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百科

中国-土库曼斯坦关系

中国-土库曼斯坦关系
中国和土库曼斯坦在世界的位置

中国

土库曼斯坦
外交代表机构
中国驻土库曼斯坦大使馆土库曼斯坦驻华大使馆
外交代表
大使 [[]]大使 帕拉哈特·杜尔德耶夫[1]

中国-土库曼斯坦关系土库曼斯坦语Türkmenistan-Hytaý gatnaşyklary),是指历史上的中国土库曼斯坦(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库曼斯坦)之间的双边关系。

中国与土库曼斯坦在古代已有文化和贸易上的往来,土库曼斯坦东部有部分土地曾被唐朝统治,中国亦有不同史籍提及了土库曼斯坦;古代已有中国人曾踏足现土库曼斯坦一带,也有原居于土库曼斯坦的人来到中国。

现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土库曼斯坦则在1992年1月7日建立外交关系,两国保持经贸和文化上的往来。经贸方面,中国大陆在2012年是土库曼斯坦的最大进口来源地和最大出口目的地,土库曼斯坦亦有不少中资企业;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从土库曼斯坦进口天然气,有评论认为这有助能缓解土库曼斯坦的油气资源出口问题,也满足了中国对能源的需求,并为中国提供了一个油气供应的战略后备基地。文化方面,中国和土库曼斯坦均有让本国学生了解对方语言;中国大陆有来自土库曼斯坦的留学生,土库曼斯坦亦曾举行两地文化交流的活动。

历史

古代

中国与土库曼斯坦在古代已有文化和贸易上的往来:土库曼斯坦有古墓曾出土中国瓷器[2]:188,当地亦有清真寺的装饰带有的图样[3]

在古代,土库曼斯坦城市梅尔夫被称为“木鹿”[4];这座城市位于丝绸之路[5]:65,曾是安息帝国与东方诸国进行贸易往来的大门,也是东方诸国人民进入安息帝国的必经之地[6]:87。木鹿一度是中国钢铁兵器的集散地,大量中国出产的钢铁武器从这里进入安息帝国[5]:65,以致古罗马历史学家普鲁塔克曾把安息帝国骑兵配备的中国钢铁兵器称为“木鹿武器”[7]:26。安息帝国君主也曾派出近20,000名骑兵到木鹿,迎接汉朝的使节[8]:2班固的《汉书》提及一个名为“奥犍”的地方,又记述这个地方是康居其中一个王国的都城所在地;学者胡振华表示,“奥犍”就是指今土库曼斯坦城市库尼亚乌尔根奇[9]:98

土库曼斯坦东部有一部分土地曾被唐朝统治[10]:120;当时,唐朝的军队打败西突厥,在土库曼斯坦建立了安西大都护府,又设置军事和行政单位[3]。唐朝史学家杜佑在著作中提及一个名为“特拘梦”的地方,记载当地出产马匹牛只羊只葡萄葡萄酒;有中国学者认为,杜佑所指的“特拘梦”就是指土库曼[3]安史之乱爆发后,唐朝驻扎在今土库曼斯坦的军队被召到国内平乱,令中国与当地的往来有所减少[3]

天宝十年,唐朝与阿拉伯帝国爆发怛罗斯战役,唐军大败,这些战俘被押至阿拉伯帝国时途经现土库曼斯坦的城市[11]:219杜环是当中的一员,他在被俘后游历了包括土库曼斯坦在内的中亚西亚中东国家,记下了自己在外地的所见所闻;杜环把梅尔夫称为“末禄国”,并记录了当地的地理、物产、自然生态和习俗[9]:98

宋朝的史料也有提及库尼亚乌尔根奇,史料记载这座城市是花剌子模王朝的首都,又介绍了当地的物产和产业[9]:98

1220年代,成吉思汗出兵库尼亚乌尔根奇,成功攻陷这座城市,当地有不少工匠被发配到中国,他们被称为“回回工匠”;这些来自中亚的手工艺人把制造火器建筑的技术介绍到中国,又带来了伊斯兰文化的学科知识[9]:99。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曾在元朝时来到中国,期间到访了西安,并记述当地居民包括土库曼人[12]

现代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有土库曼斯坦人到中国东北地区参与抗日战争[13]

苏联解体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派员访问包括土库曼斯坦在内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与这些国家磋商建交事宜[14]。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在到访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后访问中亚五国,土库曼斯坦是最后一站,两国会谈过程颇为顺利,在1992年1月7日建立外交关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即将离去时,土库曼斯坦总统向每名团员赠送一块当地的传统手工毛织地毯[15]

经贸关系

贸易往来

两国进出口贸易比较图

根据经济复杂性研究中心英语The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网站上的数据,中国大陆到土库曼斯坦的出口贸易在1995年至2001年均不足5,000万美元,在2002年有小幅度的上升,在2009年上升至超过8亿美元的高位,但其后曾有回落;2012年,中国大陆到土库曼斯坦的出口贸易从去年的不足8亿美元上升至逾14亿美元,大部分货物是机械设备和金属(包括其制品)[18]。土库曼斯坦到中国大陆的出口贸易在1997年至2009年皆处于低位,在2010年至2012年呈上升趋势;2012年,土库曼斯坦出口了超过70亿美元到中国,大部分货物是矿产品[19]。中国大陆在2012年是土库曼斯坦的最大进口来源地和最大出口目的地,土库曼斯坦当年有超过80%的进口货物来自中国大陆[20][21]

基于地理因素,中国出口到土库曼斯坦的货物大多来自新疆(数据截至2013年),两地亦在种植业畜牧业林业等产业保持合作;新疆企业在土库曼斯坦进行一般的贸易活动,但鲜有参与中国与当地的大中型经济技术合作,而新疆与土库曼斯坦贸易往来的规模也不切合新疆对外贸易的快速增长[22]

能源合作

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

截至2011年,中国大陆的油气自主产量仍未能满足国内的需求,需要从外国进口油气资源;土库曼斯坦的天然资源很是丰富,因此被视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中一个能源战略选择[25]。评论认为,土库曼斯坦出口天然气来华能缓解当地的油气资源出口问题,也满足了中国对能源的需求,并为中国提供了一个油气供应的战略后备基地[26]

论文〈基于地缘战略中国同土库曼斯坦资源合作分析〉指出,就2015年的国际局势而言,土库曼斯坦的周边国家未必会扩大从土库曼斯坦进口油气资源,因为伊朗被外国制裁英语Sanctions against Iran欧盟引进土库曼斯坦的油气资源时可能会被俄罗斯阻挠,俄罗斯则是土库曼斯坦企图摆脱的国家,位于土库曼斯坦南方的国家也面临其他问题;上述的局势有利中国加强与土库曼斯坦的能源合作[27]。论文〈土库曼斯坦油气资源对中国未来能源战略布局的影响研究〉又指,土库曼斯坦的地理位置、油气资源、生产潜力、输管规划和油气出口走向将会影响中国的战略布局和部署[26]

中国与土库曼斯坦的能源合作并不限于进出口天然气:有中国企业在当地进行油井修复和钻井项目,也有中国企业出口油气设备到土库曼斯坦[28]

非能源领域合作

截至2014年5月,土库曼斯坦共有37家注册成立的中资企业,这些企业涉及的项目总额超过44亿美元,合作项目涵盖食品产业通讯农业等领域[28]

土库曼斯坦被视为棉花出口的大国,当地的蚕业颇为昌盛,但棉花深加工和丝绸工艺均有待发展,而中国纺织业丝绸产业英语Silk industry in China则有较为先进的技术;因此,学者赵青松建议中国与土库曼斯坦成立合资纺织企业[22]

文化关系

截至2013年,土库曼斯坦有三家学府提供汉语课程,亦有中国教师在当地大学教授汉语,但土库曼斯坦的汉语教师面临严重不足[29]。中国的中央民族大学也有提供土库曼语课程,又设有关于中亚语言和文学的研究[30]。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土库曼斯坦大使在2014年提供的数据,中国大陆有逾千名土库曼斯坦留学生;由于不少中国企业在土库曼斯坦经商,当地很需要既懂汉语、又懂土库曼语的人才,有曾到中国留学的土库曼斯坦人在回国后担任汉语翻译人员[31]

2012年,土库曼斯坦举行了一场名为“文化中国·魅力新疆”的文艺演出,新疆文艺团体在土库曼斯坦表演维吾尔族的传统歌舞,活动得到土库曼斯坦国家电视台和报章《中立土库曼斯坦英语Neytralny Turkmenistan》的报导[32]。2015年,土库曼斯坦举行“中国文化日”,期间举办了苏绣展览、歌舞表演、摄影作品展览等文化交流活动,获部分当地传媒报导[33]

参考资料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8-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4).
  2. ^ 華人經濟年鑒.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0.
  3. ^ 3.0 3.1 3.2 3.3 3.4 葛军. 土库曼斯坦:从边缘走向焦点. 世界知识. 2007, (4) [2015-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3).
  4. ^ 西北史地 (1–4). 兰州大学. 1990.
  5. ^ 5.0 5.1 黄剑华. 絲路上的文明古國. 世潮出版有限公司. 2003. ISBN 9789577764607.
  6. ^ 甘肃省社会科学学会联合会. 丝绸之路文献叙录. 兰州大学出版社. 1989.
  7. ^ 黄新亚. 絲路文化: 沙漠卷. 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5.
  8. ^ 卢明辉. 中俄边境贸易的起源与沿革. 中国经济出版社. 1991. ISBN 9787501710799.
  9. ^ 9.0 9.1 9.2 9.3 胡振华. 丝绸之路经济带背景下的民族文化交流——中国与土库曼斯坦国的历史交往. 青海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5, (2).
  10. ^ 陆运高. 中國歷史版圖紀年新編. 中华书局. 2013. ISBN 9789888263189.
  11. ^ 葛剑雄; 吴松弟; 曹树基. 中国移民史 3. 福建人民出版社. 1997.
  12. ^ 宁夏社会科学院. 宁夏社会科学 (44–49). 1991.
  13. ^ 駐土庫曼使館舉行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紀念活動.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05-09-01 [2015-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4).
  14. ^ 中国与原苏联国家建交始末:动荡中的中国外交. 中华网. 2009-04-21 [2015-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4).
  15. ^ 周晓沛. 中亚五国建交之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 [2015-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05).
  16. ^ 18.0 18.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国出口到土库曼斯坦 (1995 -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8-24].
  17. ^ 19.0 19.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土库曼斯坦出口到中国 (1995 -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8-24].
  18. ^ Alexander Simoes. 土库曼斯坦进口的起源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8-24].
  19. ^ Alexander Simoes. 土库曼斯坦的出口目的地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8-24].
  20. ^ 22.0 22.1 赵青松. 中国与土库曼斯坦经贸合作的历史、现状及前景展望. 新疆财经. 2013, (6) [2015-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4).
  21. ^ 世界看中國:土庫曼-中國輸氣管. BBC中文网. 2009-12-16 [2015-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4).
  22. ^ 24.0 24.1 中国—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勘探开发合作大事记. 天然气工业. 2010, (5) [2015-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4).
  23. ^ 何娟. 中国与土库曼斯坦能源合作研究 (硕士论文). 兰州大学. 2011.
  24. ^ 26.0 26.1 陈怀龙; 钟水清; 余志清; 熊继有; 孟英峰. 土库曼斯坦油气资源对中国未来能源战略布局的影响研究. 钻采工艺. 2005, (6).
  25. ^ 张艳松; 倪善芹; 陈其慎; 邢佳韵; 乔珊珊. 基于地缘战略中国同土库曼斯坦资源合作分析. 资源科学. 2015 [2015-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4).
  26. ^ 28.0 28.1 我企业在土参与的投资项目金额超44亿美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土库曼斯坦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2014-05-09 [2015-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4).
  27. ^ 范超; 邹春光. 中亚多国兴起“汉语热” 孔子学院“遍地开花”. 中国新闻网. 2013-09-18 [2015-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4).
  28. ^ 【外事风采】中国-土库曼斯坦丝绸之路研讨会在我校举行. 北京市回民学校. 2015-07-07 [2015-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4).
  29. ^ 贾兴鹏; 李政杰. 土库曼掀起“汉语热”上千青年在华学习. 人民网-财经频道. 2014-09-16 [2015-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4).
  30. ^ “文化中国•魅力新疆”文艺演出在土库曼斯坦举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土库曼斯坦大使馆. 2012-12-27 [2015-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4).
  31. ^ “中国文化日”活动在土库曼斯坦成功举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土库曼斯坦大使馆. 2015-08-08 [2015-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4).

参见

外部链接



本页面最后更新于2020-11-06 15:13,查看原网页。台湾为中国固有领土,本站将对存在错误之处的地图、描述逐步勘正。

本站的所有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全部转载于维基百科(wikipedia.org),遵循 维基百科:CC BY-SA 3.0协议

万维百科为维基百科爱好者建立的公益网站,旨在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优质内容,因此对部分内容进行改编以符合中国大陆政策,如果您不接受,可以直接访问维基百科官方网站


顶部

如果本页面有数学、化学、物理等公式未正确显示,请使用火狐或者Safari浏览器