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埔里地区历史年表本文重定向自 埔里地區歷史年表

(重定向自水沙連地區歷史年表)
1903年埔里地区原住民外出打猎所穿服装
原住民在中川山[1]分遣所前交换物品
台湾历史
台湾历史台湾历史年表
史前时期
荷治
1624-1662
西治
1626-1642
原住民政权及部落
明郑时期
1662-1683
清治时期
1683-1895
日治时期
1895-1945
战后时期
1945 迄今
其他台湾系列

人口 - 族群 - 经济 - 交通
地理 - 文化 - 教育 - 法律
政治 - 政府 - 军事 - 外交

Taiwan-icon.svg台湾主题首页

埔里地区地理位置位在台湾本岛之中央,东侧为中央山脉,西侧有国姓之深谷,南边凭日月潭为界,北边倚关刀山为屏障,地形十分险要,加上四季温和,其丰富的自然环境提供了人类生存的重要条件。距离今约三千年前,已有人类陆续在埔里盆地周边台地地区建立家园;从其史前遗址所发现的石器陶器,可发现该时期之文化内涵相当丰富;但不知原因为何,这些史前人类又像谜一样的消失。直到很久以后,才有埔社布农人与眉社泰雅人各自分别居住在埔里的南北两侧,成为埔里近代历史之最早主角。[2][3]

汉人大量进入埔里的最早纪录是在1815年;当时,一千多名垦户郭百年等人率领下强行进入埔里。由于这次的移民行动没有经过官府准许,再加上随意杀害埔社及眉社原住民,终于引来当局关注;隔年,汉人被彻底驱逐,郭百年等垦首被依法惩治。埔社与眉社的原住民因此遭受重大损失,对汉人因而产生不好的观感;但也正因经过这些冲击,他们才更加了解汉人的社会文化,激起其放弃狩猎并从事农耕的想法。[4]

1825年,分散居住在台湾中部巴布萨洪雅拍瀑拉道卡斯巴宰海平埔族人在他们的原居地因遭受汉人于经济上的掠夺,导致其耕地大量流失,生活日渐窘迫,而不得另寻发展;当时,埔里正好提供其绝佳机会,于是,在互相招引之下,他们在接下来的八年中陆续进入埔里。

平埔族族群进入埔里后,一开始以埔社与眉社的佃田为生,后来依恃其农耕技术较当地族群进步,逐渐获得当地大多土地,[5]当地原居民因此逐渐撤往山区居住。后来,汉人也随着逐渐松弛废除的内山开垦禁令陆续前来开垦居住。1875年,埔里地区之开发大致完成。[6]

沙连堡成立于清朝乾隆年间,其范围包括今部分水里乡鱼池乡国姓乡埔里镇仁爱乡一带;而埔里正是水沙连六社的重要地区,当初称为蛤美兰社,亦称埔里社(埔里社)道光年间,平埔族迁居至该地,并建立三十多个部落光绪年间,总兵吴光亮建立大埔城[7]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政府在此设立隶属南投县埔里镇,位于台湾省地理中心[8]一带及南投县辖境之北,其东侧为仁爱乡,西侧为国姓乡,南面鱼池乡,西距草屯镇38公里,西北距台中58公里,日月潭约17公里,是通往台湾中部各主要风景区的重要交通枢纽。镇内所辖面积约162.227平方米人口约87,000人,包含泰雅族平埔族闽南人客家人外省人族群;除商业活动之外,居民大多从事农林业,全区没有大型工厂[9]

清领时期

注:清领时期日期除非有特别标明,一般皆指阴历

17世纪

1684年(大清康熙二十三年)

第一任诸罗县知县(县长)季麒光在《台湾杂记》提到水沙连名词地理位置,这是目前有关水沙连年代最早的文献

1693年(康熙三十二年)

高拱干编写《台湾府志》,其中在<规制志>有提到水沙连思麻丹社“康熙三十二年新附(归附)”成为“供赋熟番”,这是目前有关邵族最早的历史记载;<赋役志>则有对邵族族人输 的记载;<外志>中也有对水沙连地理概念的描述。

1697年(康熙三十六年)

郁永河写《番境补遗》记录并描述了水沙连的风土民情,其中有关于“水沙廉[10]的记载。后来清朝文献即将头社鱼池盆地埔里盆地内山泛称为“水沙连”、“水沙廉”、“水沙涟”等名称。

18世纪

1713年(康熙五十一年)

竖立石碑标明界限,严格执行不得跨越番界的禁令 。

1717年(康熙五十六年)

周锺瑄编修《诸罗县志》<卷一.封域志:山川>中提到水沙连内山有十社(十个部落);<风俗志.番俗考中>亦有对水沙连男女悦合的记载和南北港番的分类与记述,<古迹>和<外纪>更有对邵族的风土民俗的详细记载。

1721年(康熙六十年)

水沙连阿里山各社,因为对汉人通事蛮横而暴利贪敛的态度感到痛恨,乘着“朱一贵抗清事件”杀死通事,藉以表达对奸巧而欺诈的人觉得原住民可以欺负的不满。

1722年(康熙六十一年)

黄叔璥写的《台海使槎录》中有对水沙连内山原住民生活情形的记载。

水沙连阿里山杀死通事的事件被清廷视为叛乱,因此知县孙鲁前来招徕,先展示兵威火力,再赏赐烟、布、银牌,软硬兼施的招抚手段,在十二月间让阿里山各社与水沙连南港土官接受招抚,而水沙连北港土官麻思来隔年(雍正元年,1723年)元月间也接受招抚。

1723年(康熙六十一年、雍正元年)

因为“朱一贵抗清事件”的发生,清廷体认到北路的重要性,增加设置彰化县,并将原本参将驻扎于诸罗北路协镇移驻彰化,进而得以同时控制南边的诸罗县和北边的淡水厅,彰化也因此成为中部地区权力扼居要冲的枢纽。

1726年(雍正四年)

清朝政府平定水沙连之乱

1733年(雍正十一年)

台湾北路营改设为台湾北路协,并将原来只有一之兵员,增设中、左、右三营,以中营驻彰化,左营驻诸罗,右营驻竹堑,三营官兵由副将主管。

1734年(雍正十二年)

为了加强控制内山地区,将浊水溪流域一带的原住民领域成立“沙连堡”,其范围即清朝末年沙连集集五城等堡广阔的内山地区。

1737年(乾隆二年)

清廷解除携眷渡台之禁令,从两个省分前来拓垦的汉人逐渐增加。

1740年

清朝政府赐姓“”给岸童社土目,成为埔里平埔族人的潘姓由来。

1743年

沙连堡设立。

1744年(乾隆九年)

清廷下令禁止汉人争夺开垦番地

1752年(乾隆十七年)

清廷竖立石碑于原住民生活领域的边界,禁止汉人进出。

1755年(乾隆二十年)

政府准许水沙连地区开垦升科。

1756年(乾隆二十一年)

刘宰予开辟水圳东埔蚋圳完成。

1758年

1759年(乾隆二十四年)

设置南投县县丞,由彰化县知县管辖,是辅助机构,但有管辖

1762年(乾隆二十七年)

彰化知县胡邦翰吁请水沙连已报陞科之冲崩压坏田园减则,并免旧欠回赋。[12]

1764年(乾隆二十九年)

三月巡台御史李宜青实地调查水沙连,九月以水沙连地脊租重(土地贫瘠税负沉重),奏请处蠲租(免除租税)[13]

1765年(乾隆三十年)

二月台湾道庄允焄严禁采制军工樟木放流水圳之水道,并将告示刻于石碑立于浊水庄

1766年(乾隆三十一年)

设置南北路理番同知

1768年(乾隆三十三年)

设置台湾府北路理番同知彰化县,管辖淡水厅彰化县 (清朝)诸罗县等一

1771年(乾隆三十六年)

漳州府汉人合股招募佃农在沙连堡浅山地区积极拓垦,陆续建立了林尾庄、湳底庄、吴厝庄、柴桥头庄八张犁庄

1781年(乾隆四十五年)

泉州人进入集集开垦,形成一大聚落,称作集集铺

1782年(乾隆四十七年)

爆发互相争斗的惨案。[14] [15]

1783年(乾隆四十八年)

业户杨东兴进入集集埔开垦,修筑水圳引浊水溪水灌溉,拓垦洞角、大坵园等庄。

1784年(乾隆四十九年)

鹿港开港,由台湾府北路理番同知兼任鹿港海防同知

详细测量番界垦地。

1786年(乾隆五十一年)

林爽文发动武力反抗清政府

1787年(乾隆五十二年)

彰化县发生闽粤械斗

禁止人民携带眷属来台。

1788年(乾隆五十三年)

台湾知府杨绍裘奉旨,率领水沙连化番头目毛天福与阿里山头目等三十名地方官员进入京师前往拜见皇帝,获得赐谒七次赏宴十次,并给予朝服等礼物,并由福建巡抚颁给银牌,观光一年多的时间才回去。

水沙连社原住民头目毛天福被任命为通事,黄汉被任命为社丁首。林爽文事件时,水沙连地区的通事、社丁首等率领归化生番,效忠清廷,有于扫荡平定。福康安于是上奏请求让台湾的熟番设置屯防。

于全台湾共设屯所十二处四千人,在水沙连地区设柴里小屯及北投小屯,水沙连化番隶属于迆里小屯,其养赡埔地为将八娘坑埔地九十分给水沙连社屯丁九十名,每名得一甲。

除了屯丁以外,禁止民间私自拥有兵器。

1789年(乾隆五十四年)

分配胆养埔地给熟番平埔族以设置屯田

1790年(乾隆五十五年)

详细测量土地并重新竖立标明界限的石碑,以永久禁绝越界纷争。

1791年(乾隆五十六年)

实施屯番之制

1792年(乾隆五十七年)

命令将屯番制事务之经营管理改由屯丁自收、发给。

1793年(乾隆五十八年)

业户杨东兴创建集集埔妈祖庙,祈求开垦拓殖平安。

19世纪

1811年(嘉庆十六年)

泉州人林评募集资金招来佃农开垦牛辒辘(今水里乡永丰村),拓垦白仔脚山南边山脚一百几十,开凿水圳灌溉。

1814年(嘉庆十九年)至1815年(嘉庆二十年)

水沙连隘丁首黄林旺,联合陈大用、郭百年台湾知府衙门门丁等,贪图水沙连非常丰腴的土地,发动“郭百年侵垦事件”,到处随意焚烧杀戮,占领夺取水沙连的土地,使得水沙连的原住民流离失所。[16][17][18]

1816年(嘉庆二十一年)

台湾镇总兵武隆阿巡视检阅台湾北部得知郭百年入侵开垦及焚烧杀戮事件,下令严正处理,并命令彰化县令吴性诚请谕垦户,驱逐大多数佃户离开山区,同时台湾镇撤回台湾府的告示。

1817年(嘉庆二十二年)

清廷传唤郭百年等人到地方行政中心讯问,郭百年被戴上锁并用棍杖拷打,其余的人则被赦免。署鹿港同知张仪盛彰化县知县吴性诚吕志恒,前往沈鹿社拆毁泥土建造的城郭,将水沙连全部的耕地租佃撤销,各个部落原住民族人才开始返回。

清廷乌溪口、浊水溪口竖立刻有公告禁止事项的石碑,石碑在边竖于龟仔头坪(今国姓乡龟仔头)刻着“原作生番厉,不造汉民巢”,在边竖于风谾口(今集集洞角)刻着“严禁不容奸入,再入者斩”的告示,严禁汉人超越开垦界限。

1821年(道光元年)

张天球等开凿仔仔顶圳,张天球并在后来承耕八杞仙一带养赡埔地一百五十多

1823年(道光三年)

平埔族群进入开垦埔里盆地,移入人口逐渐增加。

北路理番同知邓传安,注意到水沙连的侵入开垦事件,担心有边界冲突发生的可能,亲自率领兵勇进入水沙连番地视察,安抚部落里的多数居民,并且写成《水沙连纪程[19][20]》。

1824年(道光四年)

蛤美兰社埔里社)遭遇郭百年事件的浩劫,势力衰退,又遭到北番的侵扰,因此而同居垦耕,以求自保,透过邵族恩猫丹社(水社)番亲的引介,以埔里盆地部分埔地之永耕权,做为西部平埔族群移入的补偿。

王增荣、陈坑二人为垦首,企图开垦水沙连邵族领域,先投入大量资金修筑道路,以便联结集集地方,并建土地公祠于岭顶,以祈求行路平安,因该岭形状看似马騴,于是称为土地公鞍岭。

福建巡抚孙尔准抵达台湾,北路理番同知邓传安大力陈述开放水沙连的好处,孙尔准原本有意要采纳,但经过驻守在台湾的官吏研议,仍然划界封锁,更在集集铺(今集集镇),及内木栅(今草屯镇、土城里)南北二处入山隘口设置汛(兵营)专管防范,并由北路理番同知及彰化知县每年分上下两班,输流巡查,以禁绝违法闯越。

1825年(道光伍年)

  • 社寮张天球设立学塾,取名“文峰齌”,延请老师教育后生晚辈。

1828年(道光八年)

  • 十月间蛤美兰社土目阿密、社主大舌等透过思猫丹社在其中协助,与各平埔族群订立“望安招垦永耕字”,收受当时价值伍仟余圆的礼物,再撤出埔地与田园山林以供平埔族群打里折番亲垦耕,各族群、各部落并共同订立“承管埔地合同约字”分配土地。两次大规模招垦后,土地所有权落入平埔族群间,平埔族群成为埔里盆地的新主人。

1830年(道光十年)

埔里社设置总通事官职,下面另外设有土官官职。

1836年(道光十六年)

漳州人抵达铳柜山区从事侵垦。

台湾兵备道熊一本给事中朱成烈何清廷上奏表示台湾还没开发的土地很多,应该准许开垦,清廷命令闽浙总督颜伯寿讨论并答复。

总兵武攀凤、台湾巡道熊一本、台湾知府仝卜年等进入水沙连地区实地调查,之后向闽浙总督颜伯寿献上“条覆筹办番社议”精确陈述开垦水埔六社的利益,但颜伯筹认为这样会侵犯到原住民的生活空间,后患难防而援举例子奏请禁止。

漳州人移入铳柜水社等地区。

1838年(道光十八年)

漳州人抵达头社泉州人进入水社侵垦。

1841年

台湾知府大力陈述关于开垦水沙连六社的政策,遭到闽浙总督禁止。

1846年(道光二十六年)

北路理番同知史密、北路协副将叶长春、南投县丞冉正品,率领通事土目进入水沙连。当时埔里社番目(原住民头目)督律、水里社番目毛蛤肉、田头社番目摆典、猫兰社番目六改二、沈鹿社番目排塔母、眉里社番目改努等,率领六个部落的住民,向这些官员献上地图,表达亟欲开垦之意。史密于是向上级报告“筹办番社议”,先描述原住民的情况,再讨论到控制绥靖、驭治备御等具体方案,大力推荐开垦水沙连。

北路理番同知的“筹办番社议”由巡道熊一本知府仝卜年闽浙总督刘韵珂清楚说明,于是刘韵珂向朝廷上折“奏开番地疏”。

台湾府北路理番同知曹士桂,首先进行实地调查水沙连

1847年(道光二十七年)

闽浙总督刘韵珂,率领北路理番同知史密淡水同知曹士桂北路协将叶长春北路营参将吕大陞还有其他官兵实地调查水沙连六社,并向道光皇帝呈上“奏勘番地疏”,详细解说水沙连六社“开之则易于成功,禁之竟难以弭患”。他大力陈述开垦政策的奏折并未被朝廷接受。

  • 闽浙总督刘韵珂视察眉社时,将违法私自开垦并欺凌侮辱眉番[27]的徐戆棋正法,以惩罚警告横行于埔里盆地不法之徒[28]

1848年(道光二十八年)

新任分巡台湾兵备道徐宗干,接受水沙连六社番目群到官署的开垦要求,于是请设屯丁书,拟将原本属于迆里小屯的水沙连六社化番,独立为水沙连大屯,屯兵四百名。

茄苳脚圳兴建工程开始。

1849年(道光二十九年)

总社丁黄肥招得垦首王增荣,开垦原来审鹿社的埔地(即今鱼池乡盆地的平原地带,大约今鱼池乡鱼池、东池、大林、东光、共和、中明、新城各村),面积大约有二十一平方公里。

1850年(道光三十年)

1851年(咸丰元年)

茄苳脚圳、北烘圳、守城份圳等水利设施[34]陆续开凿完工,平埔族群之定耕[35]农作开始有一定规模,埔里盆地的开发奠定基础。

1854年(咸丰四年)

陈希亮等人开凿三角潭仔圳。

1855年(咸丰五年)

漳州籍汉人移居仑龙及水社

1856年(咸丰六年)

黄达理等六户三十人,移来卜吉(又被称作剥吉,今德化社),邵族十八户迁居珠屿(今光华岛)及水社

1857年(咸丰七年)

泉州人郑勒先[36]率领群众进入埔里盆地,与平埔族群进行交易,他并依顺原住民习俗,改姓名成平埔族名培奕(uaiyek)[37],而且与平埔族人互相约定毋侵夺、毋欺诈、毋强占土地等事,获得平埔族群之信任,并获得准许居住在埔里社。自此之后汉人移入日渐增多。

1858年(咸丰八年)

汉人垦户首王增荣的孙子王达德将木屐兰的埔地分成三十二份田业,交给汉人佃户前去开垦,并建立木屐兰聚落。

发生大规模的瘟疫传染事件,邵族族人为了逃避,共有二十八户九十六人迁往石印社。

1860年(咸丰十年)

汉人二十户,总共一百一十人,进入日月潭湖边的水社和卜吉两地拓垦。

1862年(同治元年)

1866年(同治五年)

  • 埔里盆地“南番”、“北番”势力因既得利益冲突,不断发生武力对抗,时常发生械斗,时称“南北并”,埔里社街区曾遭两次焚烧,此一械斗直到1873年(同治十二年)才逐渐平息。[42]

1867年(同治六年)

  • 罗发号事件发生,美国船只罗妹(ROVER)号触礁沉没,船员遭到原住民杀害,引发美国出兵讨伐的意图,后来经过调停结束事端。[43]

1868年(同治七年)

1869年(同治八年)

6月林评在拓垦时遇害而死,当地居民因为感念他的功劳,建造庙祠以奉祀他。

1871年(同治十年)

埔里盆地乌牛栏巴宰族头人潘孝希开山,因打猎枪伤,获同族岸里社族人引介,前往台南疗伤,住院期间得基督福音,邀请李豹、甘为霖牧师(William Campbell)前来,基督教信仰自此后传入埔里盆地。甘为霖牧师并资助埔里社巴宰族人兴建乌牛栏礼拜堂,成为水沙连地区基督教传教之起源地,其后两年间陆续完成牛眠山大湳礼拜堂的兴建与传教事宜。

1872年(同治十一年)

1873年(同治十二年)

水社化番头目改只,将与木屐兰相连的长寮内外加道坑交给吴忠凤等前去开垦耕种,并建立聚落。

乌牛栏长老教会兴建动工。

甘为霖牧师再次前来埔里盆地传教,并试图在日月潭水社邵族进行基督教的传教工作,将日月潭命名为Lake Candidius,用以纪念17世纪间一位荷兰籍教师Candidius在台南地区热心传播基督福音的事迹。

1874年(同治十三年)

牡丹社事件发生,日军前来台湾征伐,清廷派出船政大臣兼台湾督办防务沈葆桢找出完善的解决方案,随后开放“开山抚番”,解除汉人渡台禁令[44],并允许汉人进入番地

  • 马偕牧师前来埔里传教。
  • 理番厅委员李世英废埔里盆地原有之通事制,将埔里盆地的各聚落分为东西南北四角,各置总理一名,各聚落设社长职。

1875年(光绪元年)

元月至11月,总兵吴光亮亲自督导兵勇开凿中路,由林圮埔(今竹山)抵东台湾之朴石阁(今花莲县玉里镇)。同时另凿一路,由集集街,经牛辒辘而于大坪顶汇合前者。

北路理番同知中路抚民理番同知,新设埔里社厅而移驻。

南投县丞移驻鹿港罗汉门巡检移驻南投。

撤销进入山区与贩卖铁、竹等先前的禁令。

将进入埔里盆地南路要冲的铳柜水社、猫兰、司马按及新城五庄自沙连堡移出,独立为五城堡

为了防范甘为霖牧师在日月潭珠子屿(今光华岛)上兴建礼拜堂,总兵吴光亮在岛上兴建正心书院,命令在水沙连驻屯的丁汝霖与幕僚吴裕明、黄允元等人同时管理书院的教育事务,并教化邵族族人。正心书院的主建筑是一座长十六米,宽五米的房舍,是一个具有规模的建筑物。

1876年(光绪二年)

设立埔里社堡的十九所义学五城堡(即铳柜水社、猫兰、司马按及新城五)的七所义学[45],这些义学都推选通晓文理的汉民掌管教职,以教化原住民儿童(番童)为最主要的目标。

1877年(光绪三年)

台湾总兵吴光亮建造大埔城(今埔里街区前身)及建筑厅署,垒土为,外植刺竹,环以濠沟,并设东、西、南、北四门,周围凡七百余丈,号称“大埔城”,是为控制台湾中部番境之重镇。

福建巡抚丁日昌拟定抚番开山善后章程二十一条,由分巡台湾道夏献纶札饬(官府上级对下级发文训示)各,主要实施于 。

1878年(光绪四年)

林阿琴移居集集社仔庄,以熬制樟脑为业。

奖励拓垦番地

五城堡的七所义学,经理番委员调整为头社水社、猫兰、木屐兰、大林等五处。

台湾总兵吴光亮建造大埔城(今埔里街区前身)并建造主要官署,以坚硬的土壤建造城垣,外面种植刺竹,以濠沟环绕,并设置东、西、南、北四座城门,周围凡七百余丈,号称“大埔城”,是为控制台湾中部番境的重镇。

  • 设置地方官制总理制度。

1879年(光绪五年)

吴光亮颁布“化番俚言”三十二条,命令通事使用原住民语言,向原住民时常讲解,以此来陶冶他们的性情。

夏季刚开始时,水社发生严重的疾病传染事件,前后二年连续有两百多人死亡,邵族族人为了避难,逐渐迁居中茅埔、新兴、水尾、竹湖等村庄,以致于水社衰颓。

废止招垦局。

浊水庄童生董荣华建造永济义渡完工。

1882年(光绪八年)

为防御生番,左水社总带绥靖左营内分别派遣两哨至狮仔头及蜈蚣仑,并设屯丁营(名营50人)二所于埔里社史橹塔(今十一份仔山麓)及生番望顶(现水尾山麓),这些屯丁全部都只录用平埔族人。

1884年(光绪十年)

招待佃人黄达理,在日月潭畔的卜吉庄(今德化社)垦殖。

设置地保、乡保、总甲,地保办理人民诉讼,乡保司搜查,总甲司捕拿;此一制度为晚清时期维系地方治安的基本力量。

1885年(光绪十一年)

台湾建省刘铭传就任为首任巡抚,到任后向朝廷陈述善后事宜,以“练兵”、“清赋”、“办防”、“抚番”四大政务为治理台湾的主要重点,即设立防务、筹办军政、清理赋税、安抚生番等,其中以“抚番”为治台首务。此时,埔里是主要的抚番中枢。

成立埔里社厅抚民通判,也就是“分府丁”。

集集埔明新书院建成。

福建台湾巡抚刘铭传,委栋军统领林朝栋办理中路营务处及抚垦局给与“林合”垦契,许在北港沿山招佃垦耕,并专卖全台樟脑获利。

1886年(光绪十二年)

埔里社抚垦局番界,合并理番同知与抚垦委员。

设立屯兵营盘,以五三五人为一,一面防备,一面耕耘,营盘分为中、左、右、前、后五哨,中哨派一三五人任营盘,任埔里社城内警备,其余四百人,分为四哨派遣蜈蚣仑、十一份仔、守城份、蔍高仔、水尾三条仑等六屯营,另配置四人于小铳柜,由埔里社附近更深入松柏仑设防。

巡抚刘铭传选定林杞埔为新设云林县。十月斗六门县丞陈世烈进驻,成立云林城工总局及云林抚垦局

  • 大埔城内创建 ,即今埔里长老教会之前身。

1887年(光绪十三年)

设 在大埔城北门街,一开始由通判华廷锡兼任委员,没过多久就因为水社番叛乱被革去职务,由中路军统领林朝栋代理通判,兼办抚垦事务。

刘铭传巡抚题上奏章,经户部议覆并圣裁,发布改租谕示

云林县成立,县治设于林杞埔[46],云林脑务分局成立。

1888年(光绪十四年)

埔里社厅

实施埔里社厅的清丈和清赋工作,实施“减四留六”佃租政策,由小租户直接缴纳赋税,并征收“亢五租”作为抚番及义塾的资金来源。

埔里社抚垦局为招垦局,并设蜈蚣仑及木屐兰分局。

东势角抚垦局水长流分局、北港分局。

1889年(光绪十五年)

设置北路协镇府于大埔城内。林朝栋东势角之马鞍岭至埔里社大坪顶间,开辟官道,沿途驻军以护脑丁,其左哨队在水长流,中哨队在北港溪

1891年(光绪十七年)

台湾巡抚刘铭传卸任。

1893年(光绪十九年)

云林县县治移至斗六门

1894年(光绪二十年)

发生中日甲午战争

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大日本帝国明治二十八年)

由于甲午战争清廷战败,4月17日签订马关条约,割让台湾澎湖

  • 化番仕绅望麒麟在前往迎接日本当局入埔里途上于北港溪遇害身亡。

7月28日日本部队联合进入大埔城,后成立埔里社民政支厅,同年12月改为民政部埔里出张所。

日治时期

19世纪

1896年(明治二十九年)

设置埔里地方法院、埔里社监狱署。

土鲁阁群原住民发起抗日事件。

3月地方行政官制度改正,成立埔里社支厅。

1897年(明治三十年)

设置埔里社办务署于埔里社城内,管辖区域为埔里社堡东西南北五城堡北港溪堡

4月7日设立埔里社国语(日语)传习所

设立驿传社,即埔里邮便局前身。

日人学者伊能嘉矩埔里社及其附近从事人类学调查工作,对水沙连地区诸族群有详细之调查与记载。

1898年(明治三十一年)

结合保甲制度与户政制度,颁布“保甲条例”,实施保甲制

实施土地调查。

政府将埔里社国语传习所改为埔里社公学校,并另设乌牛栏分教场,以乌牛栏礼拜堂为教室,共招得三十二名平埔女子为学生,另外在集集的两个分教场也被改为集集公学校,于明新书院开学。

设立“蕃情研究会”搜集原住民风俗习惯等资料。

1899年(明治三十二年)

废止埔里社办务署,改隶为南投办务署埔里社支署。

  • 埔里社公学校乌牛栏分教场改为埔里社公学校乌牛栏分校,隔年增设男子部。

20世纪

1900年(明治三十三年)

学者鸟居龙藏埔里社及附近从事人类学调查工作,对埔里盆地平埔族群及日月潭邵族进行为期十天的调查。

1901年(明治三十四年)

成立埔里圳水利组合

依照官制改正规定,废除南投办务署埔里社支署,改为南投厅埔里社支厅,管辖原埔里社堡(现埔里镇)、北港溪堡(现国姓乡)、五城堡(现鱼池乡)之平地,以及眉原,过坑、卓社、干卓万之蕃地的范围。

1903年(明治三十六年)

10月5日发生“姊妹原事件”(又称“雾社蕃膺惩事件”),雾社群被政府当局封锁多年,在急须补充物资的情况下,当局趁机唆使布农族干卓万社(今仁爱乡万丰村)假借物资交换之名,诱骗雾社群至两族交界之地进行交易布农族将他们灌醉后,趁夜展开攻击行动。同去的一百三十余名雾社群壮丁中,八十余人当场被杀,其余多因重伤或溺水而死于途中,逃回部落者仅六、七人。[50]

1904年(明治三十七年)

殖民政府宣告废除已经调查确定之“大租权”,小租户成为地主,完全取得土地所有权。此政策落实土地所有权归属,使赋税土地买卖企业投资更为直接方便,埔里地区特有的“亢五租”间题全面解决。

设置埔西区,埔东区,辖管一街十三庄。

  • 设埔里街消费市场,由埔里区役场直营。
  • 埔里社水尾庄观音山设立“觉灵堂”。
  • 本年开始在“”界各要冲地点试设地雷
  • 7月制定“隘勇线设置规程”、“蕃界警备员勤务规程”及“隘勇佣使规程”。
  • 将北路埔里社至龟仔头间的道路开修。

1905年(明治三十八年)

1906年(明治三十九年)

1907年(明治四十年)

1908年(明治四十一年)

成立农业会

纵贯铁路全线通车。

1911年(明治四十四年)

  • 埔里社公学校乌牛栏分校独立为“乌牛栏公学校”。

1912年(明治四十五年、大正元年)

3月23日,发生林圮埔事件刘干攻击顶林派出所。[52]

实施永租地权令。

1913年(大正二年)

埔里社民间之糖廓整合,成为台湾制糖株式会社埔里社制糖所”,开设蔗田至制糖所间之甘蔗输送铁道,同时兼营客运。此一经济作物的大量栽植,改变埔里盆地缺水地带及丘陵地耕作型态,由于土地利用买卖,及民间企业的整合,带来大量人口的移入,对埔里盆地的传统经济结构、社会型态、交通等产生巨大影响。

1914年(大正三年)

1915年(大正四年)

1916年(大正五年)

台湾总督府技师山形要助向当局提出建议设立日月潭水力发电厂。

嘉义南投台中地区发生强烈地震埔里一带灾情惨重。

1917年(大正六年)

1月5日埔里地区再度发生强力地震,埔里社乌牛栏鱼池等地三公学校毁塌,暂时停课,即予重建。埔里地方灾情惨重,原大埔城内之旧市街主要建筑塌毁,埔里开始进行市街重整。

1918年(大正七年)

雾社花莲港间道路竣工。[53][54][55]

1919年(大正八年)

拓建埔里社至外车埕之间的轻便车道

为了兴建日月潭发电厂运输材料、人员的需求,集集线铁路开始铺设。[57]

8月开始兴建北山坑水力发电厂,以作为日月潭水力电气工事准备工作之动力来源。

开筑八通关越岭道路,由玉里及梅仔脚万东西双向同时进行,至大水窟衔接。

1920年(大正九年)

改埔里社为埔里街,设置能高郡役所辖管埔里街、国姓庄以及番地

9月18日爆发“萨拉矛事件(合流分遣所与扪冈驻在所被袭击)”,警察及眷属被萨拉矛群泰雅族攻击,共有3人被杀死、9人被馘首[58][59]、7人受伤,以及1人失踪。

推动兴建能高神社虎子山

1921年(大正十年)

台湾文化协会成立。

1922年(大正十一年)

兴建武德殿

  • “埔里制酒株式会社”收归公有。
  • 4月1日成立埔里公学校生番空分教场。乌牛栏公学校史港分离教室改为乌牛栏公学校史港分教场。
  • 5月6日眉原社头目以下三十九名及南阿冷社二十六名,由日本警察率领下山,观光埔里街,参观制糖所、夜间日语讲习班、及北山坑发电厂后,往鱼池庄司马按参观日月潭水力电气工事电车,转向过坑社,参观蕃童教育所及农耕情形,总共为期三天。
  • 12月17日台中州当局为对抗台湾文化协会之活动,组织“向阳会”,成立主旨为:“图谋提高文化,振兴地方自治,改良社会,充实民力,以期发扬国民精神为目的”。

1923年(大正十二年)

  • 1月28日成立向阳会埔里分会,会员日人八十七名、台人一百零七名。
  • 4月1日乌牛栏公学校史港分教场独立为史港公学校。
  • 4月19日由于学生不断增加,埔里公学校成立梅子脚教室,即今埔里国小址。

1925年(大正十四年)

1927年(昭和二年)

1929年(昭和四年)

1930年(昭和五年)

10月27日爆发“雾社事件”,雾社泰雅族(赛德克族)(由Mahebo马赫坡、Hogo荷歌、Boaalon,Boalum波亚伦、Suku斯克、Rodof罗多夫、Tarowan塔罗湾等6社发动)趁著雾社地区举行联合运动会,当地所有日人群聚的时候发动攻击,杀死日本官吏、警察、平民及其眷属134人、并误杀汉人2人后占领雾社,同时攻占附近各驻在所,抢夺枪支弹药起事。[60]能高郡郡守小笠原敬太郎与当地日警最高长官佐冢爱祐殉死。

1931年(昭和六年)

1932年(昭和七年)

  • 2月21日,地主黄敦仁举办业佃恳亲会并为小作人举行宴会;当时,黄敦仁拥有八十多土地及小作人(佃农)62位,且有报纸赞誉其为“埔里模范地主”。

1933年(昭和八年)

1934年(昭和九年)

开辟埔里街至草屯自动车道

1935年(昭和十年)

  • 埔里公学校前原设梅仔脚分教室,址在郊区,较易扩展,因此逐年发展,规模已超越本校,8月16日埔里公学校前梅仔脚分教室改为本校,而将原校改为分教室(后改为埔里南公学校,即南光国小前身,址在今埔里镇第三市场)。
  • 11月起自台中草屯、上溯乌溪、抵埔里而深入雾社之“里南投道路”全线竣工。

1936年(昭和十一年)

  • 4月1日由于埔里公学校学生数达1,819名,予以南北分校,将原埔里公学校本校(梅仔脚,即今埔里国小址)之本科十四班、高等科二班改称为“埔里北公学校”,另将分教场十三班独立为“埔里南公学校”,并将埔里公学校溪南分教场隶属之,改称埔里南公学校溪南分教场。

1937年(昭和十二年)

7月7日芦沟桥事件中日战争爆发,史称“七七事变”。

殖民政府开始推行“皇民化运动”。

  • 1月15日改正公学校规则,极力推行日语,废止公学校汉文科,严禁学生使用台语
  • 实施了新的水利统治政策,包括鱼池庄在内的新高郡区,全部并入“新高水利组合”中。
  • 4月1日乌牛栏公学校成立水尾分教场于赤崁顶。
  • 台湾军司令宣布进入战时体制。
  • 设置国民精神总动员本部。
  • 11月30日上午9时在埔里原陆军练兵场,举行能高郡高砂族青年会之训练状况检阅,共有18个团体575人参加。

1938年(昭和十三年)

1939年(昭和十四年)

  • 合并埔里圳水利组合、福兴圳水利组合、北港圳水利组合成为能高水利组合。

1940年(昭和十五年)

  • 2月11日修改户口规则,规定台湾人全面改换日本姓名
  • 4月1日埔里南公学校溪南分教场独立为溪南公学校。
  • 11月25日台湾精神动员本部公布“台籍民改日姓名促进要纲”。

1941年(昭和十六年)

1942年(昭和十七年)

1944年(昭和十九年)

  • 2月由于全岛实施国民教育,原日人子弟就读之埔里寻常小学校改制为埔里女子农业实践学校,仅招生女生。
  • 3月6日公布“台湾决战非常措施要纲”,共有15项,主旨为全岛人民都须随时接受征召参加劳动,并开始实施粮食配给制。
  • 8月22日宣布台湾进入战场紧急状态。
  • 9月1日实施台民征兵制度。

1945年(昭和二十年,(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三十四年)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时期

20世纪

民国时期开始,埔里街由于行政区划调整,成为台中县能高区埔里镇

1946年(民国三十五年)

  • 4月22日台中县立埔里女子家政学校改制为台中县立埔里初级中学。

1947年(民国三十六年)

二二八事件爆发,埔里发生“乌牛栏之役”。

1948年(民国三十七年)

1949年(民国三十八年)

国民政府迁来台湾,地方制度改正,埔里镇改到南投县管辖范围下。

1950年(民国三十九年)

实施“三七五减租”政策。

1951年(民国四十年)

实施“三七五减租”、“公地放领”政策

南投客运前身前身山民汽车客运公司创立,专为山区民众提供交通服务。

1953年(民国四十二年)

实施“耕者有其田”政策。

日治时期能高神社所在位置,成立南投县立埔里初级农业职业学校

南投县埔里镇一新桥竣工典礼留念 44.1.1摄

1955年(民国四十四年)

公告埔里镇城市规划

埔里镇大城里中山路1030号建造“基督教山地中心诊所”,即埔里基督教医院前身。

1958年(民国四十七年)

1月29日中部横贯公路雾社支线正式通车。

8月23日中共激烈炮击金门,称“八二三炮战”。

1959年(民国四十八年)

八七水灾灾害惨重。

  • 南投客运由于经营环境非常艰困,经营困难再度停止营业并经过改组。


1960年(民国四十九年)

八一水灾豪雨成灾。

1962年(民国五十一年)

1963年(民国五十二年)

1967年(民国五十六年)

埔里镇城市规划变更。

1973年(民国六十二年)

埔里镇城市规划变更

1974年(民国六十三年)

兴建埔里镇立图书馆,改建埔里镇卫生所

1979年(民国六十八年)

埔里镇公所迁建完工。

1980年(民国六十九年)

新建第三零售市场,改建第一市场为综合商业大楼。

国立暨南大学筹备处

1987年(民国七十六年)

中埔公路四线车道完工。

1992年(民国八十一年)

开辟拓宽埔里镇市区主要道路。

国立暨南国际大学于埔里筹备建校。

1993年(民国八十二年)

长青会馆兴建完工。

1994年(民国八十三年)

埔里艺文中心兴建完工。

1995年(民国八十四年)

埔里镇立体停车场、埔里镇立图书馆动工,开辟埔里镇外环道路

资料来源

参考资料

  1. ^ 中川山, Taiwan - Geographic.org. [2014-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4).
  2. ^ 埔眉招手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眉社番 - 台湾原住民历史语言文化大辞典网络版埔眉番 - 台湾原住民历史语言文化大辞典网络版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3. ^ 埔里簡史. [2014-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9).
  4. ^ 埔里平埔族群簡介. www.kahabu.url.tw. [2016-1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04).
  5. ^ 土地兼并
  6. ^ 媚麗埔里-大埔城誌-歷史大事--歷史說明. [2016-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5).
  7. ^ 埔里簡介. [2014-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9).
  8. ^ 台湾地理中心
  9. ^ 邓, 相扬. 媚麗埔里-大埔城誌-歷史大事--埔里開發簡史. [2016-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3).
  10. ^ 番境補遺_【台灣文獻叢刊·第044 種】裨海紀遊(清)郁永河著_ ... [2014-05-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4).
  11. ^ 剃发易服
  12. ^ 南投景點二甲作一甲田園減則嚴禁阻撓諭示碑 - 玩全台灣旅遊網. [2014-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05).
  13. ^ 蠲租- 萌典
  14. ^ 第十一講臺灣與東南沿海地區的關係. [2014-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05).
  15. ^ 焦长发[永久失效链接] - 官职表查询系统
  16. ^ 郭百年事件- 台灣大百科全書Encyclopedia of Taiwan. [2015-1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6).
  17. ^ 郭百年事件 - 台湾原住民历史语言文化大辞典网络版
  18. ^ 社寮聖王廟資料(郭百年事件) - Tinp.net.tw. [2014-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3).
  19. ^ 水沙連紀程-【台灣文獻叢刊·第 009 種】蠡測彙鈔(清)鄧傳安、沈太僕_国学导航. [2014-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4).
  20. ^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845) 前人遊記.水沙連紀程(鄧傳安撰,1823年). [2014-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9).
  21. ^ 番亲 - 台湾原住民历史语言文化大辞典网络版
  22. ^ 樸仔籬社群. [2021-0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23. ^ 葫蘆墩- 台灣大百科全書Encyclopedia of Taiwan. [2015-1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4).
  24. ^ 姚嘉音,第三章岸裡社的土地開發與漢化遷移,2007 (PDF). [2021-01-2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4).
  25. ^ 孟祥瀚,國立中興大學歷史系,台中盆地的拓墾,2007年5月12日 (PDF). [2014年4月30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年5月2日).
  26. ^ 社區簡介 - 臺中市社區總體營造全球資訊網. [2021-0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30).
  27. ^ 埔眉番 - 臺灣原住民歷史語言文化大辭典網路版. [2014-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9).
  28. ^ USER. 埔里「眉番」之後裔,或是台灣眉姓之起源 * (PDF). 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 [2017-10-3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10-30).
  29. ^ 吞霄社 - 台灣中部平埔族古文書數位典藏. [2014-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4-01).
  30. ^ 吞霄社事件- 台灣大百科全書Encyclopedia of Taiwan. [2015-1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4).
  31. ^ 大肚番王傳奇 - 中研院民族所數位典藏. [2014-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2).
  32. ^ 南投縣仁愛鄉公所~~村落. [2014-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9).
  33. ^ Bngala - 臺灣原住民族資訊資源網. [2014-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9).
  34. ^ 千里水路萬頃良田-嘉南大圳. [2014-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01).
  35. ^ 原視野:部落水政治- 台灣立報. [2014-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9).
  36. ^ 鄭勒先 - 臺灣記憶Taiwan Memory--國家圖書館. [2014-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37. ^ 潘英,《台湾平埔族史》,(台北)南天书局有限公司 ,1996年6月,页206
  38. ^ 洪欉 - 台湾记忆Taiwan Memory--国家图书馆
  39. ^ 洪欉事件- 台灣大百科全書Encyclopedia of Taiwan. [2015-1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4).
  40. ^ 草屯北势湳战役篇(戴潮春之北王洪欉事件 ... - 百度空间[永久失效链接]
  41. ^ 清朝三大民變- juifangpcline - 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14-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4).
  42. ^ 胡传著有《台湾日记与秉启》,其中记载:‘埔里所属有南番,有北番。南番归化久,初亦不兹事。北番出,则军民争杀之;即官欲招抚,民亦不从……。民杀番,即屠而卖其肉,每肉一两值钱二十文,买者争先恐后,顷刻而尽;煎熬其骨为膏,谓之‘番膏’,价极贵。官示禁,而民亦不从也。’清楚记载出当初台湾原住民遭到汉人大肆屠杀捕食的历史。
  43. ^ 美国福尔摩沙远征
  44. ^ 渡台禁令
  45. ^ 义学- 台湾大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of Taiwan
  46. ^ 云林县旧城
  47. ^ 埔里社厅城
  48. ^ 武力對抗初期. [2014-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23).
  49. ^ 劉瀞元,《賽德克 . 巴萊》 電影 中的霧社事件 (PDF). [2014-04-3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6-16).
  50. ^ 姐妹原事件 - 臺灣原住民歷史語言文化大辭典網路版. [2014-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19).
  51. ^ 寫真霧社事件台灣多樣性知識網焦點特展. [2014-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1).
  52. ^ 林圮埔 - 逢甲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全球資訊網 (PDF). [2014-05-0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05-16).
  53. ^ 吉安橫斷道路開鑿記念碑 - ntm.gov.tw. [2014-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03).
  54. ^ 北投埔林炳炎» 橫斷道路開鑿紀念碑. [2014-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4).
  55. ^ 2.1 中横之前 - 中横50系列活动 - 太鲁阁国家公园
  56. ^ 大事紀 - 農業知識入口網-小知識串成的大力量-/ - 農委會. [2014-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10).
  57. ^ 集集线#简介
  58. ^ 泰雅族的出草馘首. [2014-04-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59. ^ 馘首 - 台湾原住民历史语言文化大辞典网络版
  60. ^ 霧社事件- 台灣大百科全書Encyclopedia of Taiwan. [2015-1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4).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4-03 04:24,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