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外蒙古独立

蒙古历史
蒙古历史系列条目
汉族
地区
蒙古高原
战国 匈奴 东胡
汉朝 南匈奴 北匈奴
丁零 鲜卑
魏晋
南北朝
高车 柔然
铁勒 突厥汗国
东突厥
薛延陀
单于都护·安北都护
后突厥汗国
回鹘汗国
五代 黠戛斯 阻卜 契丹
北宋 乃蛮 克烈
南宋 蒙兀
蒙古帝国
岭北行省
北元鞑靼
喀尔喀蒙古
清代蒙古
内属·外藩·乌里雅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 蒙古地方自治
大蒙古国
中华
人民
共和国
蒙古
人民共和国
蒙古国
文化 地理
泛蒙古主义

外蒙古独立(蒙古语:Үндэсний эрх чөлөөний хувьсгал)是指外蒙古地区于20世纪上半叶脱离中国独立成为主权国家的历史事件[1]

中国自辛亥革命后,外蒙古实行自治。1921年在苏联红军的介入下,(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尚能掌握内蒙古,而外蒙古地区成为不受管辖处于实质独立状态。外蒙古前后多次宣布独立,虽曾获得(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承认,不过于冷战期间曾有争议。外蒙古包括现在蒙古国以及唐努乌梁海地区。蒙古国是国际社会广泛承认的主权独立国家,而唐努乌梁海地区则被俄国控制。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时唐努乌梁海一部分被并入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即现俄罗斯联邦),另一部分则并入蒙古人民共和国库苏古尔省,今日俄蒙界线便因此而定。

历史背景

13世纪初,蒙古人首领成吉思汗统一此地区所有蒙古部族,建立蒙古帝国。其后忽必烈在中国建立元朝,元朝灭亡后蒙古残余势力退回塞外,北元明朝对峙。1636年满族统治者统一漠南蒙古,后建立清朝,1691年喀尔喀蒙古臣服清朝。清代后期官方文书中,出现内蒙古外蒙古的概念。内蒙古一词指内札萨克49旗,外蒙古则指喀尔喀4部(有时也包括科布多唐努乌梁海)。

从16世纪起,沙俄经营西伯利亚,开始与蒙古地区往来。1727年中俄签定《布连斯奇界约》和《恰克图界约》(合称《布连斯奇条约》),确定蒙古属于清朝管辖。沙俄则取得在恰克图和外蒙古地区通商贸易特权。1854年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说“中国一旦发生政变,也不应容许中国新政府把权力扩张到蒙古,在这种情况下,蒙古应受到俄国保护”[2]。在沙俄和清朝政府签订多数不平等条约中,都有关于俄国在蒙古利益条款。在此期间,俄国极力和蒙古各部交流经济、文化和军事[来源请求]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
   
1890
1895
1900
1905
1910
1915
1920
1925
1930
1935
1940
1945
1950
1955
1960
1965
1970

清末和北洋政府时期

1911年的外蒙古版图在清朝的位置,位于沙俄势力范围内

1905年日俄战争,1907年两国和好签订密约,俄国承认日本朝鲜之“优越地位”,日本承认俄国在外蒙古的“一切权利”[3]

1910年,日韩并合,日俄签订第二次密约,俄国尊重日本对朝鲜的行动,日本也同样尊重俄国在外蒙古与伊犁的一切行动[4]

1912年,日本与俄国签订第三次密约,设立中国东西内蒙古分界线,俄国承认东内蒙为日本势力范围,日本承认西内蒙为俄国势力范围,以东经116度27分为日俄界线,日本向俄国取得进军热河的默许[5]

清朝在蒙古开展“新政”,经费全部摊派到当地,牧民“不堪其扰,相率逃避。近城(指库伦)各旗,为之一空”[6], 土谢图汗和车臣汗盟长以及哲布尊丹巴管理的沙毕纳尔的首脑,于1910年(宣统二年)联名向库伦办事大臣乌里雅苏台将军呈报,称“蒙古人民已经忧心忡忡地接到了几道要他们执行新政的命令,我们可怜的、为各种赋税弄得一贫如洗的盟和沙毕的台吉和牧民们,已经到了他们再也无法支持的地步了。历次颁布的命令,没有一个对蒙古人是有利的……我们希望继续古老的生活方式”[7]。俄国也通过驻华公使向清朝表达了抗议,清廷指示库伦办事大臣变通执行。

第一次宣布独立

那木囊苏伦前往圣彼得堡寻求俄国支持
《俄蒙协约》签字期间合影

宣统三年(1911年)7月,外蒙古独立首倡者土谢图汗部亲王杭达多尔济率团出访俄国,得到俄国军事支援。辛亥革命后,清朝统治逐渐瓦解,杭达多尔济等人认为时机成熟。11月初,以土谢图汗部盟长、左翼后旗札萨克镇国公察克都尔扎布为首的“临时总理喀尔喀事务衙门”在库伦成立。11月30日,俄、蒙军队包围库伦办事大臣衙门,解除清军武装,并将库伦办事大臣三多及其随从人员押送出境。12月29日[8],杭达多尔济、车林齐密特等王公喇嘛在库伦宣布独立,拥立外蒙古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皇帝,哲布尊丹巴在库伦登基,自称“日光皇帝”,年号共戴,建立“大蒙古国[6]。此独立未被当时清朝政府和后继的(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承认。

1912年1月,俄罗斯帝国驻乌里雅苏台领事协助札萨克图汗索特那木拉布坦发动叛乱,札萨克图汗饬令驱逐清朝乌里雅苏台将军奎芳、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荣恩等人,限“于七日内将仓库、银、缎、军装等项,一律交蒙参赞接收,自备资斧回籍”。奎芳拒不答应,在俄罗斯帝国领事协助下派一队哥萨克骑兵强行将奎芳押解出境。5月,黑喇嘛丹毕坚赞马克思尔扎布达木丁苏隆海山等人率外蒙古军队进攻科布多,新疆都督杨增新救援失败,城池陷落蒙古语Ховдыг чөлөөлөх байлдаан

1912年初,沙俄驻呼伦贝尔领事乌萨蒂操纵和指使额鲁特旗总管胜福、陈巴尔虎旗总管车和扎、索伦旗总管成德等人,调集附近各旗蒙兵一千人,以“大清帝国义军”的名义发动叛乱。1月15日,进入呼伦(今海拉尔市)城内,成立“自治政府”。哲布尊丹巴授胜福以“参赞大臣”头衔,作为其驻呼伦的“总督”。

1912年11月18日蒙古国外务部致法国、英国、德国、美国、比利时、日本、丹麦、荷兰、奥匈帝国各国外交部宣告独立的照会

“大蒙古国”将独立宣言及时告知内蒙古各盟、旗,内蒙古部分地区也举行武装暴动,在乌泰等内蒙古王公策动下,库伦政府决定出兵南下,用武力占领内蒙古。北京政府为了控制内蒙古也动用武力。1913年初,蒙古军分五路向内蒙古进攻,取得普遍胜利[9]。1913年10月止,蒙古军队基本上控制了内蒙古西部各盟、旗,但同时开始面临后方补给停止的局面。同月下旬,民国军开始反击,蒙古军无法再展开军事行动,年底开始从内蒙古撤军。蒙古军失败的主要原因是武器短缺和俄国政府极力反对这场战争。这场持续一年的战争给内蒙古地区造成重大灾难,民间称其为"牛年之乱蒙古语Таван замын байлдаан"(Үхэр жилийн үймээн)[10]

1912年11月3日,俄国前任驻华公使廓索维茨俄语Коростовец, Иван Яковлевич在库伦与“哲布尊丹巴政府”签订《俄蒙协约》及《俄蒙协约专条》,俄国以支持蒙古自治换取在外蒙享有排他性商业地位,对中国在外蒙主权只字未提,引起中国不满。经过谈判,1913年9月18日,中国外长孙宝琦同俄国驻华公使库朋斯齐俄语Крупенский, Василий Николаевич达成《中俄声明文件》,中国不在外蒙驻兵、殖民、设官,承认外蒙自治,承认《俄蒙协约》及其专条,换回俄国承认中国在外蒙的宗主权,基于宗主权而衍生出俄国承认外蒙古为中国领土一部分。中国对蒙权力已由主权改为宗主权[11]

短暂自治及被占领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北洋政府)占领外蒙古唐努乌梁海的范围(1920年)

1915年6月7日,中、俄、蒙在恰克图签定《恰克图协定》,将此声明具体化。据此,同年6月9日,外蒙古宣布取消“独立的大蒙古国与共戴年号”。(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大总统袁世凯册封第八世哲布尊丹巴为“呼图克图”,并赦免独立运动人士。外蒙古取消独立,实行自治。此时外蒙古上层的僧俗两派斗争趋于白热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派人毒死了“外务大臣”杭达多尔济赛音诺颜部亲王那木囊苏伦,压制了世俗王公的势力。

1917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后,俄国势力大幅撤离外蒙,苏维埃俄国政府在1917年和1919年两次发表对华宣言,宣布废除沙俄与中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1918年9月在外蒙古自治政府要求下,北洋政府派遣少量军队进驻库伦协防。

1919年7月25日,苏维埃俄国发表对蒙古声明,称外蒙古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要求与之建立外交关系。

1919年2月、3月间召开大乌里会议名为“蒙古国体运动”又称“泛蒙古主义”或“泛蒙运动”,主张内外蒙古结合并与呼伦贝尔(政务厅厅长凌陞)、布里亚特等势力组联合政府布里亚特-蒙古国。5月、6月泛蒙运动到达高峰,在海拉尔建立政府,逼迫外蒙古表明立场[12]

1919年10月1日,外蒙古自治政府外交部长车林与库伦都护使陈毅会谈达成共识,特派库伦都护使衙门秘书黄成垿带着六十三条外蒙撤治善后条例到北京,表达外蒙希望恢复前清旧制(有条件撤治,回到前清绝对宗主权),取消国际条约里中国在国防、外交上的约束限制,但外蒙仍保有相当的自治权。徐树铮所属皖系曾向日本大量借款以备中国内战使用引发舆论批评[注 1],得知外蒙撤治消息急于争功随即向外蒙增兵。10月29日徐树铮到达库伦,软禁陈毅十日胁迫他修改六十三条,最后徐树铮自己新增八条,挟持“内阁总理巴德玛多尔济签字,外蒙变成“无条件撤治”[13]。陈毅遭军队押送回北京。全面否定《中俄声明》。同年11月17日,外蒙古正式上书(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大总统徐世昌,呈请废除俄蒙一切条约。11月22日以《中国大总统公告》下令取消外蒙古自治,恢复旧制[14]。同时取消《中俄声明》和《恰克图协定》,北京政府在库伦设立“(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西北筹边使公署”,由徐树铮部在外蒙古驻防。但徐树铮在外蒙古期间,不顾其传统习俗,全面推行新政改革,致使外蒙古上层集团对北洋政府的统治更加不满[15]呼伦贝尔原本希望参与外蒙独立运动,遭俄国反对。北洋政府随后与俄国签订呼伦贝尔条件八款,俄国取得区域经济利益,并限制中国在此主权[16]

第二次宣布独立

苏赫-巴托尔在特洛伊茨科萨夫斯克(今恰克图)

由于外蒙古无法忍受徐树铮的行为,开始派员联络苏俄红军苏赫-巴托尔为代表到伊尔库次克与共产国际接洽)、帝俄白军恩琴)及日本(哈尔滨日本领馆),寻求援助把中国人赶出外蒙,哲布尊丹巴甚至写信给日本天皇,希望日方协助其恢复独立[17]

1919年帝俄白军将领谢米诺夫及恩琴聚集西伯利亚东部,协同布里雅特蒙古、呼伦贝尔、外蒙古等人士,驱逐滞留在外蒙古的中国官员,以民族自决、独立建国为口号,并在日军的支持下再次宣布独立[18]

1920年,日本派山田大佐为参谋长,成立对蒙顾问团游说外蒙喇嘛王公支持恩琴男爵[19]。11月,恩琴(约800人的残兵,自称亚洲骑兵师俄语Азиатская конная дивизия)第一次进军库伦战败。

1921年1月,恩琴透过蒙古人的内应带八世哲布尊丹巴[注 2]离开库伦,并取得许多王公喇嘛的支持。8月唐努乌梁海设立图瓦人民共和国[20]

1920年7月,爆发直皖战争,徐树铮率军返回内地,战败,旋遭通缉,逃入日本使馆。库伦仅留守部分兵力。原皖系第三旅第七、第八团因直皖战争失利军心不稳。1921年2月11日,恩琴的亚洲骑兵师在日本关东军的支持下攻入库伦。由于中国国内处于第一次直奉战争前夕,各派军阀无暇分身,只得坐视外蒙古地区的军事冲突。中国驻军撤离库伦,部分在高在田的率领下返回内地,部分跟随陈毅转移到买卖城,准备再战。3月18日,蒙古人民党军队另外在苏俄红军的支持下攻占买卖城,击败了当地守军,中国在外蒙古的势力自此完全消失。

2月13日,八世哲布尊丹巴被推举成为“大蒙古皇帝”。1921年3月1日,第三国际派沙洛克维克夫(И. Сороковиков)和波雷索夫俄语Борисов, Сергей Степанович支援外蒙革命,并撮合苏赫-巴托尔乔巴山恰克图成立蒙古人民党。3月21日,哲布尊丹巴重新登基。外蒙古恢复了事实上的独立

第三次宣布独立

大蒙古国国旗(1921年-1924年)

1921年5月25日由苏赫-巴托尔乔巴山做向导,苏俄联合赤塔远东共和国的红军共二师兵力从伊尔库次克出兵干预;另一方面因华盛顿会议的关系,日军自延吉珲春撤军,恩琴失去日方支持[21]。7月6日苏联红军开入库伦恩琴被俘。1921年7月11日,外蒙古建立亲苏的君主立宪政府。北洋政府下令命张作霖收复外蒙。张仅作了敷衍,并没有出兵至外蒙。11月25日外蒙古建立“人民政府蒙古语Ардын түр засгийн газар”,并与苏联订立了《苏蒙修好条约蒙古语Монгол-Оросын 1921 оны гэрээ》。北京政府发布了一份声明,谴责外蒙古企图分裂(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的行径,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

1923年1月26日,企图武力夺取政权的孙中山和苏联代表越飞在上海秘密发表《孙文越飞宣言》,同意苏军留驻外蒙。

1924年4月17日,蒙古君主哲布尊丹巴活佛逝世。1924年5月31日,北洋政府与苏联签订的《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不承认外蒙古独立,并要求苏方撤军。但该条约并没有被很好执行,当时报纸称苏军在外蒙重要据点均有驻军[22]

1924年11月26日,在苏联第三国际支持与行动下,蒙古人民党宣布废除君主立宪制,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国,定都库伦,改城名为乌兰巴托,以1911年作独立纪元,允许苏联驻军,自此确立了外蒙古成为苏联共产党的卫星国[23]。但中国及等当时主要国家政府皆未承认。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北洋政府于1922年5月1日向苏联政府表达严重抗议:“苏联政府对中国历次通牒曾宣言,所有往日俄国各前政府与中国所定条约均为无效[注 3],并放弃对中国领土之侵略,今苏联政府乃背反前言,擅与蒙古私订条约,此等行为直与帝俄政府时代对华如出一辙,须知蒙古系属(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领土,本国政府实难容忍,为此特向执事严重抗议,所有苏联政府与蒙古私订无论何种条约,中国政府决不承认[24]。”

国民政府与外蒙古

抗战期间

蒙古人民共和国国旗(1924年-1930年)
蒙古人民共和国国旗(1930年-1940年)
蒙古人民共和国国旗(1940年-1945年)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国民政府一直处于内外交困的处境中,从国民革命军北伐中原大战第一次国共内战,到1931年九一八事件和1937年全面抗日战争爆发,无力处理外蒙古问题。其间1928年国民革命军在外蒙古东部边界与苏军发生了小规模战斗,之后再没有进入外蒙古。直到1992年苏联解体后,苏联军队彻底从蒙古国撤走,蒙古才实际获得独立。与此同时,在乔巴山等人的领导下,蒙古人民共和国实行了苏联式的政治经济制度。

1939年,苏、蒙联军与日本满洲国的军队因蒙满边境问题爆发诺门罕战役,之后因欧洲战事而停战。1941年3月,日本外务大臣松冈洋右访苏,苏联外交部次长在3月27日对中国驻苏大使说:“斯大林接见松冈,是纯礼貌问题。”4月11日“苏联不为自己而牺牲友邦的利益,苏联政府对松冈是照例接待。”但是,就在两天后的4月13日,苏联就同日本签订了《苏日中立条约》,并发表联合声明说:为了维护两国的友好关系,苏联保证尊重“满洲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日本保证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对此,(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外交部部长王宠惠声明“《苏日中立条约》,对于中国绝对无效。”

在此期间,内蒙古德王试图使内蒙古也独立,还建立了实际上受日本人控制的傀儡政权蒙疆联合自治政府,但随着日本的投降和苏、蒙联军的参战,该傀儡政府也垮台,内蒙古很快被***控制,1947年中共根据民族区域自治理论领导成立了中国第一个民族区域自治政权内蒙古自治政府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驻苏大使邵力子曾说:“我在1943年春间,曾提出有关中苏邦交的建议……关于中苏之间的许多应解决的问题,我所建议的几乎多与中苏友好协定所包含的相类似。因为那时我认为这些问题必须加以合理的解决,尤其是承认外蒙古的独立,和中山先生建国大纲所定扶助弱小民族使之自治自决的精神,完全符合。”[25]

《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与承认独立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同盟国为争取苏联日本宣战,美、英两国在未通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以及其他盟国之下,于1945年2月11日与苏联签定涉及外蒙古以及中国主权的《雅尔塔协定》(又称“雅尔塔密约”)。其中规定:“外蒙(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现状应予保持。”1945年,斯大林曾对***说过:“老实告诉你,我之所以要外蒙古,完全是站在军事的战略观点而要这块地方的。”[26]“倘使有一个军事力量[注 4]从外蒙古向苏联进攻,西伯利亚铁路一被切断,俄国就完了。”[26][27][28]。这也是他坚决要求外蒙古独立的主要原因。但美国总统罗斯福曾面请(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驻美大使魏道明,谓在维持外蒙现状之下,中国外蒙古成为两个邻居[27]。当时中国政府亦认为对外蒙古鞭长莫及[29]

8月8日,德国投降正好三个月,美国对日本使用原子弹之后,苏联在和中国谈判成功之前,对日本宣战。一百五十万苏军在蒙古集结后进攻中国东北、朝鲜等地的日本关东军。其间外蒙古提供后勤并派军队参加了苏军对日军在内蒙古的作战。中苏在就外蒙古问题举行谈判时,斯大林坚称外蒙今日已是“人民共和国”,其现状即独立[27]。谈判开始时,中方坚拒承认外蒙独立,斯大林则称,外蒙问题如无法获致解决,则条约不能订立[30]。谈判中,***对斯大林说:“我们的国民一定不会原谅我们,在这样情形之下,国民一定会起来反对政府。”斯大林回答:“倘使你本国有力量,自己可以打日本,我自然不会提出要求。今天,你没有这个力量,还要讲这些话,就等于废话!”[26]苏联红军进占中国东北后,不但在中国东北强奸中国妇女,还劫掠工业设施,价值达80亿美元,超过德境三倍,其后依然持续支援共产主义者在中国的活动[31][来源可靠?]

为继续取得同盟国对中国战区的支持,以及避免苏联使得新疆伊宁事变扩大、援助***和在东北驻军不撤走,1945年8月14日,经过与苏联两个多月的谈判,(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最终做出妥协。宋子文、王世杰等在国民政府主席蒋中正的授权下与苏联政府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同意“苏联出兵击败日本后,三个月内(从东北)撤完、在苏联尊重东北的主权、领土完整;不干涉新疆的内部事务”等条件下,允许将依公正之公民投票的结果决定是否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宋子文拒绝签字,并辞掉外交部长一职,最后该条约由王世杰签字。[32]同日,中苏两国外交部互致照会[33]

中苏关于外蒙古问题的换文

甲:纪录

斯大林统帅与宋院长子文在一九四五年七月十一日第五次会谈时曾讨论苏联参加对日本作战后其军队由中国领土撤退之问题。斯大林统帅不愿在苏联军队进入东三省之协定内,加入在日本战败后三个月内将苏联军队撤退一节,但斯大林统帅声明在日本投降以后,苏联军队当于三星期内开始撤退。

宋院长询及撤退完毕需要若干时间。斯大林统帅谓彼意撤军可于不超过两个月之期间内完竣。

宋院长继询是否确在三个月以内撤完。斯大林统帅最多三个月足为完成撤退之期。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三十四年 八月十四日 西历一九四五年 王世杰 (签字) 莫洛托夫 (签字)

乙、(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文

部长阁下:兹因外蒙古人民一再表示其独立之愿望,中国政府声明,于日本战败后,如外蒙古之公民投票证实此项愿望,中国政府当承认外蒙古之独立,即以其现在之边界为边界。
上开之声明,于民国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签订之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批准后,发生拘束力。
本部长顺向贵部长表示崇高之敬意。此照苏联外交人民委员部莫洛托夫部长。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
西历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

丙、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部长阅下:核准阁下照会,内开:“兹因外蒙古人民一再表示其独立之愿望,中国政府声明,于日本战败后,如外蒙古之公民投票证实此项愿望,中国政府当承认外蒙古之独立,即以其现在之边界为边界。
上开之声明,于民国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签订之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批准后,发生拘束力。”
苏联政府对(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上项照会,业经奉悉,表示满意,兹并声明苏联政府将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外蒙)之政治独立与领土完整。
本部长顺向贵部长表示崇高之敬意。此照(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国民政府外交部王部长世杰

西历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

王世杰回国称该条约可保中苏三十年的和平,于是8月24日立法院在孙科主持下,以95人赞成,4人反对(以起立方式表决)通过《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10月20日外蒙举行公民投票,中国政府派雷法章蒙古语Ли Фа Жан前去参观。雷法章奉蒋中正之命,“不与外蒙当局进行任何交涉”;关于投票,雷法章“只宜细心观察,但不得干涉或发表任何声明”。外蒙人民“在政府人员监督之下,以公开之签字方式表示赞成与否”,[34]投票结果显示,100%的公民赞成外蒙古从中国独立出去。[35]

1945年11月15日,苏联违反条约,拒不从东北撤军,扶持***和东北民主联军,继续向中国施加压力。1945年底,副外长洛索夫斯基在***访苏前给斯大林的报告中作了全面论述:“第一,中国政府必须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第二,中国必须保证长春铁路沿线的安全,……”。

中央社重庆五日电)国府于一月五日发表承认外蒙独立之公告如下:外蒙古人民于民国卅四年十月廿日举行公民投票,中央曾派内政部次长雷法章前往观察,近据外蒙古投票事务人员之报告,公民投票结果,已证实外蒙古人民赞成独立,兹照国防最高委员会之审议,法定承认外蒙古之独立,除由行政院转饬内政部将此项决议正式通知外蒙古政府外,特此公告。

《国民政府公告》(1946年1月6日)

1946年1月5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国民政府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36]

雷法章事后对外蒙“公民投票”的评介是:“其办理投票事务人员,对于人民投票名为引导,实系监视,且甚为严密”、“此项公民投票据称为外蒙古人民重向世界表示独立愿望之行动,实则在政府人员监督之下,以公开之签名方式表示赞成与否,人民实难表示自由之意志。”[34](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同苏联交恶后,(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曾于1947年8月27日于联合国安理会开会时表示质疑此投票之公正性。(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代表蒋廷黻发言称:“吾人认为此事是吾人所不能接受之过分简单的历史,当适当时机来临后,我国政府有从事进一步观察之权利。”


关于蒋中正的国民政府放弃了对外蒙的宗主权,顾维钧这样写道:[37]

“我仍然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们在莫斯科的代表团认为非得向苏联做出超过需要之外的让步不可。即使从英国的观点来看,中国在外蒙问题上是能够不让步的,美国的国务卿贝尔纳斯也持有同样的看法。这是贝尔纳斯在1945年9月从莫斯科来参加伦敦五国外长会议时在伦敦对我说的。然后他问我为什么我们做出了不必要的让步,他指的是蒙古。我虽不理解为什么这样做,但觉得这个评论进一步证实了艾登(英国的外相)对我说的话是有理由的。我对中国在莫斯科所采取的立场自然是极感失望的,我设想一定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公开当年我们的重庆政府为什么决定不惜任何代价与苏联缔结这个条约的全部理由。”

1947年(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全图,当中的外蒙古部分标注“已经我国承认其独立。”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49年10月2日,苏联公开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与之建交。12月7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播迁台湾,(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外交部在1949年11月7日《与苏联断绝邦交之声明》中称,《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签订后,中国政府一向恪守该条约产生之一切义务,但是苏联却违反条约,[38][39]。苏联屡次违约,但国民政府却“为顾虑美国关系,迟未采取行动”[40]。1950年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而废除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蒙古人民共和国国旗(1945年-1992年)
蒙古人民共和国国徽(1960年-1991年)

1952年,(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向联合国控告苏联违反《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中“不援助中共”等条件,联合国大会2月1日以25票赞成,9票反对,24票弃权,通过联合国大会505号决议谴责苏联,是为“控苏案”。1952年10月13日,蒋中正在国民党的中央会议上,沉重地检讨说:“承认外蒙独立的决策,虽然是中央正式通过一致赞成的,但我本人愿负其全责。这是我个人的决策,是我的责任,亦是我的罪愆”。蒋还称,放弃外蒙古“实在是一个幼稚的幻想,绝非谋国之道”;蒋中正还表示自己“对总理、对革命、对国家和人民应该引咎自责”。1953年2月20日美国总统艾森豪对国会正式否认雅尔塔秘密协定的存在,(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2月23日宣布《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失效,从而推翻对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承认。2月25日,外交部正式废除《中苏友好同盟条约》。[40]

蒙古加入联合国

1946年7月13日,中国驻美公使谭绍华博士向美国国务院电话通报:中国政府不支持(does not feel that it is in a position to work for or to support)外蒙进入联合国[41]。8月6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驻联合国代表徐淑希表示外蒙古加入联合国时机未到:“蒙古人民共和国在数月之前,尚为中国之一部分,称为外蒙古。其独立乃由选举之故,国民政府将为欢迎其加入联合国之一国家,吾人固竭诚期望其加入此国际机构。……国民政府于适当之时间到来时,侪以全力支持外蒙古要求入会申请。”(原文来源不详,中间去掉关键部分,但意思很清楚:“现在不到外蒙进入联合国的时候”)。[42]

1946年外蒙古等五国申请加入联合国,被安理会否决,联合国大会因此在1946年11月19日通过35号决议,建议安理会重新审查五国的申请[43]

1947年7月28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驻联合国代表徐淑希在联合国安理会发表演说,指责蒙古人民共和国军队入侵中国新疆,反对外蒙古加入联合国[44]。联合国安理会因此并不推荐外蒙古加入联合国,在联合国大会引起安理会是否越权的讨论[45]

1948年10月,朝鲜在中国和苏联之外第一个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1949年5月,阿尔巴尼亚也与其建交。

1955年12月13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代表在安理会对联合国大会3502号草案中,蒙古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的部分行使否决权,理由是全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在安理会仅有的一次行使否决权[46][47][48][49]

1961年10月25日,联合国安理会以9票赞成,0票反对,1票(美国)弃权的表决结果,通过了联合国安理会166号决议,建议联合国大会接受蒙古国加入联合国。(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未参加投票表决。10月27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第1630号决议案,接纳蒙古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未参加表决[50]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与外蒙古关系

法律关系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行宪前声索外蒙古的法规以及草案有:

  • 民国元年(1912年),(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临时约法第三条:“(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领土为二十二行省、内外蒙古、西藏青海。”
  • 民国20年(1931年),(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训政时期约法第一条:“(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领土为各省及蒙古西藏。”
  • 民国25年(1936年),五五宪草第四条:“(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领土为……、新疆、蒙古、西藏等固有之疆域。”
  • 民国35年(1946年),(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时,尚未举行国大代表选举乃至于制宪,故宪法中之固有疆域已不包括蒙古国。
  • 民国36年(1947年),内政部发布《(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行政区域简表》凡例八:“蒙古地方虽经我政府于民国35年1月5日承认其独立,但详确疆界,尚待勘定。”
  • 民国36年(1947年)12月25日施行(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宪法以及公布训政结束程序法时,宪法第四条:“(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领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经国民大会之决议,不得变更之。”

但是,这些条文所指“蒙古”并未明确为“蒙古地方”即外蒙古。事实上,民国35年(1946年)制宪国民大会代表中的“蒙古代表”全部来自当时各省(包括东北九省塞北四省、新疆、青海);行宪后,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立法委员及监察委员都是由生活在上述几省中的蒙胞或其代表依宪法选出。所以,制宪国民大会代表、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第一届立法委员和第一届监察委员中除杜固尔和海玉祥外都不包含外蒙古代表。

1979年5月《第一届国民大会第六次会议实录》所附的《(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全图》

国民大会秘书处自民国68年(1979年)5月至民国80年(1991年)10月所编的《会议实录》所附的《(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全图》都宣称法理的(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疆域包括外蒙古。[51]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民国82年(1993年)4月12日,陈婉真沈富雄彭百显颜锦福尤宏叶菊兰李庆雄黄尔璇林浊水邱垂贞刘文庆翁金珠邱连辉吕秀莲卢修一张俊雄廖大林侯海熊共18名民主进步党籍第二届立法委员提案的立法院释宪声请书,争论国家领土范围之界定得否由释宪机关解释时。主张外蒙古以及中国大陆不是(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疆域,认为外蒙古已经由公民投票通过赞成独立、(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也已经承认,以废除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为由撤销对其的承认无视于国际法中“对国家承认是无条件且不得撤销”之惯例,无疑为“呓人梦语,实不足采”;应将“蒙古人民共和国”、“蒙古共和国”、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等(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当时不承认国家的正式国名直接写出,没有引号或“伪”字。[52]同年11月26日,司法院大法官在释字第328号解释回答:‘(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领土,宪法第四条不采列举方式,而为“依其固有之疆域”之概括规定,并设领土变更之程序,以为限制,有其政治上及历史上之理由。其所称固有疆域范围之界定,为重大之政治问题,不应由行使司法权之释宪机关予以解释。’此外,宪法中提到蒙古的三条文已被(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宪法增修条文冻结效力。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的《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施行细则》曾经定义“大陆地区”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控制之地区及外蒙古等。2002年1月30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行政院正式公告修正“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施行细则第三条及第五十六条条文”,将蒙古排除在中国大陆地区之外,已经排除外蒙古的适用性,所以现在定义的“大陆地区”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控制之地区。然而,此修正引起立法委员关沃暖高度关切,于同年2月26日立法院总质询,提出行政院修正通过该施行细则第三条规定涉及“违宪”,(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是否承认外蒙古独立,如此作为,将成为“卖国贼”之强烈质疑。[53]

2002年,(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外交部宣布(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重新承认蒙古国为一独立国家。[54][55]自2002-2003年起,(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与蒙古国在双方的首都台北乌兰巴托)互设大使馆性质之代表处[56][57]。在外交部网站的各国介绍中也加入了蒙古国[58]

2004年行政院通过了废除“蒙古盟部旗组织法”及“管理喇嘛寺庙条例”决议。行政院表示,“蒙古各盟部旗已非我国统治权所及地区,因此该法已无继续施行的必要。”当时的行政院长游锡堃表示,“蒙古国是一主权国家,且是联合国的会员国,与一百多个国家有正式外交关系,我国作为国际社会的一员,应尊重国际社会的共识。”“行政院为因应实际需要,解除我国与蒙古间的交流障碍,已修正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施行细则第三条,将外蒙古排除于两岸条例施行区域,决定与蒙古交流事务均依照外国人之规定办理,务实推动双方各项交流,建立互惠互利的实质关系。”

行政院长游锡堃表示“我国在制定宪法前,国民政府已经正式承认蒙古国的存在,甚至当蒙古国申请加入联合国时,国民政府也投票赞成,因此从历史来看,我们没有违背现实的必要,而且民国三十六年内政部所编印的“(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行政区域简表”中,也没有将蒙古列为(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的领土范围,因此承认蒙古国符合现况亦不涉及违宪。”

2006年1月,行政院该决议送立法院表决三读通过,由总统签署总统令正式废止“蒙古盟部旗组织法”及“管理喇嘛寺庙条例”。

2012年5月21日,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发表新闻稿,表示“一、民国35年我国宪法制定公布时,蒙古(俗称外蒙古)独立已为我政府所承认,因此,当时蒙古已非我国宪法第4条所称的‘固有之疆域’。外交部虽于民国42年提经立法院决议废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但并未完成宪法领土变更之程序。”“三、外交部在91年7月8日函示略以:“蒙古已为主权独立国家,且为联合国会员国之一。国际法上国家之承认,原则上属于‘无条件与不可撤回的’,当时承认之相关要件迄今仍存在。”[59]

目前官方已不再发行“(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全图”[60][61][62][63],台湾市面上所发售的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均已将外蒙古排除在中国之外作为独立国家标示,教科书亦然。包含外蒙古在内的《(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全图》(秋海棠版)则已少见,民间也早就普遍视外蒙古为主权国家,有“地理已成历史”之讥。

2017年9月15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裁撤蒙藏委员会,原业务交由文化部、外交部与行政院大陆委员会承接。文化部在蒙藏委员会原址成立蒙藏文化中心;[64]与蒙古国往来交流的业务改由外交部执行。[65]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大陆时期共产党对外蒙古的态度

1922年,中共创始人之一的李大钊曾公开向北洋政府请愿,要求正式承认苏联政府,并且支持苏联武装力量驻兵外蒙古。据北洋政府外长顾维钧回忆,当时李激昂地宣称“把外蒙置于苏俄统治下,那里的人民可以生活得更好”。[66]1920年代末期,当时由李立三周恩来等人领导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府”曾指出说:“最无耻地,到现在国民党政府还不承认外蒙古是独立自主的人民共和国,而把外蒙古看成(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的附庸”(一九二九年《布尔塞维克》第十期)[67]。1931年11月7日公布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主张“中华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蒙古、回、藏、苗、黎、高丽人等,凡是居住在中国的地域的,他们有完全自决权:加入或脱离中国苏维埃联邦,或建立自己的自治区域。”[68]

1940年1月,《日支新关系调整要纲》秘文在香港披露,日本意图以满洲国吴越平原为根据地,来交换承认外蒙新疆西藏苏俄势力范围。1941年4月,苏联日本签署《苏日中立条约》、《共同宣言》,其宣言内有:“……苏联誓当尊重满州国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日本誓当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则对《苏日中立条约》表态:“却保证了外蒙不受侵犯,这不但对外蒙有利,即对全中国争取解放也是有利的。说到东四省的收复,原是我们自己的事”[69],并为此发表社论[70]

后续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宣布继承(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的国际法地位[74],在(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已经于1946年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基础上发展对蒙外交[75]

由于苏联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主要的支持跟援助者,且苏联强力支持外蒙古独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很短时间内,1949年10月16日即和蒙古人民共和国建交。当时中共支持及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地位[76]

1949年8月14日,人民日报第一版刊载郭沫若在8月12日为《中苏同盟四周年: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四周年纪念日在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对全国的广播词》的文作,名为《我们应该怎样认识外蒙古独立?》,1950年2月24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中共党史学家胡华的文章,名为《关于承认和保证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地位》,该文提到:“承认蒙古独立,对每个真正爱国的中国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值得欢呼的事。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痛恨蒙古独立,......侮蔑人民的蒙古,侮蔑苏联说:‘蒙古独立是中国领土的丧失’”[78] [79][80][81][82]

1960年5月31日,在乌兰巴托签订《中蒙友好互助条约》,同年10月12日生效。1962年12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与蒙古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尤睦佳·泽登巴尔在北京签订《中蒙边界条约》,1963年3月25日在乌兰巴托互换批准书后生效,以实际控制线为基础划定边界。1960年代中苏决裂后,蒙古试图保持中立,后来被迫倒向苏联,把大约7000名中国的援建人员驱逐回国。

蒙古国国旗(1992年起)

苏联撤军后,中蒙关系缓和。1990年,蒙古代表团28年来第一次正式访问中国。1994年两国签订《中蒙友好合作关系条约》,表示互相尊重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93]

相关历史事件年表

  •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12月1日喀尔喀成立临时政府,12月29日博克多汗登基,宣布成立独立自主的主权国家。
  • 1912年2月12日,清朝统治者发布退位诏书,宣布(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为其继承政权:“总期人民安堵,海宇乂安,仍合满、汉、蒙、回、藏五族完全领土为一大(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94]
  • 1912年11月3日《蒙俄协约》签订,双方建立了商贸关系[95]袁世凯为首的北洋政府要求继承前朝(清朝)领土。[来源请求]
  • 1913年中俄签订了《中俄声明文件》,俄国承认蒙古是中国的一个自治区。[来源请求]
  • 1915年,中俄蒙三方签订《恰克图条约》。蒙古放弃涉及政治和领土问题的国际法权,以中国历法和蒙古历法为同等地位,蒙古保留处理对外贸易和内政自治的全权,俄国和中国不干涉任何蒙古的内政和政体问题,确定了蒙古的边界划分。外蒙古建立海关、司法机构、电报,邮政按照以往的体系。
  • 1917年俄国内战爆发。
  • 1919年部分不满博克多汗统治的蒙古贵族联结北洋政府发动叛乱,在邀请下北洋政府派遣徐树铮领导新组建的“西北边防军”占领外蒙古,10月蒙古被徐树铮完全控制。[来源请求]
  • 1919年11月22日北洋政府徐世昌正式宣布单方面撕毁《恰克图条约》,宣布撤销外蒙古自治,改为直接统治。[来源请求]
  • 1921年2月俄国白军将领罗曼·冯·恩琴率部进入蒙古,击退北洋政府的军队,占领库伦等地。[来源请求]
  • 1921年3月苏联红军击溃恩琴男爵的部队,同年秋肃清其残余势力。1921年11月25日在蒙古人民党建立了“人民政权”,实行君主立宪制,博克多汗依旧为大蒙古国君主,权利被宪法限制。[来源请求]
  • 1924年11月26日博克多汗去世,大蒙古国结束,蒙古宣布改为蒙古人民共和国。
  • 1924年,中国唐努乌梁海发生反俄运动,苏俄派兵镇压,并将一部分“归还外蒙古”(库苏古尔省[96]
  • 1928年蒙古人民党创始人之一的霍尔洛·乔巴山在蒙古当权执政,宣扬共产主义和无神论,建立独裁政权,宣布实行畜牧业集体化,消灭佛教寺院和“人民公敌”,在1936-37年间,遭到政治迫害被镇压的人数在36000人。宗教被禁止,上百座寺院被拆毁。[来源请求]
  • 1935年1月24日,日本主张呼伦贝尔贝尔湖以南的哈尔哈庙,是满洲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外蒙古不该派兵屯驻,苏日爆发第一次边界冲突[97]苏联日本、满洲国、外蒙古四方代表在哈尔滨争执不休,冲突延续到隔年12月苏联才让步。1939年再爆发诺门罕战役。表面上是满洲国与蒙古人民共和国为了领土而交战,但实际上则是日本关东军苏联远东军俄语1-я Краснознамённая армия (СССР)的较量。
  • 1939年蒙古军队和苏联红军一起在诺门罕战役中击败日军的侵略。在二战德苏战争中,蒙古给与了苏联极大的经济支持。[来源请求]
  • 1945年8月蒙古军队和苏联红军一起参与了八月风暴行动,击溃日本关东军,占领了中国东北。[来源请求]
  • 1945年10月20日蒙古进行外蒙古独立公民投票,计票显示100%的有效投票认为外蒙古是主权独立国家。[35]
  • 1946年1月5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国民政府承认外蒙古独立[36]。 之后外蒙古亦获其他主权国家承认。[来源请求]
  • 1947年6月2日,蒙古人民军发动“北塔山事件”,由苏联军机掩护侵入新疆北塔山;11月,苏联外长葛罗米柯联合国政治委员会中,遣责中国军事入侵外蒙古[98]。外蒙政府并吞不属《中俄蒙协约》规定之外蒙古自治范围的达里冈崖[99]
  • 1949年10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与蒙古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来源请求]
  • 1955年(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行使否决权,否决蒙古加入联合国。这是(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唯一一次作为中国的代表行使否决权。[100][101]
  • 1961年10月25日在联合国安理会的第971次会议通过联合国安理会166号决议,建议联合国大会接受蒙古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
  •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在2002年经(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立法院投票获多数票数承认蒙古国护照后成为最后一个承认蒙古国的国家。[102][103][104]
  • 2012年5月21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发表新闻稿表示,蒙古“非我国宪法第4条所称的‘固有之疆域’”。[105]

注释

  1. ^ 南方代表曾以参加欧战为名向日本大量借款,扩编“参战军”,但欧战结束都已结束仍参而不战,实际用于内战,中国南北议和后,1919年6月17日提出西北筹边计划。
  2. ^ 宣统末年,因疾双眼失明。
  3. ^ 1919年苏维埃第五次会议里,苏联外交部长格奥尔基·契切林宣布苏方放弃在中国一切特权;7月,列夫·米哈伊洛维奇·加拉罕正式签署加拉罕宣言,愿放弃帝俄时代从中国一切所得。
  4. ^ ***追问这个军事力量是不是美国,斯大林朗然回答:“当然!”

参见

参考文献

引用

  1. ^ Мянга есөн зуун хорин нэгэн оны Үндэсний ардчилсан хувьсгал [蒙古民族民主革命]. Монголын түүх. [2019-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6) (蒙古语).
  2. ^ [俄]巴尔苏科夫《穆拉维约夫--阿穆尔斯基伯爵》第2卷,第111页。东正教出版社,1891年
  3. ^ 董树藩主编,李毓澍,论外蒙古的独立问题,1985年2月版,((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蒙藏委员会出版,第5-6页
  4. ^ 薛人仰主编,周昆田著,蒙藏民族史略,台湾中华书局,1982年6月版,第48页
  5. ^ 董树藩主编,李毓澍,论外蒙古的独立问题,1985年2月版,((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蒙藏委员会出版,第13-14页
  6. ^ 6.0 6.1 梁鹤年. 《库伦独立始末记》.
  7. ^ 陈崇祖. 外蒙古近世史 第二版. 1926: 253.
  8. ^ 周学军; 白剑光. 《库伦独立始末记》订误. 内蒙古社会科学. 2000年, (第6期) [2019-06-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2).
  9. ^ 阿拉坦巴根. 1913年锡林郭勒—察哈尔战事初探. 2008.
  10. ^ 周太平. 关于“牛年之乱”的一个考察. 《蒙古史研究》. 2007, (第九辑).
  11. ^ 袁世凯签订《中俄蒙协约》始末. 星岛环球网. 2010-02-08 [2013-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4-16) (中文(简体)‎).
  12. ^ 董树藩 主编,李毓澍 著,从蒙共六十年来演变对外蒙现况的探讨,1985年5月版,((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蒙藏委员会出版,第2-3页
  13. ^ 董树藩 主编,李毓澍,论外蒙古的独立问题,1985年2月版,((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蒙藏委员会出版,第26-29页、第34-36页
  14. ^ 刘学铫,外蒙古问题,南天书局,2001年3月,ISBN 9576385687,38页
  15. ^ 唐德刚《袁氏当国》一书中曾提到“错在老徐(徐树铮)”
  16. ^ 董树藩主编,论内外蒙分界问题,1985年2月版,((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蒙藏委员会出版,第5-6页
  17. ^ 董树藩主编,李毓澍,论外蒙古的独立问题,1985年2月版,((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蒙藏委员会出版,第44-45页
  18. ^ 刘学铫,外蒙古问题,南天书局,2001年3月,ISBN 9576385687,第41页、第103页
  19. ^ 董树藩主编,李毓澍,论外蒙古的独立问题,1985年2月版,((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蒙藏委员会出版,第46页
  20. ^ 薛人仰主编,周昆田著,蒙藏民族史略,台湾中华书局,1982年6月版,第44页
  21. ^ 董树藩主编,李毓澍,论外蒙古的独立问题,1985年2月版,((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蒙藏委员会出版,第47-49页
  22. ^ 论苏联是怎样把中国的外蒙古分裂出去的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5-08-20.聊城大学学报 2009年第5期
  23. ^ 董树藩主编,论内外蒙分界问题,1985年2月版,((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蒙藏委员会出版,第10页
  24. ^ 刘学铫,外蒙古问题,南天书局,2001年3月,ISBN 9576385687,56页
  25. ^ 新华社1949年8月15日电
  26. ^ 26.0 26.1 26.2 《风雨中的宁静》,***
  27. ^ 27.0 27.1 27.2 《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之签订与其内幕真相》,梁敬𬭚
  28. ^ 斯大林迫使中国接受外蒙古独立:没力量别讲废话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星岛环球网,2006-12-19,2007年7月23日查阅
  29. ^ 王世杰、胡庆育. 《中国不平等条约之废除》. 雅尔塔协定规定:“外蒙(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现状应予保持。”我方认为这只是申明当时的情势:即蒙古自称独立,中国中央政府保持沉默。
  30. ^ 王世杰、胡庆育《中国不平等条约之废除》
  31. ^ 1946年孙科在留美同学会讲“亲美乎?亲苏乎?”时引用当时《世界报导》杂志称:苏军从德国占领区搬走的东西价值20亿美金,在我东北搬走的价值80亿美金,超过德境三倍。
  32. ^ 《***传》,江南
  33. ^ 秦孝仪主编,(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重要史料初编——对日抗战时期,第七编,战后中国(一),台湾台北: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1981年,第166页
  34. ^ 34.0 34.1 《奉派赴外蒙参观公民投票之经过》,雷法章
  35. ^ 35.0 35.1 Nohlen, D, Grotz, F & Hartmann, C (2001) Elections in Asia: A data handbook, Volume II, p491 ISBN 978-0-19-924959-6
  36. ^ 36.0 36.1 国民政府发表公告承认外蒙独立,中央日报(上海版),第2版
  37. ^ 《顾维钧回忆录》
  38. ^ 《与苏联断绝邦交之声明》,1949年11月7日,(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外交部
  39. ^ 1967年11月4日,《中央日报》:“今年九月三日和十月四日,莫斯科电台华语广播一再声称:苏俄为支持共匪,曾于中日战争刚结束的时候,在中国东北给予毛匪泽东以大量的武器,并列举武器的种类与数量,广播中并称:苏俄派兵前往东北,其目的是在阻止(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军队进入东北,与辅助毛匪泽东造反,而将日军缴交大批武器给予共匪,并与共匪合作,攫取政府军的重要据点。”
  40. ^ 40.0 40.1 邵毓麟. 《奉派驻韩外交代表又无疾而终》. 《传记文学》. Vol. 第三十一卷 no. 第六期.
  41. ^ 美国国务院档案. 美国国务院. [2017-06-10].
  42. ^ 揭秘外蒙古独立始末. 世界军事网. [2013-04-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27).
  43. ^ General Assembly Resolutions 1st Session. 联合国. resolution 35 (I):Question of the Re-examination by the Security Council of Certain Application for Admission to Membership in the United Nations. [2013-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09).(英文)
  44. ^ 徐淑希演说 认外蒙无入会资格 (pdf). 大公报. 1947年7月30日 [2013年4月1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3月31日).
  45. ^ 联合国1946-1947年年鉴 (PDF). 联合国.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9-05-21).(英文)
  46. ^ 因常任理事国投反对票而未获通过的决议草案或修正案各段 (PDF). 联合国. [2013-02-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03-23).
  47. ^ The veto and how to use it. BBC News Online. [2013-0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7-26).(英文)
  48. ^ Changing Pattern in the Use of Veto in the Security Council. Global Policy Forum. [2013-0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08).(英文)
  49. ^ Subjects of UN Security Council Vetoes. Global Policy Forum. [2013-0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1-16).(英文)
  50. ^ Text of the Resolution. 联合国官网.
  51. ^ 立法院国会图书馆电子藏书:国民大会历次会议实录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第一届国民大会第六次会议实录》,1979年5月;《第一届国民大会第七次会议实录》,1985年5月;《第一届国民大会第八次会议实录》,1991年4月;《第一届国民大会第二次临时会实录》,1991年10月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全图》
  52. ^ 释字第328号相关附件
  53. ^ 邱政宗.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立法院法制局研究成果《外蒙古定位后续问题评析》. 民国91年(2002年)3月.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3).
  54. ^ 官方地图 将标示蒙古为国家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04-14., ***, 2002年10月3日
  55. ^ Mongolian office to ride into Taipei by end of the year, Taipei Times, 2002-10-11 [2008-0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1)
  56. ^ 驻外馆处.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外交部. [2016-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21).
  57. ^ 驻华外国机构.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外交部.
  58. ^ 蒙古国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12-06.,(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外交部
  59. ^ 行政院大陆委员会:有关外蒙古是否为(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领土问题说明新闻参考资料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60. ^ 内政部函:“一、本部前曾于民国87年出版“(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全图”,后因考量销售量偏低、图资内容不符现况,目前已停止销售。”
  61. ^ 台当局弃用“(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全图”. [2012-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4-23).
  62. ^ 大陆地图 得依中国现状标示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04-14., ***, 2002年11月30日
  63. ^ 官方地图 将标示蒙古为国家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04-14., ***, 2002年10月3日
  64. ^ 蒙藏委员会 今并入文化部. [2017-09-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21).
  65. ^ 中央通讯社. 蒙藏委员会 最快8月底裁撤. 联合新闻网. 2017年8月14日 [2017年9月3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9月30日).
  66. ^ [永久失效链接]顾维均回忆录
  67. ^ 樊一弓. 伪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记实. 黄花岗杂志. [8 Feb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2).
  68. ^ 链接到维基文库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 维基文库. 1931年 (中文).
  69. ^ ***. 新华网. [2013-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9-21).
  70. ^ 1941年(民国30年)4月15日,重庆新华日报社论,……这丝毫不能也没有变更中国的领土主权,这本是苏日过去的关系上长久已存在的事实
  71. ^ 从联合国2758号决议看台湾的“(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地位. 联合早报.
  72. ^ 郭沫若我们应该怎样认识外蒙古独立?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73. ^ 摘自人民日报1949年8月14日第一版刊登的郭沫若写于8月12日的文章《中苏同盟四周年——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四周年纪念日在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对全国的广播词》。我们应该怎样认识外蒙古独立?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74. ^ 胡华:中苏问题讲话,pp.29-34
  75. ^ 胡华:我们应不应该承认外蒙独立?. [2019-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9).
  76. ^ 胡华. 《人民日报》:关于承认和保证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地位. 共识网. 2010-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14).
  77. ^ ***
  78. ^ 中蒙庆祝《中蒙友好合作关系条约》修订15周年. 中国政府网. [2019-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3).
  79. ^ 链接到维基文库 清室退位诏书 谕旨之一. 维基文库. 1912年 (中文).
  80. ^ Реферат: Монгольская народная революция. ГДЗ. [2019-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6).(俄文)
  81. ^ 董树藩主编,李毓澍著,从蒙共六十年来演变对外蒙现况的探讨,1985年5月版,((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蒙藏委员会出版,第11页
  82. ^ 董树藩主编,论内外蒙分界问题,1985年2月版,((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蒙藏委员会出版,第6-9页
  83. ^ 北塔山就这样被外蒙占领了”董树藩主编,论内外蒙分界问题,1985年2月版,((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蒙藏委员会出版,第18-21页
  84. ^ “最早纪录为康熙三十六年东华录载,清朝达里冈崖由内务府掌管”董树藩主编,论内外蒙分界问题,1985年2月版,((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蒙藏委员会出版,第11-14页
  85. ^ 因常任理事国投反对票而未获通过的决议草案或修正案各段 (PDF). 联合国 (中文).
  86. ^ The veto and how to use it. BBC News Online.(英文)
  87. ^ ***. ***. 2002年10月3日 [2015年2月18日]. (原始内容***于2015年2月18日).
  88. ^ 行政院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施行细则专区.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行政院大陆委员会. [2018-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9).
  89. ^ 链接到维基文库 司法院释字第328号解释(司法院不解释). 维基文库 (中文).
  90. ^ 有关外蒙古是否为(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领土问题说明新闻参考资料 (PDF).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行政院大陆委员会. [2012-07-2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3-10-04).

来源

书籍
其他文章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19-11-01 21:15,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