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帕特农神庙本文重定向自 帕特農神廟

坐标37°58′13″N 23°43′21″E / 37.97025°N 23.72247°E / 37.97025; 23.72247

帕特农神庙
Παρθενώνας
The Parthenon in Athens.jpg
帕特农神庙
概要
类型神殿
建筑风格古典建筑
地点 希腊雅典
坐标37°58′17″N 23°43′36″E / 37.971527°N 23.726601°E / 37.971527; 23.726601
现居租户博物馆
起造日前447年[1][2]
竣工日前432年[1][2]
毁坏日1687年9月26日部分损毁
所有人希腊政府
高度
高度13.72米
尺寸
其他尺寸内殿:29.8 × 19.2米
技术细节
材料大理岩
大小69.5 × 30.9米
设计与建造
建筑师伊克蒂诺斯卡利克拉提斯
其他设计师菲迪亚斯(雕塑)
保护情况listed archaeological site in Greece[*], 世界遗产
地图

帕特农神庙古希腊文Παρθενών现代希腊文Παρθενώνας)兴建于公元前5世纪的雅典卫城,是古希腊奉祀雅典娜女神的神庙。它是现存至今最重要的古典希腊时代建筑物,公认是多立克柱式发展的顶端;雕像装饰更是古希腊艺术的顶点,此外也被尊为古希腊与雅典民主制度的象征,是举世闻名的文化遗产之一。近两世纪以来,希腊对该神庙持续进行修复与重建工作。[3]

帕特农神庙是古希腊文明的重要史迹之一,对于研究古希腊的历史建筑雕塑宗教等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另外,此神庙的造型设计使他被选为知名汽车品牌劳斯莱斯的水箱护罩的范本。

用途

就像大部分的希腊神庙,本神庙也用做金库之用。

  1. 兴建来取代旧帕特农神庙(公元前480年毁于波斯人入侵)。
  2. 有一阵子是提洛同盟(后来演变成雅典帝国)的金库。
  3. 公元6世纪,帕特农被改为纪念处女天主教教堂(原供奉的雅典娜也是处女)。
  4. 在1460年代早期,被奥斯曼土耳其人征服后,被用作清真寺
  5. 1687年被土耳其军用作火药库。

设计与建造

神庙坐西向东,由46根多立克柱环绕,长边方向每边17根,短边方向每边8根。

帕特农神庙的正立面的各种比例尺一直被作为古典建筑的典范,柱式比例和谐,视觉校正技术运用纯熟,山花雕刻丰富华美。整个建筑既庄严肃穆又不失精美。被美术史家称为“人类文化的最高表征”、“世界美术的王冠”。

建造

本神庙的工程始于马拉松战役(公元前490~88年)结束后不久,设计构想是献给雅典娜女神的神庙,内部供奉有雅典娜·帕特农巨像。工程在一座宽大的石灰岩地基开工,这块地基延伸雅典卫城南部的顶峰,提升其高度。

这栋新建筑取代了另座神庙:俗称旧帕特农的赫卡托巴恩(Hekatompedon,意思是千座墙基,奉祀雅典娜·波丽亚斯),新神庙可能就盖在旧神庙旁边(详见旧帕特农神庙)。公元前5世纪中叶,雅典卫城成为提洛同盟的核心,雅典更是当时最大的文化重镇,伯里克利开始着手一个很有野心的建筑计划,时程几乎涵盖公元前5世纪的后半之多,现代在雅典卫城所能看到最重要的建筑物如帕特农神庙、山门(Propylaia)、厄瑞克忒翁神庙、雅典娜-尼刻的神殿都是兴建于那个时期。帕特农由菲迪亚斯监造且负责雕刻装潢,建筑师伊克蒂诺斯卡利克拉提斯从公元前447年开始动工,庙体大约在公元前432年完成,不过装潢至少到公元前431年才完工。有一些帕特农的财政账簿留存至今,从中可知最大的单一营建成本是将石头从距雅典约16公里远的彭特利库斯山运到卫城。这些资金部分提拨自提洛同盟的金库,在公元前454年从提洛岛送到卫城。

设计

神庙平面图

虽然邻近的赫淮斯托斯神庙是现存最完整的多立克柱式典范,然而当年帕特农才是公认为最出色的。英国历史学家John Julius Norwich曾如此描述神庙:“欣赏这最完美的多立克神庙,就算是古老的遗迹,其建筑学上的高尚富有传奇性,特别是柱基的曲度、逐渐向内成锥形的内殿墙壁,以及圆柱的收分曲线entasis之间微妙的一致性。”[4]柱基是安置柱子的平台,就像其他经典的希腊神庙,它有微妙向上倾斜的曲度,下雨时利于排水。这些柱子看似向外倾斜,实际上却是微向内倾,而且高度一致的从外层柱座边缘弯向天花板。“柱上的微凸线”(Entasis)指的是柱子往上延伸微凸出来的地方,虽然帕特农神庙如此的视觉效果被认为比早期神庙的雪茄形柱微妙,但这些视觉上的精细公认不是一种刻意效果,反而常被认定比旧式大型建筑直线、直角缺乏曲线的手法更活泼化。

测量上,帕特农的地基大小为69.5米×30.9米(228.0×101.4呎),内殿为29.8米长×19.2米宽(97.8×63.0呎),由其内部两列的多立克式柱为主结构撑起屋顶。从外量,柱的直径为1.9米(6.2呎)、高度为10.4米(34.1呎),角柱的直径稍微大一些。梁柱部分,帕特农外有46根内有19根。柱基在东、西的末端向上弯向中央60毫米(2.36英寸)以及侧边110毫米(4.33英寸)。屋顶是以板瓦大理石磁砖铺盖而成。

一些对卫城的研究指出,包含帕特农在内的建物,其比例近似黄金比例,神庙的外墙包含其他外观附属品可以外接于一个黄金矩形。至于当时是不是就真的已懂用黄金比例进行设计,到目前为止学界还有很多争议。

建筑饰品

西边柱间壁的细部阐明了神庙经过2,500年的战争、污染、不稳定的保护、掠夺、破坏后的现状。

帕特农神庙有着八柱式(octostyle)、单列柱式(peripteral)、兼有多立克柱式爱奥尼柱式建筑特色。公元前438或439年,建筑物里还增添了菲迪亚斯以黄金与象牙雕成的巨大雅典娜·帕特农神像。此外,庙体的石造物原来都经过高度的彩绘。[5]虽然建筑过程几乎一直到公元前432年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开始时才完工,神庙才能献给雅典娜。另外外部柱廊顶,中楣横条上的多立克式排档间饰(metopes)和内殿墙最上端的爱奥尼式中楣横条(frieze)完工于公元前438年,帕特农神庙柱间壁与中楣横条的豪华,让学界认定神庙的功能是个金库,在内殿后面的房间(opisthodomus)放置了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献金。

排档间饰

三角眉饰

保萨尼阿斯是公元二世纪的一位旅行家,当他游历到雅典卫城看到帕特农神庙时,只简要地描述了神庙三角眉饰上的雕像,此外的描述就只有提到内殿供奉了用象牙与黄金精雕而成的女神巨像。

东边的三角眉饰

东边的三角眉饰叙述雅典娜诞生,雅典娜是从他父亲宙斯的头部生出来的,根据希腊神话宙斯是在召见火神赫淮斯托斯请求的援助时,马上引发一阵骇人的头痛,为了减缓头痛,宙斯就叫赫淮斯托斯用铁锤敲他,敲下去后,宙斯的头裂开,从中诞生出全身盔甲的雅典娜,这个作品雕塑了这个过程。

西边的三角眉饰

西边的三角眉饰(pediment),正对卫城山门(Propylaia),描述了雅典娜与波赛顿之间为争取成为雅典守护神的荣耀而战。雅典娜与波赛顿在整个布局的中央,女神拥著橄榄树对抗著高举三叉戢作势攻击大地的海神,这把整个画面强烈的区分开来,在他们的旁边,各领着一群由双轮战车带领的群众,这个三角眉饰上描绘的族群性格,充满着雅典神话的风味。

这作品的建造期是前438年前432年,帕特农神庙上的三角眉饰也是古希腊艺术里最好的典范之一。那些人物形象在刻划身体方面,动态自然富有生命力,好像力量从他们的肌肤爆发,再从身上的薄衫溢发于外,薄衬衣(chiton)显得其下的肢体动态成为构图的元素之一,作品中,雕刻师刻划的人神之间在概念上的互动差异不大,展现了理想主义与自然主义。[6]

雅典娜·帕特农

纳许维尔帕特农神庙里的现代重制版1:1雅典娜巨像

此神庙里,在本殿(naos)原来有着一尊巨大的雅典娜雕像,为人所知出自菲迪亚斯之手[7],然而现在只留唯一的残片。这尊宏伟、用象牙与黄金打造的雕像早已不见,只能从复制品、重制品、花瓶、宝石、文学描述和钱币上的雕刻或描绘来追忆。[8]

旧帕特农神庙

在现存的帕特农神庙之前,还有更原始的一座或者两座不同时期的雅典娜神庙,崇拜的女神形象也可能跟后世为人所知的雅典娜·帕特农不同。

名称

帕特农这个名字其原意不易了解,Jeffrey M. Hurwit表示:“帕特农”(原文Parthenon)这个术语的意思是“少女的”或是“少女们的”,而且其缘由似乎要归因于帕特农里一特殊的房间,这个房间常引起争辩到底是哪一个房间?为什么这个房间会有这个称号?一个理论表示说帕特农指的是一个过去用来举办泛雅典祭(原文:Panathenaic Festival)的房间,在里面,arrephoroi女祭司(每年被选来侍奉雅典娜的四名年轻女孩)会挥动献给雅典娜的佩泼洛斯女装(原文,翻译参考peplos参考)。[9]

Christopher Pelling英语Christopher Pelling主张雅典娜·帕特农也许曾构成了像雅典娜·波丽雅斯关系密切但不同来源的信仰。[10]根据这个理论,帕特农这名称意指"在室女神的神庙",且根据雅典娜·帕特农的信仰祭仪,此名也跟这神庙产生了关连。[11] parthénos (希腊语παρθένος)这个称号的来源也是不易理解的,原意指“处女,未出嫁的女子”,曾特别用于阿耳忒弥斯这位狩猎与采集女神,与雅典娜这位战争与工艺女神,或是其他实际用途的理由。[12],此外也有人提议到神庙的名称隐喻处女们(parthenoi)崇高的牺牲保证了城市的安全。[13]

无论如何,第一个例子中把帕特农当作整座建筑物的名称,这明确的纪录是来自于公元前四世纪的演说家狄摩西尼。根据再前一个世纪的建筑账簿资料,这建筑只被简单的被称为ho neos(神庙)。传说建筑师Mnesikles和卡利克拉提斯在他们于雅典人建筑中遗失的文书,曾称呼这建筑为Hekatompedos(千墙基)[14],而在前四世纪,以及稍晚有称Hekatompedos或是Hekatompedon,当然也有称帕特农的,公元1世纪的作家普鲁塔克 把这建筑称做Hekatompedon Parthenon(千墙基的帕特农) 。[15]

神庙

有关帕特农神庙中,菲迪亚斯所雕的雅典娜雕像的一幅画

帕特农神庙如同 Walter Burkert 所描述的,是个建有神域(temenos)、祭坛、神像和庙殿的圣所(sanctuary)。[16]而在建筑上,帕特农神庙也可以明显看出是一座“神庙”。被毁坏以前,这里曾屹立着一座出自菲迪亚斯之手并广为人知的雅典娜神像,以及一间收纳奉献品用的金库。

晚期历史

基督教教堂时期

这座帕特农神庙作为祭祀雅典娜之用,存在了近1000多年。公元4世纪时,其历史比罗马圣彼得大教堂还更长却仍保存良好。虽然过去曾有光荣的历史,但这时雅典已经降格成罗马帝国一省的普通城市。第五世纪某时,巨大的雅典娜神像被一位皇帝抢夺,且搬到君士坦丁堡,随后大约在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时,被毁于对该城市的洗劫之中。

稍后不久,帕特农神庙被改成一座基督教(罗马帝国时代)的教堂来使用。在拜占庭时代,它又变成帕提诺丝·玛利亚(Parthenos Maria,即处女玛利亚)的教堂,或称为圣母(Theotokos)的教堂。在拉丁帝国时期,它又成为罗马天主教会的圣母教堂,历时250年之久,从神庙转变成教堂之中,也导致了一些改建行为—移去内殿的柱子、部分墙壁以及在最东端增加了教堂东端的半圆室,无可避免的,部分的雕刻就此被移除与失散,原本刻划的神像,有些可能以再诠释的方式,融入基督教的情境,保存下来,其他的不是移除就是拆毁。

奥斯曼统治时期

1456年,雅典陷落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手中,帕特农神庙又再度被改为一座清真寺。不同于后世的误解,土耳其人很尊重领土内的古迹,未曾故意损坏雅典的遗迹,但也没有特别地努力进行保护。例如在数次战争中,常破坏庙体以取得构筑城墙与防御工事的材料。此外土耳其人加盖了一座宣礼塔,盖的跟柱顶齐高,遮住由神庙里向外看的视野,好在神庙本体与石阶仍然可正常使用,建筑物也没有进一步再被破坏,17世纪时的史料记载,旅行到此的欧洲人声明卫城中这个神庙大部分仍然完整。

1687年的爆炸导致帕特农的南端永久的损坏

1687年,帕特农神庙遭到最大的打击。弗朗切斯科·莫罗西尼统治下的威尼斯共和国攻打雅典,土耳其人强化了卫城的防务,把帕特农神庙用作火药库,9月26日,从Philopappus丘陵威尼斯人的一座臼炮炮击而至,导致火药库爆炸,损毁了部分庙体[17] 弗朗切斯科·莫罗西尼接着继续洗劫废墟里面的雕刻。内部的结构体无论是倒塌的左边屋顶或是部分栋梁,特别是南边的,损坏到惨不忍睹,雕刻也毁坏得很严重,很多倒在地上,还被切走许多碎片充当纪念品。因而里面一些区域的雕饰品只能从法国艺术家Jacques Carrey在1674年的画作中得知。[18] 此后,建筑的大部分被弃用,另外建立起一座较小的清真寺。

18世纪是奥斯曼萧条的时代,因此许多欧洲人找到门道来到雅典,帕特农独特别致的遗迹纷纷被描绘下来传世,引发了“爱好希腊精神”(philhellenism)的潮流,也引起英国法国对希腊独立运动的同情。在这些早期的旅行者与考古学家中,由Diletanti团体所委托的James Stuart和Nicholas Revett对古雅典进行了量测,他们描绘出第一张基于测量结果的帕特农图,出版于1787年Antiquities of Athens Measured and Delineated的第2卷。1801年英国驻君士坦丁堡大使额尔金伯爵获得苏丹的许可来收集雕像,其中有些是受雇的当地人从建筑物上拆下的,有些是从当地收集而来也有些是跟当地人买来的。此外这些分离雕饰的动作导致还留在建筑物上的部分有些微的破损,例如部分的中楣横条,其原因很愚蠢—为了减轻重量好用船运回英格兰,所以只拆一半。此即埃尔金石雕

希腊独立以后

当独立的希腊在1832年取得雅典的控制权,突出帕特农神庙的尖塔被移除,接着所有卫城里中世纪与奥斯曼的建筑都被毁去。然而帕特农内殿里的小清真寺已经被拍摄下来,收录在Joly de Lotbinière于1842年出版的Excursions Daguerriennes书中,这是史上第1张雅典卫城的照片。[19]这个区域变成希腊政府经管的历史古迹管辖区,今日每年有百万名旅客前来参观,从卫城最西边经过复原的山门(Propylaea)进入卫城,最后往上经由泛雅典之路(Panathenaic Way)来到被围栏保护的帕特农神庙。

归还大理石运动

当年被额尔金伯爵所拿走的神庙石雕主要藏于英国大英博物馆,其他被拿走的的雕刻品分别被收藏在法国巴黎卢浮宫丹麦哥本哈根等地,其他大部分剩余物收藏仍然屹立在雅典帕特农神庙东南方低于地平面的卫城博物馆,而且不久会搬迁到新的建筑物去。[20],还有少数雕刻仍可以在神庙的庙体上看到。希腊政府从1983年开始争取,要求大英博物馆把雕像归还给希腊[21]虽然大英博物馆馆方坚持拒绝归还雕像,不过英国的历任政府已经勉强地推动馆方去做归还的动作(不过这需要立法)。然而希腊的资深众议员与英国的文化部门还有双方的法律顾问于2007年5月4日在伦敦举行对谈,这是多年后第一次进行的严肃谈判,双方还有希望能得到进一步的决议。[22]

复原与重制

1975年,希腊政府协商好修复帕特农神庙以及其他卫城建筑的计划,此计划稍后就吸引了欧盟的资金与技术协助。一个考古学委员会仔细地纪录了每个仍在原址的工艺品,建筑师们透过电脑模型的协助,来确定它们的原来所在的位置。有些兴建较早的重建物需要修正,特别重要且易碎的雕像则移送到雅典卫城博物馆。又安装了用作搬动大理石块的起重机;起重机通过巧妙设计,不使用时,可以在屋顶之下折叠收起,以免影响景观。错误的重建物被取消,仔细的复原动程序开始得以进行[23],最初,各种各样的板块以瘦长的制“H”型钉固定,然后再以铅保护,以防侵蚀。在19世纪维修时增加的钉由于没用铅加以保护,于是出现了侵蚀的问题,由于腐蚀物(铁锈)具膨胀性,令大理石本身的裂缝更大。所以现在所有新的加工金属使用了,因为钛是种强硬、轻便和抗腐蚀的材料。

另外,在美国的纳许维尔有一座完整1:1的复制品,里面有着一尊重制的雅典娜·帕特农巨像。

污染危机

目前帕特农神庙当务之急,为解决自1960年后因雅典都市成长而带来的环境污染,对帕特农神庙所造成的影响,如酸雨会腐蚀大理石、汽车排放物也会对帕特农神庙的雕刻装饰及其本身造成无可挽救的损坏和潜在威胁等等。虽然过去20年来,希腊政府和雅典地方当局着手于这问题的改善并有了一些进展,但帕特农神庙似乎仍然面临存亡的挑战。

雅典卫城及巴德农神庙的夜景

关联条目

注释

  1. ^ 1.0 1.1 存档副本. [2011-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3-05).
  2. ^ 2.0 2.1 存档副本. [2011-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2).
  3. ^ Ioanna Venieri. Acropolis of Athens. [2007-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4-29).
  4. ^ John Julius Norwich, Great Architecture of the World, 2001, p.63
  5. ^ Tarbell, F.B. A History of Ancient Greek Art.(线上书籍)
  6. ^ Thomas Sakoulas, Ancient Greece.org
  7. ^ Kenneth D. S. Lapatin, Chryselephantine Statuary in the Ancient Mediterranean World, 2002, p.63.
  8. ^ N. Leipen, Athena Parthenos: a reconstruction, 1972.
  9. ^ Hurwit, The Athenian Acropolis, 161–163.
  10. ^ Research has revealed a shrine with altar pre-dating the Older Parthenon, respected by, incorporated and rebuilt in the north pteron of the Parthenon (Pelling, Greek Tragedy and the Historian, 169).
  11. ^ Parthenon.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12. ^ Bernal, Black Athena Writes Back-CL, 159
    * Frazer, The Golden Bough, 18
    * Parthenos. Encyclopaedia Mythica. [2007-1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17).
  13. ^ Whitley, The Archaeology of Ancient Greece, 352
  14. ^ Harpocration.[来源请求]
  15. ^ Plutarch, Pericles 13.4.
  16. ^ Burkert, Greek Religion, 84
  17. ^ Theodor E. Mommsen, The Venetians in Athens and the Destruction of the Parthenon in 1687, American Journal of Archaeology, Vol. 45, No. 4 (Oct. - Dec., 1941), pp. 544–556
  18. ^ T. Bowie, D. Thimme, The Carrey Drawings of the Parthenon Sculptures, 1971
  19. ^ Neils, The Parthenon: From Antiquity to the Present, 336 – the picture was taken in October 1839
  20. ^ Greek Premier Says New Acropolis Museum to Boost Bid for Parthenon Sculpture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 Parthenon.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21. ^ Greek Premier Says New Acropolis Museum to Boost Bid for Parthenon Sculpture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22. ^ Talks Due on Elgin Marbles Return, BBC News
  23. ^ "The Surface Conservation Project" Archive-It存档,存档日期2008-10-03 (pdf file). Once they had been conserved the West Frieze blocks were moved to the museum, and copies cast in artificial stone were reinstalled in their places.

参考

书目

  • Bernal, Martin. Black Athena Writes Back-CL: Martin Bernal Responds to His Critics. Duke University Press. 2001. ISBN 0-822-32717-1.
  • Burkert, Walter. Greek Religi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5. ISBN 0-674-36281-0.
  • Connelly, Joan B. Parthenon and Parthenoi: A Mythological Interpretation of the Parthenon Frieze. American Journal of Archaeology. January 1996, 100 (1) [2007-04-23].
  • Frazer, Sir James George. The King of the Woods. The Golden Bough: A Study in Magic and Relig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8. ISBN 0-192-83541-6.
  • Hurwit, Jeffrey M. The Athenian Acropolis: History, Mythology, and Archeology from the Neolithic Era to the Present.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0. ISBN 0-521-42834-3.
  • Hurwit, Jeffrey M. The Parthenon and the Temple of Zeus at Olympia. Judith M. Barringer, Jeffrey M. Hurwit, Jerome Jordan Pollitt (编). Periklean Athens and Its Legacy: Problems and Perspectives.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2005. ISBN 0-292-70622-7.
  • Neils, Jenifer. The Parthenon: From Antiquity to the Present.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5. ISBN 0-521-82093-6.
  • Parthenon.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2002.
  • Parthenos. Encyclopaedia Mythica. [2007-1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5).
  • Pelling, Christopher. Tragedy and Religion: Constructs and Readings. Greek Tragedy and the Historia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7. ISBN 0-198-14987-5.
  • Tarbell, F.B. A History of Ancient Greek Art. online.
  • Whitley, James. The Archaeology of Democracy: Classical Athens. The Archaeology of Ancient Greec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1. ISBN 0-521-62733-8.

线上来源

进阶阅读

  • Beard, Mary. The Parthenon. Harvard University: 2003. ISBN 978-0-674-01085-7.
  • Cosmopoulos, Michael (editor). The Parthenon and its Sculptures. Cambridge University: 2004. ISBN 978-0-521-83673-9.
  • Holtzman, Bernard. L'Acropole d'Athènes : Monuments, Cultes et Histoire du sanctuaire d'Athèna Polias. Paris: Picard. 2003. ISBN 2-7084-0687-6 (法语).
  • Papachatzis, Nikolaos D. Pausaniou Ellados Periegesis- Attika Athens, 1974.
  • Queyrel, François. Le Parthénon, Un monument dans l'Histoire, Bartillat, Paris, 2008. ISBN 978-2-84100-435-5.
  • Tournikio, Panayotis. Parthenon. Abrams: 1996. ISBN 978-0-8109-6314-6.
  • Traulos, Ioannis N. I Poleodomike ekselikses ton Athinon Athens, 1960 ISBN 978-960-7254-01-6
  • Woodford, Susan. The Parthenon. Cambridge University: 1981. ISBN 978-0-521-22629-5.
  • King, Dorothy "The Elgin Marbles" Hutchinson / Random House, January 2006. ISBN 978-0-09-180013-0

外部链接

归还大理石论战网站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5-16 09:32,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