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坂本龙马

坂本龙马
Sakamoto Ryoma.jpg
出生1836年1月3日(天保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日本土佐藩高知市
逝世1867年12月10日(1867岁-12-10)(31岁)(庆应三年十一月十五日)
日本京都
死因遇刺
职业武士、政治家
配偶楢崎龙
日语写法
日语原文坂本 竜馬
假名さかもと りょうま
平文式罗马字Sakamoto Ryōma
日语旧字体坂本 龍馬
日语写法
日语原文坂本 直柔
假名さかもと なおなり
平文式罗马字Sakamoto Naonari
日语写法
日语原文才谷 梅太郎
假名さいたに うめたろう
平文式罗马字Saitani/Saidani Umetarō
日语写法
日语原文自然堂
假名じねんどう
平文式罗马字Jinen-dō
坂本龙马,庆应二年或三年,上野彦马在长崎拍摄的照片

坂本龙马

(日语:坂本 龍馬さかもと りょうま Sakamoto Ryōma,1836年1月3日-1867年12月10日),本名是直柔(最初叫直阴),“龙马”是通称[1]:15。生于1836年1月3日(天保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出生于高知城下本丁箸,是坂本八平之次子[2]:11。卒于1867年12月10日(庆应三年十一月十五日),日本幕末时期土佐藩乡士。后来两度脱藩而成为维新志士,与脱藩浪士组织日本第一个有限公司的龟山社中(后改为海援队),是促成萨摩长州二藩成立军事同盟的重要推手之一,而由其向后藤象二郎所提出的船中八策,也成为后来维新政府的重要指导方针。死后,1891年(明治二十四年)4月8日由明治维新后的新政府追赠正四位

于志士活动期间为了避人耳目,龙马曾使用假名“才谷梅太郎”;在宿泊寺田屋遭幕府军偷袭时,用的是萨摩藩士“西乡伊三郎”[1]:92。在宿泊(京都)近江屋遭偷袭时,身中34刀、致命伤在头部,一同在屋内的中冈慎太郎身重28刀,杀手一说是萨摩藩士“西乡伊三郎”(西乡隆盛部下),又有一说是新撰组斎藤一。

生平

早年经历

天保六年(1836年)十一月十五日[3]:49,坂本家之次男龙马在高知城下町本町筋一丁目出生[4]:130,出生时父亲(八平)39岁、母亲(幸)38岁,育有一名21岁长兄(权平)和三位姐姐(千鹤、荣、乙女),再加上同住一个屋檐下之大嫂和侄女(春猪),龙马排行老幺[4]:16。父亲坂本八平,是住在土佐国高知城下本丁筋一丁目(高知县高知市上町)之乡士(住在乡下之下级武士,享有武士待遇之农民)[5]:38。由于坂本家是从高知城下之富商——才谷屋——分家出来,所以名义上虽是乡士,但没有住在农村,而是领有九十七石之领地和十石五斗之俸禄,生活富裕[5]:39。到宝历年间(1750年代),坂本八郎兵卫直益买下乡士株[6]:20

据说他之所以被取名为“龙马”,是因为在他出生前一晚,他的父亲梦见一匹金黄色之马从天而降,母亲则梦见一条金龙升天[5]:38。一说母亲怀孕时,梦见龙飞入胎内,后来出生的龙马背后长出形状似龙、如同马鬃般之体毛[1]:15。据说龙马幼年时是个鼻涕虫(龙马曾写信给姐姐乙女称:“请别再把我当成过去那个鼻涕虫了。”)、爱哭包、身体虚弱、爱尿床又常被欺负[4]:16。据说龙马直到12、13岁还会尿床,又爱哭、不爱说话,周遭都认为他有些鲁钝[5]:39

龙马后来向众人称:“很早就放弃学问的我,是个才疏学浅的人。”[4]:20弘化三年(1846年),龙马曾就学于小高坂村楠山庄助的私塾[4]:17,因为跟班上的上士小孩打架而早早退学[4]:16。根据传闻,龙马和同学争执,当对方拔刀要往他头砍下去时,他立刻拿起木箱盖来抵挡[5]:39。没多久就由父亲出面申请退学,从此以后,龙马再不曾到私塾上过学[4]:20。六月十日,母亲过世,享年49岁[4]:130。母亲死后,父亲再娶龙马继母伊与(北代平助之女儿[5]:39-40),出身土佐藩官役世家,曾教导龙马武家三礼法:“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和“男子必须刚柔并济”[4]:20。从龙马遗留下来之许多书信中,从未出现过伊与之名,由此看龙马跟伊与缘分似乎浅薄[5]:40

龙马从私塾退学后,由奶妈照顾他,而乙女则多方面教导他,从知识到武术都有[5]:41。乙女把不会游泳的龙马带到河边,用竹竿戳他,逼他跳下河去,终于学会游泳[1]:15。龙马曾经说过:“我年幼时,自父母双亡后,便由姐姐照顾我长大成人,姐姐对我的恩情比父母还要大。”(《千里驹后日谭》)[5]:41

龙马剑术出色[5]:41。嘉永元年(1848年)[4]:22,14岁时,龙马听从父亲建议,到镜川附近之小栗流日根野道场学习剑术[3]:11。日根野弁治在城下筑屋敷(宅邸)开设道馆,龙马拜他为师后,努力学习;据说也因此治好他尿床之毛病[5]:41-42。龙马习剑之后如鱼得水,5年后于嘉永六年(1853年)就取得“小栗流和兵法事目录”(初级结业证明)[3]:11。龙马带着父亲写给他、日后一辈子未离身之〈修行中之心得大意〉[1]:18:“一、片刻不忘忠孝、修行第一之事;二、不做心移道具、浪费银钱之事;三、不应心迷色情、忘记国家之大事等有违心得之事。切望将右之三条浸染于胸,专心修行,归国专一。丑 三月吉日 老父 龙马殿”[4]:23

龙马向江户之土佐藩邸打过招呼后[4]:26,于嘉永六年(1853年)三月十七日前往江户进行剑术修行[3]:49。三月,日根野弁治传授龙马“小栗流和兵法事目录”一卷[2]:144。龙马在四月中旬抵达江户,向位于锻治桥之藩邸上屋敷(千代区丸之内)提出申请,同时在位于筑地(中央区筑地)中屋敷之长屋(大杂院)卸下行囊,开始每天过着修行般之生活[5]:43。四月,拜入北辰一刀流·千叶定吉道场门下[2]:144。抵达江户后,五月加入千叶定吉之道场门下[4]:26,成为北辰一刀流门生[3]:49

江户修行

黑船来航

在龙马获得小栗流目录的嘉永六年(1853年),亦向藩内提出自费前往江户进行为期一年之剑术修行的申请并获准。而与沟渊广之丞日语溝淵廣之丞(一说野村荣造日语野村榮造)一并动身前往江户,大约于四月时抵达江户。当他到达江户后,就留在江户城锻冶桥日语鍛冶橋附近的土佐藩邸(上屋敷,一说位于筑地的中屋敷),然后进入离开不远的千叶道场门下[6]:28。带龙马入门的是千叶周作(江户北辰一刀流的开山始祖)的弟弟千叶定吉,他带龙马进入当时被称为“小千叶”之千叶定吉所开设之道场[6]:28。龙马入门时,由于千叶定吉正好到鸟取藩仕官,于是便在当地教导剑术,因此龙马从其子重太郎学剑术[6]:28。不久,龙马与重太郎妹妹千叶佐那恋爱,甚至一度立下婚约[1]:21

六月三日,美国海军培里准将(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官[5]:45)率领4艘(2艘蒸汽船、2艘帆船)美国东印度舰队船只出现在神奈川县浦贺海域[4]:24。史上一般称为“黑船来航”(“黑船”为当时日本人对于欧美列强由钢铁所建造的船舰之泛称,但根据詹姆士·克拉维尔所著《幕府将军》一书中所描述,“黑船”是指从亚洲搜集贩卖珍宝等贵重物资前往欧洲的大型走私海船)。六月六日,幕府命令所有在江户湾拥有藩邸之诸藩警戒,龙马也以临时御用之名义受到征召[5]:45。为威吓幕府,培里下令拥有60门以上火炮之黑船对空开火[3]:15。结果培里在六月十二日向幕府表示日后会再重访后,就朝着琉球那霸航行而去[4]:24。黑船来航,龙马被征调到土佐藩品川下屋敷,担任品川海岸警备队[3]:49。九月二十三日,龙马向父亲报告因培里来航而临时受雇于土佐藩之任务已结束[4]:130。龙马寄信给父亲,上面提到龙马预计在隔年春天再度负责警备[4]:26。同日,他写给父亲家书道:“我相信不久即将有战事,届时我将取下外国人的首级,再返乡服侍您。”[5]:46

其后,完成九月沿岸戒备任务之龙马,在十二月与土佐乡士大庭毅平和谷村才八一起加入,龙马亦加入佐久间象山门下,准备学习西式炮术[4]:26。佐久间象山是松代(长野)藩士,精通西洋兵学[5]:47。佐久间象山可以说是当时洋学第一把交椅,在木挽町(中央区银座)开设私塾,胜海舟吉田松荫都是他弟子[5]:47。龙马直到十二月一日才正式入门[5]:47。这时,包含龙马在内总共有21名土佐藩士一起入门[6]:28

幕府在安政元年(1854年)一月,黑船再度驶来,龙马再度负责沿岸警卫工作,无法专心学习剑术;在土佐藩许可下,龙马结束15个月游学生活[1]:21。三月三日[4]:130,与美国缔结内容不平等之日美亲善条约[4]:24,日本没有关税自主权、承认治外法权[6]:40。六月二十三日,龙马返回土佐[3]:49,暂时结束为期十五个月的江户修行(原先申请核准的十二个月再加上黑船来航期间受到临时征召的三个月)。六月二十四日,龙马完成江户剑术游学并返回土佐[4]:26。闰七月,获颁《小栗流和兵法十二个条》、《小栗流和兵法二十五个条》(同上述证书)[4]:130。十一月,河田小龙日语河田小龍因土佐发生安政大地震而搬到龙马家附近居住[4]:28,龙马向小龙请教世界局势[3]:49。小龙虽为画家,但对西洋学问甚有心得,了解欧美,是土佐屈指可数之知识分子[1]:27。小龙告诉龙马:“要从事商业以筹措资金,购买外国船、招募同志,运送旅客与货物。在赚取利润后,才能重整这个国家。”[3]:21结果龙马听后说:“请你负责在内招募和培育人才,我去外面想办法弄来船只。”[4]:28小龙门生近藤长次郎长冈谦吉日语長岡謙吉新宫马之助日语新宮馬之助等,后来也成为龟山社中或海援队一员[4]:28

龙马在16岁时左右加入位于仁井田演之德弘孝藏道场,开始学习西洋炮术[4]:27。安政二年(1855年)十一月六、七日,龙马和哥哥一起参加炮术家德弘孝藏在仁井田滨举办之炮术训练[4]:130。十二月四日,龙马父亲八平过世[4]:30,享年59岁[4]:131。安政三年(1856年)二月,兄长权平继承乡士坂本家[4]:131。龙马再度向土佐藩提出“休假许可”,然后于安政三年再度前往江户[6]:40。八月十九日,龙马为第二次剑修行前往江户[4]:131。八月二十日,龙马再度为修习剑术从高知出发[2]:144,前往江户留学[3]:49。大约九月中旬才抵达江户[5]:49。九月下旬,龙马抵达江户土佐藩中屋敷[4]:131。安政四年(1857年),龙马获得土佐藩允许,延长江户留学期限一年[3]:49。八月四日,龙马居住在中屋敷期间,碰上山本琢磨的怀表拾取事件[4]:131。龙马并于是年担任定吉道场的塾头。安政四年(1857年)八月,龙马遭遇山本卓马捡到时钟事件[2]:144。九月,江户修习期满,获准延期一年[2]:144

龙马青梅竹马之初恋对象平井加尾日语平井加尾,是随山内容堂妹妹嫁到京都三条家,山内后成为寡妇[1]:31。长于和歌与写作,后来上京做侍女,在京都土佐藩藩邸工作[1]:31

安政五年(1858年)一月,龙马自千叶定吉道场取得《北辰一刀流长刀兵法目录》[4]:131(即薙刀术的初级结业证明),并于九月三日返回土佐[3]:49。九日三日,龙马再度完成剑术修行并重返土佐[4]:131安政大狱,水户派水户齐昭被命令永久螫居,一桥庆喜在23岁被迫隐居,桥本左内日语橋本左內赖三树三郎日语賴三樹三郎吉田松阴死罪[6]:44。十一月二十三日,在立川木户与水户藩士住谷寅之助、大胡聿藏见面[2]:144

土佐勤王

安政六年(1859年)九月二十日,龙马正式进入炮术家德弘孝藏门下[4]:131。万延元年(1860年)三月三日早上,发生樱田门外之变,时任幕府大老(即于非常时期所设之幕政最高行政首长)的井伊直弼于进入江户城时,在樱田门外被自水户藩浪士17人、萨摩藩浪士1人暗杀[4]:33。此事传到土佐藩后,在下士之间自然也受到了广泛的讨论,由于此时尊王思想日语尊王論已逐渐成为土佐藩下士之间的主流价值,故水户脱藩浪士斩杀跋扈擅权幕府高官的举动,也多被视为是如同赤穗义士为君主报仇一般的义举。龙马在三月十九日得知消息后,便向池内藏太说:“他们只不过是善尽为臣之责罢了,我们日后要做的事一定不得了!”[4]:33

同年七月,武市半平太为钻研剑术随冈田以藏游历九州[4]:35。一行人先进入赞岐丸龟藩,再经过备前美作备中备后安艺长州等地,最后进入九州,途中更与龙马的外甥高松太郎日语高松太郎会合,高松亦于其间协助武市等人的调查工作。

文久元年(1861年)三月三日,爆发永福寺事件日语永福寺事件,龙马也一同前往池田虎之进之宅邸[4]:131。事件造成上士及下士之间十分激烈的对立,起因于身为上士的山田广卫日语山田廣衛于酒宴结束归邸途中,与下士身份的中平忠次郎日语中平忠次郎发生冲突,结果是山田将中平斩杀于地,从目击者处得知此一消息的忠次郎兄长池田寅之进日语池田寅之進在气愤之下提刀前往现场,将仍逗留于该处的山田、以及与山田同行的益永繁斋日语益永繁齋一并杀死。事件发生的第二天,有许多上士聚集在山田家中,同样地,下士们则是聚集于池田寅之进的家中,双方气氛剑拔弩张,对决一触即发。眼看着事件即将发展成上士与下士之间的全面战争,为了不让大家受到波及,在旁人的建议之下,最后事件是以池田寅之进切腹自杀收场。事后藩内对于同是事件主角的山田家从轻发落,但是却对下士身份的中平家及池田家施以没收俸禄的严厉处分,这样的差别待遇让下士们感到群情激愤,而这种不满的情绪也成为后来土佐勤王党势力坐大的主因之一。

文久元年四月,武市半平太以剑术修行之名出发前往江户[4]:35。其间与水户藩、长州藩、萨摩藩等藩的藩士们多所交流,了解到土佐藩在勤王运动中的脚步已经处于较其他诸藩为落后,而与萨长志士达成了各自回到个别藩内尝试集结同志、整合藩论的共识,以期借由各藩的力量强化朝廷的权威,协助朝廷与幕府对抗。土佐藩士大石弥太郎向武市表示勤王倒幕是当务之急[4]:35。八月[4]:131,武市与萨摩藩之桦山三圆、长州藩之久坂玄瑞等人讨论三藩结盟话题,组成土佐勤王党[4]:35。盟约书上总共有192人歃血为盟[6]:56。九月[4]:131,武市返回土佐招募同志,龙马以血书署名[4]:35。九月,龙马加入土佐勤王党[3]:49,成为第九位成员[4]:131。土佐勤王党,为一势力庞大的组织,仅就其流传于后世的名册上所记载者,即高达有一百九十二名成员,可见实际上所加入的人数必定更多。武市成立土佐勤王党的目的,即在于希望运用其在藩内的势力,影响上任藩主山内容堂的政策意向,倾向于尊王攘夷的方向。

自从土佐勤王党成立以来,武市即不只一次向藩内就萨长两藩之情势提出说明,并主张土佐藩亦应跟进,成为尊王运动的助力之一,但是由于当时藩政系由参政吉田东洋为首的上士集团所主导,而以“公武合体”(亦即主张朝廷与幕府之间应设法和解共生,和宫下嫁十四代将军家茂即为此一政策的实现之一)为藩论的主要方针,故土佐勤王党及武市的尊王攘夷主张一直未能得到藩内的青睐,这样的情势,一直持续到文久二年(1862年)四月吉田东洋被暗杀(被认为是土佐勤王党所为)之后,武市始成功地将土佐藩的藩论转向为尊王攘夷。

决心脱藩

文久元年(1861年)十月,龙马获颁《小栗流和兵法三个条》[4]:131。十月十一日,龙马获准前往赞岐丸龟藩接受剑术训练[4]:131。十一月,剑术诠议期满,龙马提出延长到隔年二月之申请[2]:144。在成为胜海舟门生前之文久二年一月,龙马曾受武市半平太之托赴访走访长州,在长州停留十天中于藩校表演剑术,就此与长州藩结缘[3]:29。武市半平太委托龙马将书信送给长州的久坂玄端;玄端对龙马阐述藩论及政治情势等话题,提到“在斤斤计较土佐或长州的时候,国家就要灭亡了。徒领高禄的武士不可靠,派得上用场的是草莽志士们”[6]:68。龙马被武市派去各地收集情报[4]:36,前往赞岐丸龟藩途中借宿田中良助家,并向对方借用了2两[4]:131。在丸龟藩修毕剑术后,他把限期延长,渡过濑户内海,前往安芸国坊之砂[4]:36

文久二年(1862年)一月十四日,龙马前往萩与长州藩士久坂玄瑞会面[4]:132。一月十五日,龙马与久坂玄瑞当面交谈并将武市瑞山亲笔信转交给对方[4]:132。武市想托长州藩攘夷思想者久坂帮他开导龙马[4]:36。一月二十三日,受久坂玄瑞之托,龙马带着对方给武市半平太回信离开萩[4]:132。龙马于二月完成其任务。二月二十九日,龙马返抵土佐[4]:132。萨摩藩代表岛津久光率领1,000名士兵赴京都(上洛),以武力迫使幕府政治改革[1]:34。消息传到了土佐,有感于土佐藩的裹足不前,感到挫折的勤王党同志当中有部分的人逐渐兴起脱藩前往京都参与萨摩藩举兵上洛勤王的义举。所谓脱藩,即脱离藩籍而单方面不再受原有主从关系的拘束,其背后代表的常常不仅仅是脱藩者个人成为无所附骊的浪人以及藩内的罪犯,更有可能导致仍留在藩内的家族亲友因连坐而受到处罚。由于武市仍然抱着改变藩论以勤王的希望,故对于这种脱藩上洛的策略自始即抱持反对的态度,即使如此,仍无法阻止部分同志的陆续脱藩。比龙马更早归国之吉村虎太郎日语吉村虎太郎告诉武市半平太,应前进京都,脱离藩并且发起军事行动,但遭到拒绝[1]:34。在这个时期先后脱藩的还包括宫地宜藏、泽村惣之丞那须信吾日语那須信吾等人,而龙马也于此时下定了决心脱藩。

龙马长兄权平决定没收龙马佩刀,龙马三姐乙女瞒着权平自仓库中将坂本家名刀“土佐吉行”(原名“陆奥守吉行”)拿来给龙马[4]:44。文久二年的三月二十四日,龙马与泽村惣之丞一起脱离土佐藩,到九州等地流浪[3]:49。途中,两人曾在那须信吾父子家中住几天[6]:68。两人从土佐出发,越过伊予(爱媛),然后从大洲、长滨出去,从此地渡过濑户内海,长州(山口)近在咫尺[6]:70。三月二十五日,哥哥向福冈家报告“龙马昨夜起即下落不明”[4]:132。三月二十七日,哥哥向福冈家报告“家族藏刀遗失”[4]:132。三月二十八日,龙马抵达上关[1]:35

四月一日[4]:46,龙马与泽村惣之丞抵达长州藩下关富商白石正一郎日语白石正一郎之处,得知吉村等人已出发前往京都。龙马与泽村惣之丞在下关分头后,独自前往萨摩[4]:132。四月八日,参政吉田东洋在土佐[4]:132,突然遭土佐勤王党之那须信吾、安冈嘉助和大石团藏击毙,吉田东洋首级弃置在境川畔后,就脱藩逃离土佐[4]:48。龙马被怀疑是杀人犯[6]:68。六月十一日,龙马与泽村惣之丞在下关分头后,二人再度于大阪会合[4]:132。龙马与在京都的泽村以及位于住吉的望月清平取得连系,得知这一阵子时势情报,如吉村虎太郎日语吉村虎太郎于四月二十三日之寺田屋事件中被捕而被遣送回国、吉田东洋遭土佐勤王党3名成员暗杀[4]:47。途中龙马手头吃紧,出售剑之缘头,用手帕裹住剑头继续旅行[1]:38。之后龙马启程前往京都,并在京都与土佐勤王党之大石弥太郎相见[4]:46。武市在土佐藩进行活动之信念至终未改;结果,龙马与武市正式决裂[1]:34。京都地区治安无法光靠京都所司代和京都町奉行来维持,幕府在七月新设京都守护职,负责强化治安和代表幕府与朝廷交涉,并于次月任命会津藩主松平容保为京都守护职[4]:64。七月二十三日,龙马在大阪与樋口真吉见面,并获赠1两[4]:132。八月,龙马抵达江户[4]:52

师从海舟

万延元年(1860年)一月[4]:131,胜海舟搭乘咸临丸前往美国旧金山;在返抵浦贺港后,将他在美国见闻告知老中:“在美国,无论政府或民间,凡是地位高于他人者,其智慧也必定在人之上。我认为光是这一点就与我国大相径庭。”[4]:54

龙马抵逹江户后,据说于文久二年(1862年)闰八月二十二日[2]:144,借宿千叶定吉道场[4]:132。闰八月二十六日,与间崎哲马见面[2]:144。九月三十日,龙马和土佐藩士福冈孝悌一起到京都拜访久坂玄瑞,讨论设置亲兵的议题[4]:132。十月左右[2]:144,龙马、近藤长次郎和门田为之助一起带着松平春岳介绍信去拜访海舟[4]:56,并自海舟口中认识开国论,结果三人都成为海舟门生[4]:52。十月,胜海舟奉命担任军舰奉行[2]:144。海舟对龙马说:“要积极从事贸易,厚植国力,所以现在需要军舰和船员。”[3]:21十一月十二日,龙马与高杉晋作、久坂玄端见面[2]:144。十二月四日,龙马前去拜访福井藩邸,要求跟前福岛藩主松平春岳见面[5]:59。十二月五日,龙马与间崎哲马、近藤长次郎等人谒见松平春岳;十二月九日与门田为之助、近藤长次郎一起拜访胜海舟[4]:132,成为胜海舟门生[3]:49。十二月二十九日,龙马与千叶重太郎一同前往兵库拜访胜海舟[4]:132。海舟是幕府中少数不属于任何派系且思想不受拘束,再加上龙马为求新发展不惜脱藩向外寻找自由,他们赋予所有怀抱热诚之年轻人一个不问身份、自由学习并可参与建构新日本之理念[4]:56。龙马写信给姐姐乙女说:“我现在已成为天下第一军事学家胜麟太郎老师的门生,相当得到老师宠爱。”[4]:59

文久三年(1863年)一月一日,龙马奉胜海舟之命与千叶重太郎等人一起前往京都[2]:144。一月八日,龙马回到大坂胜海舟处[2]:144。一月十三日,龙马与胜海舟一同自兵库塔乘幕府军舰顺动丸前往伊豆之下田港[4]:132。一月十五日[4]:132,顺动丸因受风浪影响临时停靠在下田港,而山内容堂搭乘大鹏丸刚好停泊在港内,于是海舟亲自造访容堂留宿之法福寺,请求对方赦免龙马脱藩罪,容堂立刻答应,还说:“他们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可别再让他们重蹈覆辙!”[4]:53为留下证据,容堂在纸上画一个葫芦交给海舟,不久龙马遭传唤至京都土佐藩邸7天(一说是3天)禁闭刑罚,最后在二月二十五日正式被免除脱藩之罪[4]:53。一月二十五日,龙马与大久保一翁见面[2]:144。二月二十五日,龙马之脱藩之罪获得赦免[3]:49。二月,将军德川家茂准备出发上京[4]:64

文久三年三月六日,在藩厅命令下,龙马与安冈金马一同接受航海训练[4]:132。三月二十日,龙马写信给乙女:“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运气不好的人,从公众澡堂走出来瞬间,可能遭到睾丸突然被割致死的事件。和这种人相比,我们的运气算是好的。换句话说,就算我们赴死亡的场所,也死不了。虽想死却仍苟活。现在,我身为日本第一的人物、胜麟太郎先生的弟子,每天对想做的事都充满干劲。因此,我决定在四十岁以前,绝不归返故乡。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兄长,他最近心情大好,已获他的许可。我力志为国家为天下尽力而为。请替我高兴吧。敬笔 三月廿日 乙样 龙”[1]:158

文久三年四月二日,龙马到江户访视大久保一翁[3]:49。四月三日,龙马带着大久保一翁之信前往京都拜访松平春岳[4]:133。四月十日,龙马在和歌山与胜海舟见面,交付大久保一翁书简[2]:144。四月十六日,龙马与大久保一翁从大坂前往福井[2]:144。四月二十日,德川家茂向众臣宣告攘夷日期为五月十日[4]:133

神户海军操练所纪念碑,位于神户市中央区新港町日语新港町 (神戸市)NTT Docomo神户大楼旁

文久三年四月二十三日,德川家茂搭乘军舰“顺动丸”巡视摄海,胜海舟向其提出海军建兴策[4]:133。四月二十四日,幕府决定在神户成立海军操练所[4]:133。四月二十五、二十六日,姊小路公知搭乘军舰顺动丸,在胜海舟带领下巡视摄海沿岸[4]:133。五月,龙马正奔走于筹建神户海军操练所日语神戸海軍操練所[3]:29。五月二日,龙以胜海舟使者身份前往大阪本愿寺拜谒姊小路公知,并呈上蒸汽机缩图等[4]:133。五月十六日,龙马出发前往越前福井藩,商借海军塾之运用资金(在越前福井和横井小楠日语橫井小楠、三冈八郎等人会面)[3]:49,前往福井拜会松平春岳[4]:133。五月,龙马前往越前福井拜访三冈八郎日语由利公正,与他和横井小楠展开三人会谈,据说当时龙马曾唱道:“宁为吾王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但此刻我却满心担忧国家之前景。”[4]:37龙马并请对方赞助五千两资金,不过实际上只取得一千两左右资金援助[4]:59。在这段期间内,为了评估将来海军成立后,利用海军的资源开拓北方之地的可能性,龙马与同为土佐出身的塾生北添佶摩日语北添佶摩等人展开了热烈的辩论,北添等人更于是年五月前往箱馆(今北海道)等北地视察,龙马后来更希望能够将尊攘派志士的热忱移转到北海道开拓上,而不要浪费精力在诸如“天诛”等的恐怖活动上,但是却一直没办法得到共鸣。六月二日,龙马与胜海舟等人一起协助广井磐之助报仇[2]:144。六月二十八日[4]:133,龙马写信给乙女称:“……江户的伙伴、旗本及诸侯们应同心协力,如在信里所言,与幕府的官员们作战打杀,日本一定要再革新一次。吾已向神发愿。……”[1]:45六月二十九日,龙马前往京都福井藩邸拜访村田巳三郎讨论时势,胜海舟赠其骑兵铳一把[2]:144

文久三年八月十三日,长州藩尊王攘夷派志士为攘夷亲征取得由天皇亲自出巡之大和行幸诏书[4]:62。八月十八日,在京都发生日后称为“八·一八政变”的事件,在公武合体派之萨摩藩和会津藩联手削夺权力,将主张倒幕最力的长州藩遂出京都[3]:29。长州攘夷派被公武合体派赶出京都,拥立幕府方是萨摩藩[4]:48。八月十八日御前会议上决定延后大和行幸、禁止尊王攘夷派公卿参政和卸除长州藩御所警备任务[4]:62。在土佐藩内,支持公武合体论之山内容堂被解除禁闭,并恢复藩主身份,重新接掌藩政[4]:48。山内容堂认为,对于主导东洋暗杀、任意操控藩主丰范,并在背后干涉藩政之武市半太郎罪不可赦,旋即着手扫荡土佐勤王党[4]:48

楢崎龙(阿龙)

文久三年十月,龙马出任神户海军塾塾头[4]:133。十月二十八日,龙马随着胜海舟前往江户[2]:144。十二月六日,胜海舟为龙马等人之召还令提出延期申请[4]:133。十二月二十七日,德川家茂上洛,龙马随胜海舟前往[2]:144

文久四年(1864年)一月八日,龙马随胜海舟前往大坂[2]:144。二月,改号为元治元年[6]:96。元治元年二月,龙马召还令之延期申请遭拒[4]:133。二月十日,无视土佐藩归国命令,龙马再次脱藩[3]:49。同日,龙马随同胜海舟奉命前往长崎出差[4]:133。二月,海舟为代表幕府与英国法国荷兰、美国交涉而前往长崎,龙马也随之同行[6]:100。二月十九日,龙马奉胜海舟之命拜访熊本之横井小楠[2]:144。二月二十三日,龙马在长崎停留,四月六日从长崎归途再度拜访熊本之横井小楠,至四月十四日回到京都[2]:144。五月,龙马创建神户海军操练所[3]:49。同月,龙马与楢崎龙相遇[4]:133。同年夏天,寺田屋老板娘阿登势把阿龙收为养女,龙马极为信任阿登势,甚至直接唤她为“老妈”[4]:65。五月二十九日,幕府针对“神户海军操练所”之建设颁布详细条款[4]:133

池田屋事件

元治元年六月二日,龙马朝着江户出发[2]:144。六月五日,新选组袭击“池田屋事件[4]:133。尊攘派志士计划是“在风大的日子于御所(即天皇的居所)放火,然后乘着混乱将孝明天皇带到长州”[6]:96。新选组获悉情报,开始寻找他们开会地点[6]:96。由局长近藤勇及副长土方岁三带队,近藤沿着木屋町通、土方沿着鸭川东岸逐户搜寻,近藤后来得到志士们在池田屋聚会的情报。最后由近藤勇永仓新八藤堂平助冲田总司等数人找到开会场所“池田屋”后便一举冲入袭击[6]:96。此事件后造成志士方面14人死亡,事后遭到牵连者多达24人,死者当中包含肥后宫部鼎藏、长州的吉田稔磨、及龙马友人·土佐的北添佶磨日语北添佶磨望月龟弥太日语望月龜彌太等。六月十七日,龙马搭乘黑龙丸至下田,对胜海舟描述虾夷开拓计划[2]:144

七月十九日,龙马与胜海舟一同搭乘观光丸自神户返航大阪,再沿着淀川而上[4]:133。七月二十八日,龙马搭乘幕舰翔鹤丸从大坂回到江户[2]:144。龙马与阿龙在元治元年八月一日低调在青莲院塔头金藏寺完成结婚仪式,见证人为该寺住持智息院[4]:67。八月,龙马潜入伏见,将阿龙托付给寺田屋[2]:144。八月三日,幕府下达第一次长州征伐令[4]:133。八月中旬,龙马在京都萨摩藩邸与西乡吉之助面谈[4]:133。八月二十三日,龙马从京都回到神户,报告与西乡面谈结果[4]:133,向胜海舟传达京都情势[2]:144。九月[4]:133,幕府军舰奉行海舟决定拜访第一次征伐征长总督参谋西乡[4]:68,在大阪会谈[4]:133,海舟对西乡说:“幕府就快不行了。”[4]:68接着更称将来局势必须实施共和政治,让有实力诸藩都参与其中,而非无意义相互攻击[4]:68。西乡决定以不诉诸武力方式结束第一次长州征伐,下令长州藩自行执行与“禁门之变”有关之三家老等人之切腹、死罪与处罚,以作为不再攻击长州之条件[4]:68

元治元年十月二十一日,幕府令胜海舟返回江户,海舟把龙马等人之安危托付给萨摩藩,此后龙马等人便销声匿迹[4]:134。十一月左右,龙马与泽村惣之丞一起潜伏江户[2]:144。海舟自从得知自己将被召回江户后,便在顾虑到龙马等人安全下,将他们托付给萨摩藩家老小松带刀[4]:80。身为军舰奉行之海舟在一月即遭罢免[4]:58,神户海军操练所也在庆应元年(1865年)三月十二日正式废止[4]:134

龟山社中

龟山社中的古迹(长崎市)

庆应元年(1865年)二月,萨摩藩在萨长交易中自长州藩进口稻米[4]:88。三月十二日,幕府废除神户海军操练所[2]:144。四月,龙马随西乡吉之助离开京都、前往鹿儿岛[3]:49。四月五日,龙马与土方久元见面[2]:144。萨摩藩家老小松带刀正好在此时注意龙马等人海军实力,向他们伸出援手[4]:74。透过小松带刀,龙马认识汤玛士·葛洛佛、五代才助等人[6]:112。四月二十二日,龙马前往鹿儿岛,与西乡隆盛等人从大坂出帆[2]:144。龙马一行人随着西乡与小松一起搭上萨摩藩之蝴蝶丸蒸气船,在四月二十五日从大阪出发前往萨摩,同行者还有近藤长次郎、高松太郎、泽村总之丞和新宫马之助等后来龟山社中成员们[4]:74。小松对龙马提出“我将萨摩藩的名义借予你”,而交换条件则是龙马必须“提供操船的人材”[6]:112。蝴蝶丸于五月一日抵达鹿儿岛[4]:74。五月一日,龙马在西乡邸、小松带刀邸停留,讨论萨长和解提案[2]:144。龙马在鹿儿岛头两周,为社中成立事情忙得不可开交,接着在五月十六日当天离开鹿儿岛,展开萨长同盟计划[4]:86。五月十二日,幕府下令第二次讨伐长州[2]:144。五月十九日,龙马前往熊本、沼山津拜访横井小楠;五月二十四日,在太宰府谒见三条实美等五卿; 五月二十七日,在太宰府谒见五卿,游说萨长和解[2]:145。五月二十八日龙马与小田村等人从太宰府出发,并于闰五月一日自筑前黑崎进入下关[4]:86。闰五月五日,龙马在下关之白石正一郎邸与土方久元会谈[2]:145。闰五月十一日,武市半平太切腹[2]:145。闰五月二十九日,龙马与中冈慎太郎一同前往京都说服西乡隆盛[2]:145

英国商人哥拉巴在长崎经营之贸易公司,透过小松带刀介绍,与萨摩藩有生意往来[1]:61。闰五月,龙马在长崎成立“龟山社中[3]:49,并展开商社活动[4]:134。龟山社中直接从哥拉巴商会购买武器和船只,运输至长州藩[1]:61。在龟山社中里,薪水一律是一个月三两二分,由萨摩藩来给付[6]:112。龟山社中最初成立目的是萨摩藩希望借助成员航海技术,与外国通商或协助运送物资,但后来工作似乎多以支援龙马行动,和接洽萨摩藩与长州藩间为合作运输武器或军粮为主[4]:82。为方便进行商贾,龙马分别在长崎的小曾根英四郎日语小曾根英四郎家、下关的伊藤助太夫日语伊藤助太夫家、及京都的酢屋设置了办事处。

龟山社中的成立,除了着眼于进行商业活动以赚取利润之外,也有着协助当时水火不容的萨长两藩和解的目的在内,最终使萨长同盟成立。由于当时各藩与外国的交易均须透过幕府同意,而长州藩倒幕急先锋的立场,使幕府对长州藩的武器弹药类货物等交易,采全面禁止的态度,导致长州难以获得现代化的军事武装;另一方面,萨摩藩则因连年支持幕府不断镇压攘夷人士及对长州的军事行动,而陷入财政危机,且向来为筹措短缺的粮食用米感到十分苦恼。此时,龙马即提出了以萨摩藩之名义购入武器,再秘密转卖给长州藩;而长州则回馈萨摩所缺少的食粮用米作为回报的双赢策略。庆应元年(1865年)七月二十日日,伊藤俊辅井上闻多为购买武器前往龟山社中[4]:91。十月,龙马从鹿儿岛进入山口与长州藩交涉,并在十一月告知西乡自己有办法取得稻米[4]:88。至于实际执行交易接洽及货物运送,则由龟山社中的成员及船只负责。由于此一策略解决了两藩各自的燃眉之急,自然很快地得到了双方的首肯,也成为了萨长和解最初的契机。于萨摩藩名义替长州所购置的武器当中,更包含了于庆应二年(1866年)交付给长州的英国制木造蒸气船“乙丑丸”,此一船舰在后来由幕府所发动的第二次征长之役当中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

萨长同盟

寺田屋事件的时候 龙马使用了S&W No.2

元治元年(1864年)七月十八日至十九日,京都爆发蛤御门之变[4]:133,老臣来岛又兵卫、神官真木和泉守、久坂玄瑞等人率领数千军势,于自蛤御门的方向,向皇宫进军,但是最后被佐幕势力击败,史称“禁门之变”。由于长州对皇居兵刃相向的行动被视为对天皇的大不敬,故随即被宣告为“朝敌”(即朝廷的敌人)。下关战争[4]:133——长州藩毫无退缩之意并坚持攘夷,在元治元年八月五日遭到英、美、法、荷四国舰队联手炮击下关[4]:60。自从蛤御门之变以来,长州对萨摩、会津不满与日俱增,有人甚至在会木屐写上“萨贼会奸”四字,以脚来践踏泄愤[4]:88。但在这样的氛围之下,仍有人寄望能够促成如萨摩、长州等雄藩的结盟,以实现武力讨幕,此一构想最早由筑前勤王党所提出,后来则由土佐脱藩志士中冈慎太郎及其同志土方久元日语土方久元继承该路线。

庆应元年(1865年)四月,西乡吉之助与小松带刀回去萨摩时,龙马也随他们一同前往,并乘机向小松带刀提出“萨长同盟”[6]:112。五月,中冈、龙马、桂小五郎、伊藤博文、井上闻馨密谈,决定五万两买下联合号,取名为“樱岛丸”[6]:124。龙马到下关后,在庆应元年闰五月六日说服桂小五郎接受萨长同盟案,并与土方楠左卫门和中冈慎太郎合作,为桂小五郎与西乡吉久助安排萨长会谈[4]:86。闰五月六日,龙马在下关与土方楠左卫门、桂小五郎和时田少辅面谈[4]:134。然而到了闰五月二十一日,只见到中冈独自一人前来,一路随中冈从鹿儿岛搭乘蝴蝶太前来之西乡,因临时有事不便前往下关,便在佐贺关转向前往京都[4]:86。桂听中冈解释后大怒,龙马与中冈只好立刻向桂道歉,并答应他会不损长州颜面与萨摩藩交涉[4]:86。龙马向桂小五郎说明和解之必要[1]:59。桂小五郎提出再度会谈之附加条件:由萨摩藩出面申请和议,出借名义购买武器与军舰[1]:60。闰五月二十九日,为说服西乡,龙马偕同中冈前往京都[4]:91。六月二十四日,龙马在京都萨摩藩邸与西乡见面,向其提出代长州藩购买武器之违约补偿建议[4]:91,并要求对方以萨摩藩名义代替长州藩购买蒸气船和武器[4]:134。龙马并向西乡请求“借用萨摩的名义”,龙马打算以萨摩名义购入武器,然后再将武器走私到长州,小松带刀也同意[6]:118。龙马在七月安排长州伊藤博文、井上闻馨与镘头屋长次郎碰面,长次郎再将他们介绍给小松带刀认识,然后在竹内向葛洛佛买武器,运进下关[6]:118。八月,龙马开始以萨摩名义购入武器,再走私转卖到长州[6]:122。九月,英、美、法、荷四国公使,要求批准条约与兵库开港[2]:145。九月二十一日,准许再度讨伐长州[2]:145。九月二十九日,龙马在周防上关上岸[2]:145。十月,龙马在下关与桂小五郎会谈,并建议对方上京[4]:134。十月三日,受西乡隆盛之托,与长州藩斡旋兵粮米之供应[2]:145。十月四日,龙马与松原音三、小田村素太郎和广泽真臣面谈,并获得对方同意提供兵粮米给藩摩[4]:134。为答谢萨摩藩出借名义购买武器军舰,长州藩接受龙马建议,决定捐赠500俵米给萨摩藩做谢礼[1]:68。萨摩藩虽然高兴获得军粮,却对长州藩有戒心,遂归还米粮[1]:68。长州藩不接受归还,龙马于是接受米粮[1]:68。十月五日,批准安政五国条约[2]:145。十月十八日,长州藩以萨摩藩名义向葛洛佛购买联合号,并命名为樱岛丸[2]:145。十月二十一日[6]:124,龙马与桂小五郎在下关等著西乡到来,结果只有中冈慎太郎一人前来,西乡要先上京向朝廷表达意见,直接朝京都前往[6]:118。十一月七日,幕府下令诸藩出兵长州[4]:134。在美国南北战争结束后,全世界武器市场出现“武器过剩的现象”,而武器后来都流向日本[6]:122。十一月二十四日,龙马在大坂前往下关[2]:145。十二月十四日,龙马在下关与长州藩士中岛四郎缔结“樱岛丸改定条约”[2]:145

龙马对桂这一方以及中冈对西乡这一方,以龟山社中居间协助解决双方军需为题的强力游说。庆应二年(1866年)一月一日,印藤聿将长府藩士三吉慎藏介绍给龙马[2]:145。一月上旬,龙马在下关与高杉晋作会谈,并受赠一把写有送别涵意汉诗之扇子和一把手枪[4]:134。为缔结萨长同盟,长州藩代表桂小五郎在一月八日被带到萨摩藩京都藩邸,预定与西乡会面[3]:35。一月十日,龙马与三吉慎藏一同出发前往京都[4]:134。桂小五郎在等十多天后,却还迟迟等不到对方回应[3]:35。一月十八日,龙马抵达大阪,当夜拜访大久保一翁,对方要龙马注意己身之危险处境[4]:135。龙马于一月十九日抵达京都[4]:90,入住伏见寺田屋[2]:145。当龙马在一月二十日抵达萨摩藩邸时,原以为双方早已依约结为同盟,不料两藩却还在原地踏步[3]:35。龙马得知萨长尚未缔结同盟后,出面请求西乡等人与桂小五郎当面对谈[4]:135。龙马询问桂小五郎,桂小五郎回答龙马说:“长州绝对不能先低头,我打算明天就回长州。如此一来,我们长州准备战到烧成焦土为止。之后,萨摩靠自己决定日本的将来就好”[6]:126。龙马听后劝阻桂“别说那种话,再耐心等等”,接着便在一月二十二日晚上前往西乡住处[6]:126。龙马深入了解桂小五郎后,立刻前去西乡谈判,怒斥西乡不该为面子问题而放弃机会,应该要展现出气度才能达成目标[3]:35。于是西乡出面向桂小五郎致歉,并且在一月二十二日(另有一说为一月二十一日)缔结萨长同盟[3]:35。最后龙马让西乡与小松带刀、桂小五郎等见面,自己则在一旁与会,缔造“萨长同盟”[6]:126。一月二十二日,在桂小五郎之送别会中,龙马与西乡、小松带刀一同出席[4]:135。同盟内容:长州若与幕府交战,萨摩将派两千名士兵前往京都,一千名士兵前往大坂支援;如果长州在战争中战胜,萨摩将向朝廷进劝,为长州洗脱冤罪;长州若濒临战败,萨摩将在半年至一年期间,挺身协助;幕府军如果返回江户,萨摩将向朝廷进劝,以洗脱长州的冤罪;如果一桥、会津、桑名等藩防碍萨摩斡旋,将宣布开战;长州一旦获得洗刷冤屈,两藩将同心协力为日本效命[1]:63。一月二十三日桂小五郎交给龙马的信,龙马于二月五日在背面用红笔加注[4]:135,最后写上“龙”字[3]:35:“表书列示之六条盟约,系由小西两氏、老兄(指桂小五郎)和龙同席讨论之结果,与事实毫无相背之处。仅以此流传后世,并在神明见证下,誓言永不更弦易辙。丙寅 二月五日”[4]:89

寺田屋遇袭

京都伏见的寺田屋,坂本龙马在京都时经常住宿的地方

然而萨长同盟会面的消息泄漏了出去,就在同盟签约之后的庆应二年(1866年)一月二十三日,当晚龙马返回寺田屋[4]:135。龙马与长州的三吉慎藏一同入京,然后于寺田屋举杯庆祝[6]:128

龙马在寺田屋遭伏见奉行所捕吏袭击而受伤[2]:145。一月二十四日,龙马在寺田屋遇袭[3]:49。凌晨两点左右,林肥后守等伏见奉行所的捕快们上来盘查旅客,三吉察觉外面气氛有异;当捕快正打算冲进屋内时,龙马的恋人楢崎龙全裸冲进龙马房间大喊“龙马!快逃……”[6]:128。寺田屋被伏见奉行所之捕役包围[4]:135。龙马急忙配起刀,手持高杉晋作相赠的六连发手枪,三吉也拿起长枪(矛)与捕快们对战[6]:128。由于寺田屋的天花板很低,导致捕快们的武士刀不易施展。龙马右手大姆指根部被砍伤,左手大姆指箸切断,左手食指根部关节也被砍伤[4]:94。龙马在混战之中,左右手之拇指和左手之食指都被砍伤[3]:40。龙马只好丢下手枪,与三吉一起从后阶梯逃出[4]:92。两人在黑暗中沿着河岸一路逃亡,负伤的龙马躲在木材场的架子上,三吉则伪装成旅人,逃往伏见萨摩藩邸[3]:49。紧急通报龙马后,阿龙独自一人跑进萨摩藩邸[1]:64。藩邸虽已在阿龙通知下得知此事,但直到三吉通报龙马所在位置后,萨摩藩才赶去救援[4]:92。接到三吉紧急通报,藩邸立即派出约60人前往援救[1]:63。一月三十日,龙马与阿龙一起移动至京都之萨摩藩邸接受西乡庇护[4]:135。时代纷乱不仅使龙马努力化为泡影,更一次次夺走新生力量[4]:42

二月六日,龙马写信向桂小五郎报告寺田屋事件[4]:135。为了治疗被砍伤的左手,在西乡的建议下龙马决定前往雾岛山的盐浸温泉休养,庆应二年(1866年)二月,龙马和阿龙结婚[3]:49。龙马和阿龙两人结婚与西乡等人一同搭船前往鹿儿岛[3]:41。三月,和西乡等人一同返回萨摩,阿龙也一起同行[3]:49。三月四日,龙马与阿龙一起从大坂出航前往鹿儿岛[2]:145。三月十日,龙马与阿龙一起搭乘三邦丸抵达鹿儿岛,二人在“茶会”旅馆过夜[4]:135。二人暂居小松带刀邸,不久移居到吉井幸辅邸,是二人密月旅行[2]:145。三月十六日,龙马和阿龙从前之滨搭乘帆船出发,抵达滨之市港,在日当山温泉过夜[4]:95。三月二十日,以萨摩藩名义购买瓦尔菲弗号,借给龟山社中[2]:145。三月二十九日,登上雾岛高千穗峰,并前往雾岛神社[4]:95。四月一日,在盐浸温泉过夜[4]:95。四月八日,在日当山温泉过夜[4]:95。这次旅行也被认为是日本首例之蜜月旅行[4]:94。四月十四日,龙马参观萨摩藩开成所,强调海军之重要[2]:145。五月二日,瓦尔菲弗号遇难,池内藏太等12名龟山社中成员死亡[2]:145。五月初,长州给萨摩之米谷送抵鹿儿岛[2]:145。五月十三日,与英、美、法、荷签订改税约书[2]:145

六月二日,龙马与阿龙一起搭上樱岛丸,离开鹿儿岛[2]:145。六月上旬,龙马将阿龙托付给长崎之小曾根英四郎别邸[2]:145。六月七日,第二次讨伐长州开战[2]:145。幕府派出约10万名军力攻打长州,萨摩藩以“这是幕府个人的战争”为由[1]:69,基于“萨长同盟”拒绝出兵[1]:68。六月十五日,樱岛丸离开长崎[2]:145。六月十六日,樱岛丸改名为乙丑丸,隶属长州藩海军局,龟山社中也纳入海军总督高杉晋作指挥之下[2]:145。六月十七日,乙丑丸炮击田之浦,龙马与高杉晋作一同参战(也有一说是观战)[2]:145。六月十八日,龙马便协助高杉枹击门司、田之浦幕府军[6]:136。六月二十日,龙马与高杉晋作会谈[2]:145。战况时好时坏[1]:68。七月二十日,德川家茂在大阪城因脚气病去世[6]:140,幕府决定撤退[1]:68。八月二十一日,幕府因将军去世而下达停止讨伐长州之命令[2]:145。十月二十八日[2]:145,龟山社中因萨摩藩之担保,购买帆船(大极丸)[1]:71。虽然企图藉开发虾夷地资源获利,但因无人支援而挫败,无法付钱购买帆船[1]:71。十一月下旬,龙马企划与九州诸藩交好之商社,五代才助与长州藩士广泽兵助制作马关商社议定书[2]:145。但因长州觉得为难而取消[1]:71。十二月上旬,在山口将桂小五郎介绍土佐藩探索方沟渊广之丞,龙马企图复兴长土二藩[2]:145。十一月五日,一桥庆喜成为第十五代将军[2]:145。十二月二十五日,孝明天皇驾崩[2]:145

海援队长

海援队旗(二曳)
后藤象二郎

土佐藩参政后藤象二郎福冈孝弟日语福岡孝弟两人在藩内组织“海援队”及“陆援队”[6]:146。龙马在长崎接到后藤象二郎提议会面,后藤来到长崎事务所(土佐商会)[1]:72。庆应三年(1867年)一月九日,明治天皇继位[2]:145。一月十三日(一说一月十二日),在土佐商会松井周助和土佐藩沟渊广之丞引见下[4]:135,龙马与土佐藩后藤象二郎在长崎榎津町清风亭会面[4]:96。二月,龙马取得第二次脱藩赦免令[4]:98。二月十日,龙马在阿龙陪伴下回到下关,之后居住在伊藤助太夫邸别馆[2]:145。三月,“海援队”正式组成[6]:146。龙马与象二郎在清风亭会谈结束后,将龟山社中赞助者改成土佐藩,公司名称从此改称为海援队[3]:33。“海援队”意指土佐藩希望获得“来自海上的支援”;除从事海运与贸易,也出版英语入门、宗教、藩论等书籍,私塾也在学习政治学和航海技术等方面发挥效益[1]:73。四月上旬,龙马脱藩罪获得赦免[2]:145。四月,龙马被任命为海援队队长[4]:135。同月,起草《海援队约规》[4]:135:“①不论出身。即使是脱藩者,只要对海外事务感兴趣,也能加入,支援土佐藩是其主要事业。②队内一切事务都委任队长(龙马)处理,并绝对遵从。③面对困难时,相互合作,严禁独断独行从事激烈行动、结党佐派、妨碍他人等。④配合本人的志向,学习政治学、航海技术、语学等,不得怠惰。⑤队上所需需费用自行设法筹备。经费不足时,由土佐商会给付。”[1]:73。四月十四日,高杉晋作去世[2]:145。海援队经营目的是运输、谋利、开拓、投资以及支援土佐藩等[4]:98。七月,中冈慎太郎“陆援队”也开始运作[6]:146。七月六日,长崎发生伊卡洛斯(杀害两个英国水手)事件,海援队遭怀疑[2]:145

为进行海运事业,海援队向伊予大洲藩租用蒸汽船“伊吕波丸”[6]:146。四月十九日,由海援队驾驶之伊吕波丸自长崎港出航[4]:136。在海援队成立之初,发生了“伊吕波丸事件”,伊吕波丸是海援队向大洲藩籍船主所商借的蒸气船,于庆应三年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在濑户内海纪州藩的明光丸发生冲撞,由于明光丸体积较伊吕波丸庞大许多,导致伊吕波丸最后终致沉没[3]:49。四月二十四日,龙马自鞆港上岸后,在鱼屋万藏家与明光丸之人针对事故责任谈判;四月二十九日,龙马乘船前往下关[4]:136。海援队失去船只及运载货物,要求赔偿金;纪州藩找借口推拖没有责任;土佐藩依据“万国公法”,参照海外判例,指责纪州[1]:74。龙马以日本史上从无异国船相撞先例为由,称审判应采“万国公法”(即日本对国际公法的旧称)作为裁决依据,并安排长崎丸山之艺妓们向长崎人宣传:“撞沉了我的船,就要付出代价,不肯赔钱的话,就拿国家来偿”,使海援队受到舆论同情[4]:100。五月二十一日,板垣、中冈、西乡在京都订定讨幕密约[2]:145。五月二十三日,准许兵库开港,五月鹿儿岛纺绩所开始操业[2]:145。五月二十八日,龙马请五代才助协助调停伊吕波丸事件;五月二十九日,龙马写信给小谷耕藏和渡边刚八,通知他们伊吕波丸事件之谈判已完成[4]:136。后来纪州藩代表请求萨摩藩五代才助出面调停,五代让纪州藩接受支付八万四千两(后减少至七万两)赔偿金给海援队[4]:100。其中还给大洲藩四万二千五百两后,海援队则私下收下“一万五千三百四十五两的赔偿金”[6]:148。十一月七日,纪州藩支付七万两给土佐藩,龙马则在八天之后被杀[6]:148

以下的传闻中据说是由当时在场的陆奥阳之助所证实。大政奉还后,据说龙马和户田在近江屋内起草一份《新官制拟定书》,其中还出现小松、西乡、大久保、桂和后藤等人名字,曾有传闻指出西乡在看过拟定书后,问起龙马为何没有他自己的名字,龙马回答:“这个嘛,我搞不好会组织一个世界的海援队吧!”[4]:114其实,龙马与西乡两人在大政奉还后并未见过面[4]:114

船中八策

坂本龙马 庆应三年(1867年)左右摄影
大政奉还图

庆应二年(1866年)六月七日,第二次长州征伐开始[4]:135,龙马在六月十六日乘着樱岛丸(旧联合号)来到下关,抵达时高杉已在该处等待他的到来[4]:106。六月十四日,龙马与高杉晋作会谈,并答应对方负责攻击小仓之幕府军[4]:135。同日龙马与桂小五郎面谈,联合号运送过来之长州藩兵粮米由社中接收[4]:135。其后高杉拜托龙马协助挡小仓口敌军,龙马立刻点头答应,隔天早上樱岛丸出发前往门司和田之浦,与长州藩之丙辰丸一起用数十发大炮攻击敌方,大获全胜[4]:106。六月十七日,龙马指挥联合号攻击门司[4]:135德川家茂在七月二十日大阪城病逝,幕府军收到讣文后立刻撤兵[4]:106。第二次长州征伐中止[4]:135。九月二日,重新参与幕政之胜海舟与长州藩谈和[4]:106。十一月,龙马与萨摩藩士五代才助、长州藩士广泽真臣相约见面,共同完成《商社示谈个条书》[4]:135。十二月五日,一桥庆喜即位为第15代将军[4]:135。十二月二十五日,攘夷派公卿孝明天皇驾崩[4]:135

龙马“船中八策”其实源自于文久二年(1862年),横井小楠向主君松平春岳提出“国是七条”建议书[6]:150。庆应三年(1867年)一月,后藤象二郎提起希望与龙马会面,龙马在长崎清风亭与后藤会面[6]:144。六月九日,土佐藩参政后藤象二郎乘搭土佐藩之蒸汽船夕颜号前往京都[4]:108,龙马在船上订定船中八策[3]:49。夕颜号自长崎出航,至六月十五日龙马请长冈谦吉起草《船中八策》后,提交给后藤象二郎[4]:136。龙马揭示船中八策,提出大政奉还[1]:82。“船中八策”日后成为新日本政治纲领,其中包含(括号中为日后新政府的实现):

  1. 将政权归还给朝廷,政令由朝廷统一发出(大政奉还);
  2. 设立上下议政局,配置议员以参详重大政事,政事应由公议决定(第一届帝国议会);
  3. 延揽有能力的公卿诸侯各地人才以为顾问并赐予官爵,并将向来有名无实的官位剔除(内阁制度);
  4. 与外国之交往应广泛采纳公议,并致力成立适当合宜的条约(废除治外法权);
  5. 折衷参考自古以来的律令制度,撰写新的法典(颁布大日本帝国宪法);
  6. 设法扩张海军(制定陆海军省制);
  7. 设置御亲兵以守卫帝都的安全(设置近卫师团);
  8. 应就金银物价与外国订立平准之法则(恢复关税自主权)[4]:109

以上八项原则“大政奉还”“议会开设”“官制改革”“条约改正”“宪法制定”“海军”“御亲兵”“通货政策”,就是日后闻名于世的“船中八策”。在船上,是海援队书记长冈谦吉将龙马想法写下[6]:150。实质上即是日后维新政府纲领的蓝本。以“船中八策”为基础,拟定“新政府纲领八策”:

第一义 延揽天下有名的人才,聘为顾问。

第二义 聘请有能力的公卿诸侯,赐予朝廷官爵,剔除现今有名无实的官职。

第三义 议定与外国之间的往来。

第四义 编撰律令,制定全新的无穷大典,已制定的律令,诸侯伯皆应率同部下奉行。

第五义 设上下议政所。

第六义 设海陆军局。

第七义 设置亲兵。

第八义 皇国今日的金银物价应与外国均等。

上述由两、三位远见之士议定,待日后诸侯会盟之日再议。

奉〇〇〇为盟主,以侍奉朝廷,始公布于天下万民。

若有强抗无礼、有违公议者,断然征讨。对权门贵族亦概不借贷。

庆应丁卯十一月 坂本直柔(龙马)[5]:92-93

大政奉还

庆应三年(1867年)五月,在萨摩小松带刀别邸,土佐之中冈、坂垣退助、萨摩之西乡、小松、吉井幸辅密会,商讨讨幕,一个月后便在京都三本木正式缔结“萨土同盟”[6]:152。萨摩及土佐之间即于六月二十二日,由萨摩的西乡隆盛、小松带刀、大久保利通以及土佐的中冈慎太郎、后藤象二郎、福冈孝弟、寺村左膳、真边荣三郎为代表[3]:49,在京都三本木之料亭吉田屋中促成萨土盟约[4]:108。龙马委托后藤象二郎向山内容堂建议“大政奉还”[1]:81。六月二十三日,“萨土盟约”在京都三本木之“吉田屋”中成立,龙马与中冈慎太郎一同以浪士代表身份列席[4]:136。坂垣退助和中冈慎太郎不认为德川庆喜会采用大政奉还,因此主张武力倒幕[1]:81。六月中旬,龙马抵达京都后,前往河源町三条之醋屋中川嘉兵卫门处[2]:145。六月二十五,龙马与中冈慎太郎一同拜访岩仓具视[2]:145。六月二十六日,龙马与西乡吉之助商议大政奉还方案[3]:49

六月二十五日,缔结《萨土艺三藩约定书》,以推动土佐藩、萨摩藩和艺州藩王政复古计划[4]:136。七月二十九日,龙马带着松平春岳给山内容堂之书简前往土佐[2]:145。八月二日,龙马在高知须崎靠港,躱藏在土佐藩船夕颜丸内[2]:145。长崎发生船员杀害事件(伊卡洛斯号事件),海援队员怀疑涉及其中[1]:81。八月十五日,龙马抵达长崎,构思伊卡洛斯号事件对策[2]:145。在龙马与后藤象二郎努力下,海援队员被判无罪,后来确定为筑前藩士所为[1]:81。九月十日,龙马洗清伊卡洛斯号事件嫌疑[2]:145。龙马决定推动大政奉还;但如果推动不顺利,自己也将投入武力倒幕之战,因此向荷兰商人购买来福枪准备应战[1]:80。九月十四日,龙马与荷兰哈特曼商社签订契约,购入一千三百支步枪[4]:136。九月十八日,龙马乘着艺州藩船震天丸自长崎出航,九月二十日抵达下关,并从长州藩伊藤俊辅口中,得知萨长缔结军事同盟以及艺州藩也参与其中[4]:110。龙马顺道在下关与妻子阿龙会面[1]:81。龙马将海援队购买之来福枪,运至土佐藩[1]:81。龙马一行人在九月二十四日抵达土佐,从种崎上岸后,便与土佐藩商讨步枪买卖事宜[4]:110。九月二十八日[4]:136,龙马脱藩后首次,也是最后一次返家;土佐藩内赦免龙马脱藩罪,将其任命为海援队长[4]:40。九月二十九日,龙马随着户田雅乐回到老家住两晚[2]:145。龙马与家人权平和乙女及当地伙伴交流[1]:81。十月五日,龙马借用藩船空蝉丸从浦户出港[2]:145。十月八日,龙马抵达大坂,进入土佐堀之萨万,与海援队士见面[2]:145。为实现大政奉还,龙马在京都斡旋[1]:81。十月上旬,龙马启程前往京都[4]:110;十月九日龙马抵达京都酢屋,隔天来到陆援队据点白川土佐藩邸与中冈慎太郎相见[4]:112。十月十日,龙马与若年寄格永井尚志会面[2]:145。十月十三日,龙马将寄宿处自酢屋更换至近江屋[4]:136

由土佐藩主山内容堂撰写大政奉还建白书,在十月三日经过后藤象二郎和福冈孝悌之手交给幕府老中板仓静胜[4]:112。15代将军德川庆喜在十月十一日决定奉还大政,他先在十月十三日召集诸藩派驻在京都之重臣至二条城内接受咨询[4]:112。十月十三日,德川庆喜在京都二案城召集40位重臣,对大政奉还召开咨询会议[1]:83。德川庆喜接受土佐藩之建白(建议),在庆应三年十月十四日提出大政奉还之上奏文,并于翌日立即获得受理[3]:43

暗杀身亡

庆应三年(1867年)旧历十月二十四日,龙马与冈本健三郎前往越前福井,目的为拜会福井藩财政官三冈八郎日语由利公正,与他讨论新政府财政问题[4]:114。十月二十八日,龙马抵达福井[2]:145。十一月一日,龙马与松平茂昭会面,并向后藤传达春岳之上京邀请[2]:145。十一月二日,龙马在福井会晤三冈八郎,询问新政府财政方案[3]:49。十一月三日,后藤向二郎前往土佐[2]:145。十一月五日,龙马在京都酢屋起草新政府纲领八策[3]:49。十一月六日,三冈八郎日语由利公正奉命前往土佐[2]:145。京都回见组约有300名人力,但成员由幕臣组成,主要守卫御所和二条城等[1]:85。十一月十五日,龙马从越前回到京都之后,住在河原町的近江屋,遭暗杀的当天正在近江屋的二楼与中冈慎太郎进行密商,刺客经考证是京都见回组成员[7],他们拿出名片说明来意:“在下来自十津川乡,不晓得坂本先生是否在家,方便的话望能求见。”[4]:120龙马的额头与身上多处中刀,在当夜死亡(但在遭暗杀后即接近当场死亡的状态),得年31岁,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对着旁边已经趴倒在地的中冈慎太郎说:“新助,快去找医生!我的头被砍伤了,已经没救了……”[4]:120中冈则是身受重伤,两天后才不治身亡,得年30岁[3]:47。十一月十五日,京都土佐藩寺村左膳在日记中写道:“……因其为脱藩者之故,如今亦不可能再恢复身份,从表面上看来,二人已与土佐藩无关。”[4]:40十一月十七日,听闻此惨剧之大阪海援队士赶到近江屋[4]:137。两人葬礼就在近江屋举行[3]:47。十一月十七日当晚,三人遗体被埋在东山之灵山[4]:137。2个月后,陆援队解散[3]:47。十一月二十一日,后藤向二郎回到京都[2]:145。十二月二日,龙马讣报从长崎送到下关,由三吉慎藏告诉阿龙[2]:145。十二月九日,天皇终于宣布“王政复古”令,幕府军在隔年一月之鸟羽伏见之战中败北[4]:126

庆应四年(1868年)一月二十三日,龙马侄子高松太郎写信给权平、乙女和春猪,向众人告知龙马死讯[4]:137。三月大三日、十四日,胜海舟与西乡召开会谈,决定江户无血开城[6]:168。同月,发布“五条御誓文”[6]:168。四月十一日,江户城以不流血和平方式投降[3]:47。四月二十七日,土佐藩下令解散海援队[4]:126

翌年四月,上方集团、三河县县长长冈谦吉日语長岡謙吉虽带领海援队,但土佐藩令其解散;长崎集团岩崎弥太郎运用海援队精神催生三菱商会,朝世界级商会发展[1]:91。五月,旧幕府军在箱馆(今北海道函馆)投降[1]:90

关于龙马的死因,还有以下几种说法:

家族

坂本家的家纹
组合桝之内桔梗纹
  • 父亲:八平直足(1797年至1855年),把龙马送至江户修行剑术,使他在该处亲眼见识到黑船,喜爱书本与诗歌[4]:38。出身山本家,成为坂本家养子,继承为第三代[1]:14。八藏直澄养子[2]:7。身份虽低微,然而是射弓用枪名手,并精通书法和歌,作为武士文武双全[1]:14
  • 母亲:幸(?至1846年),体弱多病,在龙马12岁那年死亡[4]:38。坂本家上一代直澄之独生女,约15岁结婚[1]:14
  • 继母:伊与(?至1865年),在幸身故后成为龙马继母[4]:38。身为武士女儿,自幼被训练使用薙刀[1]:14
  • 哥哥:权平直方(1814年至1871年),在龙马父亲过世后,在背后支持龙马、提供龙马生活费,对炮术有所钻研,性格温厚笃实[4]:38。擅长和歌[1]:14
  • 大姐:千鹤(1817年至1861年),嫁入高松家,其长男高松太郎曾加入龟山社中和海援队与龙马共同行动,并于龙马死后过继为龙马养子[4]:38
  • 二姐:荣(?)嫁入柴田家,后离婚(一说自杀)[4]:38
  • 三姐:乙女(1831年至1879年),龙马姐姐,代替去世之母亲照顾龙马,龙马脱藩后也寄给她许多封信[2]:11。传闻乙女人高马大,身高有175公分,体重有113公斤,文武双全,是龙马最好之老师[5]:41。周围人称她“仁王”,除了薙刀、剑术、马术、弓术、游泳等武艺,也擅长弹古琴、三弦琴、舞蹈、和歌等[1]:15。乙女不识汉文典籍,所以龙马至今留下几首和歌,却没有留下汉诗[5]:41。支持、保护龙马,在二十五岁时嫁给城内御医冈上树庵[4]:38。1856年嫁给同町内之冈上树庵,1867年离异[2]:22。乙女嫁给上町医师,并于1857年生下长子,后来离婚回到老家居住[3]:3。晚年与坂本家之养子坂本直宽一同生活,享年49岁[2]:22。龙马之所以会认识小千叶道场,据说是曾身为姐夫之冈上与千叶定吉私交甚笃[4]:38。传说乙女将自己武艺、才艺全部传给女儿冈上菊荣,并说明治时期之后“总有一天,女性也能走出家门,平等地与男性一起工作。”[2]:23
  • 妻子:楢崎龙(1840年至1906年),是京都医师楢崎将作女儿,父亲在安政大狱时死于狱中,阿龙为养家活口而四处流浪,在途中结织龙马[4]:103。龙马委托寺田屋照顾她,而她在幕吏袭击时通报危机给龙马,事后成为龙马妻子[2]:11。在明治维新前夕,龙马告诉妻子:“战争结束后,我要在山里快乐地过活,我不喜欢做官!”[1]:101869年与西村松兵卫再婚,改名“阿鹤”,死后西村松兵卫为其立一墓碑,写着“坂本龙马之妻·龙子”[6]:176。明治三十九年(1906年)死于横须贺,享年66岁[2]:63
  • 未婚妻:千叶佐那子(1838年至1896年),千叶重太郎之妹妹,又名佐那,因擅于操弄长刀而被称作“千叶的魔鬼西施”[4]:38。文久三年(1863年)八月,龙马正在江户游学,在寄给乙女之信中写道:“这个人叫做佐那。今年26岁。精通马术、剑术很强、还能舞长刀,力气比一般男子都大……”[2]:29。明治七年(1875)与前鸟取藩士山口菊次郎结婚,但十年后仳离,之后独身终老。 她曾对旁人称:“我已许婚与龙马。”[4]:38喜欢绘画,个性温柔、文静不多话[6]:30。在明治十五年时成为学习院女子部舍监,并在明治十八年于东京千住开设“千叶治疗院”[6]:30
  • 养子:坂本直(即外甥高松太郎,千鹤的儿子)[6]:142,高松顺藏长男[2]:7
  • 侄女:春猪(权平的女儿)[4]:38,与坂本清次郎离异[2]:7
  • 侄儿:富太郎(权平的儿子),早夭[2]:7
  • 侄儿:坂本直宽(即外甥高松南海男,千鹤的儿子),高松顺藏次男[2]:7
  • 奶妈:阿陪(?),代替幸负责喂奶和照顾龙马[4]:38

轶事

龙马的签名
坂本龙马的信(京都国立博物馆)
庆应2年12月4日 日本重要文化遗产
  • 龙马是第一个提出“日本国”的概念。
  • 龙马是剑术高手,拥有北辰一刀流免许皆传[6]:24
  • 龙马是第一个带新娘蜜月旅行的日本人。另一说首位蜜月旅行的日本人是坂本的挚友小松带刀
  • 龙马是第一个用《万国公法》与外国公司打官司并且胜诉的日本人。
  • 龙马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形象是不为过去所拘泥,永远走在时代的前端。故事本身创作自于大正时代所完成之《坂本龙马传》,是坂本龙马曾对土佐勤王党成员桧垣直治日语檜垣直治说过:“今后在室内乱斗的情况会变多了。我喜欢小太刀,小太刀灵活,比太刀实用(当时流行太刀)。”之后直治带了小太刀再见龙马,他却掏出来一柄手枪:“今后是西洋式手枪时代了。”坂本龙马拜胜海舟为师后,直治带了枪再见龙马,这次龙马掏出一部《万国公法》并说道:“未来是‘万国公法’的时代了”[6]:108
  • 龙马对西乡隆盛评语:“西乡是个教人摸不着头绪家伙。用力敲他,他就大声回应;小力敲他,他就小声回应。如果他是个笨蛋,那就是个大笨蛋,如果是个天才,那毫无疑问是个大天才”[6]:106。西乡隆盛曾如此评价龙马:“我认识很多有志之士,但从没见过像龙马一样的人,他的胸襟与度量是完全无法衡量的。”[4]:69、“天下有志之士吾交之甚多,但肚量之大如龙马者,至今未见。”[1]:138西乡隆盛曾对坂本龙马说:“你前天所说的和今天所说的不一样,这样你怎么能取信于我?你身为天下名士,必须有坚定的信念!”坂本则说:“不是这样的。子曰:‘君子从时’(ps.此子为孟子)。时间在推移,社会形势天天都在变化。因此,顺应时代潮流才是君子之道!西乡,你一旦决定一件事之后,就想贯彻始终。但这么做,将来你会落于时代之后的。”[来源请求]
  • 土方久元日语土方久元称:“维新豪杰吾列举三人,西乡、高杉、坂本也”;陆奥宗光称:“坂本系近世史上一大杰出人物,富融通变化之才,其见识、议论之高,擅长劝说、感动其他人。同时代者,难有出其右者。”[4]:138
  • 龙马做的和歌目前已确认有二十一首,其中一首是:“胸怀他日重逢心,踏遍茫茫世间旅”[6]:170;另一首作于十来岁时:“世人如何说我皆无妨~我所为、我所欲为,只有我知”[6]:193;一译:“无论世人如何谈论我,就随他们去说吧!我所做的事,唯有我自己最清楚。”[5]:24从土佐脱藩前往江户途中,龙马和歌一首:“盼再相逢之情寄托于心,无路之世吾亦往矣”[2]:7
  • 据传龙马是个大近视
  • 中国国家京剧院在1990年代移植改编京剧《坂本龙马》。
  • 龙马背后长有浓密的黑毛。
  • 去姐姐阿幸的夫家玩耍时,曾经爬上屋顶眺望太平洋。
  • 身高6尺(约182公分,但据近年研究也有174公分或169公分的说法),在当时的江户时代可说是一名巨汉。
  • 小时候前往游泳的途中下起雨来,朋友问他说:“已经下雨了还要去游泳吗?”;龙马回答:“弄湿身体和下雨有关系吗?”然后就跑去河川游泳了。
  • 与三姊坂本乙女年龄差距很大,对此众说纷纭,一说差5岁,另一说差8岁以上。父母工作时经常姐代父母职的乙女对龙马管教严厉,如某次教龙马游泳,龙马不想学,她便直接把龙马丢入河中,教龙马近身武技时更会毫不留情地直接责罚。但在坂本乙女出嫁之时,龙马还是留下男儿眼泪并祝大姐幸福。龙马过世后,乙女把龙马的妻子楢崎龙接回老家,视为弟媳照顾。但是千叶佐那子就没有受到如此待遇。
  • 龙马的刀鞘上刻有水户藩学者、进步派诸大名智囊藤田东湖汉诗:“天地正气,粹然锺神州”[6]:35
  • 日本国内有超过130封龙马书信,高知县立坂本龙马纪念馆日语高知県立坂本龍馬記念館是专门收藏其书信的博物馆,有的已被指定为日本重要文化遗产。
  • 龙马的亲笔书信,如今现存的超过130封,信中文笔相当随性奔放。最常见的是给姐姐乙女的信,共有13封;第二是给伊藤助太夫和佐佐木高行的信,每人12封;给三吉慎藏的共10封;给桂小五郎的9封。但给妻子阿龙的信现存仅有一封,其他的都被乙女烧毁。
  • 龙马使用过不少假名,其中最著名的假名莫过于庆应二年11月16日给沟渕广之丞信中所用的“才谷梅太郎”。他也使用过“西乡伊三郎”的假名,表示他对西乡隆盛相当敬重,此事写于庆应元年九月九日给姐姐乙女的信中。其他假名尚有“高坂龙次郎”、“大滨涛次郎”、“取卷之拔六”等。在庆应二年(1866年)十二月到隔年春天,龙马和阿龙一起寄住在伊藤家,两人居住房间命名为“自然堂”[4]:91。龙马在庆应三年十一月十三日的信中,使用了别号“自然堂”,此信书毕两天之后,他旋即被暗杀。

后世纪念

登场作品

小说
高知县立坂本龙马纪念博物馆
(高知县高知市)
龙马诞生地纪念馆(高知县高知市)
坂本龙马住宿的土地
(广岛县福山市)
坂本龙马(左边)和中冈慎太郎的坟墓
(京都府京都市)
影视剧
舞台剧
动漫
游戏

参考来源

  • 龍馬堂. [2018-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08).
  • 図解雑学 坂本龍馬 (図解雑学シリーズ). 出版社:ナツメ社. 2003年11月. ISBN 4816335579. ISBN 978-4-816-33557-0.

注解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1.60 山村龙也. 《坂本龍馬入門》. 由姚巧梅翻译 . 台北市: 天下杂志. 2011. ISBN 978-986-241-387-6.
  2. ^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2.021 2.022 2.023 2.024 2.025 2.026 2.027 2.028 2.029 2.030 2.031 2.032 2.033 2.034 2.035 2.036 2.037 2.038 2.039 2.040 2.041 2.042 2.043 2.044 2.045 2.046 2.047 2.048 2.049 2.050 2.051 2.052 2.053 2.054 2.055 2.056 2.057 2.058 2.059 2.060 2.061 2.062 2.063 2.064 2.065 2.066 2.067 2.068 2.069 2.070 2.071 2.072 2.073 2.074 2.075 2.076 2.077 2.078 2.079 2.080 2.081 2.082 2.083 2.084 2.085 2.086 2.087 2.088 2.089 2.090 2.091 2.092 2.093 2.094 2.095 2.096 2.097 2.098 2.099 2.100 2.101 2.102 2.103 2.104 2.105 2.106 双叶社作,林咏纯翻译. 《坂本龍馬:在幕末奔馳,洗滌日本的男子》. 新北市: 枫树林出版. 2015. ISBN 978-986-5688-27-1.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3.27 3.28 3.29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3.37 3.38 3.39 3.40 3.41 3.42 3.43 3.44 3.45 3.46 3.47 3.48 3.49 3.50 3.51 成濑京司、保坂宗雄、中村直夫作,许嘉祥翻译. CG日本史系列.2,《坂本龍馬》. 新北市: 枫树林文化出版社. 2012. ISBN 978-986-6023-34-7.
  4. ^ 4.000 4.001 4.002 4.003 4.004 4.005 4.006 4.007 4.008 4.009 4.010 4.011 4.012 4.013 4.014 4.015 4.016 4.017 4.018 4.019 4.020 4.021 4.022 4.023 4.024 4.025 4.026 4.027 4.028 4.029 4.030 4.031 4.032 4.033 4.034 4.035 4.036 4.037 4.038 4.039 4.040 4.041 4.042 4.043 4.044 4.045 4.046 4.047 4.048 4.049 4.050 4.051 4.052 4.053 4.054 4.055 4.056 4.057 4.058 4.059 4.060 4.061 4.062 4.063 4.064 4.065 4.066 4.067 4.068 4.069 4.070 4.071 4.072 4.073 4.074 4.075 4.076 4.077 4.078 4.079 4.080 4.081 4.082 4.083 4.084 4.085 4.086 4.087 4.088 4.089 4.090 4.091 4.092 4.093 4.094 4.095 4.096 4.097 4.098 4.099 4.100 4.101 4.102 4.103 4.104 4.105 4.106 4.107 4.108 4.109 4.110 4.111 4.112 4.113 4.114 4.115 4.116 4.117 4.118 4.119 4.120 4.121 4.122 4.123 4.124 4.125 4.126 4.127 4.128 4.129 4.130 4.131 4.132 4.133 4.134 4.135 4.136 4.137 4.138 4.139 4.140 4.141 4.142 4.143 4.144 4.145 4.146 4.147 4.148 4.149 4.150 4.151 4.152 4.153 4.154 4.155 4.156 4.157 4.158 4.159 4.160 4.161 4.162 4.163 4.164 4.165 4.166 4.167 4.168 4.169 4.170 4.171 4.172 4.173 4.174 4.175 4.176 4.177 4.178 4.179 4.180 4.181 4.182 4.183 4.184 4.185 4.186 4.187 4.188 4.189 4.190 4.191 4.192 4.193 4.194 4.195 4.196 4.197 4.198 4.199 4.200 4.201 4.202 4.203 4.204 4.205 4.206 4.207 4.208 4.209 4.210 4.211 4.212 4.213 4.214 4.215 4.216 4.217 4.218 4.219 4.220 4.221 4.222 4.223 4.224 4.225 4.226 4.227 4.228 4.229 4.230 4.231 4.232 4.233 4.234 4.235 4.236 两洋历史研究会作,刘格安翻译. 輕鬆讀歷史.1,《坂本龍馬》. 新北市: 枫树林出版. 2013. ISBN 978-986-6023-59-0.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5.16 5.17 5.18 5.19 5.20 5.21 5.22 5.23 菊地明作,萧照芳译. 《坂本龍馬の夢與冒險——從下級武士成為國民英雄之謎》. 新北市: 夏日出版. 2010. ISBN 978-986-85570-9-3.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6.15 6.16 6.17 6.18 6.19 6.20 6.21 6.22 6.23 6.24 6.25 6.26 6.27 6.28 6.29 6.30 6.31 6.32 6.33 6.34 6.35 6.36 6.37 6.38 6.39 6.40 6.41 6.42 6.43 6.44 6.45 6.46 6.47 6.48 6.49 6.50 6.51 6.52 6.53 6.54 6.55 6.56 6.57 6.58 津田太愚著,林子杰翻译. 《圖說 坂本龍馬》. 台北市: 台湾东贩. 2010-02-01. ISBN 978-986-251-108-4.
  7. ^ 据明治三年(1870年)于箱馆战争中投降的俘虏,前见回组成员今井信郎供述,暗杀龙马是由当时的组长佐佐木只三郎率领六名部下,包括今井自己与渡辺吉太郎、高桥安次郎、桂隼之助、土肥伴蔵、桜井大三郎所为,因此也成为现今关于暗杀龙马真凶的定论。

参见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13 20:38,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