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弗拉芒人本文重定向自 弗拉芒人

(重定向自佛拉芒人)
弗拉芒人
Vlamingen
Germanic peoples Flemings.png
第一列:埃尔斯·多特曼斯英语Els_Dottermans劳拉·菲比安彼得·保罗·鲁本斯
第二列:安德雷亚斯·维萨里艾迪·莫克斯金·克莱斯特丝
第三列:杰拉杜斯·麦卡托亨德里克·康西安斯英语Hendrik Conscience詹姆斯·恩索尔
总人口
730万 (2011年)
分布地区
 比利时6,450,765[1]
 美国389,171[2]
 法国187, 750[3]
 加拿大12,430 - 168,910[4]
 南非55,200[3]
 澳大利亚15,130[3]
 巴西6,000[3]
宗教信仰
主要 罗马天主教

无宗教无神论 不可知论 自然神论
少数:基督新教
相关族群
奥地利人丹麦人荷兰人德意志人英格兰人法兰西人冰岛人挪威人瑞典人瓦隆人日耳曼人

弗拉芒人荷兰语Vlamingen),亦称佛兰德人佛莱明人,为日耳曼民族之一,属欧罗巴人种。使用弗拉芒语(现统一称呼荷兰语),属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5]居住在现今的佛兰德地区,故得名。为比利时两大主要民族之一,另一民族为使用法语瓦隆人。弗拉芒人的族源与荷兰人基本相同,主要由弗里斯兰人法兰克人撒克逊人等古代日耳曼部落和凯尔特人结合而成。弗拉芒人在比利时人口中占多数约(60%)。历史上,于中世纪时所有居住在佛兰德伯国的人,不论使用何种语言,都称为弗拉芒人。[6]现今的佛兰德地区由佛兰德伯国的一部分以及中世纪的布拉班特公国洛恩伯国英语County of Loon所组成。

民族分布、人口与语言

地理分布

Regions of Belgium.svg
比利时行政区划

弗拉芒人主要分布在比利时北部的佛兰德地区,即比利时行政区中之弗拉芒大区,而传统意义的佛兰德亦包括法国北部和荷兰南部的一部分。[7]

佛莱明大区的位置
佛莱明大区的位置

人口

依据2011年的统计资料,弗拉芒人的人口大约有730万人。

语言

红色即为佛莱明社群占据的区域,灰色表示比利时其它区域

弗拉芒人使用弗拉芒语,弗拉芒语是比利时荷兰语的旧名称。 根据 Hooghe(2004)的研究,讲荷语的人口占多数(约 56%),其次是法语(约 43.5%),最后则是德语人口(约0.5%)。目前这三个语言都被明订为比利时的官方语言(official language),不过却有使用区域之别。弗拉芒区的唯一官方语言是荷语,南部瓦隆区的官方语言则是法语,而东部德裔社区的官方语言则是德语,至于首都布鲁塞尔(Brussels)则是法语以及荷语的双语区。[8]

地理环境

弗拉芒人系比利时的民族,而比利时受大西洋气团的影响,属于温和的海洋性气候,各种不同气团的交替作用迅速而频繁,因此气候多变,有时一天内同时出现冷、热、晴、雨。冬季长达4个月,平均温度为摄氏3度,气候阴沈,少见太阳。夏季平均气温为摄氏17度,气温30度以上之热天甚少,最长1个月,短则1至2周。因受海洋气候之影响,全年降雨时间长,平均每年约200天,惟降雨量不多。[9]

历史沿革

自14世纪以来,弗拉芒语用来描述居住在佛兰德和布拉班特公国的居民所使用的语言和方言。[10]

16世纪尼德兰资产阶级革命中,北部居民由天主教改宗基督新教加尔文派,脱离西班牙,建立荷兰共和国,发展成为荷兰人。尼德兰南部的居民仍处于西班牙统治下,继续信奉天主教,逐渐发展为弗拉芒人。

在西班牙之后,弗拉芒人又相继遭受奥地利法国的统治。[7]1794年至1815年在法国的统治下,法语为唯一的官方语言,人民被强迫只能在公众场合中使用法语,导致精英及少部分中产阶级的法语化。 拿破仑战败后(1815),维也纳会议将南北尼德兰合并为尼德兰联合王国,由威廉一世担任国王。威廉一世强力的推动荷兰化的同化政策,处处以荷兰化为指标,他还制定了法律,重新建立荷兰语在学校的使用[11],结果引起南方人民的反抗。

比利时的南方以及北方经过二世纪的隔绝之后,在宗教、社会、文化的发展大有不同,而威廉一世激烈的语言政策是造成南方尼德兰反抗的原因之一。威廉一世使标准荷兰语作为唯一的 官方语言以整合南北双方,不仅未顾及瓦隆地区居民长久使用法语的习惯,亦忽略法语已为大众普遍生活所广泛使用。并且, 法语荷兰语有更高的社会评价,故大众并未有使用荷兰语的高度动机。此外,由于南方快速的工业化突显了南北双方之间的经济差异,使用法语方言的人口、政府以及菁英们纷纷担心自己的地位和自主权将丧失。

惟此一语言政策并不是造成比利时南北分裂的唯一原因,南尼德兰的人民多数信仰罗马天主教,他们怀疑信仰新教的威廉一世想要强制实行新教, 在罗马天主教和法语优越的南方比利时地区激起强大的反对声浪。最后,比利时自由主义者不满威廉专制行为而相继起义。 从而,在1823年的语言改革是第一个被废除的荷兰法律,在随后的几年中,限制使用荷兰语的法律也相继出现。[12]这种政策导致弗拉芒运动逐渐出现,其系建立在早期反对法国不正义的感情之上,而在写作中(以18世纪晚期的作家Jan Verlooy为例)表达出对南方亲法菁英的批评。弗拉芒运动在接下来的150年中的努力,在不小的程度上促进了自19世纪末起,荷兰在法律、社会、政治以及语言上的平等。 1828年,罗马天主教会和自由主义者组成“反对联盟”,要求威廉一世改革议会,出版、信仰、结社、教育和语言自由。[13]

比利时革命前,荷兰语中的“弗拉芒”主要用于表示居住在佛兰德伯国的人。

1830年,尼德兰联合王国南方的省分宣布独立,建立比利时王国。[13]

比利时革命后,弗拉芒人对于“佛拉芒语”的认同感显著增加。

弗拉芒运动

比利时建国后,宪法规定以法语作为唯一官方语言,弗拉芒人虽然在比利时占有多数的人口,却遭受长期的语言歧视,引起弗拉芒人群起反对,发起弗拉芒运动,要求官方承认荷兰语。

法语之所以会成为比利时主流的语言,是因为在历史的长期发展过程中,法语作为官方的语言,不仅在政府的行政或是各机构的运作都是使用法语。甚至,从中世纪开始,就连在弗拉芒语通行的区域,法语也是象征文化素养与社会地位的语言。

弗拉芒运动其实是为了抗议政府的政策不公平,弗拉芒人希望拥有可以和瓦隆人平等的地位。

弗拉芒人原本想要推动官方双语制,但是并没有成功。1856 年,弗拉芒人组成“弗拉芒语委屈调查委员会”, 用来处理有关于语言的不平等事件。随着这件议题的影响力渐渐受到重视,在1860 年后,语言议题逐渐政治化,1873 年至 1918 年间,国会通过大量的语言法案,荷语取得在法院、政府机关、教育、军队使用权。[10]且又一战时说荷语的士兵多因为不懂长官的法语命令而枉死,于1921 年,法律便规定政府官员必须使用荷兰语以及法语,1928 年更要求军官必须使用荷兰语以及法语。

1930 年代,政府制定第二波语言相关的法令,一开始弗拉芒人是以将弗拉芒语成为全国性语言为目标,使比利时全国都使用荷兰语以及法语,但是经过使用荷兰语以及法语的南北民族协商之后,变成以行政区域作为语言采用的划分,在北部弗拉芒大区以荷兰语为官方语言,南部的瓦隆区以法语为官方语言。[14]

社会家庭与婚姻

龙龙与忠狗原作为英国作家薇达的童话《佛兰德之犬》,龙龙与忠狗之故事发生在比利时的佛兰德安特卫普的小村子里。村子住着一位叫龙龙的少年,他和运送牛奶的爷爷杰汉住在一起,虽然生活贫穷但是过的很幸福。他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就是关于画画的事情,他希望有一天可以看见鲁本斯的绘画。龙龙是弗拉芒人,剧中龙龙最后在鲁本斯的画作前死亡,这位巴洛克最伟大的画家,自然也是弗拉芒人。而剧中人物穿着弗拉芒传统服饰。[15]

就瓦隆区与弗拉芒区之社会差异,在矿脉枯竭及劳工意识日渐抬头后,瓦隆区风光不再,而弗拉芒却靠着港口,以出口导向顺利发展轻工业,二者的经济能力于是互调;根据2004年的资料,目前瓦隆区居民的平均收入是弗拉芒居民的八成,而且此差距仍在扩大中。[15]

产业与生活

弗拉芒人经济发达,历史上以生产呢绒、麻纺、陶瓷著称,现今主要工业有造船、炼油、冶金、采煤、热带产品加工、机械和电气设备等。文化亦发达,尤以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艺术驰名于世。居住在荷兰的弗拉芒人已日趋与荷兰人融合。另有10余万弗拉芒人分布在美国加拿大扎伊尔共和国[7]

信仰与节日

宗教

大约有75%的弗拉芒人透过受洗成为天主教徒,而于低于8%的人会定期参加参加弥撒,将近一半的佛兰德居民是不可知论无神论者。2006年的一项调查指出,55%的佛兰德居民称呼自己为教徒,而36%的居民相信神创造了宇宙。[16]

艺术与文学

弗拉芒画派

弗拉芒艺术开始于15世纪,其灵感来自于勃艮第的艺术法庭和图案花饰的手稿。[17] 15世纪初弗拉芒画作中的象征体系,开始受到潘诺夫斯基所谓的“自然主义”(naturaliste)意识形态的驱使,而无法再像前一个世纪那样露骨地展现宗教意涵,因为在视觉上需求写实效果,这类绘画于是逐渐将直接的象征符号粉饰在写实呈现中。例如不能再画出十字架下方被剑穿心的圣母来象征她的痛楚,而是以在玛利亚脚边的剑兰来表示。[18]

弗拉芒艺术的第一个中心是布鲁日,这一荣誉是在15世纪Hubert英语Hubert扬·范·艾克的帮助下授予的。17世纪以前的前期弗拉芒画派的代表是发明欧洲油画扬·范·艾克。17世纪以后的后期弗拉芒画派的代表则是鲁本斯,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扬·范·艾克的油画影响了意大利,但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后期巴洛克画派又反过来影响了弗拉芒,形成了后期弗拉芒画派的风格。18世纪的荷兰弗拉芒绘画已脱离文艺复兴时期理想静物画的风格,真实再现自然是弗拉芒静物画的最大特点。它们的场景没有圣经或神话故事,描绘的是平淡无奇的生活中常见的物体。他们追求自然界光线与光影的变化,表现出艺术家对自然的真实感受。它的这种画风直接影响了法国巴比松画派的产生并引发了印象派艺术的诞生。[17]

现况

弗拉芒民族主义原先以语言文化平等为主要关切议题,然而随着政府改革步调的缓慢以及来自讲法语政客日渐升温的反弗拉芒情绪,弗拉芒民 族主义也有逐渐走向领域自主的倾向,换句话说追求领域自主甚至独立也成为弗拉芒人所欲追求的“社会价值”之一,而积极的弗拉芒民族主义者已于 2005年11月提出《欧洲内独立的弗拉芒宣言》(Manifesto for anIndependent Flanders within Europe),正式追求弗拉芒的独立(Mnookin,2007)。[19]

著名人士

弗拉芒画家

《婚礼之舞》,老彼得·勃鲁盖尔绘,1625
  • 詹姆斯·恩索尔(1860-1949)以画作中鲜艳的色彩、滑稽的人物,与其中所蕴含的诙谐讽刺而闻名。他的作品被学者认为继承了十七世纪佛兰德大师,像是Bosch布吕赫尔鲁本斯的传统,而他诡异的死亡与嘉年华图像也和伦勃朗Callot英语Callot戈雅有相当紧密的关联。[20]
  • 皮特·弗朗西休斯·迪尔克斯(1871年2月7日-1950年9月4日)比利时弗拉芒区画家(肖像画为主),铜板雕刻家,图表设计师,插图画家。
  • 彼得·保罗·鲁本斯(1577年6月28日-1640年)巴洛克艺术早期的代表人物。
  • 老彼得·勃鲁盖尔(约1525年-1569年9月9日)文艺复兴时期布拉班特公国(曾在15-17世纪建国,领土跨越今荷兰西南部、比利时中北部、法国北部一小块)的画家,以地景与农民景象的画作闻名。

弗拉芒歌手

  • 劳拉·菲比安(1970年1月9日-)生于比利时埃特尔贝克的女性歌手,具有比利时和加拿大双重国籍。曾代表卢森堡参加1988年欧洲歌唱大赛,所唱歌曲名为“相信”(Croire),获得比赛第四名。

弗拉芒医师

  • 安德雷亚斯·维萨里(1514年—1564年)解剖学家、医生,他编写的《人体的构造》(De humani corporis fabrica)是人体解剖学的权威著作之一。被认为是近代人体解剖学的创始人。

弗拉芒自行车选手

  • 艾迪·莫克斯(1945年6月17日—)曾经夺得所有三大环赛和五大古典赛的冠军,其中包括五次环法自行车赛冠军。被称作“食人魔”,是史上最伟大的自行车选手。

弗拉芒网球选手

  • 金·克莱斯特丝(1998年—)是比利时前职业网球女运动员,为第13位登上WTA单打排名第1的选手,她是2002年和2003年WTA年终赛女单冠军,以及2005年及2009年、2010年美网女单冠军以及2011年澳网冠军。

弗拉芒地图学家

文化

佛兰德伯国的地图。

弗拉芒人由于语言跟风俗习惯的差异,在比利时中形成一个可以清楚分辨的群体。然而,当与荷兰比较时,这些文化以及语言学上的差异便迅速消失,因为佛拉芒人与荷兰人使用同一种语言,拥有相近的风俗习惯以及传统宗教[21]但是,弗拉芒人普遍对于是否作为一个单一政体的观点,则会依主题、地点与个人背景变化很大。通常,尤其是在国家层级上,弗拉芒人很少认为自己是荷兰人,反之亦然。[22]

这样的情况是由基于对南北文化的“文化极端”现象,在荷兰及佛兰德所流行的刻板印象所造成。[23]而我们也可以在说荷兰语的弗拉芒人身上明显地看见高度的国家意识,这多半是由于比利时长期以来在历史的发展所造成的影响。[24]除了这个首要的政治及社会关系,透过弗拉芒人的出生地、城市以及其所使用的语言,亦存在着强烈的自我身份认同倾向。

地区的象征

佛兰德旗

佛兰德旗又有狮子旗的别称,是比利时法蓝德斯地区的旗帜。法蓝德斯旗通常图案为黄底,旗帜中央有一只黑色的狮子。 [25]1990年,佛兰德旗正式成为佛兰德地区的象征。

相关条目

参考资料

  1. ^ Structuur van de bevolking — België / Brussels Hoofdstedelijk Gewest / Vlaams Gewest / Waals Gewest / De 25 bevolkingsrijke gemeenten (2000–2006). Belgian Federal Government Service (ministry) of Economy — Directorate-general Statistics Belgium. 2007 [2007-05-23]. (原始内容 (asp)存档于2007-05-28) (荷兰语). — Note: 59% of the Belgians can be considered Flemish, i.e., Dutch-speaking: Native speakers of Dutch living in Wallonia and of French in Flanders are relatively small minorities which furthermore largely balance one another, hence counting all inhabitants of each unilingual area to the area's language can cause only insignificant inaccuracies (99% can speak the language). Dutch: Flanders' 6.079 million inhabitants and about 15% of Brussels' 1.019 million are 6.23 million or 59.3% of the 10.511 million inhabitants of Belgium (2006); German: 70,400 in the German-speaking Community (which has language facilities英语Municipalities with language facilities for its less than 5% French-speakers), and an estimated 20,000–25,000 speakers of German in the Walloon Region outside the geographical boundaries of their official Community, or 0.9%; French: in the latter area as well as mainly in the rest of Wallonia (3.414 - 0.093 = 3.321 million) and 85% of the Brussels inhabitants (0.866 million) thus 4.187 million or 39.8%; together indeed 100%
  2. ^ The 2006 US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 Archive.is存档,存档日期2020-02-12 listed 389,171 people claiming "Belgian" ancestry.
  3. ^ 3.0 3.1 3.2 3.3 Vlamingen in de Wereld. Vlamingen in de Wereld, a foundation offering services for Flemish expatriates, with cooperation of the Flemish government. [2007-03-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2-05).
  4. ^ : 2006 Canadian Censu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gives 12,430 respondents stating their ethnic origin as Flemish. Another 168,910 reported 'Belgian'. See List of Canadians by ethnicity英语List of Canadians by ethnicity (2001)
  5. ^ Minahan, James. One Europe, many nations: a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European national groups.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0: 769 [May 25, 2013]. ISBN 031330984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7).
  6. ^ La Flandre Wallonne aux 16e et 17e siшcle suivie... de notes historiques ... - Lebon - Google Livres. Books.google.fr. [2013-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11).
  7. ^ 7.0 7.1 7.2 http://202.106.125.14:1168/indexengine/entry_browse.cbs?value=%B7%F0%C0%AD%C3%A2%C8%CB&dataname=book1%40D%3A%5Cdabaike%5Cdbkdms%5Cdata%5Cbook1%5Cbook1%2Etbf&indexvalue=%B7%F0%C0%AD%C3%A2%C8%CB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中国大百科全书》第一版
  8. ^ http://www.tisanet.org/quarterly/3-4-6.pdf台灣國際研究季刊 第 3 卷 第 4 期 页 157-75 2007 年/冬季号 Taiwan 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 Vol. 3, No. 4, pp. 157-75 Winter 2007 比利时的族群政治,谢国斌
  9. ^ http://www.boca.gov.tw/ct.asp?xItem=612&ctNode=753&mp=1比利時- 外交部领事事务局万维网
  10. ^ 10.0 10.1 Lode Wils. De lange weg van de naties in de Lage Landen, p.46. ISBN 90-5350-144-4
  11. ^ E.H. Kossmann, De lage landen 1780/1980. Deel 1 1780-1914, 1986, Amsterdam, p. 128
  12. ^ Jacques Logie, De la régionalisation à l'indépendance, 1830, Duculot, 1980, Paris-Gembloux, p. 21
  13. ^ 13.0 13.1 http://www.tisanet.org/quarterly/3-4-3.pdf台灣國際研究季刊第3卷第4期,頁91-109,2007年/冬季號 Taiwan 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 Vol. 3, No. 4, pp. 91-109 Winter 2007 比利时的小国外交之研究,郭秋庆 淡江大学欧洲研究所教授
  14. ^ http://www.tisanet.org/quarterly/3-4-6.pdf台灣國際研究季刊 第 3 卷 第 4 期 页 157-75 2007 年/冬季号Taiwan 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 Vol. 3, No. 4, pp. 157-75 Winter 2007比利时的族群政治,谢国斌
  15. ^ 15.0 15.1 存档副本. [2015-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16. ^ Inquiry by 'Vepec', 'Vereniging voor Promotie en Communicatie' (Organisation for Promotion and Communication), published in Knack magazine 22 November 2006 p.14 [The Dutch language term 'gelovig' is in the text translated as 'religious'; more precisely it is a very common word for believing in particular in any kind of God in a monotheistic sense, and/or in some afterlife英语afterlife.
  17. ^ 17.0 17.1 http://www.yidianzixun.com/news_6f688b068fa7bf09c9b96d12c6baa242?s= 名画《花环》引入中国 巴黎美爵掀起弗拉芒艺术收藏风 ,中国企业新闻网
  18. ^ http://art.ncu.edu.tw/journal/words/%E7%AC%AC15%E6%9C%9F%2001-%E6%9D%8E%E4%BD%A9%E7%9B%88.pdf 《艺术学研究》,2014 年 12 月,第十五期,页 3-30,德莱叶的“白”──从颜色作为减法影像到至上主义绘画之异度空间,李佩盈
  19. ^ http://www.tisanet.org/quarterly/3-4-6.pdf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台湾国际研究季刊 第 3 卷 第 4 期 页 157-75 2007 年/冬季号 Taiwan 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 Vol. 3, No. 4, pp. 157-75 Winter 2007比利时的族群政治,谢国斌
  20. ^ 欢宴狂醉中的无政府革命——试析James Ensor的嘉年华图像国立 中央大学艺术学研究所[永久失效链接] 林芝禾
  21. ^ National minorities in Europe, W. Braumüller, 2003, page 20.
  22. ^ Nederlandse en Vlaamse identiteit, Civis Mundi 2006 by S.W Couwenberg. ISBN 90-5573-688-0. Page 62. Quote: "Er valt heel wat te lachen om de wederwaardigheden van Vlamingen in Nederland en Nederlanders in Vlaanderen. Ze relativeren de verschillen en beklemtonen ze tegelijkertijd. Die verschillen zijn er onmiskenbaar: in taal, klank, kleur, stijl, gedrag, in politiek, maatschappelijke organisatie, maar het zijn stuk voor stuk varianten binnen één taal-en cultuurgemeenschap." The opposite opinion is stated by L. Beheydt (2002): "Al bij al lijkt een grondiger analyse van de taalsituatie en de taalattitude in Nederland en Vlaanderen weinig aanwijzingen te bieden voor een gezamenlijke culturele identiteit. Dat er ook op andere gebieden weinig aanleiding is voor een gezamenlijke culturele identiteit is al door Geert Hofstede geconstateerd in zijn vermaarde boek Allemaal andersdenkenden (1991)." L. Beheydt, "Delen Vlaanderen en Nederland een culturele identiteit?", in P. Gillaerts, H. van Belle, L. Ravier (eds.), Vlaamse identiteit: mythe én werkelijkheid (Leuven 2002), 22-40, esp. 38. (荷兰文)
  23. ^ Dutch Culture in a European Perspective: Accounting for the past, 1650-2000; by D. Fokkema, 2004, Assen.
  24. ^ Languages in contact and conflict ... - Google Books. Books.google.com. 1995 [2010-08-27]. ISBN 978-1-85359-278-2.
  25. ^ (荷兰文) Flemish Authorities - coat of arm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De officiële voorstelling van het wapen van de Vlaamse Gemeenschap, in zwart - wit en in kleur, werd vastgesteld bij de ministeriële besluiten van 2 januari 1991 (BS 2 maart 1991), en zoals afgebeeld op de bijlagen bij deze besluiten. - flag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03 06:50,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