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尼安德特人

尼安德特人
化石时期:0.43–0.025 Ma
更新世-晚更新世
Homo sapiens neanderthalensis.jpg
H. neanderthalensis,法国圣沙拜尔
90px
尼安德特人的骨骼,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
科学分类
界: 动物界 Animalia
门: 脊索动物门 Chordata
纲: 哺乳纲 Mammalia
目: 灵长目 Primates
科: 人科 Hominidae
属: 人属 Homo
种: 尼安德特人 H. neanderthalensis
二名法
Homo neanderthalensis
King, 1864
Range of NeanderthalsAColoured.png
尼安德特人的分布范围。东、北部的范围可能系为延展部分,以涵盖阿尔泰山脉的Okladnikov洞与乌拉山脉的Mamotnaia。
异名
  • Palaeoanthropus neanderthalensis
    (King, 1864)
  • Homo sapiens neanderthalensis
    (King, 1864)
“尼安德特人”的各地常用别名
中国大陆尼安德特人
台湾尼安德塔人
港澳尼安德塔人

尼安德特人学名Homo neanderthalensis,简称尼人)是一群生存于旧石器时代的史前人类,1856 年,其遗迹首先在德国尼安德河谷被发现。目前按照国际科学分类二名法归类为人科人属,至于是否为独立物种还是智人亚种则一直不确定,随着2010年的研究发现部分现代人是其混血后代后,也可能被归类于智人下的一个亚种[1]

最近期的尼安德特人相关考古发现包括Hyaena Den(英国),其存在年代被认定已超过3万年。另外,克罗地亚的尼安德特人存在年代则被测定为距今3.2万年至3.3万年前间。考古界至今没有挖掘到距今3万年以内的标本;然而,直布罗陀发现的尼安德特人用火遗迹,显示他们可能在当地生活到距今2万4000年之时。保有“尼安德特人性状”的克罗马侬人或原始现代人骸骨则出土于Lagar Velho(葡萄牙),经鉴定年代为距今2万4500年前,这意味着广泛的基因渗入迹象[2],而现在几乎已经确定非洲以外的现代人都是尼安德特人与非洲智人的混血后裔。遗传学家原以为非洲人身上没有尼安德特人的DNA序列,但最新的研究发现在过去的两万年中有许多携带尼安德特人DNA的欧洲人回移非洲,增强免疫功能和抵御紫外线辐射的基因即来自于尼安德特人[3]

在骸骨未被发现的情况下,尼安德特人的石器便成为他们存在、活动的明确证据。莫斯特文化近期的考古成果发现了一种与尼安德特人有关的石器,地点在直布罗陀面南海岸边的戈勒姆岩洞[4]。与尼安德特人相关的石器文化另有沙泰尔佩伦文化英语Châtelperronian奥瑞纳文化与格拉维特文化,保有尼安德特人距今2.2万年前、最后存在的遗迹。

学者推测尼安德特人的脑容量应与智人相同,甚至更大,因此推断他们的脑部大小也与此相衬。2008年,一群科学家将发现于俄罗斯与叙利亚的尼安德特人幼儿化石,以电脑的三维重建技术重现原貌,显示尼安德特人的脑部出生时与现代智人大小相同,成人时则稍大于现代智人[5]。尼安德特人的平均身高与那时候的智人差不多。尼安德特男人约为165至168公分(65-66英寸),有强健的骨骼结构。他们比智人更为强壮,尤其是手臂与手掌的部分[6]。女性高约152-156公分(60-61英寸)[7]。尼安德特人几乎是全然的肉食性[8],为最高级掠食者[9]。但在西班牙南部一考古遗址研究指出,尼安德特人的饮食中也含有大量植物[10][11]

解剖特征

尼安德特人男性身高约165至168公分,女性身高约152-156公分,颅骨容量约 1,200-1,750 cm³(现代人约 1,400-1,600 cm³)。身体特征:额头平扁(眉弓到发际线的距离比现代人短得多)、下颌角圆滑,下巴不如现代人前突。骨骼强健,身体耐寒。其具体特征是肱骨尺骨桡骨之间的比例,和股骨胫骨腓骨之间的比例大于现代人。此为适应寒冷气候的典型。另外,研究亦显示尼安德特人的牙齿的珐琅质较现代人的祖先的为薄[12]

生活方式

尼安德特人看来是相当稀少的群体,已经在法国北部发现尼安德特人的艺术品;在艺术品中发现一颞骨,通过研究发现,它属于一个尼安德特人。

就艺术品本身,它们的一端被切出一条沟,应该是被人用绳子绑起来的。而现代人的艺术品,则是在其中打洞,并将之用绳串起来。

其营地的遗迹大多是工具。但是尼安德特人的工具在数万年当中都没有改革。因此认为他们的智力比现代人低。他们没有弓箭,要利用特殊的策略去围捕动物。他们会与等动物争夺栖身用的洞穴

已发现的尼安德特人遗骸都有发现被工具刮下肉的痕迹,推测他们会将死去的同伴也用来作食用,考古学家认为那是因为他们欠缺有效的狩猎技巧[13]

目前发现尼安德特人似乎也会建造墓葬,据读者文摘的一考古学家撰写的资料表示,在北法某一洞窟发掘出来的遗址的土壤中,经土壤分析发现有花粉的痕迹化石,且其举行方式跟今日欧美国家类似,都是对死者的墓冢进行献花,但尼安德特人为何会进行墓葬,从何时开始学会祭祀,成了待解之谜。

命运

尼安德特人的遗迹从中东到英国,再往南延伸到地中海的北端,甚至远至西伯利亚[13],都有所发现。这些遗迹有骨骸、营地、工具,甚至艺术品。尼安德特人的遗迹消失的时候,大概正是在智人进入欧洲的时候。

早期学说认为尼安德特人在现代人的入侵下已经绝种。可能是由于气候突然寒冷起来;尼安德特人为避寒而躲进山谷;群体之间缺乏联系,近亲交配增多;加上现代人与之的竞争,导致了尼安德特人的灭亡 [14]。 美国科学期刊《公共科学图书馆》(PLOS One)2019年11月27日刊登的最新研究:《近亲繁殖,阿利效应和随机性可能足以说明尼安德特人灭绝[15]》,研究内容推测尼安德特人灭绝可能有3个因素:
第1个因素是近亲繁殖,这会损害人口的适应度,根据这份新研究引用的先前研究,尼安德特人的生殖适应力比现代人类低4成。 第2个因素是“阿利效应”(Allee effect),“阿利效应”指族群密度低于某个门槛时,生育率会低于死亡率(因为配偶选择有限),人口太少导致外出打猎者少、无法保护食物不被动物吃掉、无法养育孩子,造成族群进一步缩小,终致灭绝。 第3个因素是出生率、死亡率、性别比的自然波动,科学家指出,智人抵达欧洲与近东地区时,尼安德特人的人口数很少,仅约1万人至7万人,因此近亲繁殖、或是出生率、死亡率、性别比的自然波动都可能导致他们灭亡。

著有《入侵者》(The Invaders)一书的人类学家帕特希普曼(Pat Shipman)认为,在现代人类的祖先将尼安德特人赶上绝路的过程中,狗很可能扮演了关键角色[16]。还有一种猜测,那就是他们的灭亡是因为他们的眼睛太大,需要利用过多脑部空间去处理视觉信息,这让他们在进化过程中处于劣势[17]

与智人的混血后裔

在2010年以前,学者就开始研究尼安德特人是否能与智人混血,早期研究大多以为不可能混血;但后来少数证据显示,尼安德特人可能因为在遗传上居于劣势,所以都被现代人同化,而不是单纯地完全灭绝,例如在葡萄牙发现的一具4岁小童的尸骨,其中的解剖显示了很多尼安德特人的特征,如提到的肱骨与尺桡骨的比例、以及下颌骨的形状。但是他配有装饰品,下巴的强健构造,而且他生活在尼安德特人灭绝的3千年后,刷新了灭绝的时间记录。

直到2010年发表的一份基因研究报告才有突破性的发现[18],在对比尼安德特人和五个分别来自中国、法国、巴布亚新几内亚、西非洲及南非洲的现代人基因样本后,发现非洲以外的大多数现代人(包括欧洲、亚洲、美洲及大洋洲人)的基因有至少1至4%源自尼安德特人,而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现代人则没有这些基因。[19]由于东亚人及东南亚人,包括巴布亚民族、美洲原住民都携带此基因,但除欧洲及中东以外的地区都未再发现尼安德特人的遗迹,因此报告作者推断,这是因为智人走出非洲时在中东一带与尼安德特人相遇,并发生小规模融合混血,然后才迁移到世界各地,所以非洲以外的现代人都携有这部分基因。

参见

注释

  1. ^ Tattersall, I.; Schwartz, J. H. Hominids and hybrids: The place of Neanderthals in human evolution.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999-06-22, 96 (13): 7117–7119. ISSN 0027-8424. doi:10.1073/pnas.96.13.7117 (英语). Thus, although many students of human evolution have lately begun to look favorably on the view that these distinctive hominids merit species recognition in their own right as H. neanderthalensis (e.g., refs. 4 and 5), at least as many still regard them as no more than a variant of our own species, H. sapiens.
  2. ^ Duarte, C.; Mauricio, J.; Pettitt, P. B.; Souto, P.; Trinkaus, E.; van der Plicht, H.; Zilhao, J. The early Upper Paleolithic human skeleton from the Abrigo do Lagar Velho (Portugal) and modern human emergence in Iberia.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999-06-22, 96 (13): 7604–7609. ISSN 0027-8424. doi:10.1073/pnas.96.13.7604 (英语).
  3. ^ PriceJan. 30, Michael. Africans carry surprising amount of Neanderthal DNA. Science | AAAS. 2020-01-30 [2020-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6) (英语).
  4. ^ Finlayson, Clive; Giles Pacheco, Francisco; Rodríguez-Vidal, Joaquín; Fa, Darren A.; María Gutierrez López, José; Santiago Pérez, Antonio; Finlayson, Geraldine; Allue, Ethel; Baena Preysler, Javier. Late survival of Neanderthals at the southernmost extreme of Europe. Nature. 2006-10, 443 (7113): 850–853 [2020-03-10]. ISSN 1476-4687. doi:10.1038/nature0519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5) (英语).
  5. ^ Neanderthal Brain Size at Birth Sheds Light on Human Evolution. National Geographic. 2008-09-09 [2009-09-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3-05).
  6. ^ Science & Nature — Wildfacts — Neanderthal. BBC. [2009-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9).
  7. ^ Helmuth, H. Body height, body mass and surface area of the Neanderthals. Zeitschrift Fur Morphologie Und Anthropologie. 1998, 82 (1): 1–12 [2020-03-10]. ISSN 0044-314X. PMID 985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5).
  8. ^ Richards, Michael P.; Pettitt, Paul B.; Trinkaus, Erik; Smith, Fred H.; Paunović, Maja; Karavanić, Ivor. Neanderthal diet at Vindija and Neanderthal predation: The evidence from stable isotope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2000-06-20, 97 (13): 7663–7666 [2020-03-10]. ISSN 0027-8424. PMID 1085295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5).
  9. ^ Frabetti, P. L.; Cheung, H. W. K.; Cumalat, J. P.; Dallapiccola, C.; Ginkel, J. F.; Johns, W. E.; Nehring, M. S.; Vaandering, E. W.; Butler, J. N. On the narrow dip structure at 1.9 GeV/c2 in diffractive photoproduction. Physics Letters B. 2004-01-08, 578 (3): 290–296 [2020-03-10]. ISSN 0370-2693. PMC 1821096. PMID 17113065. doi:10.1016/j.physletb.2003.10.07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30) (英语).
  10. ^ Ghosh, Pallab. Neanderthals 'cooked vegetables'. BBC News. 2010-12-27 [2020-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5) (英国英语).
  11. ^ Amanda G. Henry, Alison S. Brooks, Dolores R. Piperno. Microfossils in calculus demonstrate consumption of plants and cooked foods in Neanderthal diets (Shanidar III, Iraq; Spy I and II, Belgium).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11-01-11, 108 (2): 486–491 [2018-04-02]. doi:10.1073/pnas.1016868108.
  12. ^ Sophisticated tools may have spelled doom for Neandertals [更巧妙的工具宣告了尼安德特人的末日吗?]. 2015-04-23 [2015-04-24] (英语).
  13. ^ 13.0 13.1 尼安德特人. National Geographic. 2008-10.
  14. ^ 智人崛起導致尼安德塔人滅絕?最新科學研究:近親繁殖加上壞運氣才是原因!-風傳媒. www.storm.mg. 2019-11-28 [2020-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中文(台湾)).
  15. ^ Vaesen, Krist; Scherjon, Fulco; Hemerik, Lia; Verpoorte, Alexander. Inbreeding, Allee effects and stochasticity might be sufficient to account for Neanderthal extinction. PLOS ONE. 2019-11-27, 14 (11): e0225117 [2020-10-08]. ISSN 1932-6203. doi:10.1371/journal.pone.0225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7) (英语).
  16. ^ Pat Shipman. 狗,可能帮助人类淘汰了尼安德特人. [2020-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30) (中文(中国大陆)).
  17. ^ 尼安德特人滅絕的元兇:眼睛太大?. BBC 英伦网. 2015-08-12 [2020-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21) (中文(繁体)).
  18. ^ Green, Richard E.; Krause, Johannes; Briggs, Adrian W.; Maricic, Tomislav; Stenzel, Udo; Kircher, Martin; Patterson, Nick; Li, Heng; Zhai, Weiwei. A Draft Sequence of the Neandertal Genome. Sci. 2010-05, 328 (5979): 710 [2020-03-10]. ISSN 0036-8075. doi:10.1126/science.1188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5) (英语).
  19. ^ Neanderthals, Humans Interbred—First Solid DNA Evidence. National Geographic News. 2010-05-08 [2020-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1) (英语).

参考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07 00:05,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