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格鲁吉亚经济

格鲁吉亚经济
TBC BANK.jpg
位于首都第比利斯的TBC银行
货币格鲁吉亚拉里 (GEL) 1₾ = 100特瑞
财政年度历年
贸易组织世界贸易组织古阿姆民主和经济发展组织黑海经济合作组织及其他
统计数据
国内生产总值
163.24亿(名义,2018年估计)[1]
        426.06億(購買力平價,2018年估計)[1]
- 排名:第{{{rank}}}名
- 增长率:2.8%(2016年)、4.8%(2017年)、 4.7% (2018年估计)、4.6%(2019年预测)[2]
- 人均: $4,400(名义,2018年估计)[1]
               $11,485(購買力平價,2018年估計)[1]
- 按产业分布:工业︰24.6% 贸易业︰12.4% 建造业︰11.3% 运输及通信业︰9.5% 农业︰8.1% 其他︰34.1%(2015年)[3]
通货膨胀居民消费价格指数2.513%(2019年预测)[1] 2.615%(2018年估计)[1] 6.0%(2017年)[1]
贫困率9.2%(2010年估计)[4]
基尼系数 37.9 (2017年,世界银行)[5]
劳动力199.8万(2016年估计)[4]
- 按产业分布:农业︰8.2% 工业︰23.7% 服务业︰67.9%(2017年估计)[4]
失业率不详(2017年估计)[4] 11.8%(2016年估计)[4]
主要产业钢铁、机械工具、电器、采矿(锰、铜、金)、化学品、木制品、葡萄酒
经商容易度第6位(2019年)[6][7]
对外贸易
出口 35.66亿(2017年估计)[4]
出口货品汽车、铁合金、化肥、坚果、废金属、黄金、铜矿
主要出口伙伴
进口 74.15亿(2017年估计)[4]
进口货品燃料、汽车、机械和零件、谷物和其他食品、药品
主要进口伙伴
外债 $169.9亿(2017年12月31日估计)[4]
公共财政
国债 44.9%国内生产总值(2017年估计)[4]
收入43.52亿(2017年估计)[4]
支出49.25亿(2017年估计)[4]
信贷评级标准普尔[8]
BB-(国内)
BB-(国外)
BB(转让及可兑换性)
展望︰稳定[9]
穆迪[10]
Ba3
展望︰稳定
惠誉国际:[11]
BB-
展望︰稳定
主要数据来源:美国中央情报局世界概况
除非另外说明,所有数据均以美元表示。
1994至2014年间格鲁吉亚和其他前苏联国家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购买力平价)趋势,而2015至2020年间为未来预测。

格鲁吉亚经济是新兴自由市场,国内生产总值在苏联解体后急剧下降,2000年代中期玫瑰革命发生,进行经济和民主改革,经济恢复增长,增长率达到两位数。其后经济继续发展,从2003年接近失败的状态,蜕变为2014年运作相对良好的市场经济。[12]2007年,格鲁吉亚被世界银行评为世界第一的经济改革者[13][14] ,而经商容易度指数排名亦一直高企。

格鲁吉亚经济受惠于相对自由和透明的气氛,透明国际的2018年报告指该国是黑海地区最廉洁的国家,表现优于邻国和附近欧盟国家。[15]格鲁吉亚有多元化媒体环境,是邻近地区唯一不被认为媒体不自由的国家。[16]

2014年以来,格鲁吉亚是欧盟自由贸易区的一部分,欧盟一直是最大的贸易伙伴,占贸易总额的四分之一以上。[17]在欧盟贸易协定下,2015年双边贸易进一步增加,与独联体国家的贸易则急剧下降。[18]

历史

在20世纪前,格鲁吉亚的经济以农业为主。该国现代经济一直集中在黑海地区旅游业、种植柑橘类水果、茶叶和葡萄、开采锰矿和铜矿、大型工业如葡萄酒、金属、机械、化学品和纺织品。

1990年代,格鲁吉亚与多个前苏联国家的经济急剧下滑,通胀高企,持续逃税情况导致庞大预算赤字,1996年预算赤字上升至6.2%。在那个时期,国际金融机构对财政预算发挥重要作用,1997年和1998年多边和双边的赠款和贷款总额分别为1.164和1.828亿拉里。

格鲁吉亚经济复苏遇到多重阻碍,包括阿布哈兹南奥塞梯出现分裂纠纷,改革遭遇腐败和反动党派的阻力,以及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即使如此,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在1995至2003年间担任总统,任内在基本市场化的改革方面取得进展,消取所有价格和大多数贸易限制,引入稳定的国家货币(拉里),政府大规模裁员。

1990年代后期,超过10,500家小企业被私有化。中型和大型企业的私有化进展缓慢,超过1,200多家中大型企业成立股份制公司。该国颁布法律和法令,建立把国营财产私有化的法律依据和程序,以减少由国家控制的公司数量。

在脱离苏联后不久,美国开始协助格鲁吉亚进行改革,重点从人道主义逐渐转移到技术和体制建设方案,提供法律和技术顾问,对国会议员、执法官员和经济顾问进行培训。

宏观经济近期表现

在过去几年,格鲁吉亚是经济发展最快的后苏联国家之一。2003年玫瑰革命后,新政府实施广泛和全面改革,涉及生活各个范畴,通过发展私营机构把经济自由化和保持增长。具吸引力的商业环境建立后,外国直接投资大幅流入,促进经济高速增长。

格鲁吉亚的经济在改革后,变得多元化且呈现上升趋势,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在2004至2007年间平均每年增长10%,并在2007年达到高峰12.3%。2004至2007年间,经济整体增长35%。[19]

2008年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和全球金融危机发生,格鲁吉亚在改革开放经济政策下能抵御外部冲击,经济增长仍有2.3%。2009年国家经济略有放缓(-3.8%),2010年实际国内生产总值恢复增长6.3%,2011年增长达7.0%。

2009年失业率为16.9%,2010年下降至16.3%。[19]

2013年通胀率为2.4%[20],较2010年11.2%显著下降。[21]在格鲁吉亚的消费品中,食品占较大比重,通胀主要来自世界食品价格上升,通胀波动来自食品价格变化。

2011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经常账户赤字14.89亿美元[22] ,在欧洲和高加索的后苏联国家之间属于中等水平︰

排名 国家 经常账户结余
占国内生产总占的百分比(2010年)[23]
2011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24]
1  阿塞拜疆 27.662 22.664
2  俄罗斯 4.807 5.518
3  乌克兰 -2.091 -3.893
4  亚美尼亚 -13.873 -11.697
5  白俄罗斯 -15.522 -13.442
6  立陶宛 1.835 -1.860
7  摩尔多瓦 -8.300 -9.897
8  爱沙尼亚 3.565 2.424
9  格鲁吉亚 -9.618 -11.700
10  拉脱维亚 -22.938 -8.320

虽然大量外国资本流入,但不足以抵消经常账户赤字,[25]致使格鲁吉亚货币升值。[26]

由于美国和国际机构提供大量援助,政府能够维护金融稳定。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分析师认为,大量国际资金支持,加上海外工作的汇款,将在中期足够弥补经常账户赤字。[27]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经济政策评估正面。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l 2014* ll
国内生产总值(以现时价格计算,单位︰百万拉里) 19,074.9 17,986.0 20,743.4 24,344.0 26,167.3 26,847.4 6,307.2 7,162.8
国内生产总值(以2003年价格计算,单位︰百万拉里) 12,555.3 12,085.5 1,235.0 13,757.2 14,637.7 15,123.7 3,504.1 3,919.4
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百分率) 2.6 -3.7 6.2 7.2 6.4 3.3 7.2 5.2
平均物价指数(百分率) 9.4 -2.0 8.6 9.5 1.0 -0.7 1.9 4.0
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以现时价格计算,单位︰拉里) 4,352.9 4,101.3 4,675.7 5,447.1 5,818.1 5,987.6 1,404.6 1,595.1
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以现时价格计算,单位︰美元) 2,921.1 2,455.2 2,623.0 3,230.7 3,523.4 3,599.6 802.9 905.0
国内生产总值(以现时价格计算,单位︰百万美元) 12,800.5 10,767.1 11,636.5 14,438.5 15,846.8 16,139.9 3,605.3 4,064.1

[28]

外商直接投资

自2003年以来,格鲁吉亚的外商直接投资大量流入,是经济快速增长的因素。[29]

投资环境具吸引力和宽松,加上外国和本地投资者获得公平对待,使该国成为有吸引力的外商直接投资地点。

格鲁吉亚提供企业成功的基石,包括经济发展稳定、经济政策以自由市场为导向、税项只有6种、税率偏低、牌照和许可证数量减少、行政程序大幅简化、与外国安排优惠贸易制度、地理位置优越、多样发达的基础设施、受教育且有竞争力的技术劳工。

2003至2011年间,格鲁吉亚的外商直接投资达51.15亿美元,2007年高达20.15亿美元,每年增长69.3%。[30]投资率高企的情况一直持续至2008年。2009年,外商直接投资呈现下降趋势,主要原因来自外部冲击,包括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和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

2009至2011年间,外商直接投资的最大份额是工业,总值7,650亿美元(31.2%),而房地产业值3,890亿美元(占15.8%)。[30]

下表显示部分前苏联国家的外商直接投资存量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31]为便于统计,外商直接投资的定义为︰外国公司拥有至少一成注册公司的普通股份,或非注册公司的同等标准。[32]

排名 国家 外商直接投资存量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2010年)
1  爱沙尼亚 85.6
2  格鲁吉亚 67.1
3  哈萨克斯坦 61.1
4  乌克兰 42.5
5  俄罗斯联邦 28.7
6  亚美尼亚 18.5
7  白俄罗斯 18.3

格鲁吉亚的外商直接投资金额如下︰

年份 金额(单位︰百万美元)
2000 131.2
2001 109.8
2002 167.3
2003 340
2004 499.1
2005 449.7
2006 1,100
2007 2,010
2008 1,500
2009 658.4
2010 814[33]
2011 1,111[34]
2012 865[35]
2013 914 [36]
2014 1,750 [37]
2015 1,564 [38]
2016 1,565.9 [39]
2017
(1月至6月)
751 [40]

贸易

  格鲁吉亚
  与格鲁吉亚签订自由贸易协定(FTA)的国家
  与格鲁吉亚有贸易优惠计划(GSP)的国家

2014年以来,格鲁吉亚是欧盟自由贸易区的一部分,欧盟一直是最大的贸易伙伴,占贸易总额的四分之一以上。在欧盟贸易协定下,2015年双边贸易进一步增加,与俄罗斯为首的独联体国家的贸易则下跌22%。[18]

2015年格鲁吉亚的主要出口产品依数量为:铜矿石和精矿、铁合金、榛子、药品、氮肥、葡萄酒、石油、矿泉水、非变性乙醇和烈酒,[18]而主要进口产品依数量为:石油产品、车辆、碳氢化合物、铜矿石和精矿、移动电话和其他无线电话、小麦、香烟、铁管、铁结构和部件结构。[18]

国际汇款

格鲁吉亚央行的数据显示,2011年从国外转移到格鲁吉亚的汇款达12.6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比2010年增长20.5%。俄罗斯一直是汇款的最大来源,2011年金额为65.52亿美元,[41]其他汇款来源依次是希腊(14.46亿美元)、意大利(10.91亿美元)、美国(7,550万美元)、乌克兰(5,240万美元)、西班牙(3,090万美元)、土耳其(2,760万美元)、哈萨克(2,610万美元)、英国(1,460万美元)、以色列(1,430万美元)、印度(1,320万)、德国(1,290万美元)。[41]

体制改革

萨卡什维利政府推行多项深入的制度改革,使经济现代化和改善商业环境,改革措施建立高效、专业和透明的公营部门,以保护民主原则。在经济开放政策下,国家管制的领域数目大幅下降,规定程序也进行简化。

格鲁吉亚成功打击腐败,消除其中一个主要发展障碍,成效获多间评级机构认同。根据透明国际,格鲁吉亚是后苏联地区国家中反腐败最成功的国家,在2014年公布的贪污感知指数中排名第50位[42],远高于2004年第113位[43]。在《2010年全球贪腐趋势指数》中,格鲁吉亚期打击腐败的水平高踞榜首。[44] 国际金融公司2012年发布的商业认知调查中,920位受访者中只有1位(0.11%)认为公共机构存在腐败问题。[45]

格鲁吉亚拥有欧洲最宽松的税务管辖区,税项数目从21个减少至6个,税率也同时降低。当局推行大幅度的程序和体制改革,包括建立简化的税务争议处理系统、简化税收管理系统、支援网上缴税。

清关手续在改革后大幅简化,外贸成本因关税简化而降低,近九成产品的进口关税被取消,税阶从16个减少至3个。目前86%的税目得以豁免,高于2005年的26%水平。现代化清关区域成立,清关程序最少只需15分钟。

牌照及许可证制度进行现代化后,执照和许可证数量减少,相关行政程序得以简化。

自2004年起,格鲁吉亚政府的重要改革之一是透明的私有化政策,旨在把剩余的国家财产私有化,以吸引外国投资、增加和发展私营机构、有效利用国家资源。

宽松的劳工法简化雇主和雇员之间的关系,改革大幅降低雇用和解雇费用,美国传统基金会和其他分析机构把格鲁吉亚列为全球劳动法最宽松的国家之一。

格鲁吉亚为商业、财产登记提供最简化的程序和独特的服务,不同文件可于一站式服务点索取,大部分程序可以在网上完成。世界银行《2012年营商环境报告》中,格鲁吉亚的经商容易度指数排名第16位,高于2006年第112位,更是过去5年174个国家中改革力度最大的国家。格鲁吉亚在其他方面也有高排名︰登财财产第1位、处理施工许可证第4位、创业第7位、获取信贷第8位。[46]

牌照监管

牌照及许可证制度推行改革后,牌照及许可证数目减少九成。目前,需要牌照及许可证的领域,只有生产高风险的商品和服务及使用自然资源和特定活动。发放牌照和许可证的程序大幅简化,引入一站式服务和默许的原则,在限定的框架下只要没有收到反对通知,将可视作有关机构发行牌照。

施工许可证的申请程序大幅简化,减至只需3个步骤,所需时间也大幅减少。世界银行《2012年营商环境报告》中,格鲁吉亚排名第4位,是东欧和中亚地区(ECA)中表现最好的国家,办理程序、时间和成本(占人均收入的比例)远低于东欧和中亚(ECA)及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国家。

2005年格鲁吉亚颁布发行许可证法律后,建设仓库审批流程的效率高于丹麦以外其他欧盟国家。

税收

2011年1月新税法生效,统一旧有的税务和清关法例。新税法增加纳税人和税务机关之间的沟通,保护纳税人权利,增加行政效率,采纳国际税务惯例和欧盟指令,从而增加对税收制度的信心和税务机关的信任。

格鲁吉亚法律只有6项税务,包括所得税(个人所得税)20%、利得税(企业所得税)15%、增值税18%、海关税不定、物业税(自我评估财产价值的1%或以下)、海关税0%、5%和12%。此外,当局对程序和体制进行大幅改革、简化解决税收争议程序、简化税收行政、减少纳税的时间和成本。格鲁吉亚简化申报增值税程序,引入电子报税和缴税,使企业缴税更容易。[47]

格鲁吉亚取消约九成产品的进口关税,税率从16种减至3种(0%、5%、12%),征收进口税的产品只有数种农产品和制成品,此外没有对进出口的数量作出配额。[47]

劳工法

格鲁吉亚的失业率约16%,不少人在非正规部门就业,因此对劳工法进行一项意义深远的改革。2010年12月17日通过新的劳工法,放宽与合同期限和加班时数相关的限制,取消超时工作所需额外补偿,取消解雇冗员需通知工会并得到其许可的要求。在原有的复杂法律下,通知期与资历挂钩,而经理需向工会和相关部门提供冗长的书面解释,而新法律则以偿付至少一个月遣散费的规定取代。总体而言,新规定增加劳工市场的灵活性。

格鲁吉亚降低企业应付的社会保障供款,在2005年把工资的百分比从31%减低至20%,并自2008年1月完全取消,使该国在雇员简易度方面全球排名第六。

司法程序

新政府的首要任务之一,是减少法庭上的腐败。2004年萨卡什维利政府上台后,七名法官因受贿罪被拘留,15人被提交刑事法庭。2005年,司法纪律委员会对99名法官进行审查,占司法人员的四成左右,12名法官因而被撤职。与此同时,法官薪金增加四倍,以减少依赖贿款。

根据全球房地产指南指数(Global Property Guide index),格鲁吉亚目前在100满分中得40分,[48]表示法院制度效率非常低,延误时间太长阻碍系统使用。腐败现象存在,司法机构受到其他政府部门干涉,征用也是有可能的。[49]格鲁吉亚的网站出现关于司法系统的不满评价,但其真实性存在争议。

失业

1991年独立后,格鲁吉亚一直存在失业问题。格鲁吉亚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失业率逐步下降,2010年、2011年和2014年分别为16.3%、15.1%和13.7%。[50]

格鲁吉亚的农村人口接近一半,主要生计来源是低密度自给农业。[51]格鲁吉亚的统计中,将个体农民纳入自雇,2007年416,900名农民被列为从事自雇农业生产[52],而大家庭的户主通常被列为个人创业者,帮助种地的家庭成员被列为无偿家族企业工人。这种计算方法使农村失业率低于城市地区和首都第比利斯。[53]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劳动人口(单位︰千) 2,023.9 2,021.8 1,965.3 1,917.8 1,991.8 1,944.9 1,959.3 2,029.1 2,003.9 1,991.1 2,021.5
受雇人口(单位︰千) 1,744.6 1,747.3 1,704.3 1,601.9 1,656.1 1,628.1 1,664.2 1,724.0 1,712.1 1,745.2 1,779.9
失业人口(单位︰千) 279.3 274.5 261.0 315.8 335.6 316.9 295.1 305.1 291.8 246.0 241.6
失业率(百分比) 13.8 13.6 13.3 16.5 16.9 16.3 15.1 15.0 14.6 12.4 12.0

[54]

经济结构

能源业

因古里水电站(Enguri hydropower plant)于1987年落成,提供格鲁吉亚46%电力。

近年格鲁吉亚全面开放电力行业,现时可自由和开放进入市场。

格鲁吉亚拥有庞大的水力发电潜力,水电在能源供应和政策中的比重增加。该国的地形和丰富水电资源,有潜力主导高加索地区的水电市场。格鲁吉亚能源部估计,境内约26,000条河流中,约300条能生产大量能源,更声称当前的水力发电站项目总值约24亿美元[55],能源部长提出新水电项目,将生产超过2万2千兆瓦电能,斥资超过400亿美元,透过私人资助筹集,使该国成为世界上第二大水力发电国家。[56]

2007年,格鲁吉亚分别生产和消耗83.4和81.5亿千瓦时电力,[57]大部分电力产自水电设施。2005年,全国水电生产达61.7亿千瓦时电力,占总发电量的86%。[58]2006年,水电产量增长迅速(27%),与增长同样强劲的火电(28%)媲美。[59]2007年11月,发电量为1,300兆瓦的因古里水电站达到上限,[60]水电比重进一步增加。该国的水电基础设施也包含多座小型私人发电站。[61]

近年格鲁吉亚成为该地区的主要电力出口国,2010年出口13亿千瓦时电力,水电站生产全国80%至85%电力,其余15%至20%由火力发电站提供。格鲁吉亚能源和自然资源部指出,目前只利用该国18%水力资源潜力。[62]

格鲁吉亚依赖水力发电,容易受气候波动影响,季节性短缺需透过进口电力满足需求,而在湿润时期出口电力,该国仍可通过翻新现有设施和建造新水电站,以增加水力发电的潜力。

许多前苏联国家面临的困难之一,是失去苏联的燃料资助和公用事业转让。2004年前,格鲁吉亚的电网处于严峻的地步,全国各地停电情况普遍,政府面对的压力增加,从而在1998和1999年开展立法改革,发展电力业和电力市场,采取措施把能源业分拆和自由化。在新法例起草下,成立格鲁吉亚国家能源监管委员会(GNERC)为独立监管机构,除了提供政府补贴,同时增加电力和天然气的价格,为收复改革过程成本提供缓冲。[63]配电的可靠性在改革后增加,供电服务接近每天24小时。当局同时对基础设施作出投资。目前一家私营能源公司Energo-Pro Georgia占电力市场的62.5%份额。[64]

格鲁吉亚28种出口产品以颜色编码表示。

格鲁吉亚的输电网络与俄罗斯、土耳其、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连接,自2008年7月经Kavkasioni电缆向俄罗斯输电。[65]2009年,格鲁吉亚能源部长爆发丑闻,与俄罗斯能源公司Inter RAO达成协议,联合管理因古里水电站为期10年,[66]向格鲁吉亚支付9,000万美元以使用发电站。该水电站提供该国近四至五成电力,且处于俄罗斯占领的阿布哈兹地区边界,因而造成局势高度紧张。[67]

2007年格鲁吉亚天然气使用量为18亿立方米。天然气一直由俄罗斯供应,近年水电产量增加和阿塞拜疆提供天然气资源,消除对俄罗斯进口的依赖。此外,所有俄罗斯出口到亚美尼亚的天然气,必须通过格鲁吉亚的管道系统,而格鲁吉亚收取一成天然气作为过境费。[68]

格鲁吉亚是欧盟资助的国际区域能源合作项目INOGATE的伙伴国,四大主题分别是加强能源安全、按欧盟内部能源市场的原则统一成员国的能源市场、支持发展可持续能源、吸引投资有利共同和地区的能源项目。[69]

农业

现时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人口约占55%,大部分从事自给农业。[70]

农业生产在苏联解体后受内乱和转型破坏,其后逐步恢复。畜牧业出现轻微和零星的疾病爆发,但产量开始反弹。国内粮食产量增加,政府投资改善基础设施,以确保对农民适当的分配和收入。阿布哈兹是种植柑橘的重要区域,该地区出现冲突,严重打击茶叶、榛子和柑橘的生产。

农业占2011年格鲁吉亚国内生产总值的7%左右。

格鲁吉亚最重要的农业活动是葡萄栽培和酿酒,该国种植超过450种本地葡萄,被视为世界上酿制优质葡萄酒最古老的地方之一。俄罗斯一直是格鲁吉亚最大的葡萄酒出口市场,2006年俄罗斯禁止从格鲁吉亚进口葡萄酒和矿泉水,以回应格鲁吉亚政府官员批评俄罗斯市场低质量要求的言论,[71]自此格鲁吉亚葡萄酒生产商奋力维持输出量和打入新市场。

2011年格鲁吉亚向48个国家出口总值5,400万美元的葡萄酒,向32个国家出口总值6,800万美元的酒精饮料。葡萄酒和酒精饮料均在出口商品排名前10位,分别占2.5%和3.1%。[72]格鲁吉亚葡萄酒出口量正在增加,2011年葡萄酒出口较2007年高109%。2012年格鲁吉亚与43个国家进行葡萄酒交易,销售量超过2,300万瓶,最大出口国依次是乌克兰(占葡萄酒出口的47.3%)、哈萨克(18.9%)和白俄罗斯(6.9%)。[73]2011年葡萄、矿泉水和酒精饮料的出口量,超过2006年以后所有年份的总出口量。格鲁吉亚拥有丰富的泉水资源,矿泉水生产是重要的工业领域之一,2011年向35个国家和地区出口总值4,800万美元的矿泉水,占总出口金额的2.1%。[72]食品加工产业随着农业生产增加而发展,出口量逐年增加。2011年坚果出口至53个国家,总值1.3亿美元,占格鲁吉亚的6%出口量左右,是十大出口产品之一。[72]

2011年格鲁吉亚农村人口占总人口48.2%,2014年比例下降至46.3%。[74]

旅游业

旅游业是格鲁吉亚增长最快的行业,具有高度潜力进一步发展。近年游客数量明显增加,促使旅游相关行业的增长,2011年游客数量约300万人次,较2010年上升超过四成。[75]格鲁吉亚政府投入巨资,发展交通和基础设施,修缮和发展旅游景点,刺激私人投资,以促进旅游业发展。2011年旅游相关的服务产量,较2006年增加77%,占经济总产量的7.1%。[76]

下表显示前往格鲁吉亚旅游人数最多的五个国家︰[77]

国家 2013年 2014年 百分比变化
 土耳其 1,248,748 1,109,032 -11.19%
 阿塞拜疆 789,918 974,313 23.34%
 亚美尼亚 940,187 939,312 -0.09%
 俄罗斯 597,606 639,985 7.09%
 乌克兰 93,968 113,785 21.09%
其他 429,269 411,168 -4.22%
合计 4,099,696 4,187,595 2.14%

物流业

格鲁吉亚处于重要的地理和政治位置,是欧洲-高加索-亚洲运输走廊(TRACECA)的主要成员之一。该国位于欧洲和亚洲之间,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现代丝绸之路的交通枢纽。2015年3月11日,格鲁吉亚媒体宣布,中国和格鲁吉亚公司的在北京达成开发阿纳克利亚深水港的协议,是走廊路线的重要设施,[78]港口占地1000多公顷,并可通往深海峡谷,[79]2017年8月1日总部设于美国的SSA Marine公司与Anaklia Development Consortium签署协议,投资和运营该港口的货柜码头。[80]

7月28日,第一列火车从中国出发前往阿塞拜疆的巴库,包含82个货柜和41个平台。当局计划于2015年9月利用相同运输方式,开通格鲁吉亚到伊斯坦布尔。[81]巴库-第比利斯-卡尔斯铁路于2017年10月30日通车。[82]

汽车转口是格鲁吉亚收入来源之一,在2014至2015年停滞期间大幅下降,最明显是阿塞拜疆,较去年减少5.1倍(10,337辆)。[83]

金融业

格鲁吉亚的金融业由银行主导,情况与多数后苏联国家一样。2015年该国有21家商业银行,其中5家大型银行控制大部分金融资产。[84]银行业面临重大挑战,在为实体经济融资和投资于稳定持续贸易所需的活动方面发挥有限的作用。

人类发展指数

人类发展指数(HDI)是预期寿命、教育和收入指数的综合统计数据,把国家按人类发展程度分为四个级别。2012年格鲁吉亚人类发展指数是0.745,属于“高”级别,在187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72位,与多米尼加黎巴嫩圣基茨和尼维斯并列。格鲁吉亚的人类发展指数,从2005年0.713增长5%到2012年0.745,平均每年增长约0.6%。根据2012年的数据和计算方法,格鲁吉亚2011年的人类发展指数在187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75位。在2011年的人类发展报告中,格鲁吉亚在187个国家中排名第75位。由于数据和计算方法改变,把数值和排名与以往的报告进行比较,将会产生误导。[85]

年份 出生时预期寿命 预期受教育年限 平均受教育年限 人均国民总收入(2005年购买力平价,美元) 人类发展指数
1980 69.7 12.9 N/A 6,849 N/A
1985 70 12.9 N/A 8,136 N/A
1990 70.5 12.9 N/A 6,134 N/A
1995 70.7 10.9 N/A 1,684 N/A
2000 71.8 11.7 N/A 2,064 N/A
2005 72.8 12.5 12.1 3,650 0.713
2010 73.5 13.2 12.1 4,460 0.735
2011 73.7 13.2 12.1 4,727 0.740
2012 73.9 13.2 12.1 5,005 0.745

延伸阅读

参考资料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April 2019. IMF.org.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2019-04-11].
  2. ^ Spring 2019 Europe and Central Asia Economic Update "Financial Inclusion" p. 9 (PDF). openknowledge.worldbank.org. World Bank. [2019-04-0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1-02).
  3. ^ Gross Output, at current prices. Geostat.ge. [2016-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7).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The World Factbook. CIA.gov.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2019-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9).
  5. ^ GINI index (World Bank estimate). data.worldbank.org. World Bank. [2019-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0).
  6. ^ World Bank. Doing Business 2019 (PDF). World Bank Publications. 2018: 5 [2019-04-21]. ISBN 146481326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11-06).
  7. ^ Ease of Doing Business in Georgia. Doingbusiness.org. [2017-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0).
  8. ^ Sovereigns rating list. Standard & Poor's. [2011-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6).
  9. ^ S& - Ratings Sovereigns Rating List - Americas. [2015-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6).
  10. ^ PBC_124089. [2015-03-03].
  11. ^ Fitch ratings, updated 15/12/2011. [2012-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26).
  12. ^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Georgia: Executive Summar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trieved: 5 May 2016
  13. ^ World Bank, Georgia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trieved: 4 May 2016
  14. ^ Russia Today, Georgia’s reforms please World Bank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7 June 2007
  15. ^ 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8 Executive Summary p. 9 (PDF). transparency.org.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2019-03-2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4-21).
  16. ^ Freedom House, Freedom of the Press - 2016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trieved: 4 May 2016
  17. ^ European Commission, Georgia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trieved: 7 May 2016
  18. ^ 18.0 18.1 18.2 18.3 Civil Georgia, Georgia’s 2015 Foreign Trad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0 January 2016
  19. ^ 19.0 19.1 GeoStat.Ge. [2015-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0).
  20. ^ National Bank Of Georgiaინფორმაცია თქვენთვის.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8).
  21. ^ GeoStat.Ge. [2015-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0).
  22. ^ Report for Selected Countries and Subjects. imf.org.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4).
  23. ^ IMF,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April 201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4. ^ IMF,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April 2012
  25. ^ IMF, Transcript of a Conference Call on Georgia Request for Standby Arrangement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September 15, 2008
  26. ^ National Bank Of Georgia. nbg.ge.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14).
  27. ^ EBRD, Georgia economic overview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8. ^ National Statistics Office of Georgia.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0).
  29. ^ Statement at the Conclusion of a IMF Mission to Georgia. IMF. 2007-09-13 [2008-09-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30. ^ 30.0 30.1 GeoStat.Ge. [2015-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0).
  31. ^ unctad.org - Country Fact Sheets 2014. [2015-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5).
  32. ^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 1993. Balance of Payments Manual, fifth edition (Washington, DC).
  33. ^ Прямые иностранные инвестиции в Грузию в 2010 году составили 814 млн. долларов 24.08.201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Грузия-Online
  34. ^ Прямые иностранные инвестиции в Грузию в 2011г. выросли на 37% 16.08.201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RBC.ru
  35. ^ Грузинская экономика в 2012-2013 годах: цифры и тенденции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ИА REGNUM
  36. ^ 存档副本.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5).
  37. ^ 存档副本.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0).
  38. ^ 存档副本.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0).
  39. ^ 存档副本.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0).
  40. ^ 存档副本.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7).
  41. ^ 41.0 41.1 National Bank Of Georgia. [2015-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08).
  42. ^ 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4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43. ^ 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04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44. ^ Global Corruption Barometer 2010 (PDF).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2-06-01).
  45. ^ Georgia Business Perception Survey 2012. 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 pdf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46. ^ Doing Business 2012 - Doing Business in a More Transparent World - World Bank Group. doingbusiness.org.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24).
  47. ^ 47.0 47.1 Georgia_Pocket_Tax_Book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Ministry of Finance
  48. ^ 存档副本.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5).
  49. ^ 存档副本.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9).
  50. ^ GeoStat.Ge. [2015-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0).
  51. ^ Rural poverty in Georgia. [2011-04-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09).
  52. ^ Government press release on unemployment in 2007 (PDF).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08-12-19).
  53. ^ GeoStat.Ge. [2015-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0).
  54. ^ GeoStat.Ge. [2018-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0).
  55. ^ Projected Hydropower Plants in Georgia http://www.minenergy.gov.ge/index.php?m=305[永久失效链接]
  56. ^ Georgia Looks to Tap Hydropower Potential Archived copy. [2012-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4).
  57. ^ The World Factbook. cia.gov. [2015-1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9).
  58. ^ International Energy Annual 2005nbxn.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2007-09-13 [2008-09-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14).
  59. ^ Georgia. Infoplease.com. [2013-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9).
  60. ^ Russia and Georgia: economy as a battlefield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en.rian.ru
  61. ^ Archived copy. [2008-09-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21)., Ministry of Energy of Georgia
  62. ^ Dmitry Bondarenko. Турция и Грузия покроются дамбами и ГЭС [Turkey and Georgia will be covered with dams and hydroelectric plants]. Economicheskiye Izvestiya. 2011-02-08 [2011-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02).
  63. ^ Revisiting Reform http://documents.worldbank.org/curated/en/2003/12/3219271/revisiting-reform-energy-sector-lessons-georgia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64. ^ New foreign investors are entering the Georgian market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caucaz.com
  65. ^ Inter RAO UES begins importing energy from Georgia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en.rian.ru
  66. ^ Georgia’s Energy Minister Is Assailed for Deal With Russia https://www.nytimes.com/2009/01/14/world/europe/14georgia.html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67. ^ Managing Enguri: A Russian Hydropower Play? http://www.eurasianet.org/departments/insightb/articles/eav011609e.shtml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68. ^ en.rian.ru
  69. ^ INOGATE. inogate.org. [2021-0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7).
  70. ^ Main Indicators of Agriculture Development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investingeorgia.org
  71. ^ 存档副本.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3-12).
  72. ^ 72.0 72.1 72.2 GeoStat.Ge. [2015-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0).
  73. ^ ::N W A:::.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7).
  74. ^ GeoStat.Ge. [2015-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0).
  75. ^ Arrivals of non-resident visitors at national borders of Georgia by country of citizenship[永久失效链接]
  76. ^ Total Output of Production in Tourism. [2012-05-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17).
  77. ^ Archived copy. [2014-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15).
  78. ^ 存档副本.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79. ^ 存档副本.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9).
  80. ^ 存档副本.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6).
  81. ^ 存档副本.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6).
  82. ^ 存档副本.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07).
  83. ^ 存档副本.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4).
  84. ^ Aaron Batten, Poullang Doung, Enerelt Enkhbold, Gemma Estrada, Jan Hansen, George Luarsabishvili, Md. Goland Mortaza, and Donghyun Park, 2015. The Financial Systems of Financially Less Developed Asian Economies: Key Features and Reform Prioritie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DB Economics Working Paper Series No. 450
  85. ^ GEO.pdf (PDF). [2019-04-2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8-20).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5-23 04:59,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