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廓藏战争 (1855年-1856年)

廓藏战争
日期1855年4月—1856年3月
地点
西藏普兰聂拉木定日一带
结果 《塔帕塔利条约》签订
参战方
大清西藏 尼泊尔王国廓尔喀
指挥官与领导者
驻藏大臣 赫特贺
帮办大臣 满庆
噶伦夏扎·旺曲杰布
噶伦策垫夺吉[1]
首相江格·巴哈杜尔·拉纳
邦姆巴都尔(Bom Bahadur Kunwar)
达希尔·苏姆谢尔
Krishna Dhoj Kunwar
兵力

约50000人(西藏兵)

尼泊尔史料:34906人
伤亡与损失
不详 约700人

廓藏战争,尼泊尔方面称之为尼泊尔-西藏战争尼泊尔语नेपाल-तिब्बत युध्द),是咸丰年间廓尔喀(今尼泊尔)入侵西藏的战争。

背景

1814年,英国发动了英尼战争入侵尼泊尔(廓尔喀)。次年,尼泊尔向驻藏大臣喜明求援,清廷以“大皇帝抚育万国,一视同仁”[2]为由拒不发兵。尼泊尔战败求和,此后逐步成为英国的保护国。1846年,拉其普特人江格·巴哈杜尔·拉纳在英国的支持下掌握了尼泊尔的军政大权,成为世袭首相,史称拉纳王朝。廓尔喀族沙阿王朝的君主完全成为拉纳家族的傀儡。

从1792年到1846年期间,尼泊尔与西藏相安无事,双方争议透过驻藏大臣调解或与谈判解决。咸丰年间,清廷正忙于镇压太平天国,英国则在克里米亚战争中与俄国作战,都无力介入喜马拉雅山地区。西藏六世班禅喇嘛于咸丰二年去世,十一世***喇嘛年幼,摄政的哷征呼图克图并不强势,***喇嘛的下属与噶厦的关系不协。[3]亲英的拉纳家族乘中国内部之乱局,企图在西藏攫取更多的权利。咸丰四年(1854年),尼泊尔致书清廷,提出派兵助剿太平天国,且军费由西藏地方承担,清廷未予应允。尼泊尔又指责西藏官员违约向尼泊尔人征税,抢劫、毙伤尼泊尔商民。次年,清廷谕令驻藏大臣赫特贺秉公查办,“毋得偏袒,致该国有所借口”[4]

经过

咸丰五年(1855年)三月,尼泊尔派兵占据济咙(今西藏吉隆县吉隆镇)、聂拉木、补人宗(今普兰县)、绒辖(今定日县绒辖乡)。时值清军全力与太平军等作战,清廷无法调兵入藏,只得依靠本地藏军抵抗。咸丰五年(1855年)十月,藏军一度收复聂拉木,尼泊尔派兵增援,再度夺回。咸丰五年(1855年)年底,清廷令驻藏帮办大臣满庆调集清兵两千人入藏增援,尼泊尔遂趁势提出议和。

此时刚成年的***凯珠嘉措暴病而亡,清廷亦不愿拖延战事。[5]

议和

咸丰六年(1856年)三月,双方在尼泊尔的塔帕塔利(Thapathali)订立藏尼条约。条约共十条,为 [6]

  • (一)西藏年付廓尔喀赎金一万卢比(最后一次在1952年)。
  • (二)廓尔喀、西藏历来礼敬大皇帝,西藏境内寺院满布,众多修行独居,虔奉教规;廓尔喀允嗣后西藏如遇外侮,廓尔喀尽力护助。
  • (三)嗣后,廓尔喀商民,西藏不抽商税路税及他项税捐。
  • (四)西藏允将以前所捕之锡克兵丁及战争中俘获之廓尔喀兵丁、官员、夫役、妇女、炮位归还廓尔喀;
    廓尔喀亦允将西藏军队军火、牦牛及济隆、聂拉木、宗喀、布朗、绒辖各地西藏民人遗下一切物品归还西藏。
  • (五)廓尔喀嗣后派高级官员一员,驻在拉萨,但不得派尼瓦尔人
  • (六)廓尔喀准在拉萨开设店铺,任便售买珠宝衣着粮食及其他各种物品。
  • (七)拉萨商民如有争执,不容廓尔喀官员审讯;拉萨辖区内廓尔喀商民或加德满都回民如有争执,亦不容西藏官员审讯;
    西藏民人与廓尔喀民人如有争执,两方官员会同审讯,西藏民人罚款,归西藏官员,廓尔喀商民及回民罚款,归廓尔喀官员。
  • (八)廓尔喀人因杀人犯法逃往西藏者,西藏交出,送廓尔喀;西藏人因杀人犯法逃往廓尔喀,廓尔喀交出,送西藏。
  • (九)西藏民人劫夺廓尔喀商民财产,西藏官员应予查究,责令归还原主。倘该犯不能归还原物,廓尔喀官员应令其立下甘结,限期偿还。
  • (十)条约既经订立,两方均不得对附和廓尔喀之藏人身家财产或附和西藏之廓人身家财产施行报复。

注释

  1. ^ 因“贪功妄举”,被革职。
  2. ^ 《仁宗实录》嘉庆二十一年正月癸卯
  3. ^ Leo E. Ros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Center for South and Southeast Asia Studies. Nepal; Strategy for Survival.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71: 108–109. ISBN 978-0-520-01643-9.
  4. ^ 《文宗实录》卷一百一十五
  5. ^ 《清实录》咸丰朝实录.:前因廓尔喀借端滋扰。占踞地方。谕令乐斌、黄宗汉、于川省素谙夷务之员。悉心采访。除拨兵攻剿外。有无他策。足以控制廓夷。兹据该将军等奏、遵议控制情形。并酌拟六条。开单呈览。廓夷与唐古忒构衅。经赫特贺、屡次檄谕。乃抗不遵断。肆意要求。占踞地方。此时业已用兵克复聂拉木。攻破宗喀外城。其势不能中止。惟办理外夷。总宜剿抚兼施。恩威并济。该将军等奏、责成喇嘛噶布伦一条。据称***喇嘛班禅额尔德尼、总理藏务。其下额设噶布伦四名。管理营官。此次廓夷因营官溢征税银。及抢劫毙命。宜责成喇嘛、及噶布伦等、实力设法办理等语。西藏群夷向背。全藉喇嘛宣讲经典。以结亲睦。前曾谕令知照***喇嘛色哷本诺们罕朗结曲丕等、妥为开导。现在川兵既不能骤调。设来□山戊不□春融。该夷复出。我兵不免单弱。著即谕令该喇嘛等、自相联络。密为防备。以助兵力之不及。至所请派令已革之诺们罕阿旺札木巴勒楚勒齐木、赴藏一节。断难准行。其噶布伦中之碧喜已往策垫。萨尔琼四人。既称为众夷所称仰。著该大臣等、查明如果可用。即令协同办理夷务。其前藏至后藏中间江孜地方。后藏至定日汛马布加地方。均属中道要害。著赫特贺、与满庆、体察情形。添调番兵。以资扼守。一面严饬攻剿宗喀之噶布伦等、相机筹办。不可贪功轻进。致有贻误。至该将军等、所称将生捦夷人。择其素为该夷所重者。留于营中。羁縻为质。其余人等。遣令回国。示以不杀之恩。启其悔罪之念。即令遣回之人。往来修好。仍将前断唐古忒溢征银两。再予秉公断给等语。实为办理此事要著。著该大臣等、遵照妥办。务使该夷知感知畏。不致久劳兵力。乐斌等所奏六条。著钞给阅看。将此谕令知之。......又谕、前据乐斌、黄宗汉奏、遵旨酌议控制廓夷六条。当经钞给赫特贺、满庆阅看。并谕令查照所议。妥为办理。本日据赫特贺奏、噶布伦策垫、分兵往攻绒辖尔。以致聂拉木、复被廓番夺踞。请催调四川官兵、及打箭炉外各土司兵丁。并已飞咨满庆、调前藏兵二千名。赴策垫军营。协力防堵等语。廓尔喀前次占踞聂拉木等地方。经该噶布伦带兵克复后。方谓该夷自应畏惧悔祸。乃敢聚众数万。将聂拉木复行侵占。是拨兵剿办。势不得已。所有前藏挑备僧俗土兵。著照赫特贺所请。调派二千名。前赴通拉山策垫军营。藉资防剿。应需口粮铅药。即著满庆、速为筹备。俾得克日启程。惟该夷情形。极为猖獗。聂拉木一路。既须进兵。宗喀等处。复须分投防守。恐赫特贺照顾难周。满庆、较为熟悉西藏情形。如前藏事务。尚有妥员、可以派令代拆代行。不致贻误。著满庆、即将调往兵丁。亲自统带。前赴后藏。与赫特贺会商一切。妥为筹办。赫特贺、所请调四川土司兵丁。现已谕令乐斌等商酌。如该土兵果能得力。即派员带领。一面奏闻。一面候调。至四川兵勇。现因湖北、贵州、两省纷纷调拨。西阳、秀山、偪近贼氛。应筹防堵。越巂苗匪。复行滋事。亟须剿办。势不能再行分拨赴藏。该大臣等、惟当就现有之兵。分拨布置。以资防剿。现当中原贼匪未平。兵饷两缺。此次藏属用兵。诚出于万不得已。而控驭外夷之道。总宜恩威并济。剿抚兼施。前乐斌等、所奏六条内。如责成喇嘛设法开导。及将生捦夷人、羁縻为质等语。颇中窾要。此时虽业已用兵。是否尚有善策。使该夷悔悟罢兵之处。著赫特贺、满庆、悉心筹议。如有所见。即行驰奏。噶布伦策垫、贪功妄举。咎无可辞。著即行革职。仍责令带兵自赎。以观后效。将此谕令知之。
  6. ^ I.R.阿里亚尔,T.P.顿格亚尔.新编尼泊尔史[M].四川外国语学院新编尼泊尔史翻译组,译.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73:195,204-212,208-209,210.

参考书目

  • 恰白·次旦平措、诺章·吴坚、平措次仁,2000,《西藏通史简编》,北京:五洲传播出版社
  • 陈庆英、高淑芬主编,2003,《西藏通史》,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
  • 柳岳武,《嘉庆至同治时期的中廓宗属关系》,载于《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14年第2期

参见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17 18:41,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