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慰安妇本文重定向自 慰安婦

慰安妇
日本军在缅甸仰光的慰安所,中国少女与英国皇家空军军官(1945年8月8日)
日本军在缅甸仰光的慰安所,中国少女与英国皇家空军军官(1945年8月8日)
中文名称
繁体慰安婦
简体慰安妇
汉语拼音Wèiān Fù
威妥玛拼音Wei-An Fu
日文名称
日文汉字慰安婦
假名いあんふ
罗马字ianfu
日文别称
日文汉字従軍慰安婦
假名じゅうぐんいあんふ
罗马字jūgun-ianfu
韩文名称
谚文위안부
韩文汉字慰安婦
文观部式wianbu
马赖式wianbu

慰安妇二次大战太平洋战争期间,日军强制民间妇女为日本军提供性服务的女性[1][2][3][4],对象主要来自日本本土、台湾朝鲜半岛中国大陆中南半岛,也有从欧美殖民地来的美属菲律宾人、英属马来亚人(华裔巫族),极少数白人来自印尼的荷兰女殖民者。日籍慰安妇主要分为两种:日本国内召募的妓女或家境较为贫困的受诱骗者,当中有少数如《从军慰安妇·庆子》一书中提及来自长崎的坂田庆子一般,因被爱人抛弃而愤而加入的例子。日本以女人也是为国做出了奉献为由,诱导单纯的少女为了“国家、理想”而奔向了战场,除了对日本国内招募以外,也有从韩半岛、中国掳掠了很多当地女性充当慰安妇[5]

1931年11月,日本海军将日本侨民在上海虹口经营的4家“风俗场所”指定为日本海军特别慰安所,此后慰妇安妇制度蔓延到日本在东亚的整个战场。[6][7]

由于有些慰安妇招募方式相当于诈骗或者逼良为娼,其手段极劣,一开始经常以一般工作的名义掩饰,招聘护士、工厂女工、军中女清洁队员,直到该等女性签约赴工,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军妓大日本帝国兵败太平洋战争后,中国大陆台湾韩国朝鲜的慰安妇向继任的新日本政府展开了漫长的司法诉讼,并要求道歉,纠纷甚起,纷纷成为各政府的政治角力场。日本数十家教材出版社和辞书对慰安妇的本质并无一致的定义,韩国学校教材多强调慰安妇的性质为“性奴”,台湾的历史教材中此事也引致争议。

制度

位于上海东宝兴路125弄的日军第一个慰安所“大一沙龙”遗址

慰安妇制度的提出,据当时日军官方的说明是为了减少因性侵犯而带来的性病问题[8]。大部分日本军驻扎在农村中,很容易发现中国女子而对其实施强暴;而日本军为提高战斗力,解决士气低下之问题,往往容忍军人对被侵略国家妇女之强暴行为[9]:136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远东审判案》备用资料第103册51章342页,记载的当时日本情报部发给日本陆军部的一份文件写道:“用中国女人做慰安妇会抚慰那些因战争而产生沮丧情绪的士兵,他们在战场上被中国军队打败的心理在中国慰安妇的身上得到最有效的校正。占有中国女人,便能滋长占有中国的雄心。我们必须更多地征用中国女人做慰安妇,从精神和肉体上安慰我们的军人,树立他们必胜的信心。”[10][11][12]即使如此,日本军人为逃避其强奸行为被宪兵发现而追究,多将被害妇女杀死[9]:136

如1937年12月,日军第18师团(牛岛部队)侵入安徽芜湖,当地之女性未能逃走之大多数受到性侵害;日军在强暴妇女后,还残忍地将她们全部剌死;被害妇女身体受到伤害,甚至永远不能生育,心理创伤严重[9]:136

1931年年底,为解决日本军人性需求,海军指定在上海4个日本风俗店为特别慰安所[9]:136。1931年11月,日本海军将日本侨民在上海虹口经营的4家风俗场所指定为日本海军特别“慰安所[6][7]。其中“大一沙龙”(上海东宝兴路125弄)为是世界第一个日军慰安所,亦是存在时间最长的慰安所[13][8]。其它三所是“小松亭”(虬江路大富里5号)、“永乐馆”(狄思威路)、“三好馆”(吴淞路松柏里)[14]。1932年1月中国上海事变以后,日本军队性侵犯中国妇女的事不断发生。日本开始在上海组建“慰安妇团”[15]。1932年3月,上海派遣军副参谋长冈村宁次到达上海后,考虑到防止性病在日军官兵中蔓延,同时希望避免发生更大规模之强奸事件而招致批评,决定仿照海军推广设立慰安所;于是,首先从日本国内招募“慰安妇团”,设立为日军官兵提供性服务之场所;这是日军“慰安妇”制度之开端[9]:136

随着战争之发展,日本军中患性病人数大增,严重影响战斗力;于是日军开始大规模迅速建立军队性奴隶体制;“慰安所”制度先在东北,逐渐在其他各地也开始推广[9]:136。1937年12月,日军进占南京之后随之而起的性侵案件不断,造成中国人更强烈的抗日意识,国际舆论也对日本激烈谴责[15][12]。1937年12月在南京发生大规模强暴中国妇女事件后,日本军决定在华东地区也推行“慰安所”制度;名义上,“慰安妇”制度是为防止日军大肆强暴妇女引起性病之泛滥,是统治层期望让军人们在“合法”、卫生之条件下,安全进出军队控制下之强奸中心——慰安所[9]:136-137。但实际上由于日军军纪松懈,尽管设立“慰安所”制度,日军强暴妇女事件之数量并没有减少[9]:137

2007年3月5日,韩国釜山外国语大学教授金文吉公开日本驻中国上海领事馆警官田岛周萍于1937年12月21日发给长崎水上警察署的公文《有关为皇军官兵征调慰安妇委托文件》,记录当时日本为广泛动员慰安妇,领事馆、宪兵队、陆军武官室等单位分工缜密:日本领事馆签发营业执照给慰安所,对慰安妇被运抵各港口时提供方便;日本宪兵队负责将慰安妇运送至慰安所,及保护慰安妇营业者和慰安所的安全;日本陆军武官室负责辟建慰安所、检诊慰安妇等工作。该文件指称:“经各个有关部门深入研究及与(上海)总领事馆、陆军武官室、宪兵队协商结果,为维持军纪和前线皇军士气,决定在各战线设置慰安所。……根据此项决定,正在日本和朝鲜征召慰安妇。凡持有相关证件的人员,务必保障其顺利搭乘船只前往目的地。”[16]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美国和联合国盟军进入亚太战场后,日本韩国为防止美军骚扰当地妇女,也曾针对美军招募慰安妇、设立慰安所[17][18][19]

概况

被日本人从槟城掳走担任慰安妇的华裔和马来裔女孩

战场上之日军性奴隶主要由中国妇女和朝鲜妇女构成;日军依靠汉奸之协助,或以招工之名目欺骗,或强征妇女充当慰安妇,而被俘之抗日女战士则被迫送进慰安所[9]:137。在这一制度下,东亚有数十万妇女被日军强迫或征招为慰安妇。朝鲜中央通讯社主张朝鲜人的“慰安妇”有14万人[20]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苏智良也主张中国妇女沦为“慰安妇”的有20万人,但两者都数据来源不明。妇女救援基金会主张台湾慰安妇至少在1,200人以上。[21][22]有的历史学家认为曾经沦为慰安妇的各国妇女达40万,甚至更多[23]。一项调查表明慰安妇被允许留下百分之40军人那里赚来的钱,百分之60交给军方[24]

亚洲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政府和军队又把菲律宾,荷兰东印度群岛等东南亚地区之妇女强征为“慰安妇”[9]:137。在日美军慰安妇的日本女性5万5千人[19]。 证据显示慰安妇除了被用作高强度的军妓外(据《台湾慰安妇报告》中回忆,一开始一月10元,后来薪水变为15元),并遭受性病的毒害,有的慰安妇由于多次堕胎造成终身不孕,且由于日本人力资源不够,慰安妇还不时充当护士、脚夫甚至被武装起来充当炮灰,极个别情况下为了掩盖罪证甚至被集体枪杀[23]。 中国方面,在文革时期,幸存的慰安妇往往受到社会的误解且严重的歧视及行为迫害和言辞羞辱[25][26][27]

被强迫作为慰安妇之妇女身心都受到严重伤害,有的至今仍有很深心理障碍;“慰安妇”制度是日本军队和国家对女性之战争犯罪[9]:137

2014年4月25日,吉林省档案馆公布了新发掘的证据。这些证据当中有25件档案记载了20余个地方建有武装部队的强迫妇女卖淫的场所,他们通过各种手段强迫女性从事其不愿的性行为。[28]

“慰安所”之设置、管理与控制是由日军进行,而日本外务省、内务省以及朝鲜总督府台湾总督府等国家机构都参与招募和移送慰安妇之活动;所以,“慰安妇”制度是日本政府与军队之集体之犯罪;而“慰安妇”则是没有任何人身自由,被迫为日军提供性服务之妇女,是日军之军事性奴隶(sex slave)[9]:137

近期发展

韩国

中国

日方一直拒绝赔偿。

各国政府反应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
  •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立法院2008年11月11日院会通过决议,要求日本政府对慰安妇道歉和赔偿。[31]
  • 马英九宣布,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将于2015年10月25日在台湾成立第一座慰安妇纪念馆[32]
 韩国
  • 韩国国会2012年9月3日通过议案,要求日本道歉。[33][34]时任韩国总统朴槿惠2013年10月表示,韩国人民对日本拒绝道歉表示不满。[35][36]
  • 2015年12月28日,就慰安妇问题当成共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重新表达道歉与反省之意,并挹注10亿日圆作为支援前慰安妇的基金,双方表示不再重提此争议。[37]但日本共同社2015年12月30日援引政府消息人士的话说,若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象征受害“慰安妇”的少女塑像不被搬离,日本政府将不会向韩国支付此前约定的10亿日元补偿。[38]
 中华人民共和国
  •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多次对日本政府就“慰安妇”问题的态度作出批评。
    • 2014年2月28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称“强征慰安妇是日本军国主义的严重反人道罪行”。[39]
    • 2014年3月13日,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的第58届妇女地位委员会会议上,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王民谴责了日本军队在二战期间强征“慰安妇”的罪行。[40]
    • 2015年10月3日-6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工程咨询委员会在阿布扎比召开会议,对中国申报世界记忆遗产的慰安妇相关资料进行审核[41]
 菲律宾
  • 菲律宾国会议员2007年提出议案,要求日本道歉。
 美国
  • 美国众议院2007年7月30日通过了121号议案英语United State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House Resolution 121,谴责日本在二战期间强征亚洲其他国家妇女充当日军慰安妇。[42][43]美国参议院2014年1月16日(美东时间)表决通过包括慰安妇问题决议案的美国政府2014财政年度预算法案;该决议案谴责日本在二战期间强征亚洲各国妇女充当日军性奴隶,要求日本就慰安妇问题负起历史及政治责任、作出正式道歉;该决议案不具法律效力,却是美国参众两院首次通过的涉及慰安妇问题的法案[44]
 荷兰
  • 荷兰议会下院2007年11月20日全票通过一项动议,要求日本就二战期间强征慰安妇一事道歉,并对幸存者进行赔偿。[45]
 加拿大
欧洲联盟欧洲议会
  • 欧洲议会2007年12月13日在法国斯特拉斯堡讨论并通过了一项决议案,要求日本政府正式就慰安妇问题道歉,并对受害者及其家属给予经济赔偿。[48]
 日本
  • 日本政界对于慰安妇这一历史的取态一直惹起中国和韩国的外交部不满。日本不少保守派在承认日军对待慰安妇的错误的同时,以女权主义角度一并批判韩国军人在越战强奸越南妇女[49]并抛弃越战混血儿,形容两件史事对受害女性而言并无本质不同,讽刺韩国外交部至2015年一直没有对该事发表过任何声明,主张日韩两国该同时向受害女性致歉。[50][51]

诉讼案大事记要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

1992年2月8日,妇女救援基金会透过发掘史料证明台湾慰安妇之存在。2月22日,妇女救援基金会设立全国申诉专线。2月26日,首位台籍慰安妇出面申诉。8月9日,三名台籍慰安妇举行半公开记者会控诉日本政府,要求道歉及赔偿。妇女救援基金会发表系列文章,召开记者会声援慰安妇向日本求偿,并开始要求(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内政部对慰安妇展开生活补助、医疗救助、关怀辅导等服务。

1992年3月12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外交部领衔,结合内政部、台湾省政府社会处、台北市政府社会局、高雄市政府社会局、中央研究院台湾省文献委员会、妇女救援基金会等,成立跨部会之“台籍慰安妇专案小组”。3月13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内政部设置台籍慰安妇问题申诉专用邮政信箱,收件地址为“台北邮政13之166号信箱”,开放民众申诉台籍慰安妇问题相关资讯[52]。7月5日,妇女救援基金会公布台籍慰安妇问题第一次调查报告[53]

1996年2月6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外交部发表声明,要求日本政府接受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建议,对慰安妇提出一次给付的个人赔偿。8月10日及8月16日,妇女救援基金会举行“要尊严,不要施舍”记者会,揭穿亚洲妇女基金会所散播之不实讯息“日方将赔偿各国慰安妇五百万日元日币,其中二百万日元由国民基金支付、三百万日元由政府支付”,并发起国内募款活动。12月11日,正式递交150位立法委员日本首相及日本参议院、众议院之连署函,请日本政府尽速制定特别法以解决台籍慰安妇问题。

1997年5月23日,放映前任(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法务部部长马英九立法委员葛雨琴律师王清峰合力拍摄的台湾首支慰安妇公益广告。8月25日,作家李敖说,由于台湾慰安妇不愿意露脸,“慰安妇”一词对台湾社会大众而言始终是个抽象名词,社会大众看不见慰安妇受苦沧桑的脸,不容易感动社会凝结力量;另一方面,台湾慰安妇没有露脸,使她们难以廓清“娼妓”这个印象,也使妇女救援基金会的主张常被认为不能代表她们,因此她们与妇女救援基金会都不容易获得支持与资源[54]。8月31日,李敖与妇女救援基金会在国立国父纪念馆合办“义助慰安妇:李敖百件珍藏义卖会”,由蔡琴、马英九、张雅琴与金惟纯主持,义卖所得与各界捐款总额为新台币三千八百多万元,李敖全数捐出这笔钱作为台籍慰安妇救援基金,希望台籍慰安妇在日本政府正式道歉以前拒绝来自日本民间的补偿[55]

1997年7月26日,台湾原住民排湾族诗人莫那能发表声明抨击《认识台湾》教科书:“目前在台湾幸存的台籍慰安妇当中,已出面登记而经查属实者有二十七名,其中有十名台湾原住民女性。教科书中无一字提及慰安妇的历史事实,是对民族母体、特别是对台湾原住民族母体的严重忽视。”[56]

1998年2月,慰安妇记录片田野调查作业开始。9月,由杨家云导演的纪录片《阿嬷的秘密:台籍慰安妇的故事》首映记者会,该片入围日本山形纪录片双年展,并获得第35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12月,“对日诉讼开步走”,台籍慰安妇日本义务律师团来台。

1999年,赴韩国汉城参加女性国际战犯法庭(女性国際戦犯法廷)筹备会议。8月17日,在东京地方裁判所递诉状,正式控告日本政府。7月,妇女救援基金会授权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版《台湾慰安妇报告》。9月14日,于台北中央研究院举行女性国际战犯法庭最后一次筹备会议,会集各国学者专家共同讨论诉状、受害者证词,为审判做准备。

2000年12月8至12日,女性国际战犯法庭于日本东京都举行,目的为对日本政府施压,使其承认罪行,对受害者道歉与赔偿[57]

2001年1月,李碧华所著《烟花三月》一书举行义卖,该书记录中国慰安妇袁竹林的故事。9月25日,东京地方裁判所开庭诘问四位代表台湾出庭的慰安妇,过程中阿嬷详细应答某些较为个人的问题,令阿嬷及众人哽咽鼻酸;日本国内支援团体为阿嬷加油打气。12月4日,女性国际战犯法庭作成确定判决[58]

2001年2月21日台湾企业人士许文龙于谈论相关话题时:当慰安妇是为了“出人头地”自愿参加...等等。此说法遭致妇女救援基金会及舆论许多批评扭曲史实。2001年2月26日许文龙发表书面声明致歉。但台湾慰安妇相关团体要求许文龙应当面道歉。

2002年2月9日,一位台湾慰安妇过世。4月29日,台湾慰安妇前往日本交流协会递交抗议信,抗议台湾慰安妇求偿运动十年,日本政府迄今仍不愿面对慰安妇问题。12月5日,“日军慰安妇口述历史”计划开始。12月13日,赴东京参加日军慰安妇人权运动者松井耶依(松井やより)告别式。

2003年3月11至13日,东京高等裁判所第一次开庭。

2004年1月25日,台湾慰安妇纪念馆筹备小组第一次预备会议。2月9日,东京高等裁判所宣判台湾慰安妇对日诉讼。

2005年,妇女救援基金会出版《阿嬷的脸:台湾慰安妇幸存者影像纪录》,妇女救援基金会授权天下文化出版《铁盒里的青春:台籍慰安妇的故事》,妇女救援基金会授权商周出版出版《沉默的伤痕:日军慰安妇历史影像书》,妇女救援基金会授权张老师文化出版《阿嬷的故事袋:老年、创伤、身心疗愈》。2007年,妇女救援基金会出版台湾慰安妇笔记书《爱无境》。

2011年9月1日,第一位公开控诉日军暴行的台湾慰安妇刘黄阿桃逝世[59]

2013年7月6日,妇女救援基金会与日本战争与和平女性博物馆日语女たちの戦争と平和資料館合办的特展“台湾·‘慰安妇’的证言:被变成日本人的阿嬷”(台湾・「慰安婦」の証言 日本人にされた阿媽たち[60]开幕,妇女救援基金会与台湾慰安妇郑陈桃出席开幕记者会及研讨会,听众包括日本大学生在内超过100人[61]

2015年8月15日,马英九在国史馆“从战争到和平:抗战胜利暨台湾光复七十周年纪念特展”开幕典礼致词中说,他相信日本愿意反省检讨,但更希望日本未来应该做得更多更好,尤其是针对所谓“慰安妇”的部分[62]

2018年8月14日,台湾首座慰安妇铜像在国民党协助下,于台南林百货前竖立,前总统马英九出席揭幕。妇女救援基金会也前往日本交流协会抗议,要向日本讨公道。***政府与台南市政府则表示没有参与此事,定调此为国民党的政治活动。马英九表示在民进党执政之后,从没公开提过慰安妇的事,民进党标榜要转型正义,更应该要为这个议题发声来平抚此历史伤痛。日台交协过官方网站对此事发表正式说明,对于此设置慰安妇铜像,与日本政府的立场及过去作法相违背,协会至感遗憾[63]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96年2月,山西省的慰安妇侯巧莲和郭喜翠向东京地方裁判所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谢罪并给予赔偿。

2002年3月,东京地方裁判所认定她们遭到***的事实,但作出了驳回原告诉求的判决。4月,原告继续向东京高等裁判所提出上诉。

2005年3月,东京高等裁判所作出二审判决,驳回原告的索赔诉求。随后,原告和原告律师团向日本最高裁判所提出上诉。

2007年4月27日,最高裁判所作出终审判决[64],认定原告二战时被侵华日军绑架和强暴的事实,但作为《中日联合声明》第五条所述的放弃请求权对象,她们不具有法律上的赔偿请求权。[65]

 韩国

参见“釜山从军慰安妇请求诉讼案日语釜山従軍慰安婦・女子勤労挺身隊公式謝罪等請求訴訟”,通称“关釜裁判”(日语:関釜裁判,かんぷさいばん;韩语:관부재판)或“关釜原慰安妇诉讼”(日语:関釜元慰安婦訴訟

1992年,韩国慰安妇幸存者于日本法院向日本政府提起诉讼。1998年,山口地方法院裁判,宣告原告胜诉。但是,2003年3月25日,日本最高裁判所判决,原告败诉确定。2016年韩国电影《鬼乡》、2018年《她的故事朝鲜语허스토리》分别参考此事件而拍摄。

道歉与赔偿之路

1992年

1992年2月,日本社会党众议员伊东秀子在防卫厅防卫研究所图书馆找到三通战时电报,明确载明日本政府征召台湾慰安妇并请军方核发渡航证,证实台湾也有慰安妇。[66]

1993年

1993年8月4日,由于有日本记者发现一份日军文件显示日军曾经直接参与营运慰安所,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未经国会批准,即承认日军在二战期间强征慰安妇,史称“河野内阁官房长官有关慰安妇相关调查结果发表的谈话”(慰安婦関係調査結果発表に関する河野内閣官房長官談話),简称“河野谈话”。

1994年

1994年8月31日,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发表“村山首相有关‘和平友好交流计划’的谈话”(『平和友好交流計画』に関する村山内閣総理大臣の談話),表示自己对慰安妇问题抱持“由衷的深刻反省与歉意”(心からの深い反省とお詫びの気持ち),并宣示将实施“和平友好交流计划”(平和友好交流計画[67]

1994年11月,国际法律家委员会发表慰安妇报告书,认定日本的慰安妇制度构成战争犯罪并违反禁止贩卖妇孺的国际法,日本应赔偿慰安妇每人至少四万美元。

1995年

1995年7月,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倡议成立亚洲妇女基金会,通过民间募款和政府资助的形式,向慰安妇支付约500万日元的赔偿金。但是在该基金会的赔偿计划公布后,由于赔偿条款规定慰安妇“若接受赔偿,则放弃控告日本政府的权利”,因此遭到各国慰安妇的强烈抗议;也遭到韩国、中国大陆、台湾等地舆论与政府的猛烈抨击,称这是日本政府回避国家赔偿的措施,目的是让日本摆脱国家赔偿问题,从而有利于日本成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大多数慰安妇拒绝领取赔偿金。韩国的众多民间团体发起募捐活动,向每位拒领赔偿金的慰安妇支付相同数目的金额。由于遭到各国的抵制,亚洲妇女基金会于2002年5月停止运作,一共只有266人申请补偿。

1995年8月15日,村山富市发表“村山谈话”。

1996年

1996年1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发表慰安妇调查报告,建议日本应就慰安妇问题负起法律责任。[68]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特别调查员库玛拉丝瓦蜜(Radhika Coomaraswamy)在慰安妇调查报告中指出,慰安妇应明确被视为一种性奴隶制度,她认为“军中性奴隶”一词能更贴切反映那些在战争期间每天遭受轮奸和残酷虐待的女性受害者[69]

2001年

2001年10月15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表示“对于慰安妇所遭受的难以估计的痛苦,感到悔恨及自责”。

2007年

2007年2月18日,日本外务大臣麻生太郎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讨论中,由日裔美国众议员迈克·本田台裔美国众议员吴振伟等六人提案,要求日本政府承认二战期间强迫各国女子当慰安妇、并向受难者致歉的《第121号简单决议案英语United State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House Resolution 121[70]感到可惜,并表示当中部分内容并不准确[71]

3月1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当年日军强迫亚洲妇女充当慰安妇之说缺乏证据”[72];同日,迈克·本田称“日本不应再玷污自己的名誉,而应尽快、义不容辞地就历史事实道歉,以进一步确立日本的自由民主国家形象”。3月5日,安倍晋三在日本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备询时重申“遵循河野洋平向慰安妇道歉和反省的立场,但美国国会决议案未根据客观事实,因此即使通过决议,我们也不会道歉”;同日,民主党参议院党团干事长小川敏夫日语小川敏夫斥“安倍晋三的言论会破坏日本支持人权的形象,并损害日本国际信用。”3月6日,针对安倍晋三表示不再为慰安妇问题道歉一事,(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外交部抗议表示“深感遗憾”,呼吁日本政府“应以诚意对受害人正式道歉及赔偿。”3月8日,安倍晋三宣布有意让自民党重新调查日本政府在慰安妇问题中所扮演的角色,同时将慰安妇议题受到瞩目的原因归咎于美国媒体的炒作。[来源请求]

3月11日,安倍晋三在日本放送协会电视节目中说,日本政府继承河野谈话的立场,他由衷向心灵受到创伤的慰安妇表示道歉。 [73]

3月12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盐崎恭久表示,日本政府不会就慰安妇问题进行展开重新调查。[74]3月13日,自民党干事长中川秀直说,自民党没有计划对慰安妇问题进行新的研究。3月14日,思考日本前途和历史教育问题议员联盟会日语日本の前途と歴史教育を考える議員の会决定对慰安妇问题进行调查。[75]3月16日,日本政府制定了一份答辩书,称从政府发现的资料中找不到能够直接证明军方或官方曾强征慰安妇。[76]3月26日,日本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日本共产党议员吉川春子质询安倍晋三是否会正式就慰安妇问题道歉;安倍回答,他作为首相,在此表示道歉,并重申政府在这一问题上继承河野谈话的立场。[77]

4月17日,日本战争责任资料中心日语日本の戦争責任資料センター日本の戦争責任資料センター)、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日语日本外国特派員協会日本外国特派員協会)、战争与和平女性博物馆馆长西野瑠美子日语西野瑠美子共同召开记者会,抨击安倍晋三否定美国众议院《第121号简单决议案》。4月20日,日本内阁会议通过一份答辩书表示,接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认定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中国桂林强征当地妇女充当慰安妇的判决,对此没有异议。[78]

6月14日,椙山浩一屋山太郎日语屋山太郎樱井良子花冈信昭日语花岡信昭西村幸祐日语西村幸祐合组的历史事实普及协会日语歴史事実普及協会(旧称“历史事实委员会”)在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整版广告THE FACTS日语THE FACTS〉,主张二战期间日军从未强征亚洲女性担任慰安妇,“没有证据证明强征慰安妇”[79]。〈事实〉主张,随军慰安妇并不是一般报导所称的性奴隶,而是在有执照卖淫体制下的工作者,其中许多人收入比战场上的军官高、甚至高过将军,这种卖春行为普遍存在当时世界各地;但〈事实〉也承认,有些“破坏纪律”的例子,如印尼曾发生荷兰年轻女性被迫在慰安所工作的事。但迈克·本田的律师表示,〈事实〉的主张全是数十年来反复的不正确之说,已知这些主张错误、无说服力,毫无评论价值[80]

6月26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以39票赞成、2票反对的票数通过《第121号简单决议案》,敦促日本政府为二次大战期间强征20万慰安妇的行为道歉;该案没有法律约束力,美国政府也不会因为“日本政府不道歉”而祭出任何制裁措施。[81] 对此,盐崎恭久强调:美日两国关系稳固,不会因为美国众议院《第121号简单决议案》这个“不友善决议”而动摇;日本政府不会因为这个决议,而再度为这段历史提出正式的道歉。[82]

2012年

2012年1月29日上午,美国纽约州参议院全数通过《日军慰安妇决议案304号》,谴责日本在二战期间强征慰安妇。于同年1月16日发起本案的参议员托尼·艾维乐(Tony Avella)表示,接到了许多来自日本的电子邮件宣称“日军将韩国女性当作性奴来剥削,是个天大的谎言”,这些邮件的内容几乎全部出自日本极右派团体“抚子行动(なでしこアクション (日文))”网页上的范本文章[83][84]。7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听取简报时,纠正国务院官员“慰安妇”的称呼,说应该称“被强迫的性奴”。[85]

2013年

5月13日,属右翼政党日本维新会大阪市市长桥下彻公开建议美军司令允许美国军人进入日本的性服务场所发泄,并且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军慰安妇制度为维持军队纪律的必要措施[86]日本民主党主席海江田万里日本共产党书记局长市田忠义日语市田忠義和日本行政改革大臣稻田朋美等有识之士对桥下彻的发言表达强烈不满,认为慰安妇为对女权的严重侵害、是一项错误。5月14日,桥下彻在推特上自辩:“美国(军人)使用法律许可的日本风俗业的服务,不存在任何问题。”就美国国防部官员称桥下的发言“愚蠢”,桥下反驳:“美国很狡猾,美国一贯否定公娼制度,然而美军基地周围风俗业繁荣是历史事实。”桥下还称:“否定受法律承认的日本风俗业,这是对那些出于自愿选择这一职业的女性的歧视。”[87][88]

5月16日,《日本经济新闻》发出社评《桥下彻遭受严厉审视》[89],称“希望桥下彻认真思考一下,自身的言论为何会产生巨大消极影响”;同日,右派大报《读卖新闻》发表社论,称桥下彻的发言践踏了女性尊严[90]。在5月15日《朝日新闻》采访中,桥下彻表示“(我)完全没有说(慰安妇制度)现在是必要的”,并且解释“(只是)作为一个意见,让(美军)思考这些问题”;《朝日新闻》称为“桥下彻急于灭火 但不收回发言”[91][92]。5月16日,在富士电视台节目中的桥下彻对其随军慰安妇问题的言论解释:“我想说的是,当时是必需的,但现在绝对不能容忍。[93]”“如果有人因误解而遭受伤害,我感到非常抱歉。”

5月19日,桥下彻在电视节目中说:“(慰安妇)一直被描述为举国施以暴行、胁迫、绑架等手段,强行使反感的女性成为‘性奴’。这种说法是不对的。”桥下在节目中首先铺垫称“对前慰安妇是负有责任的”,但随后表示:“是不是性奴,将影响在国际社会上的评价。世界各国的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都以同样方式利用了女性,仅批评日本是不公平的。”同时桥下彻还就美军冲绳施暴事件等指出:“美国现在闭口不提越南战争期间利用当地女性的过往。”就提议美军利用色情行业的言论,他说:“我对色情行业的从业人员表示歉意,但绝没有侮辱全体女性的意思。”[94]

5月22日,日本维新会代理党魁平沼赳夫在东京发表演讲时再度放炮,直言“那些被称为随军慰安妇的人是‘战地卖淫女’”。根据共同社报导,平沼赳夫于此次演说中谈到日本政府的调查中没有发现日军强征慰安妇的史料,还强调“政府并未参与,(当时)也没有随军慰安妇这个词”;同时更力挺桥下彻,称没有证据显示日军胁迫绑架妇女当泄欲对象的发言,“这话没错,并不存在什么性奴。”对于前慰安妇向日本政府索赔的诉讼案件,平沼赳夫也认为,“过去存在公娼制度,曾作为战地卖淫女的女性提起了诉讼。”事实上,有关日本维新会近来的一些涉及慰安妇问题的言论,已经引起联合国人权组织高度关注。日本新闻网指出,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已在21、22日连续两天对日本的人权问题进行审议,表示不能接受桥下彻的主张,将向日本政府提出一份质询书,要求作出正式表态。”[95]

5月23日,91岁的前二战日本兵松本正义表示,他在战争期间担任卫生兵,负责发放保险套给日军,及检查韩国慰安妇是否染上性病。他说:“当时日军经常袭击村落‘猎捕妇女’,之后拉到部队里轮奸。那些排队等著泄欲的日本兵会迫不期待地拉下裤子‘待命’,就像是等著上厕所一样。”在1946年战败遣送回国后成为基督教牧师的松本正义,目前投入反对日本政界人士参拜靖国神社,又挺身而出对日军犯下的罪行公开作证。[96]

2014年

2月27日,前美国副国务卿理查德·李·阿米蒂奇在美日研究所(U.S.-Japan Research Institute)举行的“中日关系变局对美日联盟的意涵”(Sino-Japan Dynamics and Implications for the U.S.-Japan Alliance)研讨会说,慰安妇议题反映日本的道德观,日方应做表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外交政策其实对东南亚南亚用心极深,但在慰安妇议题上令他大感失望,安倍政府应带领日本成为21世纪国家行为的典范[104]

3月1日,韩国总统朴槿惠在三一运动95周年纪念仪式说,目前韩国有55位日军强征慰安妇还健在,她们在痛苦中过一辈子,她们受伤的心灵应该得到慰藉;日本一再否定过去的错误,只会走投无路[105]

3月3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表示,日本政府继承1993年“河野谈话”,认为继承河野谈话和调查谈话拟定过程的做法并不矛盾。[106]

3月1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上午的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被自民党籍参议员有村治子问及“河野谈话”时,表示“安倍内阁不打算修改河野谈话”,但同时表示“不应将历史问题政治外交化,历史研究工作应该交给有识之士和专家”。[107][108]3月31日,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和田春树等1600余名日本学者发表联合声明抨击,安倍政府虽然表示无意修改河野谈话,但试图考证河野谈话内容的真实性,这种考证行为会使民众误以为河野谈话毫无依据,等于否认河野谈话内容[109]

4月4日,日本外务大臣岸田文雄在内阁会议报告2014年外交蓝皮书,蓝皮书指出,不应将慰安妇问题“政治化或外交问题化”[110]。4月8日,日本圣学院大学教授姜尚中表示,慰安妇问题并非仅涉及韩国,也与中国等其他亚洲国家有关;如果日本人仅仅把慰安妇视为韩国与日本之间的问题,可能会对慰安妇问题的本质有错误的理解[111]

6月20日,日本针对河野谈话内容提出新诠释。6月23日,《***》发表社论《日本的历史遮眼罩》(Japan's Historical Blinders),批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企图否认历史;社论说,除了日本以外的历史学家都同意日本军队强征慰安妇的史实,但日本民族主义者迄今仍否认历史。[112][113]

8月29日,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CERD)呼吁日本对强征亚洲各国妇女为慰安妇一事负起完全责任,CERD副主任委员Anastasia Crickley表示,CERD要求日本政府道歉、提供足够的赔偿给现存的慰安妇及其家人;Anastasia Crickley还说,CERD另相信,否认慰安妇存在的言论无法令人接受,而且日本一直没有立法禁止种族仇恨言论[114]

10月14日,日本外务省人权人道担当大使佐藤地在纽约会见联合国慰安妇问题调查报告撰写人拉迪卡·库马拉斯瓦米,以吉田证言失实为由要求库马拉斯瓦米撤除报告有关内容;库马拉斯瓦米回应,吉田证言只是报告制定过程中的证据之一,不能因此否定日本曾强征慰安妇的事实[115]。彻底拒绝佐藤地的要求。

10月21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参议院内阁委员会上说“河野谈话有很大问题,应予以否定,政府将为恢复日本的名誉和信任努力申诉”,这是菅义伟上任以来首次公开否定河野谈话[116]

2015年

2月14日,菲律宾“铭记马尼拉1945基金会”举办马尼拉战役70周年纪念活动,该会联合创始人之一的马尼拉大屠杀幸存者麦克米金·豪尔谈及菲律宾慰安妇问题时说,日本政府正在篡改历史,在菲律宾图书馆里有记载日军对当地妇女所犯暴行的书籍,“我们会把这些资料上传到互联网上,让日本政府再也难以狡辩”[118]

3月2日,美国历史学会官方期刊《历史的展望》(Perspectives on History)3月号在网站上发表了20名美国历史学家致该刊的一封联名信,第一句话是“作为历史学家,我们对日本政府最近试图压制日本和其他国家历史教科书中关于慰安妇的历史表示惊愕”;信中批评,日本政府为了自身利益而寻求更改历史叙述,现在甚至开始直接将目标放在国内外历史学家的研究工作上,例如2014年11月7日外务省指示日本驻纽约总领事馆要求美国麦格劳-希尔国际出版公司英语McGraw-Hill Education修改世界史教科书《新全球史:传统与交流》中对慰安妇的描述,“为了推动爱国主义教育,安倍晋三政府口头上质疑慰安妇的既成历史事实,并试图删除教科书对这一历史的描述”;信中说,历史学家从事历史研究是为了以史为鉴,“我们反对国家或特殊利益集团为了自身政治目的,而对出版商或历史学家进行施压,试图更改他们的研究成果”[119][120]

3月10日,日本民主党代表冈田克也在东京与德国总理梅克尔会晤,梅克尔在提及日韩关系时说,“日韩拥有共同价值,促进和解非常重要”,“妥善解决从军慰安妇问题比较好”[121][122]。3月15日,新华网刊登日本外务省国际情报局前局长孙崎享的专访,孙崎享说,日本国内某些势力企图歪曲侵略历史,特别是在慰安妇问题与南京大屠杀事件上:在慰安妇问题上,一些人转移焦点至有无“强征”慰安妇,企图以此否认慰安妇问题的存在;在南京大屠杀问题上,一些人质疑南京大屠杀的具体死亡人数,企图以此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123]

4月29日,安倍晋三在美国国会两院联席会议演讲,只字未提慰安妇问题,也没有对慰安妇问题道歉;演讲结束后,迈克·本田批评,安倍晋三回避日军在二战时强征慰安妇的行为,演讲时“也没把道歉说出口”,让人感到震惊与可耻[124]

5月6日,美国、欧洲、澳大利亚等国的187名世界著名历史学家通过韩联社和韩联社电视台发表联署声明,敦促安倍晋三在日军慰安妇问题上正视历史、承认罪行;策划联署声明的美国康涅狄格大学教授阿列克斯·杜丹表示,声明旨在呼吁日本政府为过去的错误承担责任,而不是歪曲历史或将其利用于政治目的[125]

5月21日,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接受韩国《中央日报》专访时说,“慰安妇”一词本身就是错误的表达,此词“太过委婉”,因为慰安妇实际上是日军在二战时的性奴隶;对慰安妇受害者所承受的痛苦,日本也应承担责任[126]

6月8日,和田春树等281名日本学者在日本参议院议员会馆发表〈日本学者有关2015年日韩历史问题的声明〉,说韩日存在的各种历史问题中最亟待解决的是日军慰安妇问题,日本政府应负责解决日军慰安妇问题[127]

8月14日,安倍晋三发表二战结束70周年谈话,并未就慰安妇问题道歉,引起国际社会批评。8月14日,韩国新世界党首席发言人金荣宇说,安倍晋三的二战结束70周年谈话在就日本侵略历史进行反省和谢罪时采用“回顾式”表述,提及慰安妇问题时也仅表示“女性名誉和尊严受到了伤害”;同日,韩国新政治民主联合发言人金圣洙说,安倍晋三的二战结束70周年谈话把慰安妇表述为“尊严受到伤害的女性”,令人遗憾[128]。不过,12月30日,共同社援引日本政府消息人士的话说,若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象征受害慰安妇的少女塑像不被搬离,日本政府将不会向韩国支付此前约定的10亿日元(约合830万美元)补偿。[129]

2016年

2016年8月16日,劳动人权协会执行长王娟萍说,日本政府若不愿意承认历史错误,在2015年还解禁部分集体自卫权,本年还打算全盘解禁集体自卫权,令她质疑日本军国主义会不会重蹈覆辙[130]

2017年

2013年,大韩民国世宗大学教授朴裕河出书《帝国的慰安妇》,内容指部分慰安妇是自愿前往,引起热论。朴裕河遭控诽谤罪,2017年初地方法院一审判她无罪,2017年10月27日首尔高等法院改判诽谤罪成立、罚金1000万韩元[131]。2016年1月,朴裕河在首尔东部地方法院民事败诉,判赔原告9名慰安妇9千万韩元[132]

性病卫生统计

日军慰安妇性病统计[133]
分类 人数    百分率
日本女性 2,418  16.4%
朝鲜女性 4,403  29.8%
中国女性 3,050  20.7%
国籍不明 公娼 2,837  19.2%
国籍不明 暗娼 914  6.2%
不详 1,135  7.7%
合共 14,755  100.0%

争论

‘京城日报’(1944年7月26日広告)
“慰安妇至急大募集”
年齢 一七歳以上廿十三歳迄
勤先 后方○○队慰安部
月収 三〇〇圆以上(前借三〇〇〇圆迄可)
‘毎日新报’(1944年10月27日広告)
“‘军’慰安妇急募”
行先 ○○部队慰安所
応募资格 年齢十八歳以上三十歳以内身体强健女性
募集期日 十月二十七日부터十一月八日까지
契约及待遇 本人面接后即时决定
募集人员 数十名
希望者 左记场所에至急问议○事
京城府锺路区○园町一九五 朝鲜旅馆内光○二***五 (许氏)

绝大部分学者都认为慰安妇是存在的,日军公开允许慰安妇制度并有许多强迫诱骗的手法。但由于部分日本人主张慰安妇自愿,因此产生一些争论,至今仍对日本国际形象产生影响,并严重影响日本二战时受过日本侵略的东亚东南亚等国的关系,其中以中华人民共和国韩国最甚。而台湾基本上大部分民众对此议题不甚在乎,(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台湾)政府之教育部门于2015年,拟于高中历史课本对慰安妇章节加注"被迫"两字,遭致一些学生与政治团体的反对。

据日本研究者查得1944年朝鲜《京城日报》7月26日刊登的慰安妇广告,其工资为300日元(当时京城帝国大学的毕业生就职水平是75日元),而且所登的联系人名也是朝鲜式姓名,由此对于“强征”之说提出质疑。[134]

日本学者秦郁彦在他的研究中称,据他了解到的资料,称慰安妇的来源为半日本人、半朝鲜人,但是介绍人百分百地为朝鲜人。[135]

1944年,美军情报心理战部门的报告指出在缅甸的慰安所处有若干朝鲜女还完了欠债就回朝鲜去了,此外慰安妇有个人房间,有拒绝接客的自由,每周一日休息,多半生活充裕,经常去城里购物或是进行娱乐活动,也有士兵向慰安妇求婚[136][137]。另外还有日本军官为了替相好的慰安妇赎身而贪污公款的事。[138]

吉田证言

原日军军人吉田清治1977年写了《朝鲜慰安妇和日本人》[139],1983年写了《我的戦争犯罪》[140],说是上级命令在朝鲜强拉慰安妇,第一次引发了大众对慰安妇的争论,之后又多次在法庭上如此证言[141]和对外国媒体作出证言[142][143]。许荣善和秦郁彦查出部分内容是编造之后,吉田承认了[144][145]。济州岛出身的史学家金奉玉经过长期查证,证明吉田说的绑架事例是编造的;认为这本书“是一个浅薄的日本人的金钱欲作怪”[146][147]联合国人权委员会1996年1月的慰安妇调查报告引用了吉田的书[148]。1998年秦郁彦劝他发布声明说是一部小说,吉田虽然说“是我不好,不该被人权职业者利用的”,但是说他已八十五岁了,不能承受这种羞辱。2007年美国众议院的慰安妇报告通过2006年的调查报告间接地把吉田的书当了来源[149][150]猪濑直树说“虽然只是一个骗子,但是能让日韩关系恶性循环化、让教科书改写、让联合国报告跟着受骗,(吉田)难道不是另一个麻原彰晃吗”[151]。2014年8月5日,朝日新闻认定吉田的证词是错误的。撤回文章[152]

吉林省档案馆证据

2014年4月25日,吉林省档案馆公布了新发掘的证据,这些证据再次证实日本军国主义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带有侵略和(或)占领目的的非法进入中国领土(第二次中日战争)、并带有官方性质的要求女性从事其不愿的性行为。

本次公布的证据,关于日本军国主义以侵略和(或)占领为目的之非法进入中国领土的武装部队(以下称日军);其中,25件档案中记载了20余个地方建有专为日军使用的要求女性自愿或非自愿从事性行为的场所(慰安所),他们通过各种方式要求女性从事其不愿的性行为(女性性奴隶)。[28]

其中名为《南京宪兵队辖区治安恢复状况的调查报告(通牒)》中详细地记载两处慰安所,分别是1938年2月1日至10日以及1938年2月11日至20日在南京及周边地区的日军建立的设施状况。

档案上所记载的,日军在第二次中日战争中为其有比例地配备女性性奴隶。仅仅以下关为例,1938年2月初下关驻扎1200人日军,而女性性奴隶的人数为6人,因此女性性奴隶与日军人数的比例为1:200;而后2月20日增加11名,比例变为1:71。

另外档案还提到,芜湖的女性性奴隶人数在短短十天内增加84人;其中约109名女性性奴隶之中,中国的女性性奴隶为25人、朝鲜的女性性奴隶为36人,以上就占芜湖地区以自愿或非自愿从事性行为的女性(这两类统称“慰安妇”)之总数的近。在丹阳,2月10日至20日期间,女性性奴隶中的一人就应满足日军士兵数达到267人;之后因女性性奴隶的人数不够,便要在当地招募“慰安妇”。

在档案中还发现关于日军以公共财政的方式采购“慰安妇”之资金使用方面的档案。其中在“满洲国中央银行资金部外资课关于‘慰安妇’采购资金电话记录”中可得知,在1944年11月到1945年3月总共4次用于采购“慰安妇”的资金为53.2万日元。而满洲中央银行称谓日本军国主义者对中国东北实施非法占据和非法拥有的工具,从满洲中央银行转账“慰安妇”购买资金,并持关东军第四课证明办理,是“日军实施慰安妇制度为当时日本的国家行为之重要证据”[153]

自愿说

2000年,日本漫画家小林善纪小学馆出版的漫画《台湾论:新傲骨精神宣言》,引述奇美实业董事长许文龙和伟诠科技董事长蔡焜灿说辞,指慰安妇均为自愿参加,根本不可能强迫前往,而且有稳定的收入,加上有严格的卫生管理,对她们再好不过;甚至还说,能成为慰安妇,对这些妇女而言反而是出人头地。

2001年2月21日,小林善纪说,《台湾论》书中出现的人物包括李登辉陈水扁、蔡焜灿、许文龙等的谈话内容大多有录音记录,而且他大都是与小学馆的编辑以及自己的秘书、助理同行,至少均留有笔记,因此内容均存真无误;他一贯主张慰安妇是民间的商业行为,“从军慰安妇”这个名称“是有人在小说中用过的名词,历史上并不存在这种名词”[154]

2001年2月23日,律师王清峰批评,小林善纪自称调查了几个慰安妇,就说“慰安妇不可能被逼迫”、“日本最重视人权”,但日本人自己都说日本是“人权落后国”;所谓的“慰安妇自愿说”,日本右翼人士讲这种话不稀奇,台湾人讲这种话是可悲到了极点、可悲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有谁家的女儿、姊妹可以忍受这种集体式的强暴?”[155]

2001年2月23日,前白团日籍教官翻译吴德其说,他了解的慰安妇及慰安所,是他在白团担任日籍教官翻译时从这些日籍教官嘴里听来的。吴德其说,白团后勤课程课余之暇,后勤课程二位日籍教官岩坪博秀、大桥策郎曾亲口告诉他,在中国战区、南洋、韩国、菲律宾等地设慰安所,就是出自他们二人之手:慰安妇是以“随军看护妇”名义征调占领区里的妇女担任,受骗上当的各地妇女送到战区后就沦为军妓,专门供日本兵泄欲。吴德其说,他认识的一位慰安妇,被骗到南洋之后,立刻被迫动了结扎手术,以免她在服务日本兵时不慎怀孕;她从此不能生育,孤寂而终。吴德其说,在白团服务期间,他就被告知,湖口台地的营房后及桃园农校旁在当年都设有慰安所,现今已裁撤的军中乐园也是岩坪博秀与大桥策郎当年提的建议。吴德其说,小林善纪用《台湾论》“睁着眼睛说瞎话”否认这段历史,没想到台湾会有人昧著良心说出这种谄媚日本人的话,“我在白团跟日本人共事十七年半,连日本人都亲口承认有慰安所、慰安妇这种事情,为什么国内会有人说出如此悖离史实及如此媚日的话?”[156]

2001年2月24日,小林善纪说,《台湾论》书中所写妇女成为慰安妇是“出人头地”的事并非许文龙所说、而是日本一般的常识,因为慰安妇中有六成是日本人,并非全是被抓去的,这是贫穷时代环境下的悲剧,值得同情;对于《台湾论》有些部分遭政治利用,给许文龙、蔡焜灿等人带来困扰,他十分抱歉及遗憾,希望台湾读者能更全面看此书、不要任凭断章取义;对于各国均有的慰安妇运动,他认为这是一种反日运动,“日本国内有一些左翼人士发起,然后到亚洲各地展开此一运动”,“中国大陆、韩国原本即相当反日,其他地区则有基本经济的动机参与的:像印尼,经媒体宣传,结果一下子出现数万人表示自己曾被抓去当慰安妇,其人数还比军队的人数多,可见已经与事实乖离”;一提起慰安妇问题,便很可能出现“停止思考”的现象,万事皆为之停摆,所以台湾最好不要拿慰安妇问题等来反日[157]

2001年2月24日,文史工作者徐宗懋说:“怀念军国主义的右翼,在日本社会中当然有其土壤,可是在国际社会中却是声名狼藉,几乎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针对慰安妇问题每年都通过决议,谴责日本政府违反人权;右翼可说年年都要被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骂一次,其形象之差可想而知。至于许文龙和蔡焜灿,尽管因为世代背景对战前日本有浓厚的感情,但根据纪录,他们过去始终是很投机的,本能上会对政治强者讲好话;他们的‘不回应’显示出他们根本没有‘日本精神’的,因为真正的日本人在这种情况是一定会站出来回应的。对日本人来说,躲避是丢人现眼的事情,也不符合其摆出来的大男人的姿态。因此,根本原因在于:许蔡两人搞不清楚状况,对国际现状太陌生,才会不知所以然地站到年年被联合国骂的那一边去。”[158]

2001年2月25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副总统吕秀莲说,就事实而言,过去她所认知的慰安妇绝对不是出于自愿,因为这些慰安妇到现在都还满怀愁恨;虽然在调查中也了解并不是每一个慰安妇都是强制去的,但慰安妇绝对是历史的错误与不幸,台湾民众对慰安妇要继续给予关心,不能因为《台湾论》争议事件而有影响,立场一定要前后一致;慰安妇议题并不是许文龙的专长,许文龙也不是在接受正式访问时作此答复,他应该是一时失言;如果发现许文龙的认知有问题,就应就这个部分作单纯化处理,而不是任由事件继续扩大[159]。同日,许文龙说,慰安妇的形成有特殊社会背景,“全然是贫穷时代环境下的悲剧,已经是六十年前的事,和现在时代不能相提并论”;他要强调的是,“慰安妇固然不幸、值得同情,但没有大举抓人、强迫情事,这是特殊社会背景下悲剧;反观台湾军中乐园,尽管目前已取消,但其从业女子大都被强迫的,主事者罔顾人道作法,值得非议”[160]

2001年2月26日,***人士***批评,《台湾论》中有关台籍慰安妇的描述是只有在中国抗日战争时期才会出现的“汉奸论调”,他不明白为何现在台湾还有这种论调,即使是欧美国家的极右派纳粹主义政党也不会将战争罪恶合理化[161]。同日,许文龙发表声明,他既未表示慰安妇是为了“出人头地”、也未使用“自愿”字眼叙述慰安妇,小林善纪已在受访时公开表达此事;关于他曾经提到慰安妇“不是被强迫的”一事,他是在指出当时日本政府并不是对慰安妇公开用捉的、而是经过一定程序办理的,他并未否认有些人是在被劝诱或欺骗下才成为慰安妇的;慰安妇的发生是历史的悲剧,与战争一样都是不人道的,他对此深表遗憾也深感同情、并将致力提高女权,“受到有限经验的限制,个人恐有以偏概全、不尽周延之处,但是对于当事人绝无污蔑之意,希望各界能够以理性的态度面对此事”[162]

2001年3月10日,曾任台湾抗日运动人士丘逢甲之子丘念台秘书的林宪说,在台湾日治时代,台湾平民百姓受到日本高压统治而普遍对日本人怀有敌意,当时连酒家女都厌恶日本人,接日本客人的酒家女都被骂是“狗”,所以“慰安妇自愿说”与事实不符;多数台湾慰安妇都是被欺骗或压迫去的,日本政府说要她们去当护士、杂役,最后却是她们为日本军人做性服务[164]

2014年4月17日,台湾团结联盟立法委员赖振昌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员会高中课纲公听会发言,强调不支持高中课纲微调,包括历史课纲中将关于慰安妇的论述增加“被迫”二字;他说,慰安妇是否全部都是被迫的,学界还有争议,“教育部有什么证据说慰安妇百分之百都是被迫的?”赖振昌说,在没有定论前,直接陈述慰安妇的历史事实就好;如果硬要加上“被迫”,也该以同样标准检视金门八三一。此言当场引发中国国民党立法委员潘维刚林郁方不满,批评赖振昌不尊重台湾妇女[165];担任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员会召集委员的民主进步党立法委员何欣纯则说,“历史是大家的”,不希望慰安妇议题模糊高中课纲微调的讨论[166];同日,妇女救援基金会执行长康淑华表示,本日已接到民众投书表示不满赖振昌说词,她认为赖振昌过度简化“被迫”二字的含意,课纲将慰安妇加上“被迫”二字是符合实情的[167]

2015年7月31日,台湾反课纲运动中部分学生不满新版高中课纲中对慰安妇加上“被迫”一词,捍卫教育联盟总召集人林致宇痛斥,新版课纲中“被迫成为慰安妇”的“被迫”一词是硬加上去的,“是否有史料证据指出所有慰安妇都是被迫的?”[170]

2015年8月1日,女权运动者吴馨恩在反课纲现场手持“反男性史观,我要女性史观、多元性别史观”的标语,上台发言表示支持反课纲运动,但不认同自愿说[171],并在隔日投书想想论坛,指出慰安妇自愿说是男性本位史观,忽视女性的不利处境[172],并于8月6日投书风传媒,表示根本不该去纠结是否自愿,只需要知道慰安妇制度是侵犯人权。[173]

2015年8月4日,民主进步党台北市议员梁文杰批评:“‘亲日独派’或许觉得慰安妇本来就是自愿,也或许觉得日本根本就不是‘殖民政府’;但这会让长期关注慰安妇议题的妇女救援基金会、女权运动者和(台湾)原住***动者们感到愤怒,也会让台湾在国际上处于无法和人对话的窘态。毕竟,出了台湾,没有哪个国家胆敢为‘慰安妇自愿说’辩护,也没有哪个国家敢说日本在二战前的东亚不是一个殖民帝国。”[174]

2015年8月14日,中国国民党2016年中国台湾省“总统”选举参选人洪秀柱说,高中课纲微调只是把慰安妇加了“被迫”二字就被反课纲运动抗议,“如果到韩国说‘慰安妇是自愿’,会被打死”[175]

2015年8月22日,《美丽岛电子报》副董事长郭正亮批评:“包括李登辉在内的战后台湾亲日派,常因为反对国民党外来政权、反对‘大中国史观’,故意夸大‘日本皇民’史观以偏概全。这种‘亲日史观’,不但和大中国史观一样唯我独尊,而且在处理二次大战的历史正义问题常陷入不知反省、连美国也无法接受的日本右翼观点,让台湾沦为‘被殖民者同情殖民统治’、‘罹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国际笑柄而不自知。……连日裔美国众议员都认为‘慰安妇形同性奴隶’,诉诸提案要求认错;台湾本身就是日本殖民的慰安妇受害者,竟然还为‘慰安妇是否被强迫’陷入历史课纲之争!这种‘被殖民者同情殖民统治’的荒唐行径,看在美国人和亚洲人眼里,岂是‘国际笑话’可以形容!”[176]

2015年9月2日,针对反课纲运动学生质问“说慰安妇全被强迫,有证据吗”,康淑华说:

2015年12月30日,前妇女救援基金会董事长叶毓兰说,绿营反对高中历史课纲中有关慰安妇的论述增加“被迫”二字,这是绿营完全附和日本军国主义的行为,令人愤怒[178]。2016年2月24日,叶毓兰批评,民主进步党在钓鱼台列屿主权问题与慰安妇议题上态度软弱,却对孙文蒋中正与中国国民党表示敌意,把转型正义视为自己的遁词,亵渎了“正义”二字[179]

纪念性建筑

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门外的韩国慰安妇纪念铜像

2010年,美国新泽西州博根郡帕利赛公园市英语Palisades Park, New Jersey在市立公园中设立‘慰安妇纪念碑’。2012年,两个日本外交代表团要求移除纪念碑,被市政府拒绝。[180][181][182]韩国官员对帕利赛公园市的决定表示支持。[183]

2011年12月14日,韩国民间团体在日本驻韩大使馆对面树立‘慰安妇纪念铜像’,要求日本对慰安妇道歉并赔偿。[184][185]

2012年6月16日,美国纽约州纳苏郡韦斯特伯里英语Westbury, New York艾森豪公园英语Eisenhower Park退伍军人纪念堂中设立红色花岗岩的‘慰安妇纪念碑’。[186][187]

2013年7月30日,美国加州格伦代尔市在中央公园设立1100磅重的‘慰安妇纪念铜像’,引起许多日本人抗议。该铜像与日本驻韩大使馆对面的慰安妇纪念铜像完全一样。据2010年人口普查,格伦代尔市5%人口是韩裔。[188][189][190][191]2013年12月11日,日裔向白宫请愿,要求移除慰安妇铜像,不到一个月签名者已超过十万人。白宫表示,纪念碑属于地方(加州)政府管辖。[192][193]

2013年8月,美国加州普安那公园市议会在收到电邮抗议后,决定取消设立慰安妇纪念铜像的计划。[194][195]

2014年5月30日,美国维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政府内的慰安妇和平纪念园正式向民众开放,85岁高龄的韩国慰安妇幸存者姜日出亲赴揭幕现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日本政府在慰安妇问题上仍欠全世界一个“正式道歉”,而且应该“马上道歉”[196][197]

2016年12月10日,位于台湾台北市的台湾慰安妇纪念馆阿嬷家-和平与女性人权馆开幕。

2017年7月7日 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联同纪念抗日受难同胞联合会在香港中环交易广场日本领事馆所在地前的行人天桥上设置了两座以玻璃纤维制成的慰安妇少女像,一个为仿韩国首尔日本领事馆前的少女像,另一个为中国少女像。日本领事馆曾促香港政府取缔,但不得要领,亦有人发信抗议,更有人企图偷走两个雕像,但都未有给雕像带来损害或令主办者放弃,一年多后主办团体更添置了另一以菲律宾少女为原形的雕像,安坐在原来两个雕像旁。其后主办团体更另制两个中韩少女雕像在香港和澳门市内与慰安妇历史材枓一起巡回展览。

2017年9月22日,慰安妇纪念雕塑在美国旧金山市唐人街圣玛丽广场英语Saint Mary's Square (San Francisco)揭幕。这是第一座在美国大城市竖立的慰安妇纪念雕像。[198][199]

2018年8月14日,台湾首座慰安妇铜像在台南市国民党市党部旁空地设立,并邀请前总统马英九到现场参与揭幕仪式。[200]

有关影视作品

纪录片
电影
  • 《黎明之眼》2014年上映之大陆电影
  • 鬼乡》2016年上映之韩国电影
  • 花漾奶奶秀英文》2017年上映之韩国电影
  • 《她们的故事》2018年上映之韩国电影
电视剧
  • 雪地里的拥抱》韩国KBS 2015年特别剧,2017年以电影的形式在韩国电影院上映。
音乐录影带

相关书目

  • 《血痛》,北京出版社 《血痛》,新浪读书
  • 《真相:慰安妇调查纪实》,江苏文艺出版社 [2]
  • 《阿妈的秘密:台籍慰安妇的故事纪录片》,台北:妇女救援基金会,1998年出版。
  • 《台湾慰安妇报告》,台北:妇女救援基金会,1999年出版。
  • 《烟花三月》,李碧华,台北:脸谱出版社,2001年出版。
  • 《血痛:26个慰安妇的控诉》,陈庆港,北京:北京出版社,2005年出版。ISBN 978-7-200-06103-1
  • 《铁盒里的青春:台籍慰安妇的故事》(妇女救援基金会采访记录,),夏珍改写,台北:天下文化,2005年出版。铁盒里的青春
  • 《沉默的伤痕:日军慰安妇历史影像书》,妇女救援基金会赖采儿、吴慧玲、游茹棻,台北:商周出版社,2006年出版。沉默的伤痕
  • 《阿嬷的脸:台湾慰安妇幸存者影像纪录》, 矢嶋宰、沈君帆、黄子明摄影,台北:妇女救援基金会,2006年出版。阿嬷的脸
  • 《阿嬷的故事袋:老年‧创伤‧身心疗愈》,妇女救援基金会整理,台北:张老师文化出版社,2006年出版。阿嬷的故事袋
  • 朱德兰. 《台湾慰安妇》. 五南图书. 2009.
  • 台湾论》,小林善纪,日本小学馆,2000年出版。(许文龙评:“成为慰安妇对这些妇女而言,反而是出人头地。”)

相关条目

参考文献

  1. ^ 中方对日官员有关“慰安妇”言论表示强烈愤慨 - 亚太 - 东北亚 - 亚太日报. 亚太日报. 2013-05-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22).
  2. ^ 战争扭曲人性:争做慰安妇的日本女人. 凤凰资讯.
  3. ^ 侵华日军究竟强迫多少中国妇女充当慰安妇. 凤凰网.
  4. ^ 图揭慰安妇屈辱生活. 云南网.
  5. ^ 814 国际慰安妇纪念日|两项历史的铁证
  6. ^ 6.0 6.1 上海149家慰安所是日军暴行铁证. 新华网.
  7. ^ 7.0 7.1 让曾被凌辱的同胞永被铭记-揭秘日军慰安所(图). 中国新闻网.
  8. ^ 8.0 8.1 世界上第一个日军慰安所:上海“大一沙龙”揭秘,新华网
  9. ^ 9.00 9.01 9.02 9.03 9.04 9.05 9.06 9.07 9.08 9.09 9.10 9.11 《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共同编写委员会 (编). 《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三联书店(香港). 2005. ISBN 962-04-2496-4.
  10. ^ 海南日军如何征慰安妇:有美女来领良民证就扣留,中国政协网
  11. ^ 慰安妇——日军性奴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12. ^ 12.0 12.1 中国“慰安妇”:校正战败日军心理的工具,网易新闻
  13. ^ 上海将保留世界第一家日军慰安所 不忘侵华铁证,搜狐网
  14. ^ "大一沙龙":亚洲第一个日军慰安所,网易新闻
  15. ^ 15.0 15.1 “慰安妇”问题的过去与近况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世界军事网
  16. ^ 姜远珍. 南韩学者:日本驻外领事馆曾参与强征慰安妇. 中央通讯社. 2007-03-05.
  17. ^ 日本战后招募七万女子 为占领美军慰安内幕.新华网.2013年03月26日[2015-09-30]
  18. ^ 日本二战战败后曾备7万妇女给美军当“慰安妇”,凤凰网
  19. ^ 19.0 19.1 Fearing G.I. Occupiers, Japan Urgesd Women Into Brothels. ***. 1995-10-27.
  20. ^ http://www.awf.or.jp/e1/facts-07.html Comfort Women in China
  21. ^ 王清峰; 江美芬. 日本应负法律赔偿责任-台湾慰安妇对日求偿记. 台北市妇女救援基金会. 1997-10-31.
  22. ^ 还给阿嬷一个公道——台籍慰安妇走出悲情. 光华杂志. 台湾. 1999年12月.
  23. ^ 23.0 23.1 http://civ.ce.cn/qwsh/200706/29/t20070629_12003919.shtml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二战日军屠杀慰安妇灭口(图)
  24. ^ 吉见义明. Comfort Women: Sexual Slavery in the Japanese Military During World War II.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0: 101. ISBN 978-0-231-12032-6.
  25. ^ 刘萍. 慰安妇生存状态透视(图). 中国妇女报. 2006-08-16.[永久失效链接]
  26. ^ 国内首家慰安妇资料馆在上海对外开放(组图). 东方早报. 2007-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27. ^ 存档副本. [2013-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2-09). 海南慰安妇(其中伍来春、林亚金等人自述中有提及)
  28. ^ 28.0 28.1 吉林发布日本侵华铁证. 中国新闻网. 2014年4月25日 [2014-04-27].
  29. ^ ***
  30. ^ 二战慰安妇 日向韩道歉赔钱 台湾咧?
  31. ^ 立院决议 要求日本政府对慰安妇道歉赔偿. 台湾: 中央社. 2008-11-11.
  32. ^ ETtoday政治. 马总统:成立台湾首座“慰安妇纪念馆”,光复节揭幕.
  33. ^ 韩国国会通过决议要求日本撤回独岛领土主张和向慰安妇受害者道歉. 新华网. 2012年9月3日.
  34. ^ South Korea adopts resolutions on Takeshima, 'comfort women'. 朝日新闻. 2012年9月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2月13日).(英文)
  35. ^ Korea warns Japan that further delay of comfort women apology may lead to permanently damaged relations. 2013-10-21 [2013-1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7).(英文)
  36. ^ Korea to Japan: Time running out for 'comfort women' resolution.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2013-10-20.
  37. ^ ***.
  38. ^ 日本:韩国不撤慰安妇雕像十亿补偿就免谈_国际新闻_环球网.
  39. ^ 外交部. 外交部发言人秦刚28日主持例行记者会. 2014年2月28日 [2014-04-27].
  40. ^ 外交部.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王民大使在联合国严厉谴责二战期间日本军队强征“慰安妇”罪行. 2014年3月18日 [2014-04-27].
  41. ^ 南京大屠杀申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 联合国审核中. 央广网. 2015年10月5日 [2015年10月5日].
  42. ^ H.RES.121 - A resolution expressing the sense of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that the Government of Japan should formally acknowledge, apologize, and accept historical responsibility in a clear and unequivocal manner for its Imperial Armed Forces' coercion of young women into sexual slavery, known to the world as "comfort women", during its colonial and wartime occupation of Asia and the Pacific Islands from the 1930s through the duration of World War II.. 美国国会图书馆. 2007-07-30.(英文)
  43. ^ Text of H.Res. 121 (110th): A resolution expressing the sense of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that the Government ... (Passed the House (Engrossed) version). GovTrack.us.(英文)
  44. ^ 罗印冲、刘屏. 慰安妇纳美法案 将促日道歉. 旺报. 2014-01-19.
  45. ^ 荷议会通过动议要求日就"慰安妇"问题道歉并赔偿. 新华网. 2007年11月21日.
  46. ^ 加拿大通过议案要求日本就“慰安妇”问题道歉. 中国青年报 (新华网). 2007年11月30日.
  47. '^ House of Commons passes motion recognizing Japanese 'comfort women. CBC News. Nov 29, 2007 6:54. (英文)
  48. ^ 48.0 48.1 Texts adopted - Thursday, 13 December 2007 - Comfort women - P6_TA(2007)0632. 欧洲议会. 2007-12-13.
  49. ^ Voices of Vietnam.
  50. ^ 韩外交部回应越战期间韩军强奸越南平民事件,中国评论新闻,2015-10-21.
  51. ^ Did S. Korea operate “comfort stations” in the Vietnam War?, The Hankyeoh, Apr.25,2015.
  52. ^ 康添财. 内政部设置慰安妇申诉信箱. ***. 1992-03-14.
  53. ^ 台籍慰安妇调查报告首度完成. 台视新闻. 1992-07-05 [2012-09-16].
  54. ^ 汪睿祥. 李敖义助慰安妇的幕后 用骨董字画拒绝日本人的二度伤害. 《商业周刊》第509期. 1997-08-25: 46-49 [2013-09-20].
  55. ^ 林莹秋. 李敖百件珍藏拍卖会现场纪实 陈文茜标不到李敖的义卖品. 《商业周刊》第511期. 1997-09-08: 76-79 [2013-08-11].
  56. ^ 莫那能. 我们是台湾的主人,我们不是番——抗议不认识台湾原住民的《认识台湾》教科书. 莫那能的部落. 1997-07-26 [2014-03-30].
  57. ^ 女性国际战犯法庭. 女性国际战犯法庭日程. 女性国际战犯法庭. 2000-12 [2013-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8-21).
  58. ^ 女性国际战犯法庭. 女性国际战犯法庭确定判决. 女性国际战犯法庭. 2002-01-31 [2013-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17).
  59. ^ 新闻稿. 台湾第一位公开控诉日军暴行的慰安妇幸存者逝世. 妇女救援基金会. 2011-09-03 [2014-03-01].
  60. ^ 战争与和平女性博物馆. 台湾·“慰安妇”的证言:被变成日本人的阿嬷. 战争与和平女性博物馆. 2013-07-06 [2013-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3).
  61. ^ 杨明珠. 前台籍慰安妇发声 要求日道歉. 中央通讯社. 2013-07-06 [2013-08-11].
  62. ^ 刘丽荣. 纪念抗战胜利70年 总统:体会和平可贵. 中央通讯社. 2015-08-15 [2015-08-23].
  63. ^ *** *** 2018年8月16日 [2014年8月19日]
  64. ^ 平成19年04月27日 最高裁判所第一小法庭判决(平成17(受)1735)
  65. ^ 吴谷丰,日本最高法院驳回中国“慰安妇”诉讼请求,新华网
  66. ^ 王清峰; 江美芬. 历史的伤痕–慰安妇 日本应负法律赔偿责任-台湾慰安妇对日求偿记. 台湾妇女资讯网. 台北市妇女救援基金会. 1997-10-31.
  67. ^ “平和友好交流计画”に関する村山内阁総理大臣の谈话 (新闻稿). 外务省. 1994-08-31 [2012-08-31] (日语).
  68. ^ Discussions in the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Eg. United Nations. Asian Women's Fund.(英文)
  69. ^ 黄丽妃. 有影无声 幸存慰安阿嬷的控诉. 《新台湾新闻周刊》第491期. 2005-08-18 [2015-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04).
  70. ^ H.Res. 121 (110th): A resolution expressing the sense of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that the Government of Japan ...
  71. ^ Japan foreign minister regrets draft US bill urging 'comfort women' compensation. [2014-03-30].
  72. ^ Shinzo Abe Fast Facts. [2014-03-30].
  73. ^ 吴谷丰,安倍向“慰安妇”表示道歉,新华网
  74. ^ 吴谷丰,日本政府表示不会就“慰安妇”问题进行调查,新华网
  75. ^ 吴谷丰,日自民党部分议员决定对“慰安妇”问题进行调查,新华网
  76. ^ 日本政府称没有关于日军强征"慰安妇"的直接记述,新华网
  77. ^ 吴谷丰,日本首相就“慰安妇”问题表示道歉,新华网
  78. ^ 刘浩远,日本政府承认远东法庭关于强征“慰安妇”的判决,新华网
  79. ^ 韩联社华盛顿6月14日电. 日议员在美报登广告否认强征慰安妇. 韩联社. 2007-06-15 [2013-08-11].
  80. ^ 蔡文英. 日在美刊广告 驳强征慰安妇. 台湾苹果日报. 2007-06-16 [2014-09-14].
  81. ^ 〈美众院外委会 吁日本向慰安妇道歉〉台湾公共电视全球现场》,2007年6月27日
  82. ^ 〈慰安妇议题 美国敦促道歉 日本不予理会〉,台湾公共电视《全球现场》,2007年6月27日
  83. ^ 日本の极右団体の妨害でも慰安妇决议采択したニューヨーク州上院(日文)
  84. ^ 美纽约州参院全票通过慰安妇决议案
  85. ^ Clinton Says 'Comfort Women' Is Incorrect Term. 朝鲜日报. 2012-07-09.
  86. ^ 朝日新闻-2013年5月13日-“慰安妇は必要だった”“侵略、反省とおわびを”桥下氏
  87. ^ 朝日新闻中文网-2013年5月14日-桥下发推特自辩,石原表态支持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5年11月19日,.
  88. ^ 朝日新闻中文网腾讯微博-2013年5月14日-桥下发推特自辩,石原表态支持 Archive.is存档,存档日期2013年6月24日,
  89. ^ 日经中文网-社评:桥下彻遭受严厉审视
  90. ^ 读卖新闻-5月16日-桥下氏発言 女性の尊厳踏みにじる不见识(5月16日付・読売社说)
  91. ^ 朝日新闻中文网腾讯微博-桥下彻急于灭火 但不收回发言 Archive.is存档,存档日期2013-06-24
  92. ^ 朝日新闻中文网-桥下彻急于灭火 但不收回发言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3-04.
  93. ^ 日经中文网-5月16日-桥下解释慰安妇言论:当时必要 现在不能容忍
  94. ^ 共同社-5月19日-桥下彻否认慰安妇是“性奴”
  95. ^ 日本维新会再放炮 代理党魁:慰安妇是战地卖淫女
  96. ^ 国际中心/综合报导,"日老兵揭日军猎捕妇女惨状 排队轮奸就像等上厕所"[1],ETtoday国际新闻,2013年05月25日 15:34.
  97. ^ Yang Mo-deum、Choi Won-woo. 慰安妇漫画将参加法国国际漫画节 日企图阻挠. 朝鲜日报中文网. 2014-0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98. ^ 苏平. ***. ***. 2014-02-02 [2014-02-09].
  99. ^ 管婺媛. 慰安妇议题 日韩展区口角. ***. 2014-02-04 [2014-03-15].
  100. ^ 罗玲. ***. ***. 2014-01-27 [2014-02-09].
  101. ^ 101.0 101.1 童倩. ***. ***. 2014-02-07 [2014-02-09].
  102. ^ 共同社2月7日电. 日本政府通过答辩书要求NHK会长注意言行. 共同社. 2014-02-07 [2014-02-11].
  103. ^ 共同社2月11日电. 日本记者集体要求NHK会长辞职. 共同社. 2014-02-11 [2014-02-11].
  104. ^ 廖汉原. 阿米塔吉:日韩关系恶劣美尴尬. 中央通讯社. 2014-02-28 [2014-03-01].
  105. ^ 韩联社. 朴槿惠敦促日本承认过去错误 走上和解之路. 韩联社. 2014-02-28 [2014-03-01].
  106. ^ 日本官房长官表示继承河野谈话. 日经中文网. 日本经济新闻. 2014-03-04 [2014-03-04].
  107. ^ 安倍表示不修改“河野谈话”. 日经中文网. 日本经济新闻. 2014-03-14 [2014-03-14].
  108. ^ 美方施压被迫低头? 安倍认慰安妇问题. ***即时新闻. ***. 2014-03-14 [2014-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27).
  109. ^ 韩联社. 日本学者联名谴责安倍破坏河野谈话精神. 韩联社. 2014-03-31 [2014-04-12].
  110. ^ 杨明珠. 日外交蓝皮书 批陆想改变现状. 中央通讯社. 2014-04-04 [2014-04-04].
  111. ^ 韩联社. 韩国教授:慰安妇问题不仅涉及韩国 也与中国有关. 韩联社. 2014-04-08 [2014-04-12].
  112. ^ 周佑政. 纽时社论:安倍不应否认慰安妇历史. 新头壳. 2014-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6-24) (中文(台湾)‎).
  113. ^ THE EDITORIAL BOARD. Japan’s Historical Blinders Apology for World War II Sex Slaves Is Again at Issue. ***. 2014-06-22 (英语).
  114. ^ 潘勋. UN:日本应为慰安妇负全责. 旺报即时新闻. 2014-08-30 [2014-09-05].
  115. ^ 刘秀玲、冯武勇. 联合国“慰安妇”问题报告撰写人拒绝撤除日本政府责任. 新华网. 2014-10-16 [2015-06-13].
  116. ^ 中新网10月22日电. 日本官房长官否定河野谈话 称其有损“声誉”. 中国新闻社. 2014-10-22 [2015-06-13].
  117. ^ 友义. ***. ***. 2014-11-28 [2014-11-29].
  118. ^ 张明. 菲律宾日军大屠杀幸存者批评日本政府篡改历史. 中新社. 2015-02-14 [2015-02-20].
  119. ^ Alexis Dudden. Standing with Historians of Japan. 美国历史学会. March 2015.(英文)
  120. ^ 刘军国、孙微. 日要求美修改教科书慰安妇内容 美20名史学家联名批评. 环球时报. 2015-03-04 [2015-05-02].
  121. ^ 梅克尔:妥善解决慰安妇问题比较好. 日经中文网. 2015-03-10 [2015-03-14].
  122. ^ 共同社3月10日电. 日本民主党党首与默克尔会晤 谈及慰安妇问题. 共同社. 2015-03-10 [2015-03-14].
  123. ^ 颜亮、沈红辉. 日本外务省前高官呼吁安倍政府学习德国正视历史. 新华网. 2015-03-15 [2015-05-24].
  124. ^ 郑崇生. 赞美老兵避谈慰安妇 美议员批安倍. 中央通讯社. 2015-04-30 [2015-05-30].
  125. ^ 韩联社华盛顿5月6日电. 187名世界著名历史学家发表联署声明敦促安倍正视历史. 韩联社. 2015-05-06 [2016-08-13].
  126. ^ 胡若愚. 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安倍,回头是岸. 新华网. 2015-05-24 [2015-05-24].
  127. ^ 文玉、蓝雅歌、李大明. 日本281名学者要求安倍谢罪 日媒对此“集体沉默”. 环球时报. 2015-06-09 [2015-06-13].
  128. ^ 韩联社首尔8月14日电. 韩国朝野对安倍谈话内容立场略有差异. 韩联社. 2015-08-14 [2015-09-04].
  129. ^ 日本:韩国不撤慰安妇雕像十亿补偿就免谈
  130. ^ 杨鹃如. 815慰安妇全球抗议 台湾阿嬷剩3人 要求日本道歉. 公民行动影音纪录数据库. 2016-08-16 [2016-08-28] (中文(台湾)‎).
  131. ^ 韩国女教授出书称部分慰安妇属自愿 二审改判诽谤罪成
  132. ^ “取材偏颇、论点歪曲” 韩国学者痛批《帝国的慰安妇》:毫无学术价值
  133. ^ 支那事変に于ける军纪风纪の见地より観察せる性病に就いて[永久失效链接],早尾乕雄军医
  134. ^ 日本文化チャンネル桜’2005年6月15日放送
  135. ^ ‘たかじんのそこまで言って委员会’2005年4月10日放送
  136. ^ Report No. 49: Japanese Prisoners of War-Interrogation on Prostitution. 美国战争情报局心理作战班报告(UNITED STATES OFFICE OF WAR INFORMATION Psychological Warfare Team Attached to U.S.Army Forces). 1944年.
  137. ^ Yuki Tanaka. Japan's Comfort Women. Routledge. 7 March 2013: 215. ISBN 978-1-134-65012-5.
  138. ^ “女性のためのアジア平和国民基金”(编)‘政府调查“従军慰安妇”関系资料集成’[永久失效链接] 龙溪书舎 1997年3月20日
  139. ^ 吉田清治. 《朝鲜人慰安妇と日本人: 元下関労报动员部长の手记》. 新人物往来社. 1977年. ISBN 978-4404007957.
  140. ^ 吉田清治. 私の戦争犯罪: 朝鲜人强制连行. 三一书房. 1983年.
  141. ^ 慰安妇にまるわる年表. いわゆる従军慰安妇について历史の真実から再考するサイト. ワック・マガジンズ. [2010-03-08].
  142. ^ Japanese Veteran Presses Wartime-Brothel Issue. ***. 1992-08-08.
  143. ^ ニューヨークタイムスのインタビュワーに证言している
  144. ^ “周刊新潮”1996年5月2・9日号
  145. ^ “诸君!”1998年11月号
  146. ^ 大韩民国の物语 李荣薫著 永岛広纪訳 文艺春秋 2009/02 ISBN 978-4-16-370310-7
  147. ^ 李2009,p140.
  148. ^ Addendum: Report of the Special Rapporteur on violence against women,its causes and consequences, Ms. Radhika Coomaraswamy, in accordance with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resolution 1994/45.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英文)
  149. ^ 产経新闻2007年4月13日“慰安妇决议案 报告书に“吉田清治证言” 米下院はこの虚构を根拠に审议”记事
  150. ^ 全文:慰安妇决议案 报告书に“吉田证言” 米下院“根拠”は虚构  【ワシントン=古森义久】米国议会下院が慰安妇问题で日本を纠弾する决议案を审议する际に资料とした同议会调查局の报告书に“日本军による女性の强制徴用”の有力根拠として“吉田清治证言”が明记されていたことが12日、判明した。同证言は“昭和18年、日本の军队が韩国の済州岛で女性200人以上を慰安妇として强制连行した”という趣旨だが、その后、虚构だったことが立证されており、米国议会はこの虚构をもとに慰安妇决议案を审议してきたことにもなる。 问题の报告书は今回、4月3日付で作成された报告书の前の版で、“日本军の‘慰安妇’”と题され、2006年4月10日付、11ページから成る。同报告书は慰安妇についてまず“徴用あるいは欺瞒(ぎまん)によってシステムに入れられた女性たち”と记して强制徴用を示唆した上で、初めの“慰安妇システムの说明”という部分で“强制”の根拠をあげている。その冒头で同报告书は“早期の详细の暴露は‘私の戦争犯罪・朝鲜人强制连行’という本を1983年に书いた元日本军宪兵の吉田清治氏によってなされた。吉田氏は同书で日本军への性のサービスを提供する‘慰安妇’として韩国内で合计1000人以上を强制徴用することに自ら加わったことを描写している”と明记している。 つまりこの记述は吉田氏が日本军の一员として自ら韩国人女性の强制徴用に参加したことを认めた贵重な证言として提示されているわけだ。 吉田氏は同书の中で自分が済州岛で日本军兵士とともに地元の若い女性たち数百人を“慰安妇狩り”として无理やりに连行したという体験を述べていた。この“吉田证言”は朝日新闻などによっても大きく报道されたが、その后、历史家の秦郁彦氏らの调查などで虚构だったことが立证された。 しかし米国の议员用に法案や决议案の背景などを说明する资料を供する议会调查局では“吉田证言”を事実として扱い、慰安妇决议案の指针として议员たちに提供した。“吉田证言”はこの3日に作成された改订版の慰安妇问题报告书では削除されているが、実际の决议案が1月末に提出され、2月15日にその审议のための公聴会が开催されるというプロセスでは议员たちはみなこの“吉田证言”を中心にすえた报告书を参考资料として使ってきたことになる
  151. ^ 秦郁彦 1999,第247页
  152. ^ “继续济州岛”判断错误. 朝日新闻数码. [2018-06-29].
  153. ^ 吉林公布最新一批发掘整理日军侵华档案. 人民网. 2014年4月27日 [2014-04-27].
  154. ^ 刘黎儿. 慰安妇存在事实 小林自始即否认. ***. 2001-02-22 [2015-09-06].
  155. ^ 尹乃菁. 王清峰炮轰 许文龙、蔡焜灿“可悲到了极点”. ***. 2001-02-24 [2015-09-06].
  156. ^ 毛炽伦. 白团日籍教官 亲口承认确有慰安妇. ***. 2001-02-24.
  157. ^ 刘黎儿. 小林善纪:慰安妇出人头地 非许文龙所言. ***. 2001-02-25 [2015-09-06].
  158. ^ 徐宗懋. 岂是“日本精神”. 中时晚报. 2001-02-24 [2015-09-06].
  159. ^ 林照真. 吕秀莲:慰安妇非自愿 许应一时失言. ***. 2001-02-26 [2015-09-06].
  160. ^ 许荣宗. 许文龙:这事太无聊 政治炒作没必要. ***. 2001-02-26 [2015-09-06].
  161. ^ 张丽伽、邱慧君. ***. 中时晚报. 2001-02-26 [2015-09-06].
  162. ^ 张瑞昌、许荣宗. 慰安妇争议 许文龙:深感歉意. ***. 2001-02-27 [2015-09-06].
  163. ^ 林志成. 抗日人士现身说法 诤社批台湾论不符史实. ***. 2001-03-11 [2015-09-06].
  164. ^ 陈至中. 慰安妇注被迫 台联立委有异议. 中央通讯社. 2014-04-17 [2014-04-19] (中文(台湾)‎).
  165. ^ 曾盈瑜. 课纲微调 绿委吁勿模糊焦点. 中央通讯社. 2014-04-17 [2014-04-19] (中文(台湾)‎).
  166. ^ 陈至中. 慰安妇注被迫 妇团认符合实情. 中央通讯社. 2014-04-17 [2014-04-19] (中文(台湾)‎).
  167. ^ 童倩. ***. ***. 2014-06-20 [2015-06-13].
  168. ^ 翁嫆琄. 课纲改慰安妇全被强迫 学生:有证据?. 新头壳. 2015-07-31 [2015-09-13].
  169. ^ 林彦呈. 反课纲女学生质问同侪:怎么会说慰安妇也是有自愿的?. 风传媒. 2015/08/01 [2018/02/21].
  170. ^ 吴馨恩. 慰安妇史论争:男性本位史观何时了?. 想想论坛. 2015/08/02 [2018/02/21].
  171. ^ 吴馨恩. 自愿与否?正义与否?. 风传媒. 2015/08/06 [2018/01/21].
  172. ^ 梁文杰. 民进党要小心处理新课纲问题. 美丽岛电子报. 2015-08-04 [2015-09-06].
  173. ^ 赖映秀. ***. 东森新闻云. 2015-08-14 [2015-09-06].
  174. ^ 郭正亮. 台湾人不能纵容李登辉的亲日史观. 美丽岛电子报. 2015-08-22 [2015-09-05].
  175. ^ 萧师言. 台慰安妇纪录片公映 马英九哽咽:死也不信非被迫. 环球时报. 2015-09-02 [2015-09-04].
  176. ^ 黄文杰. 叶毓兰:台湾太媚日 争不到日本赔偿慰安妇. 中评社. 2015-12-30 [2016-01-16] (中文(台湾)‎).
  177. ^ 刘芮菁. 反对拆国父遗像,叶毓兰:气到想骂脏话. 风传媒. 2016-02-24 [2016-02-29] (中文(台湾)‎).
  178. ^ Semple, Kirk. In New Jersey, Memorial for ‘Comfort Women’ Deepens Old Animosity, ***, May 18, 2012. "The monument, a brass plaque on a block of stone, was dedicated in 2010 to the memory of so-called comfort women, tens of thousands of women and girls, many Korean, who were forced into sexual slavery by Japanese soldiers during World War II. "
  179. ^ Palisades Park monument to 'comfort women' stirs support, anger [video]
  180. ^ The Comfort Women Monument in New Jersey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4-03-09.
  181. ^ Alvarado, Monsy. "Palisades Park monument to 'comfort women' stirs support, anger", The Record (Bergen County), July 12, 2012.
  182. ^ 韩裔组织将在美建慰安妇铜像 日本人强烈反对. 新华网. 环球网. 2013年7月24日.
  183. ^ Comfort Woman Statue Erected Outside of Japanese Embassy in Seoul. 2011-1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12).
  184. ^ 'Comfort Women' Memorial Set Up in New York State. 朝鲜日报. 2012-06-18.(英文)
  185. ^ J304-2013 - NY Senate Open Legislation - Memorializing a Memorial Monument in the State of New York that pays tribute to those who have become known to the world as 'Comfort Women'. New York State Senate. 2013-01-29.(英文)
  186. ^ Glendale unveils 'comfort women' statue, honors 'innocent victims'. 洛杉矶时报. 2013-07-30.(英文)
  187. ^ Buena Park reconsiders comfort women statue after Glendale fuss. 洛杉矶时报. 2013-07-29.(英文)
  188. ^ Glendale steps into controversy with memorial to WWII sex slaves. 洛杉矶时报. 2013-07-10.(英文)
  189. ^ 日本对美国新建慰安妇纪念像表示“极其遗憾”(图). 新华网. 2013年7月31日.
  190. ^ Remove offensive state in Glendale, CA public park. We the People: Your Voice in Our Government.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13).(英文)
  191. ^ White House petition: Remove "comfort women" memorial - Opposers of comfort women statue have petition on president's 'We The People' website. Glendale News-Press. 2014年1月2日.(英文)
  192. ^ Statue Brings Friction Over WWII Comfort Women To California. 全国公共广播电台. 2013-07-29.(英文)
  193. ^ Comfort women monument officially shot down. Orange County Register. 2013-08-28.(英文)
  194. ^ 张蔚然. 慰安妇纪念园现华盛顿近郊 幸存者要求日本道歉. 华盛顿: 中国新闻社. 2014-05-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6-01). 慰安妇纪念园现华盛顿近郊 幸存者要求日本道歉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4-08-08.(繁体中文)
  195. ^ Memorial to ‘comfort women’ unveiled near Washington D.C.. 日本时报. 2014-05-31.(英文)
  196. ^ 张洁娴. 历史不会被歪曲:“慰安妇”纪念雕塑在旧金山揭幕. 2017年9月23日.
  197. ^ ***. 2017年9月24日.
  198. ^ 修瑞莹. 慰安妇铜像台南揭幕 马英九:对民进党政府感到遗憾. 联合新闻网. 2018-08-14 [2018-08-14].

外部链接

相关网站

新闻报导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19-11-01 21:15,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