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张同敞本文重定向自 张同敞

张同敞

大明光禄大夫宫詹兵部侍郎翰林学士
爵位 江陵伯(追赠)
籍贯 湖广江陵县(今湖北
族裔 汉族
字号 号别山
谥号 南明谥文烈,清朝追谥忠烈
出生 生年不详
湖广江陵县(今湖北
逝世 永历四年闰十一月十七日
(1651年1月8日)
广西临桂县(今广西壮族自治区叠彩区
墓葬 张同敞墓
配偶 许氏
亲属 曾祖张居正、祖父张敬修、父张重辉
著作

张同敞(?-1651年1月8日),别山湖广江陵(今湖北)人,明朝政治人物、诗人,藏书家。

生平

内阁首辅张居正曾孙。崇祯朝时,以荫补中书舍人永历朝时为锦衣卫指挥使。曾拜瞿式耜为师,与瞿式耜一同在湖广地区进行抗活动。永历三年(1649年)文渊阁大学士二部尚书瞿式耜邀请了张同敞、王夫之金堡等至桂林。后任桂林总督[1]

永历四年(1650年)张同敞对友人钱秉镫说:“此永别矣!时事如此,吾必死之。”[2]十一月初五日,清军逼近桂林,于元烨被杀,南明守军溃散,将领赵印、王永祚、蒲缨、杨国栋、马养麟皆逃去。傍晚,同敞从漓江东岸泅水入桂林城,与式耜相伴。瞿式耜曾劝他逃亡,同敞毅然回答:“死则俱死耳!古人耻独为君子,君独不容我同殉乎!”初六日上午,被清军押往靖江王府见定南王孔有德,被软禁于桂林。二人共赋诗一百余首,题名“浩气吟”。孔有德愤甚,命人折张同敞双臂,伤一目,瞿式耜喝乃止;“两人困愈久,苦愈甚,而志愈坚烈,知终不可辱。”

不久,瞿式耜写给焦琏的信被查获,孔有德担心有后患,下令将二人处斩。闰十一月十七日与瞿式耜在桂林叠彩山风洞前仙鹤岭下就义[3]。张同敞人头落地时,身子又向前行走三步,然后才倒下[4],同殉难者还有靖江王朱亨歅。瞿崔耜和张同敞殉节后,已经削发为僧的给事中金堡,上书孔有德,请准收葬瞿式耜和张同敞,获准。由瞿式耜的门客杨艺具衣冠敛,同葬于北门外白鹤洞下[5][6]明昭宗闻讯后,追赠江陵伯文烈清高宗乾隆年追谥忠烈[7]

轶事

永历六年(1652年)西宁王李定国围攻桂林时,曾有城里的居民看到已经死去的瞿式耜、张同敞两人充当大军的前导,并骑着马同时进入孔有德的府邸,不久,孔有德便***而死[8]

著作

著有《纯忠堂集》、与瞿式耜合著《御览伤心吟》(明昭宗工部刊刻)等[9]

遗迹

张同敞墓位于今广西桂林市七星区朝阳乡

注释

  1. ^ ·钱秉镫,《所知录》(卷4):“同敞为江陵曾孙;以世荫锦衣卫前户。先帝时,改中书科舍人;隆武帝爱其才敏,特授翰林院编修,累升学士。在武冈忤刘承允,仍还任子之职。至是,留守抗疏题复,且以知兵,兼总督之任;诸大帅皆以所举为得人云。”
  2. ^ ·钱秉镫,《所知录》(卷4):“适张别山同敞自全州回,一见称契;移予舟,缆其所居漓江草堂下。每酒后悲歌慷慨,自誓必死。别山无子,于一大卷,尽军中所作诗文;示予曰:‘此即子也。谁为吾留之乎?’一日,遥向荆棘丛指曰:‘此境大佳。’命军凿开一径,邀予并马人。其中朗朗大如百间屋,其东壁有党人碑,拓墨如新。闻数百年矣,今日始见,盖所谓“龙隐洞”也;与予日纵酒其中为乐。临别,以所爱小史属予善视之;抽髻簪见赠曰:‘聊以志盍簪之谊。’因欷歔泣下曰:‘从此永别矣!时事如此,吾必死之。’”
  3. ^ ·瞿昌文,《粤行纪事》(卷3):“大清时宪历置闰在辛卯春二月,其十二月十七,即大统历闰十一月十七也。文至翦刀源亦已二月十二日矣。饭后家人朱英匍匐来见,叩被难情形,云王父与总督兵部侍郎张公同敞相对从容就戮”
  4. ^ ·钱秉镫,《所知录》(卷4):“十一月初五日,兴安塘报至,知本月初四日严关诸塘尽扫。留守檄印选出城赴子营,为城守计,恋老营不行;再促之,则已尽室而去。一青、永祚与武陵侯杨国栋、宁武伯马养麟、绥宁伯蒲缨各家老营则俱已奔窜,永祚且迎降矣。独存留守式耜危坐府中,家人尽散。总兵戚良勋操二骑至,邀留守速出,再为后图。留守叱曰:‘尔去则去耳,我去,不过多活几日。自古至今,谁不死者;但愿死得明白耳。’良勋去。总督张同敞自灵川回,闻知城虚无人,止留守在;遂泅水过江,直入府。曰:‘事迫矣!奈何?’留守曰:‘皇上以留守命吾,当与城存亡。自丁亥三月桂林频破时,已构一死;今得死所矣,夫复何言。子无留守之责,盍去诸?’同敞毅然曰:‘死则俱死耳。古人耻独为君子,吾师固不许予同死乎?’遂呼酒,与共坐饮。四顾左右,惟一老兵不去;命召中军徐高至,以敕印付之,谕令星驰赴行在,完归皇上,勿为敌人所得。张灯相向坐,至天明,有数骑腰刀挟弓矢执二人。二人曰:‘吾两人坐待一夕矣,无容执。’遂与偕行。至靖江王府后门,见孔有德。有德于正月初十日差人持文书启十余函诣留守及滇、焦诸营,陈说天命、指譬人事,为劫降之语;留守焚其书、斩其使以闻于上。及是,有德见二人至,蹲踞于地举手曰:‘谁是阁部瞿先生?’式耜曰:‘某是也。城既陷,惟求一死耳。’有德霁色慰之曰:‘吾在湖南,已知有留守在城中。吾至此,即知公不怕死不去。吾断不杀忠臣,何必求死?今人事如此,天意可知;阁部无自苦!吾掌兵马、阁部掌钱粮,一如在前朝可耳。’式耜曰:‘吾天朝大臣,为皇上供职;岂为汝供职耶?’有德曰:‘吾居王位,于阁部亦非轻。’式耜曰:‘安禄山、朱泚自以为王,何王之贱也!’有德又曰:‘吾先圣之裔,势会所迫,以至今日;阁部何太执耶?’同敞厉声曰:‘尔无辱先圣,不过毛文龙部下走卒耳!乃自以为圣裔耶?’骂语甚多,不具述。每一语,留守一为之抚掌。有德怒叱左右缚之,逼令跪,不届;折其两臂、伤一目。式耜曰:‘是宫詹司马张同敞也。与吾同难,应与吾同死焉。焉得辱之。’有德命解其缚,还衣冠,令坐。两人曰:‘吾中国人不惯坐地,呼椅来!’且曰:‘汝何不速杀之?杀吾两人,天下事定矣。’有德顾笑,召副将全节护之出,幽于民居;虽异室,而声响相达。有德又遣官王三元、彭爌往劝谕之,令剃发,不可;令自请为僧,亦不可。曰:‘为僧,剃发之渐也。发短命长,吾不为也。’南冠而囚,终日赋诗唱和,以明厥志。至十一月十四日,式耜语同敞曰:‘吾两人待死十日矣!尚隐忍偷生,其为苏武耶?李陵耶?谁实知之!’同敞曰:‘即草檄,命老兵间道驰谕焦琏曰:“城中满兵无几,若劲旅直入,孔有德之头可立致也。”’老兵去八十里,为逻卒所获,献之。十七日辰刻,有数骑至系所,请留守出;留守曰:‘已知之。’援笔作诗二首。一自题,一赠同敞。肃衣冠,南向拜讫。所录临难时与同敞唱和诸稿共一百一首,置几上;从容步出。遇同敞于道,同敞曰:‘快哉,行也。厉鬼杀贼,谁敢忘之。’行至城隅,见一盘石,式耜曰:‘吾生平爱佳山水,此石颇佳,可以死矣。’刑者从之,遂与同敞并遇害。同敞既刑,尸不仆;首坠,跃而前者三。”
  5. ^ ·钱秉镫,《所知录》(卷4):“久之,闻桂林破,留守与张司马同日死。在桂林者,吴其靁以单骑奔柳州;德操被执不受官,尽其橐中装以免;刘远生、湘客隐迹猺峒中;金堡先期已投芽坪庵为僧,释名性因;惟丁时魁乞降,即日补广西学道,不数日死。予初谓道隐必死,已而别山死而道隐僧,颇讶之;已见其上定南王书,请收留守公及张司马尸,词气慷慨,乃信其非惧死而逃于僧者也。留守既死,家人尽去;门下士吴江杨艺冒死寻其尸,犹朱殊,但血刃在颈耳。具衣冠敛,与张司马同瘗于北门。适堡遣人上书,艺遇之曰:‘吾业已收讫矣,勿更生枝叶。’此书遂留艺处。”
  6. ^ ·徐珂,《清稗类钞》(052):“顺治庚寅十一月,定南壮武王孔有德之军抵灵川,入严关,起兵之明遗民张同敞乃乘夜独泅漓江入桂林,见明桂王之广西巡抚瞿式耜,相对泣,誓以死。王既下会城,执瞿、张令降,不从,幽之月余而后杀诸市。瞿被执,时家属匿杨蓺所。蓺,字硕父,瞿之幕客也。事发,并执蓺,蓺不屈,王义而释之。瞿死,蓺服衰绖,悬楮钱满衣,行窣窣有声,号哭营市间,见缨弁袴靴短后衣者辄叩头,请言于王收殓主人。王闻之,曰:“瞿某有客义若此乎?”并同敞尸许之,遂得葬。”
  7. ^ ·徐鼒,《小腆纪传》(卷33):“与瞿式耜同殉难事详“式耜传”;绝命诗云:‘一日悲歌待此时,成仁取义有谁知!衣冠不改生前制,名姓空留死后诗。破碎山河休葬骨,颠连君父未舒眉!魂兮懒指归乡路,直往诸陵拜旧碑。’事闻,赠江陵伯,谥“文烈”。我朝赐通谥,曰“忠烈”。”
  8. ^ ·王夫之,《永历实录》(卷2):“及李定国围桂林,城中人见式耜、同敞拥驺从,并马入有德邸,俄顷,有德***死。”
  9. ^ ·计六奇,《粤滇纪略》(卷5):“所著诗文四十余卷,以兵燹亡失,止临难绝命词数十章,传达王所,王读而悲焉,命工部刻传之,赐名御览伤心吟。”

参考文献

  • 钱秉镫,《所知录》
  • 瞿昌文,《粤行纪事》
  • 罗继祖,《明宰相世臣传》
  • 徐珂,《清稗类钞》
  • 徐鼒,《小腆纪传》
  • 王夫之,《永历实录》
  • 计六奇,《粤滇纪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5-23 15:40,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