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割礼本文重定向自 割礼

Sünnət circumcision əməliyyatı.gif
Global Map of Male Circumcision Prevalence by Country.svg
割礼图

割礼(又名包皮切割),天主教割损,是一种宗教仪式,通常是指对男孩施行的割礼,方法是把阴茎上的包皮割去

早期的山洞壁画古埃及坟穴已有关于割礼的描述[1][2][3]中东的不少宗教也有施行割礼。犹太教则视割礼为上帝吩咐的命令、是必须遵行的宗教行为,男孩在出生后第八天要进行割礼,至今大部分的犹太人都遵从这规则。在其他地方,一般是建议在出生7天后,有的禁止超过10岁才施行,有的则允许到成年以前都可以。伊斯兰教的《古兰经》中没有规定男孩要进行割礼,但是中东不少的伊斯兰国家都有此习俗,乃因纪录穆罕默德言行的《赫谛斯经典》中曾提及之故[4]。男性割礼由于犹太教传统因素和社会文化因素,仍普遍存在。

至于替女性进行割礼,则以非洲居多。当地人对于割礼非常重视,他们往往都看成是人生比较重要和值得庆祝的事情。女性割礼由于其造成的危险,受到联合国及国际人权组织的强烈反对[5]

文化与宗教

有些地区的习俗是男童出生不久就割除包皮,有时是在青春期行割礼,以象征其成年。穆斯林犹太人美国人是几个割除包皮比率较高的族群韩国韩战以后,受到美军的影响,割包皮的情况也相常普遍。包皮环切术可能是世界上最广泛的外科手术。在世界各地,大约有5分之1的男性做包皮环切手术。[6]

医学

医学上的包皮环切术主要用于男性生殖器畸形的纠正,如包皮过长、包皮箝顿、包茎,属于整形手术。包皮箝顿、包茎会影响正常的勃起,引起性交疼痛和射精困难。对于婴儿来说,这一类的手术是值得商榷的,由于发育过程中,包皮会生长后退,成年后许多人并不会呈现包皮过长或包茎,因而对于婴儿期的这一类人称之为假性包茎。但对于包皮箝顿、真性包茎,及时的手术有利于生殖器的正常发育。

包皮过长,主要影响卫生。许多卫生条件和卫生意识落后的地区,人们对于个人卫生比较忽视,特别是男性,几乎很少清洗包皮垢。长期积累的包皮垢的刺激和污染,为尿道感染和尿道疾病留下了隐患,这一点上并没有性别差异。有研究显示,包皮垢对于女性的子宫颈癌患病率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现代医学表明了一些包皮手术的好处,如减少藏污细菌和病毒,减少艾滋病和性病。

美学

包皮环切术可视为一种生殖器官的损毁行为,借着改变生殖器的外观以期符合特定的审美观。在一个众人均认为婴儿儿童割包皮天经地义的社会中,未经切除包皮的生殖器可能被视作具有某些性功能、外观或其他方面的缺陷。反之,若社会的主流观念不认为包皮环切术是一种必须,则这种手术就被视为一种损毁。某些地区的文化会对阴茎做各种加工,如阴茎纵剖术、阴茎下剖术,而包皮环切术也列为这种加工术之一。

现今世界各国,仅美国菲律宾韩国等地的大多数年轻男性割除包皮,且不是为了宗教上的因素。在韩国,常规性的割包皮手术主要是在韩战后,受到美军和美国文化影响所致。而在菲律宾,割包皮的起源已不可考[7]。然而,在Antonio de Morga于1907年著作的《菲律宾诸岛史》("History of the Philippine Islands")中,把割包皮的风俗归因于伊斯兰教[8]

古埃及多神教

希罗多德记载道“埃及人是世界上仅有的割除包皮的民族——至少他们是,当然还要加上那些效仿他们的民族。……他们行割礼是为了洁净,认为洁净比体面更为重要。”

科普特基督教

在埃及科普特教会与埃塞俄比亚正教的教区,包皮环切术也是一项传统。一般都在出生第八天施行。

伊斯兰教

伊斯兰的教规强调自然洁净。虽然《古兰经》里没有提到割礼,却出现在一些圣训(先知穆罕默德的训示)之中。教法学的学者们对于伊斯兰教法中有关割礼的见解不一,要看依循哪一部圣训,以及如何解读其经文。阿布·哈尼法马利克·阿本·阿纳斯和许多学者认为割礼是一项圣行(建议采取的行动),但其他学者如穆罕默德·本·伊德里斯·沙斐仪则认为是必须的。 有关穆斯林施行割礼的时间,有的和犹太教一样在出生第八天,有的则晚些。在巴尔干半岛、埃及农村、中亚细亚大多在男孩6岁到11岁之间,在一个公开、欢乐的场合举行割礼,并佐以甜点和盛宴。相反地,伊朗的穆斯林往往刚出生就在医院割包皮,省得麻烦。住在都市的埃及人比较类似在美国等工业化的国家,大多在医院割包皮。Kamyar等学者将割礼称为“义务性的传统”,但割除包皮的人并不一定要成为穆斯林。至于女性割礼,是存在非洲和部分中东地区的古老习俗, 这种习俗早在伊斯兰之前就有数千年的悠久历史。并且穆斯林学者认为女性割礼是伊斯兰禁止的非法习俗﹐应当采用明确的法律措施严加制止[9]

犹太教

割礼为犹太人盛行的传统宗教仪式,希伯来文称此仪式为“盟约”(brit)或“割礼的盟约”(brit milah)。穆汉(mohel)为割礼执行人。男婴如没有生病或有其他健康问题等延期理由,穆汉就会为出生后第八天的男婴举行割礼。割礼进行期间,穆汉会致祝词并宣告男婴已实践律法,接着男婴的父母会致祝词以表明自己的儿子已被纳入上帝与犹太人之间的约,正式给男婴起名。根据《圣经·创世记》17章9-14节的记载,上帝吩咐亚伯兰为自己、男性子孙和仆人都要行割礼为永久之契约。按中世纪犹太教口传律法哈拉卡,没有跟从割礼者会被视为有意犯(karet),会招致在上帝剪除的惩罚。对犹太人来说,为出生后第八天的男婴举行割礼是著神圣的特殊意义。

部落传统

割礼在许多非洲和澳洲原住民部落的传统中,被视为成年礼的一部分。有一些非洲西部的民族如多贡族、多瓦悠族(在喀麦隆北部)相信万物皆有灵,并且认为割包皮有如自男性身上去除“女性”的面向,使男孩变成真正的男子汉。尼罗河流域的民族,如南迪人(居住在肯亚高原西部)是经过一群年龄相近的男孩一起观察,每隔几年举行一次的割礼则是通过考验的仪式,同一批接受割礼的男孩们则被视为同一辈分。原住民的割礼象征一个人生的里程碑,有些部族还将尿道下壁也切开,此一历程所伴随的痛苦众人皆知。

在非洲某些部落,女孩子到了七岁便要施行割礼,把阴蒂除去。此类割礼常在自家由年长女性执行,过程中不仅未有任何麻醉措施,且所使用的器具可能是铁片、菜刀等,遑论清洁消毒作业,因此很多女孩在行割礼途中便因失血过多或事后遭感染致死。有些部落给女孩行割礼,是要让男性在性爱中能够获得更多的乐趣,但因为伤口很可能一世都不会康复,进行性行为对行过割礼的女孩来说是痛不欲生的。

对女性的割礼多与宗教信仰及父权对于女性的身体控制有关,许多有施行女性割礼仪式的族群相信,割去女性的阴蒂、小阴唇甚至整个性器官,将使女性因为无法感受到性快感而会守贞。此外,许多地方施行的割礼会将女性的伤口缝起,仅留下极小的洞口以排出尿液或经血,因其深信洞口愈小的女性将来在婚姻市场中价值愈高;反之,未施行割礼的女性常被另眼看待。此间信念往往透露出家父长对女性贞操与身体的宰制。直至今日,即使埃及、肯亚等国家已立法禁止对女童进行割礼,此一陋习仍难以撼动。

埃及估计有超过90%的女性曾实行割礼,是全世界比率最高的地区之一,早在2008年实行女性割礼就已经被判定违法,伊斯兰教逊尼派高层也宣告这个陋习“既危险又没有宗教意义”。联合国表示这项习俗的受害女性已经逐渐减少,但是在非洲与中东的许多国家,仍然相当常见。当地居民表示曾经听说未进行割礼的女性会变得性欲旺盛,没办法控制欲望;这是普遍实施割礼的正当意义之一,更广泛的说法是能够“净化”女性。

而人权倡导者严正谴责这样的想法,无论对女孩的身体或是心灵,都将留下极大的伤疤。

  • 据学者研究,实施割礼的原因可以分为5种:
  1. 性原因:为了控制、减少女性性行为,保持其纯洁或是对丈夫的忠贞。
  2. 社会原因:认为割礼是一种成为女人的象征,得以进入社会、保持社会凝聚力。
  3. 卫生与审美原因:认为女性生殖器是肮脏的。
  4. 健康原因:认为这样的做法能提高生育率及孩子的生存率。
  5. 宗教原因:错误的迷信,认为宗教要求女性实行割礼。

可能造成的结果:

割礼事实上是对女性的严重侵犯,且通常是带有歧视性的做法,违反他们能获得健康、远离暴力、伤害、残酷且非人道的性别对待。这样的做法会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由于环境关系,在手术过程中经常没有干净的器具、正确的医疗知识,可能因大量出血致死,未使用麻醉剂的情况下,疼痛可能导致休克,即使手术完成后,伤口还可能引发感染或败血症,诸多的负面影响难以计算,但对女性造成的巨大伤害是无法挽救的。

基督宗教

基督宗教在新约中免除了信徒割礼的义务,并不要求犹太人之外的外邦人信徒实行割礼。但仍有很多人坚持割礼,视割礼为与上帝契约的证明。同时,认为割礼在医学上有种种好处的说法也在北美国家的民众广为传播。

保罗与割礼

基督徒不用受割礼,主要来自使徒保罗在《罗马书》及《加拉太书》的主张。保罗有限度的承认割礼对犹太人是有益的[10],他也曾经宣传过要受割礼[11],但他更重视内心的信仰[12][13]。随着他对于外邦人的传教工作展开,他的态度逐渐转向反对受割礼以及遵守摩西律法[14]

保罗及巴拿巴,与雅各及彼得在耶路撒冷会谈之后,雅各及彼得同意让保罗向外邦人传教[15]。但在来自雅各教会的宣教师到达安提安教会后,他们宣扬要受割礼,遵守犹太律法,引起保罗的反弹[16]。这些宣教师也到达加拉太教会,宣扬同样的主张,保罗致信加拉太教会,希望他们不要受到影响[17][18],反对割礼及遵守摩西律法[19][20] [21][22]

参考文献

  1. ^ Hodges, Frederick Mansfield. The Ideal Prepuce in Ancient Greece and Rome: Male Genital Aesthetics and Their Relation to Lipodermos, Circumcision, Foreskin Restoration, and the Kynodesme (PDF). Bulletin of the History of Medicine. 2001, 75 (3): 375–405. ISSN 1086-3176. doi:10.1353/bhm.2001.0119 (英语).
  2. ^ Wrana, P. Historical review: Circumcision. Archives of Pediatrics. 1939, 56: 385–392. as quoted in: Zoske, Joseph. Male Circumcision: A Gender Perspective. The Journal of Men's Studies. Winter 1998, 6 (2): 189–208 [2006-06-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6-15).
  3. ^ Gollaher, David. Circumcision: a history of the world's most controversial surgery. New York: Basic Books. 2000: 53–72. ISBN 978-0-465-04397-2. OCLC 42040798.
  4. ^ 林郁芯; 21世纪研究会. 常識的世界地圖. 台北市: 时报文化出版企业公司. 2003: 216. ISBN 978-957-13-3996-2. OCLC 815105510.
  5. ^ 终结女性割礼陋习 非洲中东有待努力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风传媒
  6. ^ Prevalence of circumcision英语Prevalence of circumcision
  7. ^ Male Circumcision in the Philippine Islands. www.cirp.org. [2020-1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9).
  8. ^ 《菲律賓諸島史》VOL I AND II By Dr. Antonio de Morga(1907). [2006-0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2-18).
  9. ^ 伊斯兰之光. 學者論定女子割陰非法. 伊斯兰之光. [2013-1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9).
  10. ^ 《罗马书》2:25-26:“你若是行律法的,割礼固然于你有益。若是犯律法的,你的割礼就算不得割礼。”
  11. ^ 《加拉太书》5:11-12:“弟兄们,我若仍旧传割礼,为什么还受逼迫呢?”
  12. ^ 《罗马书》2:28-29:“因为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
  13. ^ 《加拉太书》6:15;“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就是作新造的人。”
  14. ^ 董俊蘭-為什麼保羅反對加拉太教會的信徒接受割禮? (PDF). [2013-11-1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06-10).
  15. ^ 《加拉太书》2:9:“又知道所赐给我的恩典,那称为教会柱石的雅各,矶法,约翰,就向我和巴拿巴用右手行相交之礼,叫我们往外邦人那里去,他们往受割礼的人那里去。”
  16. ^ 《加拉太书》2:11-13:“后来矶法到了安提阿,因他有可责之处,我就当面抵挡他。从雅各那里来的人,未到以先,他和外邦人一同吃饭‧及至他们来到,他因怕奉割礼的人,就退去与外邦人隔开了。其余的犹太人,也都随着他装假‧甚至连巴拿巴也随伙装假。”
  17. ^ 《加拉太书》1:6-7:“我希奇你们这么快离开那借着基督之恩召你们的,去从别的福音。那并不是福音,不过有些人搅扰你们,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
    《加拉太书》4:16-17:“今我将真理告诉你们,就成了你们的仇敌么?那些人热心待你们,却不是好意,是要离间﹝原文作把你们关在外面﹞你们,叫你们热心待他们。”
  18. ^ 《加拉太书》6:12-13:“凡希图外貌体面的人,都勉强你们受割礼‧无非是怕自己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他们那些受割礼的,连自己也不守律法。他们愿意你们受割礼,不过要借着你们的肉体夸口?”
  19. ^ 《加拉太书》5:2-4:“我保罗告诉你们,若受割礼,基督就与你们无益了。我再指著凡受割礼的人确实的说,他是欠著行全律法的债。你们这要靠律法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了。”
  20. ^ James D.G. Dunn,The Theology of Paul’s Letter to the Galatians(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Press, 1993), p10
  21. ^ Burton L. Mack, Who Wrote the New Testament? The Making of the Christian Myth(New York: HarperCollins, 1995), p114
  22. ^ Hans Dieter Betz, Galatians(Hermeneia; Philadelphia: Fortress, 1979)

参见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1-06-11 13:05,点击更新本页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