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巴拉人

巴拉人
分布地区
 中国黑龙江省吉林省张广才岭
语言
巴拉语东北官话
宗教信仰
萨满教
相关族群
乌德盖人满族、其他属于通古斯语系的民族

巴拉人,又称半拉人,满语称为“巴拉玛”(满语ᠪᠠᠯᠠᠮᠠ穆麟德balama[来源请求])、“巴懒尼雅玛”(满语ᠪᠠᠯᠠᠠᠨ
ᠨᡳᠶᠠᠯᠮᠠ
穆麟德balan niyalma
[来源请求]),意为“狂野之人”,是原生活在黑龙江省吉林省张广才岭地区(黑龙江尚志方正双城阿城延寿五常通河、吉林敦化舒兰蛟河桦甸等地)的一个族群。巴拉人本是东海女真的一部,因未归降建州女真逃入张广才岭的深山中,故未被编入八旗,不属于满洲

历史

巴拉人源于明末东海女真窝集部[1]。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发动了对女真各部的统一活动。征战中,建州以北的其余女真各部相继被并入八旗,成为入军中原的主力之一。因从龙入关,巴拉人也获得了佛满洲(旧满洲)的身份,后来清廷在松花江下游、黑龙江一带原“野人女真”地区又设佐编旗,这些后融入满洲的族群被称为伊彻满洲(新满洲)。但在牡丹江上游、镜泊湖一带的张广才岭山区的一部分东海女真仍留居原地,未被编旗,不属满洲,亦不属旗人,被称为“巴拉玛”、“巴懒尼雅玛”,意即“狂野之人”[2]

因未被征服不隶旗籍,清宫档案对于巴拉人甚少提及,只是当地旗人口中流传着许多有关巴拉人的怪异传说。如言巴拉人善骑射、啖生肉饮生血、能杀熊擒虎豹、祭祖时善跳鬼(萨满教祭神的一种捉鬼的活动,旗人中没有这种活动)[3]

留居东北深山中的巴拉人仍以北部女真人的传统生活方式渔猎为生,直到清末因为俄国南侵清廷开放柳条边,大量汉人涌入张广才岭地区后,巴拉人才开始逐渐下山从事农业,民国后才和汉人普遍交往。直到新中国成立,巴拉人才完全脱离无户籍的“野人”状态,被登籍编户,除去少部分融入汉族外,大部分的民族被认定为满族[4][5]

今天黑龙江穆棱、宁安、吉林省东部、北部的桦甸、敦化、蛟河、舒兰、德惠等部分县市的地名,如:巴拉窝集、窝集口、巴拉顶子、半拉撮罗、半拉山,即巴拉人的遗存。[6]

文化

相比清朝的统治族群满洲人而言,巴拉人仍保留着许多传统女真人的文化和习俗。

巴拉人有三种居住方式:树屋、地窨“乌克敦”和地上房屋“纳葛里”。其中以乌可敦最为独特:乌克敦为半地穴,多依靠有泉水的山坡而筑,向东开门,室内三面炕,西炕不住人,供奉祖先;此外还供奉女神“窝烈妈妈”,灶门旁供奉火神“托恩都力”的木偶。乌克敦外围有护墙“嘎满”,中间有一套院墙,院内一般还建有仓库、猪圈、马厩、还会在墙角设置狗窝。[7]

巴拉人的生活方式以狩猎和捕鱼为主,兼有采集和极少数的粗放农业;饲养的胜出主要是狗、猪、马。马为骑乘动物,冬季也坐马或狗拉的爬犁在雪地上出行;畜猪一般用于祭祖;不食狗肉,狗死后,立坟,上插柳枝。

春夏季时,巴拉人以捕捉飞禽和打鱼为主,采集蕨类等野菜;秋冬方进行大型的狩猎活动,猎获动物后由阿布达(猎长)进行萨满教仪式祭祀猎神“班达玛发”之后,才能用马爬犁拉回驻地,与同一氏族的人均分。

巴拉人还保留了满族宫廷宴席乐舞“莽式”的民间形态,在每年春季的祭天、祭山的萨满仪式后,男女青年彻夜跳莽式舞。舞时赤膊披发,故又名“野人舞”。[8]

历经清朝和民国的汉化,满族的口传文学“说部”多已湮灭,而巴拉人则相对保留了较多说部的传诵。“小莫尔根传奇”、“东海窝集”等满族重要说部均是由巴拉人传承下来的。

语言

巴拉语属于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南满通古斯语支,一些与满洲人或汉人有交往的巴拉人也用满文或汉文记录过族谱。因为下山后居住分散,巴拉语已于20世纪80年代灭绝。[9]目前巴拉人被中华人民共和国认定为满族的一支,通用汉语东北官话

宗教

主要信仰萨满教,相信万物有灵,山、泉、狐、黄鼠狼、貂、虎、桦树、石头等皆可为神。

巴拉人的萨满信仰与满洲人有一定区别:满洲人树立神杆(“索伦杆”),巴拉人类似,但是以柳树代替。巴拉人盛行偶像崇拜,所供奉的神皆雕刻人偶。满洲人供奉的祖先神为佛头妈妈,而巴拉人供奉的祖先神则是乌什哈妈妈(北斗星神),相传乌什哈妈妈曾指引巴拉人逃离满洲军队的围剿[10]

巴拉人的神分为三个等级,最高级为天神、日神、月神,较低一级为恩都力,最低一级为付其库。传统的巴拉人认为佛教、道教、天主教等宗教的神明只属于付其库一级[11]

注释

  1. ^ 唐戈编.满-通古斯语言与文学宗教研究[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8:357.
  2. ^ 周惠泉著.满族说部口头传统研究[M].长春:长春出版社.2016:76-77.
  3. ^ 穆晔骏.巴拉语[J].满语研究.1987,(2):2-31+128:2
  4. ^ 敦化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敦化文史资料 第7辑[M].1990:58-59
  5. ^ 穆晔骏.巴拉语[J].满语研究.1987,(2):2-31+128:2
  6. ^ 邵汉明主编.满族古老记忆的当代解读[M].长春:长春出版社.2012:279.
  7. ^ 李德洙主编;王宏刚主编.中国民族百科全书 12 满族、朝鲜族、锡伯族、赫哲族卷[M].世界图书出版西安有限公司.2015:188.
  8. ^ 庄福林著.论萨满教"神"的实质[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6:85.
  9. ^ 穆晔骏.巴拉语[J].满语研究.1987,(2):2-31+128.
  10. ^ 穆晔骏.巴拉语[J].满语研究.1987,(2):2-31+128:3
  11. ^ 穆晔骏.巴拉语[J].满语研究.1987,(2):2-31+128:4

参考文献

  • 穆晔骏.巴拉语[J].满语研究.1987,(2):2-31+128.
  • 张林,孙颢.长白山“巴拉人”生活与文化习俗考略[J].满族研究.2012,(2):90-94.
  • 池上二良.満洲语研究[M].汲古书院.1999.
  • 唐戈编.满-通古斯语言与文学宗教研究[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8.
  • 李松华.宁古塔满族舞蹈述略[J].民族艺术.1990,(1):110-122.
  • 爱新觉罗瀛生.满语口语音典[M].北京:华艺出版社.2014.
  • 李德洙主编;王宏刚主编.中国民族百科全书 12 满族、朝鲜族、锡伯族、赫哲族卷[M].世界图书出版西安有限公司.2015.
  • 朱立春著.满族说部文本研究[M].长春:长春出版社.2016.
  • 周惠泉著.满族说部口头传统研究[M].长春:长春出版社.2016.
  • 张丽红著.满族说部的萨满女神神话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
  • 高荷红著.口述与书写 满族说部传承研究[M].广州:暨南大学出版社.2017.
  • 夏征农,***主编.大辞海 民族卷[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
  • 王季平总纂;吉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纂;汪玢玲(卷)主编.吉林省志 卷46 民俗志[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92.
  • 傅英仁口述.傅英仁满族故事 上[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6.
  • 谷长春主编.尼山萨满传 上[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7.

相关条目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5-20 19:02,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