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石亨

石亨

大明太师忠国公兼镇朔大将军
籍贯 陕西
族裔 汉族
出生 洪武年间
陕西渭南
逝世 1460年
京师
配偶 郑氏
亲属 石彪
出身

继承父职

经历

宽河卫指挥佥事
都督同知参将
都指挥使、都督佥事
都督同知
五军营右都督
封武清伯、镇朔大将军
太子太师
提督、封忠国公
罢职

石亨(?-1460年),渭南(今属陕西)人,明朝军事将领。

生平

石亨继承父职,因功升任宽河卫指挥佥事,善骑射。正统中累迁都督同知,充参将,辅佐朱冕镇守大同,后晋升都指挥使、都督佥事,接连击败兀良哈入侵。正统十四年,与都督佥事马麟巡侥塞外,并在箭豁山击败兀良哈,晋升都督同知。当时边将中首推杨洪、其次为石亨。同年秋,也先入侵,石亨与西宁侯宋瑛、武进伯朱冕等在阳和口大战而败,宋瑛、朱冕战死,石亨单骑奔还,后被降职,募兵以自效[1]

郕王监国时,兵部尚书于谦举荐,召回掌五军营,进右都督,后封武清伯。也先逼近京师时,命其与都督陶瑾等九位将领,分别守卫顺天府九门。其中正北的德胜门首当其冲,特命其镇守,于谦则担任监军。也先率先进攻彰义门,都督高礼等阻却;随后转到德胜门外,石亨听从于谦命令,设伏兵诱击,瓦剌死伤甚多。之后蒙古军转而围攻孙镗西直门外,而石亨亲自率大军救援。双方相持五日,瓦剌撤军。京师保卫战获胜,论功石亨为多,晋升武清侯[2]

景泰元年,命佩镇朔大将军印,帅京军三万人,巡哨大同,并击溃地方入寇。同年秋,予世袭诰券,景帝易储后,加封太子太师。于谦设立团营,命石亨担任提督,仍然担任总兵官。景泰八年,石亨在榻前受命,见景帝病重,与张𫐄曹吉祥等谋立明英宗夺门之变后,明英宗复辟,石亨因首功,进封为忠国公,眷顾特异,言无不从。因夺门之变而获得官职者达四千余人,而此前两京官署,均被调换。之后其贪污受贿,势焰熏灼。

景帝时,为感激于谦的知遇之恩,他向皇帝请求封赏谦子于冕,于谦斥为徇私,竟与于谦交恶。天顺元年(1457年)正月,因私憾杀于谦、范广等。同年五月,杨瑄张鹏等十七位御史上书弹劾曹吉祥、石亨,被石亨、曹吉祥诬陷为“结党排陷”,杨瑄、张鹏等人入狱。右都御史耿九畴、副都御史罗绮被石亨诬陷为主使,下狱贬官[3]

石亨每日均进谏,屡次干预朝政。久之,英宗不能忍受,对内阁大臣李贤咨询,李贤则请独断。于是要求总兵官等不得频繁召见。石亨曾经在其祖墓上立碑,后工部发现举报,明景帝责令部署,仍然命石亨自立,石亨营建房第超过王府。天顺三年,其侄石彪欲镇守大同,后被发觉,下诏狱询问,得绣蟒龙衣及违式寝床诸不法事,当死罪,于是籍石彪家。当时正朝议革除夺门之变功勋,于是追问石亨党羽。天顺四年(1460年)石亨大肆培植党羽,干预朝政。明英宗不能忍受,罢其职,得罪瘐死狱中,尽诛其党羽。后又以家属不轨,下诏狱,坐谋叛律斩,没其家资。此为曹石之变[4]

石亨妻是武安侯郑宏妹。

相关内容

参考文献

  1. ^ 明史》(卷173):“石亨,渭南人。生有异状,方面伟躯,美髯及膝。其从子彪魁梧似之,须亦过腹。就饮酒肆,相者曰:“今平也,二人何乃有封侯相?”亨嗣世父职,为宽河卫指挥佥事。善骑射,能用大刀,每战辄摧破。正统初,以获首功,累迁都指挥佥事。败敌黄牛坡,获马甚众。三年正月,敌三百余骑饮马黄河,亨追击至官山下,多所斩获。进都指挥同知。寻充左参将,佐武进伯朱冕守大同。六年上言:“边饷难继,请分大同左右、玉林、云川四卫军,垦净水坪迤西旷土,官给牛种,可岁增粮万八千石。”明年又言:“大同西路屯堡,皆临极边。玉林故城去右卫五十里,与东胜单于城接,水草便利。请分军筑垒,防护屯种。”诏皆允行。寻以败敌红城功,进都指挥使。敌犯延安,追至金山败之,再迁都督佥事。亨以国制搜将才未广,请仿汉、唐制,设军谋宏远、智识绝伦等科,令人得自陈,试验擢用,不专保举。报可。十四年,与都督佥事马麟巡侥塞外。至箭豁山,败兀良哈众,进都督同知。是时,边将智勇者推杨洪,其次则亨。亨虽偏将,中朝倚之如大帅,故亨亦尽力。其秋,也先大举寇大同,亨及西宁侯宋瑛、武进伯朱冕等战阳和口。瑛、冕战没,亨单骑奔还。降官,募兵自效。”
  2. ^ 明史》(卷173):“郕王监国,尚书于谦荐之。召掌五军大营,进右都督。无何,封武清伯。也先逼京师,命偕都督陶瑾等九将,分兵营九门外。德胜门当敌冲,特以命亨。于谦以尚书督军。寇薄彰义门,都督高礼等却之。转至德胜门外,亨用谦令,伏兵诱击,死者甚众。既而围孙镗西直门外,以亨救引却。相持五日,寇敛众遁。论功,亨为多,进侯。”
  3. ^ 明史》(卷173):“景泰元年二月命佩镇朔大将军印,帅京军三万人,巡哨大同。遇寇,败之。其秋,予世袭诰券。易储,加亨太子太师。于谦立团营,命亨提督,充总兵官如故。八年,帝将郊,宿斋宫,疾作不能行礼,召亨代。亨受命榻前,见帝病甚,遂与张𫐄、曹吉祥等谋迎立上皇。上皇既复辟,以亨首功,进爵忠国公。眷顾特异,言无不从。其弟侄家人冒功锦衣者五十余人,部曲亲故窜名“夺门”籍得官者四千余人。两京大臣,斥逐殆尽。纳私人重贿,引用太仆丞孙弘,郎中陈汝言、萧璁、张用瀚、郝璜、龙文、朱铨,员外郎刘本道为侍郎。时有语曰“朱三千,龙八百”。势焰熏灼,嗜进者竞走其门。既以私憾杀于谦、范广等,又以给事中成章、御史甘泽等九人尝攻其失,贬黜之。数兴大狱,构陷耿九畴、岳正,而戍杨瑄、张鹏,谪周斌、盛颙等。又恶文臣为巡抚,抑武臣不得肆,尽撤还。由是大权悉归亨。”
  4. ^ 明史》(卷173):“亨无日不进见,数预政事。所请或不从,艴然见于辞色。即不召,必假事以入,出则张大其势,市权利。久之,帝不能堪,尝以语阁臣李贤。贤曰:“惟独断乃可。”帝然之。一日语贤曰:“阁臣有事,须燕见。彼武臣,何故频见?”遂敕左顺门,非宣召毋得纳总兵官。亨自此稀燕见。亨尝白帝立碑于其祖墓。工部希亨指,请敕有司建立,翰林院撰文。帝以永乐以来,无为功臣祖宗立碑故事,责部臣,而令亨自立。初,帝命所司为亨营第。既成,壮丽逾制。帝登翔凤楼见之,问谁所居。恭顺侯吴瑾谬对曰:“此必王府。”帝曰:“非也。”瑾曰:“非王府,谁敢僭逾若此?”帝颔之。亨既权侔人主,而从子彪亦封定远侯,骄横如亨。两家蓄材官猛士数万,中外将帅半出其门。都人侧目。三年秋,彪谋镇大同,令千户杨斌等奏保。帝觉其诈,收斌等拷问得实,震怒,下彪诏狱。亨惧,请罪。帝慰谕之。亨请尽削弟侄官,放归田里。帝亦不许。及鞫彪,得绣蟒龙衣及违式寝床诸不法事,罪当死。遂籍彪家,命亨养病。亨尝遣京卫指挥裴瑄出关市木,遣大同指挥卢昭追捕亡者。至是事觉,法司请罪亨,帝犹置不问。法司再鞫彪,言彪初为大同游击,以代王增禄为己功,王至跪谢。自是数款彪,出歌妓行酒。彪凌侮亲王,罪亦当死。因劾亨招权纳赇,肆行无忌,与术士邹叔彜等私讲天文,妄谈休咎,宜置重典。帝命锢彪于狱,亨闲住,罢朝参。时方议革“夺门”功,穷治亨党,由亨得官者悉黜,朝署一清。明年正月,锦衣指挥逯杲奏亨怨望,与其从孙后等造妖言,蓄养无赖,专伺朝廷动静,不轨迹已著。廷臣皆言不可轻宥。乃下亨诏狱,坐谋叛律斩,没其家赀。逾月,亨瘐死,彪、后并伏诛。”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5-28 15:21,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