘉庆十三年(1808年)嘉庆帝将其子由世袭贝勒降为贝子[75]。福康安有孙庆敏、曾孙文谦、玄孙海凌、海年,爵位递降至未入八分公,世袭罔替。

生母与身世疑云

福康安生母(1722年农历十一月[76]—1793年四月[77]),姓氏不详。她与傅恒妻那拉氏[a],无直接史料证实两者为同一人。但因福康安生母亡故后,福康安兄长福隆安之子丰绅济伦与弟福长安,皆为其服丧,可推测出福康安生母为傅恒之妻那拉氏。再者,从《大清通礼》看出福康安亡故后,被追封为郡王,连带推恩追封傅恒为郡王、傅恒之妻那拉氏为福晋时,并无提及福康安生母被追封一事可知,那拉氏为福康安生母。

清朝灭亡后,民国时期出现福康安为傅恒夫人与乾隆帝的私生子的传说[79]。作为清代满族异姓封王、身后追封郡王的第二人,生前就有多人怀疑非因外家恩泽所起,而是因为福康安是清高宗乾隆帝的私生子。但此事无确切证据。《清宫词》称:“家人燕见重椒房,龙种无端降下方。丹阐几曾封贝子,千秋疑案福文襄。”此说产生于民国时期,但与历史不符。福康安并非出生于孝贤皇后生前及傅恒得宠前;黄一农教授考证乾隆帝指婚福康安的儿子德麟娶庄亲王允禄第八子奉恩辅国公弘曧女,福康安两个女儿分别嫁给郑亲王乌尔恭阿、怡亲王允祥曾孙多罗贝勒绵誉,乾隆帝不可能让自家宗室乱伦。

当代网络传说则称其母为瓜尔佳氏,更演绛为满清第一美人[78],与历史上傅恒妻之姓氏亦不符。

纪念与评价

嘉义公园内的福康安纪功碑

对于福康安的评价,历来褒贬不一。对福康安的正面评价,主要在于他的军事才略。乾隆帝曾表示,福康安秉性公忠,视国如家,才识明敏[80]。礼亲王昭梿称福康安“威行海内”[81]李伯元赞誉福康安“娴习韬略,能利用士卒”[82]陈康祺则赞誉福康安屡次外出北备边,于国有功[83](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时期,赵尔巽等在官方史书《清史稿》中评价福康安虽然出身世家大族,然而通晓军事,颇有才略[84]。中国大陆学者戴逸曾说,福康安是中国军事史上的一位重要统帅,对于安定边疆功绩甚大[85]。他同时还指出,福康安为人生活豪奢是社会的普遍现象,并不是他一人所造成的[86]

对福康安的批评主要在于为人生活豪奢,以至于败坏社会风气[87]。马戛尔尼使团访华期间,马戛尔尼就对福康安印象不佳:“真蠢!他一生中从未见过前膛枪,中国军队还在用火绳引爆的枪。”嘉庆帝亲政后,并未像其父亲那般褒奖福康安,多次追加谴责他在军中挥霍无度[88]。福康安入城时,柴大纪未执“橐鞬之仪”,遭福康安公报私仇上参疏议纪“听任兵丁开赌寓娼,贩卖私盐”、“令其每月缴钱”,又说林爽文起事完全是柴大纪“平日废弛贪黯,积渐酿成”。这甚至于导致福康安的军事才能被无视,导致出现了“天生海兰察以成就福康安之功名”[89]、“(福康安)归功享成”[90]的说法。台湾作家柏杨则在《中国人史纲》中,以南宋的“带汁诸葛亮”郭倪与福康安做对比[91]。不过乾隆朝曾有温福战死于大小金川之役、明瑞缅甸力战自杀于小猛育、孙士毅大败于越南昇龙(今越南河内)等大将战败的案例。福康安能够屡立军事功绩是有他的才干的。

现今,台湾嘉义公园内存有福康安纪功碑,为票选嘉义市历史建筑十景之一[92][93]。而在西藏拉萨关帝庙中,存有福康安于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撰写的新建关帝庙碑[94]金庸的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飞狐外传》以及根据这些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中有福康安一角,然故事情节为虚构。琼瑶的《还珠格格》系列中配角福尔康原型被视为福康安。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沧海百年》中,也有福康安出现。不过在《铁齿铜牙纪晓岚》中,福康安被设定为和珅死党[95]。电视剧《延禧攻略》也提起其生母与身世疑云。现在西北郊的北京动物园,是由福康安的官邸所发展出,因福康安有每战带回当地动物饲养的习惯,常呆视动物至晃神,是亲父是皇帝乾隆却不能对他人说,内心颇苦闷也[来源请求]

影视形象

备注

  1. ^ 黄一农考证[78]傅恒妻那拉氏纳兰明珠之后,推测为其曾孙女,福康安之母。

注释

  1. ^ 《清史稿》(卷175):“(嘉庆元年)福康安五月壬申卒。”
  2. ^ 《清文海兰察列传》,第84页
  3. ^ 中央研究院. 福康安. 中央研究院. [2018-01-05].
  4. ^ 清史稿》(卷330):“福康安,字瑶林,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大学士傅恒子也。初以云骑尉世职授三等侍卫。再迁头等侍卫。擢户部侍郎、镶黄旗满洲副都统。”
  5. ^ 《嘉义县志·列传》:“乾隆三十二年,授三等侍卫,洊擢至一等,命御前行走。三十六年,授户部侍郎,兼副都统。”
  6. ^ 清史稿》(卷176):“(乾隆三十七年)福康安五月辛丑,以户部侍郎在军机处学习行走。十二月癸酉,命往四川领队。出。”
  7. ^ 清史稿》(卷330):“师征金川,以温福为定边将军,阿桂、丰升额为副将军,高宗命福康安赍印往授之,即授领队大臣。”
  8. ^ 《乾隆传》,289页
  9. ^ 清史稿》(卷330):“乾隆三十八年夏,至军,阿桂方攻当噶尔拉山,留福康安自佐。木果木师败,温福死事,复命阿桂为定西将军,分道再举。”
  10. ^ 清史稿》(卷330):“攻喇穆喇穆,福康安督兵克其西各碉,与海兰察合军,克罗博瓦山;北攻,克得斯东寨。贼夜乘雪陟山,袭副将常禄保营,福康安闻枪声,督兵赴援,击之退。贼屯山麓,乘雨筑两碉,福康安夜率兵八百冒雨逾碉入,杀贼,毁其碉,上手诏嘉其勇。”
  11. ^ 清史稿》(卷330):“进克色淜普山,破坚碉数十,歼贼数百。又与额森特、海兰察合军,攻下色淜普山南贼碉,遂尽破喇穆喇穆诸碉卡,并取日则丫口。再进克嘉德古碉,攻逊克尔宗西北寨。贼潜袭我军后,福康安击之退。贼以距勒乌围近,屡夜出击我师,福康安与战屡胜。”
  12. ^ 清史稿》(卷330):“进阿桂虑贼守隘不时下,改道自日尔巴当噶路入;檄福康安攻下达尔扎克山诸碉。再进,攻格鲁克古,率兵裹粮,夜逾沟攀崖,自山隙入当噶海寨,克陡乌当噶大碉、桑噶斯玛特木城石卡。再进,克勒吉尔博寨。阿桂令福康安将千人从海兰察赴宜喜,自甲索进攻得楞山,焚萨克萨古大小寨数百,渡河取斯年木咱尔、斯聂斯罗市二寨。再进,次荣噶尔博山。擢内大臣,赐号嘉勇巴图鲁。”
  13. ^ 清史稿》(卷330):“再进,至章噶。福康安偕额森特攻巴木图,登直古脑山,拔木城、碉寨五十,焚冷角寺,遂克勒乌围。阿桂令取道达乌围进攻噶拉依,分其军为七队,福康安率第一队,夺达沙布果碉、当噶克底、绰尔丹诸寨为木栅,断科思果木走雅玛朋道。进克达噶木碉二,阿穰曲前峰碉木城各二十。焚奔布鲁木护起寨。取舍勒图租鲁傍碉一、寨二,格甚格章寨一,萨尔歪碉寨三,阿结占寨二。陟科布曲山梁,尽得科布曲诸寨。四十一年春,再进,克舍齐、雍中二寺。自拉古尔河出噶拉依之右,移炮击其寨。噶拉依既下,金川平。”
  14. ^ 清史稿》(卷330):“论功,封福康安三等嘉勇男。师还,郊劳,赐御用鞍辔马一。饮至,赐缎十二端、白金五百。图形紫光阁,赐双眼花翎。授正白旗满洲都统,出为吉林、盛京将军。”
  15. ^ 清史稿》(卷330):“授云贵总督。南掌贡象,自陈为交趾所侵,乞以余象易炮。福康安谕以国家法制有定,还其像,不予炮。疏入,上深韪之。”
  16. ^ 清史稿》(卷330):“移四川总督,兼署成都将军。四川莠民为寇盗,号啯匪,命福康安捕治。逾年,福康安疏言盗已徐戢,陈善后诸事。擢御前大臣,加太子太保。召还京,署工部尚书。授兵部尚书、总管内务府大臣。”
  17. ^ 《乾隆传》,320页
  18. ^ 《清代职官年表》第一册,70页
  19. ^ 清史稿》(卷330):“四十九年,甘肃回田五等立新教,纠众为乱。授参赞大臣,从将军阿桂讨贼。旋授陕甘总督。师至隆德,田五之徒马文熹出降。攻双岘贼卡,贼拒战,阿桂令海兰察设伏,福康安往来督战,歼贼数千,遂破石峰堡,擒其渠。以功,进封嘉勇侯。转户、吏二部尚书,协办大学士。”
  20. ^ 《乾隆传》,323页
  21. ^ 《中国通史纲要》,219页
  22. ^ 《乾隆传》,328页
  23. ^ 《乾隆朝东华录》,卷106
  24. ^ 清史稿》(卷330):“五十二年,台湾林爽文为乱,命福康安为将军,而以海兰察为参赞大臣,督师讨之。时诸罗被围久,福建水师提督柴大纪坚守。上褒大纪,改诸罗为嘉义,以旌其功。陆路提督蔡攀龙督兵赴援,围未解。”
  25. ^ 啸亭杂录》(卷6):“十一月八日,福康安等起行,贼方列拒于仑仔顶,海兰察率巴图鲁侍卫发矢殪数十贼,贼大惊曰:“是何老骑兵,强壮乃尔?”遂即披靡。海兰察笑曰: “此一群犬耳,何畏之有。”遂麾兵入。”
  26. ^ 清史稿》(卷330):“福康安师至,道新埤,援嘉义,与贼战仑仔顶,克俾长等十余庄。会日暮,雨大至,福康安令驻师土山巅,贼经山下,昏黑无所见,发铳仰击。福康安戒诸军士毋动。既曙,雨霁,海兰察已自他道入,师与会,围解。进一等嘉勇公,赐红宝石帽顶、四团龙补服。”
  27. ^ 《明清档案》,乾隆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28. ^ 清史稿》(卷330):“大纪以方在围中,谒福康安未具櫜鞬礼,福康安衔之,疏论大纪骫法、牟利诸罪状,并及攀龙陈战状不实。上以大纪困危城久,攀龙亦有劳,意右之,诏谓“二人或稍涉自满,在福康安前礼节不谨,为所憎,遂直揭其短”,戒福康安宜存大臣体。然大纪卒以是坐死。时论冤大纪,亦深非福康安嫉能,不若傅恒远也。福康安复劾攀龙,左迁;而福州将军恒瑞师逗遛不进,福康安与有连,力庇之,诏亦斥其私。”
  29. ^ 《乾隆传》,329页
  30. ^ 清史稿》(卷330):“福康安既解嘉义围,令海兰察督兵追捕爽文,槛致京师;复得副贼庄大田。台湾平,赐黄腰带、紫缰、金黄辫珊瑚朝珠。命台湾、嘉义皆建生祠塑像,再图形紫光阁。疏请募熟番补屯丁,并陈善后诸事,要在习戎事,除奸民,清吏治,肃邮政,上悉从之。旋授闽浙总督。”
  31. ^ 清史稿》(卷330):“五十四年,安南阮惠攻黎城,孙士毅师退。上移福康安两广总督,诏未至,福康安疏请往莅其事。上奖福康安忠,谓:“大臣视国如家,休戚相关,当若此也。”惠更名光平,乞输款,福康安为疏陈,请罢兵,上允之。御史和琳劾湖北按察使李天培为福康安致木材,令湖广粮船运京师,福康安疏请罪。上手诏谓阮光平方入朝,特宽之;命夺职留任,仍罚总督俸三年、公俸十年。五十五年,福康安率光平朝京师,以获盗免罚总督俸。”
  32. ^ 《新编尼泊尔史》,162-163页
  33. ^ 《廓尔喀纪略》卷十四
  34. ^ 清史稿》(卷330):“五十六年,廓尔喀侵后藏,命福康安为将军,仍以海兰察为参赞大臣,督师讨之,免罚公俸。”
  35. ^ 国朝耆献类征》(卷34):“时青草未茂,马皆瘠疲,粮饷屡绝。运粮布政使受和珅指,欲绝其饷,以令其自毙。”
  36. ^ 清史稿》(卷529):“三月,福康安抵后藏,诏晋为大将军,各军咸受节度。”
  37. ^ 清史稿》(卷330):“五十七年三月,福康安师出青海,初春草未盛,马瘠,粮不给,督诸军速进。行四十日,至前藏,自第理浪古如绒辖、聂拉木,察地势,疾行向宗喀,至辖布基。”
  38. ^ 清史稿》(卷529):“廓尔喀筑寨据险死守。四月,福康安偕海兰察由绒辖、聂拉木进,决议先剿擦木、济咙。擦木地最险,两山夹峙,中亘山梁。五月六日,乘夜雨,分五队,海兰察等居中,哲森保等由东西山趋贼寨,墨尔根保等绕出贼背。黎明,攻擦木山梁两石碉,克之,擒斩二百余人。进至玛噶尔辖尔甲,济咙援贼三百据山力拒,海兰察趋进,马中枪,挥军奋击,尽歼之。济咙贼闻官军将至,建大寨山冈外,扼险筑三大碉相犄角。福康安檄巴彦泰、巴彦寨、萨宁阿、长春攻西北临河大碉,桑吉斯塔尔、克色保、筹保、巴哈、张占魁攻东北石上大碉,哲森保、墨尔根保攻东南山梁上大碉,蒙兴保、绰尔浑等攻山下喇嘛寺,阿满泰、额尔登保等攻大寨,以惠龄为策应之军,海兰察率骑兵张两翼截击逸贼。六月初六日,哲森保等攻克山梁大碉,蒙兴保等克喇嘛寺,复会攻临河及石上两大碉,皆克之。设炮石上,战一昼夜,破其东北隅,遂拔济咙,斩级六百余,擒二百,获贼目七。”
  39. ^ 清史稿》(卷330):“诸道兵未集,督所部分六队,趋擦木,潜登山,夺贼前后二碉,歼贼渠三、贼二百馀,擒十馀。进次玛噶尔辖尔甲山梁,贼渠手红旗,拥众登,令设伏诱贼进,至山半,伏起横击,搴旗贼尽殪。进攻济陇,济陇当贼要隘,大碉负险,旁列诸碉卡,相与为犄角;乃分兵先翦其旁诸碉卡,并力攻大碉,缚大木为梯,督兵附碉登,毁垒。战自辰至亥,克其寨,斩六百,擒二百。捷闻,上为赋志喜诗书扇,并解御用佩囊以赐。”
  40. ^ 《乾隆帝及其时代》,423页
  41. ^ 《廓尔喀纪略》卷三十四
  42. ^ 清史稿》(卷330):“六月,自济陇入廓尔喀境,进克索勒拉山。度热索桥,东越峨绿山,自上游潜渡。越密里山,攻旺噶尔,克作木古拉巴载山梁。攻噶勒拉、堆补木诸山,破甲尔古拉、集木集两要寨。转战深入七百馀里,六战皆捷。”
  43. ^ 《新编尼泊尔史》,164页
  44. ^ 《中国人史纲》,672页
  45. ^ 清史稿》(卷330):“福康安恃胜,军稍怠,督兵冒雨进;贼为伏以待,台斐英阿战死。廓尔喀使请和,福康安允之。廓尔喀归所掠后藏金瓦宝器,令大头人噶木第马达特塔巴等赍表进象、马及乐工一部,上许受其降。”
  46. ^ 《乾隆传》,402页
  47. ^ 清史稿》(卷330):“师还,加赐福康安一等轻车都统畀其子德麟,授领侍卫内大臣,视王公亲军校例,置六品顶戴蓝翎三缺,官其傔从。复图形紫光阁,大学士阿桂让福康安居首。”
  48. ^ 清史稿》(卷330):“福康安初征金川,与海兰察合军讨乱回,同为参赞;及征台湾、定廓尔喀,皆专将,海兰察为参赞,师有功,受殊赏。上手诏谓:“福康安能克阳布,俘拉特纳巴都尔、巴都尔萨,当酬以王爵。今以受降班师,不克副初原。然福康安孝贤皇后侄,大学士傅恒子,进封为王,天下或议朕厚于后族,富察氏亦虑过盛无益。今如此蒇事,较荡平廓尔喀倍为欣慰。””
  49. ^ 清史稿》(卷330):“五十八年,疏陈西藏善后十八事,诏从之。”
  50. ^ 《乾隆传》,408-409页
  51. ^ 《乾隆帝及其时代》,420页
  52. ^ 《乾隆帝及其时代》,424页
  53. ^ 清史稿》(卷330):“安南国王阮光平卒,上虑其国且乱,命福康安如广西。福康安母卒于京师,令在任守制。福康安途中病,命御医往视。福康安疏言:“安南无事,乞还京师,冀得庐墓数日。”诏许之,加封嘉勇忠锐公。移四川总督。旋又率金川土司入觐。恒秀时为吉林将军,以采参亏库帑累民,命福康安莅谳,拟罪轻,上责福康安袒戚谊。复移云贵总督。方寒,赐御服黑狐大腿褂。”
  54. ^ 《中国通史纲要》,220页
  55. ^ 清史稿》(卷330):“六十年,贵州苗石柳邓,湖南苗吴半生、石三保等为乱,命福康安讨之。柳邓围正大营、嗅脑营、松桃□三城,福康安师至,力战,次第解三城围,赐三眼花翎。福康安率贵州兵破老虎岩贼寨,诇得柳邓踪迹。和琳时为四川总督,将四川兵来会,攻满华寨,焚贼寨四十。”
  56. ^ 清史稿》(卷330):“柳邓入湖北,投三保,三保方围永绥□,福康安督兵赴援。师当渡,贼筑卡拒守。分兵出上流,缚筏,纵民牧牛,设伏;待贼至掠牛,伏起,夺贼船,所缚筏亦顺流至,师尽济。攻石花寨,越得拉山战,杀贼甚众,令总兵花连布间道援永绥,师从之,战三日,围解。”
  57. ^ 57.0 57.1 《乾隆传》,431页
  58. ^ 清史稿》(卷330):“进次竹子山,贼屯兰草坪西北崖,以板为寨,树旗东南山阙;乃设伏对山,仍督兵若将自山阙入。贼来战,伏兵发炮,贼溃,退保琅木陀山;再进,克之。山西为登高坡,与黄瓜山对,分兵出五道,冒风雨克黄瓜山,焚寨五十六;攻蒩麻寨,夺大小喇耳山,焚寨四十。”
  59. ^ 清史稿》(卷330):“半生、三保悉众拒战,分兵攻雷公山,阻其援兵,击破西梁上中下三寨。再进至大乌草河,循河克沙兜寨、盘基坳山;战于板登塞,再战于雷公滩,贼屡败。取右哨营,渡河,于群山中越险,进克马蝗冲等大小寨五十。至狗脑坡,山益险,兵皆附葛藤,冒矢石,行陟其巅,破贼寨;再进,克虾蟆峒、乌龙岩。攻茶它,降者七十余寨。上移福康安闽浙总督,进封贝子。”
  60. ^ 60.0 60.1 《乾隆传》,432页
  61. ^ 清史稿》(卷330):“再进,克岩碧山,焚巴沟等二十余寨。再进攻麾手寨山,总兵花连布将广西兵克苗寨四十,赐貂尾褂。围高多寨,吴半生穷蹙出降。上官福康安子德麟副都统,在御前侍卫上行走。再进攻鸭保寨,鸭保右天星寨,为贼中奇险处,督兵自雪中求道,进取木城七、石卡五,克垂藤、董罗诸寨,赐御服黄里玄狐端罩。旋克大小天星寨。进攻□木营,乘风雪夜进,拔地良、八荆、桃花诸寨。自平陇复乾州,尽克擒头坡、骡马峒诸隘,焚其寨三百。嘉庆元年,再进,克吉吉寨、大陇峒等寨。战于高吉陀,再战于两岔溪,屡败贼。贼袭□木营,攻擒头坡,皆以有备败走。克结石冈,焚牧牛坪等大小寨七十。进克官道溪,再进攻大麻营石城,至廖家冲,夺山巅石卡。夜间,道出连峰坳,夺山梁七。上褒福康安,命赠傅恒贝子。”
  62. ^ 清史稿》(卷330):“福康安染瘴病作,犹督兵进,五月,卒于军。仁宗制诗以诔,命加郡王衔,从傅恒配太庙,谥文襄。子德麟,袭贝勒,递降至未入八分公,世袭罔替。”
  63. ^ 南开大学明清史硏究室. 《清王朝的建立、阶层及其他》. 天津人民出版社. 1994: 137.
  64. ^ 清史稿》(卷268):“米思翰,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先世居沙济。曾祖旺吉努,当太祖时,率族来归,授牛录额真。父哈什屯,事太宗,以侍卫袭管牛录。擢礼部参政,改副理事官。讨瓦尔喀,招明总兵沈志祥。从攻锦州,明总兵曹变蛟夜袭御营,先众捍御,被创,力战却之。顺治初,授内大臣、议政大臣,世职屡进一等阿达哈哈番兼拖沙喇哈番。”
  65. ^ 清史稿》(卷268):“李荣保,袭世职,兼管牛录,累迁至察哈尔总管,卒。乾隆二年,册李荣保女为皇后,追封一等公。十三年,册谥孝贤皇后,推恩先世,进封米思翰一等公。十四年,以李荣保子大学士傅恒经略金川功,敕建宗祠,祀哈什屯、米思翰、李荣保,并追谥李荣保曰庄悫。”
  66. ^ 清史稿》(卷301):“傅恒,字春和,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孝贤纯皇后弟也。”
  67. ^ 《啸亭续录》(卷3):“福文襄王夫人姓阿颜觉罗氏,总督明公山女也。性爽伉,遇事多决断,配文襄王廿余年,封疆案牍尝为佐理。安南国王阮光平既归降,纯皇帝欲其来朝以贳其罪,而阮畏天朝法,不敢亲至,文襄王忧之。夫人曰:“此相公祸福关头,使光平不亲至,何以归报君命?”因呼使臣吴俊入署,隔帘与之商榷久之,曰:“吾侪虽裙钗辈,敢以此头保光平不死,务须招其至粤,以彰君德。”吴故善辞令,驰入安南,力说光平,以夫人辞告之,光平始入觐。纯皇帝大悦,颇优赉之以归,夫人之力也。文襄王薨后,夫人持家数十年,以严厉称,闺门整肃,人争慕之。”
  68. ^ 《爱新觉罗宗谱》第16册丁四8335页.
  69. ^ 清史稿》(卷301):“子福灵安、福隆安、福康安、福长安。福康安自有传。”
  70. ^ 清史稿》(卷301):“福灵安,于乾隆十一年二月被选为多罗额驸,乾隆二十六年三月与多罗愉恭亲王弘庆嫡长女成婚,授侍卫。准噶尔之役,从将军兆惠战于叶尔羌,有功,予云骑尉世职。三十二年,授正白旗满洲副都统。署云南永北镇总兵。卒。”
  71. ^ 清史稿》(卷301):“福隆安,尚高宗女和嘉公主,授和硕额驸、御前侍卫。三十三年,擢兵部尚书、军机处行走,移工部尚书。三十五年,袭一等忠勇公。三十六年,用兵金川,总兵宋元俊劾四川总督桂林,命福隆安往谳。福隆安直桂林,抵元俊罪。四十一年,复授兵部尚书,仍领工部。金川平,画像紫光阁。四十九年,卒,谥勤恪。”
  72. ^ 清史稿》(卷301):“福长安,自蓝翎侍卫累迁至正红旗满洲副都统、武备院卿,领内务府。乾隆四十五年,命在军机处学习行走。累迁户部尚书。五十三年,台湾平。五十七年,廓尔喀平。诸功臣画像紫光阁,福长安皆与焉。嘉庆三年,俘王三槐,福长安以直军机处得侯。四年,高宗崩,大学士和珅得罪,仁宗以福长安阿附,逮下狱,夺爵,籍其家。诸大臣议用朋党律坐立斩,上命改监候,而赐和珅死,使监福长安诣和珅死所跪视。旋遣往裕陵充供茶拜唐阿,就迁员外郎。六年,以请还京,夺职,发盛京披甲。旋自骁骑校屡迁:再为围场总管,一为马兰镇总兵,再署古北口提督。屡坐事谴谪。二十一年,授正黄旗满洲副都统。二十二年,卒。”
  73. ^ 《南亭笔记》
  74. ^ 《随园诗话批注》
  75. ^ 清史稿》(卷330):“德麟迎丧归,将吏具赙四万有奇,责令输八万。德麟旋坐雩坛视牲误班,降贝子。”
  76. ^ 《清实录·清高宗实录》(卷1385):“乾隆五十六年。辛亥。八月......○谕军机大臣等、本年十一月、系福康安之母七十生辰。上年曾谕令福康安、届期来京……”
  77. ^ 《清实录·清高宗实录》(卷1429):“乾隆五十八年癸丑五月……○又谕曰、福康安奏、安南宁静无事。福康安现取道豫省计进京往返。所迟不过月余。恳准暂行到京。绕至城外俟私事完竣。与福长安丰绅济伦释服后。再趋赴热河谢恩。仍即星驰赴粤等语……姑照所请。准其到家穿孝。俾尽私情。但福康安之母病故。福康安于四月二十六日始行闻信。计其百日期满。已在八月初旬”
  78. ^ 78.0 78.1 欧怀琳. 福康安真是乾隆的私生子吗?. 凤凰网. 2018-08-28 [2018-11-13].
  79. ^ 《细说清朝》,170页
  80. ^ 《清高宗实录》(卷1323):“福康安秉性公忠,能视国事如家事,其才猷识见,又能明敏周到,如此方不愧为休戚相关、实心任事之大臣。”
  81. ^ 啸亭杂录》(卷1):“福文襄王康安,荷父庇荫,威行海内,上亦推心待之,毫无肘掣。台湾之役,福戚宗室恒瑞以逗遛失机,上命入京讯质。福以戚故,故缓其行,乃于战阵时首列瑞功,以希免罪。上谕福云:“使恒瑞果将材,何以汝未至时,并未睹其专战,而一旦勇健若此,岂以戚畹而袒庇乎?朕深为汝惜也!”福文襄承命之下,战栗失色,花翎动摇竟日。”
  82. ^ 《南亭笔记》(卷1):“福生长华盶而娴习韬略,能利用士卒,与之同眠食共甘苦。攘臂一呼,懦顽皆奋,川陕教匪之乱,蔓延豫楚,京师戒严。福以独力刈大难,策殊勋,识者伟焉。”
  83. ^ 郎潜纪闻二笔》(卷11):“福文襄屡出筹边,功在社稷,其生平所受恩宠,亦复空前旷后,冠绝百僚。”
  84. ^ 清史稿》(卷330):“论曰:福康安起戚里,然亦自知兵。征廓尔喀,贼守隘,命前军更番与战,而设伏隘侧,前军败退,贼逐出隘,伏起,贼骇走,我军蹙之入隘。福康安策骑督战,诸军悉度隘,遂夷贼屯。其才略多类此。士毅入安南,度重险,采入其庭。是时诸将多骄侈,士毅独廉,盖亦有不可没者。明亮知兵过福康安,廉侔士毅,师屡有功,辄有𬺈之者,未能竟其绩。立朝既久,躬享上寿,进受封拜,非幸致也”
  85. ^ 《乾隆帝及其时代》,424页
  86. ^ 《乾隆帝及其时代》,418页
  87. ^ 啸亭杂录》(卷7):“尹阁学壮图,云南蒙自人。成丙戌进士。久历部曹,始洊至内阁学士。时和相专擅于内,福文襄豪纵于外,天下督抚习为奢侈,因之库藏空虚,民业凋敝。”
  88. ^ 清史稿》(卷330):“福康安受高宗殊宠,师有功。在军中习奢侈,犒军金币辄巨万,治饷吏承意指,糜滥滋甚。仁宗既亲政,屡下诏戒诸将帅毋滥赏,必斥福康安。”
  89. ^ 魏源《圣武记》
  90. ^ 《清代通史》第二卷第一篇:“福康安特以贵族外戚,总长师干,归功享成而已。其对于海兰察谦谦自下,尽力周旋之,依为干城,方能得其力。则其才能之不足为将帅,可以知矣。且到处婪索,妄作威福,每日罗食珍异?开营伍奢侈之端倪,故每一征战,糜费多而成功少。”
  91. ^ 《中国人史纲》,672页
  92. ^ 阿里山铁路北门驿资讯网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2-11-14.
  93. ^ 吴育臻. 《嘉义市志·人文地理志》. 嘉义市政府. 2002: 175–176. ISBN 957-01-2591-8.
  94. ^ 磨盘山关帝庙. 中国西藏网. 2011-02-09 [2016-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95. ^ 16年了,《铁齿铜牙纪晓岚》里的福康安,现在竟然长这样!. 搜狐. 2016-05-10 [2016-07-10].

参考文献

  • 黄一农:〈史实与传说的分际—福康安与乾隆帝关系揭秘〉。
  • 赵尔巽等撰. 清史稿. 北京: 中华书局. 1998. ISBN 978-7-1010-0750-3.
  • 《钦定廓尔喀纪略》,西藏社会科学院影印乾隆武英殿刻本
  • 魏源. 圣武记. 北京: 中华书局. 1984.
  • 佚名. 满文《海兰察列传(全)》. 1795.
  • 清实录》之《清高宗实录》,庆桂等撰
  • 昭梿撰,《啸亭杂录》、《啸亭续录
  • 李桓撰,《国朝耆献类征
  • 王先谦撰,《东华录
  • 周玺等撰,道光《彰化县志
  • (尼泊尔)I.R.阿里亚尔; T.P.顿格亚尔; 四川外语学院《新编尼泊尔史》翻译组译. 新编尼泊尔史. 成都: 四川人民出版社. 1973.
  • 萧一山. 清代通史.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6. ISBN 978-7-5617-4506-9.
  • 钱实甫编. 清代职官年表. 北京: 中华书局. 1980.
  • 唐文基; 罗庆泗. 乾隆传.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4. ISBN 978-7-01-001922-2.
  • 黎东方. 黎东方讲史 细说清朝.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3. ISBN 978-7-208-11918-5.
  • 柏杨. 中国人史纲. 北京: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1. ISBN 978-7-02-009518-6.
  • 戴逸. 乾隆帝及其时代.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8. ISBN 978-7-300-08947-8.
  • 白寿彝. 中国通史纲要. 北京: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2016. ISBN 978-7-5057-3568-2.
官衔
前任:
孙士毅
两广总督
任职期问:1789年2月19日—1793年9月14日
继任:
长麟
前任:
和珅
吏部满尚书
乾隆五十一年闰七月乙未-乾隆五十七年八月癸酉
1786年9月16日 - 1792年9月22日
继任:
金简
前任:
和珅
协办大学士满缺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七月-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八月
继任:
保宁
前任:
阿桂
武英殿大学士
(与阿桂同时在任)
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八月-嘉庆元年(1796年)五月
继任:
阿桂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07-15 16:49,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