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双层语言

双层语言(英语:diglossia)在语言学中指在特定社会中存在两种紧密联系的语言,一种具有更高的威望,通常被政府所使用,或在正式的文本中使用、或谓之文言或书写体文言文;另一种威望较低,常作为方言口头使用、或谓之白话或书写体白话文。威望较高的语言具有更规范的形式,其形式和词汇经过筛选以不同的面貌进入方言中,甚至渐渐以通用语的形式取代方言(例如(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国语、普通话)。

文白分离现象

希腊语言学家和通俗文字专家Ioannis Psycharis最早采用了法语词‘diglossie’。阿拉伯学者威廉·马尔萨使用该词描述阿拉伯语国家的语言学形势。查尔斯·福格森发表于期刊《词语》(1959)的《双层语言》一文,认为双层语言是特定社会中存在两种语言的现象,其中之一被称为H,即威望较高的语言,另一语言被称为L,即威望较低的语言。在福格森的定义中,H和L总是紧密相联的。费希曼也谈及无关的双层语言"扩大的双层语言“(费希曼1967),如梵语H和埃纳德语,或阿尔萨斯阿尔萨斯语L和法语H。克罗斯称H为上层语言,L为下层语言

在某些情况下,H和L之间联系的本质是有争议的;例如,牙买加使用的混合语L和标准英语H。

通常H是书面语,L是口头语。在正式场合人们使用H,在非正式场合人们使用L。最早的例子之一是拉丁语,书面拉丁语是威望较高的语言,通俗拉丁语是威望较低的语言。罗曼语源于后者。

L不仅仅是H简单化的变体。许多威望较低的语言具有比相应威望较高的语言更复杂的特性。如瑞士德语方言中有 /e/, /ɛ//æ/,但标准德语只有/ɛ/音。牙买加混合语中虽然元音比标准英语少,但有额外的上颚音/kʲ//ɡʲ/

下层语言也被称为下层方言,上层语言也被称为上层方言,介于上下之间的被称为中层方言。注意在瑞士卢森堡的德语区没有中层语言。在巴拉圭是否存在双层语言是一个值得争议的问题,因为巴拉圭语西班牙语都是官方语言。一些学者争论说确实有些巴拉圭人根本不会巴拉圭语。

福格森的经典事例包括标准德语瑞士德语标准阿拉伯语阿拉伯方言,海地的标准法语混合语,符合古希腊语法的现代希腊语纯正希腊语。但混合语现在在海地被视为标准语。瑞士德语方言也很难说是一种下层语言,现在白话阿拉伯语在某些意义上比标准阿拉伯语更具权威。(参钱伯斯,社会语言学理论)在1974年希腊军事政府(1967-1974)结束以后,现代希腊语成为希腊唯一的标准语言,符合古希腊语法的纯正希腊语不再被使用。哈若德西夫曼这样描述瑞士德语:"瑞士德语曾和标准德语构成双层语言的等级,但现在这种双方的协议已经被打破。”尤其是在阿拉伯语世界也有很多符号转换的情况。根据安得鲁·弗里曼,这与福格森对于双层语言所提出的两种形式互补分布的描述不同。在一定程度上,所有双层语言的社会里都有符号转换和重叠,包括瑞士德语区。另外,在福格森的定义中,双层语言区分于双重语言(bilingualism);但这取决于学者对于语言学的定义。例如,不同种类的阿拉伯语之间不能相互理解;即使可以相互理解,也是由于不同的语言变体相互暴露,而不是由于其固有的语言学特性。

高低两分法在社会威望的层面上被校正的事例还包括意大利方言和标准意大利语,德国方言和标准德语。在意大利和德国,方言使用者通常在非正式场合使用方言,尤其是在家里。但是,在瑞士德语区,瑞士德语方言在一定程度上在学校里,并在很大程度上在教堂中被使用。拉姆塞尔将瑞士德语区的双层语言现象称为“中间双层语言”,而费里希提拉什则称其为“功能性双层语言”。由于没有明晰的层级划分,瑞士德语既是双层语言最合适的事例,也是最不合适的事例。

汉语

文言文

在过去二千年以来,中国人一直以文言文为上层方言和标准书面用语。多种方言则各自变化,成为下层方言。因两者之间的变化极大,使这个差别被认为是阻碍教育和提高识字率的原因。1910年代以现代标准汉语为基础的白话文诞生,并用于任何被规范的场景。

现代汉语

中国采用白话文以来,官话使用者的双层语言问题不再严重。但在不使用官话的地区,白话文与标准语仍然是上层方言。随着普通话的强力推行,许多地区的新一代已不会再使用下层方言,仅仅使用普通话作为口头语言。但近来各方言白话文也在发展之中。

香港等粤语地区,粤语广东话广州话)是口语沟通的主要语言,但正式书面语仍是白话文。粤语的特点,在于它有独特的书写形式,但因无标准可循而变得不一致,所以一般只在非正式场合使用。

汉语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的书写系统汉字意音文字,也是少数仍使用此种文字的语言。看着同样的汉语文本,使用不同方言的汉语使用者都可以用各自的语音朗读。根据上述的例子,粤语使用者读白话文文本时,会使用异于标准汉语的语音。而完全将书面语转换成粤语口语时,除了读音外,用字和文法都有可能改变。

  • 白话文:
    • 他回家了,你有问题可以讲给我听。
    • 普通话拼音:tā huí jiā le nǐ yǒu wèn tí kě yǐ jiǎng gěi wǒ tīng
  • 粤语口语:
    • 佢(他)返(回)咗(了)屋企(家),你有问题可以话畀(讲给)我听。
    • 粤语拼音:keui5 faan1 jo2 uk1 kei5 nei5 yau5 man6 tai4 ho2 yi5 wa6 bei2 ngo5 ting1

(以上粤语拼写系统是粤拼。)

一般来说,粤语使用者能够明白现代汉语白话文,并能用粤语读音读出,但日常的口语交流并不会使用这种文体。粤语音节的尾后常有个不连贯的子音字母,这就是入声,即在音节之尾补上子音,变为开音节以缓和语气,但北方多数的官话已丧失了入声,这是拼写上是与普通话最不同之处。

当文言文作为标准书面语,以上情况同样适用。但方言使用者比较难了解各自对文言文的发音,这是文言文不再作为标准书面语的原因之一。

蒙古语

内蒙古蒙古语的书面语言依然和古典蒙古语相当近似,但口语却取察哈尔正蓝旗土话(可与外蒙古的喀尔喀土话互通)为标准音,和字面拼写有极大区别。若有人使用照字面拼写的读书音读古典蒙古语,无法和蒙古人中的蒙文文盲沟通,但可以和蒙古知识分子沟通,一般只需要其受过蒙文教育。在外蒙古,传统蒙文已被基本废除,而外蒙西里尔蒙文的正字法与喀尔喀口语相近(虽然仍有不少差别),所以文白割裂的双层语言问题不再严重。近年来外蒙古开始恢复传统蒙文,但并无举措以重新规范口语,使其与古典蒙古语接近,因此外蒙古可能要重新面对双层语言问题。

参考文献

  • Steven Roger Fischer,"diglossia--A History of Writing"[1][永久失效链接],Reaktion Books,April 4, 2004. ISBN 978-1861891679

延伸阅读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5-24 16:47,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