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澎湖大空袭本文重定向自 澎湖大空襲

(重定向自澎湖空襲)
澎湖大空袭
太平洋战争的一部分
日期1944年10月12日-1945年8月14日
地点
结果 澎湖受到大量破坏
参战方
 美国  大日本帝国
指挥官与领导者
美国 乔治·肯尼英语George Kenney
美国 馬克·米切尔
大日本帝国 片原常次郎
大日本帝国 相马信四郎
兵力
不详 不详
伤亡与损失
不详 不详

澎湖大空袭是指自1944年10月至1945年8月间(太平洋战争期间),盟军战机对隶属日本澎湖群岛发动的一系列空袭行动[1][2],其中以1945年3月14日和4月4日两次空袭马公街(平民区,妈宫三甲),受损最为惨烈。[3][4][5][6]

时代背景

明治34年(1901年),日本当局鉴于澎湖岛位于台湾海峡的战略地位,7月2日日本政府公告澎湖为“要塞地”,该年日本海军在澎湖设立“要港部”,陆军亦在此成立“澎湖要塞司令部”。[7]:128

昭和12年(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中国和日本展开第二次中日战争[8],8月15日全台湾进入战时体制。昭和14年(1939年)6月,日军以澎湖为作战前进基地,从广东汕头进攻中国本土。[7]:128

昭和18年(1943年)起,太平洋战争战况日益严峻,日本当局鉴于澎湖地瘠人多,战时海上运粮不易,易有粮荒之虞,澎湖厅方厅长大田政作等开始劝导澎湖岛居民往台湾本岛疏散,并特派连络专员驻扎台南州布袋高雄州两处。[9]:78

早时,日本为建设海军要港司令部,选址于马公市测天岛(小案山),不惜强制将测天岛居民迁移到他处。1901年马公要港部正式成立,设址于测天岛海军基地。大正8年(1929年),日本再次征收对岸大案山一带的土地,用于建造燃料槽。昭和16年(1941年)马公要港部升格为马公警备府、1943年警备府指挥中枢迁往高雄左营,原处降编为“马公方面特别根据地队”,简称“马特根”,其基地腹地除包括无线电站、港口仓库与油槽等附属支援设施,也成为盟军战机进攻澎湖的主要战略目标。[3]

昭和20年(1945年)3月14日马公大空袭之后,澎湖各处机关均实施分散,除少数公务员(如厅长大田政作颜其硕郑大洽)留守马公之外,马公街住民多往郊区避难,当时马公街处处废墟、罕有人烟,直到二战结束后才逐渐恢复原貌。[9]:78

空袭列表

昭和19年(1944年)10月12日,台湾冲航空战爆发,而航空战在12至14日期间,美国海军第38特遣舰队派出各种舰载机轰炸台湾本岛、澎湖各地,澎湖境内第一次空袭便在此一背景下发生,而在早在首次空袭前四日的10月8日,马公街为防范的空袭,已提前做出疏散部分学童及日人眷属的准备。[10]

昭和19年(1944年)10月12日空袭澎湖的任务,是由美国海军第38.3特遣支队(Task Force 38.3)的列星顿号航空母舰 (CV-16)、艾赛克斯号航舰(USS Essex CV-9)上的战机所负责,参与战斗的机型包括:F6F地狱猫式战斗机(Hellcat)、SB2C地狱俯冲者二式轰炸机(Helldiver)、TBM复仇者式鱼雷轰炸机(Avenger),从清晨到黄昏分别以机枪、无导引火箭、炸弹、空投鱼雷等武器对澎湖测天岛海军基地、猪母水飞行场(位于今马公市五德里和山水里[11])及周边设施等,发起总共四波的攻势。[10]

昭和20年(1945年)1月初,美军为了发动仁牙音湾登陆作战第38特遣舰队再度空袭台澎各地。同年1月中旬起,空袭台湾的主力由美国陆军航空军第5航空队接手,并配合美国海军陆基巡逻机执行的武装侦巡任务,在台湾、澎湖各地进行轰炸,直到8月初才由美国陆军航空军第13航空队轮替。[1][3]

昭和19至20年间(1944年-1945年),澎湖厅军民合计人口约7.9万,因澎湖当地建有测天岛海军基地、猪母水飞行场等军事要地,遂成为盟军轰炸对象。其中第5航空队在战争最后期约200余日内,抛掷在澎湖群岛上的炸弹总计达1127吨。[5]

澎湖空袭列表[7][9]
年度 日期 警报时间 空袭机型 空袭地点 受损纪录 备注
昭和19年

(1944年)

10月12日 03:34 - 17:55 TBMSB2CF6F 马公要港部
(马特根[a]
  • 港内船舰
  • 海军基地、军用船
颜其硕《陋巷杂草》纪录:[9]:79
  • 马公死者17名、重伤2名、轻伤15名
    马公住宅全毁23户、半毁20户、重大损毁21户、中小损毁36户
  • 嵵里与望安庄水垵死者1名、重伤6名、轻伤2名
    住家全烧1户、半烧3户、部分烧毁2户
10月13日 05:55 - 17:55 B-24 马公街马公港港埠处
10月14日 B-24[12] 马公要港部
昭和20年

(1945年)

1月3日 F6F战斗机等 马公要港部
  • 两名居民因被炸弹碎片波及而受伤
敌方军机被日军击坠一架、击破三架
1月4日 约9点 美军舰攻机
  • 四名渔船员被射伤
1月15日 10:10 - 11:50 F6F战斗机等 马公(投弹与扫射)
  • 家屋全毁3户、半毁3户、中损4户、小损2户
2月18日 约11点 白沙庄吉贝屿
  • 澎湖邮局的“有明丸”被击沉,乘客死亡数人
罹难者包括日后的台湾省议员林联登的养舅林水金。[b]
3月2日 湖西庄良文港
(今龙门村)
  • 日本御用船被炸沉
3月11日 下午 马公前寮乡
3月13日 下午 马公要港部
  • 汽油库火灾
3月14日[3][4] 11:07 - 16:30 B-24、P-38 马公要港部
马公街
  • 风柜尾机铳炮台
  • 大案山油库
  • 第83号驱潜特务艇沉没
  • 第235号驱潜特务艇沉没
  • 澎湖厅舍
  • 松岛公园、松岛纪念馆
  • 澎湖武德殿
  • 澎湖电力公司东甲北极殿
  • 南日本造船所
  • 四间私人医院等
  • 美军投弹200吨,占全澎湖空袭炮弹分量17.7%[5]
  • 日军战死42人、轻重伤120人、17栋建筑全毁、40栋建筑半毁[5]
  • 美机约于12:30 远离,但16:30才解除警报
  • 案山-凸角-虎尾的电话线损坏,自来水、电灯系统亦受到损坏
  • 马公街几成废墟,东半部损毁严重:
    原松岛公园(今马公市民权路与民福路中间)
    公共防空壕被炮弹直接命中,估计有50人当场死亡[4]
  • 马公街屋舍全毁260、半毁250、损坏360
4月3日 约5点
4月4日[5][6] 14:25后 B-25J 马公街
  • 货轮“第二近油丸”
  • 货轮“宝岭丸”
  • 澎湖重炮兵联队本部建筑
  • 马公街役场
  • 金龟头炮台
  • 卫戍医院(陆军病院)
  • 此次空袭以采战机低空扫射为主
  • 日军击坠敌机一架
  • 马公港第三栈桥因货轮遭击而起大火
15点左右 B-25J 望安庄东吉屿
  • 特设防备卫所(海军侦潜所用)[6]
4月8日 双头挂乡(兴仁)
锁管港乡(锁港)
乌崁乡
猪母水机场(五德、山水)
  • 略有死伤
4月16日 一夜响起六次空袭警报
4月28日 马公菜园乡
6月10日 下午 马公嵵里乡
  • 略有死伤
6月13日 正午 马公街
  • 马公高等女学校校舍
  • 富贵亭(马公北町)
  • 孤拔墓
6月15日 上午 湖西庄西溪、港底
  • 人畜略有死伤
6月23日 约11点 西屿庄小池角下寮
  • 死者七人
  • 伤者数十名
  • 屋舍毁损无数
清代澎湖厅西屿澳聚落分布图:小池角.jpg(小池角下寮)
7月5日 夜间 西屿庄东鼻头 被投掷烧夷弹
7月9日 夜间 马公街
  • 澎湖厅舍附近
被投掷烧夷弹
7月11日 上午 澎湖近海
  • 渔船被机枪扫射
澎湖-高雄交通船“江差丸”在高雄港被击沉,
澎湖、高雄间的交通运输自此中断[7]:128
8月7日 西屿庄外垵
  • 渔船被机枪扫射,造成一死三伤
澎湖最后一次空袭

澎湖空袭史料讹误现象

根据廖英雁佐以第一手美军史料考证,澎湖大空袭由于牵涉军史背景,不少资料皆有所讹误,举凡如颜其硕《陋巷杂草》(1969年)、蔡平立《马公市志》(1984年)、许雪姬《澎湖县志.卷十五.大事记》(1991年)和澎湖县文化局主编的《岁月印记.澎湖空袭忆往》(2009年)和《2010 澎湖县文化资产手册》(2010年),学者杜正宇、谢济全的〈盟军记载的二战台湾飞行场〉(2012年)皆无法幸免,上述书中所记述的若干机型、空袭日期和作战方式,甚至近代学者进行的相关的口述历史访谈,真正对照起美国军方的第一手史料,皆出现明显的考证失据状况。[10][12]

讹误列表[10][12]
参与澎湖空袭的机型
未参与澎湖空袭的机型 “グラマン戦闘机”常见于台湾总督府纪录,泛指Grumman公司生产的F6F地狱猫式战斗机。
后代的官方史料编纂者不慎误将“グラマン戦闘机”和P-51野马式战斗机连结在一起,
意外形塑了“P51格鲁曼战斗机”这一架不存在的战斗机型。

3月14日空袭经历

根据廖英雁2015年间,曾访谈经历空袭生还者的纪录:[4]

一名洪姓村民昭和四年(1929年)出生于西屿乡,1945年3月14日空袭那日他16岁,当时在马公街的南日本造船所当杂役,记忆中那日天气十分晴朗,空袭警报响起正逢中午,南日本造船所工人们必须放下工作,进行疏散,当时他和一名年纪相仿的黄姓少年拿着铁制便当盒行动,打算去松岛公园的公共防空壕躲避空袭,但因去的时间太晚,防空壕挤满了人,只好另觅他处避难。洪姓村民当即表示因为东侧的防空壕入口进不去,提议要往西侧碰碰运气,当时天空已有美国的军机在盘旋,爆炸声不绝于耳,而那名黄姓少年反而坐了下来,打开便当盒,对洪姓村民说:“欲死也著爱做饱鬼。汝先走,我等咧就来!”

洪姓村民犹豫片刻,仍旧和黄姓少年告别,只身往防空壕西边入口跑去,但当他快抵达西边入口时,身后不但响起巨大的爆炸,还刮起一阵强大的风将他整个人吹走,原本手捧著的便当盒也不知所终,他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回神,防空壕东侧入口已经被炸得只剩下一个焦黑的大洞,马公街许多房屋损毁,眼前的景色一片怵目惊心,而那名黄姓少年自然是没有生还的可能。市区一片混乱,四处都是不绝于耳的哭号声,民众你推我挤,日本警察努力吹着哨子维持秩序。当时洪姓村民浑身是伤,六神无主,因为大多数人都要往乡下疏散,只好随着人群走出马公街,傍晚时不巧在郊野迷路,幸好被一间草寮的主人收留,隔日从清晨走到下午,终于抵达白沙岛的通梁,千辛万苦才雇到船返回西屿的家。

空袭生活

澎湖西屿乡小池角人士颜其硕(1900年-1977年),在空袭期间时任澎湖厅技手、留守马公街,可谓亲身经历空袭岁月。[13]民国58年(1969年),颜其硕在七十岁之龄自费出版《陋巷杂草》,书中记述不少关于昭和20年(1945年)澎湖空袭的生活回忆和文献,列述如下[9]

  • 2月19日,是日大雨,军用船运来大量糙米、食糖和各种生活必需品,于是全澎湖所有男性不得不冒险来港口取货,乡间多由牛车运载,一路搬载至深夜。
  • 3月5日,澎湖岛内各处国民学校及高等女学校之低年级生,即日起一律停课。
  • 3月14日,马公街居民在澎湖厅的安排下,往乡间各处疏散。
  • 4月23日,本岛籍的公务职员支给八成加俸。
  • 5月31日,盟军飞机来澎湖,没有发动军事行动,仅空撒宣传单。
  • 8月15日,日本昭和天皇发表〈终战诏书〉,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14],各处空袭军事行动也随之停止。[7]:128
  • 8月26日,从马公街疏散各处的居民陆续返家,开始重建家园。[7]:128

衍生作品

  • 素有“澎湖鸿儒”之称的吴尔聪(1872年-1956年),在空袭之时躲避于文澳澎湖孔庙附近的防空壕,劫后余生行经残破的东甲北极殿[c],忍不住热泪盈眶,乃作诗以示悲痛: [15]

相关条目

注释

  1. ^ 即“马公方面特别根据地队”,又称“测天岛海军基地”,位于今马公市案山里。
  2. ^ 林水金是林联登外祖父母林月、林洪惜收养来的契子,母亲林绣美的干弟;林联登父亲姓陈,但自幼从母姓,故与(养)舅舅林水金同姓。
  3. ^ 东甲北极殿在空袭过后,一跃变成战后马公香火最鼎盛的庙宇,当时甚至流传“马公街轰炸之际,乃是因“上帝公”显灵,吸引炮弹轰炸“东甲宫”,才没有波及到更多民宅和百姓性命遭殃”的说法。

参考资料

  1. ^ 1.0 1.1 甘, 记豪. 《米機襲來:二戰台灣空襲寫真集》. 台北市: 前卫. 2015. ISBN 9789578017740 (中文(台湾)).
  2. ^ 张, 维斌. 《空襲福爾摩沙:二戰盟軍飛機攻擊台灣紀實》. 台北市: 前卫. 2015. ISBN 9789578017573 (中文(台湾)).
  3. ^ 3.0 3.1 3.2 3.3 廖, 英雁. 〈二戰「澎湖大空襲」紀實(上):轟炸2小時、投彈200噸的地獄〉. 鸣人堂. 2020-03-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中文(台湾)).
  4. ^ 4.0 4.1 4.2 4.3 廖, 英雁. 〈二戰「澎湖大空襲」紀實(下):人們是忘記了,還是從未理明白?〉. 鸣人堂. 2020-03-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中文(台湾)).
  5. ^ 5.0 5.1 5.2 5.3 5.4 廖, 英雁. 〈二戰下的「4月4日」(上):美B-25超低空突襲,澎湖馬公陷火海〉. 鸣人堂. 2020-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中文(台湾)).
  6. ^ 6.0 6.1 6.2 廖, 英雁. 〈二戰下的「4月4日」(下):空襲澎湖馬公,75年來的各種迷思〉. 鸣人堂. 2020-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中文(台湾)).
  7. ^ 7.0 7.1 7.2 7.3 7.4 7.5 陈, 英俊; 高, 启进; 林, 文镇; 郭, 金龙. 《2010 澎湖縣文化資產手冊》. 澎湖县: 澎湖县文化局. 2010. ISBN 9789860262797 (中文(台湾)).
  8. ^ 史丹佛大学胡佛研究院“重探抗战史”(Revisiting the 2nd Sino-Japanese War)跨国研究团队. 〈偶然爆發的盧溝橋事變,為何會演變成中日全面大戰?〉,《重探抗戰史(一):從抗日大戰略的形成到武漢會戰(1931-1938)》. 台北市: 联经. 2015. ISBN 9789570845839 (中文(台湾)).
  9. ^ 9.0 9.1 9.2 9.3 9.4 颜, 其硕. 《陋巷雜草》. 澎湖县: 颜其硕. 1969 (中文(台湾)).
  10. ^ 10.0 10.1 10.2 10.3 廖, 英雁. 〈那些年,學者專家也突棰:二戰美軍空襲澎湖史的八個烏龍(上)〉. 鸣人堂. 2020-07-02 [2020-10-05] (中文(台湾)).
  11. ^ 吴, 令丞. 〈澎湖飛行場〉. Penghu.Info|澎湖知识服务平台 (中文(台湾)).
  12. ^ 12.0 12.1 12.2 廖, 英雁. 〈那些年,學者專家也突棰:二戰美軍空襲澎湖史的八個烏龍(下)〉. 鸣人堂. 2020-07-02 [2020-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中文(台湾)).
  13. ^ 许, 雪姬. 〈顏其碩〉. Penghu.Info|澎湖知识服务平台. 2005 (中文(台湾)).
  14. ^ Bix, Herbert P. 《昭和天皇:裕仁與近代日本的形成》 "Hirohito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Japan". 林添贵(翻译). 新北市: 远足文化. 2017: 551–568 [2000]. ISBN 9789869392167 (中文(台湾)).
  15. ^ 高, 启进. 《西瀛人物志》. 澎湖县: 澎湖县立文化中心. 1999. ISBN 9570242264 (中文(台湾)).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26 09:15,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