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中国-乌兹别克斯坦关系

中国-乌兹别克斯坦关系
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在世界的位置

中国

乌兹别克斯坦
外交代表机构
中国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馆乌兹别克斯坦驻华大使馆
外交代表
大使 姜岩大使 巴赫季约尔·赛义多夫[1]
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乌兹别克斯坦建交15周年的邮票

中国-乌兹别克斯坦关系乌兹别克斯坦语Oʻzbekiston — Xitoy munosabatlari),是指历史上的中国乌兹别克斯坦(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之间的双边关系。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之间的来往可追溯至古代,而现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乌兹别克斯坦则在1992年1月3日建立外交关系,两地在古代和现代均有经贸与文化上的交流。

历史

古代

大宛位于现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三国交界处的费尔干纳盆地[2]:391西汉时,汉武帝派遣使者到访大宛,打算以财物换取当地出产的汗血马,但该名使者遭到杀害;太初元年(前105年),汉武帝派将军李广利率领数万名兵员攻打大宛,被沿途的小国攻击,只有十分之一至二的士卒能够活着回国[3]:71。太初三年(前102年),汉武帝再次派李广利率领六万多名士兵攻打大宛,并把18万名守边士兵派驻到甘肃酒泉,以作后援之用;李广利率领的军队击败大宛的抵抗,围攻贰师城,当地贵族杀死大宛皇帝,献出马匹投降[4]:171。此外,《史记·大宛列传》记载,张骞在出使西域时看到大宛出产葡萄酒,于是把种植葡萄酿酒的技术引进中原地区[5]:9

现乌兹别克斯坦的大部分领土都曾被唐朝统治,只有西北部的一小片土地没有被唐朝控制[6]:120。在隋唐时期,中亚有一些国家被合称为“昭武九姓”,它们包括康国(位于今撒马尔罕)、安国(位于今布哈拉)、曹国(位于今撒马尔罕以北)、石国(位于今塔什干一带)、米国(位于今撒马尔罕东南方)、何国(位于今撒马尔罕西北方);中国与这些古国有频繁的贸易往来,经常互派使节,康国、安国、米国和石国的音乐舞蹈亦得以传入中国[7]:448。据说,康国出产一种被称为“金桃”的桃子,这种桃曾被引进到唐朝[8]:1877。为了取得唐朝的援助、从而抵御阿拉伯帝国入侵,康国曾要求归附唐朝,一些国家其后亦提出同样的请求;于是,唐朝与这些古国联合起来,共同抵抗阿拉伯帝国[9]:642。唐代高僧玄奘在西行求法时也曾经过塔什干[10]:93

明朝时,现乌兹别克斯坦城市撒马尔罕是帖木尔帝国的首都;在洪武永乐前期,中国与撒马尔罕通过丝绸之路进行贸易往来[11]:170。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明政府派出傅安等人出使撒马尔罕,以便与帖木尔帝国交好,但帖木尔帝国当时有意入侵中原,把明朝派出的傅安一行人扣留[12];傅安向帖木尔介绍明朝的强大,帖木尔不服,让傅安在帖木尔帝国游历,但傅安在六年后仍然不降,于是继续被帖木尔帝国扣留[13]:231。后来,帖木尔去世,其孙沙哈鲁掌政,傅安获准回国[12]

在明代,有撒马尔罕人和塔什干人来华进行贸易[11]:84,也有撒马尔罕的科学家来到中国[14]:237。当时,来华通商的撤马尔罕使节得到朝廷的迁就,他们曾在正德嘉靖年间向明朝进贡鸟兽,以换取中国商品;在景泰七年(1456年),来自撤马尔罕的使臣来华贸易,但他们不是马上到京师通商,而是先到现在的甘肃陕西一带进行贸易,这个做法其实违反了明朝的制度[15]:69

清朝灭准噶尔后,清政府与人口多为乌兹别克人浩罕汗国建立邦交;清廷向来华通商的浩罕汗国人提供税务优惠,此举主要是考虑到西北边境的安宁,亦导致浩罕汗国有更多商人来中国进行贸易[16]:25。但是,不少来华通商的外地商人留在新疆居住,并组织家庭,很少回国;清政府曾尝试禁止新疆人民与浩罕汗国商人通婚,但仍然有不少中亚人涌入新疆,并逐渐成为永久居民,在当地从事农业[16]:27

现代

2020年4月17日,江西南昌大学一附院援乌兹别克斯坦女医疗组员杨珍:刚下战场又上前线 错过结婚纪念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苏联时期的乌兹别克斯坦亦有来往;例如,中国科学院曾派代表团访问苏联,代表团得到苏联多家科学院英语Academy of sciences馈赠礼品。此外,乌兹别克斯坦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曾应邀访问中国,期间曾经到汉口参观[18]

苏联解体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派团访问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代表团来访乌兹别克斯坦,受当地政府以正式外访的规格接待[19]。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同意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大使级的外交关系,又希望中方不要使用“阁下”、“先生”等敬称,改以“同志”来称呼对方;在两国磋商建交公报时,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原则立场表示支持,但又担心全盘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要求会带来问题,双方最后也能够达成协议[19]

乌兹别克斯坦刚刚独立,该国政府从来没有处理建交文件的经验,这造成了一些麻烦[19]乌兹别克斯坦外交部英语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Uzbekistan)大楼使用旧款的打字机,打字员容易出错;该国政府提供的建交公报俄语正本有多处涂改痕迹,不符合法律文件的要求,双方需要把文件检查、修改数遍[19]。此外,乌兹别克斯坦外交部没有用于打印汉语文书的设备,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的外交官只好手写建交公报的中文正本[19]。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乌兹别克斯坦最终在1992年1月3日建立外交关系[20]

2020年1月1日,乌兹别克斯坦单方面允许中国公民持普通护照免签证入境乌兹别克斯坦7天,目前乌兹别克斯坦公民前往中国则需提前办理签证。

经贸关系

根据经济复杂性研究中心英语The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网站上的数据,中国大陆在1995年出口了不足0.5亿美元到乌兹别克,货物有纺织品食品等;2012年,中国大陆出口了超过16亿美元来乌兹别克,最多货物是机械设备[21]。乌兹别克到中国大陆的出口贸易曾在2010年由不足4亿提升至超过12亿,但乌兹别克到中国大陆的出口额在翌年回落至8亿左右;乌兹别克在2002年至2008年主要出口纺织品到中国大陆,很少出口化工产品[22]。2012年,乌兹别克出口了逾10亿美元来中国大陆;虽然大多数货物仍然是纺织品,但当中亦有总值1.77亿美元的化工产品[22]

在中国与乌兹别克的双边贸易中,新疆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当地与乌兹别克的贸易占了中乌贸易总额的30%,亦有不少新疆企业在乌兹别克营商[23]。新疆与乌兹别克的经贸来往主要是一般的贸易,其他的技术合作则较少;乌兹别克主要出口原材料到新疆,这容易受到市场波动或政策调整的影响[24]。新疆与乌兹别克的经贸来往遭到一定的困难和障碍,连接乌鲁木齐与塔什干的航班在2010年停飞,对两地之间的经贸往来造成不便;乌兹别克亦比较重视与中国东部经济区合作,相对不太重视与新疆的合作[24]

乌兹别克约有250家已注册的中资企业(数据截至2011年底),中国企业亦有对乌兹别克进行直接或间接的投资;在201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乌兹别克最大的投资伙伴国,但当年没有乌兹别克企业对中国投资[25]

文化关系

乌兹别克斯坦城市塔什干和撒马尔罕分别设有一所孔子学院,塔什干的孔子学院在2005年成立,是较早成立的孔子学院之一,亦是第一所设于中亚的孔子学院;截至2014年,这所学院合共已为3,000名乌兹别克学员提供汉语教育[26]。这所孔子学院曾有中国公派教师与乌兹别克斯坦教师合作编写《乌汉-汉乌熟语词条对照辑录》,期望能减低中文成语惯用语对外国学生掌握中文的阻碍[27]

一些乌兹别克的歌舞团曾到访中国,而中国亦有艺术团体来乌兹别克表演;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乌兹别克签署了关于两地人文合作的协定,也有签订文化交流计划[28]

参考资料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8-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4).
  2. ^ 刘清阳. 諸班史跡考. ISBN 9781312579484.
  3. ^ 李智舜. 中国历代战争概览. 军事科学出版社. 1994. ISBN 9787800217876.
  4. ^ 中国历代战争年表 1 2. 解放军出版社. 2003. ISBN 9787506543491.
  5. ^ 李厚敦. 探訪中國葡萄酒莊. 万里机构出版有限公司. 2010. ISBN 9789621443533.
  6. ^ 陆运高. 中國歷史版圖紀年新編. 中华书局. 2013. ISBN 9789888263189.
  7. ^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上海分社. 中国历史通览. 1994.
  8. ^ 李斌城. 唐代文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库: 历史考古研究系列 3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2. ISBN 9787500432623.
  9. ^ 曾志华; 杜文玉; 白玉林. 唐史解读 2. 华龄出版社. 2006. ISBN 9787801784193.
  10. ^ 马佩 (编); 张德宗. 玄奘硏究. 河南大学出版社. 1997.
  11. ^ 11.0 11.1 杨建新; 卢苇. 丝绸之路. 甘肃人民出版社. 1988. ISBN 9787226000601.
  12. ^ 12.0 12.1 齐涛. 中國政治通史. 泰山出版社. 2003.
  13. ^ 元史及北方民族史研究集刊 (南京大学历史系元史组). 1989, (12–17). 缺少或|title=为空 (帮助)
  14. ^ 淡江史學 13. 淡江大学历史学系. 2002.
  15. ^ 辽宁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7 [2015-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16. ^ 16.0 16.1 乌孜別克族简史. 民族出版社. 2008. ISBN 9787105086955.
  17. ^ 中國科學院訪蘇代表團带回大批珍貴禮物. 科学通报. 1953, (8).
  18. ^ 中華人民共和国政府、苏維埃社会主义共和國联盟政府关于簽訂苏联援助中國發展某些工業的协定和修建从蘭州到阿克斗卡的铁路并組織联运的协定的公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2015-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19. ^ 19.0 19.1 19.2 19.3 19.4 周晓沛. 中亚五国建交之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 [2015-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05).
  20. ^ 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的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大使馆. 2004-06-11 [2015-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2).
  21. ^ 21.0 21.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国出口到乌兹别克斯坦 (1995 -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8-05].
  22. ^ 22.0 22.1 22.2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乌兹别克斯坦出口到中国 (1995 -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8-05].
  23. ^ 新疆与乌兹别克斯坦经贸合作情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2012-12-24 [2015-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05).
  24. ^ 24.0 24.1 新疆与乌兹别克斯坦经贸合作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和困难.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2012-12-24 [2015-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05).
  25. ^ 1992年—2011年中乌贸易.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2012-05-07 [2015-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05).
  26. ^ 郝斐然 (编). 乌兹别克斯坦第二所孔子学院在撒马尔罕成立(图). 新华国际. 2014-11-28 [2015-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05).
  27. ^ 中国驻乌兹别克斯坦使馆举行汉语教师新书发布会暨汉教发展情况吹风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大使馆. 2011-02-18 [2015-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05).
  28. ^ 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的文化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外联局. 2012-06-05 [2015-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05).

参见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12-17 17:52,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