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关东大地震本文重定向自 关东大地震

关东大地震
关东大地震在日本的位置
关东大地震
东京
东京
关东大地震的震中位置
日期 1923年9月1日11:58:32(JST
震级 Mw7.9[1],8.0[2]或8.2[3](日本内阁府)
Mw 8.1(USGS[4]
Mj 7.9(JMA[5]
震源深度 15千米(USGS)[4]
25千米[6]
震中  日本神奈川县相模湾西北80千米
影响地区  日本东京府神奈川县千叶县以及静冈县
最大烈度 烈度6[5]
海啸 12米:静冈县田方郡热海町
伤亡 死亡失踪人数142,800人
伤者103,733人

关东大地震(日语:関東大地震關東大地震かんとうだいじしん Kantō dai jishin ?),是一场在1923年(大正12年)9月1日上午11时58分,发生在日本关东平原地震灾害,矩震级高达8.1[4],震源深度15千米,震中位于神奈川县相模湾伊豆大岛,属于上下震动型的强烈地震。这次地震影响范围包括了东京府(今东京都)、神奈川县千叶县以及静冈县。这次地震持续的时间众说纷纭,介于4至10分钟。主震发生后,日本时间12时1分与3分又分别发生震级7.3与7.2的余震,这三次地震合计持续5分钟以上。

这次地震引发了关东大震灾日语関東大震災(日语:関東大震災關東大震災かんとうだいしんさい Kantō dai shinsai ?),对东京横滨这两个日本大城市造成毁灭性的破坏,受灾范围广及整个关东地方[7]。关东大地震的破坏力相当惊人,将93公吨重的镰仓大佛塑像震移,该地距离震中超过60千米,导致塑像向前滑动大约两英尺[8]

关东大地震死亡人数估计大约介于100,000至142,000人(包括大约40,000人失踪,被推定均已死亡)之间。是大日本帝国期间最严重的一次自然灾害。根据鹿岛建设的研究报告显示,直到2005年9月为止,总共有105,000人证实死于关东大地震[9][10][11]

伤亡

  • 死亡人数、失踪人数:约14万2千8百人(官方统计死亡者约105,000人)
  • 避难人数:至少190万人以上
  • 倒塌建筑物:约12万8,266栋
  • 火灾烧毁之建筑物:约44万7,128栋
关东大地震发生后的丸之内
遭到地震摧毁的横滨市区

由于关东大地震发生在中午,当时许多人正在用火煮饭,导致许多地方都发生大火,增加损伤和死亡人数。由于日本北部能登半岛附近沿海的台风带来的强风,导致大火迅速蔓延,一些大火逐渐席卷整个城市。许多人因为他们的脚陷在熔化的柏油路里而遇难,然而最大单一伤亡灾难发生在陆军本所被服厂迹地(现在的横网町公园),当时大约38,000人挤进东京市中心这一个空旷的空地,被后来引起的火灾旋风烧死。由于地震造成水管破裂,火灾发生后,本来火势就难以控制,可是地震带来的冲击波又在这一地区激起了巨大的狂风,失火地区马上变成了一片火海,风助火势越烧越烈。不仅如此,狂风还把火种向四面传播。火种传播到哪里,哪里便燃起冲天大火。工厂在燃烧,学校在燃烧,居民住宅在燃烧……统统都在燃烧。整个东京被烈火吞没,仿佛天在燃烧,地也在燃烧。烈火蔓延之快,超出了人们的想像。在烈火蔓延过程中,凡遇易燃、易爆物品,不是发生大爆炸,就是火焰冲天。由于大部分地区的房屋已在大火前被地震差不多夷平,所以大火可以畅行无阻。东京等地的消防队倾巢出动,准备同火魔搏斗,但由于地下自来水管道遭到破坏,根本找不到水源。消防队员自然无法赤手空拳同大火搏斗,消防车救护车进入火场后都寸步难行。

大火燃起后,许多被压在废墟、瓦砾中的幸存者被大火活活烧死,一些有幸逃脱地震灾难的人被大火浓烟熏倒,及后被烈火烧死。关东大地震时间并不长,可是地震后的大火却一连烧了三天三夜。慌乱的人群离开居民区及火场,拥向室外的空旷地带。街道、广场、公园、海滩、学校的操场等地,都成为人们逃避大火的避难场所。一时间,许多空旷地带里挤满了人群。直到9月3日上午,一家军用被服厂拥有一个与体育场相仿的空地,里面挤满了几万名避难者。这里的四周还未起火,暂时还算是安全地带。然而大火从四面八方向这里迅速扑来,包围了被服厂。困在包围圈中的灾民乱成一团,即使不被大火烧死,也被踩死了。由于所有的出口都被烈火封死,被困的避难者无路可走,很多人缺氧窒息而死。在这里避难的32000人无一幸免。

东京皇宫在地震后也发生火灾,但是大正天皇安然无恙。当关东大地震发生的时候,大正天皇贞明皇后正在日光,因此没有任何危险。这次地震也造成多位皇室成员死亡,时年17岁的闲院宫载仁亲王第四个女儿宽子女王、身在藤泽市东久迩宫稔彦王第二个儿子师正王与镰仓的贺阳宫邦宪王第二个女儿佐纪子女王都因房屋倒塌而身亡。

东京市区内许多建筑物遭到严重破坏,包括浅草凌云阁在内。而兴建中的丸之内内外大楼日语内外ビルディング崩塌,导致300多名员工被压死。大藏省、文部省、内务省、外务省、警视厅等政府机构建筑物、帝国剧场三越百货日本桥本店、文化与商业设施皆遭到巨大的破坏,作为银座标志的银座砖瓦街也遭到震毁,原本的西洋风街道和洋房变成瓦砾堆。位于神田神保町东京帝国大学图书馆与松廼舍文库也发生火灾,许多重要书籍遭到焚毁。

许多房屋遭到山崩掩埋或被冲走,尤其是在神奈川县西部沿海的山区和丘陵地区。报告显示大约有800人死于这种灾难。在小田原市西部根府川村的火车站根府川站,山崩将一列搭载超过100名旅客的列车与整个车站和村庄推入海中。一个海啸在几分钟之内到达部分海岸地区,侵袭相模湾海岸、房总半岛伊豆群岛伊豆半岛东海岸。并记录到浪高达到10的海啸,海啸也导致镰仓市海岸大约有100人死亡,江之岛堤道则估计有50人遇难。当时英国文学学者暨文艺评论家厨川白村在镰仓也因海啸而横死。在这次地震中总共超过570,000间房屋遭到毁坏,并有1,900,000人无家可归。一些民众搭乘船舶远离关东地区,疏散至关西地区的神户[12]。关东大地震的破坏估计造成10亿美元以上的损失(在当时的货币价值衡量)。关东大地震之后总共记录到57次余震。

在地震发生的时候,正好有一个强大的台风袭击东京湾地区。一些科学家,包括美国国家气象局C·F·布鲁克斯认为台风导致大气压力减少,加上海上的风暴潮导致压力突然增加,对一个已经充满断层可能是引发大地震的因素。地震和台风估计总共造成99,300人死亡,另外共有43,500人失踪。

从东京京桥俯瞰地震之后的日本桥神田

地震后的骚乱

大正12年9月3日大阪朝日新闻号外

日本政府内务省在9月2日宣布东京府辖管的五个实施戒严,并于翌日将戒严令扩及整个东京府和神奈川县[13],下令所有警察局长以维持秩序与安全为第一要务。

新闻与谣言

地震发生后众多民众感到恐慌混乱,许多谣言在受灾地区内外传播。当时,报纸上刊登了一些令人感到混淆的文章,包括东京和日本内阁遭到毁灭、整个关东地区沉入大海当中、伊豆群岛因为火山爆发遭到破坏及一个巨大海啸抵达内陆赤城地区等许多新闻。

关于朝鲜人的报导

震灾后

当时市面上有多篇报纸报导声称日本朝鲜族在灾难中犯下纵火抢劫等案件,并称他们打算破坏下江户川桥等市内多条桥梁[14][15][16][17],更有报导称有中国人和聋哑的日本人被朝鲜人杀伤[13][18][19]以及有朝鲜人打算在火药库放火[20]。这些报导出现在9月2日至6日的《大阪朝日新闻》、《东京日日新闻》、《河北新闻》等报纸中,其中《大阪朝日新闻》在9月3日的报章中指有贫穷朝鲜人在横滨地区进行不当行为[13],同日《东京朝日新闻》出版的号外亦称该社的记者目击朝鲜暴徒横滨及神奈川前往八王子方向放火[13]。这些报导引起了社会大众的愤怒,朝鲜人因而在东京和横滨遭到大规模暴力镇压[21]

骚乱与调查

当时自警团日语自警団在城市、城镇和整个村庄中设置路障并盘查路人。因为朝鲜人的口音与日本人不同,例如“G”或“J”的发音,所以自警团选出一些字汇当作示播列来区分异己,因为无法正常发出这些音的人大多被视为朝鲜人;其中一些人被要求离开,但是许多人遭到殴打或杀害。此外,也有很多人也被误认为朝鲜人,例如来自温州中国人琉球人与一些说区域性方言的日本人都被当作朝鲜人处置。被杀害的中国人超过七百人,温州当地后来于1993年建立一座纪念碑以悼念这次事件[22][23]。不过,当时的横滨市鹤见警察署署长大川常吉日语大川常吉也对300名朝鲜人进行了保护,驱散1000名群众,更为此当众喝下被指称有投毒的井水以证其清白[19]横须贺镇守府也遵照戒严司令部的命令设立朝鲜人避难所[24]。根据吉野作造的调查,大约有2613名朝鲜人在事件中遭到杀害[25],《独立新闻》上海分社社长金承学则认为受害人数是6661人(此数字包括失踪人口在内)[26]。根据日本内务省警保局日语警保局调查[27],有231名朝鲜人遭到杀害,43名朝鲜人受伤,3名中国人与59名日本人遭到误杀,43名日本人遭到误伤[26]

日本军方和政府在得知传言后对部分内容有所怀疑,故开始调查,并发现部分内容纯属误传。于是,9月3日早上当局于市内张贴告示澄清[28]。8日,东京地方裁判所检事正南谷智悌否定了部分流言的真确性,不过亦证实了确有朝鲜人犯罪的事件发生[29]。10月开始,政府起诉了362名自警团成员,指他们涉及杀人、杀人未遂、伤害致死、和伤人等四项罪名[30],自警团后于11月被强制解散。[31]

事后

2013年,《朝鲜日报》发布了一篇名为“关东地震90年还原日本人屠杀朝鲜人真相”的报导,该报导声称在9月1日发生地震当晚,“日本警方开始散布朝鲜人正在杀人放火以及朝鲜人在井水里下毒等谣言,并在翌日以更快的速度传开。”,并称日本军人和警察积极散布朝鲜人犯罪的谣言是“毫无根据”,更指“多区警署署长公然表示允许杀害朝鲜人”,又引述“持有枪械的戒严军和各地自发组建的3600多个自警团在大街上‘屠杀朝鲜人’”、“日本军人、警察和平民均参与了大屠杀”[32]。2003年,《证言集》的作者西崎雅夫指出:“日本政府隐藏了在关东大地震的时候军队或警察介入朝鲜人屠杀时直接杀死朝鲜人的事情,而当时一般群众因为相信朝鲜人在杀人放火,认为军队在保护自己,故日本军队在处决朝鲜人时都高呼‘万岁’。”,又指控日本政府在当时制造谣言、使用酷刑和轻判日本人,而且“正在逐渐忘记过去引起战争的原因。”[33]该年8月31日在东京明治大学举行的学术发表会上还有人认为,关东大地震后日本媒体实际煽动了对韩国人的大屠杀,如《东京每日新闻》发行了题为“不服从日本的朝鲜人四处放火”的号外等[34]大韩民国国家纪录院英语National Archives of Korea公开的资料指出,日本当局动用了警察和消防队伍等公权力屠杀朝鲜人,牺牲者之中包括未满10岁的儿童,甚至还有2岁婴儿[35]。有韩国学者更公开保存资料,照片显示当时有许多女尸被发现时其下半身是裸露的[36][37]

关东大地震发生之后,许多在日朝鲜人被杀害

日本内阁府于2007年发表调查报告,当中包括了对当时流言和报导的调查[38]

屠杀华侨案

虐杀朝鲜人的同时,自卫团趁着屠杀的动乱,抢劫和杀害中国华工。据不完全统计,约有700多名中国人在这次屠杀事件中遇害[39][40][41]

东京大岛町浙江温州华工聚集地,地震发生后,数百名日本“青年自警团”团员、警察和军人手持枪械拥至大岛町八丁目华人所住的林合吉客栈,强迫华工交出财物后,将客栈内174位华工骗至空地乱砍乱杀,当场杀死173人,只有头部遭受重创、一只耳朵被乱刀砍下的黄芝连幸存[41]。该次惨案是当时伤亡最惨重的一次集体屠杀,在日本外务省记录上被称作“大岛町事件”[39][41]。接着,日本军国主义暴徒趁混乱之际,对聚居在东京大岛町一带的温州、青田籍旅日华工进行屠杀,700多名华工被害,史称“东瀛惨案”[39][41]

王希天是来自长春的公费旅日留学生,震后,他听闻“东瀛惨案”,只身一人骑自行车去出事地点访查。9月12日凌晨3时许,日军中队长大尉佐佐木、中尉垣内八洲夫二人,奉戒严司令部长官之命,把王希天残杀于龟户町逆井榜旁,时年27岁[39]。王希天被垣内八洲夫在背后齐肩一刀斩去,面庞、手、脚都被斩碎,另被掠走身上的10元7角钱和自来水笔[41]

1923年10月,在全国强烈抗议怒潮的压力下,新任(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驻日代办施履本日本外务大臣伊集院彦吉提出严重抗议,日本人对此先是矢口否认,随即承认这只是误杀。(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随即派专使王正廷等,赴日调查。1924年4月24日,日本横滨地方法院对此次事件进行判决:总共赔偿700多名死难者和伤者20万日元,其中1万日元指定给王希天家属。但赔偿始终未有具体执行。随着多次战争爆发,此次“东瀛事件”逐渐被淡忘[42]

援助

美国芝加哥地震募款活动

在关东大地震发生之后,许多国家提供医疗用品与捐款予日本政府。美国英国中国奥地利德国比利时秘鲁等国都捐献救灾物资。

(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北洋政府在地震发生后立即派出救援队,也是当时第一个抵达灾区的国际援助队。当时海军李鼎新总长调派军舰两艘,载运粮食急驶往横滨拯救灾民,并电上海总商会召集巨商及慈善机关,设法捐助大批款项汇东急赈。闻总商会已议定派商船十只,载运食物、药品分赴东京、横滨、神户等处接济。北平天津成都等地成立救灾团体,演艺界筹款筹物,梅兰芳还进行了义演,红十字会救护队赴日救灾。

清朝皇帝溥仪在得知地震消息后,立即表示要捐款给日本政府。根据溥仪外籍帝师庄士敦回忆录的纪录,溥仪回应道:“并没有什么政治动机,我们真正对日本感到同情。”[43]

位于浅草凌云阁在大地震发生后遭到严重破坏

墨田区横网町公园在关东大地震中估计有38,000人死于火灾旋风。目前在该公园内设有佛教风格的纪念馆暨博物馆,纪念馆内陈列一个台湾佛教徒捐赠的钟,又建有“东京都慰灵堂”及“关东大地震朝鲜人牺牲者追悼碑”,分别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东京大空袭的受害者,与遭到私刑杀害的朝鲜人。

影响

震灾后的不景气

由多家事业所厂房严重损坏所导致的失业人口激增,加上政府政策处理上的问题,引致1927年的昭和金融恐慌

耐震建筑与不燃化

在震灾中,大部分砖造房屋倒塌毁坏,且当时以钢筋混凝土建造的建筑物为数不多。其中,由建筑师内藤多仲设计,在震灾发生前三个月完工的日本兴业银行总行基本上没有损坏,成为各界高度关注耐震建筑的标准

1924年(大正13年),大日本帝国政府改正了原本1919年公布,并于次年开始施行的《市街地建筑物法》,成为日后《建筑基准法日语建築基準法》的标准。

由震灾造成的火灾引燃了密集的木造建筑,导致当地伤亡惨重,因此于灾后重新进行行政区划整理。在地震发生之后,后藤新平组织了一个涵盖东京的公路、铁路和公共服务等网络的重建计划,东京市内的公园全部被作为可以容纳民众避难的处所,并为公共建筑物制定严格的建筑标准。

铁道省汲取木造车厢被烧毁的教训,研发较安全的钢制车厢,并于1927年全面更换。

迁都讨论

东京在受到这次大地震的破坏后,一些政府官员曾考虑迁都其他地方的可能性,甚至讨论到新首都的可能地点(包括京城府近郊的龙山加古川八王子市等地)[44][45][46],但是后来在9月12日复兴东京的诏书宣布后[47],迁移首都的构想遭到否决。不过震灾导致大量人口移居大阪,使得1920年代大阪人口一度超越东京。详见大大阪时代日语大大阪時代

进口车辆数目激增

1923年(大正12年),日本全国据统计有12765辆汽车。

1924年(大正13年),震灾后该数字激増为24333辆[48]

1926年(大正15年),该数字为40070辆[49]

1929年,经济大萧条发生,该数字仍持续逐渐增加中。

文化传播

谷崎润一郎等关东圈文化人士移住到地区;因震灾而失业的东京天妇罗职人移居日本各地;关西风的黑轮开始在关东传播[50]

军事

尚在横须贺海军工厂改装中的“天城号航空母舰”从船台上倒下,龙骨移位并严重损毁,最终被迫废弃拆解。

日本为缓和国内压力,弥补国内的资源不足,从而加速酝酿已久的大陆政策,透过侵略中国来攫取更多资源。

海外

美国设计师法兰克·洛伊·莱特计算东京帝国饭店可以承受地震侵袭,但事实上该建筑仍受震灾影响;不过因为该建筑承受之地震作用力仍在预期内,所以持续使用到1968年为止。美国驻日大使馆在地震中遭破坏,导致美国驻日大使英语List of ambassadors of the United States to Japan赛勒斯·伍兹英语Cyrus Woods搬到饭店办公。

防灾日

日本政府在1960年宣布9月1日为一年一度的“防灾日”(当天也是关东大地震37周年),提醒人们准备预防地震灾害的重要性;在每年的这一天,日本各地学校会默哀地震所造成的伤亡,并进行防灾避难演练。

注释

  1. ^ Most Destructive Known Earthquakes on Record in the World. U.S. Geological Survey.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9-01).
  2. ^ 行谷佑一; 佐竹健治; 宍仓正展. 南関东沿岸の地壳上下変动から推定した 1703 年元禄関东地震と1923 年大正関东地震の断层モデル (PDF). [2018-02-1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5).
  3. ^ 首都直下のM7クラスの地震及び相模トラフ沿いのM8クラスの地震等の震源断层モデルと震度分布・津波高等に関する报告书 (PDF).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09-23).
  4. ^ 4.0 4.1 4.2 M 8.1 - near the south coast of Honshu, Japan. USGS. [2018-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4).
  5. ^ 5.0 5.1 过去の地震津波灾害. 日本气象厅. [2018-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16).
  6. ^ 1923年関东地震の震源の深さについて (PDF). 日本气象厅. [2018-02-2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4-10).
  7. ^ Hammer, Joshua. (2006). Yokohama Burning: the Deadly 1923 Earthquake and Fire that Helped Forge the Path to World War II, p. 278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citing Francis Hawks, (1856). Narrative of the Expedition of an American Squadron to the China Seas and Japan Performed in the Years 1852, 1853 and 1854 under the Command of Commodore M.C. Perry, United States Navy, Washington: A.O.P. Nicholson by order of Congress, 1856;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Senate Executive Documents, No. 34 of 33rd Congress, 2nd Session.
  8. ^ Great Buddha: blog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9. ^ The 1923 Tokyo Earthquake. [2007-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1998-02-20).
  10. ^ Thomas A. Stanley and R.T.A. Irving. The 1923 Kanto Earthquake. 2001-09-05 [2007-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3-04).
  11. ^ Charles D. James, Charles D. The 1923 Tokyo Earthquake and Fire (PDF). 2002-10-08 [2007-02-2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07-03-16).
  12. ^ "All Ships Aiding Relief,"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New York Times. September 9, 1923; WNET/PBS, Savage Earth: The Restless Planet video/broadcast television program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3. ^ 13.0 13.1 13.2 13.3 中央防灾会议. 1923 関东大震灾【第2编】. 内阁府. 2008-03 [2014-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29).
  14. ^ ‘関东一帯を騒がした鲜人暴动の正体はこれ:放火杀人暴行掠夺につぎ桥梁破壊も企てた不逞団 (记事差止め昨日解除)’その1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东京时事新报1923.10.22
  15. ^ ‘関东一帯を騒がした鲜人暴动の正体はこれ : 放火杀人暴行掠夺につぎ桥梁破壊も企てた不逞団 (记事差し止め昨日解除)’その2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东京时事新报1923.10.22
  16. ^ 报知新闻1923年9月5日号外
  17. ^ 报知新闻1923年10月20日
  18. ^ 师冈康子, ヘイト・スピーチとは何か, 岩波书店, 2013-12-20, ISBN 978-4-00-431460-8
  19. ^ 19.0 19.1 関东大震灾における朝鲜人虐杀――なぜ流言は広まり、虐杀に繋がっていったのか. 株式会社シノドス. 2014-11-10 [2014-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13).
  20. ^ ‘现代史资料 第6巻-関东大震灾と朝鲜人’みすず书房
  21. ^ Hammer, pp. 149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170.
  22. ^ 青年参考. [2011-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6-25).
  23. ^ 日本暴徒残害温州人的历史记录——写在“东瀛血案”八十周年. [2009-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年8月11日).
  24. ^ 草鹿‘一海军士官の反省记’179页
  25. ^ 朝鲜罹灾同胞慰问班の一员から闻いたという伝闻(“朝鲜人虐杀事件”吉野作造 ‘现代史资料(6) 関东大震灾と朝鲜人虐杀’P357)
  26. ^ 26.0 26.1 姜徳相‘新版 関东大震灾・虐杀の记忆’ 青丘文化社
  27. ^ “大正12年9月1日以后ニ于ケル警戒措置一斑”,内务省警保局
  28. ^ ‘东京震灾录’ 东京市役所编・刊、1926年、P292、303、305
  29. ^ 报知新闻1923年10月20日
  30. ^ 福田村事件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0-05-14.(香川人権研究所)
  31. ^ 在日韩人历史资料馆ホームページ. [2016-1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04).
  32. ^ 关东地震90年 还原日本人屠杀朝鲜人真相 朝鲜日报(2013.08.30 14:37). [2015-0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19).
  33. ^ 为迎接关东大地震90周年出版《证言集》的日本人西崎雅夫:“日本军组织性地介入了屠杀朝鲜人”. [2013-09-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9).
  34. ^ 关东地震90年:日办防灾演习,韩追悼大屠杀. [2013-09-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2).
  35. ^ 南韩公开关东大地震遭屠杀朝鲜人名单 中时电子报. [2015-0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18).
  36. ^ 驳斥日窜改教科书 学者曝光关东大地震屠杀韩侨照片 ETtoday 新闻云. [2015-0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18).
  37. ^ ho, jee. Released photos appear to show Korean victims of past Japanese massacre. Yonhap News. 2013-02-03 [2016-1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06).
  38. ^ ・第14回“1923(大正12)年関东大震灾 ”、No.40(2007年7月号)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4-10-13.
  39. ^ 39.0 39.1 39.2 39.3 日本关东大地震中国700名援救华工惨遭屠杀. [2017-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12).
  40. ^ 胡万程:当中国人伸出援手时,日本政府正砍下屠刀. [2017-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11).
  41. ^ 41.0 41.1 41.2 41.3 41.4 90年前东瀛惨案:关东大地震后 中国人遭屠杀. [2017-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5).
  42. ^ 日本关东大地震中国700名援救华工惨遭屠杀(2). [2017-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7).
  43. ^ ‘紫禁城的黄昏(下)’庄士敦著 中山理译 祥传社2005年
  44. ^ ‘今村均回顾录’今村均、芙蓉书房、1980年
  45. ^ ‘迁都 - 梦から政策课题へ’八幡和郎、中央公论社、1988年
  46. ^ 京城迁都论. [2011-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23).
  47. ^ 关东大地震诏书(大正12年9月12日) 关东大地震诏书. [2011-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17).
  48. ^ ‘外国车ガイドブック1991’p.196
  49. ^ ‘外国车ガイドブック1980’p.44
  50. ^ おでんの変迁とこれから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07-02.、纪文食品、2013年6月18日阅覧。

参考资料

外部链接

坐标35°06′N 139°30′E / 35.1°N 139.5°E / 35.1; 139.5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05-02 15:02,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