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浅井长政

浅井长政
北近江大名、备前
前任:浅井久政
继任:
浅井长政
从二位中纳言
国家近江国
时代日本战国时代
主君浅井久政六角义贤→自立
浅井氏
初名浅井贤政
幼名猿夜叉丸
别名新久郎
出生天文14年(1545年)
观音寺城
婚年与平井定武之女永禄元年(1558年)
与织田市永禄七年(1564年)
永禄十年(1567年)
逝世天正元年9月1日(1573年9月26日)
小谷城本丸
墓葬滋贺县长滨市德胜寺
浅井长政
Japanese Crest mitumori Kikkou ni Hanabishi.svg
三盛龟甲剑花菱
家祖浅井重政
种别武家
出身地小谷城
根据地北近江
日语写法
日语原文浅井 長政
假名あざい ながまさ
平文式罗马字Azai Nagamasa

浅井长政(1545年-1573年9月26日,天文14年-天正元年九月初一),是日本战国时代大名浅井家第三代家督,得年28岁。祖父为浅井第一代家督浅井亮政,父亲为浅井第二代家督浅井久政,母亲为小野殿。幼名猿夜叉,后改为新九郎。15岁时元服受领名为备前守。正室为南近江六角家臣平井定武之女,继室为尾张织田家当主织田信秀之女、织田信长之妹织田市。有三位一生充满传奇与波折的女儿(分别是长女浅井茶茶淀殿、次女浅井初常高院、三女浅井江又被称为浅井小督崇源院)。元龟元年1570年幕府将军足利义昭策划下并于各大名发出征讨织田家的檄文,长政加入信长包围网,于姊川之战后势力逐渐衰退,最后于小谷城之战小谷城及父亲殉死,年二十八岁。

生平

逼父退位蛰居接任家督

永禄2年(1559年),六角家家督六角义贤看着年幼的新九郎颇为喜爱,当任其乌帽子亲。随后刚元服的新九郎,拜领六角义贤名字中的贤字,称浅井贤政。六角义贤为了强调浅井家乃是六角家的附庸臣属关系,逼迫父亲久政为贤政迎娶了六角家重臣平井定武之女为正室。这件事导致贤政本人与浅井家家臣一方滋生许多不满,并认为逼迫少主迎娶六角家家臣之女为夫人之举,矮化浅井家在近江的发言权与地位,意同浅井家成为六角家的从属国。许多浅井家臣如海北纲亲远藤直经阿闭贞征赤尾清纲等因而萌生背叛久政的意图,让怀念亮政时代显赫战功的家臣团将浅井家的最后希望寄托于年少的贤政身上。面对六角家长年的屈辱,贤政忍无可忍,其志得到众家臣的拥戴。

永禄3年(1560年)2月,贤政趁久政出城外鹰狩时,占据小谷城,强制要求父亲久政隐居,与家臣一同罢黜当主久政,命令他到琵琶湖上的竹生岛蛰居监禁。贤政废除了与六角家的不平等的条约,一改往昔久政的顺从作风,积极扩充军备厉兵秣马,以求与六角家随时开战作备战准备。

改名宣布与独立

久政被逼迫蛰居退位让出浅井家家督一职,贤政成为浅井家第三代当主后,为脱离臣属六角家的处境,舍弃了六角义贤授予他的偏讳,改名为“长政”,并与六角家嫁过来的平井夫人离婚。

永禄3年(1560年)4月,六角家获知长政的背离,浅井家与六角家的战争就此展开。为了重新压制与逼迫浅井家臣属,六角义贤下令大将蒲生贤秀攻夺浅井氏的属城肥田城,六角义贤则从观音寺城发兵攻打包围佐和山城。浅井长政为了夺回失去的领土,委任猛将矶野员昌为先锋,出兵南近江在野良田合战中利用奇袭,长政则亲率一万兵以寡击众大破六角义贤多两倍有余的两万五千大军,浅井长政统率初战得到首胜。浅井家的地位借由此战奠定了在北近江的地位,亦同时向六角家警告浅井家已经独立,不是六角家所能控制的臣从关系。战争结束后让六角家元气大伤从而无能为力降服浅井家。同年,经母亲斡旋,将久政接回小谷城。

另一方面六角义贤战败被家臣团逼迫将家督一职让予其子六角义治,义贤出家改名为六角承祯

永禄4年(1561年)6月20日,六角家方面,六角义贤意识到无法独自收服北近江的浅井家,便密谋结合东边美浓斋藤家的势力夹击浅井家,而且尝试与斋藤家联姻结盟,让儿子六角义治迎娶斋藤义龙之女。斋藤家方面,斋藤义龙看见长政继位家督后励精图治,国力蒸蒸日上,本有与浅井家联姻的斋藤义龙担心浅井家会成为西方新的大敌,于是转向南近江六角家合作进攻北近江,因而同意与六角家联姻夹击浅井家,试图谋取浅井家的领地,并一度攻略浅井家领地佐和山城。浅井军与六角・斋藤联军在美影寺川发生激战,长政以勇猛突击的战法击破六角・斋藤联军并大获全胜,浅井家重新夺回佐和山城。义龙被迫退回美浓后,急遽病死。

永禄6年(1563年),浅井长政派遣家臣安养寺经世与尾张织田信长的代表不破光治接触,洽谈出兵美浓之事。同时由于浅井家与斋藤家有着姻亲关系,当主斋藤龙兴之母乃是浅井久政的女儿(近江之方),于是浅井长政想透过这层关系与斋藤家臣日根野弘就串通意图侵袭美浓。但是当浅井长政发兵七千远征美浓之际,南近江宿敌六角家家督六角义治因忌妒家臣后藤贤丰在六角家的威望与人和力而杀害了首席家老后藤贤丰(后藤是六角家历代重臣、首席家老,与进藤贞治并称“六角家的两藤”,智勇兼备,颇受六角家中家臣的敬仰),之后与家中众臣不和产生内乱爆发了观音寺骚动。浅井长政伺机班师还军,先是以赤尾清纲为殿军三度击退斋藤家的追兵,然后便南下侵攻六角家。浅井长政趁著宿敌六角家的内乱,乘机扩大浅井家势力版图,由本来就据有的北近江三郡伊香郡、浅井郡、坂田郡往南扩展至部分南近江三郡犬上郡、爱知郡、高岛郡(即现在的彦根市多贺町甲良町爱知郡一带),使浅井家巩固了在北近江的地位。浅井家经此一战后,一跃成为战国备受瞩目众大名之一(此时信长注意到长政),同时也致力重编家臣团,加强君主集权,并且修建堰堤,降低水灾的发生、发布撰钱令,明令规定出恶钱比例兑换,方便商业交流。浅井家于长政的领导下开始逆转南北近江的形势,同时转守为攻,开始往美浓侵攻。由于斋藤家优秀家督斋藤义龙病逝后,斋藤家逐渐被尾张的织田信长与近江的浅井长政侵袭攻略。

婚姻同盟护送信长上洛

永禄7年(1564年),尾张织田信长为了加强牵制美浓斋藤家,开始与其西方日渐强盛的近江势力浅井家交涉,试图联手夹击斋藤家。

永禄10年(1567年),美浓三人众稻叶良通氏家直元安藤守就成为信长的内应尾张放逐斋藤龙兴织田信长得到美浓国,入主稻叶山城并将其改名为岐阜城,同时开始实施天下布武。一说为以武家政权的力量支配天下,另一说为以武力统治天下。有感于邻近西方近江浅井家势力强盛,织田信长为确保上洛进军的道路,于是将妹妹阿市初嫁予无妻的长政,以姻亲结盟保障日后途经浅井家的上洛之路。织田一方派遣外交使者市桥长利不破光治与浅井家外交使者安养寺经世会谈方缔结昙花同盟。当时织田信长让不破光治开出织田家愿意支付与浅井家婚姻同盟的所有费用,但在与织田家结成同盟前,浅井家展开军会议讨论浅井家与织田家的同盟关系,首先亲朝仓派家臣认为“朝仓当主朝仓义景迟早与织田信长会有一战(织田朝仓祖先本是斯波氏世仇而因此对立)”,其后亲织田派家臣则认为“织田当主织田信长势力如日中天,若与织田家同盟有利于日后发展势力。”,浅井家中产生了意见分歧。鉴此,当主浅井长政提出“不可以与朝仓家为敌”作为缔结同盟的条件,信长当时表示没有问题,长政成婚后尊信长为义兄。

永禄11年(1568年),凭借著姻亲友好关系,战前信长在长政的中介下与六角家谈判希冀得到六角家的协助,但是一来年前信长所击败的北伊势豪族关氏工藤氏皆是服从于六角家的势力,信长夺取了他们的领地就已是与六角家的宣战行动,二来是当时六角义贤义治父子早已被掌控京都的松永久秀和三好三人众收买,所以要得到六角家的协助无疑是空费力气,长政不了解信长为何仍不死心,空耗半个月的时间来跟他们谈判。在与六角家的谈判彻底失败宣告破裂的七天后,信长为了扫除上洛之途的障碍,开始向六角家宣战,并爆发了观音寺城之战。原本信长一方面在南近江与六角家谈判,另一方面则派遣使者前往三河国催促盟友德川家康出兵,三河军以风雷之势火速进军。浅井家与织田家还有德川家合作联手,信长总共率了五万大军攻入南近江,击败未肯让出上洛之路的宿敌南近江六角家。长政支援护送织田信长幕府将军足利义昭上洛。攻入京都的织田信长以严谨的军律约束手下军队的行为,并颁布明了确实的法令,尤其是信长清楚自己(长政)对六角家的怨恨让自己担任先锋,一扫多年怨气狠狠痛击宿敌六角家;而且在上京后,每当信长接见一些重要的商人与朝廷公卿时都会当众称赞长政,并且推荐他们与长政结交。浅井与织田两家的交谊关系达到极盛时期。

然而织田信长于战后封赏中将摄津国分封家臣伊丹亲兴、池田胜正和田惟政大和国则成为松永久秀的领地,同样有份参战的盟友长政却未受到信长任何封赏。

北朝仓南浅井同盟

浅井家早期长政的祖父亮政,在六角定赖(六角义贤之父)的攻势下守不住小谷城,一度逃到美浓国越前国的朝仓家寻求军事援助;后得第十代朝仓家督朝仓孝景同意下,让侍奉朝仓家五代家督的家老重臣朝仓宗滴率军出征北近江小谷城,收复小谷城。 大永5年(1525年,)在当主朝仓孝景同意下,派遣同盟外交使者朝仓宗滴到浅井家,缔结了朝仓浅井同盟,朝仓家同时与六角家缔结停战的密约;此为避免与南近江的六角家有直接冲突关系,将缓冲区建筑在北近江的浅井家势力上,作为越前朝仓富国强兵必须要有的缓冲。直至元龟4年(1573年)同盟结束原因:“朝仓浅井两家相继被织田家攻伐灭亡”,此同盟长达48年之久(半个世纪之久)。

响应将军号召加入信长包围网讨伐义兄

永禄13年(1570年),幕府将军足利义昭认为织田信长对他的将军权力有诸多压制而不满,便纷纷向京都附近畿内的众大名势力发布讨伐信长的檄文御内书信,首先将军足利义昭联合越前朝仓家朝仓义景、北近江浅井家浅井长政、南近江六角家六角义贤甲斐信浓骏河三国武田家武田信玄加贺摄津两国石山本愿寺本愿寺显如纪伊铃木家铃木重秀河内和泉两国三好家三好长逸三好政康岩成友通所组成的三好三人众等大名结成第一次信长包围网,结合众大名讨伐信长武田信玄率先响应将军足利义昭的号召邀请率大军西进上洛,意图夹击织田家。首先武田信玄从东海道率军开始上洛,由骏河进军扫除上洛的道路并开始攻打织田信长的盟友德川家康,成为众大名要联合攻击的织田信长

首先信长讨伐屡屡无视他上洛命令的朝仓家朝仓义景,由若狭发兵进攻越前。不久便攻占由朝仓一门朝仓景恒驻守的金崎城,由于朝仓家不敌,希望世代交好的浅井家发派援军。浅井久政名义上已蛰居,实质上握有强大发言力,首先他为长政分析认为有许多必须舍弃与织田家同盟的理由其一:“一方面在我们浅井家快灭亡时,得到朝仓家的支援下才得以生存下去,怎能够忘记朝仓家的恩情呢?”其二认为:“朝仓家与浅井家关系乃为唇亡齿寒,如果坐视让织田家灭掉朝仓家的话,那么浅井家没有出路了,四周领地皆被包围。(一旦织田灭掉朝仓,织田家便掌握了北边的越前、南边的南近江、东边的美浓、西南方的山城京都)”其三认为:“自古以来浅井家与朝仓家世代交好,更何况比起织田家,朝仓家是我们浅井家更早缔结的盟友!”强烈逼迫长政救援。老臣派代表以海北纲亲赤尾清纲、雨森清贞为首赞成久政支援朝仓家的意见,但长政自己却认为:“义兄织田信长快速崛起日后必定会成为天下霸主,世交朝仓义景整天沉醉于故乡一乘谷城不理政事(将朝仓家中所有军事内政事务全都委托于从兄弟朝仓景健朝仓景镜处理),朝仓家的实力在曾历仕朝仓贞景(侄)、朝仓孝景侄孙)、朝仓义景(曾侄孙)的朝仓氏三代元老重臣,也是朝仓家最后一位英明神武智勇兼备的家臣朝仓教景(即朝仓宗滴)去世后已逐渐衰弱化。”在浅井家臣中也有为数不少家臣转而支持织田家,如宫部继润远藤直经阿闭贞征等人都对朝仓义景的优柔寡断感到十分厌恶。而且长政之父久政非常厌恶信长还意识到自从信长上洛之后,浅井和织田的同盟属于主从同盟的关系,长政在信长上洛后亦未获得优渥的封赏(信长借道进江而上洛京都),引起其父久政与浅井家众家臣的不满,加上在将军义昭的煽动下,长政渐渐压制不住亲朝仓家臣派的声浪,最后长政冷静的判断之下,响应将军号召讨灭信长,家中分裂不会严重化,但在众多旧臣施加的压力下,决定讨灭义兄织田信长,加入信长包围网的一环。

与织田信长互有胜负

元龟元年(1570年),织田信长与朝仓义景展开了金崎撤退战浅井家出兵奇袭织田信长,浅井长政突然出兵救援朝仓家,信长察觉到盟友兼妹夫长政,转而支持守护朝仓家,与自己为敌后,即将率兵前来攻击自己,为免陷入退路被截断的危机。负责织田军断后的殿军明智光秀羽柴秀吉德川家康等人的奋战之下,终于逃回京都。信长返回京都时,据言身边只剩下约10人。成功逃脱浅井朝仓夹攻。织田信长与盟友三河德川家康一同出兵反击,跟朝仓家浅井家两家合军在近江国的姊川河原交战,史称“姊川之战”,浅井家屡屡突破于织田家军阵,而朝仓家因受到德川四天王之一榊原康政迂回进攻战法突破侧翼包围本阵,朝仓家逐渐退出战场回到越前,浅井家不敌织田德川两家军力也因此撤出战场退回小谷城,浅井朝仓联军战败。 元龟元年(1570年)8月,浅井长政、朝仓义景、延历寺等3万联军进攻近江坂本9月23日,织田家回援从摄津回到近江,浅井、朝仓联军避入比叡山抵抗。信长停留在近江国志贺宇佐山和浅井、朝仓两家联军展开了消耗战对峙志贺之阵、宇佐山城之战斩杀了织田家重臣森可成与信长之弟织田信治。 元龟二年 (1571年)2月佐和山城之战,信长家臣羽柴秀吉使用离间计,多次与家臣矶野原昌接触使之贿络收买等手段,让长政心生疑惧并拒绝给被织田军包围的重臣先锋猛将佐和山城城主矶野员昌的兵粮支援,矶野员昌无奈投降织田家,交出佐和山城向高岛退去,太尾城主中岛宗左卫门尉自知不敌织田军,便放弃城池领兵回浅井家本据小谷城,朝妻城主新庄直赖手上兵力仅有250人,面对织田军的逼近,因此向浅井长政请援,但浅井家迟迟没有援助,因此新庄直赖也开城投降织田家。羽柴秀吉也在横山城之战击退了浅井长政的攻击,浅井家势力逐渐严重衰退。

与父亲久政主城小谷城亡殉死

天正元年(1573年),武田军与德川军在三方原展开战斗,史称三方原之战。武田军大败德川军,武田信玄强行上洛途中于信浓驹场病逝。信长包围网失去东方重要的一环,使得信长得以逐一击破各个包围网的大名。9月16日织田家与盟友朝仓家展开最后一场战役一乘谷之战朝仓家毁灭后,信长把矛头转向妹夫长政,随即开始对浅井家进行围城攻略战,史称小谷城之战。9月23日织田军杀入小谷城中,父亲浅井久政也于9月23日在京极丸切腹自尽,享年四十九岁。9月26日浅井长政留下遗言嘱托妻子织田市带着三个女儿(即浅井茶茶、浅井初、浅井小督)回到织田家,送她们出城后在小谷城本丸切腹自尽,得年二十八岁。

浅井长政与织田市通说生有一子三女或是二子三女,也有认为只生育三个女儿。与其他侧室也有生儿子。嫡长子万福丸小谷城被攻破时由家臣抱走逃亡,途中被羽柴秀吉捕获送到信长本阵中,信长下达处穿刺而死的命令,年仅九岁。次子万寿丸才出生不久,被家臣抱到寺庙中养大,成为僧侣。此外还有一庶子浅井井赖,被认为是传说中真田十勇士里根津甚八的原型。至于三个女儿则分别是浅井茶茶姬初姬江姬,长大都具有波澜壮阔的一生际遇。

长政的墓所在德胜寺(位在今天的滋贺县长滨市),法名“养源院天英宗清”。直到1632年,因为身为德川幕府三代将军德川家光外祖父,追赠从二位中纳言的官位。

浅井家祖先与血脉

祖父
双亲
  • 父亲:浅井久政-浅井亮政之子,浅井家第2代家督,在小谷城陷落时在京极丸切腹自尽。
  • 母亲:小野殿(阿古御料人)。
父辈
  • 叔父:浅井高政-浅井亮政之子、久政之弟。
  • 叔父:浅井政弘-浅井亮政之子、久政之弟。
兄弟
  • 二弟:浅井政元-在浅井家的财务管理上表现出众,但在小谷城即将被织田军攻破时向信长投降,浅井家灭亡后被信长以对旧主不忠的罪名诛杀。
  • 三弟:浅井政之-在姐川之战中英勇奋战,但不幸战死。
  • 从弟:大文字屋新十郎(浅井治政)-被藏匿在越前国的寺庙中,之后担任前田利家的家臣。
姊妹


妻室
  • 前妻:平井氏夫人-六角家臣平井定武之女。
  • 正妻:织田市
  • 侧室:八重之方。
子嗣
  • 长男:浅井万福丸(浅井辉政)-长政嫡长子,浅井家灭亡后被家臣从小谷城中救出逃亡,但最后还是被织田军的羽柴秀吉捕获而被处以磔刑(串刺之刑)而死,年仅九岁。
  • 次男:浅井万寿丸(浅井直政/正艺/万菊丸/几丸/虎千代丸)-浅井家灭亡后被家臣从小谷城中救出,出家隐遁。
  • 庶子:长明(七郎)-生母为八重之方。
  • 庶子:政治(円寿丸)。
  • 长女:淀殿(浅井茶茶姬)丰臣秀吉侧室。
  • 次女:常高院(浅井初姬)京极高次正室。
  • 三女:崇源院(浅井督姬)德川秀忠正室。
  • 庶女:刑部卿局(俊澄尼)-千姫的乳母。

家臣

浅井政澄远藤直经阿闭贞征宫部继润、新庄直赖、藤堂高虎等人。

浅井家一门众

浅井亮亲
  • 子:浅井吉政
浅井家的政务奏事者,守护浅井家多年,小谷城陷落后为织田军所捕获带到信长面前,反骂信长撕毁浅井织田两家盟约不守信义,被信长命令自尽。

海赤雨三将

海北纲亲
纲亲为浅井家善于出谋划策的兵法老师-军师,敌军的羽柴秀吉赞赏他:“纲亲乃我军法之师也!”,给予海北纲亲高等的评价。
赤尾清纲
  • 子:赤尾清冬
清纲为浅井家最勇猛忠义的武将,至死前都为浅井家战到最后一刻。得知浅井长政切腹后也跟随着主君殉逝。在长政的统治时期作为政治手碗,为浅井家付出良多。
雨森清贞
  • 同宗:雨森清良(兄)、雨森清次(弟)
清良清次两人为兄弟,与清贞乃同族兄弟亲缘关系。清良在姊川合战中被讨死。清次归附阿闭贞征麾下,山崎之战阿闭家灭亡后隐居。

浅井四翼

矶野员昌、野村定元、三田村秀俊、大野木国重

盟友

  • 世交:朝仓家-朝仓家当主,朝仓义景;由第一代家督浅井亮政维持至第三代家督浅井长政,世代交往的盟友。
  • 姻亲:织田家-织田家当主,织田信长;由织田市嫁给浅井长政作为妻子,政治联姻促成的盟友关系。

登场作品

小说
  • 蝶之战记(文艺春秋池波正太郎著)
  • 流星:阿市之方(文艺春秋、永井路子日语永井路子著)
  • 浅井长政的决断-贤愚的歧路(角川书店笹泽左保著)
  • 浅井长政:战国浮世门(创林社、加岛重藏着)
  • 浅井三代:小谷城物语(木精舍、马场秋星著)
  • 浅井长政(光文社德永真一郎日语徳永真一郎著)
  • 湖北之鹰 浅井三代记(光风社、佐竹申伍日语佐竹申伍著)
  • 浅井长政(学研江宫隆之日语江宮隆之著)
  • 霸者的系谱(学研、伊藤浩士日语伊藤浩士著)
  • 浅井长政正传:虎死留皮(德间书店铃木辉一郎日语鈴木輝一郎著)
  • 湖国的王者 浅井长政(新风舍日语新風舎、山中正英著)
  • 浅井长政―向信长翻转反旗的勇将(PHP研究所星亮一日语星亮一著)
  • 浅井长政与阿市之方(PHP研究所、近卫龙春日语近衛龍春著)
  • アザイナガマサ~浅井长政~(鳄鱼书社日语ワニブックス、安曾了著)
影视剧

参看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16 00:22,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