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澎湖之战本文重定向自 澎湖之战

澎湖之战、风柜围城战
明朝收复澎湖战争的一部分
日期1624年2月2日-1624年8月26日[1]:10
地点
澎湖群岛
结果 明军占领澎湖,明熹宗并‘祭告郊庙,御门受俘,刑高文律等于西市,传首各边,以昭示天下’。荷兰人退出澎湖,改占领台湾,开启台湾荷兰统治时期
领土变更 荷兰东印度公司 → 明朝
参战方
明朝 荷兰东印度公司
指挥官与领导者
福建巡抚南居益
福建总兵俞咨皋
守备王梦熊
荷将高文律
宋克
利邦上尉(瑞士人)
兵力
兵船2百艘、总兵力达1万人 70艘军舰
战士九百人
伤亡与损失
不明 不明

澎湖之战,亦作风柜围城战,该战事发生于明朝天启四年(1624年)。

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天启二年(1622年)冬季,趁汛防澎湖的游兵回航,便乘隙拿下澎湖,并在风柜尾的蛇头山筑城(风柜尾荷兰城)。天启四年(1624年),时任福建巡抚南居益对私占澎湖的荷兰发动战争,明军历时半年多仍久攻不下风柜城,最终是靠海商李旦居中斡旋,荷兰方才同意撤军、归还澎湖,并拆毁风柜城,转往福尔摩沙发展,才开启台湾的荷兰统治时期[2][3][4]

背景

东亚海域自十世纪后,福建海商与非洲东岸、波斯湾印度和南洋诸国等海上贸易已十分普遍,并皆有留存下文献纪录。但因应日本倭寇海盗活动日益猖獗,自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建国后,诸事繁忙,便采取消极应付的政策,于洪武元年(1368年)颁布“海禁”、朝廷后又为垄断对外贸易,在洪武七年(1374年)废除元代便设置的“市舶司”制度。[5][6][4]:22-25

欧洲诸国与东亚之间,陆上交易路线的起源渊远流长[7],但自公元1453年起,土耳其人攻陷君士坦丁堡拜占庭帝国灭亡,奥斯曼帝国顺势接管君士坦丁堡(后易名为伊斯坦布尔),由于该城堡地理位置可箝制欧洲亚洲交界,导致固有陆上贸易路线中断,西方诸国为延续自身商业利益,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等王国相继组织舰队,转往海路发展、探索通往世界各处的航线,此为十五世纪期间欧洲迈入大航海时代的契机,亦为日后欧洲诸国竞相在中国东南沿海设立贸易据点的背景。[4]:44-47

十五世纪时值明代中叶,明代朝廷仍施行海禁政策,直到隆庆元年(1567年),明穆宗开放福建省漳州府海澄县月港通商,史称“隆庆开关”,才稍有转变。不过综观明初种种禁令,其实对东南沿海如浙江、福建、广东等百姓的生计严重不利,被迫移居外乡,不少商贾突破海禁,开拓非法贸易、海外走私等事业,也渐渐发展成三种势力:一为赴往南洋,延续西洋的贸易路线、二为侨居日本九州,当时长崎为日本和明朝少数合法通商的港口,故吸引不少闽籍商人集结、三为在台湾海域出没的武装集团;这三股势力既独立发展,亦相互交错,俨然形成一股盘根错节的非官方势力,甚至足以与十五世纪的西洋人在东亚海域以武力抗衡。[5][8][4]:25-27

荷兰东来

荷兰所在的尼德兰地区原属西班牙统治(Spanish Nederlands),在十六世纪时不仅已是欧洲商贸高度发达的地区,其造船技术和造船业亦十分蓬勃。约莫于1560年代,荷兰地区不满西班牙菲利普二世高压统治,自行筹组联合省共和国(Republic of United Provinces),并在1648年(南明永历二年、清顺治五年)正式独立。[4]:94-95

荷兰在与西班牙进行独立战争的期间,并未停下海外商贸的脚步,在相对于葡萄牙在1526年(嘉靖五年)开始经略澳门、西班牙在1565年占领菲律宾,1571年控制马尼拉,荷兰人直到1593年才第一次派遣舰队寻找通往亚洲的航路。荷兰鉴于商船造价高昂、成本昂贵,且航行风险高,民间独立船队如远方贸易公司(荷兰语:Compagine van Verre)、老牌公司(荷兰语:de Oude Compagine)等行动,无力对抗西班牙和葡萄牙人的南洋势力,荷兰国家议会遂决意联合各家公司船队,在1602年3月20日正式成立“荷兰东印度公司(荷兰语:Vere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e,简称VOC)”。[4]

荷兰首次入澎

1602年3月20日,荷兰建立东印度公司[9]:42。进入东亚后,除了袭击葡萄牙与西班牙的据点之外,也积极寻找可以设立商馆的据点[9]:46。1602年6月,韦麻郎率领船队到印尼万丹,该年6月进攻澳门却失败[9]:46。之后在1604年,韦麻郎买通福建税监高采和后,于8月7日占领澎湖[9]:46[1]:9。之后韦麻郎派到到福建请求互市,但明朝当局无意跟荷兰进行贸易,且在得知澎湖被占领后,派都司沈有容带兵船50艘(约2千人)前往澎湖[9]:46。沈有容在万历卅二年闰九月廿七日(1604年11月18日)抵达今澎湖马公市一带,于娘妈宫(澎湖天后宫)与韦麻郎会面谈判,要求退出澎湖[9]:46[1]:9。由于无法达成通商目标且兵力悬殊,韦麻郎在该年十月廿五日(1604年12月15日)离开澎湖,事后乃立“沈有容谕退红毛番韦麻郎等”碑以表彰沈有容的功绩[9]:46[1]:9。而虽然荷兰东印度公司未能成功在中国设立据点,但在安汶雅加达平户等地设立了商馆[9]:46

雷尔生受命出征

1622年,雷尔生(雷理生)被任命为东印度公司评议会特别委员,同时担任舰队司令[9]:47。1622年4月10日,率8艘船[注 1]1024人[注 2]从巴达维亚出发前往中国沿海,企图建立与大明的自由贸易关系[9]:47[10]。他受命先攻打澳门,而如果可能再占据中国沿海(如澎湖)等地,甚至筑堡驻扎[9]:47。 6月下旬攻打澳门失败后,他率船于7月11日抵达澎湖[9]:47。7月27日他又亲自率领两艘船去福尔摩沙岛(台湾岛)探勘港口,发现中日两国人多年来会在大员地区进行贸易[9]:47。7月31日,雷尔生返回澎湖,召开会议后认为比起福尔摩沙岛,澎湖是更合适的据点,遂决定留在澎湖[9]:47。8月2日起,在风柜尾(荷兰人称为“教堂湾”)建立城堡,四个棱堡都架有大炮[9]:47。在筑城期间,荷兰人再次占领澎湖的消息为明朝当局所知,有官员王守备(Ongsoepie)与商人黄明佐(Wangsan)[注 3]前来交涉,希望荷兰人能退出澎湖,并表示如果为了贸易而开战,那会遭到大军封锁[11]:107

后来因为贸易请求又被明朝当局拒绝,遂在10月18日派船前往漳州,于11月26日抵达漳州湾抢劫破坏[9]:48

明朝政府出兵

明朝政府进军福建巡抚南居益将荷兰人赶出澎湖。南居益招安当时海上巨寇郑芝龙来对付红毛番,郑芝龙此时因荷兰人以澎湖为基地时,抢夺了悬有郑芝龙令旗的二艘商船,接受明朝福建巡抚的招安,转而攻击荷兰人。

厦门前哨战

荷兰东印度公司于1622年8月2日起造澎湖堡垒,期间除打劫中国东南沿海,亦不断寻求补给和贸易机会。根据首席商务员梅尔德特(Johan van Melderd)回忆,他甫至澎湖,便被派去厦门交涉通商事宜,似因未送礼,便被当地官员刁难,要求他进行下跪叩首之礼才肯与之会谈,后又被打发回澎湖等候通知,自是半分音讯也无。[4]:111、115

1623年1月中旬,雷尔生再偕梅尔德特赴往厦门和当地官员交涉,由于厦门官员不敢擅作主张,遂将雷尔生引荐至福州,拜访时任福建巡抚商周祚。1月23日,雷尔生与商周祚在福州商议,并做出“停火一年”、“荷方撤出澎湖”、“明方同意荷方在台湾本岛进行贸易”等初步协议,但随1623年(天启三年)夏季,福建巡抚商周祚被撤换,由南居益接替,对荷政策丕变,立即召集兵勇于金门厦门海域操练。[4]:111-112

1623年9月底,南居益下令福建沿海戒严;澎湖堡垒指挥官雷尔生则寄信予福建当局,书信中要求明朝商船不德前往马尼拉(西班牙人根据地)交易,并允许荷兰得以和明朝自由贸易之权利,如若明朝政府拒绝两项条件,当即对明朝政府宣战。10月25日,雷尔生下令商务员福朗克(Christiaan Francx、Christian Franszoon,又译法兰西斯尊 )率五艘船舰进发福建,设法占领漳州河(即九龙江西溪支流)。明朝政府终于像荷兰方发出协商邀约,延请福朗克等在鼓浪屿签署协议,佛朗克依约于11月14日率领两艘船舰驶入厦门,在11月17日协议期间,福浙总兵官谢弘仪[12]:226一举擒获福朗克等三十余人,是夜守备王梦熊率六、七艘载满火药的帆船冲撞VOC舰队,其中木登号(Muyden)被烧毁,伊拉斯穆斯号(Erasmus)顺利逃脱,而商务员福朗克押送北京处死,荷方总计8人被杀,52人被擒。[4]:112[13]:110-112

战况

天启四年(1624年)1月,荷兰东印度公司方集中军力渡过澎湖,从中国北部沿岸南下,偷袭并且尽可能捕获中国人,作为谈判遇袭事件的军事回应。在与中国使节接触后全数释放回国,荷兰方面认为双方仍有友好谈判的空间。

天启四年(1624年)2月,福建巡抚南居益亲自乘船到金门,下令明军(总兵力达1万人、兵船2百艘)渡海出击收复澎湖。福建总兵俞咨皋、守备王梦熊,率领兵船至澎湖,登陆白沙岛,与荷军接战。但荷兰军队依仗坚固的工事与战舰顽抗,澎湖久攻不下。‘澎湖厅志’记载道:红木埕城要塞“炮楼坚致如铁,巡抚南宫益,遣兵攻之,贼首高文律拒守不下,官军以药轰之,楼倾下海。”

天启四年(1624年)7月,南居益又派出火铳部队支援,明军发动总攻,一直打到风柜仔的红毛城下,然后双方又形成僵持的局面。

天启四年(1624年)8月,明军再次兵分三路,直逼夷城,荷兰人势穷力孤,不得不撤离占领了两年的澎湖。

占领澎湖

天启四年(1624年)9月,巡抚南居益、总兵俞咨皂统率三军与包围荷军七个月,在协议后荷兰方撤出红毛城,指引其转往中国版图之外的大员(今台湾南部),并且允诺派中国商船前往贸易,终于收回澎湖。此一战役,明军共动用兵船二百只,兵力一万人,交战七月,耗军费达十七万七千余两。荷兰建立热兰遮城,开启了台湾史上近四十年的荷兰统治时期。荷兰司令官高文律与参与谈判的高级商务员等人在厦门谈判事件中遇袭被捕后,即被被解送北京,明熹宗并‘祭告郊庙,御门受俘,刑高文律等于西市,传首各边,以昭示天下’。

明朝虽经由此战占领了澎湖,然而战争过后,明朝政府并没有重新设置澎湖寨巡检司的官署。

注释

  1. ^ 6艘夹板船(三桅大帆船)、2艘快船[10]
  2. ^ 另一说有2千人[1]:10。但根据雷理生日记的说法是8艘船上总共1024人[10]
  3. ^ 原本旧译为“黄商”,依据翁佳音的考证应为漳州绍安人黄明佐,为来往于马尼拉的大商人[11]:107。1604年时也有与韦麻郎交流过[11]:107

参考文献

  1. ^ 1.0 1.1 1.2 1.3 1.4 刘宁颜(总纂)、王世庆. 《重修臺灣省通志》卷七·政治志(建置沿革篇). 台湾省文献委员会. 1991-06-30.
  2. ^ 何, 孟兴. 《海中孤軍:明代澎湖兵防研究論文集》. 澎湖县: 澎湖县文化局. 2012. ISBN 9789860334593 (中文(台湾)).
  3. ^ 庄, 凯证. 〈馬公風櫃尾荷蘭城堡〉. 台湾大百科全书. 2009-09-09 (中文(台湾)).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汤, 锦台. 《大航海時代的台灣》. "Taiwan in the age of exploration" (台北市: 如果). 2011. ISBN 9789866702792 (中文(台湾)).
  5. ^ 5.0 5.1 上田, 信. 《海與帝國:明清時代》. 叶韦利(翻译). 台湾商务. 2017. ISBN 9789570530773 (中文(台湾)).
  6. ^ 高良, 仓吉. 《琉球的時代:偉大歷史的圖像》. 《琉球の时代──大いなる历史像を求めて》. 翻译:芦荻 (台北市: 联经). 2018: 60–62 [1980]. ISBN 9789570851021 (中文(台湾)).
  7. ^ Hansen, Valerie. 《絲路新史:一個已經逝去但曾經兼容並蓄的世界》 "The Silk Road: A New History". 李志鸿、黄庭硕、吴国圣(翻译);许雅惠(审定). 台北市: 麦田. 2015: 37–76. ISBN 9789863442554 (中文(台湾)).
  8. ^ 羽田, 正. 《從海洋看歷史》. 张雅婷(翻译). 新北市: 广场. 2017. ISBN 9789869408844 (中文(台湾)).
  9. ^ 9.00 9.01 9.02 9.03 9.04 9.05 9.06 9.07 9.08 9.09 9.10 9.11 9.12 9.13 9.14 9.15 高凯俊. 《臺灣城殘蹟》. 台南市政府文化局. 2014-02. ISBN 978-986-04-0220-9.
  10. ^ 10.0 10.1 10.2 林伟盛 译. 〈雷理生司令官日記(1622)〉. 《台湾文献》 (国史馆台湾文献馆). 2003-09, 第54卷 (第3期): 页139─188.
  11. ^ 11.0 11.1 11.2 林逸帆. 〈從明末荷蘭俘虜交涉看中荷關係〉 (PDF). 《史耘》 (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历史学系). 2010-06, (第14期): 页103─123.
  12. ^ 台湾史料集成编委会. 《明清臺灣檔案彙編.第壹輯.第一冊.明嘉靖至明崇禎年間》. 台北市: 远流. 2004. ISBN 9573251418 (中文(台湾)).
  13. ^ Ripon, Élie. 《利邦上尉東印度航海歷險記:一位傭兵的日誌(1617-1627)》. "Voyages et aventures aux Grandes Indes (1617-1627)". 翻译:赖慧芸、校注:包乐史(Leonard Blusse)、郑维中、蔡香玉 (台北市: 远流). 2012 [1997]. ISBN 9789573269717 (中文(台湾)).

参见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5-30 11:11,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