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同治陕甘回变

(重定向自同治陕甘回变)
陕甘回乱/回民起义
日期1862年-1873年
地点
结果 清政府平定叛乱
部分首领接受招安,一部分回民迁入中亚
参战方
Flag of the Qing Dynasty (1862-1889).svg 清政府 回族、撒拉族
指挥官与领导者
左宗棠多隆阿 马化龙白彦虎

中国伊斯兰教

Islam in China.jpg

教史
唐朝 五代十国 宋朝 辽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同治陕甘回乱 云南回变
1911年至今 沙甸事件
教派
格底目英语Gedimu 依赫瓦尼 赛来菲耶英语Sailaifengye 西道堂英语Xidaotang

苏菲派 四大门宦
虎夫耶 嘎得忍耶
库布忍耶 哲赫忍耶
白山派 黑山派

人物
白寿彝 包尔汉 陈广元
陈克礼 陈裕菁 傅统先
哈再孜 胡登洲 姬觉弥 金吉堂
李铁铮 林松 刘锦标 刘智
马德新 马哈什 马坚
马联元 马邻翼 马松亭 马注
买买提 木罕买提 穆萨 纳赛尔
纳忠 祁静一 庞士谦 萨阿德
沙比提 沈遐熙 时子周 索图克
仝道章 王浩然 王岱舆 王友三
王静斋 伍特公 伍遵契 马来迟
夏木西丁 杨敬修 伊本 玉素甫
张杰 张中 周仲羲 安士伟
文化教育
汉文《古兰经》
维吾尔文《古兰经》
哈萨克文《古兰经》

古兰经善本 汉克塔布英语Han Kitab 清真寺
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 经学院列表
回回话 小儿经 中国体
清真菜 烤串 武术

组织
中国回教俱进会

中国回教学会
中国伊斯兰教协会

人文地理

北京 上海 天津 宁夏
陕西 甘肃 青海 新疆
河南 河北 山东 山西
云南 四川 贵州 重庆 西藏
浙江 福建 广东 广西 海南
吉林 辽宁 黑龙江 内蒙古
安徽 江苏 江西 湖南 湖北
香港 澳门

人口

回族 维吾尔族 哈萨克族 东乡族
柯尔克孜族 撒拉族 塔吉克族
保安族 乌孜别克族 塔塔尔族
藏回
东干人

同治陕甘回乱(1862年-1873年),又称回民起义(中共官方称呼),是于19世纪清朝同治年间发生在中国西北地区的一场大规模的回民动乱。战争由陕甘回民和哲合忍耶苏菲门宦开始,主要表现为回民对汉民的种族灭绝,财产转移及清军对回军的镇压。

陕甘回乱自1862年起,陕甘总督左宗棠自1868年十月坐镇西安开始平乱,直至1873年九月肃州战役结束,花了五年时间平乱。[1]:124战乱除了在陕西甘肃外,还波及宁夏青海新疆外蒙古,对中国西北地区造成了巨大的破坏,据统计,共损失人口总数约2000万人。该数字包含了同治年间由陕甘抽调镇压太平天国的死亡与失踪人口的总和[2][3][4]。战后,清廷将许多战败的回民叛乱者强制迁移到西部更远的地方,以免再生事端[5]

历史背景

云南回变

咸丰六年(1856年),在太平天国运动的推动下,滇西爆发了以回为首的各族人民的反清运动,回族杜文秀被推选为“总统兵马大元帅”。亦称回变,其中杜文秀攻占大理,杜文秀任大元帅,辖属18大司。亦传杜文秀本人意图在云南建立伊斯兰苏丹国。大理政权末期,杜文秀义子刘道衡(实际上只有大理城被围后刘道衡和英缅当局进贡给英帝国的名表中才有这一称呼,并未发现杜文秀本人有苏丹名号的任何直接依据),曾以苏丹亲王(刘道衡在大理城被围后曾以此名号出使英国,路上大理城即被破,杜文秀本人留下的印章和署名都是兵马大元帅,从未出现苏丹称号。)的名义赴伦敦,向英国女王献表求助,但被英帝国拒绝。期间清廷平定回变,刘道衡滞留缅甸。云南回乱(同治初年,回民人口约占云南总人口的十分之一,因此次反清政府叛乱回民参与比例较高,导致战后云南回民死亡失踪近90%,直到1945年抗日战争后云南回民也不到云南总人口的1.5%)迅速波及到贵州、四川,乃至回民聚居的陕甘。云南回民头目任武在这时前往陕西鼓动宣传。

清廷西北田赋政策

清朝同治年间,西北的官僚对西北民众施以沉重的田赋附加。清代的田赋附加,起于康熙六十一年,当时每正赋银一两之上加征“耗羡”二钱,以为政府办公费和官吏津贴之用。乾隆年间,加征 “平余”,巧立名目,摊派重叠。到了嘉庆道光年间,正赋一两之上,“正耗”、“平余”加至一两五六钱之多,换言之,实收的田赋增加到了正规田赋的160%。陕西田亩,除了民田之外,还有元明时期留下来的“屯卫田”、“更名田”,都是官产,农民种官田者,必须缴纳 “本色”、“样粮”、“土粮”、“余粮”等,仓吏收租时,巧立名目,把十多个项目摊入租赋之中。在同治年间以前,以永丰、敬录两仓道来说,每年政府收入的征粮不过十八万石,而官吏对纳粮百姓的强征量就有二十几万之多。贫苦农民,无论回汉,已经无法生存,还要忍受附加之外的傜役[6]西北地区,清代一直战事不断,自从统治者发动新疆、西藏金川镇压白莲教等战役以来,兵差特别繁重,例如乾隆二十年,为供应索伦锡伯军队过境,陕甘八个州府供应的军需物资,派遣了一万一千九百头马骡。鸦片战争以后,清政府对外割地赔款,对内需要筹措大量军费镇压各地农民起事,因而对农民的苛捐杂税更为加重。陕西地区,在回民暴动之前就爆发过两次农***动。第一次是咸丰六年(1856年),渭南县渭河以北的农民,反抗盐课摊派而“交卸农具”,它是类似工人罢工的消极反抗办法,后来很快就被官府瓦解[6];第二次是在咸丰十一年(1861年),临潼县李桥人杨生华号召村民起义,渭河以北几个大镇都参加了,与官兵相持数月后失败,杨生华全家被杀。[7]鸦片战争之后,清廷割地赔款,财政负担加重,开始加剧了赋税和徭役。自太平天国蹂躏江南以来,清廷丧失了最大的财政来源,财政压力就被转移到了北方。随着咸丰末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直隶遭受威胁,河南山东捻军的爆发以及云南贵州等地回民战争的加重,其财赋之压力更转移到了西北及山西等地。陕西是西北比较富庶的地区,被视为饷源所在,成为清政府以镇压太平天国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的主要基地之一。《清实录》记载:“此时京饷及各军饷粮,均赖山、陕西省接济。”湖北巡抚严树森说:“陕西为财赋之邦,西、同、凤三府又为精华荟萃,近年用兵各省,皆借陕西协饷聊以支持,即京饷巨款亦多取盈于此。”[8]

陕西防务空虚

时值南方和中原发生太平天国捻军叛乱,陕西清军大部奉调南下,陕西清军兵力所剩无几,后期陕西回乱十八元帅之一的白彦虎就曾被征召参与镇压太平天国等叛乱。

回民暴动

当时前江西巡抚张芾因母亲去世,丁忧在西安老家,咸丰十一年(1861年)太平军与捻军进逼陕西,清廷就地起用张芾协办团练抵御[9]。回民暴动初期,因太平军和捻军已经进入陕西,张芾在当地素有声望,遂自告奋勇,亲身调解回汉冲突。他点名要回民头目任武出面,任自当时发生回变的云南来,率领回众绑架张芾,并声称在张的坐轿发现“秦不留回”的传单,将张芾杀死,又为消除回民疑惧,杀死自己的妻儿[10]新老教派的教宦门阀也趁机纷纷暴动。[来源请求]

叛乱过程

同治陕甘回乱

圣山大规模砍竹事件

注: 竹竿为冷兵器长矛的组成部分

圣山砍竹是发生在回变前夕的一次回汉械斗[11]。“四月发贼从大峪出,渭邑(渭南)赵权中曾募回勇五百防刘峪口(在华县南),至是溃逃沿途滋事,经圣山村砍竹,瓜坡斗殴,回勇赴州控诉,濮公(华州知州濮尧)询其理屈,堂谕:‘向后回伤汉民一以十抵,汉伤回民十以一抵。’[12]快头秦英回民也,忿忿下堂谋变益亟。”[13]

乱事扩大

1862年五月张芾被回民杀害后,回民武装发展迅猛,于1862年6月底围攻陕西省城西安。同年回民马占鳌、马桂源、马文禄等各自在甘肃(省境包括今宁夏、西宁市)境内起兵,哲合忍耶派教主马化龙也在金积堡(在今宁夏吴忠市境内)起兵。1862年五月,清廷命令多隆阿督办陕西军务,可是多隆阿的部队在途中被太平军所阻,清廷于是另派胜保带兵入陕。胜保被回军击败,却谎报战胜,清廷只好再命多隆阿进兵陕西。多隆阿于十一月抵达潼关后,胜保就被清廷解职及逮捕回北京审讯,由多隆阿负责在陕西与回军作战。1863年二月,多隆阿攻占回军在同州的两个重要据点羌白镇和王阁村,九月攻占苏家沟和渭城湾,杀死敌军一万七、八千人。至此陕西回军被迫向甘肃撤退[1]:99-100。多隆阿又攻击当地“顺天军”蓝大顺部,1864年4月1日,多隆阿收复盩厔,进城时遭流弹击中,延至5月18日伤重不治。

1863年正月,回军攻陷固原城,“城内官民男妇共死者二十余万人”[14]。1863年八月,回军攻陷平凉府城,“官员死节者百余,士民死者数十万”。1863年十月,回军在宁夏府城屠城,““汉民”十余万被屠殆尽”。同月马化龙的回军进攻灵州城,有城内回民作内应而攻陷灵州城,“屠戮二万余人”。同年巩昌府“城内回民二千余人,俱为汉民杀尽”。1864年二月,回军攻陷渭源县城,“屠毒生灵以数万计,满城官员皆死之”[15]

胶着

多隆阿死后,清廷任命杨岳斌陕甘总督接手镇压回军。陕甘地区此时除了战乱更有旱灾,境外接济又不足,当地清军粮饷短缺,多次发生哗变,杨岳斌无法解决问题,遂于1866年请辞,清廷改派左宗棠接任陕甘总督[1]:103-104

1866年,回军攻陷靖远县城。有断言以为““汉人”死者男妇约十万”。1867年四月,回军攻陷合水县城,“人民杀毙饿死者十有六七”[15]

回军败亡

左宗棠接任陕甘总督后,认为“进兵陕西,必先清关外之贼;进兵甘肃,必先清陕西之贼;驻兵兰州,必先清各路之贼”[16]。左宗棠首先进攻捻军,1868年西捻军被平定后,左宗棠回到陕西进攻回军。有鉴于前任杨岳斌因粮饷不足而一筹莫展,左宗棠计划推行屯田,以及从外地买粮运入陕甘。左宗棠的军队大量配备西式枪炮,是后来成功消灭各地回军的重要原因。左宗棠派刘松山进攻陕北,1868年十二月,刘松山军击败以陕北为根据地的汉人武装董福祥军,董福祥遂率领部众逾十万人归降,刘松山择其精锐编成清军三营加强兵力[1]:108-109

陕西

陕西回民武装在甘肃东部成立了“十八大营”,反击陕西。1866年回军退守甘肃。陕西回军马正和、白彦虎等部以董志原(今甘肃宁县)作为主要根据地,总兵力约二十万人[1]:107。1869年二月,左军攻占董志原,收复庆阳,是役回军损失超过二万人,至五月已肃清陕西境内的回军。陕西回军向甘肃北路回军马化龙部的根据地金积堡撤退[1]:109-110

回回之中有间谍帮政府抗打其他回回。当大荔城被回军围困时,有一家回人名马官府听说城内回回要内应造反了,就向知府告密。知府知悉,命团练把城内回民屠尽,只留了告密者一家[17]。 地方团练也在同州咸阳耀州富平大荔高陵的城内杀死全部的回民,回民房屋烧毁无存,再到同州府、西安府等地的每一个回村对回民进行报复性灭族屠杀[17]

在艰苦得打赢后,清军在渭南市屠杀回民2万多人,清军在西安附近屠杀了数万回民[18]

宁夏

左宗棠派刘松山从陕北向金积堡进军,追击陕西回军,另派雷正绾等从董志原等地向固原进军作为支援。

马化龙在1866年向清朝请降后,仍然保留武装,继续经营以金积堡为中心的地盘,并援助其他回军。左宗棠认定马化龙不是真心归顺朝廷,马化龙也知道左军不怀好意,亦增购军火弹药和加强防御工事备战。1869年八月,刘松山进攻灵州一带的回军。马化龙此时面对清军逼近金积堡,代陕回求和不成,又重新反叛。

1869年,清军北路刘部首先把灵州金积堡周围全部的回民屠杀干净,屠杀全部500多座回民村的回民,杀死了超过五十万回族人[来源请求][17]

1869年九月,马化龙的回军在灵州再次屠杀汉民十余万人,而汉民的财产及妇女被回军据为己有,州府衙门、汉族祠堂、书院、佛寺、道观全部被毁。同月刘松山攻占灵州。刘松山继续向金积堡进攻,遇到抵抗清军的回民堡寨时,经常在攻破后即不分军民全部屠杀[1]:111-112。1870年正月,刘松山战死[1]:112(一说在接受回军投降时被刺杀,不过此说法很难成立,因为没有任何可靠史料能证明当时刘松山有接受投降的记录。刘将军当为战死,这与后期马占鳌先斩杀清军大将,后期弹尽粮绝又请降如出一辙)。回军乘机反攻,再进入陕西境内。

清廷命令李鸿章协办陕甘军务,增派淮军二万多人入陕西。左宗棠起用刘松山的侄儿刘锦棠接掌刘军,以董福祥为先锋,继续进攻金积堡。1870年三月,陕西境内的回军又被肃清[1]:112-113

1870年五月发生天津教案,李鸿章被召至天津善后,及后更出任直隶总督,淮军也从陕西撤走,镇压回军之事由左宗棠继续[1]:113-114。在清军的封锁下,金积堡粮食短缺,遂放出平民向清军投降以减少粮食消耗。1870年十一月,坚守金积堡多时的马化龙粮尽援绝,向清军投降。马化龙投降时承诺交出全部军械。

同治十年(1871年)正月十三日,左宗棠以在金积堡内掘出马化龙私藏的大批洋枪(清军其后从堡内搜出匿藏一千二百余支俄制枪械)和私藏有僭越旗帜为名,处死马化龙,并杀死他的亲属及部众约二千人,其他投降回民则被分开押往不同地点安置[1]:116

河州

1871年左宗棠进驻甘肃。陕西回军残部从金积堡逃到河州,后来再逃到西宁。1872年四月河州回军头目马占鳌投降,被左宗棠编入清军[1]:117-118

西宁

左宗棠下一目标是盘据西宁的马桂源、马本源兄弟。1872年十月,清军收复西宁城[1]:119-120。1873年二月,马桂源、马本源被俘,后被处死。以白彦虎为首的残余回军被迫退出青海。白彦虎逃到新疆投靠阿古柏,后来又逃至沙俄并最后死于俄国。

肃州

1873年九月,甘肃西北部肃州回军首领马文禄在坚守肃州城两年后也接近粮尽,向左宗棠投降。肃州城曾经有三万余人,经历回军杀害精壮、掳掠妇女后,和逃走,到清军收复时只剩下老弱者一千多人[1]:121。左宗棠在同月处死马文禄,清军并杀死投降的回军一千多人及城内除老弱妇女外的残余回民数千人[1]:123-124,同治陕甘回乱就此告终。

清廷的善后措施

清政府在严厉镇压回民暴动的同时也对放弃武装的回民进行一定安抚绥靖处理,其目的是为了维持陕甘地区稳定,防范回民再次暴乱。其善后措施主要有:

左宗棠安置投降回民时,把他们与汉民分隔安置,避免回汉杂居,并且分散安置。清政府限制被迁移的回民不得迁回原居地,回民如需远行,需要向官府申请“路票”,限期返回[15]

马化龙降而复叛,终为左宗棠所杀。马占鳌因为在“新路坡”战斗中打死了左宗棠悍将傅先宗、徐文秀,并使进驻新路坡的四十营湘军全部溃散,一战成名。战胜后的马占鳌派自己的儿子马七五等十名战将的儿子——“十少爷”,赴定西左宗棠中军大营请降。接下来,马占鳌、马海晏等十二名首领亲赴兰州,夜宿在锈河沿清真寺。在去见左宗棠时,马占鳌还专门身带铁锁,以示负荆。而左宗棠不但去了他的夹锁,还与他彻夜长谈,夸他“明大义,懂军事”,为马占鳌网开了一面,没有像其它地方一样进行严厉的善后[19]

从此,马占鳌换来了西北马氏七、八十年的“世袭军阀”,马家军左右中国西北政局一直到1949年才结束。第一集团就是马占鳌和他的后人马七五(左宗棠亲自为马七五改名为马安良)、马廷勷,三代三人。第二集团就是马海宴家族,他的后人马麒马步芳马步青,三代五人,成为“青马”,世代镇守西宁。第三集团就是马千龄家族,成为“宁马”,他的后人们就是马鸿宾马鸿逵[来源请求]

主要影响

这场战乱极大地改变了陕甘两省的人口数量,民族分布。据《中国人口史》一书的统计,战争前的咸丰十一年(1861年),甘肃(此时的甘肃包括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和青海省西宁市海东地区)全省人口总数约为1900万人,战后的光绪六年(1880年)人口仅存495.5万人,人口损失约1400万人,损失比例为74.5%[3]。陕西人口在咸丰十一年(1861年)有1394万,从同治元年(1862年)到光绪五年(1879年)的17年间锐减至772余万,人口损失总数高达622万,大约占战前人口总数的44.6%。17年中,因战争原因造成的人口损失约有520.8万,在全部损失人口中所占的比例高达83.7%,而灾荒期间损失的人口不过101.2余万,占全部损失人口的比例仅有16.3%[2]。回民在这次战乱中的损失也较大,战乱过后,陕西省原有约400万的回民最后仅剩下西安城内和陕南的2-3万。甘肃省回民在战争中死亡失踪超过十分之八的人口。一部分回民大约5000人随白彦虎逃至俄国,演变为今天的东干族

参考文献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李恩涵。同治年间陕甘回民事变中的主要战役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七期,1978年。
  2. ^ 2.0 2.1 路伟东. 同治光绪年间陕西人口的损失. 禹贡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1-01) (中文).
  3. ^ 3.0 3.1 曹树基:《中国人口史》第5卷《清时期》,第635页
  4. ^ 路伟东. 清代陕西回族的人口变动. 禹贡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22) (中文).
  5. ^ 马长寿.《同治年间陕西回民起义历史调查记录》.陕西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3年
  6. ^ 6.0 6.1 见《关陇思危录》卷一
  7. ^ 冯增烈, 李登弟, 张志杰. 清代同治年间陕西回民起义研究 2008年6月2日. 加利福尼亚大学: 三秦出版社. : 318页. ISBN 7805461937.
  8. ^ 清实录
  9. ^ (清)張芾. 中研院史语所明清档案工作室.
  10. ^ 马长寿《同治年间陕西回民起义历史调查记录》
  11. ^ 韩敏. 《清代同治年间陕西回民起义史》. 陕西人民出版社. 2006-04-06.
  12. ^ 马长寿同治回变《调查》正文一些偏论之辨析. [2016-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04).
  13. ^ 刘东野. 《壬戌华州回变记》.
  14. ^ 石志新。《清末甘肃地区经济凋敝和人口锐减》,《中国经济史研究》2000年第2期。
  15. ^ 15.0 15.1 15.2 黄正林。同治回民事变后黄河上游区域的人口与社会经济,《史学月刊》2008年第10期。
  16. ^ (清)左宗棠. 中研院史语所明清档案工作室.
  17. ^ 17.0 17.1 17.2 马长寿. 陕西省文史资料数据库 大荔县调查记录(图). www.sxlib.org.cn. 2017-01-22 [2021-04-08].
  18. ^ 冯钧平. 陕西省文史资料数据库 陕西回民起义. www.sxlib.org.cn. 2017-01-22 [2021-04-08].
  19. ^ 白寿彝,《回民起义》,1952年,神州国光出版社。

外部链接

参见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5-29 17:07,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