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户川达安

日语写法
日语原文戸川達安
假名とがわ たつやす
平文式罗马字Togawa Tatsuyasu

户川达安(又称逵安みちやす),永禄10年(1567年)─宽永4年12月25日(1628年1月31日)原宇喜多氏家臣。日本战国时代安土桃山时代的武将,江户时代初期的大名备中国庭濑藩初代藩主。户川秀安的嫡男,母为石川晴清之女,正室为长船纲直之女,后有继室冈元忠(宇喜多三老之一、利胜)之女。幼名大工(杢)、助七郎,官位是从五位下‧肥后守,号觉如。

生平

青年时期

达安是“宇喜多三老”之一的户川秀安之子,受到安排而成为宇喜多直家的继承人宇喜多秀家的侍童。达安幼年即生长得健壮,成年元服后,体格更加强健,并且个子很高,力气也很大,与家臣团的力士,寺尾作左卫门(割切大鹿之角)、高龟平八(打开加贺灯笼)相较更强。

重臣时期

天正七年(1579年),毛利家的小早川隆景镇守忍城,宇喜多直家率军至备中国境、备前境内的辛川城与隆景大战,是为“辛川之役”。13岁的达安,初阵随父秀安任此役先锋,达安率别动队突击小早川隆景军侧翼,令其混乱退败而引发“辛川崩”,并与敌方守将互相以枪衾对战,最终达安讨取了敌大将而立下大功[1]

后来达安继承父亲的备前儿岛常山城而成为守将,领有二万五千六百石、与力90人、铁炮足轻40人,担任宇喜多家的侍大将连续参与备中高松之阵、小牧长久手之战纪州根来众攻略、四国征伐九州征伐小田原征伐,乃成当时宇喜多家的代表武将之一。

天正十年(1582年)在备中高松之阵中,达安与父亲秀安代替年幼的宇喜多秀家出阵参与羽柴秀吉(丰臣秀吉)的攻势,于4月14日率一万兵力于备中转战,奋勇进攻毛利方的冠山、宫路山、加茂等支城。之后在冈山城晋见秀吉,当时16岁的达安获得秀吉的赞许而建立起在备州的武名。

天正十五年(1587年),达安参与九州征伐,随初阵的主君宇喜多秀家毛利辉元羽柴秀长等将一同包围日向的高城。4月17日,达安率领备前势先锋立下“一番讨”前往被岛津忠邻夜袭的友军宫部继润(宫部善祥坊)阵营,后藤堂高虎黑田孝高龟井兹矩等也率军来援宫部继润,夜中岛津义弘则为援助岛津忠邻而率军前来,与达安大战至拂晓,结果岛津势死尸堆如山,义弘遂撤军(根白坂之战),达安先前也参与岩石城、益富城等九州敌势诸城的攻略,更于攻入大隅、萨摩之时于各处驻军之地为鼓励部下锐忠,每晚亲自夜巡[2]

天正十八年(1590年)达安身任秀家的代总大将,参加进攻北条氏小田原征伐,并且把宇喜多军的军装打扮得极为豪华,受到了诸大名的赞叹和秀吉的称赞。 之后达安率领宇喜多军进攻北条方的山中城,立下一番乘攻下敌方望楼,并成功夺下山中城,翌日,达安又率先登上汤本北面的山上,直迫小田原城,并发射铁炮,其铁炮的声响传至秀吉本阵,得知此事的秀吉立即派援军支援补给,并赐糒酒给予达安做为犒赏[3]

朝鲜时期

之后丰臣秀吉于文禄元年(1592年)发动侵略朝鲜的战争,达安作为宇喜多军之一也率军出战。有一日,达安率兵出外,遇上朝鲜大军,家臣中岛贲之助是战愤死,达安援军打算出去营救,但达安有位新加入不久的家臣伊贺冈市之烝拦阻道:“敌军看上来有数万,此难有作为。请退回本阵等待诱敌、以图欺敌。” 达安回应说:“如在此退去,敌必乘胜追击。这里只有奋战至死而决不能退却。” 并立刻爬上后山,乘势攻破敌方后阵,并打击山野小路上正在败退的朝鲜阵营,讨取了首级数百。

之后日军先锋加藤清正的军势直攻入朝鲜京城后,又直趋北方边界的兀良哈扫讨朝鲜军,然而北方的极寒加上兵粮运输为朝鲜水军所截断,加藤军于前线孤立无援,达安为此率军急赴兀良哈,接济加藤军、援救了加藤清正

文禄二年(1593年)明朝呼应朝鲜的请求出动援军,由李如松率领的四万明朝军队击破了平壤的日军一号队小西行长,并且南下打算收复京城,日军为此撤退至京城商议迎击或笼城,最后在立花宗茂以及小早川隆景的坚持下决定出战明军。日军因此分军,由小早川隆景立花宗茂等为先锋队,此时达安作为宇喜多军的一员属本队之一。 在立花宗茂做为先锋队一号队于早晨时分击破明军先锋查大受后,两方军势在中午于碧蹄馆周边纵向列阵,此时达安的主君宇喜多秀家为了争功而想超越先锋队的军阵以立下先阵之功,然而小早川隆景分军三队挡住宇喜多军势并开始和明军开战,更传令要求宇喜多军做为伏军以适时加入战局,最后隆景配合小早川秀包立花宗茂包围住明军,宇喜多军也在立花宗茂的传令下伏击出战,此时达安率宇喜多军加入战局[4],和秀包、宗茂两位同年的将领一同奋战击退明军。晚年的达安在二代将军德川秀忠前叙述此事,与立花宗茂同得嘉许。

其后参加攻略幸州山城之战,与吉川广家、毛利元康三队挺进突破城栅,接着参加第二次晋州城攻略战,立下仅次于后藤基次的二番乘之战功。

庆长二年(1597年)8月12日,参予南原城攻略战,达安的部队以其家臣完耳太郎兵卫、青井善兵卫为首立下了一番乘,并讨取了3千余首级。

宇喜多骚动

文禄元年(1592年),宇喜多三老的冈利胜(元忠、家利,和子家利曾经同名)病死后,达安担任了各项国政的重臣,然而文禄三年(1594年)主君宇喜多秀家突然解除达安为国政所担负的职务,因为秀家当时信任家臣长船纲直,遂将国政转由纲直处理,造成了达安和纲直的对立,达安也渐渐对秀家感到不满。不过即使达安和纲直对立,因为达安之妹为纲直之侧室,纲直之女为达安之正室,因这层关系,达安终于在纲直死前和解了。(但是传闻纲直之死为达安等敌对势力毒杀所为。)

庆长5年(1600年)1月,宇喜多家中终于发生了御家骚动。因为在前年死去的纲直之后,继任国政的中村次郎兵卫同样遭到达安、冈家利(利胜之子)、花房正成等宇喜多重臣的反感,当中的原因在于中村是切支丹(基督教)信者,和笃信日莲宗的达安、利胜等人显得格格不入,不管达安如何上诉秀家,秀家均未郑重理会达安的意见,为此达安、家利以及宇喜多诠家(左京亮,秀家堂兄,达安妹婿,后改名坂崎直盛)发动武装占据秀家在大坂的玉造宅邸,期间大谷吉继和德川家臣神原康政都曾为此事而前往宇喜多家做调停,然而全都因为达安等人的坚持而失败,最后由“五大老”之一的德川家康出面调解,结果是达安等宇喜多重臣离开宇喜多家转为德川家臣而解决此事,然而此结果也造成宇喜多家之后在关原之战战力减半,国政也趋向衰弱。

关原时期

庆长5年(1600年)达安等宇喜多家臣以新参德川家臣的身份加入会津征伐,之后转攻歧阜城。随后参加关原之战,达安于前哨战,合渡川之战骑着爱马“通天黑毛”渡河立下一番枪,更于关原本战借取加藤嘉明的军阵,联合黑田长政的军势对抗石田三成[5],传说此战达安讨取了名将岛左近,更取得其头盔和铠甲成为家传宝物(现今户川纪念馆中仅保留头盔上的"绪",头盔则于大正四年由户川安宅氏送往久能山东照宫做奉纳之用。铠甲则因早年大火烧失。),并且此战奋勇作战的英姿,和其头盔的装饰物的关系,被取异名为“干支的达安”

战后,被家康赐与备中庭濑藩2万9千2百石(后加增至3万石),期间达安修筑抚川城并新建庭濑城,热心建立日莲宗的寺庙如“名越妙见山”的“真城寺”、“觉如山不变院”、“启运山盛隆寺”、“善立院”,改建城下町以及治水水道、新田开发、整备庭濑外港等,在领地也留下良好的内政功绩。

外交方面则和领地相近的大大名小早川秀秋福岛正则等交好,达安曾经赠送爱马“通天黑毛”给秀秋,秀秋也回礼名刀大左文字给达安。而福岛正则也曾于书信中称赞达安的武勇以及为人,达安也曾在福岛家面临改易危机时,与安藤重信、永井直胜作为三奉行前往福岛家劝说。

江户时期

达安某年(应是大坂之阵前夕)在从江户回到领地备中的途中经过大坂城,当时大坂丰臣家正招集浪人准备对抗德川家,当中开始有骚扰大坂附近的德川家领地的举动,达安听闻之后前往领地被骚扰的大名家助阵,浪人因此不敢攻击而退去。

庆长十九年(1614年)达安也参加了大坂之阵,于冬之阵中达安率军于大坂城西方布阵,并于野田福岛之战和九鬼守隆、池田忠继、花房职之等人乘战船攻击放火福岛一带,成功令敌军退守回到大坂城。大坂夏之阵则是以培烙玉攻击大坂城,也立下战功,不过丰臣方因为有达安在宇喜多家时期的亲戚(冈平内,达安妻兄冈家利之子、利胜孙)加入对抗德川军,家康因此令其功过相抵(但家利被迫切腹)。然而达安往后受到德川家礼遇,成为了德川秀忠的御伽众,并将自身的战阵体验讲述给年轻的旗本武士们作为参考。

最后户川家作为德川家旗本大将延续家世,达安于宽永四年(1628年)死后户川庭濑本家由次男户川正安(土佐守、与叔父同名)继承,同时正安之弟户川安尤分领3400石、户川安利分领3300石分别为早岛、带江户川家。之后庭濑本家至达安孙户川安宣继承时又分领弟户川安成而分为妹尾、抚川两家。

而本家传至曾孙户川安风时因为无嗣而遭到改易,由安风之弟逵富继承户川家,成为9千石的旗本武士传续13代直至明治维新时代。

逸事

天正十九年(1591年),秀吉进入秀家之亭的茶室,与秀家、小西行长等商议朝鲜征伐之事。这时,达安在茶室廊下守候。 军议结束后,秀吉准备回到客厅,但竹道与花植堤之间有土坛,秀吉登不到而被困,这时达安背负秀吉登过土坛。 因为十分轻易地登过,秀吉感到非常高兴。

文禄元年(1592年),达安身在朝鲜,因为为人武威,朝鲜土民看到其军势便逃离,为此达安发出许多木札,上面说: “我不会杀汝等,如恐有事发生、持此印者,则没有加害之事也。”(林罗山(道春)的家谱记载此事。) 并分与六百金。土民们大喜,并用油纸把木札包好,感到已安全了。 自此以后,朝鲜当地的人民皆持此木札,喊著肥后守殿下(达安的官称)并涌入户川军阵之中,把米、粟、木材、炭薪、鱼肉等多余食物献出来。 但达安后来移到其他阵地,转由他军驻军原处,土民因不知此事而依旧进入军阵,最终被捕,土民不断的嚷着“肥后殿下!肥后殿下!”,但不知情的日本军将士最终把土民们杀死了。 自此之后,朝鲜的土民皆视日本人为虎狼,毫无军法可言,全都走到邻近的山中逃避,同时把刻有“神功皇后弓”(高丽王与日本不睦之意)的巨石竖立起来;据说达安之后有回去当地并看到这石碑,因此对于日军虐杀朝鲜人民感到气愤。而此巨石现今仍然现存。(林罗山(道春)“梅村载笔”记载此事。)

达安回国后,对秀吉传达日军将领虐杀朝鲜人民的行为,秀吉听后大怒并亲赴朝鲜,并把军法不善的军队严惩,并对诸侯说“绝对不可胡乱杀人!”因为此事终于暂时舒缓虐杀的情况。

庆长十九年(1614年)大阪冬之阵期间,达安布阵于大阪城西,因为兵力比较少的缘故,城中的丰臣军将领有人提议偷袭户川军的军阵,然而名将后藤基次(后藤又兵卫)却对众人说:“达安即使少人数也备有铁壁之势,不可胡乱奇袭。”因此丰臣军诸将因而作罢。

江户时期有一天,台德公(德川秀忠)开设猿乐之宴的时候,所有的诸国大名之中,达安也在。 宴会当中,石川八左卫门(德川旗本将领之一,后来之大隅守)负责勤膳之务,达安隔邻的众人都是诸国的大名,所以石川把酒壶拿起斟酒,虽然达安有临席,也上酒对之,但宴会之热络让达安等了很久,终于达安伸出左手,握住石川的酒壶并把酒倒入自己的杯中,并饮尽之,之后说:“我已把酒饮尽,请您继续斟酒”,说罢后放手。花房志摩守(花房正成),见到这事之后与亲信说:“石川之勇力在旗本中可算是无人能及,但户川达安也决不比之拙劣,不!可能在其之上也说不定。”

评价

“长身高大体壮、力气超越众人...年老时有如仁王一般”(出自宇喜多家史谈会会报第七号、户川家记)

家臣

  • 户川正安(主水正。达安长弟)
  • 户川胜安(助左卫门、玄蕃允、达安次弟)
  • 新免宗贯(加贺守)
  • 马场职家(重介、次郎四郎。八滨七本枪之一)
  • 国富贞次(源右卫门。八滨七本枪之一)
  • 青井善兵卫
  • 完耳太郎兵卫

参考资料

  • 土肥経平‘备前军记’(冈山県史料、江戸安永3年=1774年)
  • 汤浅常山 铃木棠三校注 ‘常山纪谈’上巻 /下巻 (角川书店、1965)
  • 林道春‘骏府政事录‧收录“史籍集覧第6册~第11册”、“戸川记2巻”’(临川书店、改订增补再版、1967年)
  • 柴田一 ‘新釈 备前军记’(山阳新闻社、1986年)ISBN 4881975986
  • 北村章 ‘备前児岛と常山城 戦国両雄の狭间で’(山阳新闻社、1994年)ISBN 9784881974940
  • 山阳新闻社(编集)‘冈山県历史人物事典’(山阳新闻社、1994年)ISBN 9784881975091
  • 仓地克直‘近世日本人は朝鲜をどうみていたか‧收录“林罗山(道春) 梅村载笔”’(角川书店、2001)ISBN 4047033308
  • 佐藤三木雄‘戸川军记 抄’(自费出版)
  • 早岛町教育委员会‘早岛町史’(早岛町戸川家记念馆)
  • 早岛町教育委员会‘戸川家记’(早岛町戸川家记念馆)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05 09:30,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