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天主教会性侵害案例本文重定向自 天主教會性侵害案例

(重定向自天主教孌童事件列表)
教宗方济各于2018年下令戴多禄·埃德加·麦卡里克进行“祈祷和忏悔的生活”,直到可以进行规范审判。[1]

天主教会性侵害案例是在20世纪和21世纪,涉及天主教神父英语Priesthood in the Catholic Church修女信徒英语Abuse by members of Catholic orders儿童性虐待案件以及随后的掩盖事件导致了大量的指控、调查、审判与定罪。遭受性虐待的受害者包括男孩和女孩,最小的受害者年仅3岁,而大部分的受害者年龄介于11岁到14岁之间[2][3][4][5]

从1980年代开始,这些指控开始受到新闻界零星、孤立的报道。其中许多案件涉及的是针对十几年前性虐待的指控;例如在性虐待行为发生多年之后,长大成人的成年人或大龄青年经常会提出这样的起诉。还有一些案件涉及天主教会的高层人员,他们被指控掩盖了有关性虐待罪行的投诉或控诉,并将性虐待的神父转移到其他教区,这造成其可以继续从事性虐待行为[6][7]

到了1990年代之后,这些案件开始得到主流媒体和公众的关注,特别是在爱尔兰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1996年,澳大利亚教会就此采取了全新的宗教礼仪并纠正错误[8]。随着民众意识的增强,教宗在随后就此进行了道歉。在2001年的致歉中,若望·保禄二世称发生在天主教会内的性虐待事件是“对耶稣基督见证与教导的深重抵触”[9]本笃十六世面见了受害者并当面致歉,他表示对虐待罪行的“羞辱”和呼吁将肇事者绳之以法,同时他也谴责了教会当局的不当处理[10][11]

同时天主教高层人员认为媒体的报道过于泛滥且放大了天主教性虐待案的比例,因为性虐待事件在其他宗教或教会里也时有发生[12]。1990年代的一系列电视纪录片,例如UTV电视台在1994年拍摄的《童年梦魇(Suffer The Children)》就在爱尔兰引发全国关注[13]。《波士顿环球报》在2002年针对天主教会性侵案所展开的一项重要调查报道引起了媒体对该类事件的广泛报道,该调查报道后来于2015年被改编成由汤姆斯·麦卡锡执导的电影《聚焦》。到了2010年代,绝大部分的相关报道多集中在欧洲[14][15]和澳大利亚。

从2001年到2010年,天主教会的中央管理机构圣座经过深思熟虑,认为溯及过往50年,大约有3,000名神父涉及性虐待[16]。这些案件反映了天主教会在全球范围内长期涉及性虐待并且教会高层主动掩盖涉嫌性虐待举报的真相[注 1]

教区主管官员及对罗马天主教会了解颇深的学者表示,涉及神职人员的性虐待案一般不会被讨论,因此无法估量究竟有多少人受害[17][注 2]。不过也有一些研究指出,天主教会的神父也许并不会比凡夫俗子更有可能实施性虐待[18][19][20]

在2019年2月21日至24日在梵蒂冈城举行的世界主要会议主席的参与下,讨论防止天主教会神职人员的性侵害问题。[21]有关规定于2019年12月进行修正,以提高透明度。[22][23]

历史与国际影响


天主教会性侵害案例至少可以追溯到11世纪,当时彼得·达米安英语Peter Damian写了一篇严厉的条约《蛾摩拉之书英语Liber Gomorrhianus》以反对这种侵害及相关行为。15世纪后期,卡塔琳娜·冯·施文英语Katharina von Zimmern和她的妹妹从修道院搬回自己家的房子住一段时间,部分原因是这两位年轻女子被神父骚扰。[24] 1531年,马丁·路德声称,教宗良十世否决了有关枢机应该限制其为了自身欢乐而保留的男孩人数的议案,“否则罗马教宗和枢机如何开放和无耻地练习鸡奸的行为将会广为传播到全世界”。[25]

神父对低于合法性行为年龄的儿童性侵害在美国、加拿大、爱尔兰、英国、菲律宾、比利时、法国、德国和澳大利亚受到了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17] 全世界其他国家也有案例报导。许多案件持续数十年,并在性侵害事件发生数年后才被发现。[26]

虽然仅在美国和爱尔兰有进行了全国性的调查,以及澳大利亚有针对机构反应事件进行调查,然而在新西兰、加拿大和其他国家,神职人员性侵害未成年人的案例有被报导并起诉。1995年,奥地利枢机汉斯·赫尔曼·格勒尔英语Hans Hermann Groër因性侵害指控而辞去维也纳总主教的职务,尽管他仍然是枢机。[27]自1995年以来,来自澳大利亚各地的100多名神父被判犯有性侵害罪。[28]

在爱尔兰,虐待儿童调查委员会英语Commission to Inquire into Child Abuse发布了一份涵盖六十年(自1950年代)以来的报告。它指出天主教男孩机构中的“地方性”性侵害,称教会领袖知道有虐待事件,而政府调查人员未能“停止殴打、强奸和羞辱。”[29][30]委员会关于教会虐待的报告共有五卷。[31]该报告指出“虐待受害者集中于生活贫困和社会弱势。”[30]

拉丁美洲的天主教性侵害案件英语Catholic sexual abuse cases in Latin America中,最广为人知的是马西亚尔·马谢尔英语Marcial Maciel神父的性丑闻,他是基督军团英语Legion of Christ的领袖,这是一个罗马天主教团体,由神职人员和神学院学生组成,其宗旨在于学习担任神父。[32]在该军团花了十多年时间否认指控并批评声称遭到侵犯的受害者之后,爆发了这一事件。[33]

非洲坦桑尼亚基特·坎宁安神父英语Kit Cunningham安去世后,和其他三位神父被揭发为恋童者。[34][35]事件发生在1960年代,但直到2011年才被公开披露,主要是透过BBC纪录片。[36][37]

熟悉第三世界罗马天主教会的教会官员和学者说,神职人员的性侵害一般不会被讨论,因此难以衡量。[17]这可能部分归因于第三世界国家教会的更多等级结构,这些地区神职人员的“心理健康”,以及第三世界媒体、法律制度和公共文化不足以彻底讨论性侵害。[17]菲律宾,截至2002年,至少有85%的人口是天主教徒,在2002年美国广泛报导相关事件之后,当地包括儿童性侵害在内的神职人员性侵害事件的揭露也随之而来。[38]

许多国家都发生了神职人员性侵害的指控和定罪。没有关于不同地区性侵害案件数量的准确数据。但是,2002年《波士顿环球报》报导,“显然这个问题在美国最为突出。”[17]美国是天主教性侵害案件报告数量最多的国家。[39]

在美国之后,报告案件数量次多的国家是爱尔兰。[30]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以及欧洲、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国家也报告了大量案例。[40]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2002年媒体报导的重点是美国,《波士顿环球报》在该地区案件开展了广泛报导。但到2010年时转移到欧洲。

2011年9月,国际刑事法院接到一件诉案,指控教宗枢机团团长安杰洛·索达诺枢机国务枢机卿塔尔奇西奥·贝尔托内枢机和信理部部长威廉·莱瓦达枢机透过“系统性和广泛性”的隐瞒,包括未能与相关执法机构合作,未能防止或惩罚强奸和性暴力的肇事者,从而犯下了危害人类罪[41]在向美联社发表的声明中,梵蒂冈将此描述为“荒谬的宣传噱头和滥用国际司法程序”。律师和法律教授强调,案件可能不属于法院的管辖范围。[42]

2017年5月13日,教宗方济各承认梵蒂冈有2,000起复杂的性侵害案件。[43]

案例概述

1940年代后期,美国神父杰拉德·费兹杰罗英语Gerald Fitzgerald (priest)创立了圣灵事工团英语Congregation of the Servants of the Paraclete,这是一个宗教团体,处理那些在药物滥用和性行为不端等个人困难中挣扎的罗马天主教神父。费兹杰罗在1950年代向天主教高阶领导人发出的一系列信件和报告中警告说,涉入的神父存在大量问题。例如,他写道,“性侵犯罪犯不太可能改变,不应该回到事工职位。”他与教宗保禄六世(1963年-1978年)和几位主教讨论了这个问题。[44]

2001年,梵蒂冈开始要求性侵害案件必须向梵蒂冈等级报告;在此之前,它将此类案件的管理权留给当地教区。[17]在2002年《波士顿环球报》披露马萨诸塞州和其他地方的教会伤害案件后,《达拉斯晨报英语The Dallas Morning News》进行了长达一年的调查。它在2004年的报告中说,即使在这些揭露和公众强烈抗议之后,教会体系将据称伤害的神父从他们被指控的国家移出,却又将他们再次分配至“让他们与儿童接触的环境,尽管教会否认”。调查结果显示,近200个案件中有近一半“涉及神职人员试图逃避执法。”[2]

这些案件在美国、爱尔兰(据报导广泛涉嫌性侵)和加拿大以及全世界都受到了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17]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媒体报导主要源自美国,也就是从2002年开始,《波士顿环球报》发布了数百篇新闻报导。相比之下,2010年的大部分报导都集中在欧洲。[14][15]

没有揭发

教会经常被指控掩盖性虐待案件。在许多情况下,正如下面提及不同国家的段落中所讨论的那样,教会当局发现的神职人员犯罪行为不会向警方等民间当局报告。他们通常只是从一个教区搬到另一个教区,通常没有向当局或目的地的会众发出任何警告。虽然冒犯神职人员可能会受到诸如解除职务等行动的影响,但这种情况很少见;直到最近,教会不惜一切代價避免丑闻传出去。[45]

大洋洲案例

澳大利亚


在吉拉德政府制定的皇家委员会于2013年公布为机构应对儿童性侵害。[46][47] 该委员会报告说,在澳大利亚所有的天主教神父的7%的“儿童性虐待犯罪嫌疑人的;” 虐待儿童的平均年龄为男孩11.5岁,女孩10.5岁。[48] 据称肇事者绝大多数是男性(90%),而教内弟兄则负有过高的责任(尽管在数量上不如神父和教内姊妹,但拥有最多的索赔人和约37%的所谓肇事者)。大多数报告的性虐待事件发生在1950年至1989年之间,[49]但有人指出,受害人受虐待与报告受害者之间平均有33年的延误,[50]这使得统计数据偏向于较久远的性侵事件。一些报导的事件发生在20世纪20年代和2010年之后的最新事件。[49]

在接受调查的201个教会当局中,92个(46%)报告至少收到一起儿童性虐待指控。总体而言,约有4,444名索赔人指控1950 - 2015年期间报告的4,756起索赔事件(86%的索赔涉及1990年以前的事件)。1980年至2015年期间,3,057件索赔导致赔偿金额达2.68亿美元。索赔涉嫌犯下罪行的1,880名人员,其中30%针对神父,32%是非宗教信仰的兄弟,5%是非婚生宗教姐妹,29%的人和4%的未知宗教地位。委员会通过加权指数发现,在75名大殿/教区和有司铎成员的宗教机构中,约有7%的神父(1950年至2009年期间在澳大利亚工作[51])有针对他们的指控(这一发现并不代表在法庭上测试的指控)。[52][53][52][49][50]1980年至2015年间,经营多个住宅设施的基督教兄弟公司向受害者支付的赔款金额最高,为763人总计赔偿4850万美元。[49]

澳大利亚的天主教领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开处理虐待儿童问题的人:1996年,教会发布了“ 走向治疗协议”,该协议称其旨在“建立一个富有同情心的公正处理性侵投诉的制度”。 [54]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和本笃十六世对此向澳大利亚性侵受害者道歉。[55][56]

对阿德莱德总主教的错误定罪:

2018年5月,阿德莱德总主教斐理伯·威尔逊英语Philip Wilson (bishop)被错误地判定1976年在新南威尔士州东梅特兰市担任助理主任司铎时未向民政当局报告儿童性虐待指控。,然后由上诉法院宣判无罪。上诉法官认为他是因为他是天主教神父而被定罪,而不是因为控方证明此案无可置疑。他拒绝了反对总主教的案件的实质性内容,质疑关键证人的证据的准确性,并说:“我不应该惩罚天主教会的体制道德缺陷,或惩罚威尔逊的罪行现已去世的詹姆斯·弗莱彻(James Fletcher)认定威尔逊有罪,只是因为他是天主教神父。“ 他说,会议室内媒体的大部分内容“可能相当于法院认为压力,以达成一个似乎与舆论导向一致的结论”。[57]

乔治·佩尔的审判:

2017年6月26日,澳大利亚维多利亚省以多项儿童性虐待罪嫌将乔治·佩尔起诉。[58]对于“证据的基本缺陷”和证人的可信度问题,有人提出了几项指控,但是在20世纪70年代和90年代对公共场所的未成年人进行了两次审判,Pell对所有指控表示“无罪”。[59]

2018年8月的一项审判涉及他在1996年星期日弥撒后在圣帕特里克大殿袭击了两名儿童的指控,成了一个悬案。[60] 随后的重审在12月达成了“有罪”的判决,但是受到了禁制令,而随后的一项涉及指控的审判仍在继续。当法官在2019年2月份因缺乏证据而驳回第二起案件时,对佩尔12月判决的禁制令终止。[61][62]法院27日开庭进行判决前聆讯,佩尔的保释状态遭撤销[63]2019年3月13日,佩尔于墨尔本法院被裁定性侵男童罪名成立,判监6年。[64]澳大利亚高等法院于2020年4月7日裁定佩尔所有罪名不成立,当庭开释。

关岛

最近在2018年3月,安多尼·萨布兰·阿普龙英语Anthony Sablan Apuron总主教被梵蒂冈撤职。[65]阿普龙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被指控性骚扰祭坛男童。此外,在最新的案例中,类斯·布鲁拉德英语Louis Brouillard神父因青少年期间在“过夜”期间强奸了祭坛男孩而被指控。从20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目前有十五位神父,两位总主教和一位在性虐待案件中得到认可的主教。

欧洲案例

奥地利

2010年11月,奥地利[66]的一个独立小组通过热线帮助人们退出天主教会,发布了一份记录奥地利神父,修女和其他宗教官员所犯下的身体虐待,性虐待和情感虐待的报告。该报告基于91名女性(28%)和234名男性(72%)的热线电话,其中有422名男女嫌疑人,其中63%是神父。[67]

比利时

2010年6月,比利时警方突击搜查布鲁塞尔的比利时天主教会总部,扣押了一台电脑和教会委员会的记录,调查有关虐待儿童的指控。这是针对比利时神职人员所犯的涉嫌儿童性虐待的数百起诉讼调查的一部分。在担任布鲁日主教的罗杰·万赫鲁维(Roger Vangheluwe)在承认自己犯有性骚扰罪后于2009年辞职后,声称出现了这一说法。[68]梵蒂冈抗议这项调查行为。[69]2010年9月,上诉法院裁定调查行为是非法的。[70]


法国

里昂总主教斐理伯·巴尔巴兰枢机因在2019年的漏报一名神父性侵儿童判决有罪。[71][72][73]之后他打算辞去里昂总教区总主教的职务。[74]

德国

2010年,德国柏林一所耶稣会寄宿学校,有300名学童受到虐待或性侵犯[75]

2018年9月,德国天主教会的一份报告发现,1946年至2014年期间,德国有3,677名儿童,大多数是13岁或以下的儿童,受到天主教神职人员的性虐待。[76]

爱尔兰

共和国

在爱尔兰共和国,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有一系列刑事案件和政府调查涉及过去几十年神父滥用数百名未成年人的指控。国家命令的调查记录了“成千上万的20世纪40年代到90年代的儿童”遭受虐待,包括三个教区的神父,修女和教堂工作人员的性侵害。[77]

北爱尔兰

在北爱尔兰(英国一部分),在北爱尔兰历史信钦调查将于2014年一月开始其在英国的法律历史上最大的调查性虐待和身体1922年至1995年期间,负责儿童的某些机构(包括非天主教徒)滥用职权。德拉萨尔兄弟和拿撒勒姐妹在调查初期就承认在北爱尔兰的机构中对儿童进行身体虐待和性虐待。他们控制了,并向受害者道歉。[78][79]

挪威

后由挪威媒体爆料Adresseavisen,天主教会在挪威和梵蒂冈在2010年承认,乔治·米勒曾在2009年7月从特隆赫姆的主教,他从1997年担任的职位辞职是因为他的祭坛时被发现性侵男童,二十年前。梵蒂冈引用了《天主教法典》第401/2条,但按照惯例没有提供任何细节。当时挪威天主教会了解到这一事件,但没有通报当局。事件发生后不久,该国法律不允许对Müller进行刑事起诉。[80]

波兰

2013年期间,这个天主教国家的公众开始担心教会内部发生的儿童性虐待丑闻,其中一些涉及修道院,以及教会的反应不佳。教会拒绝向受害者支付赔偿金的要求。[81][82]

北美洲案例

加拿大

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有人指控基督教兄弟成员在纽芬兰圣约翰斯经营的卡舍尔孤儿院进行身体虐待和性虐待。政府,警察和教会串通以试图掩盖这些指控,但在1989年12月他们在圣约翰的星期日快报中报导。最终,超过300名前学生提出了在孤儿院遭受身体虐待和性虐待的指控。[83]面对众多寻求损害赔偿的民事诉讼,管理孤儿院的宗教团体申请破产[84]自卡西尔山丑闻以来,加拿大各地的一些神父指控性侵犯。

2006年8月,安大略省贝尔河的嘉禄·亨利·西尔维斯特(Charles Henry Sylvestre)神父在1952年至1989年间对47岁的女性进行了认罪,年龄介于9至14岁之间。[85]西尔维斯特于2006年10月被判刑三年,并在监禁三个月后于2007年1月22日去世。[86]

美国

在美国,本事件是许多丑闻和随后的改革的焦点,[87] BishopAccountability.org,一个由天主教徒建立的“在线档案”,报导说已经有3000多起针对教会的民事诉讼[88],其中一些案件导致与许多索赔人达成数百万美元的和解。1998年,达拉斯教区向一名神父的12名受害者支付了3090万美元(现在为4750万美元)。[89]从2003年到2009年,其他9个主要定居点涉及375个案件,涉及1551个索赔人/受害者,导致支付超过11亿美元。美联社估计1950年至2007年的性虐待案件的和解总额超过20亿美元。 [注 3]

2019年2月,戴多禄·埃德加·麦卡里克褫夺圣职英语Loss of Clerical State (Catholic Church),成为首位性丑闻被褫夺圣职者中职阶最高者。[90]距离上次类似案件做出惩处已经16世纪天主教“特利腾大公会议”的事了。[91]

教会性侵事件的成因被许多报告的性虐待行为涉及抚弄或未指明的性侵行为。有人指控强迫口交和性行为。报告的指控中有26.6%未报告有关性侵性质的详细信息。27.3%的指控涉及神父对受害者进行口交。25.1%的指控涉及阴茎穿透或企图穿透。

虽然据报导每年都有针对未成年人的性虐待行为,但报告的滥用事件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增加了几个数量级。例如,在1950年代和1970年代之间报告的11至17岁男性虐待行为的数量增加了六倍多。在20世纪70年代达到顶峰之后,报告中的事件数量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下降,甚至比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发生率增加更为明显。

认为是“对神父进行不良筛选和培训”。根据“新闻周刊”的一篇文章,天主教神父的性侵害比率并不高于美国一般男性人口的性侵害比率。[92]

杰伊报告

在美国,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委托并由美国天主教主教会议(USCCB)资助的2004年约翰杰伊报告是基于美国罗马天主教教区完成的自愿者调查。2004年约翰杰伊报告的基础是对1950年至2002年期间被指控对未成年人进行性侵害的4,392名神父的10,667起指控的研究。

其他地区案例

智利

2018年,教宗方济各就会见了智利主教若望·巴罗斯。在他访问智利与主教会面之前,有关于费尔南多·卡拉迪玛神父的严重性虐待指控。巴罗斯被指控掩盖了卡拉迪玛的几起性犯罪行为。[93]

多米尼加

波兰公民若瑟·韦索沃夫斯基曾是一名教廷大使,于2014年被指控在担任梵蒂冈驻圣多明各大使的五年间,性侵未成年人。梵蒂冈拒绝解除他的外交豁免权并允许他在圣多明各接受审判,但提出了与他虐待未成年人有关的刑事指控并准备审判他。然而,2015年7月,由于韦索沃夫斯基身体不好,审判被推迟,他于2015年8月27日去世,然后才开始审判。[94]

关岛

最近在2018年3月,安多尼·萨布兰·阿普龙英语Anthony Sablan Apuron总主教被梵蒂冈撤职。[95]阿普龙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被指控性骚扰祭坛男童。此外,在最新的案例中,类斯·布鲁拉德英语Louis Brouillard神父因青少年期间在“过夜”期间强奸了祭坛男孩而被指控。从20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目前有十五位神父,两位总主教和一位在性虐待案件中得到认可的主教。

洪都拉斯

2018年,教宗方济各在性侵害案和金钱丑闻曝光后,接受了马拉迪亚加枢机的亲密助手若望·若瑟·皮内达主教的辞职。[96][97]


香港

香港天主教会性侵儿童丑闻[98](2002年)

印度

2002年,Mathew N. Schmalz指出,印度天主教会的性虐待案件一般不会公开谈论,称“你会有八卦和谣言,但它从未达到正式指控或争议的程度。”

在2014年,拉朱Kokkan,圣保禄堂的Thaikkattussery神父,特里苏尔,喀拉拉邦,是在强奸一个九岁大的女孩的罪名逮捕。根据喀拉拉邦警方的说法,Kokkan在几个不同的场合强奸了孩子,其中包括4月份在办公室至少三次。Kokkan承诺在对她进行性侵犯之前,为她的圣餐仪式赠送孩子昂贵的外衣。在受害人告知她的父母她于2014年4月25日被Kokkan强奸后,虐待被揭露。神父随后逃往邻近泰米尔纳德邦的Nagercoil,于5月5日被警察逮捕。逮捕后,德里久尔总教区表示神父已从教堂内的位置移除。2014年2月至4月期间,其他三名天主教神父在喀拉拉邦被捕,罪名是强奸未成年人。[99][100]

2016年,天主教会在泰米尔纳德邦的乌塔卡蒙德教区重新任命一名被定罪和监禁的神父,很少考虑受害者权利和儿童的安全。[101][102][103][104][105]

在公众强烈抗议后,2018年,主教Franco Mulakkal于9月21日被喀拉拉邦警方逮捕。梵蒂冈才“暂时”解除了他的牧养责任。抱怨佛朗哥主教的修女曾向警方提及他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多次与她发生过不自然的性行为。[106]

诉讼及影响

美联社估计的性虐待案件从1950年至2007年的影像总计超过20亿美元。[107] BishopAccountability在2012年使这一数字超过30亿美元。[44][88]

美国

BishopAccountability.org,一个由天主教徒建立的“在线档案馆”报导,在美国有超过3,000起针对教会的“民事诉讼”,其中一些案件导致与许多索赔人达成数百万美元的和解。[88]


大多数性侵害案件都受到每个州的法律管理。

爱尔兰政府的反应

在1999年5月11日爱尔兰议会发表的讲话中,伯蒂·埃亨宣布了一项全面的计划,以应对该国天主教会儿童保育机构的虐待丑闻。埃亨的讲话包括对那些在这些机构照顾期间遭受过肉体和性虐待的人的第一次正式道歉。Taoiseach要求虐待受害者宽恕,并说:“政府代表国家和国家所有公民,希望对我们集体未能干预的童年虐待受害者作出真诚的,早该逾期的道歉,发现他们的痛苦,来救他们。”[108]

为了回应媒体关于爱尔兰政府机构滥用宗教信仰的报导引起的愤怒,爱尔兰政府委托进行了一项为期九年的研究。2009年5月20日,该委员会发布了长达2600页的报告,该报告借鉴了来自250多个机构的数千名前居民和官员的证词。该委员会发现,在六十年的时间里,有成千上万的关于不分男女的儿童身体虐待的指控。在同一时期,大约370名前儿童居民声称他们遭受了宗教人士和其他人的各种形式的性虐待。[109][110]该报告显示,政府官员未能发现并阻止这些性侵害的行为。该报告将性骚扰描述为一些教会经营的工业学校和男性孤儿院的“地方病”。[111]

在英国广播公司电视纪录片“起诉教宗”的播出之后,爱尔兰政府发起了一项关于爱尔兰文职性虐待指控的官方调查,其中突出了最臭名昭著的神职人员之一SeánFuneune的案件。该案件发生于罗马天主教弗恩斯教区[112] 调查结果在2005年出版了“Ferns报告”。

针对Ferns报告,爱尔兰总理布莱恩考恩表示,他对虐待儿童的程度、时间长度和残忍“感到羞耻”,因政府未能干预地方性虐待和学校严重殴打而向受害者道歉。 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考恩还承诺根据调查虐待儿童委员会报告的建议改革爱尔兰的儿童社会服务。[113]爱尔兰总统玛丽麦卡利斯和考恩进一步提出动议,开始对爱尔兰的罗马天主教宗教团体成员进行刑事调查。[114]

2009年11月,调查虐待儿童委员会报告了调查结果,其结论是:

“至少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之前,都柏林总教区处理儿童性虐待案件的前职业是维护秘密、避免丑闻、保护教会的声誉以及保护其资产。所有其他考虑因素,包括儿童的福利和受害者的正义,都从属于这些优先事项。总教区没有执行自己的教规法规,并尽力避免适用国家法律。”[115]

2009年,墨菲报告是爱尔兰政府对都柏林总教区性虐待丑闻进行的为期三年的公开调查的结果,该调查是在瑞安报告报告几个月后发布的。墨菲的报告指出,“委员会毫不怀疑,都柏林总主教管区和其他教会当局掩盖了文职儿童性虐待”。它发现,“ 天主教会的结构和规则“此外,该报告断言,”国家当局通过不履行责任来确保法律适用于所有人并允许教会机构超出正常范围,从而促进了掩盖。执法进程。“该报告批评了四位总主教 - 1973年去世的John Charles McQuaid,1984年去世的Dermot Ryan,1987年去世的Kevin McNamara,以及退休的Desmond Connell枢机--未向法律当局提供关于性侵者的指控和信息。[116]

天主教会回应

天主教会对性虐待案件的反应可以从三个层面来看:教区级别,主教会议级别和梵蒂冈。对丑闻的回应平行进行,随着问题的严重性变得越来越明显,越高级别越来越多地参与其中。在大多数情况下,对教区性虐待指控的回应由当地主教或总主教管辖。

教区

根据约翰杰伊报告,在10年内的事件,有四分之一的美国儿童性侵害指控。10至30年内一半,30年以上25%。[117] [118]该报告指出:美国RCC等级制度未能抓住问题的严重性,过分强调避免丑闻的必要性,使用不合格的治疗中心将神职人员移除进行康复,这是一种误入歧途的意愿主教们将性行为不当视为道德失败而不是将其视为犯罪,在重新分配神父时允许重新犯罪,以及对不采取行动的层级责任不足。

主教

2002年6月,美国天主教主教团英语United States Conference of Catholic Bishops制定了“保护儿童和青少年宪章”,这是一套全面的程序,用于解决天主教神职人员对未成年人性侵害的指控。该章程包括和解、治疗、问责、报告和预防未来虐待行为的准则。[119]

梵蒂冈

国家天主教记者报英语National Catholic Reporter》高级记者小约翰·L·艾伦英语John L. Allen Jr.评论说,许多美国天主教徒认为梵蒂冈对《波士顿环球报》的初步沉默显示出对该问题缺乏关注或意识。然而,艾伦说,他并不认识罗马库里亚的任何人,“ 至少从” 环球报“和”其他地方“中得到的启示,或者谁会捍卫”红衣主教法对波士顿案件的处理“或”相当令人震惊的缺乏监督,揭示了自己“虽然”他们可能会对他应该发生的事情进行不同的分析“。[120]艾伦将梵蒂冈的观点描述为对媒体处理此丑闻持怀疑态度。此外,他断言梵蒂冈认为美国文化对性的态度有点歇斯底里,并且表现出对天主教会缺乏了解。[120]

对教会回应的批评

虽然美国的教会声称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有些人不同意。《卫报》的马克·霍尼斯鲍姆在2006年写道,“尽管国家评审委员会自己估计在美国已经有大约5000名虐待神父,但到目前为止只有150人被起诉。” 一些对教会的批评者,如帕特里克·沃尔,将这归因于教会缺乏合作。保罗莱克兰声称教会领导者滥 用职权的过程经常不顾自己的问责制和犯罪者的责任。[121]

未能防止性侵害事件扩大

Man holding a placard with Italian writing; translation in caption.
2007年罗马,3月由Facciamo Breccia组织,反对意大利政治中天主教会的干涉。标语牌上写道:如果拉辛格真的想扮演调查员那么多,他为什么不和他的恋童癖神父打交道呢?

Mary Dispenza进一步指出,过去发生了针对儿童的犯罪行为,现在将继续发生,并且将来会继续发生,除非教宗方济各和主教采取果断行动,确保儿童安全优先于保护神父和天主教会的形象。

联合国的反应

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英语Committee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在2014年发表的一份报告声称,教宗罗马天主教会做得还不够,并且他们保护的只是自己的声誉而不是保护儿童。[123] 委员会小组希望所有已知或可以的儿童骚扰者都会被撤除;所有有关施虐者及掩盖虐待罪行者的档案都被公开;并且向执法机关报告虐待案以使施虐者可以被调查和起诉。该小组的联合声明称:

委员会严重关切圣座尚未公开承认所犯罪行之严重程度,也尚未采取任何必要措施处理儿童性虐待案件和保护儿童,并且其所推行之政策与做法导致了受害者继续遭受虐待而犯罪者缺逍遥法外。[124][125]

绝罚的胁迫下,所有神职人员被迫遵守沉默守则,因此几乎没有向案发国家的执法当局报告儿童性虐待案件。[125]

委员会主席科尔斯顿·桑德伯格英语Kirsten Sandberg列举了一些他们所调查的主要结论,恋童癖神父被调往其他教区或国家的时候并没有通知当地警方;梵蒂冈从不要求神父向警方报告虐待行为,并且已知的虐待者仍然可以接触到儿童。神父虐待幸存者网络英语Survivors Network of those Abused by Priests芭芭拉·布莱恩英语Barbara Blaine说道:

这份报告为世界各地成千上万受神职人员性虐待的受害者带来了希望。现在由世俗官员跟随联合国的领导并介入以保护弱势群体;因为天主教官员要么无能为力,要么不愿意这么做。[124]

联合国的这份报告在某些长期争议的特定领域再度引发讨论,这包括主教的隐私并且梵蒂冈发表声明否认他们在教会法中所承担的责任。英国作家兼天主教社会活动家保罗·瓦利英语Paul Vallely写道,他认为联合国的报告受到委员会的影响远远超过儿童虐待问题,例如:避孕;不过他也觉得这份报告在涉及是否向警方举报虐待事件等问题确实带给梵蒂冈重大的压力。[126]

媒体报道

媒体关于天主教会性虐待案的报道是围绕这些恋童癖神父丑闻的学术文献的重要方面。2002年,美国天主教神父普遍存在性虐待的发现得到了媒体的广泛报道。在头100天里,《纽约时报》有225篇关于这方面的新闻和评论,其中有26篇新闻登上了头版。[127] 评论员汤姆·霍普思(Tom Hoopes)写道:

在2002年的上半年,加利福尼亚州的61家最大的报纸刊登了近2,000篇有关天主教会性虐待案的报道,其中大多数涉及过去的指控。而与此同时,这些报纸只刊登了四篇有关联邦政府发现某些公立学校涉及更大规模的持续虐待丑闻的报道。[128]

圣公会作家菲利普·詹金斯(Philip Jenkins)支持其中许多论点,并指出媒体有关虐待事件的报道已经成为“一场反天主教言论的盛宴”。[129]

美国记者兼新闻学教授沃尔特·罗宾逊英语Walter V. Robinson领导了《波士顿环球报》2007年针对天主教性虐待案的调查报道,该报道获得了普利策奖公共服务奖。罗宾逊教授也是同年普利策奖调查报道奖英语Pulitzer Prize for Investigative Reporting最终入围人选之一。[130][131]

在爱尔兰,电视新闻也同样成为公众了解神父虐待儿童事件普遍存在的重要渠道。[132]

根据《华尔街日报》与NBC新闻的联合调查报告显示,64%的受访者认为天主教神父“经常”虐待儿童,尽管根本没有任何数据可以支持这一说法。[18]

BBC纪录片

2006年,英国广播公司制作的纪录片《性犯罪与梵蒂冈英语Sex Crimes and the Vatican》中包含了有关发生在天主教会的性虐待案件要发给梵蒂冈而不是案发地的世俗行政当局。“一项名为《诱引之罪英语Crimen sollicitationis》的秘密宗教法令……要求涉案的儿童受害者、被指控的神父以及所有证人必须立下最严格的保密誓约。打破誓言意味着来自天主教会的驱逐——绝罚。”[133] 这部纪录片也引用了2005年的《弗恩斯报告英语Ferns Report》,“一种针对丑闻的保密和恐惧文化导致神父们将天主教会的利益置于儿童安全之前”。

教会法律师汤姆斯·多伊尔(Thomas Doyle),他曾作为纪录片所呈现图像的证人而出现在片中,后来撰写了有关1962年《诱引之罪英语Crimen sollicitationis》和2001年《关于更严重罪行英语De delictis gravioribus》,以及针对教会性虐待指控的正式调查。他在调查报告里写道,“没有理由认为罗马天主教廷所设想的这一程序可以替代任何世俗法律,无论是民事的或刑事的。让我们感到遗憾的是他们很不幸地做了那些事情,正如纪录片所证明的那样,那两份文件意图阴谋隐瞒性虐待神父的罪行并且组织神职人员向世俗执法当局披露性犯罪证据。”[134][135] 但是两年后的2008年,多伊尔谈到有关天主教会的改革就好像“跋涉穿过那个恰似充满有毒废料的沼泽”。[136]

教会不愿意向民政当局提供己方有关指控的调查。在英国广播公司的纪录片里,开始针对菲尼克斯教区进行调查的地方检察官里克·罗姆英语Rick Romley表示,“我在调查过程中所看到的那些保密措施在我的地方检察官生涯里是闻所未闻的……从教会那里获取任何讯息都是如此困难。”他从天主教当局那里获取了有关性虐待案的定罪证据及记录的存档,这是法律所无法传唤的。“教会没有承认如此严重的罪行;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不是采取被动的方式,而是采取公开阻扰的方式;他们不允许当局试图阻止教会内部的虐待。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与我们作对。”[133]

原因争议

关于天主教会性虐待事件的原因有诸多争议。

神学院教育缺失

在2004年由美国天主教主教会议英语United States Conference of Catholic Bishops委托编写的《约翰·杰报告英语John Jay Report》指出,“这个问题的很大程度是由于神学院的培训不足以及对1940年代到1950年代所任命的男性在情感支持上的缺失。”[137] 而一份由国家评议理事会英语National Review Board发出的报告则表示《约翰·杰报告》指出了神学院的两个主要缺陷:未能充分筛选候选人;以及未能适当地“培训”这些候选人以应对将来的独身生活。这些主题被文森特·米勒斯(Vincent J. Miles)最新的回忆录所采用,[138] 该回忆录回顾了他于1960年代在一座小型神学院的第一手资料并结合了性虐待行为的科学文献。米勒斯确定神学院的生活会导致这些准神父在未来倾向于参与到性虐待行为中来。

心理学研究滞后

一些神父和心理学家断言,现今主流心理病学研究表明人们可以通过心理咨询治愈这种行为。[139] 长期从事虐待问题咨询并被认为是神职人员虐待问题专家的心理学专家托马斯·普兰特英语Thomas G. Plante说:“绝大多数关于未成年人性虐待的研究直到1980年代才出现。因此在当时处理这些涉案神父时,让他们重返神职似乎是合理的。但是事后来看,这无疑是一个悲剧性的错误。”[140]

天主教会在华盛顿特区的代理律师兼国家评议理事会研究委员会负责人的罗伯特·本尼特英语Robert S. Bennett则认为“对心理医师的过分信任”是导致天主教性虐待案件的关键原因之一。[141] 事实上,40%的涉及性虐案件的神父在重新分配教区之前都接受过心理医师的咨询。[142]

年龄偏好的差异

在《性成瘾与强迫:预防及治疗杂志英语Sexual Addiction & Compulsivity》上,辛伯里克(Cimbolic)与卡特(Cartor)在2006年指出,由于在神父性虐待案中,后青春期未成年人受害者占据着较大的比例,因此需要研究恋童癖(对通常小于13岁的前青少年期儿童有强烈的性吸引力)[143]恋青少年癖(对通常处于15岁到19岁的青春期中晚期的青少年有强烈的性吸引力)[144][145]罪犯之间的差异变量。

卡特、辛伯里克和塔隆(Tallon)在2008年发现在《约翰·杰报告英语John Jay Report》中的涉案神父里,6%是恋童癖,32%是恋青少年癖,15%仅针对11岁到12岁儿童(包括男女),20%是完全不加选择,27%是相对不加选择。[146] 他们还发现了恋童癖神父与恋青少年癖神父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异。同时他们还报告说可能还存在“另一组罪犯,虽然他们对受害者是不加选择并代表更加复杂的群体,但是他们的确是一种独特的犯罪类别。”他们建议对这些罪犯进行进一步研究,“以确定属于他们的独特变量”,并且将他们与恋童癖、恋青少年癖进行区分。“以便改进对罪犯和受害者的身份确定及待遇”。[146]

《约翰·杰报告》中提到的受害者都是未成年人。但如果是用“前青少年期”这样一个非标准的定义,那么《约翰·杰学院原因和背景研究报告》中只有一小部分犯罪神父属于所谓“真正的恋童癖”。[147] 如果年龄在10岁或以下,那么就可以归类到前青少年期;但是按照美国精神医学学会发布的现行有关“前青少年期”的年龄段定义则是“通常为13岁或更年幼”。最近的一本书中提及归类到前青少年期的受害者比例高达54%,估计是采用美国精神医学学会颁布的现行标准;而《原因和背景研究》公布的比例则只有18%。因此在这本书中,有更多的虐童神父被列为“恋童癖者”。[138] 这本书同样还提到了《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英语DSM-5》中对“恋童癖障碍”的新定义,称这个改变将使更多的受害者沦为和那些公认性心理障碍一样的类别。

教宗方济各的声明

2014年7月,教宗方济各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提到,天主教会中约有8,000名神职人员(占总人数的2%),甚至包括主教枢机,是恋童癖[148]。但是梵蒂冈方面宣称这次采访没有任何录音记录或笔记,并且采访中所引述的内容有故意误导读者的嫌疑。他们表示教宗方济各并没有表示还有任何犯下虐待罪行的枢机主教还在留任。[149][150]

同性恋与性虐待

根据《约翰·杰报告》,美国80.9%的虐待受害者是男性;[151]但是根据托马斯·普兰特博士(Dr. Thomas Plante)的研究显示,这个数据的比例可能高达90%。[152] 许多书籍,例如《鸡奸仪式:同性恋与罗马天主教会(The Rite of Sodomy: Homosexuality and the Roman Catholic Church)》,都认为很多同性恋神父将与未成年人的性关系视为祭坛侍童或其他未成年男性的“通过仪式”。[153] 全美天主教联盟英语Catholic League (U.S.)主席比尔·多诺修英语Bill Donohue认为教会的恋童癖问题其实是一场“同性恋危机”,[154] 有些人斥责同性恋与虐待男童缺乏关联性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155] 在美国,科泽斯神父英语Donald Cozzens引述道,全美的神父中大约有23%到58%是同性恋者,其中年轻神父的比例较高。[156] 另一方面,根据对恋童癖的研究表明,绝大部分的虐童者都声称自己是异性恋者[157][158] 《约翰·杰学院原因和背景研究报告》发现没有统计数据能够支持同性恋者与性虐未成年人有必然联系。[147] 另据《纽约时报》的报道,“随着越来越的同性恋神父开始为教会服务,虐待行为的发生几率反而降低了。”[159]

独身制度的争议

关于罗马天主教会的独身制度与教会神职人员虐待儿童的发生率之间是否存在联系或关联,主流意见似乎还充满了各种争议。

2005年,一篇发表在爱尔兰保守派周刊《西方人民英语Western People》的文章中提出,神职人员的独身生活通过暗示独身制度创造一种“道德优越”地位,从而容易被那些参与性虐待的神父所误用,进而导致了性虐待问题。“爱尔兰教会的恢复前景几乎为零,只要教会里的主教们还盲目相信梵蒂冈教宗本笃十六世所营造的‘男性独身神职人员在道德上要比社会其他阶层优越’的理论。”[160] 枢机主教克里斯托弗·施波恩英语Christoph Schönborn和神学家汉斯·昆也表示,神父的独身制度可能是天主教会内性虐待案件的原因之一。[161]

美国国家失踪与受虐儿童援助中心英语National Center for Missing and Exploited Children的主席厄尼·艾伦(Ernie Allen)表示,“我们并不认为天主教会是这种事情的温床,也不认为它比其他人有更大的问题。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我们在其他很多宗教场合也看到了同样的虐待案件,从云游传道者(Traveling Evangelist)到主流神父,甚至是拉比或其他人。”[162] 一位从天主教会转为圣公会较长时间的信众菲利普·詹金斯英语Philip Jenkins声称他“对过去20年案件的研究表明,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天主教徒或独身神职人员会比其他宗教的神职人员乃至普罗大众更有可能参与不端行为或虐待。不过,可能媒体会将这些事情视为‘独身危机’,但是这项指控并不受支持。”[163]

男性文化的泛滥

意大利学者卢瑟达·斯卡拉菲亚(Lucetta Scaraffia)在《罗马观察报》上写道,梵蒂冈让更多女性存在的话,可以有效地防止神职人员性虐待案的发生。[161] 但是这一观点受到了部分学者的反对和严厉批评,他们认为这个观点否认了教会性虐待案或恋童案中修女的参与或所起的作用。1986年,斯坦福大学的历史学者在收集和查阅了涉及意大利韦拉诺(Vellano)修女在1619年至1624年被调查的档案文件,发现它们秘密剥削文盲修女许多年。[164] 1998年,一项全美范围的宗教调查显示,有大量的修女报告了其他修女性虐待儿童的受害情况。还有人进一步指出,大多数修女性虐待案的受害者与修女属于同一性别。[165] 2002年,马克汉姆检查了修女的性史,发现了几例修女性虐儿童的案例。[166]

神父短缺

有人认为,神父短缺导致罗马天主教的等级制度以这样的方式行事,以保留神职人员的数量,并确保有足够的人数为他们的会众服务,尽管有严重的指控说这些神父中的一些人不适合执勤。其他人不同意并断言教会等级制度对性虐待案件的处理不当仅仅反映了他们当时对神职人员进行任何非法或不道德行为的态度。[167]

社会道德沦丧

在《勇气是天主教徒:危机、改革和教会的未来》作者乔治·威格尔声称,这是不忠正统天主教教学,神父、修女、主教、神学家、传道的“异见文化”、“教会官僚和活动家”、“认为教会提出的真实内容实际上是假的”,主要是由于他们的神父对教区居民儿童的性虐待。[168]已退休的华盛顿总主教戴多禄·埃德加·麦卡里克后来由于不当性行为而被褫夺圣职,将20世纪后期的道德沦丧归咎于神父大量对儿童性骚扰的原因之一。

质疑问题被夸大

2011年葡萄牙涂鸦描绘了一位追逐两位孩童的神父。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宗教与历史系教授菲利普·詹金斯质疑神父中性虐待案件次数增加的论点,称被指控猥亵未成年人的神父百分比只有1.8%,其中大部分不是只有恋童癖而已。[169] 霍夫斯特拉大学研究员Charol Shakeshaft是一份关于学校性犯罪的报告的作者。正如她所说,学校的性暴力问题比教会严重得多。[170]认为学校学生遭性侵害可能性,可能是神父虐待的100多倍。也有一些研究指出,天主教会的神父也许并不会比凡夫俗子更有可能实施性虐待。

认为天主教会有问题吗?(......)学校对学生的身体性虐待可能是神父虐待的100多倍。(Think the Catholic Church has a problem? (...) The physical sexual abuse of students in schools is likely more than 100 times the abuse by priests.)

——Charol Shakeshaft

根据该报告,来自加利福尼亚的多达422,000名学生将来会成为性暴力的受害者。基督教部资源部(CMR)在2002年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与民意相反,新教徒会众中有更多关于恋童癖的指控而不是天主教会,并且性暴力最常由志工而不是教会主要人员犯下。[171]

在这两种系统中,涉嫌性侵者都处于信任、钦佩和权威的位置。

流行文化

许多流行文化所展现的就是针对儿童性虐待案件。有些作品甚至是以第一人称视角来展现,例如2006年由科姆·奥科曼英语Colm O'Gorman执导的纪录片《性犯罪与梵蒂冈英语Sex Crimes and the Vatican》就是讲述导演本人在14岁时被爱尔兰韦克斯福德郡天主教弗恩斯教区英语Ferns, County Wexford的神父所强奸

出版物

已经有不少书籍是关于神父或修女进行性虐待的内容,例如:安德鲁·马登(Andrew Madden)所著的《祭坛男孩:一个关于遭受虐待后生活的故事(Altar Boy: A Story of Life After Abuse)》;卡罗琳·勒芒(Carolyn Lehman)所著的《内心强大:从性虐待中恢复的感觉(Strong at the Heart: How it Feels to Heal from Sexual Abuse)》;拉里·凯利(Larry Kelly)所著讲述处理爱尔兰林森德英语Ringsend鸽巢结核病疗养院(Pigeon House TB Sanatorium)虐待案的《鸽巢(The Pigeon House)》和凯西·奥贝恩(Kathy O'Beirne)所著的详细讲述爱尔兰抹大拉庇护所英语Magdalene asylum内有关身体虐待和性虐待内容的畅销书《凯西的故事(Kathy's Story)》。不过艾德·威斯特(Ed West)在《每日电讯报》刊文称,根据赫曼·凯利英语Hermann Kelly所著的《凯西的真实故事(Kathy's Real Story)》,他断言凯西·奥贝恩的书“基本是杜撰的”。赫曼·凯利出生于英国北爱尔兰德里的记者,他曾是《爱尔兰每日邮报英语Irish Daily Mail》的编辑,同时也是一名爱尔兰天主教会英语The Irish Catholic的信徒。[172]

电影和纪录片

1990年代后期,抹大拉庇护所英语Magdalene asylum开始引起公众关注,因为庇护所的一些前居住者有关她们在庇护所居住期间遭受到普遍虐待的说法已经引发民意汹汹。该事件在2002年被改编成一部颇具争议的电影《玛德莲堕落少女英语The Magdalene Sisters》。2006年,一部关于性虐待的纪录片《大急救英语Deliver Us from Evil (2006 film)》上映,该片主要聚焦在一位神父和他所犯下的作恶;同时也用部分篇幅揭露了一些教会神职人员掩盖了许多有关性虐待的投诉报告。

其他一些讲述天主教会内性虐待案的电影或记录片如下:

相关影视作品及纪录片的日常更新可以查阅由新闻记者兼作家罗埃尔·维索尔伦荷兰语Roel Verschueren所维护的“神职人员性虐待文献清单(Literature List Clergy Sexual Abuse)”。[176]

音乐作品

2005年,美国新金属乐队林普巴兹提特发布了他们的迷你专辑真的假不了英语The Unquestionable Truth (Part 1)》。他们在这张专辑里更加关注一些暗黑的抒情主题,例如:天主教会性虐待案件、恐怖主义和名望[177]。澳大利亚喜剧演员兼歌手蒂姆·明钦也发表了诸如《教宗之歌》[178]和《回家(佩尔枢机主教)》[注 4][179]

关联条目

  • 杰弗里·李纳英语Jeffrey Lena(在美国代表罗马天主教会利益的律师)

教会相关

反性虐待相关

相关案件

注释

  1. ^
    • 在爱尔兰,2009年的一份报告(参见调查虐待儿童委员会)涵盖了六十年(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的案件,注意到天主教男孩机构中的“地方性”性虐待,教会领导人意识到这种虐待行为,以及政府检查员未能“停止暴力、性侵害和羞辱”。(Police examine sex abuse report. BBC News. 2009-05-25 [2012-08-02].)
    • 根据毁礼(Broken Rites)的说法,在澳大利亚,教会相关性虐待受害者的支持和倡导组织,截至2011年 (2011-Missing required parameter 1=month!)有超过100个案例,其中天主教神父被指控犯有儿童性犯罪。(Black Collar Crime in Australia. Broken Rites. 2011-08-28 [2011-09-18].)(Campbell, James. Church must face scrutiny for child sex abuse. Sunday Herald Sun (Australia). 2010-08-29 [2011-09-24].) 2012年警方报告详细描述了与维多利亚州天主教神职人员虐待直接相关的40起自杀死亡事件(Nick McKenzie,Richard Baker和Jane Lee。教会的自杀受害者。堪培拉时报2012年4月13日。http://www.canberratimes.com.au/victoria/churchs-suicide-victims-20120412-1wwox.html accessed 2 July 2012)
    • 在拉丁美洲的天主教性虐待案件中,最著名的可能是圣马克西尔神父的性丑闻,他是克里斯军团的领袖,罗马天主教的宗教权利教会由祭司和修士学习的神职人员组成。(Archived copy. [2010-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4-08).) 这是在主教团花了十多年时间否认指控并批评声称遭到虐待的受害者之后发生的。([http://ncronline.org/news/accountability/money-paved-way-maciels-influence-vatican "金钱为Maciel在梵蒂冈的影响铺平了道路"
  2. ^ 这可能部分归因于第三世界国家教会的更多等级结构,这些地区的神职人员的“心理健康”,以及第三世界媒体,法律制度和公共文化不足以彻底讨论性虐待。
  3. ^ 2003年7月,天主教路易斯维尔总教区支付了2570万美元,用于“解决240起诉讼中指控34名神父和其他教会工作人员的性虐待指控。”(Smith, Peter. Archdiocese to Pay Victims $25.7 Million for Sex Abuse: Louisville Settlement 2nd largest in U.S.. The Courier-Journal. 2003-06-11 [2012-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25).)
    2003年,天主教波士顿总教区以8500万美元和552名涉嫌受害者解决了“一起大案”。(Gilgoff, Dan. A Settlement in Boston: The Archdiocese Agrees to a record $85 Million. Will Others Follow?. U.S. News & World Report. 2003-09-14 [2012-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16).)
    2004年,罗马天主教奥兰治教区以1亿美元解决了近90起案件。(Diocese of Orange settles clergy abuse case. Associated Press/Casa Grande Dispatch. 2012-06-23 [2012-06-29].)
    2007年4月天主教波特兰总教区同意与177名索赔人达成7500万美元和解和天主教西雅图总教区同意一项价值4800万美元的和解协议,共有160多名受害者。(Langlois, Ed; Robert Pfohman. Portland Archdiocese ends bankruptcy with $75 million settlement. Catholic News Service. 2007-04-19 [2012-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08).)
    2007年7月,天主教洛杉矶总教区与超过500名据称受害者达成了6.6亿美元的协议,2006年12月,总教区以6000万美元的价格解决了45起诉讼。(Wooden, Cindy; Ellie Hidalgo. L.A. Archdiocese reaches agreement with more than 500 abuse claimants. Catholic News Service/U.S. Conference of Catholic Bishops. 2007 [2012-06-27].)(L.A. Archdiocese to settle suits for $660 million: Settlement represents Church's largest payout in sexual abuse scandal. MSNBC. 2007-07-14 [2012-06-27].)
    2007年9月, 天主教圣迭戈教区与144名儿童性虐待受害者达成了1.981亿美元的协议。(Martinez, Angelica; Karen Kucher. San Diego priest abuse claims settled. San Diego Union-Tribune. 2007-09-07 [2012-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19).)
    2008年7月,天主教丹佛总教区同意“支付550万美元以解决18项儿童性虐待指控。(Richardson, Valerie. Denver Archdiocese Settles 18 Sex-Abuse Cases. The Washington Times. 2008-07-02 [2012-06-29].)
  4. ^ 英语中“Come Home”除了有“回家”、“进入家庭”的意思外,还有“击中要害”、“(被解职而)回家”等含义。蒂姆·明钦使用“Come Home”作为歌曲名有一语双关的意思,一方面揭露佩尔枢机主教进入他人家庭去侵害儿童;另一方面也嘲讽他应该被解职。

参考文献

引用

  1. ^ US prelate McCarrick resigns from College of Cardinals (AP)
  2. ^ 2.0 2.1 Hundreds of priests shuffled worldwide, despite abuse allegations. USA Today. Associated Press. 2004-06-20.
  3. ^ Stephens, Scott. Catholic sexual abuse study greeted with incurious contempt. ABC Religion and Ethics. 2011-05-27 [2012-07-23].
  4. ^ Lattin, Don. $30 Million Awarded Men Molested by `Family Priest' / 3 bishops accused of Stockton coverup.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1998-07-17 [2012-07-23]. Attorney Jeff Anderson said the Howard brothers were repeatedly molested between 1978 and 1991, from age 3 to 13.
    Reverend Oliver O'Grady later confessed to the abuse of many other children. The documentary Deliver Us from Evil explored his story and the cover-up by Diocesan officials.
  5. ^ Bush R. & Wardell H.S. 1900, Stoke Industrial School, Nelson (Report of Royal Commission On, Together With Correspondence, Evidence and Appendix) Government Printer; Wellington, 8.
  6. ^ Bruni, Frank. A Gospel of Shame: Children, Sexual Abuse, and the Catholic Church. HarperCollins. 2002. ISBN 0060522321.
  7. ^ Sex abuse victim accuses Catholic church of fraud. USA Today. 2010-06-29 [2012-06-24].
  8. ^ Meet George Pell, Australia's Newest Cardinal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www.abc.net.au; 2003-10-21
  9. ^ Pope sends first e-mail apology; http://news.bbc.co.uk; 2001-11-23
  10. ^ Pope Deeply Sorry for Child Abuse; www.abc.net.au; 2008-07-19
  11. ^ Pope's Apology: 'You have suffered grievously and I am truly sorry'; The Telgraph; 2010-03-20
  12. ^ Butt, Riazat; Asthana, Anushka. Sex abuse rife in other religions, says Vatican. The Guardian (London). 2009-07-28 [2009-10-10].
  13. ^ MOORE, Chris, "Betrayal of Trust: The Father Brendan Smyth Affair and the Catholic Church"; Marino 1995, ISBN 1-86023-027-X; the producer's book about the programme's content
  14. ^ 14.0 14.1 The Pope Meets the Press: Media Coverage of the Clergy Abuse Scandal. Pew Research Center. 2010-06-11 [2010-09-15].
  15. ^ 15.0 15.1 William Wan. Study looks at media coverage of Catholic sex abuse scandal. The Washington Post. 2010-06-11 [2010-09-15].
  16. ^ Lewis, Aidan. Looking behind the Catholic sex abuse scandal. BBC News. 2010-05-04 [2015-06-16].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Paulson, Michael. World doesn't share US view of scandal: Clergy sexual abuse reaches far, receives an uneven focus. The Boston Globe. 2002-04-08 [2012-07-17].
  18. ^ 18.0 18.1 Priests Commit No More Abuse Than Other Males. news.uk.msn.com. [2014-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0).
  19. ^ Gibson, David. Five myths about the Catholic sexual abuse scandal. The Washington Post. 2010-04-18.
  20. ^ 9 Myths about Priestly Pedophilia. catholiceducation.org. [2014-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2-08-03).
  21. ^ McElwee, Joshua J. Francis summons world's bishop presidents to Rome for meeting on clergy abuse. National Catholic Reporter (Vatican City). 12 September 2018 [24 February 2019].
  22. ^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9/dec/17/pope-francis-ends-pontifical-secrecy-rule-child-sexual-abuse-catholic-church
  23. ^ https://www.cnn.com/2019/12/17/europe/pope-vatican-secrecy-rules-intl/index.html
  24. ^ Katharina von Zimmern. frauen-und-reformation.de. [2014-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31) (德语).
  25. ^ Derek Wilson. Out of the Storm: The Life and Legacy of Martin Luther. London: Hutchinson. 2007. ISBN 978-0-09-180001-7.; This allegation was made in the pamphlet Warnunge D. Martini Luther/ An seine lieben Deudschen, Wittenberg, 1531.
  26. ^ Why the ICC likely won't charge pope over Catholic Church sex abuses.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2011-09-15 [2012-02-08].
  27. ^ 'Exile' for disgraced Austrian cardinal. BBC News. 14 April 1998 [1 April 2010].
  28. ^ Sex-abuse in the Catholic Church in Australia. Brokenrites.alphalink.com.au. [5 July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2 April 2001).[需要非第一级来源]
  29. ^ Irish church knew abuse 'endemic'. BBC News. 20 May 2009 [20 May 2009].
  30. ^ 30.0 30.1 30.2 Garrett, Paul Michael. "A 'Catastrophic, Inept, Self-Serving' Church? Re-examining Three Reports on Child Abuse in the Republic of Ireland," Journal of Progressive Human Services, Vol. 24, Issue 1 (2013):43–65
  31. ^ Police examine sex abuse report. BBC News. 25 May 2009.
  32. ^ COMMUNIQUE – Legion of Christ. legionariesofchrist.org. [14 September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8 April 2010).
  33. ^ Money paved way for Maciel's influence in the Vatican. ncronline.org.
  34. ^
    *Abused: Breaking the Silence (2011) : Documentary. Digiguide.tv. [13 Decem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19 March 2012).
    * Stanford, Peter. He was my priest and my friend. Then I found out he was a paedophile. The Guardian (London). 19 June 2011.
    * Christmas Shopping. Mary Kenny: Devastation and disbelief when abuse case hits close to home – Analysis, Opinion. Independent.ie. 20 June 2011 [13 December 2011].
  35. ^ One Programmes – Abused: Breaking the Silence. BBC. 21 June 2011 [13 December 2011].
  36. ^
    * Fr Kit Cunningham's paedophile past: heads should roll after the Rosminian order's disgraceful cover-up.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1 June 2011.
  37. ^ Former 1950s students to sue Catholic order over abuse. BBC News. 23 June 2011.
  38. ^ Philippines Church apologises for sex abuse. BBC News. 8 July 2002 [2 August 2012].
  39. ^ Gray, Mark M. "The Impact of Religious Switching and Secularization on the estimated size of the U.S. Adult Catholic Population". Article 49.4(2008)457–460.
  40. ^ Paulson, Michael. World doesn't share US view of scandal. The Boston Globe. 8 April 2002 [28 July 2009].
  41. ^ McVeigh, Karen. Pope accused of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by victims of sex abuse. The Guardian (London). 13 September 2011.
  42. ^ Why the ICC likely won't charge pope over Catholic Church sex abuses.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15 September 2011 [8 February 2012].
  43. ^ Archived copy. [2017-05-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16).
  44. ^ 44.0 44.1 Zoll, Rachel. Letters: Catholic bishops warned in '50s of abusive priests. USA Today. 2009-03-31 [2012-06-29].
  45. ^ Paul Kennedy. George Pell's charging and what it means for the Catholic Church in Australia. 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ABC) News. 2017-06-30 [2017-06-30].
  46. ^ Drape, Julian. Abuse inquiry to run 'as long as it takes'. The Australian. AAP. 2012-11-13 [2012-11-13].
  47. ^ Cardinal Welcomes Royal Commission. Catholic Communications, Sydney Archdiocese. 2012-11-16 [2012-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18).
  48. ^ Eoin Blackwell, 7 Percent Of All Catholic Priests Were Alleged Sex Abuse Perpetrators: Royal Commission, Huffington Post, June 2, 2017
  49. ^ 49.0 49.1 49.2 49.3 Press, Australian Associated. Australian Catholic church has paid $276m to abuse victims so far, inquiry shows. Theguardian.com. 2017-02-16 [2017-10-29].
  50. ^ 50.0 50.1 Worst Catholic groups for child sex abuse claims in Australia revealed. Abc.net.au. 2017-02-06 [2017-10-29].
  51. ^ Neuman, Scott. Catholic Church Singled Out In Australian Sex Abuse Report. 2017-12-15 [2017-12-15].
  52. ^ 52.0 52.1 FSpYRfP3Ez. Case Study 50: Institutional review of Catholic Church authorities. 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 2017-02-06.
  53. ^ 'Shocking' scale of Catholic Church sex crimes revealed. www.aljazeera.com.
  54. ^ Towards Healing. Professional Standards Office. Australian Catholic Bishops Conference. 1996 [2012-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22).
  55. ^ Pope John Paul II. Ecclesia in Oceania. Apostolic exhortation. Rome: Libreria Editrice Vaticana. 2001-11-22 [2012-03-30].
  56. ^ Totaro, Paola; Gibson, Joel. Pope meets abuse victims.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AAP. 2008-07-21.
  57. ^ Archbishop Philip Wilson wins appeal to quash conviction of failing to report allegations of child sex abuse; www.theherald.com.au; Dec 6, 2018
  58. ^ McCarthy, Joanne. Joanne McCarthy: A 'momentous day' as George Pell now has a case to answer.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2017-06-30 [2017-10-29].
  59. ^ Younger, Emma. Cardinal George Pell pleads not guilty to historical sexual offence charges after being committed to stand trial. ABC News. 2018-05-01.
  60. ^ Vatican contrast on Pell, McCarrick driven by doubt about guilt; Crux; Feb 27, 2019
  61. ^ Farhl, Paul. An Australian court's gag order is no match for the Internet, as word gets out about prominent cardinal's conviction. The Washington Post. 2018-12-13 [2018-12-16].
  62. ^ George Pell guilty of sexually abusing choirboys. ABC News (Australia). 2019-02-26.
  63. ^ George Pell remanded in custody after bail revoked at court hearing for child sex offences. ABC News. Australia. 2019-02-27 [2019-02-27].
  64. ^ George Pell: Cardinal jailed for child sexual abuse in Australia. BBC News. 2019-03-13.
  65. ^ Sex abuse claim against Guam church brings total lawsuits to 157. Radio New Zealand. 2018-02-20 [2018-05-03] (英语).
  66. ^ betroffen.at. betroffen.at.
  67. ^ Schwärzler, Philipp. Abused, Ignored, Slandered: Victims of Church-related Violence (PDF). 2010-11-24 [2010-11-27].
  68. ^ Castle, Stephen. Belgian Catholic Church Offices Raided in Abuse Inquiry. The New York Times. 2010-06-25.
  69. ^ Vatican 'indignant' over Belgium police raids. BBC News Online (BBC). 2010-06-25 [2010-07-05].
  70. ^ Belgian church abuse raids ruled illegal. BBC News Online (BBC). 2010-09-09 [2013-02-19].
  71. ^ Povoledo, Elisabetta; Breeden, Aurelien. Pope Rejects Resignation of French Cardinal Convicted of Abuse Cover-Up. New York Times. 2019-03-19 [2019-03-19].
  72. ^ Mongaillar, Vincent. Retrait de Mgr Barbarin: son remplaçant, Yves Baumgarten, a été percepteur des impôts [Withdrawal of Bishop Barbarin: his successor, Yves Baumgarten, was a tax collector]. Le Parisien. 2019-03-19 [2019-03-19] (法语).
  73. ^ Le pape François refuse la démission du cardinal Barbarin. Le Monde. 2019-03-19 [2019-03-19] (法语).
  74. ^ French cardinal to resign after conviction for failing to report abuse. Catholic News Agency. 2019-03-07 [2019-03-07].
  75. ^ 德300学生遭性侵 引爆欧娈童风暴. Apple Daily 苹果日报. [2018-09-28].
  76. ^ Kate Connolly. 'Shocking' sexual abuse of children by German clergy detailed in report. The Guardian. 2018-09-25 [2018-09-25].
  77. ^ Pope: Irish clergy child sex abuse a 'mystery'. New Zealand Herald. 2012-06-18 [2012-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18).
  78. ^ Henry McDonald. Sisters of Nazareth become second Catholic order to admit to child abuse. the Guardian.
  79. ^ Rubane House 'like Hell upon Earth' for 69-year-old branded a liar for reporting his abuse as boy. BelfastTelegraph.co.uk.
  80. ^ Norwegian bishop who resigned in 2009 was abuser. Reuters. 2010-04-07 [2010-04-07].
  81. ^ Jan Cienski. Polish Catholic Church rocked by sex abuse scandal. Financial Times. 2013-10-11 [2014-07-12]. The Church faces compensation claims from victims, the first of which is now in the Polish courts. While the Church is resisting demands to pay out, the claims underline the erosion of deference once afforded to the institution.
  82. ^ Matthew Day. Polish Catholics in decline. Daily Telegraph. 2014-07-11 [2014-07-12]. But Poland's Catholic Church has endured a torrid tame of late. A succession of child sex abuse scandals, and the Church's apparently clumsy response to the scandals, have shredded its once revered reputation, and put it on the defensive.
  83. ^ Sexual abuse by Catholic clergy – The Canadian situation. [2010-01-16].
  84. ^ 2004 CanLII 66324 (ON SC). CanLII. [2012-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21).
  85. ^ Sims, Jane. 'Guilty' 47 times- Rev. Charles Sylvestre admits to decades of sexual abuse involving 47 girls – many still suffering. The London Free Press. 2006.
  86. ^ The Fifth Estate, CBC. The Good Father. CBC News. [2011-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19).
  87. ^ Timeline – US Church sex scandal. BBC News. 2007-09-07 [2009-12-28].
  88. ^ 88.0 88.1 88.2 Schaffer, Michael D. Sex-abuse crisis is a watershed in the Roman Catholic Church's history in America. The Iquirer. 2012-06-25 [2012-07-06].
  89. ^ Smith, Peter. Archdiocese to Pay Victims $25.7 Million for Sex Abuse: Louisville Settlement 2nd largest in U.S.. The Courier-Journal. 2003-06-11 [2012-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25).
  90. ^ D'Emilio, Frances; Winfield, Nicole, Vatican defrocks former US cardinal McCarrick over sex abuse, KCRG, 2019-02-16 [2019-02-16]
  91. ^ 涉性侵未成年人 美枢机主教遭免职
  92. ^ Winger, Pat. "Priests Commit No More Abuse Than Other Males" in Newsweek, 4/7/2010. Online at: [1] Accessed 22 May 2017.
  93. ^ Pope apologizes to sex abuse victims, defends accused Chilean bishop. www.catholicnews.com. [2018-05-03] (英语).
  94. ^ Payne, Ed; Messia, Hada, Greene, Richard, Vatican official accused of child porn, pedophilia dies, Cable News Network (Turner Broadcasting Systems), 2015-08-28 [2015-08-29]
  95. ^ Sex abuse claim against Guam church brings total lawsuits to 157. Radio New Zealand. 2018-02-20 [2018-05-03] (英语).
  96. ^ Edward Pentin: Still No Action Taken Against Honduran Bishop Accused of Sexual Abuse. National Catholic Register vom 27. April 2018
  97. ^ Pope removes Honduran bishop accused of sexual misdeeds. Associated Press vom 20. Juli 2018
  98. ^ 香港天主教会再传娈童丑闻. 2002-05-04 [2018-09-28] (英国英语).
  99. ^ Kerala church priest, accused of raping nine-year-old, arrested. indiatoday.intoday.in. [21 April 2016].
  100. ^ Priest Charged with Raping Minor. The New Indian Express. [21 April 2016].
  101. ^ Why has South India’s Catholic Church re-inducted a convicted child molester priest?. Thenewsminute.com. 2016-02-16 [2017-10-29].
  102. ^ In Ooty, A Lawsuit From US Over Priest Convicted Of Child Sex Abuse. Ndtv.com. [2017-10-29].
  103. ^ Ooty diocese shelters priest facing sexual abuse charges. Times of India. [2017-10-29].
  104. ^ Priest accused of child abuse in US is in Ooty diocese. Indianexpress.com. 2010-04-06 [2017-10-29].
  105. ^ Indian bishop lifts convicted priest's suspension. Ucanews.com. [2017-10-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29).
  106. ^ PTI. Kerala Catholic bishop arrested over nun’s rape. @businessline. [2018-12-07] (英语).
  107. ^ L.A. Archdiocese to settle suits for $660 million: Settlement represents Church's largest payout in sexual abuse scandal. MSNBC. 2007-07-14 [2012-06-27].
  108. ^ [2]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1-01-23.
  109. ^ Commission Report Vol 3 Ch. 7. The Commission to Inquire into Child Abuse. [2009-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7-24).
  110. ^ Commission Report Vol 3 Ch. 9. The Commission to Inquire into Child Abuse. [2009-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7-22).
  111. ^ This week they said. Irish Times. 2009-05-23.
  112. ^ Suing the Pope BBC News
  113. ^ Shamed by child abuse, Ireland to reform services[永久失效链接] Reuters, 26 May 2009
  114. ^ "Irish Church Abusers Should Face Law, McAleese Says", Bloomberg, 30 May 2009
  115. ^ Report by Commission of Investigation into Catholic Archdiocese of Dublin.
  116. ^ Catholic Church in Ireland given immunity for child sexual abuse cover-up, report says.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009-11-26 [2010-01-06].
  117. ^ Response from Dioceses and Religious Communities (PDF). [2010-01-18].
  118. ^ James T. O'Reilly, Margaret S. P. Chalmers: The Clergy Sex Abuse Crisis and the Legal Response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4 ISBN 0199937931, 9780199937936 p. 291
  119. ^ Scandals in the church: The Bishops' Decisions; The Bishops' Charter for the Protection of Children and Young People. The New York Times. 2002-06-15 [2008-02-12].
  120. ^ 120.0 120.1 SCU Conference on the Crisis. Connections. December 2003, 4 (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22).
  121. ^ Accountability, Credibility and Authority (PDF). Votf.org. [2017-10-29].
  122. ^ Mary Dispenza. Opinion: Pope Francis must finally root out child abuse - CNN.com. CNN. 6 February 2014.
  123. ^ "Pope Francis pressured by U.N. committee to act on priest sex abuse cases", Associated Press via New York Daily News, 2014-02-05.
  124. ^ 124.0 124.1 Winfield, Nicole, "Pope Francis under pressure to act on abuse after UN committee accuses Vatican of complicity"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4-02-0-8., AP via Montreal Gazette, 2014-02-06.
  125. ^ 125.0 125.1 "Scathing UN report demands Vatican act against child sex abuse", Reuters via Euronews, 2014-02-05.
  126. ^ Vallely, Paul, "Vatican Missteps and U.N. Blunders", New York Times, 2014-02-11. Retrieved 2014-02-11.
  127. ^ Nelson, Jeffrey A. Sex Abuse in the American Catholic Church and the Attempt at Redemption. Communication & Theater Association of Minnesota. 2009, Summer: 37–51. From a review of The New York Times, 2002-01-09-04-18.
  128. ^ dia Ignored Sex Abuse in School?". CBS News. 2006-08-24. Retrieved 2009-08-01.
  129. ^ Jenkins, Philip, The New Anti-Catholicism – the Last Acceptable Prejudic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pp. 133–57
  130. ^ Boston Globe / Spotlight / Abuse in the Catholic Church. Boston.com. [12010-08-13].
  131. ^ Walter V. Robinson, Globe Spotlight Team leader, to teach at Northeastern – Local News Updates – The Boston Globe. Boston.com. 2006-08-03 [2010-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3).
  132. ^ Kenny, Colum. Significant Television: Journalism, Sex Abuse and the Catholic Church in Ireland. Irish Communications Review. January 2009, 11.
  133. ^ 133.0 133.1 BBC NEWS – Programmes – Panorama – Sex crimes and the Vatican. bbc.co.uk.
  134. ^ Very Important Tom Doyle Comments on Crimen Sollicitationis, Thomas Doyle, Voice from the Desert, March 12, 2010. bishop-accountability.org. [2014-09-14].
  135. ^ Voice from the Desert » 2010 » March » 16. reform-network.net. [2014-09-14].
  136. ^ Doyle, Thomas. Thomas Doyle On Church Reform: VOTF and Reform of the Governmental Structure of the Catholic Church. Voice of the Faithful – New Jersey. NJ VOTF. 2008-01 [2010-04-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28).
  137. ^ Zoll, Rachel. Study: Gays Not to Blame for Pedophile Priests. The Edge/Associated Press. 2011-05-18 [20123-07-09]. the problem was largely the result of poor seminary training and insufficient emotional support for men ordained in the 1940s and 1950s, who were not able to withstand the social upheaval they confronted as pastors in the 1960s.
  138. ^ 138.0 138.1 Miles, Vincent J. (2012) Boys of the Cloth: The Accidental Role of Church Reforms in Causing and Curbing Abuse by Priests. Lanham, Maryland: Hamilton Books.
  139. ^ Steinfels, A People Adrift (2003). pp. 40–6
  140. ^ Plante, Thomas, "A Perspective on Clergy Sexual Abuse", San Jose Mercury News, 2002-03-24 (updated online version)
  141. ^ Filteau, Jerry. Report says clergy sexual abuse brought 'smoke of Satan' into church. Catholic News Service. 2004 [2008-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06-26).
  142. ^ Terry, Karen; 等. John Jay Report. John Jay College of Criminal Justice. 2004 [2008-02-09].
  143. ^ Cimbolic & Cartor (2006). Looking at ephebophilia through the lens of priest sexual abuse. Sexual Addiction and Compulsivity: The Journal of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13(4), 347–359.
  144. ^ Blanchard, R.; Lykins, A. D.; Wherrett, D.; Kuban, M. E.; Cantor, J. M.; Blak, T.; Dickey, R.; Klassen, P. E. Pedophilia, hebephilia, and the DSM–V.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2008, 38 (3): 335–350. PMID 18686026. doi:10.1007/s10508-008-9399-9.
  145. ^ Krafft-Ebing, R.; Moll, A. Psychopathia sexualis. Stuttgart: Ferdinand Enke. 1924.
  146. ^ 146.0 146.1 Cartor, Cimbolic & Tallon (2008). Differentiating Pedophilia from Ephebophilia in Cleric Offenders. Sexual Addiction & Compulsivity, Volume 15, Issue 4, pages 311 – 319.
  147. ^ 147.0 147.1 John Jay College of Criminal Justice, The Causes and Context of Sexual Abuse of Minors by Catholic Priests in the United States, 1950–2010 (PDF), United States Conference of Catholic Bishops, 2011 [2012-07-01], ISBN 978-1-60137-201-7
  148. ^ David Barrett; Nick Squires. Pope Francis says about 8,000 pedophiles are members of Catholic clergy, including bishops and cardinals. The Telegraph. 2014-07-13 [2014-07-14].
  149. ^ Lachlan Williams. Pope says two percent of priests are pedophiles: report. ninemsn. 2014-07-14 [2014-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14).
  150. ^ Pope says about two percent of priests are pedophiles: paper. news.msn.com. [2014-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17).
  151. ^ John Jay College of Criminal Justice. The Nature and Scope of the Problem of Sexual Abuse of Minors by Catholic Priests and Deaconsin the United States: 4.3 Characteristics of children who alleged sexual abuse by Catholic priests. p. 69
  152. ^ Plante, Thomas. "A Perspective on Clergy Sexual Abuse". Online at: http://www.psywww.com/psyrelig/plante.html (Accessed 2014-08-25).
  153. ^ Engel, Randy. "The Rite of Sodomy : Homosexuality and the Roman Catholic Church" (2006)
  154. ^ Donohue, William. Catholic Church's issue is homosexuality, not pedophilia. The Washington Post. 2010 [2010-12-04].
  155. ^ New Catholic Sex Abuse Findings: Gay Priests Are Not the Problem. 2009-11-18 [2010-04-23].
  156. ^ The Church and the Homosexual Priest. America Magazine. [2016-02-09].
  157. ^ Groth AN, Birnbaum HJ. Adult sexual orientation and attraction to underage persons.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May 1978, 7 (3): 175–81. PMID 666571. doi:10.1007/BF01542377. There were no examples of regression to child victims among peer-oriented, homosexual males. Pedophiles who are attracted to young boys tend not to be attracted to adult men. And many child molesters cannot be characterized as having an adult sexual orientation at all; they are fixated on children.
  158. ^ Abel, Gene G.; Nora Harlow. The Abel and Harlow Child Molestation Prevention Study (PDF). The Stop Child Molestation Book. Study text revised. Xlibris. 2002 [2001] [2012-06-29]. More than 70 percent of the men who molest boys rate themselves as heterosexual in their adult sexual preferences. In addition, 9 percent report that they are equally heterosexual and homosexual. Only 8 percent report that they are exclusively homosexual
  159. ^ Goodstein, Laurie. Church Report Cites Social Tumult in Priest Scandals. The New York Times. 2011-05-17 [2012-06-30]. If anything, the report says, the abuse decreased as more gay priests began serving the church.
  160. ^ Western People, 2 Nov. 2005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9-02-09.
  161. ^ 161.0 161.1 Riazat Butt. Archbishop links priestly celibacy and Catholic sex abuse scandals. the Guardian.
  162. ^ Priests Commit No More Abuse Than Other Males. newsweek.com. [2014-09-14].
  163. ^ Jenkins, Philip. Forum: The myth of the 'pedophile priest'. Pittsburgh Post-Gazette. 2002-03-03.
  164. ^ Hidalgo, M.L. (2007). Sexual Abuse and the Culture of Catholicism: How Priests and Nuns Become Perpetrators. (p.36) Publisher: Routledge
  165. ^ Chibnall, J.T., Wolf, A. & Duckro, P.N. (1998). A National Survey of the Sexual Trauma Experiences of Catholic Nuns. Review of Religious Research Vol. 40, No. 2, pp. 142–167
  166. ^ Markham, D. J. (2002). Some facts about women religious and child abuse. Covenant, September, 3
  167. ^ Catholic Priests in India 'Outsourced' to Meet Clergy Shortage in West – 2004-06-11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1-01-14.
  168. ^ George Weigel on the Church Crisis in U.S catholiceducation.org
  169. ^ Jenkins, Philip. THE USES OF CLERICAL SCANDAL. First Thing. 1999.
  170. ^ PROFITA, HILLARY. Has Media Ignored Sex Abuse In School?. CBS NEWS. 2006.
  171. ^ Clayton, Mark. Sex abuse spans spectrum of churches.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2002.
  172. ^ "Mis lit: Is this the end for the misery memoir?", Daily Telegraph 2008-03-05.
  173. ^ 互联网电影数据库(IMDb)上《Our Fathers》的资料(英文)
  174. ^ FRONTLINE: hand of god. PBS. 2007-01-16 [2010-04-27].
  175. ^ Sex crimes and the Vatican. BBC News. 2006-09-26 [2010-04-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1-07).
  176. ^ Roel Verschueren. International sexual abuse literature list. verschueren.at. 2013-02-07 [2014-09-14].
  177. ^ Erlewine, Stephen Thomas. The Unquestionable Truth, Pt. 1 – Limp Bizkit. Allmusic. [2011-12-17].
  178. ^ john neumann, Tim Minchin – Fuck the motherfuckin POPE 720p FUNNY AS HELL (Anti child rape song), 2012-03-20 [2016-03-06]
  179. ^ Tim Minchin, Come Home (Cardinal Pell) – Tim Minchin, 2016-02-16 [2016-03-06]

来源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05-23 17:54,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