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反刍亚目

反刍亚目
American bison k5680-1.jpg
美洲野牛 Bison bison
科学分类
界: 动物界 Animalia
门: 脊索动物门 Chordata
纲: 哺乳纲 Mammalia
目: 偶蹄目 Artiodactyla
演化支 全撰类 Artiofabula
演化支 鲸反刍类 Cetruminantia
亚目: 反刍亚目 Ruminantia
Scopoli, 1777
下目

反刍亚目[注 1]学名Ruminantia)是偶蹄目中的一个亚目,其中的动物均是食草性动物,拥有分为多个胃室的胃进行反刍的动作。通过这个结构反刍亚目的动物,可以通过微生物消化其他只有一个胃的哺乳动物无法消化的糖类(比如纤维素)。除反刍亚目的动物外还有一些其他食草动物如袋鼠叶猴属动物、马科动物和兔形目动物也可以通过微生物的帮助消化纤维素。不过这些动物不是使用胃,而是使用大肠来消化纤维素的。

反刍亚目的名称来自于这些动物在休息时将半消化的食浆重新咀嚼,然后将这样再次磨碎的食物咽下,进行真正的消化

胃的结构

牛的胃:m—食管终端,v—瘤胃,n—网胃,b—重瓣胃,l—皱胃,t—小肠开端

反刍亚目动物的胃一般分四个部分:皱胃相当于单胃动物的,在皱胃之前还有三个胃,这些胃实际上是食管不同分化出来的:瘤胃网胃重瓣胃。瘤胃还有一个前庭,它有时也被看作是一个独立的胃室,有些学者也将瘤胃与网胃合为一个单位,因此根据不同资料来源反刍亚目动物有四至五个胃室。

在吃草时反刍亚目动物仅将食物随便地咀嚼就下咽了。食物通过瘤胃的前庭到达瘤胃。在瘤胃和其他两个前胃中生活着许多细菌原生动物真菌等微生物。这些微生物能够将其他动物无法消化和吸收的许多糖类(如纤维素)分解,其分解产物可以通过瘤胃的胃壁被吸收。通过这个发酵过程反刍亚目动物可以吸收和使用这些糖类的能量。在发酵过程中释放出来的气体(主要是二氧化碳甲烷)聚集在网胃中,最后通过打嗝释放出来。

食浆在瘤胃和网胃之间不断地传来传去,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被磨碎和混合。通过网胃与瘤胃前庭之间的反向的蠕动小部分食浆会被反刍到口内被继续咀嚼和下咽。

网胃具有“过滤”的作用,粗的和大的食物留在网胃中,只有碎的食物才进入重瓣胃。通过不同的“瓣”中的收缩食浆会被挤压,其中的水被吸收,这样食浆变稠,皱胃中分泌的消化液不会被食浆中的水过渡稀释。在皱胃中(如同在其他单胃动物的胃中)食浆通过分泌出来的盐酸酸化,其pH值降低,食物被消化,尤其蛋白质和脂肪会被体内的消化。食浆中的微生物也会释放蛋白质,最后这些消化产物会在小肠中被吸收。

由于食物在反刍动物的胃中逗留很长时间,而且不断地混合和稠化,这样往往会形成胃石。这些胃石主要由沾在一起的、不断变硬的咽下的毛和植物纤维组成。

其他具有类似消化系统结构的动物

一些其他动物也演化出类似的、多胃室的胃,但是它们与反刍亚目动物并没有亲缘关系。这些动物几乎具有相同的消化食物的功能。这些动物包括骆驼科动物、疣猴族动物和红袋鼠

分类

种系发生学

反刍亚目是偶蹄目的一个演化支,属于全撰类鲸反刍类。在现存物种之中,河马形亚目是本亚目的姐妹群[1][2][3]

反刍亚目与其它偶蹄目动物的亲缘关系如下[1][2][3]

偶蹄目

 胼足亚目 Tylopoda Cladogram of Cetacea within Artiodactyla (Camelus bactrianus).png

全撰类

 猪形亚目 Suina PotamochoerusAfricanusWolf white background.jpg

鲸反刍类
反刍亚目

 有角下目 Pecora The book of antelopes (1894) Gazella rufifrons (white background).png

 鼷鹿下目 Tragulina Kantschil-drawing white background.jpg

Ruminantia
鲸河马亚目

 凹齿下目 Ancodonta Hippopotamus-PSF-Oksmith.svg

鲸下目

 须鲸小目 Mysticeti Caperea marginata 3 flipped.jpg

 齿鲸小目 Odontoceti Orcinus orca NOAA 2.jpg

Cetacea
Whippomorpha
Cetruminantia
Artiofabula
Artiodactyla

内部分类

本亚目可分为两个下目共六科:

注释

  1. ^ 反刍,拼音:fǎn chú。

参考文献

  1. ^ 1.0 1.1 Groves, Colin P.; Grubb, Peter. Ungulate Taxonomy. Baltimore, Maryland: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2011: 25. ISBN 978-1-4214-0093-8.
  2. ^ 2.0 2.1 Spaulding, M; O'Leary, MA; Gatesy, J. Farke, Andrew Allen , 编. Relationships of Cetacea (Artiodactyla) Among Mammals: Increased Taxon Sampling Alters Interpretations of Key Fossils and Character Evolution. PLoS ONE. 2009, 4 (9): e7062. Bibcode:2009PLoSO...4.7062S. PMC 2740860. PMID 19774069. doi:10.1371/journal.pone.0007062.
  3. ^ 3.0 3.1 Montgelard, Claudine; Catzeflis, Francois M.; Douzery, Emmanuel. Phylogenetic relationships of artiodactyls and cetaceans as deduced from the comparison of cytochrome b and 12S rRNA mitochondrial sequences (PDF). Molecular Biology and Evolution. 1997, 14 (5): 550–559 [2019-01-26]. PMID 9159933. doi:10.1093/oxfordjournals.molbev.a02579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4).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7-04 11:42,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