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旧金山湾区捷运系统本文重定向自 灣區捷運

(重定向自Bay Area Rapid Transit)
旧金山湾区捷运系统
概要
交通类型捷运/通勤铁路轻轨
路线数量7条
  • 6条捷运线路
  • 1条AGT线路
车站数量50个使用中
7个已计划/已提议
日客流量411,000 工作日
161,000 周六
116,000 周日
(2019年平均)[1]
年客流量1亿1800万(2019年)
总部奥克兰凯撒大厦
网站http://www.bart.gov/
运营
开始运营1972年9月11日
运营单位旧金山湾区捷运局
技术
系统长度131英里(211千米)
轨距5英尺6英寸(1,676毫米)宽轨
动力方式第三轨供电,1000 V DC

旧金山湾区捷运系统(英语:Bay Area Rapid Transit,缩写为BART,简称旧金山湾区捷运)是旧金山湾区捷运系统,截至目前共有132英里(212千米)的线路,串起湾区内各个城市间,包括旧金山戴利城奥克兰伯克利康特拉科斯塔县圣马特奥县等。此外,尚有旧金山国际机场旧金山国际机场-密尔布瑞线奥克兰国际机场奥克兰机场线,以及长达10英里(16千米)、连接康特拉科斯塔县中心与安条克的、柴油驱动的东康县延长线。1957年,捷运的承运单位旧金山湾区捷运局英语Bay Area Rapid Transit District成立,随后车站与线路在1972年至1974年间陆续投入服务。在2019年,湾区捷运的周客流量达到41.1万人次,年客流量达到1亿1800万人次。目前,捷运局正考虑延长英语Silicon Valley BART extension地铁线路至圣何塞硅谷,且于2020年6月13日开放位于圣克拉拉县米尔皮塔斯英语Milpitas station贝里埃萨/北圣何塞两站投入运营并与圣克拉拉谷交通局英语Santa Clara Valley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合作。


今日的湾区捷运

2005年统计资料
车辆数目 680
系统造价(建造时) $16亿美金
系统价值(2004年) $150亿美金
每小时载客量 15,000
单日最大载客量 360,000
上班日平均载客量 310,717
全年车资收入 $2亿3365万美金
全年支出 $5亿8181万美金
全年营收(亏损) ($3亿美金)
每单位乘客每哩造价
Rail cost/passenger mile
美金32.3分

设施细节

湾区捷运线路总长为131英里(211千米),其中地下段有28英里(45千米),高架段有32英里(51千米),设有50座车站。地铁主线使用宽为5.5英尺(1.676米)的无砟“印度”宽轨。采用宽轨是为了提供更高的稳定性(部分因为计划中的金门大桥路线),使得由铝与玻璃纤维制成的轻质列车能更平稳地行驶,另外也包括了政治层面与经济层面的考量。然而这个特殊的轨距和特制的轨道也加重了维护的成本,因为列车需要特别定制车轮、动力和制动系统。[2] 全线最大爬坡是4%,最小转弯半径是394英尺(120米)。[3]

第三轨在站台区间的位置是不同的。轨道右侧是紧急逃生通道,另一侧才是带电的第三轨。

主线由直流电1000伏特第三轨提供动力。[4]岛式月台的车站,带电轨是位于路轨的右方,而侧式月台的车站则在左方。同时,站台上亦贴有大量告示,以警告乘客远离第三轨。另外,竞技场-奥克兰国际机场线则使用自动导轨系统英语Automated guideway transitDCC公司英语DCC Doppelmayr Cable Car的高架缆车,而匹兹堡/湾角站以东的延长线则采用标准轨距柴联车

列车车厢宽10.5英尺(3.2米),编组最短4个车厢,而最长可达10车,长达710英尺(220米)。这个长度使其成为全美国最长的地铁,甚至还略微超出了站台的长度。[5]

列车最高营运速度为70英里每小时(110千米每小时),海湾隧道内还允许80英里每小时(130千米每小时)的高速,[6][7][8] 而全线之平均车速为33英里每小时(53千米每小时)(含每站20秒停车时间)。

路线与服务

旧金山湾区捷运目前有6条已命名且相互连接的重型铁路线路和一条单独的自动导轨线路提供运营服务。除贝里埃萨/北圣何塞-里士满线和两条机场接驳线外,其他路线均行经跨湾隧道,并在旧金山市中心的市场街地铁隧道内与旧金山轻轨共线(上层:旧金山轻轨;下层:BART)。所有线路在工作日都运营直到下午高峰时间结束;但傍晚(晚上7点以后),晚上(晚上9点以后)和星期天只有三条线路加上两条机场接驳线提供运营服务。其中三条线路会在特定时间调整终点站,以便在所有运营时间内为所有捷运车站提供服务。

BART的各条路线以位于两端的终点站命名,例如:“里士满-密尔布瑞线”("Richmond - Millbrae Line")。因此,每次路线延伸后,其名称都要作出相应更改。虽然过往十多年来,每条路线于路线图上的代表颜色一直保持不变,但营运当局仍无意以颜色来命名路线,在文件上仅以括号标记[9]

而于日常生活中,列车通常以行驶方向的终点站作识别,如“(往)里士满列车”。西行列车在横过旧金山湾前,或者东行列车驶进旧金山前,车上的电子告示牌都会在目的地一栏中加上“旧金山”的字样;前往旧金山国际机场的列车则会加上“SFO Airport”(或“SFO”)的字样。原先BART亦经营由竞技场站奥克兰国际机场接驳巴士英语AirBART;2014年11月22日起,由新建的橡色线竞技场-奥克兰国际机场线取代。

目前路线

时至2020年6月13日湾区捷运向南延伸至位于圣何塞北部的贝里埃萨/北圣何塞站,BART的行驶路线如下:

线路名 首次开通运营 运营区间 运营时间备注
里士满-费利蒙线 1972年9月11日 R区间,K区间,A区间,S区间
匹兹堡/湾角-旧金山国际机场/密尔布瑞线 1973年5月21日 C区间,K区间,M区间,W区间,Y区间,eBART 匹兹堡/湾角站安条克站英语Antinoch station (BART)区间运用DMU技术。
费利蒙-戴利城线 1974年11月16日 S区间,A区间,M区间 夜间及周日停止运营。
里士满-戴利城线/密尔布瑞线 1976年4月19日 R区间,K区间,M区间,W区间 夜间及周日停止运营。工作日终点站设在密尔布瑞站,周六终点站设在戴利城站。
都柏林/普莱森顿-戴利城线 1997年5月10日 L区间,A区间,M区间 周日一些班次终点站设在蒙格马利街站
旧金山国际机场-密尔布瑞线 2003年6月22日
2019年2月11日
W区间,Y区间
竞技场-奥克兰国际机场线 2014年11月22日 与其他捷运铁路分开的高架自动化导轨交通线(H区间)。

主线由以下几部分,由字母标注的区间构成:[6][10]

区间 起点 开始运营 路权
A区间 奥克兰三角线费利蒙站英语Fremont station 1972年9月11日 Former Western Pacific Railroad right-of-way (UP Oakland Subdivision), tunnel near the Oakland Wye
C区间 洛克里奇站英语Rockridge station匹兹堡/湾角站 1973年5月21日(至康科德站英语Concord station (BART)
1995年12月16日延长至北康科德/马蒂内兹站英语North Concord/Martinez station
1996年12月7日延长至匹兹堡/湾角站
SR 24 median, Berkeley Hills Tunnel, former Sacramento Northern Railroad right-of-way, SR 4 median
K区间 奥克兰三角线洛克里奇站英语Rockridge station 1972年9月11日(至麦克阿瑟站英语MacArthur station (BART)
1973年5月21日延长至洛克里奇站英语Rockridge station
Tunnel under Broadway, SR 24 median
L区间 湾区市场站英语Bay Fair station都柏林/普雷森顿站英语Dublin/Pleasanton station 1997年5月10日 Median of I-238, median of I-580
M区间 奥克兰三角线至戴利城停车场(科马站英语Colma station以北) 1972年9月11日 Elevated above 5th Street and 7th Street, Transbay Tube, tunnel under Market Street and Mission Street, former Southern Pacific Railroad right-of-way (SF&SJ)
R区间 麦克阿瑟站英语MacArthur station (BART)里士满站 1973年1月29日 Elevated above Martin Luther King Jr. Way, tunnel under Adeline Street and Shattuck Avenue, former Atchison, Topeka and Santa Fe Railway right-of-way
S区间 费利蒙站英语Fremont station贝里埃萨/北圣何塞站 2017年5月25日至温泉/费利蒙南站英语Warm Springs/South Fremont station

2020年6月13日至贝里埃萨/北圣何塞站

Tunnel under Fremont Central Park, former Union Pacific right-of-way
W区间 戴利城至密尔布瑞站 1996年2月24日(至科马站)
2003年6月22日延长至密尔布瑞
Former Southern Pacific Railroad right-of-way (SF&SJ), shared Caltrain right-of-way
Y区间 W区间至旧金山国际机场 2003年6月22日 Elevated wye into San Francisco International Airport

已取消路线

1996年时,在核桃溪680号州际公路和24号加州州道交会的交流道进行大幅整修,BART加开由康科德站至南海沃德站的区间车。整修完毕之后即停驶。

2009年9月14日起路线再次变更,减少戴利城以南离峰时间(周间夜间7时之后及周末)的班次,由原本的15分钟一班拉长至20分钟,以节省开支[9]。都柏林/普莱森顿-密尔布瑞线改行驶至戴利城止;达利市至密尔布瑞的夜间班次则由匹兹堡/湾点-旧金山国际机场线向南延伸至密尔布瑞取代,如此夜间和周末时在戴利城以南仅有一个路线营运。此安排的优点是夜间及周末抵达旧金山国际机场的旅客可直达密尔布瑞衔接加州通勤火车南湾,但周间日间仍需转车。

管理

湾区捷运局是一个特殊政府机构,为加利福尼亚州的阿拉梅达县、康特拉科斯塔县与旧金山县共同创立,由一个委员会负责管理,委员会由九位分别代表旧金山湾区各地区的代表所组成。此外,旧金山湾区捷运系统拥有自己的警察系统。

虽然委员会的成员来自管辖范围内所有城市及地区,但湾区捷运在部分城市并没有设置车站。这使得部分需付出捷运税但没有设置车站的城市不满,例如利佛摩。此外,费利蒙的多数居民都需要通勤到圣何塞,但湾区捷运目前并没有营运到圣何塞 ,因此当地多数通勤者并无法使用其服务;这也使得湾区捷运局提出了延伸到圣何塞的计划。

另一方面,部分地区与湾区捷运车站的距离颇为接近,可以经由巴士或开车抵达最近的车站;例如爱莫利维尔虽然没有捷运车站,但是有免费的Emery-Go-Round接驳系统,可以将居民送往邻近的麦克阿瑟站,在都柏林/普莱森顿站则有接驳巴士通往圣拉蒙莫德斯托阿尔塔蒙特走廊特快普莱森顿站。对于想要开车的乘客,许多车站也设有各种停车的选择[11]

造价及预算

连同首期系统及跨湾隧道,湾区捷运的首期建造费用为16亿美金,考虑通货膨胀因素后,相当于2004年的150亿美金。

在2005年,湾区捷运在车资营收以外,还需要将近3亿美金的补助。所有支出的其中37%用于维持,29%用于运输营运,24%用于管理,8%用于安全系统,4%用于建筑工程。[12]

2005年的预算来源中,53%的预算来自车资营收,32%来自税收,15%来自其他收入,包括广告、出租车站空间及停车场收入。[12] 湾区捷运的车资营收比为53%,在包含长距离及高使用率的全美公共运输系统中属于非常高的比例,因此常被拿来与邻近的加州通勤火车比较,并讨论是否将湾区捷运延伸到整个旧金山湾区

收费

湾区捷运的收费与其他通勤铁路系统相若;与其他城市轨道交通系统相比则较高(尤其是长途车程)。收费多少视乎车程长短和车速。乘客若前往旧金山国际机场,途经海湾隧道圣马特奥县则会被征收附加费(圣马特奥县并非湾区捷运成员之一)。

储值车票多年来一直是纸制,储值额则储存在票上一条磁带。乘客每次出闸时,闸口会在卡上印出剩余储值额。旅客亦可使用EZRider英语EZRider (San Francisco)进出车站与缴交各车站所附停车场的停车费[13]。湾区捷运并不提供一日券或一周券,除了老残学生优待票之外,唯一的折扣票是购买45美元或60美元的高额储值票,这二种储值票享有6.25%的折扣,意即票中储有48美元或64美元[14]。EZRider亦提供相同优惠,但EZRider必须与信用卡联结,当EZRider卡中余额不足十美元时,BART会自动向信用卡收取45美元并储值48美元至EZRider卡[13]。2010年12月22日起,EZRider停止使用,被整合湾区各交通系统的路路通取代。

历史

旧金山湾区捷运系统
图例
安条克eBART停车场
安条克英语Antioch station (BART)
匹兹堡中心英语Pittsburg Center station
eBART换乘月台
匹兹堡/湾角
北康科德/马丁内斯英语North Concord/Martinez station
里士满停车场
美铁
里士满英语Richmond station (California)
康科德英语Concord station (BART)
康科德
艾塞利托北英语El Cerrito del Norte station
车辆段
艾塞利托广场英语El Cerrito Plaza station
愉快山/康特拉科斯塔中心英语Pleasant Hill/Contra Costa Centre station
核桃溪英语Walnut Creek station
北伯克利英语North Berkeley station
拉斐特英语Lafayette station (BART)
伯克利下城英语Downtown Berkeley station
奥林达英语Orinda station
阿什比英语Ashby station (BART)
伯克利山隧道英语Berkeley Hills Tunnel
石岭英语Rockridge station
麦克阿瑟英语MacArthur station (BART)
南行换乘
19街奥克兰英语19th Street Oakland station
北行换乘
12街奥克兰市中心英语12th Street Oakland City Center station
美丽湖英语Lake Merritt station
西奥克兰英语West Oakland station
福禄维尔英语Fruitvale station
竞技场
美铁
杜立德停车场英语Doolittle Maintenance and Storage Facility
计划中
旧金山渡轮大厦
BSicon LOGO SFmuni.svg
内河码头
奥克兰国际机场英语Oakland International Airport station
奥克兰国际机场 (美国)
BSicon LOGO SFmuni.svg
蒙哥马利街
圣利安卓英语San Leandro station
BSicon LOGO SFmuni.svg
跑华街
贝菲尔英语Bay Fair station
换乘
BSicon LOGO SFmuni.svg
市政中心/联合国广场
卡斯特罗谷英语Castro Valley station
圣利安卓山英语San Leandro Hills
16街米慎英语16th Street Mission station
西都柏林/普莱森顿英语West Dublin/Pleasanton station
24街米慎英语24th Street Mission station
都柏林/普莱森顿英语Dublin/Pleasanton station
BSicon LOGO SFmuni.svg
葛连公园英语Glen Park station
利弗莫尔
计划中
海沃德英语Hayward station (BART)
换乘
BSicon LOGO SFmuni.svg
巴尔波亚公园
南海沃德英语South Hayward station
海沃德
戴利城英语Daly City station
综合维修基地
联合市
科尔马英语Colma station
费利蒙英语Fremont station (BART)
科尔马停车场
伊丽莎白湖隧道
伊文顿英语Irvington station (BART)
计划中
南旧金山英语South San Francisco station (BART)
暖泉/南费利蒙英语Warm Springs/South Fremont station
换乘
圣布鲁诺英语San Bruno station (BART)
加拉维拉英语Calaveras station
计划中
米尔皮塔斯英语Milpitas station
旧金山国际机场
旧金山国际机场旅客捷运系统
旧金山国际机场
贝里埃萨/北圣何塞
加州火车
密尔布瑞
28街/小葡萄牙英语28th Street/Little Portugal
2029
圣何塞市中心英语Downtown San Jose station
2029
圣何塞狄里登
加州火车圣克拉拉轻轨美铁
2029
圣克拉拉
加州火车美铁
2029
圣塔克拉拉停车场
2029
注:BSicon BHF2+4 yellow.svg eBART采用标准轨柴油动车组BSicon BHF2+4 brown.svg 竞技场-奥克兰国际机场线制式为自动导轨运输英语Automated guideway transit
BSicon uBHF.svg 其他线路制式均为1676毫米宽轨DC1000V第三轨供电BSicon utvBHF.svg 市场街地铁隧道上层为旧金山轻轨

起源与计划

富有前瞻性的、对旧金山市内地铁系统的规划图。湾区地铁系统被设计为现有铁路的替代品和新区域铁路系统的整合。这幅1960年的图包括了加州铁路双峰隧道(现用于旧金山城市铁路)的线路,以及吉里街和使命街区间(此图中被缩短至巴尔波亚公园站)。

早在1900年左右,过海铁路隧道的构想就已经被法兰西·波拉克斯·史密斯英语Francis Borax Smith先生提出了——他在旧金山时报的头版专门写了一篇社论,提议建设电气化铁路。[15]到了20世纪10年代,另有计划提出,在市场街地下,建立一条由第三轨驱动的地铁。.[16]现在湾区捷运涵盖的区域,曾经都由市内有轨电车和城际列车构成的、名为关键系统英语key system的铁路网络运营着,这个20世纪早期的系统还使用过旧金山-奥克兰海湾大桥的下层提供定期的过海服务。然而这个系统不敌汽车和公共汽车的竞争,还有高速公路的急速发展,于是在1958年4月20日它停止了服务,不久后又被拆除。

湾区的商业领袖们意识到战后的移民潮带来的人口增长和地区日益恶化的拥堵情况,在1946年提出了现今地铁系统的方案。同时,一个陆军与海军的联合部队认为,需要尽快加建一条过海通道,最好是隧道,来缓解旧金山-奥克兰海湾大桥的通行压力。然而真正关于今天地铁系统的规划一直到50年代才提出。1951年,加州议会建立了旧金山湾区地铁系统委员会(San Francisco Bay Area Rapid Transit Commission),来研究湾区长期的交通需求。委员会于1957年发表了最终报告,指出缓解湾区交通压力最划算的方案是建立一个相关部门,负责连接市区和市郊的高速地铁系统的建造和运营。[17],其中共有九个县被列入此计划中。[18]

湾区捷运局(BARTD)的标志,由临近的5个县于1958年批准

根据此报告,旧金山湾区捷运管理局英语Bay Area Rapid Transit District于1957年由加利福尼亚州州议会批准成立,成立时的成员包括了阿拉梅达县康特拉科斯塔县马林县、旧金山县及圣马特奥县圣克拉拉县当时正致力于建立本县自己的高速公路系统英语Santa Clara County Expressway System,被排除在最初兴建范围之外,但已计划提供服务至帕罗奥多费利蒙。1959年,州议会通过了新的法案,用旧金山-奥克兰海湾大桥的路桥费盈余来支付成本中占比较大的建造海湾隧道的成本。[19]

1961年,新系统规划的终稿被交到了由五个县组成的理事会的手里。这个规划中有三条线下穿旧金山湾,并连接东部的康科德、东北部的里士满、和东南部的费利蒙;此外,还有位于金门的、连接西北部 诺瓦托和旧金山的跨海隧道,以及起始于 帕罗奥图、在旧金山半岛上的支线。但是,圣马刁县却于1962年4月时,退出了地铁计划,因为他们担心高昂的建造成本,和圣马特奥线将来自圣克拉拉县的消费者带去旧金山市区消费,而减少县内商店的收入,加上已经有南太平洋运输公司线路英语Peninsula Commute加州通勤火车前身)。于是,线路的最南端就止步于戴利城了。马林县也在之后的5月,因为金门大桥董事会的反对,和担心县内的债券无法顺利发行(需要6成以上选选举人同意),退出了管理局。[20]两县的退出导致了吉里区间被撤销,最后规划终于在1962年9月由剩下三县的选举人投票通过。

最初的系统(1964–76)

初期建设

1970年,正在施工的普莱森特山站英语Pleasant Hill station

湾区捷运于1964年6月19日动工,由当时的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在康特拉科斯塔县康科德核桃溪之间的测试轨4.4英里(7.1千米)处进行动工仪式。

整体工程包括了建造3个在奥克兰繁华的市中心、3个(后增加至4个)在旧金山车水马龙的市场街、4个旧金山郊区地下、以及3个在伯克利的半地下的地铁站,还有于奥克兰及旧金山之间、旧金山湾海底、长达3.6英里(5.8千米)的海湾隧道和穿越伯克利丘英语Berkeley Hills的3.5英里(5.6千米)隧道,以及整个系统的保养设施。这庞大的工作量一度令人望而却步。

捷运建造时,为了保证独立路权,使用了高速路之间的隔离带,也建造了多条平行轨道。


开始营运

伯克利站英语Downtown Berkeley station的入口(右下角),摄于1973年,此站刚开通不久后

地铁于1972年9月11日开始提供正式载客营运[21],最初的线路只有麦克阿瑟站英语MacArthur station (BART)费力蒙站英语Fremont station (BART)的区间,开通的头五天内客流量就超过了10万人次,美国总统理查·尼克森亦于1972年9月27日搭乘此捷运。随后市场街地铁系统于1973年9月3日开通,[22]跨湾隧道也于1974年9月16日开始使用。最初系统共有四条线路,分别延伸至达利市康科德里士满费利蒙,而戴利城至里士满和费利蒙的直达服务却迟迟没有开通。

在刚开通的1976年时,客流量是4.4万人次,远低于预计的15.7万。[23]当时的服务依然是每日14小时。在最初的5年内地铁只在工作日提供服务,周六的服务于1977年9月开始,而周日的则于1978年7月开始。1972-1974年间的票价是:从西岸到康科德1.20美元,到费利蒙1.25美元,而从里士满到费利蒙则是1.10美元。

早期带有磁条的纸质车票

新开通的湾区地铁被视为地铁科技的巨大进步,然而对于地铁安全性和高昂成本的质疑也慢慢出现了。1976年时地铁的成本,包括最初线路、列车、和跨湾隧道,达到了15.86亿美元(相当于2019年的96.9亿美元)。[24]当时有批评指出地铁系统在建造的40年间花销太高。[25]

加站

内河码头站于1976年5月27日投入使用,比旧金山的其他站晚了三年,[26]因为此站并不在最初的计划内。由于市场街的不断发展,工程师在建造地铁时预留了此站的基本结构。 [27]

自动化

湾区捷运系统运营中心,美丽湖站英语lake meritt station附近。

湾区地铁是美国最早使用列车自动控制系统的铁路系统。列车的线路规划、发车、以及时刻表的调整都是由一系列计算机完成,辅以控制中心(OCC)内调度员的监控。正常情况下,列车的车距和速度都由计算机控制,工作人员只需发表通告、停运后清理站台、监控轨道状况,如果有突发情况,列车才会被手动控制,以低速行驶。作为第一代,这个自动系统在运营初期的几年里饱受故障的困扰。[28][29] 最早的信号系统和后来的维护是由西屋公司开发的。运营初期,由于轨道上过低的电压(0.6伏,低于行业标准的15伏)和轨道上的露水,经常出现“幽灵列车”(系统认为有列车在区间内,实际却没有),而实际的列车有时又消失在屏幕上的情况。[29]因此,当时列车只能手动以25英里每小时(40千米每小时)的速度行驶。虽然问题很快被解决,然而人工闭塞——由调度员在前方站台上,通过电话和信号灯,在前方列车离站后才下达放行命令的制度——依然持续了很多年。这引起了媒体极大的不满,以及西屋公司和湾区地铁多年的诉讼拉锯战,还有管理局、州政府、美国政府之间的争执,好在问题很快解决,地铁的稳定性也提高了。[29] “幽灵列车”的情况一直到2007年都还有出现,虽然能很快被排除,但还是会导致列车降级为手动模式,并造成阻塞。[30]另外,车票系统也存在安全性问题,区区大学内的设备就能入侵,不过后来漏洞都被修复了[31]。 列车调度曾经在中央控制室内完成,后来这个控制室升级为运营控制中心(OCC),坐落于奥克兰的Kaiser Center英语Kaiser Center

故障与困境

在地铁开始运营前,列车自动控制系统就被发现有致命的设计缺陷和操作漏洞。有三位工程师在1969-1971年间发现了这个问题,并提交给了管理局,然而管理局对此不屑一顾,于是他们将情况反馈给了董事会,却只得到了两位成员的支持。[32]随后管理层在1972年3月报复性地解雇了这三位工程师。[33]IEEE在得知此事后,发表了自成立以来的第一份法律文书,以支持三人的主张。[33]美国国家专业工程师协会加州分会在1972年6月也向加州参议会提交了报告,指出了控制系统里有多个严重的漏洞。[33]立法分析师A. Alan Post英语A. Alan Post立刻展开调查[33][34],并邀请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比尔·瓦腾伯格英语Bill Wattenburg教授担任顾问。[35]

这些漏洞在随后的一场事故中得到了体现。

  • 1972年10月2日,地铁刚开通了不到1个月,控制系统的失灵导致了一辆列车在抵达当时的终点站费利蒙站英语Fremont station (BART)后,不仅没能安全停下,甚至还冲下高架桥,砸在了地面上,造成4名乘客受伤。[36][37][38][39][40]
列车的运营由管理层监督着: (湾区捷运总经理)斯托克先生正在位于奥克兰的总部,向参观的交通委员会成员展示这个航天时代的控制系统(于1972年10月2日)。“请看,”他说,“这是前往费利蒙站的列车”。然而屏幕上的亮点在经过车站后却消失了。“我掉进了一个停车场!”驾驶员通过广播喊道。[41]

这场“费利蒙惊魂”引起了全国的关注。[38]加州参议会加州公共设施委员会英语California Public Utilities Commission、和NTSB都分别展开了多次调查[42][43]。之后,PUC开始严格监督地铁的运营,并派出州政府的工作组入驻运营中心。[34]Post先生立法分析师在1972年11月发表了第一份报告,对湾区捷运“措辞犀利”地指出,[38]当前的控制系统并不可靠、项目也存在管理问题,而且也“缺乏改进措施”。[39][44]斯托克先生对报告中的指控表示“不仅很失望,而且完全无法接受”[38],但同时,管理层也认为自动控制系统“不能可靠地侦测行进列车前方静止的列车”,于是自动控制被搁置,改用电话闭塞[39]立法分析师在1974年3月认为湾区地铁“管理层和董事会都缺乏目标和管理”。[45]州议会在同年也就湾区地铁的财务管理问题举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听证会。[46]听证会上,Post先生建议解除总经理的职务[46],议员们也以冻结对管理局的拨款来施压。[47]最终总经理于5月被迫辞职[47],几位经理也被撤换。[48][49]州议员接着撤换了之前指派的所有董事会成员,[50]并改以投票选出新的董事会。[51]调度问题和管理层变动使旧金山的区间延迟到了1974年才开通。[39][51]1978年,被解雇的三位工程师得到了IEEE道德上的嘉奖。[52]这场事件后来成为了工程师职业道德课程的案例之一。[53]

  • 1979年1月,一辆正在通过过海湾隧道的电车发生电气火灾,造成一名消防队员死亡,捷运系统因此暂停服务两月。比起现在,当时的电车更容易燃烧;从此事件起,湾区捷运定期举行消防演习,电车内座椅并改用耐燃烧的材质。

1989年地震

1989年10月17日,旧金山南部、圣克鲁兹附近的洛马普里塔峰英语Loma Prieta地下发生地震,造成旧金山的多数高速公路严重受损,而湾区捷运系统具有防震的设计;地震后六个小时,湾区捷运的列车开始恢复营运,次日凌晨5点便恢复了正常时刻表[54],成为旧金山湾区内唯一可以跨越多数地区的运输系统。虽然在后续的余震中,营运仍然需要暂停数小时,直到以人力确认所有轨道及各隧道的状况后,才能恢复营运,但地铁依然保持着24小时的服务到同年12月3日。[55][56]

延长至旧金山机场

旧金山机场站的纪念牌匾

早在1984年,向旧金山南部延长的计划就已经在研究中了,第一步就是戴利城的袋状轨工程,基于这个结构,线路在后来延申至旧金山机场站[57] 在一度退出湾区捷运系统的圣马特奥县愿意以“购入”的方式(而不是正式加入)提供2亿美金(考虑通胀后的3.36亿美元)后,系统延伸到旧金山湾区的东边的构想出现契机。

北康科德延伸线共分两阶段开通,先于1995年12月16日通至北康科德/马丁内斯站,一年后的1996年12月7日,全线通至匹兹堡/湾角站。戴利市站至科尔马站路段于1996年2月24日通车。1997年3月10日,从卡斯特罗谷站至都柏林/普莱森顿站的延伸线通车[58]

湾区捷运系统的公会曾于1997年罢工六天,造成严重的不便;2001年的劳资谈判中,工会赢得了分为四年增加24%薪资以及津贴的协议。另一次的罢工威胁发生于2005年7月6日,劳资双方直到最后几分钟才获得协议。2009年,由于系统即将面临约三亿一千万美元的亏损,管理当局提出减薪计划以达成四年内精简一亿美元人事成本的目标,BART第二大工会ATU(Amalgamated Transit Union)为表达不满(主要是工作时数规定而非薪资),宣布自同年8月17日零时起发动罢工,双方在开始前六小时达成初步协议,罢工因而取消,湾区民众也避免了又一次的交通噩梦[59]

从侧面看9节编组的C1型列车
在海沃德车辆段的新车与旧车,摄于2017年10月

未来计划

湾区捷运局目前有数个延伸提议:

  1. 费利蒙南延线:由费利蒙站向南经圣何塞国际机场至圣克拉拉的加州通勤火车。费利蒙站至温泉/南费利蒙站(Warm Springs/South Fremont)已于2017年完工并通车,后续可能在其中增加尔文顿站(Irvington)[60]。温泉/南费利蒙站往南延伸至米尔皮塔斯和圣何塞贝里埃萨地区已于2020年6月13日通车。
  2. 都柏林/普莱森顿东延线:由都柏林/普莱森顿站向东延伸至利佛摩[61]
正在施工的温泉/费利蒙南站,摄于2014年1月

相关条目

参考文献

  1. ^ Total Annual Exits FY1973 – FY2019 (xls). BART.gov. San Francisco Bay Area Rapid Transit District. 2019 [November 21, 2019] –通过http://www.bart.gov/about/reports/ridership.
  2. ^ Gafni, Matthias. Has BART's cutting-edge 1972 technology design come back to haunt it?. San Jose Mercury News. March 25, 2016 [March 28, 2016].
  3. ^ Paul Garbutt. Facts and Figures. World Metro Systems. Capital Transport. 1997: 130–131. ISBN 1-85414-191-0.
  4.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BART cars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5. ^ BART Train length. Google Groups: ba.transportation. July 3, 2000 [January 7, 2007].
  6. ^ 6.0 6.1 BART System Facts. San Francisco Bay Area Rapid Transit District. [March 15,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23).
  7. ^ BART reduces trains speeds, station lighting, to help PG&E and state power grid. July 24, 2006 [September 26, 2015]. BART doesn't typically run trains at their maximum speed of 80 mph except to help a train make up time.
  8. ^ BART Sustainable Communities Operations Analysis (PDF). San Francisco Bay Area Rapid Transit District. June 2013 [February 5, 2014]. Certain sections of the BART system are designed for 80 mph operations, however the maximum operating speed BART currently uses today is 70 mph. It is unlikely that 80 mph operating speeds will be used again due to the increase in motor wear and propulsion failures at the higher rate. There are also higher impacts on track maintenance. In addition, the 80 mph segments tend to be short, and the higher speed benefits are limited as train speeds become inconsistent.
  9. ^ 9.0 9.1 Off-peak service reductions begin Monday, September 14th. BART. 2009-09-01 (英语).
  10. ^ Rail Capacity Improvement Study for Heavy Rail Transit Operations (PDF). Federal Transit Administration: 52. October 2012.
  11. ^ 舊金山灣區捷運系統停車綜述. [2008年12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年9月22日).
  12. ^ 12.0 12.1 旧金山湾区捷运系统2005年报 (text)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6-09-23. 及 (PDF)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6-09-23.
  13. ^ 13.0 13.1 BART EZ Rider Card. [2008年12月6日].
  14. ^ BART Tickets / Smart Cards. [2008年12月6日].
  15. ^ Hartlaub, Peter. For ‘luxury’ BART in 1965, the future looked shiny and bright.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10 August 2016 [3 June 2017].
  16. ^ McGraw Publishing: REPORT ON MARKET STREET RAPID TRANSIT TUNNEL. In: Electric Railway Journal, Vol. XL, No. 15, October 19, 1912, p. 883.
  17. ^ History of BART (1946–1972). BART. [2007-0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9-22).
  18. ^ 旧金山湾区捷运系统官方网站之年表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PDF)
  19. ^ See BART Composite Report, prepared by Parsons Brinkerhof Tutor Bechtel, 1962
  20. ^ History of BART to the South Bay. the San Jose Mercury News. January 8, 2005 [2007-01-07].
  21. ^ [1]
  22. ^ A Full BART Chronology (269k .pdf)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10-13.
  23. ^ Webber, Melvin. The BART experience: what have we learned? (PDF): pp. 95. 1976 [31 May 2016].[永久失效链接]
  24. ^ Webber, Melvin. The BART experience: what have we learned? (PDF): pp. 93. 1976 [31 May 2016].[永久失效链接]
  25. ^ Hall, Peter Geoffrey. Great Planning Disasters. California Series in Urban Development. 1982: 109–130. ISBN 978-0-520-04607-8.
  26. ^ Celebrating 40 Years of Service 1972 • 2012 Forty BART Achievements Over the Years (PDF). Bay Area Rapid Transit (BART). 2012 [2013-11-30].
  27. ^ A History of BART: The Project is Rescued. Bay Area Rapid Transit (BART). [2013-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3).
  28. ^ Pirmann, David. BART Bay Area Rapid Transit. world.nycsubway.org. 1995-2012 [30 January 2018] (英语).
  29. ^ 29.0 29.1 29.2 Bill Wattenburg. BART—Bay Area Rapid Transit System (1972–74). PushBack.com. October 11, 2004 [2007-01-07].
  30. ^ 'Ghost Train,' Malfunctions Causing BART Delays. Bay City News (FoxReno.com). February 16, 2005 [January 29,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May 18, 2006).
  31. ^ Peter Sheerin. Magnetic Credit Cards. PushBack.com. October 11, 2004 [2007-01-18].
  32. ^ Anubhav Jain. Ethics in technical presentations: BART case study (PDF). May 1, 2004 [March 15, 201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March 2, 2007). 无效|dead-url=bot: unknown (帮助)
  33. ^ 33.0 33.1 33.2 33.3 Stephen Unger. The BART Case. The Online Ethics Center for engineering and science. April 29, 2010 [March 15, 2017].
  34. ^ 34.0 34.1 Peter Sheerin. Bill Wattenburg’s Background: BART—Bay Area Rapid Transit System. October 1, 1990 [March 15, 2017].
  35. ^ Dr. W.H. Wattenburg. The BART Train Control Game (PDF). December 1, 1972 [March 15, 2017].
  36. ^ Troubles Beset Transit System in San Francisco Bay Area. December 9, 1972 [March 15, 2017].
  37. ^ Troubles Beset Transit System in San Francisco Bay Area. December 9, 1972 [March 15, 2017].
  38. ^ 38.0 38.1 38.2 38.3 Bill Northwood. What is BART, and why are we saying such terrible things about it?. KPFA Pacifica Radio: 2 min : 00 sec. November 29, 1972 [March 15, 2017].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KPFA documentary”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39. ^ 39.0 39.1 39.2 39.3 Troubles Beset Transit System in San Francisco Bay Area. December 9, 1972 [March 15, 2017].
  40. ^ Bill Northwood. What is BART, and why are we saying such terrible things about it?. KPFA Pacifica Radio: 2 min : 00 sec. November 29, 1972 [March 15, 2017].
  41. ^ B.R. Stokes, ex-BART general manager, dies.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May 25, 2013 [March 15, 2017].
  42. ^ Automatic Train Control in Rail Rapid Transit (PDF). United States Congress Office of Technology Assessment: 45–49. May 1, 1976 [March 15, 2017]. Investigations of BART were undertaken by the California Senate, the California Legislative Analyst, the California Public Utilities Commission, and the 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 The cause of the accident was traced to a faulty crystal oscillator…
  43. ^ Automatic Train Control in Rail Rapid Transit (PDF). United States Congress Office of Technology Assessment: 45–49. May 1, 1976 [March 15, 2017]. Investigations of BART were undertaken by the California Senate, the California Legislative Analyst, the California Public Utilities Commission, and the 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 The cause of the accident was traced to a faulty crystal oscillator…
  44. ^ Bigger bugs in BART? (PDF). IEEE Spectrum Magazine: 34. March 1, 1973 [March 15, 2017].
  45. ^ J. Allen Whitt. Urban Elites and Mass Transportation: The Dialectics of Power.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4 July 2014: 77–. ISBN 978-1-4008-5745-6.
  46. ^ 46.0 46.1 Legislative Analyst’s Office 75th anniversary. Legislative Analyst's Office (LAO) of the State of California. May 25, 2013 [March 15,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1). After the state legislature held a month-long series of hearings on the financial mismanagement at Bay Area Rapid Transit (BART), Alan Post recommended the firing of BART’s general manager.
  47. ^ 47.0 47.1 B.R. Stokes, ex-BART general manager, dies.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May 25, 2013 [March 15, 2017]. BART officials had to ask the Legislature for more money... but the price was high. Nearly all of the Bay Area's legislators said they would oppose giving BART money unless Mr. Stokes resigned. He quit May 24, 1974...
  48. ^ Peter Sheerin. Bill Wattenburg’s Background: BART—Bay Area Rapid Transit System. October 1, 1990 [March 15, 2017]. Wattenburg challenged the credentials of three successive chief engineers at BART. All of them left or were fired.
  49. ^ Bigger bugs in BART? (PDF). IEEE Spectrum Magazine: 36. March 1, 1973 [March 15, 2017]. David Hammond, BARTD’s assistant general manager submitted his resignation…
  50. ^ Bill Wattenburg. BART: Countdown to San Francisco. Commonwealth Club of California: 28 min : 30 sec. February 15, 1974 [March 15, 2017].
  51. ^ 51.0 51.1 BART historical timeline (PDF). BART. [March 15, 2017]. November 5, 1974, Nine-member Board of Directors elected to replace 12-member appointed board.
  52. ^ Unger, Stephen. September 1973 Newsletter. IEEE Committee on Social Implications of Technology (CSIT). IEEE. [February 13, 2014].
  53. ^ Unger, Stephen. September 1973 Newsletter. IEEE Committee on Social Implications of Technology (CSIT). IEEE. [February 13, 2014].
  54. ^ Healy, Michael. BART : the dramatic history of the Bay Area Rapid Transit system. Berkeley, California: Heyday. 2016. ISBN 9781597143707.
  55. ^ 25 years after Loma Prieta quake: BART, then a lifeline, now stronger than ever.. BART. [October 3, 2014].
  56. ^ San Francisco Earthquake History 1915–1989. The Museum of the City of San Francisco. [October 3,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March 4, 2016).
  57. ^ C. M. Hogan, Kay Wilson, M. Papineau et al., Environmental Impact Statement for the BART Daly City Tailtrack Project, Earth Metrics, published by the U.S Urban Mass Transit Administration and the Bay Area Rapid Transit District 1984
  58. ^ 1980年后通车的美国城市轨道运输系统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5-11-11. (PDF)
  59. ^ BART and ATU reach tentative agreement on four year contract. BART. 2009-08-16 (英语).
  60. ^ Warm Springs Extension Project Overview. BART. 2014-03-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08) (英语).
  61. ^ BART seeks public comment on extension to Livermore. BART. 2009-11-03 (英语).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05 10:04,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