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祭天

2011年春节在天坛表演的祭天活动。

祭天是古代出于对的敬畏,为了战争、祈谷、祈雨等与农业相关的祈求,而对天帝之原始崇拜。进入封建社会后,多由君主或者各级诸侯领主下令修建不同规格的的祭坛或神,以用于祭天。在中国史上,由于被“天圆地方”的观念影响,祭坛往往为圆形,象征天的形状,又被称为圜丘。一开始,有祭天之权者多半为贵族,平民只能祭拜各乡土神,不能享有祭天之权,直到民间信仰逐渐演变,平民方能祭天,称为拜天公拜天

历史

古文献记载,周天子冬至祭天于地上之圜丘,夏至祭地于泽中之方丘。在位于国都的郊外祭祀,故被称为“郊祀”[1][2]

战国诸侯自号为帝,有其祭天场所。齐国天主天齐,意为“天之肚脐”,象征天的中心位置;天齐渊水,居临淄齐国故城南郊山下[3]秦国则确立了畤祭,在雍城郊外设立四畤祭祀白帝等四帝,以标榜自己统治天下的合法性。汉初刘邦入关,在秦四畤基础上增设北畤,合雍五畤,祭祀五方上帝,确立汉王朝的正统地位,刘邦之后西汉前期的皇帝多亲自参加祭祀,规格很高[4]。汉武帝又于云阳县甘泉宫增立泰畤,作为祭泰一之所[5]

西汉晚期由于儒生和儒学的兴起,国家的统治思想发生了变化,对祭祀制度也进行了相应的改革,匡衡韦玄成是其中代表人物,但是期间有反复[6]汉平帝年间王莽颁布元始仪,最终确立了都城南郊祭天、北郊祭地的格局,废除了畤祭,从此一直到隋唐、明清,大多都为都城南郊祭天,北郊祭地[7][8]

比较显著的郊祀古迹,除了北京天坛之外,尚有南京天坛,西安雁塔区的隋唐天坛遗址,咸阳甘泉宫遗址,以及山东济宁的天齐庙遗址。在吉林长白山女真祭台)、韩国首尔圜丘坛)、越南顺化京城等地,亦设有天坛祭天;日本桓武天皇也曾在长冈京南郊祭天,位于现今的交野天神社日语交野天神社。在2015年,考古学家发现秦国都城雍城郊外的畤祭遗址[8]

儒教祭典

天帝被称为皇天上帝昊天上帝,为历代朝廷官方祭天主要对象。郑玄以为昊天上帝,即天皇大帝,名为耀魄宝,但后世天皇大帝演变为另一神天皇勾陈大帝

一并祭祀的还有五方上帝(中央黄帝含枢纽,东方青帝灵威仰,南方赤帝赤熛弩,西方白帝白招拒,北方黑帝汁光纪)、皇地祇、神州、社、稷、五岳、四渎、四镇、海、山林、名川、方丘、日、月、五星、十二辰、二十八宿、风师、雨师、司命、圜丘。张居咏《郊祀议》曰:“孔子云:‘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此万世不易之法也。昔长孙无忌请祀高祖于圜丘以配昊天上帝,祀太宗于明堂以配上帝,义为得之。今国家嗣兴唐祚,追尊孝德,而以尧舜为肇祀之祖,宜以神尧配天于圜丘,孝德皇帝配上帝于明堂,礼也。其服物制度,古有常仪,愿罢一切伪饰。”

梁启超的理解,中国传统的“尊天”是为了现世人事的福祉,而非谋求来世的幸福:

《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各国之尊天者,常崇之于万有之外,而中国则常纳之于人事之中,此吾中华所特长也。……凡先哲所经营想像,皆在人群国家之要务。其尊天也,目的不在天国而在世界,受用不在来世而在现世。是故人伦亦称天伦,人道亦称天道。记曰:‘善言天者必有验于人。’此所以虽近于宗教,而与他国之宗教自殊科也。”

道教祭典

道教所谓的是“天公”,即玉皇上帝

辞岁

中台湾地区在小年夜晚上23时过后拜天公,小年夜23时,其实就是除夕子时,是为“辞岁”[9][10],又称“烧过年金”。有人则认为向天公辞岁,为了表示尊敬,越早拜越好,甚至提早到早上拜,客家族群大多是小年夜早上就拜天公。民间传说玉皇命南斗星君北斗星君在每年除夕下凡,考察人间善恶,故如在除夕祭拜玉皇上帝,其实是祭拜来视察的南北斗星君。

贺正

台湾新年中,大台北地区通常不辞岁,而是在除夕夜的23时拜天公,意思是在正月初一子时即向上天庆贺新正的意思,是为“贺正”[9][10],又称“烧开正金” 。现代工商社会,家家繁忙,许多人改为正月初一的一大早去天公庙,或各大奉有玉皇大帝的庙宇祭拜。

玉皇宝诞

正月初八日的23时拜天公,意思是在正月初九子时就祭拜[9][10],有些人在家中未设有神桌,而不在家中祭祀玉帝。或者因为家族习惯,而改在正月初九早晨到庙堂以鲜花、水果祭拜。

神位

北台湾一般不设神位,只是在家门门口或阳台摆设神案,口头呼请玉帝降临,或有人在香炉上贴一红纸,上书“玉皇上帝”或“昊天上帝”。南台湾则流行一种名为“天公座”的神座,是一种纸扎祭品,为宝塔祠堂等样式,内中书有“玉皇上帝”或者“上苍”等字样,有时还附设有“三官大帝”、“北斗星君”、“南斗星君”等神号,须在烧纸钱时一并焚化。

马祖地区民家中设有神桌供神明祖先者,一定会在大门口安天公炉,拜家神或祖先前,先在大门口向外拜天公、置香天公炉,后才入屋拜家神或祖先。木制民宅会在木头门板上钉或黏贴香炉花[11]以便插香,石造、砖造建筑会在大门墙上以水泥制成香炉,造型有莲花、燕子等[12],近来多以铁罐贴上红纸或香炉花当作香炉。拜天公会在初八晚开始准备,到初九子时开始祭拜,供桌设在家内近大门口处并向外拜,备蜡烛一对、水酒十盏,十或十二道菜,燃香祝祷后置于门口天公炉中,之后焚金、燃炮,感谢天公护佑。

祭品

玉皇上帝的信仰,源自古中国祭祀的昊天上帝,古时并无素食之说,且使用太牢(即牛、羊、豕三牲)祭天。

道教中国民间信仰后来受到古印度传来的佛教观念,主张玉皇上帝乃上天高真,素食不荤,一般仅准备鲜花素果,水果释迦(又称番荔枝,此水果貌似释迦牟尼佛头像,对佛不敬)、番茄番石榴(古说番茄、番石榴两者因常随人类如厕后而遍生,视为不洁)……故祭祀玉帝,可用新年应景之糖果糕饼,多半是年糕发糕红龟糕桂圆、米果、麻粩、寸枣、生仁糖、冬瓜糖等敬奉,不同于众神用热水(清茶)奉祀,祭祀玉帝多半会以龙眼干煮成的桂圆茶,取其富贵圆满之意[13],或有人用蜜饯煮成的四果茶。

台湾民间信仰多半认为,地位极高的神明都是素食者:如玉帝三清三官等,但随扈的神将神兵就是肉食者,较为虔诚的祭典仪式,会架设“上桌”(天公桌、天台桌),即是以一神桌置于数条长凳之上,使之看起来更高,并铺上桌布,两侧各摆上甘蔗一节,上缠“篙钱”。再以一张一般神桌置于下方,称为“下桌”。无论是“天公桌下的长凳”或“下桌”,只要接触地面,就要用“寿金”(泉州习俗)或“刈金”(漳州与泉州同安的少数聚落)垫著桌脚、椅脚,那些垫桌脚、椅脚的纸钱,可在下次祭祀任何神明时烧掉,或者留存在家,当作平安符使用,等到下次祭拜天公时才烧掉。

“上桌”上不得摆设荤食,只摆设水果、糕饼、“六斋”或“十二斋”(俗称“菜碗”。香菇、蚕豆、黑豆、黄豆、绿豆、红豆、豆干、豆皮、海带、金针、木耳、花生、冬粉、面线等,任选六道或十二道),“下桌”乃供应护卫的神将神兵,故可以摆设牲礼,甚至是神猪、神羊等(不能用牛肉,因为民间重视耕牛)。

近年提倡环保以及佛教影响下,只用素斋祭拜,蔚为流行。供品既设,烧香点烛,跪地叩首,祈求一家平安,万事如意,并焚烧纸钱,在北台湾,除了寿金、刈金、福金、大百寿金、叩答恩光金(天公金)等五色金之外,加上天尺金、盆金、篙钱等,祭祀完毕,将茶倒入金炉纸钱灰烬之中,并在炉边燃放一串鞭炮(如因当地环保法规不能放鞭炮,则众人鼓掌致意;如人少,则向金炉行合十礼鞠躬礼),即告祭祀完毕。

中国佛教中,各个伽蓝兰若丛林,都承认世间神祇的地位,且尊重神祇的功德灵应,但因皈依佛陀教法,认为世界是由众生的共业感召而得,不认为世间神祇是造物主,但为感恩世间神祇的护法,往往会在正月初九民间拜天公之时举行“供佛斋天”法会或仪轨,以香花素果供养世间神祇,并诵经祈福[14][15]

参见

参考资料

  1. ^ 《周礼·春官·大司乐》:冬日至,于地上之圜丘奏之,若乐六变,则天神皆降,可得而礼矣。……夏日至,于泽中之方丘奏之,若乐八变,则地示皆出,可得而礼矣。司马迁在《史记·封禅书》中引述为“周官曰,冬日至,祀天于南郊,迎长日之至;夏日至,祭地祗。皆用乐舞,而神乃可得而礼也。”
  2. ^ 《礼记·郊特牲》:“周之始郊日以至。卜郊,受命于祖庙,作龟于祢宫,尊祖亲考之义也。……祭之日,王被衮以象天,戴冕,璪十有二旒,则天数也。乘素车,贵其质也。旗十有二旒,龙章而设日月,以象天也。天垂象,圣人则之。郊所以明天道也。……万物本乎天,人本乎祖,此所以配上帝也。郊之祭也,大报本反始也。”
    《孔子家语·郊问》:“定公问于孔子曰:“古之帝王,必郊祀其祖以配天,何也?”孔子对曰:“万物本于天,人本乎祖。郊之祭也,大报本反始也,故以配上帝。天垂象,圣人则之,郊所以明天道也。”公曰:“寡人闻郊而莫同何也?”孔子曰:“郊之祭也,迎长日之至也。大报天而主日,配以月,故周之始郊,其月以日至,其日用上辛;至于启蛰之月,则又祈谷于上帝。此二者,天子之礼也。鲁无冬至大郊之事,降杀于天子,是以不同也。”公曰:“其言郊何也?”孔子曰:“兆丘于南,所以就阳位也,于郊,故谓之郊焉。”。……公曰:“天子之郊,其礼仪可得闻乎?”孔子对曰:“臣闻天子卜郊,则受命于祖庙,而作龟于祢宫,尊祖亲考之义也。卜之日,王亲立于泽宫,以听誓命,受教谏之义也。既卜,献命库门之内,所以戒百官也。将郊,则供天子皮弁以听报,示民严上也。郊之日,丧者不敢哭,凶服者不敢入国门,氾扫清路,行者毕止,弗命而民听,敬之至也。天子大裘以黼之,被裘象天,乘素车,贵其质也。旗十有二旒,龙章而设日月,所以法天也。既至泰坛,王脱裘矣,服衮以临燔柴,戴冕藻十有二旒,则天数也。”
    《荀子·礼论》:“故社,祭社也;稷、祭稷也;郊者,并百王于上天而祭祀之也。”
  3. ^ 《史记·卷二十八·封禅书》:于是始皇遂东游海上,行礼祠名山大川及八神,求仙人羡门之属。八神将自古而有之,或曰太公以来作之。齐所以为齐,以天齐也。其祀绝莫知起时。八神:一曰天主,祠天齐。天齐渊水,居临菑南郊山下者。
  4. ^ 《史记·孝武本纪》:“上初至雍,郊见五畤。”张守节正义:“先是文公作鄜畤,祭白帝;秦宣公作密畤,祭青帝;秦灵公作吴阳上畤、下畤、祭赤帝、黄帝;汉高祖作北畤,祭黑帝;是五畤也。
  5. ^ 《史记·卷二十八·封禅书》:其夏,下诏曰:“异物之神见于成纪,无害于民,岁以有年。朕祈郊上帝诸神,礼官议,无讳以劳朕。”有司皆曰“古者天子夏亲郊,祀上帝于郊,故曰郊”。于是夏四月,文帝始郊见雍五畤祠,衣皆上赤。……(汉武帝)又作甘泉宫,中为台室,画天、地、太一诸鬼神,而置祭具以致天神。
  6. ^ 北魏 郦道元 《水经注·渭水》:“成帝建始二年,罢雍五畤,始祀皇天上帝于长安南郊”。
    《汉书·郊祀志》:“成帝初即位,丞相衡、御史大夫谭奏言……,昔者周文、武郊于丰、镐,成王郊于雒邑。由此观之,天随王者所居而飨之,可见也。……王者各以其礼制事天地,非因异世所立而继之。今雍鄜、密、上、下畤,本秦侯各以其意所立,非礼之所载术也。汉兴之初,仪制未及定,即且因秦故祠,复立北畤。今既稽古,建定天地之大礼,郊见上帝,青、赤、白、黄、黑五方之帝皆毕陈,各有位馔,祭祀备具。诸侯所妄造,王者不当长遵。及北畤,未定时所立,不宜复修。”
  7. ^ 《明史·郊祀之制》:“王者事天明,事地察,故冬至报天,夏至报地,所以顺阴阳之义也。祭天于南郊之圜丘,祭地于北郊之方泽,所以顺阴阳之位也。《周礼·大司乐》:“冬日至,礼天神,夏日至,礼地祇。”《礼》曰:“享帝于郊,祀社于国。”又曰:“郊所以明天道,社所以明地道。”《书》曰:“敢昭告于皇天后土。”按古者或曰地祇,或曰后土,或曰社,皆祭地,则皆对天而言也。此三代之正礼,而释经之正说。自秦立四畤,以祀白、青、黄、赤四帝。汉高祖复增北畤,兼祀黑帝。至武帝有雍五畤,及渭阳五帝、甘泉太乙之祠,而昊天上帝之祭则未尝举行,魏、晋以后,宗郑玄者,以为天有六名,岁凡九祭。宗王肃者,以为天体惟一,安得有六?一岁二祭,安得有九?虽因革不同,大抵多参二家之说。自汉武用祠官宽舒议,立后土祠于汾阴脽上,礼如祀天。而后世因于北郊之外,仍祠后土。又郑玄惑于纬书,谓夏至于方丘之上祭昆仑之祇,七月于泰折之坛祭神州之祇,析而为二。后世又因之一岁二祭。元始间,王莽奏罢甘泉泰畤,复长安南北郊。以正月上辛若丁,天子亲合祀天地于南郊。由汉历唐,千余年间,皆因之合祭。其亲祀北郊者,惟魏文帝、周武帝、隋高祖、唐玄宗四帝而已。宋元丰中,议罢合祭。绍圣、政和间,或分或合。高宗南渡以后,惟用合祭之礼。元成宗始合祭天地五方帝,已而立南郊,专祀天。泰定中,又合祭。文宗至顺以后,惟祀昊天上帝。今当遵古制,分祭天地于南北郊。冬至则祀昊天上帝于圜丘,以大明、夜明、星辰、太岁从祀。夏至则祀皇地祇于方丘,以五岳、五镇、四海、四渎从祀。”
  8. ^ 8.0 8.1 解讀秦漢祭祀遺址:「血池」裡面到底是什麼?. 凤凰网. 2017-04-12.
  9. ^ 9.0 9.1 9.2 过年这样拜天公就对了!拜天公时间、口诀、供品通通告诉你
  10. ^ 10.0 10.1 10.2 汐止圣德宫 神尊介绍 玉皇上帝
  11. ^ 马祖剪纸--香炉花的剪花
  12. ^ 马祖旅记之香座篇
  13. ^ 保庇鼠來寶/除夕隆重拜天公!桂圓茶代酒慶新年. [2020-05-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1).
  14. ^ 佛光山-极乐寺供佛斋天 虔诚供养三宝诸天[永久失效链接]
  15. ^ 伦敦佛光山年初三举办“供佛斋天祈福法会”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4-17 22:27,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