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川楚教乱本文重定向自 川楚教亂

川楚教乱(1796年-1804年),又称之为白莲教之乱川楚白莲教起义川楚白莲教起事,指清朝嘉庆年间爆发于四川陕西河南湖北边境地区的白莲教徒武装反抗政府的事件。

背景

清朝乾隆晚期,由于人口增长迅速,土地兼并严重,河南安徽江西各地出现大量饥民,其中大约有一百万人前来川楚边境就食。川、楚、陕三省边境,尽是崇山峻岭,辽阔广袤的“南山老林”与“巴山老林。”[1]这些棚民受雇于木厢厂、铁厂、纸厂,受尽各种不平等的剥削,生活极为艰难。[2]

而民间秘密宗教白莲教,宣扬弥勒佛未来会“改造世界”的传说,并以“教中所获资财,悉以均分”,“有患相救,有难相死,不持一钱可周行天下”等平均、互助思想在其中迅速流行,从者日众。

乾隆六十年(1795年),湖北各地白莲教首领约定在次年起事,此事为清廷侦知,便以邪教为名大量抓捕教民。一时各地地方官以查拿邪教为名,行敲诈勒索之实,“不论习教不习教,但论给钱不给钱”,[3]任听胥吏多方勒索,“不遂所欲,即诬以邪教治罪”。[4]此举进一步激起了教众的反抗。

经过

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襄阳地区的白莲教首领齐林王聪儿、宋之清、樊学明等谋划于正月元宵灯节,趁官府疏于戒备之机起事,不幸事泄,齐林、宋之清等人惨遭杀害。唯齐林之妻王聪儿和刘之协幸免于难。

嘉庆元年正月初七(1796年2月15日),宜都枝江一带的教众张正谟、聂杰人等首先起事。枝江的刘盛鸣、长阳的林之华、覃加耀、黄廷柱,宜都的曾广宁等人相继响应,很快就蔓延到四川、陕西、河南等省。乾隆帝福康安、和珅弟和琳、大学士孙士毅、成都将军观成、总督福宁等剿匪。一开始清军把矛头指向湖北,企图集中兵力全歼襄阳教军。嘉庆元年八月襄阳教军从襄阳地区突围到钟祥。嘉庆二年初,襄阳教军进军到河南。为了分散清军兵力,二月初,在河南滹坨镇的襄阳教军兵分三路,突破清兵重围,成功在镇安会师,再分兵移师四川,行踪不定,机动灵活,“不整队,不走平原,惟数百为群,忽分忽合,忽南忽北”。使清兵疲于奔命。三月初十,襄阳女子王聪儿姚之富等人起事,成为各支白莲教军队的主力,在湖北四川河南陕西各省游动作战。嘉庆元年(1796年)十月,达州徐天德、王登廷起事,东乡冷天禄、王三槐起事,接着太平孙赐俸、龙绍周等人起事。十一月,冯得仕、林开泰、翁禄玉在陕西安康起事。嘉庆元年(1796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罗其清聚徒于方山寨起事,苟文明、鲜大川等人应之,一时聚教徒数千,推罗定国为“老教”、罗其清为“元帅”。

当时八旗兵将领长期养尊处优、生活腐化,早已丧失战斗能力。绿营兵的战斗力也大为削弱,作战时往往“虚张声势,稍有斩获,以少报多”。清军将领“惟酒肉笙歌自娱”,战事一起则“拥兵自卫,或命将弁堵剿,将弁亦不向前,惟催督乡勇,乡勇亦不踊跃”。教军在东乡会师后,各路教军决定按地区进行编组,以黄、蓝、青、白等各色为号。湖北襄阳教军以王聪儿、姚之富为首称襄阳黄号,兵力亦最强大。四川教军徐天德为首称达州青号,下属有徐天寿、赵麻花、汪瀛等各部;冷天禄、王三槐等部称东乡白号,下属有张子聪、庹向瑶各部。明亮等率领清军从三面向四川包抄,襄阳教军决定撤离四川。

嘉庆二年(1797年),总兵德楞泰以为白莲教“行不必裹粮,住不藉棚帐,党羽不待征调,蹂躏于数千里”的流动作战方式,提出实行“令民筑堡御贼”之法。[5]此法甫出,即收良效,“绅士梁友谷等筑堡团练,贼不能犯,保护乡里十余万人”。合州刺使龚景瀚进一步提出坚壁清野法,更强调团练功能,明确提出在“清查保甲”基础之上组织团练。每户取壮丁二三人,官方发给鸟枪刀矛等器械,每一堡寨择营中千把或外委一员,兵三四名,组织训练。由于各支白莲教军互不统属,无法相互呼应,遂被清军队各个击破。嘉庆二年的七月王聪儿、姚之富部由白帝城(奉节)回军入鄂,攻阵巴东、兴山,向宜昌前进。他们被清军堵住,又转进到陕南,向西横扫,直至宁羌,再翻越秦岭,剑指西安。清总兵王文雄于焦家镇圪子岭和王聪儿接仗,王聪儿不敌,退至山阳(商县之南)。

嘉庆三年(1798年),德楞泰追至山阳,王聪儿再退,德楞泰以一日一夜一百七十里的速度穷追,追到郧西,白莲教军被围困在“三岔河”。王聪儿、姚之富皆跳崖自杀死。其余部由张汉潮统率,冲出重围,再转入陕西。嘉庆三年(1798年)春,因平乱进展缓慢,额勒登保被夺爵职、花翎,降为副都统。白莲教军所到之处,“有屋舍以栖止,有衣食、火药以接济,有骡马刍草以夺骑更换”,且有各地教徒“为之向导负运”,故能多次重创清军。嘉庆三年十一月下旬,张汉潮部拟由川入陕。川北的龚建等带领千余人打算与张汉潮会合,遭清军围剿未遂。

嘉庆四年正月初三(1799年2月7日),乾隆帝驾崩,嘉庆帝正式亲政,立刻赐死和珅,并逮捕戴如煌、常丹葵等官逼民反的祸端以收买人心。[6]和珅伏诛之日,王三槐押解到京。嘉庆帝命军机大臣等审问三槐,供称“官逼民反”四字。清廷改以勒保为经略大臣,明亮、额勒登保为参赞大臣,节制川、陕、楚、豫、甘五省官军进击,并晓谕州县办团练,并依山隘寨堡,扼守要路,坚壁清野。嘉庆四年(1799年)正月,白莲教青号徐天德部为额勒登保所败,逃至开江仁市铺,与黄号王光祖会合。三月,清军追打冷天禄于大竹,萧占国、张长庚由阆州逃窜至营山,并斩杀萧占国、张长庚,再杀冷天禄。嘉庆四年,清军庆成,陕西巡抚永保与明亮有隙,“师行不相顾”,八月,命那彦成为钦差大臣,督师明亮,并将庆成、永保二人撤职。嘉庆四年(1799年)七月,白莲教军高均德等部入房县。八月,清总督倭什布、清将明亮、恒瑞、德勒泰、王文雄、孙清源等迎战,教军不敌,转入竹山、竹溪,再谋退驻河南。是年九月中下旬,张汉潮率主力由凤县入留坝,清军明亮、恒瑞带兵追剿。双方在留坝山、南江口一带展开血战。张部杀马骡以塞山路,困阻追兵,翻越老林,败走徽县。同时教军樊人杰、唐明万等路屯聚黄村十二坝,攻破西路双泉子卡隘,击毙都司吴经国,转往锺家沟,准备从南郑、沔县过汉江。这时清军王文雄部赶到新集一带防堵,并在瓦子岭于教军接仗,樊人杰受重伤。嘉庆四年十一月爆发苍溪战役,教军打败额勒登保、穆克登布和杨遇春所率领的清军。王廷诏、杨开甲率二万余人经陕西城固进入甘肃,徐天德进入湖北。

嘉庆五年(1800年)二月,冉天元部经过剑州、南部、盐亭、射洪,进军到江油马蹄冈,三月大败清将德楞泰,清援军在杨遇春罗思举的率领下赶到,内外夹攻,冉天元因战马受伤,坠涧被俘,在成都就义。江油战役以后,白莲教军转入低潮,人数从十多万人剧减至几万人,许多重要将领相继牺牲或被俘。嘉庆五年三至五月间,转战甘肃等地的教军先后回陕西。闰四月,杨开甲、辛聪、张天伦等在西乡一带包围清军恒瑞部,不久因清援军赶来,教军北撤,留张汉潮余部阻挡追兵,被清军杨遇春部杀伤众多。嘉庆五年(1800年)六月,刘之协在河南峡县与李岳、孙继元、王哲等千余人再度起事,自称天王刘之协。清布政使马慧裕发兵镇压,刘之协战败,欲逃往湖北,途经叶县时,被清兵逮捕,传送京师处死。是年七月,勒保在川经略无功,清廷以额勒登保为经略大臣,对白莲教军迎截夹击。额勒登保用兵,赏罚分明,能与士兵同甘共苦,人乐为用。[7]湖北道员胡齐仑治饷馈送诸将,只有额勒登保无所受,诏嘉其“忠勇公清,为东三省人杰”。嘉庆五年七月,教军伍金柱、高天德、马学礼部由甘肃转入湖北,清提督王文雄于西乡截堵马学礼部,马应祥以近两万人设伏于法宝山中,双方展开激战,二十五日,鏖战至午,文雄左臂被马应祥砍断,坠马被杀,副将鲍贵及都司、守备、千总、把总、士卒等数百人战死,尸横遍野。嘉庆五年十二月上中旬,教军高天升等部进入汉北山地,与樊人杰、冉天士、冉学圣等部合队,由洋县华阳东走,打算攻下商洛。因遭到清军防堵,转攻观音堂、田家岭,因清军防守甚坚而不下。至年底樊人杰部由宁羌入四川。冉学圣等改走华阳,与高天升等入甘肃。十二月十九日,冉天元和杨开第部由南郑庙坝出击,攻打陈家垭未果。冉天元部再分三路,攻扑巫山垭又失败。高天升在洵阳失利牺牲。

嘉庆六年(1801年),川东教军领袖徐天德部入陕西,在西乡两河口渡河时,被德楞泰军追及,船翻溺死,教军分裂,走向衰败。嘉庆六年二月,杨遇春生擒王廷诏于川、陕交界的鞍子沟。六年二月,长麟拿获前此戕害王文雄的教军领袖马应祥,仁宗特降旨以马应祥首级传送王文雄家祭致。四月初一,杨遇春兵与高家营激战于铁锁关、二郎坝,生俘高天德(高三)、马学礼(马五)等。嘉庆帝晋额勒登保二等子爵,杨遇春世袭骑都尉。教军冉学胜部乘清长麟军南下,在留坝大败清军杨奎猷部,擒斩清总兵、副都统以下将士数百人,获大量米粮,再由秦州渡渭水。该年四月,额勒登保亲率大军追击冉学胜部,冉部渡汉南,进入巴山,五月,冉部又与曾芝秀、张天伦等部会合。额勒登保急调杨遇春军来战。张天伦军遭清军突击,大部牺牲。曾芝秀、冉学胜部分兵败逃。六月,清经略大臣额勒登保与参赞大臣德楞泰在平利集议,以清兵八万,分三路围剿三省边界。七月,勒保军在四川击败冉学胜部,冉学胜被擒处死。八月,德楞泰军追击龙绍周、苟文明部。龙绍周在逃往平利时被清军所杀。十一月,额勒登保与德楞泰移军川北,勒保赴川东。教军苟文明部则抢渡嘉陵江,奔赴甘肃阶州。

嘉庆七年(1802年)正月,苟文明部在开县被德楞泰军战败,再逃回老林。七年正月,斩黄号辛聪于南江,苟文明由西乡偷渡汉江。额勒登保自请罪,降一等男。二月,教军刘永受部被清杨遇春军击败,在华阳与苟文明、宋应伏会合,翻越秦岭北上。六月,额勒登保歼灭苟文明部于龚家湾,苟文明仅以身免。七月,苟文明被杀于花石崖,其余部苟文润和宋应伏转汉南山地。至此,陕西境内的教军基本肃清。十一月,清兵副将海常追击苟、宋部于西乡菩提河佛头崖,被击毙。清军杨遇春部移师宁羌、沔县,防堵川北教军再入陕西,并追击宋、苟部。

嘉庆八年(1803年)正月开始,额勒登保、德楞泰、穆克登布、杨遇春等先后带兵搜索老林数次。八年春,苟朝九和宋应伏等教军在通江、南江屡创清兵。教军姚馨佐部冯天保、余佐斌、熊老八等,皆百战猾贼,诱官兵入林搜捕,清军悍将穆克登布轻敌,被熊老八袭杀,身中长茅而死。[8]穆克登布与杨遇春齐名,长期随从额勒登保作战,殁时清廷震悼,追封二等男爵,加轻车都尉世职。三月,额勒登保部下罗声皋追击苟朝九部,苟部分兵两路,一路走太平,另一路入陕。是年四月,苟朝九部赵全友等数百人入陕西,活动于汉江南岸,被清军额勒登保部击败,赵金友等逃入四川,六月赵金友被杀于四川大宁。额勒登保宣布三省肃清,并大量裁减乡勇。清兵各营相继撤走,乡勇每人给银五钱交回兵器,再给银二两资回籍。原被清廷用以镇压教军的乡勇多是当地流民,“皆百战之余,腾矫如猱,具悉官军号令及老林径路”,解散后无家可归,心生不满,转而起义抗清,一时声势又起,并斩清副将朱槐。统兵大员束手无策,“大军遏之则不利,大队趋之则兔脱,仅余二三百贼而三省不得解严。”嘉庆帝得报,下诏斥责额勒登保“今自与德楞泰会合以来,又阅月余,老师靡饷,一筹莫展。”[9]此时,川北大雨,军不能进,额勒登保、德楞泰均卧病不起。

嘉庆九年(1804年)六月,清军德楞泰部在陕川交界的凤凰寨败苟文润部,八月,教军叛徒赵洪周杀死苟文润投降清军。九月,苟朝九在南郑被俘杀,不久王作经也在四川白岩湾跳崖牺牲。

嘉庆十年(1805年)五月,教军最后一位主帅王世贵被杀,川楚教乱正式被平定。新任陕甘总督那彦成于边界“留心防范”,对于白莲教徒不再搜查滋事,“日久可自行潜消”。[10]

影响

为平息叛乱,清政府征调十六省的数十万军队,五易统帅,[11]十余名提督总兵等高级武官副将以下400余名中级武官阵亡。据统计,清朝前后投入超过二亿两白银,相当国库五年财政收入,使国库为之一空,[12]“川楚之役,则诸将会饮,虽深箐荒麓间,蟹鱼珍错辄三四十品,而赏伶犒仆之费不与焉。凡粮台地,玉器裘锦成市,馈献、赂遗、赌博,挥霍如泥沙”[13]八旗绿营等清朝正规军之腐朽在起义中暴露无遗,清政府被迫依靠地方团练镇压起义。

乾隆后期,贪渎成风,各种社会矛盾激化,官僚大肆兼并土地,贪官污吏横行。毕沅在湖广总督任上时,和湖广的巡抚福宁、布政使陈淮三人朋比为奸。[14]更早之前,御史钱沣曾奏劾毕沅于甘肃冒赈一案侵蚀公款。嘉庆元年,爆发川楚陕白莲教起义,为了粉饰太平,毕沅受权臣和珅指使,对此隐瞒不报。川楚教乱标志着清朝走向衰落的开始。川楚教乱平乱不久,直隶河南山东诸省又发生天理教领导的癸酉之变

注释

  1. ^ 严如煌,《三省边防备览》卷十四秉恬,〈川、陕、楚老林情形亟宜区处疏〉记载:“由陕西略阳凤县丽而东,经宝鸡、眉县、周至、洋县、宁陕、孝义、镇安、山阳、洵阳至湖北之西,中间高山深谷,千支万赈,统谓之南山老林;由陕西之宁羌,褒城丽而东经四川之南江、通江、巴洲、太平、大宁、开县、奉节、巫山、陕西之紫阳、安康、平利、至湖北之竹山、竹溪、房县、兴山、保康中间高山深谷,千峦万豁,统为之巴山老林”。
  2. ^ 《三省边防备览》一书记载,枋板厂运夫背负“枋一块重二三百斤,上下峻坂之中,厂人号曰:‘某骡子’,实者骡亦不逮矣。但不能行远,日不过三四十里,亦不赶歇店,自带铜锅干粮,结队宿岩屋、树阴之中”。
  3. ^ 《清仁宗实录》卷七十二,嘉庆五年八月乙丑
  4. ^ 皇朝经世文编》卷八十九,梁上国,《论川楚教匪事宜疏》
  5. ^ 贺长龄辑:《皇朝经世文编》卷八九,《兵政》,德楞泰:《筹令民筑堡御贼疏》
  6. ^ 《嘉庆朝实录》卷之七十五:“谕内阁、据德楞泰勒保奏、将已革知州戴如煌、审拟治罪一折。前因戴如煌老病无能。任听书差在外滋事。以致民闲多有怨言。凡习教之人。无不遭其索诈。不能安身。”《清史稿》卷三百五十六载御史谷际岐上疏曰:“教匪滋扰,始于湖北宜都聂杰人,实自武昌府同知常丹葵苛虐逼迫而起。当教匪齐麟等正法于襄阳,匪徒各皆敛戢。常丹葵素以虐民喜事为能,乾隆六十年,委查宜都县境,吓诈富家无算,赤贫者按名取结,纳钱释放。少得供据,立与惨刑,至以铁钉钉人壁上,或铁锤排击多人。情介疑似,则解省城,每船载一二百人,饥寒就毙,浮尸于江。殁狱中者,亦无棺殓。聂杰人号首富,屡索不厌,村党结连拒捕。宜昌镇总兵突入遇害,由是宜都、枝江两县同变。襄阳之齐王氏、姚之富,长阳之覃加耀、张正谟等,闻风并起,遂延及河南、陕西。此臣所闻官逼民反之最先最甚者也。”
  7. ^ 《清史稿》说他:“天性严毅,诸将白事,莫敢仰视。然有功必拊循,战胜亲饷酒肉,赏巨万不吝,人乐为用。尝谓诸将曰:‘兵条条生路,惟舍命进战是一死路;贼条条死路,惟舍命进战是一生路。惟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之一法。追贼必穷所向,不使休息。’师行整伍,仓卒遇贼,即击。每宿,四路侦探;临敌,矢石从眉耳过,勿动。于同列不忌功,亦不伐己功,尤严操守。”
  8. ^ 魏源《圣武记》卷七:“其党冯天保、余佐斌、熊老八等,皆百战猾贼,诱官兵入林搜捕,而突出格杀,穆克登布中矛死。”
  9. ^ 《仁宗实录》卷一二九
  10. ^ 《仁宗实录》卷一三四
  11. ^ 关文发,《嘉庆帝》(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93年),页390。
  12. ^ 郑天挺:《清史》,页520
  13. ^ 魏源:《圣武记》卷十一《武事余记》
  14. ^ 昭梿《啸亭杂录·湖北谣》:“毕性迂缓,不以公事为务;福天资阴刻,广纳苞苴;陈则摘人瑕疵,务使下属倾囊解橐以赠,然后得免。时人谣曰‘毕不管,福死要,陈倒包’之语。”

关联条目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5-14 20:52,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