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最上级重巡洋舰本文重定向自 最上级重巡洋舰

最上级重巡洋舰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最上
最上号重巡洋舰,摄于1935年,主武装为轻巡洋舰标准配置
概观
舰种重巡洋舰
舰名出处河川名
拥有国Merchant flag of Japan (1870).svg 大日本帝国
前级高雄级重巡洋舰
次级利根级重巡洋舰
同级4艘
下订1931年
动工1931-1934年
下水1934-1936年
服役1935-1944年
技术数据
标准排水量11,200吨
全长200.6米
全宽20.6米(最上、三隈)
20.2米(熊野、铃谷)
吃水6.15米
燃料重油2,280吨
锅炉ロ号舰本式重油水管锅炉10座(大级8座,小级2座,最上、三隈)
ロ号舰本式重油水管锅炉8座
动力舰政本部式蒸汽涡轮引擎4座,4轴推进
功率152,000匹
最高速度35节
续航距离14节8000海里
乘员950人
飞行设施火药式弹射器2座
武器装备5座三连装三年式155毫米舰炮
1941年后更换为5座双连装三年式E级20.3公分舰炮

4门双联装八九式127毫米高射炮
4具三联装61公分鱼雷发射管
九三式鱼雷24枚
4座双连装九六式25毫米高射机炮
装甲水线装甲带65-100毫米
甲板水平装甲60毫米
指挥塔侧面100毫米、顶部50毫米
主炮塔25.4毫米(1英寸)
舰载机3架瑞云水上侦察机

最上级重巡洋舰日本帝国海军建造的重巡洋舰,因伦敦海军条约内规范的总吨位限制,因此采用轻巡洋舰的名义建造,配备轻巡洋舰的155毫米舰炮,也采用轻巡洋舰的河川命名法则;直到日本退出伦敦海军条约后,本级舰更换回原始设计的203毫米舰炮,恢复重巡洋舰标准。

本级舰共建造4艘,后两艘因友鹤事件第四舰队事件导致设计有做些微修正,所以有军事研究者独立出来称铃谷级,但实际战力差距并不明显。

建造历史

在古鹰级、青叶级、妙高级、高雄级等12艘重巡服役后,日本帝国海军的重巡洋舰吨位实际上已用光了1929年伦敦条约签订时所明定的10万8千吨额度,伦敦海军条约中也决定维持12艘重巡这个现状而不增加巡洋舰队规模;然而在所谓的10:6吨位配比下,日本帝国海军在面对假想敌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时,巡洋舰战力总数上仍处弱势,只能千方百计地找漏洞钻。对日本海军而言,当时唯一的突破口就只有轻巡洋舰,因为当时服役的17艘轻巡中大部分是5,500吨级款级,还有3艘是吨位更轻的旧级天龙级轻巡洋舰与实验舰夕张号轻巡洋舰,在10万450吨的配额吨位内还有2万吨的余额可用,如果加上汰换旧船的额度将会更多。而轻巡洋舰只限制主炮口径,吨位上限仍按照巡洋舰标准规定。

换句话说,只要建造出一种防护力等同重巡洋舰,却装着轻巡洋舰主炮的军舰,依然符合条约规定;而条约未就设计进行限制,即使一开始就设计好可以换装重巡洋舰主炮,亦不算违反条约。于是日本帝国海军在1931年(昭和6年)对外公布第一次军备补充计划,决定增建4艘“8,500吨级轻巡洋舰”[1],这4艘新级舰当时号称用于汰除天龙级与球磨级轻巡洋舰中的球磨号、多摩号等几艘军舰[2],让日本海军有50,995吨的配额可以自由运用[3],同时开发新级155毫米舰炮。舰艇主设计师为舰政本部第四部部长,造舰上校藤本喜久雄

建造最上级的初稿则是1930年出炉的“C37”设计案,军令部要求舰政本部设计新级巡洋舰的技术门槛有:

  1. 装有15门155毫米舰炮,并保有更换为双连装203毫米舰炮的弹性
  2. 舰体主防护带要有抵御155或203毫米舰炮的贯穿力
  3. 极速37节,续航力8,000海里
  4. 可满足执行现有重巡洋舰任务之能力,包括大洋侦搜,并与敌军重巡洋舰对抗的战力”[4]

虽然主设计师藤本上校在日本海军中已经属于热衷于引进新技术改良军舰设计的工程师,但以日本海军的想法,实际上就是要一艘8,500吨级的巡洋舰具有万吨级重巡战力的严苛要求。最上级的设计最后仍以高雄级重巡洋舰为草案重新设计,缩减舰桥面积,采用更多的电焊工法减少铆钉使用,降低吨位;采用铝合金建造舰体上层结构[5],运用集中式烟囱与锅炉舱间来压缩更多的空余吨位。虽然海军内部放宽标准至9,500吨,但实际上仍不敷使用;在海试时已经显露出压制吨位所的问题,上层结构过重导致舰体不稳定、主炮射击时舰体出现裂缝、船身在稳定海象航行仍有变形迹象等接连出现。

1931年,最上号、三隈号轻巡洋舰动工;不过1934年下水时就爆发友鹤事件,刚下水的最上号在图纸计算后发现船只复原性有问题,因此进行结构修改。1935年最上号海试时,又发现电焊部位强度不足再度入坞修正;但是最上号开始海试时被列强看出问题,最上级实在太大艘,大到海军业界私底下没人相信她的标准排水量只有8,500吨;英国皇家海军所属之皇家海军建设指挥部英语Director of Naval Construction更表示“除非这艘战列舰用纸造,否则数字肯定有错”[6]。不过1935年9月第四舰队事件时最上号也为苦主之一,该场天灾造成弹射机上的舰载机受损、舰体外壳由电焊工法制造的部分破裂渗水、第二炮塔因结构受损而无法转向,于是最上号又再度进坞大修;因此外界对她的状况无法进一步查知,等到1936年日本退出伦敦海军条约后,吨位限制也不再算是问题,所以最上级的重大违规问题当时没有造成太多的风波。

最上级的出现对于同样签定伦敦海军条约的英国、美国而言却是截然不同的状况,本级舰正好对应到巡弋殖民地为主要任务,因此采轻火力、薄装甲换取低吨位,数量多的轻巡洋舰设计,所以当时各国轻巡洋舰没一艘能制衡此级军舰;这让美国海军英国皇家海军都很认真看待这艘超重量级的“轻巡洋舰”,并建造威力更强的同等级轻巡来对抗最上级。包括7艘布鲁克林级轻巡洋舰、10艘城级轻巡洋舰英语Town-class cruiser (1936)都以最上级为标的设计,单单这4艘舰艇让英美两国在条约巡洋舰时代耗费珍贵的吨位及预算来应付,也让开战时盟军的舰艇数量更加紧迫;最上级的舰艇设计本身并不算特别优秀,但是却在其他方面为日本海军赢取了一点优势。直到开战后,英美两国才知道最上级可以直接更换炮塔升格为重巡,各方都都错估了这艘舰艇的原始设计方针。

虽然政治方面的干扰不再,但是最上级的技术问题依旧无解,因此后续两舰(铃谷、熊野)为了合理化设计而实施舰级修正;舰宽缩减为20.2米、标准排水量放宽到11,200吨、极速则略减至35节[7]。等到日本正式退出伦敦海军条约后,日本海军为最上级增设水下防鱼雷隔舱,满载吨位则一举突破1万3千吨级,回到了高雄级的吨位标准。

设计

最上级一开始就打算作为重巡使用,因此在设计上参考了许多妙高级及高雄级的经验,所以在外观上没有继承任何日本轻巡洋舰特色,而有着十分浓厚的重巡风格。其中一个很明显的就是前高后低的船体设计,从平贺让设计日本重巡时此特征即存在;最上级舰身最高处为舰首,距离水线高7.65米、舰身中段距离水线高5.5米、舰艉距离水线高只剩4.65米。最上级原本也打算使用高雄级的天守阁式舰桥风格与大级杆柜,但是在友鹤事件后该设计遭推翻,改用一个较小的舰桥结构设计与重量较轻的三脚主柜替代;铃谷号建造时舰桥结构再度实施修正以降低舰体重心,但最上级4艘的稳定性都不算好。

在人员适居性上,虽然最上级的人员编制量与重巡洋舰相等,但在日本中级军舰中她的设计已经是比较善待士兵的舰艇;该舰是日本巡洋舰中第一艘为水手配备三层铁床[8],取消了帆布吊床,并且为军官住舱设计盥洗设备的军舰。加上在设计时已经考虑南方作战需求,所以舰内通风设计性较佳,在战争中期还有特别为本级舰加装冰箱,在日本海军舰艇普遍无视适居性的常态下可说特例。

最上级的主炮也是独树一格的部分,日本帝国海军并没有亟于汰换当时轻巡洋舰的主炮,因为士兵体格问题让以人力上弹、装填为主的轻巡洋舰不适合更换主炮;但为了圆谎,海军放弃了既有的140及152毫米炮弹标准,在1930年时特别为最上级开发出一款3连装155毫米舰炮,也就是三年式15.5公分舰炮。该主炮原级1932年完成,1934年完成测试。原本打算作为可达仰角75度防空用的高平两用舰炮,但是在测试后发现周边配套不足,因此最后修正成最大仰角55度的舰炮;虽然号称可拿来对空,但是上弹机只能提供每分钟5发的供弹速度,加上炮弹本身仍维持药包、炮弹分离设计,装填速度受限,所谓的防空性能只有在使用三式弹时可提供极有限的长程对空火力,且命中率不高。

服役

四艘最上级本务上已经是作为重巡洋舰使用,所以没有编入水雷战队,而是比照重巡洋舰成立单独作战支队,成为第二舰队辖下第七战队。在1941年底开战时,主要任务为荷兰东印度群岛战役的支援任务;巽他海峡海战英语Battle of Sunda Strait一役,最上号、三隈号两舰偕同日军舰队击沉美国海军休士顿号重巡洋舰英语USS Houston (CA-30)澳大利亚皇家海军伯斯号轻巡洋舰英语HMAS Perth (D29),还击沉数艘盟军商船。后来第七战队参加了印度洋空袭、中途岛战役。

在中途岛之役时,第七战队因为航舰部队遭击沉,因此掩护战列舰本队撤退;撤退返航途中遭遇大雾,视线不良下最上号撞烂了三隈号,导致美军战机得以追上两艘受创的舰艇,三隈号后遭美军击沉、最上号遭重创。返国的最上号在大修时接受了航空巡洋舰改装工程,拆除舰艉主炮、延长后部甲板,改装成装载水上飞机的空间,强化该舰侦搜能力。

而第七战队没有受损的两舰,原本计划用于印度洋破交战,但是在瓜达康纳尔岛战况胶着下也进驻所罗门群岛,投入该地战场。

改装方案

除了既有的航空巡洋舰外,最上级在二战中期亦曾经计划实施航空巡洋舰改造案;日本海军研究者福井静夫称日本海军曾有计划将首两艘最上级转用为防空巡洋舰;该方案将拆除一部分、甚至是所有主炮,安装更多的双连装高平两用炮[9]。此外,在1930年代,后两舰铃谷、熊野建造时日本海军也有直接变更设计建造为防空巡洋舰的计划[10];甚至有将最上级全部改造的想法[11],然而这些计划只存在于公文讨论,并没有实际设计草图存世。

同级舰

参见

参考

脚注
  1. ^ “第3501号 6.10.27 最上”p.2
  2. ^ “昭和9年度海军予算查定资料”p.15
  3. ^ Lacroix E., Linton W. Japanese cruisers of the Pacific War. — P. 434.
  4. ^ Lacroix E., Linton W. Japanese cruisers of the Pacific War. — P. 437.
  5. ^ Lacroix, Japanese Cruisers, p. 438-439
  6. ^ Preston A. The World's Worst Warships. — London: Conway Maritime Press, 2002. — P. 137. — ISBN 0-85177-754-6
  7. ^ Lacroix, Japanese Cruisers, p. 439-442
  8. ^ “2 帝国海军造舰术进歩の现状”p.6
  9. ^ ‘日本巡洋舰物语’p.260、p.341
  10. ^ ‘未完成舰名鉴 1906~45’p.108
  11. ^ ‘日本駆逐舰物语’p.218
参考书目
  • Blair, Clay. Silent Victory. London: Lippincott. 1975.
  • D'Albas, Andrieu. Death of a Navy: Japanese Naval Action in World War II. Devin-Adair Pub. 1965. ISBN 0-8159-5302-X.
  • Dull, Paul S. A Battle History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Navy, 1941-1945.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78. ISBN 0-87021-097-1.
  • Fitzsimons, Bernard. p. 1927-8. The Encyclopedia of 20th Century Weapons and Warfare, Volume 18. London: Phoebus. 1978.
  • Lacroix, Eric; Wells II, Linton. Japanese Cruisers of the Pacific War. Annapolis: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97 [23 September 2013]. ISBN 0-87021-311-3. OCLC 21079856.
  • Preston, Anthony. World's Worst Warships. London: Conway's Maritime Press. 2004.
  • Miller, David. Page 242. The Illustrated Directory of Warships from 1860 To The Present Day. London: Greenwich Editions, Salamander Books Ltd. 2004. ISBN 0-86288-677-5.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01 13:54,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